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經過夜深人靜的夜晚,黎明的曙光逐漸照亮深夜的天空與繁榮的大地,彷彿宣告著新的一天已到來。
     在一家豪華的酒店裡的某個房間裡,一張雙人的大床上躺著一個非常年幼的小孩,那小孩的身體踡縮一團,靠在一個身影頎長的身軀旁,嘴裡輕輕地呼出熟睡的呼嚕聲,一臉安詳的熟睡著。
     小孩身邊的人似乎早已起床了,只是背靠著床頭的閉著眼睛養神閉目,一手輕輕拍打著靠著自己大腿旁睡覺的小孩背後,好讓小孩可以更加舒服的熟睡,看起來景色非常寧靜又溫馨。
     這兩個人,就是封平瀾和奎薩爾。
     在養神閉目的奎薩爾緩緩地睜開眼睛,頭望向被窗簾遮蔽的陽台所在,過了數秒,奎薩爾才掀開被子起身走上前去輕輕拉開落地窗的窗簾,就看見陽台的圍欄上站著一隻看似無異的棕色老鷹,而且體型還不是一般的大。
     奎薩爾打開落地窗的鎖走出陽台上,來到老鷹面前定眼看著它,這時才看見老鷹的脖子上居然還綁著一個小包袱。
     老鷹看見奎薩爾走了出來,便扭著脖子用啄嘴把小包袱從自己的脖子上叼了下來,伸直脖子似乎要奎薩爾接住。
     奎薩爾伸手接過包袱,打開一看,就看見有七本看似小冊子的東西躺在包袱裡。
     『這是你們待會坐飛機會用到的東西。』老鷹突然說起話來,對奎薩爾說道。
     「知道了,多謝。」奎薩爾收起手上的七本小冊子,向老鷹道謝。
     『雖然不曉得飛機上有沒有滅魔師在,但是記得絕對不要在飛機上使用妖力。』老鷹慎重的警告奎薩爾,『看好你的其他同伴,別在飛機上鬧事。』把話說完後,不等奎薩爾回話的老鷹便跳下陽台飛走了。
     奎薩爾看見老鷹飛遠後,便轉身進入房內,拿起封平瀾裝著平板電腦的背包,把手上的七本小冊子收進背包裡,接著打算進入浴室裡梳洗一下。
     突然間……
     「砰砰砰!!!」一大清早,房間突然被人用力捶打著房門,破壞了房內的氣氛。
     「哇啊!!!」原本還在熟睡的小孩,也就是封平瀾猛地被驚醒,就連想要進入浴室裡的奎薩爾也被嚇了一跳,轉頭瞪著房門。
     「喂!起來啦!太陽曬屁股啦!!!」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開門開門開門開門開門————————」
     門外的傢伙不斷大聲喊道,外加捶打著門的聲音也不斷持續,似乎打算不把裡頭的人叫醒心不死。
     「嗚呃……」意識強迫被驚醒,封平瀾非常難受的捂著耳朵,把臉埋在枕頭裡。
     見到封平瀾一臉難受的模樣,奎薩爾便便陰著一張臉的去開門,打算把外頭的傢伙抓進來。
     一開門,奎薩爾就迎來一個拳頭,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快砸到自己臉上的拳頭,然後冷著一張臉的瞪著眼前的妖魔。
     「呃!」見到開門的是奎薩爾,在外頭大吵大鬧的妖魔頓時感到一股戰慄,似乎惹到不該惹的妖魔了,趕緊揚起一張燦爛的笑容,轉換開朗的語氣和奎薩爾打招呼,「H…Hi~Good Morning~」
