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年末結束了,新的一年又來到,冬天就快回歸暖和,迎來春天。
     一月一日是日本的新年,日本的女性都穿上漂亮的和服,和家人或是朋友一起到神社祈願拜年或是去遊玩。
     在一間豪華日式風的大屋子裡,有個穿著休閒和服的俊美長髮男子推著輪椅走過屋子的走廊,輪椅上坐著一個和他年齡差不多,同樣穿著休閒和服,也長得很英俊的男子,但是那男子臉色看起來非常的蒼白。
     長髮男子小心的把輪椅推出家門,來到家中花園裡的一棵盛開綻放著淡粉色花瓣的櫻花樹,把坐在輪椅上的男子推到樹下去,坐在輪椅上的男子抬頭看著今日才綻放花瓣的櫻花樹,蒼白的臉孔上完全掩飾不住疲倦的神情。
     「你該不會又要坐到晚上了吧?靖嵐。」清原謙行皺眉問。
     「咳咳!」封靖嵐不適的咳嗽,「今天應該不會。」
     「少騙人了。」清原謙行對封靖嵐翻白眼,「這句話你說過很多次了。」
     「那你還問。」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太過勉強你自己。」清原謙行雙手交叉在胸前,「你應該知道你自己身體的狀況吧?」
     「在我開始坐輪椅的那時候,就已經很明顯了。」封靖嵐粗聲喘氣了一下,「就算我在怎麼照顧身體,也改變不了什麼,該來的還是會來。」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兩人在櫻花樹下沉默不語,靜靜地抬頭看著緩緩飄落花瓣的櫻花。
     「你老老實實告訴我,靖嵐。」清原謙行突然嚴肅的問封靖嵐,「你和記憶女神,謨涅謨敘涅,付出了什麼代價?」
     「怎麼又在提這件事了……我不是說了,我曾經幫過她的忙,不必付出代價。」
     「你可以繼續編謊言沒關係。」清原謙行完全不相信封靖嵐的話,「就算你真的幫過她,和神明做交易居然不用付出代價?騙誰啊!」
     「唉……」封靖嵐無力歎氣,「你不是已經發現了嗎?」
     「果然是……滅魔師的力量嗎?」清原謙行說出早就發現的事。
     「嗯。」封靖嵐點頭承認,「就如你所見,我已經看不見妖魔了,也沒有任何力量,現在的我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
     「值得嗎?」清原謙行皺著眉,「把自己的壽命和力量作為代價,讓你的弟弟輪迴轉世。你就算不用向羽蛇神庫庫爾坎做交易,你弟也可以輪迴轉世啊?為什麼你還要和羽蛇神做交易,讓祂請死亡女神赫爾親自帶你的弟弟進入冥府裡……」話還沒說完,清原謙行猛然噤聲,瞪大眼瞳的瞪著封靖嵐。
     「話不說到這我還沒發現呢……」沉默一會,清原謙行繼續說道,「死者進入冥府,本來就是死亡的規矩,是天經地義的。就算不和神明做交易,你弟也可以進入冥府等待輪迴。為什麼你還要和神明做交易付出代價,讓你弟被死亡女神帶走?」
     封靖嵐背靠著輪椅椅背,抬著頭看著不斷飄落的櫻花,對於清原謙行的話不給予回應。
     清原謙行雙手撐在輪椅的扶手上,低著身子,壓低身子把封靖嵐椅咚,強迫封靖嵐直視他,「你到底還向那些神做了什麼交易?」
     清原謙行遮擋了封靖嵐視線,不得不盯著彼此對看,封靖嵐盯著清原謙行數幾秒,淡淡的回答,「我請羽蛇神,讓封平瀾之後轉世成為妖魔。」
     清原謙行錯愕的瞪著封靖嵐,「你瘋了嗎?居然讓你弟轉世成為妖魔?!」
     「這是我唯一能幫他實現願望的方法。」