     奎薩爾什麼都不說,就一把拽住眼前的妖魔的拳頭,像是扔垃圾似的將他整個人扔進房間裡,然後關門。
     「嗚哇啊——————」被奎薩爾扔進房內的妖魔整個人摔個狗屎,翹著屁股趴在地上。
     「瀾。」回到房內,奎薩爾喚了封平瀾一聲。
     「誰啊……」封平瀾的聲從枕頭裡無力傳了出來。
     「偽雙胞胎。」
     「……伊凡?」腦袋花了半秒才反應過來,但臉還是埋在枕頭裡,似乎沒打算起來。
     「喂!都幾點了還在睡?快起來!」伊凡爬起身子鑽進被窩裡,迅速的來到封平瀾身邊不斷拍打封平瀾的屁股,不斷催促封平瀾起床。
     「……幾點了?」
     「六點三十分。」
     「……大爺,我們十點班機……」
     「我知道!要你早點起床然後去吃東西!」
     「……還有三小時半的時間,你就不能給我睡多一會嗎?」
     「小孩子那麼懶散怎麼行!要養好早睡早醒的好習慣!起來!!!」伊凡還是不死心的不斷拍打封平瀾的屁股,催促封平瀾起床。
     「奏凱啦……」封平瀾很不開心的踢了踢雙腳,想要趕走伊凡。
     「別睡!起來!!!」伊凡還是不死心,不斷拍打封平瀾的屁股。
     「……我勸你還是不要再叫他醒來了。」奎薩爾淡淡的警告伊凡。
     「為啥?」伊凡回頭看了看奎薩爾。
     「會死。」
     「啊?」伊凡的話語剛落,突然間就看見床上的大被子和枕頭猛地飄了起來,停在空中輕輕地飄著。
     「欸?」感覺到房裡除了開冷氣之外根本沒有風,卻看見一條雙人用的被子和兩粒枕頭很奇異的飄了起來,伊凡驚愕的瞪大眼睛瞪著飄著空中的東西。
     封平瀾緩緩的從床上站了起來,黑色的瀏海後方露出了異色蛇瞳,蛇瞳發出淡淡的白光,一臉陰沉又憤怒的居高臨下瞪著呆著一張臉的伊凡。
     「啊……」伊凡汗如雨下,似乎想起一件早已遺忘許久的事情了。
     「伊、凡。」宛如從地獄般傳出來的聲音,封平瀾的脖子像是扭到似的歪倒一旁,表情極度冰冷的瞪著伊凡。
     我忘了……這傢伙的起床氣…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伊凡哀莫大於心死的不斷狂留著冷汗,一臉彷彿世界末日般的膽怯盯著封平瀾。
     「七早八早來到這裡大喊大叫,還一直捶打著房門,你知不知道會吵到別人的啊————————」封平瀾宛如化身為魔王似的,憤怒的怒吼聲猛地迴響整個房間,甚至還飛撲到伊凡面前,對著伊凡的臉伸出爪子。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狼狽的道歉聲和慘叫聲瞬間迴響整個房間。
     奎薩爾看著封平瀾使出精神力,用雙人大被子將伊凡五花大綁起來扔到一旁,接著自己雙手抓過飄在空中的兩粒大枕頭,一粒墊在背後,一粒抱在懷裡,像個被兩個枕頭一前一後夾在中間的漢堡似的倒頭繼續睡。
     看著眼前的情景,奎薩爾非常無奈的嘆口氣,好在封平瀾發出要殺人的怒吼聲之前就設下結界,免得把全酒店裡的人類都驚醒。
     「居…居然是……精神力……」被封平瀾五花大綁包成粽子樣的伊凡,算是很俊俏的臉上佈滿了十條爪痕,讓伊凡哀莫大於心死的轉頭瞪著封平瀾,「你到底是羽翼蛇還是貓妖啊?」