     「願望?你弟的願望是什麼?」
     「他想要轉世後,能再次和那六妖魔再次相見。」
     「這和讓他轉世成為妖魔有什麼關係?」
     「羽蛇神和我說過,逝去的人類就算轉世,依然還是以人類種族重生,死去的妖魔也會以妖魔種族重生。」封靖嵐緩緩說道,「如果讓封平瀾以人類轉世的話,就算能見到那六妖魔,也不能陪伴那六妖魔度過一世,那六妖魔會再次失去封平瀾。」
     「所以,為了能讓你弟一直在那六妖魔身邊,你就向羽蛇神付出代價,讓他轉世成為妖魔。」清原謙行猜到封靖嵐的目的。
     「嗯。」
     知曉一切事情後,清原謙行便站直身體,背靠著櫻花樹,和封靖嵐默默無語的一起看著不斷飄落的花瓣。
     「別著涼了。」清原謙行上前幫封靖嵐披上大衣,離開花園,在離前對著封靖嵐說道,「下午再把你帶進屋裡。」
     「謙行。」封靖嵐叫住清原謙行,「如果我死了話,把我火葬了,然後將我的骨灰撒入大海。」
     清原謙行猛然剎住步伐,僵住身體,長長的劉海遮住他的雙眼,看不清他的神情,「說什麼鬼話……」低聲喃道,繼續踏著步伐進入屋裡。
     封靖嵐一人獨自留在花園裡,看著綻放花瓣的櫻花樹,不禁想起他那已過世的弟弟。
     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了嗎……
     那時候,封靖嵐抱著已經逝去的弟弟的屍體來到記憶女神的所在,向記憶女神說出他的請求,和她做交易。
     記憶女神聽了封靖嵐的請求,打量封靖嵐懷中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孩子,看見那孩子臉上佈滿詭異的黑紫色紋印,訝異又畏懼的不想靠近那孩子,「這孩子……是中了弒魔毒而死亡的吧?」記憶女神與封靖嵐保持距離。
     「……是的。」
     「這孩子怎麼會中了這種劇毒?」
     「……」封靖嵐沉默不語,不想回答。
     「唉……」記憶女神無奈嘆氣,「看在你曾經幫助過我的份上,我就通融你吧。但是和神明做交易,付出代價是絕對的。」
     「我知道。」
     「你確定要這麼做?」記憶女神——謨涅謨敘涅再次尋問封靖嵐。
     「是。」封靖嵐很堅決的回答。
     「我明白了。」記憶女神上前走到封靖嵐面前,「你要用什麼來作為代價?」
     「我身上有什麼值得的東西,隨您拿去吧。」
     記憶女神低頭思考一下,抬頭對封靖嵐說,「那麼,就拿你的滅魔師的力量作為代價吧?」
     「可以。」封靖嵐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
     「你確定?」
     「嗯。滅魔師的力量,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
     「……好吧。」
     記憶女神伸出手,手掌撫上封靖嵐的胸膛。
     記憶女神維持姿勢幾秒,當祂手抽離的時候,一粒有著棒球大的光球從封靖嵐的胸裡竄了出來,飄在記憶女神的手掌上。
     「大概過了幾個月後,你就已經完全看不見妖魔的存在,同時也會失去一切力量,僅能以普通的人類而存在。」
     「我明白了。」封靖嵐一臉無所謂的低頭看著懷中的孩子。
     記憶女神將封靖嵐的力量收入一個小盒子裡,再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一個非常普通的瓶子,伸出指尖輕觸已經逝去的封平瀾的額頭。
     數秒後,封平瀾的額頭忽然冒出無數的光點,那些光點像是螢火蟲似的自動緩緩飄進記憶女神拿出來的瓶子裡,直到記憶女神把木塞堵上。
     「完成了。」記憶女神把瓶子交給封靖嵐,「若要把記憶回歸未來轉世的這孩子,只要拔掉木塞,記憶就會自動回到他的腦裡。」
     「非常感謝您。」
     封靖嵐接下瓶子,抱著封平瀾離開記憶女神的所在,前往下一個神明的所在。
     封靖嵐到達目的地,開始尋找他想要見到的神明,找到那位神明後,看見那神明長相的封靖嵐不禁愣怔了。
     因為那神明的長相和他所知的一個禁忌種族的妖魔長得太像了。
     「你身上有記憶女神的氣息,你和記憶女神做了交易?」一聲冷淡的聲音緩緩響起。。
     「是。」封靖嵐立刻回神,點頭承認,「同時我在此前來,也要與你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那神明沒直視封靖嵐,而是盯著毫無氣息的封平瀾。
     「您是掌控死亡與重生的羽蛇神,我希望您能幫我一個忙。」封靖嵐頓了一下,見羽蛇神沒說話,便繼續說,「這是我的弟弟,封平瀾。我希望您能讓我死去的弟弟未來轉世,讓他成為妖魔。」
     「世界的一切,都有不可打破的規矩。就算是死亡,也有不可打破的死亡規則。」羽蛇神突然說了一句話,「不管是人類、妖怪,還是妖魔,甚至是其他種族。就算死了,他們轉世重生也是與前世一樣的種族,絕不會變成另一個種族。」
     「可以問個問題嗎?」封靖嵐突然打住羽蛇神的話。
     「說。」
     「若是跟著您所說而言,那麼世間為何還會出現【變異之子】與【虛魔之子】?這兩個被世間所恐懼又捨棄的存在,為何會出現在世界裡。」
     「雖然說【變異之子】與【虛魔之子】這是被世間流傳的傳說,但是是真實的存在著,不是嗎?」
     「如果您說轉世不能成為另一個種族,那麼混血之子究竟是從哪來?」
     羽蛇神默默無語的盯著封靖嵐,臉上突然顯露毫無笑意的淺笑,「那些存在,就是因為現在的你要與我做交易所造成的。」
     「啊?」封靖嵐愣怔,「您這話是……」
     「若要人類轉世為別的種族,也不說沒辦法。」羽蛇神雙手環胸,「但是要三思而後行。」
     「我不明白……」封靖嵐不知道羽蛇神說的意思。
     「你手上的孩子,叫封平瀾來著吧?要我把封平瀾轉世為妖魔,我確實是可以辦到。但是,封平瀾並不會變成純血的妖魔。」羽蛇神頓了一下,接著緩緩說道,「即將轉世的封平瀾,會變【虛魔之子】,你會接受嗎?」
     「什麼!」封靖嵐錯愕,「等等!這種事……」
     「要把人類的靈魂改質為妖魔,不是你說的那麼輕鬆。」羽蛇神打斷封靖嵐的話,「你身為滅魔師,應該知道原本掌控死亡與重生的羽蛇神,是有兩位吧?」
     「是。」
     「那你願意聽我說一段故事嗎?」
     封靖嵐愣怔一下,之後點頭同意,「好。」
     「在遙遠的古時代,有位掌控死亡秩序的羽蛇神接受了某個人類的請求,為了要把那人類逝去的親屬為了轉世為妖魔。」
     「羽蛇神接受那人類的請求,並先與那人類收購代價,把那人類的親屬靈魂轉質為純血的妖魔。」
     「若要讓人類轉世為妖魔,就必須要把人類的靈魂植入妖魔的力量。羽蛇神向死亡女神請求,希望死亡女神可以贈送他一個某個逝去的妖魔所殘留下來的妖魔之力,得到死亡女神的允許後,羽蛇神就隨手抽取某個種族的妖魔之力,便開始著手把人類靈魂進行改質,將妖魔之力植入人類的靈魂裡。」
     「但是……」
     「但是?」封靖嵐見到羽蛇神的遲疑。
     「羽蛇神完全沒考慮到人類靈魂的平衡性,就這麼強制把強大的妖魔之力植入人類靈魂裡。」
     「人類的靈魂本就帶著一種很純粹的力量,不管怎麼說,要把佔有蘊藏在黑暗之中的妖魔之力植入在之中,這簡直是……我也不知該怎麼形容……」
     「然後呢?」封靖嵐皺眉的問,「強硬被植入妖魔之力的人類靈魂,最終怎麼樣了?」
     羽蛇神盯著封靖嵐數秒,斂下眼簾,臉上露出非常悲傷的神情,「因為承受不住強大的妖魔之力,被破壞的純粹之力無法維持靈魂的支撐,最終崩潰……魂飛魄散了……」
     「什麼!」封靖錯愕大喊。
     「因為犯下滔天大罪的錯誤,那羽蛇神極度後悔與悲痛,精神陷入崩潰邊緣。」
     「在我們這些神明中的最高位的神明們因為羽蛇神犯下無法挽回的錯誤,一致制裁了羽蛇神,把祂的神格剝奪,讓祂墮落為妖魔,不再是神明的羽蛇神從神界被打落幽界,以妖魔的身份生存。」
     「精神早已崩潰的羽蛇神意識渙散,就連自我保有的意識也消失了,失去理智的羽蛇神就這麼變成以血和妖魔為食的非常嗜血的怪物……」
     「從此,幽界裡的妖魔們把已經墮落的羽蛇神,封成為禁忌恐怖的存在……羽翼蛇。」
     「那位羽蛇神,該不會是……」封靖嵐大致知曉一切真相。
     「就是我的孿生兄長,魁扎爾科亞特爾。」羽蛇神淡然的回答,「之後我就成為同時掌控死亡與重生的羽蛇神……」
     「您不難過嗎?」對於羽蛇神的平淡,封靖嵐非常訝異,「您的兄弟變成妖魔。」
     「自從那次已經過了幾萬年,我足足哭了三千多年。」羽蛇神毫無表情的斜眼瞪著封靖嵐,「你還嫌少嗎?」
     封靖嵐沉默不語的盯著羽蛇神,腦袋卻一片混亂,正努力消化腦裡的信息。
     「這下你明白了吧?要把人類的靈魂轉質為妖魔,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封靖嵐沉默一會,開始思考要怎麼做。
     「你為什麼,要讓你的弟弟轉世為妖魔?」羽蛇神好奇的問。
     「為了他的遺願……」封靖嵐悲傷的盯著懷中的封平瀾。
     「遺願?」
     「我弟弟封平瀾他……在死前認識了六位妖魔。」封靖嵐緩緩說著,「他和那六妖魔感情非常好,因為一場誤會……羈絆被粉碎了……」
     「可這孩子中了【弒魔毒】。」羽蛇神皺眉著。
     「……」封靖嵐一言難盡,不知該怎麼解釋。
     「唯有讓封平瀾轉世為【虛魔之子】,否則別無他法。」羽蛇神微微嘆氣,「前幾百年前已經有三個人類來付出代價,讓某三個逝去的人類孩子轉世為【變異之子】,如今轉世的之中的其中一個【變異之子】,在前幾年化解了人類與妖怪的互相廝殺的仇恨。」
     「這件事,我也有聞見。」
     封靖嵐低頭思考一會,對於要把封平瀾轉世為【虛魔之子】,是個很大的賭注。
     「如果要讓封平瀾轉世為【虛魔之子】,我可以選擇讓他轉世為什麼種族的妖魔嗎?」封靖嵐小心的尋問。
     「……會提出這請求,你還是第一個。」羽蛇神有些訝異,「可以,你要什麼種族?」
     「羽翼蛇。」
     聽見封靖嵐的回答,羽蛇神徹底呆愣了,瞪大銀紫色的眼瞳,非常錯愕的瞪著封靖嵐,嘴裡想說些什麼,但卻不知該怎麼說,「你……你確定?」
     「封平瀾認識的六妖魔之中,其中一個妖魔是羽翼蛇。」封靖嵐無奈的嘆氣,「然而這傢伙,非常重視那個羽翼蛇,所以……」
     羽蛇神皺眉一下,「你知道那羽翼蛇的名字嗎?」
     「奎薩爾·柯亞特。」封靖嵐盯著羽蛇神,「而且他的長相和您長得還挺相似的,除了那傢伙的眼睛是純色的紫之外。」
     「你確定嗎?你要知道,通常誕生的【虛魔之子】一旦被妖魔發現,都會立刻馬上被殺了。」羽蛇神收起自己的驚訝神情,皺著眉頭問,「不管怎麼說,【虛魔之子】比【變異之子】還要恐怖了許多。更別說是禁忌種族的羽翼蛇,力量一旦沒掌控好,幽界會被血洗全世界,人界也不會被豁免的。要是引發這災難,可是會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
     「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大的賭注,但是我還是要賭一把。」封靖嵐深呼吸,為自己的抉擇而感到壓力,「我先前到記憶女神那裡,請記憶女神把封平瀾身為人類的記憶抽了出來,打算把這記憶交給奎薩爾·柯亞特,讓他未來在封平瀾轉世一刻,立刻把記憶歸還封平瀾,好讓封平瀾可以掌控力量。」
     「事情不會你想象那麼簡單。」羽蛇神還是無法接受,「這可是關係到全世界的命運,若是失敗了……」
     「我知道。」封靖嵐非常堅決,「但是我還是相信他們,如果他們後悔想要彌補過錯,他們大概會接受身為【虛魔之子】的封平瀾。如果失敗了,他們親手殺了封平瀾的話,你可以直接把死去的封平瀾靈魂永遠隔離妖魔的世界,讓他們永遠找不到封平瀾。」
     「那你要用什麼來作為代價?做出這種決定,可是要很大的代價。」
     「我身上有什麼可以作為代價,您就儘管拿吧。」封靖嵐毫不畏懼的繼續說,「即使要我的靈魂直接魂飛魄散也沒關係。」
     羽蛇神愣怔一下,看著封靖嵐那堅定的眼神,知曉自己多說無益,「我知道了,我接受你的委託。」
     「我會把封平瀾轉世成為羽翼蛇,就用你的大半壽命作為代價吧。」羽蛇神走到封靖嵐面前,「為了方便奎薩爾·柯亞特他們能找到封平瀾的轉世,我會做個東西交給你,好讓他們方便尋找轉世的封平瀾。」
     「非常感謝您。」
     「另外,你會因為以壽命作為代價,大概活不到二十多年。」羽蛇神停在封靖嵐面前,認真的對封靖嵐說道,「你死後,你的靈魂不能進入冥界,直到封平瀾轉世後,到時才看是否該讓你投胎。」
     「為什麼還要等到封平瀾轉世後?」
     「讓【虛魔之子】誕生,你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羽蛇神瞇起眼,「如果封平瀾沒能掌控好【虛魔之子】的力量而毀滅了幽界,你可是必須受罰的。」
     「怎麼樣的懲罰?」
     「比方說,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受罰一千年,但終究還是要看封平瀾犯下多嚴重錯誤所審。」
     「我明白了。」封靖嵐了解的點點頭,「我接受。」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羽蛇神伸出手,指尖點了點封靖嵐的胸膛,「就算你後悔,我開始行辦的時是不會中斷的。」
     「到時我真的後悔了,你就強制性的繼續實行吧。」封靖嵐眼神非常堅定的回視,「不用管我的後悔。」
     「我明白了。」
     羽蛇神把指尖收回時,突然有粒光球從封靖嵐的身體裡竄了出來,在羽蛇神的手掌上飄著,「你的代價我收下了,另一個代價,等你死後我會去接你。」
     「知道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能尋找轉世的封平瀾的東西,我會派使魔轉交給你。」羽蛇神開始送客,「封平瀾的靈魂可能還沒進入冥界,我會親自去找他,之後我會把羽翼蛇的一半妖力慢慢植入靈魂裡後就把他交給死亡女神,請祂帶封平瀾前往冥界。」
     「拜託您了。」
     封靖嵐抱著封平瀾離開羽蛇神的所在,與在外等待自己的清原謙行會合,之後開始處理封平瀾的後事。
     藉助清原謙行的幫助,封靖嵐把封平瀾帶去火化場裡開始火化,封靖嵐站在外頭,看著封平瀾的遺體被熊熊烈火給吞噬,燃燒殆盡。
     被灼燒的皮膚慢慢顯露骨頭,很快的皮膚全被燒全了,就只剩骨骸,封靖嵐面無表情的看著已經化骨的封平瀾,卻沒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眼淚像是沒關緊的水龍頭一樣不斷溢出,劃過毫無表情的臉孔,從下巴滴落地面,清原謙行拍了拍封靖嵐的肩膀給予安慰,看著封平瀾的骨灰被烈火給燒成灰。
     大概過了一小時左右,封靖嵐捧著精美的銀灰色骨灰瓶走出火化場,封靖嵐從自己口袋拿出一條漂亮的黑曜墜子的項鏈,輕輕的掛在骨灰瓶上,抱著骨灰瓶離開。
     「靖嵐。」清原謙行拉了拉封靖嵐的衣服,指著不遠處的一堆草叢。
     封靖嵐一看,看見草叢那裡有一條普通大小的蛇正在盯著他,而且還是罕見的白蛇。
     驚訝的還不是這點,那條白蛇的蛇軀上還有一對非常漂亮的炫彩羽翼。
     封靖嵐訝異了一下,踏起腳步朝那條白蛇走去,直到白蛇面前才停下,白蛇見到封靖嵐走來,蛇軀劇烈起伏一下,蛇嘴大大張開,蛇頭緩緩朝封靖嵐伸去。
     封靖嵐伸出手,看著白蛇從嘴裡吐出一個東西出來,是個透明的圓形鈴鐺。
     『這個鈴鐺,是可以尋找封平瀾轉世的東西。』羽蛇神的聲從白蛇嘴裡傳出,『這鈴鐺,只有見到轉世後的封平瀾才會發亮和響出聲,鈴鐺發出的光芒越亮,鈴聲越響,然後讓封平瀾碰鈴鐺一下。如果鈴鐺停止響聲和光芒消失的話,就代表是真正的封平瀾。』
     「如果沒停止響聲,就不是了嗎?」封靖嵐大概知曉。
     『對。』
     「我知道了,非常感謝您。」封靖嵐向白蛇微微鞠躬致謝。
     『我也找到封平瀾的靈魂了,剩下的我會看著辦。』白蛇拍動炫彩羽翼緩緩飛起,離開之前再次提醒封靖嵐,『別忘了你所付出的代價。』
     封靖嵐和清原謙行看著白蛇飛走了,便回到車上離開火葬場。
     離開火葬場的封靖嵐他們回到酒店,非常疲累的封靖嵐小心把骨灰瓶放到床邊的小櫃子上,再拿出一條繩子把透明鈴鐺係在記憶瓶子的瓶口處,與骨灰瓶擺放在一塊。
     封靖嵐雖然很疲倦,但是有件事他要處理。
     封靖嵐拿出手機上網搜索一些網站,找到後立刻和對方取得聯繫委託對方幫他做一件事,得到對方的接受後,封靖嵐開始準備要寄給對方的東西。
     封靖嵐小心的打開骨灰蓋子,拿出一個空瓶子小心的裝一些骨灰,然後用布料小心的包裹起來裝入信封裡,郵寄出國外。
     過了一個星期,封靖嵐收到包裹,把用封平瀾的骨灰製作出來的玻璃珠掛在脖子上,另一粒玻璃珠則收起來,之後帶著封平瀾的骨灰前往曦舫學校。
     然後就把骨灰交給學生和妖魔們,過了一個星期左右就見到曾經被滅魔師囚禁的皇族妖魔帶領一大群妖魔來算賬,羽翼蛇抓走了他質問一番,把記憶瓶子和透明鈴鐺交給羽翼蛇和羽翼蛇並交代他一些事,最後便來到日本隱居在清原謙行的家中。
     過了幾個月,封靖嵐開始看不見或是感覺不到街道上那些非常低階的妖魔雜妖們的存在,知道自己已經開始失去滅魔師的力量。
     封靖嵐突然很想看看封平瀾和妖魔們居住的公館,便要清原謙行帶他會台灣。
     封靖嵐隨便晃晃公館,接著聽見一聲奇怪的像是拖東西的窸窣聲,封靖嵐下樓看見清原謙行冒著冷汗躲在角落,結果他說那個羽翼蛇回來了。
     在完全感覺不到任何妖魔的氣息以及存在下,封靖嵐發現地上有道驚悚的血痕,而且還是新的,隨著血痕的路線走去,直到三樓的某間房前停下。
     封靖嵐輕輕地推開門,看見床上躺著背後展現出與羽蛇神一樣漂亮的炫彩羽翼,全身是血且非常狼狽的羽翼蛇妖魔。
     封靖嵐上前問了問,聽見羽翼蛇的回應,封靖嵐同情的把另一粒玻璃珠送給了羽翼蛇,之後離開了台灣,不再回來。
     封靖嵐就這麼在日本裡度過剩下的時間,隨著時間的流逝,封靖嵐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甚至虛弱到無法靠自己雙腳行走了。
     「我的時間……已經完了嗎?」封靖嵐看著凌亂飄散的櫻花花瓣,手不禁摸上脖子上那漂亮的星空玻璃珠。
     『確實是完了。』有道聲突然回應封靖嵐的話。
     「那……您是來接我了嗎?」封靖嵐沒感到驚嚇,自然的回應。
     『這是你所付出的代價。』一隻長著炫彩羽翼的白蛇纏到輪椅的扶手上,對著封靖嵐說道,『我只是來接收代價的。』
     「我知道。」
     『那麼,走了。』
     「好。」
     封靖嵐低頭看著脖子上的玻璃珠,臉上露出溫柔的笑顏,「平瀾,祝你轉世後,你能比今世更好……」
     說完,封靖嵐緩緩閉上眼睛,摸著玻璃珠的手猛然垂落,像是睡著般的稍息。
     然而,那隻白蛇,已經不知去向了。
     一到下午,清原謙行從屋裡走了出來,到封靖嵐身邊去,「靖嵐,回去休息了。」
     封靖嵐沒有回應,就像睡著似的垂著頭。
     「靖嵐?」清原謙行跪下身子,伸手推了推封靖嵐肩膀,「靖……」
     清原謙行瞪大眼瞳,看著封靖嵐臉上露出溫柔的笑顏緊閉著眼睛,手上傳來的冰冷觸感,讓清原謙行噤了聲。
     「死傢伙……」清原謙行低著頭,低聲罵道。
     過了一個星期,清原謙行處理完封靖嵐的後事,把一條項鏈掛在院子裡的櫻花樹的樹枝上。
     「原諒我擅自這麼做,靖嵐。」清原謙行輕聲說道,「我覺得這樣子,才是對你最好的。」
     清原謙行看著項鏈呆著幾分鐘,之後轉身回到屋裡。
     那條項鏈掛著兩粒漂亮的星空玻璃珠,一大一小的玻璃珠像是兄弟般的在櫻花花叢裡賞花似的,在太陽的照耀下,微微閃耀著漂亮七彩的亮眼彩光。
【END】


文章標籤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你是妖魔,我是人類。
     我們彼此命運的分離,是命中註定的,不管怎麼說,人類永遠不可能長命過妖魔,總有一天,人類會先離開世間。
     我們不在同個世界誕生,就連誕生時代也不同,經歷了不同人生。
     唯有相同的是,我們的誕生……都不被任何人重視。
     我曾經聽百嘹說過,羽翼蛇是禁忌種族,註定一生像老鼠一樣到處求生,然而你的父母因為被眾多妖魔與滅魔師給追殺,為了保命而捨棄了你。
     我則因為打從出生後並沒有繼承滅魔師的力量,被重強輕弱的父母給捨棄,孤獨一人生活。

文章標籤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