     「我是人面蛇……」封平瀾昏昏欲睡的聲音喃喃響起,似乎意識還有點睏,導致封平瀾開始牛頭不對馬嘴的亂說,「半人半蛇的模樣…是隻小蛇……」
     「全幽界的蛇類妖魔都是半人半蛇的樣子啊。」伊凡奇異的歪頭一想,「你能妖化?」
     「……不能……」封平瀾仍是昏昏欲睡喃喃著,「……但是有翅膀…和奎薩爾一樣的翅膀……」
     「哇哦!」聽見封平瀾的話,伊凡不禁驚呼一聲,「你願望實現了啊!」
     「嗯……」
     奎薩爾走到封平瀾身邊,伸手戳了戳封平瀾的臉,開始叫封平瀾起床,「瀾,起床了。」
     「嗚……」封平瀾不悅的皺著眉頭,用枕頭埋在臉上繼續睡,「再睡五分鐘……」
     被五花大綁扔到一旁的伊凡見到奎薩爾揚了揚眉,爬上床趴在封平瀾身邊,伸手微微拉開蓋住封平瀾腦袋的枕頭,露出封平瀾那小小的耳朵,然後奎薩爾湊近封平瀾的耳朵,非常低聲的說了一句話。
     因為聲音實在是太小聲,伊凡聽不見奎薩爾說了什麼,直到奎薩爾抬起頭時過了寂靜的幾秒,接著封平瀾猛地像是炸了毛的貓咪似的跳了起來,趕緊跳下床跑進浴室裡甩門鎖上,開始自己一個人梳洗一番。
     「你跟他說了什麼?」伊凡好奇的問坐在床上的奎薩爾。
     「只是說了昨天早上在酒店裡發生的某件事而已。」奎薩爾沒仔細說清楚,就只是敷衍帶過。
     不用多久,梳洗一番的封平瀾神情清醒了許多,從浴室裡跑出來後很沒形象飛撲到床上,斜著異色瞳瞪著奎薩爾,「哼!」
     「嘖!」奎薩爾發出一聲很可惜的咂舌聲,便進入浴室裡開始梳洗。
     「你一大清早怎麼就來啊……」封平瀾身體大字型的躺在床上,腦袋懸掛在床沿邊,倒著腦袋盯著視角倒立的伊凡,「而且一來就來到我睡的房間。」
     「昨天記住了你們的房間號碼,便選了最靠近的房間,就想到沒想的來砸門了。」想起剛剛彷彿見到比魔鬼還要更可怕的鬼,伊凡死目的盯著封平瀾,「結果誰知道一砸門,就砸中你們的房間……」
     「那樣砸門也不怕吵醒附近的人類嗎?」封平瀾鄙視伊凡的智商。
     「我當然有設下結界啊!鄙視我幹啥?」伊凡奮力的掙扎著被被子捆成粽子樣的身體,「話說,快放開我!我的腳抽筋了!!!」
     封平瀾舉起手輕輕彈指,指響聲響起,束縛著伊凡身體的被子瞬間鬆懈了。
     「嗷哦哦哦哦…………」伊凡發出一陣吃痛的哀嚎聲倒在被子裡抬起腳,腳踝以一種非常詭異的角度彎折著,似乎真的抽筋了。
     「腳伸過來,我幫你按摩下。」封平瀾坐起身子,對著伊凡伸出手。
     伊凡馬上將抽筋的腳上鞋子脫掉,便把腳伸到封平瀾面前,封平瀾雙手抓住伊凡的腳踝,輕輕使力彎折著腳踝骨骼,拇指用力的按摩著骨骼肌,舒緩抽筋的痛處。
     「呼~舒服多了。」感覺到腳上的痛處舒緩後,伊凡鬆了一口氣,就讓封平瀾繼續幫他按摩腳踝。
     奎薩爾一出來,就看見伊凡很沒形象的躺在地上,封平瀾則坐在床上,雙手還按摩著伊凡的腳,「幹什麼你們?」
     「伊凡的腳抽筋了,幫他按摩下。」封平瀾按摩好了之後,便把手上的腳像是扔垃圾似的,一把甩開。
     「喂!你當我的腳是垃圾啊?」伊凡縮回腳,坐起身子瞪著封平瀾。
     「奎薩爾沒把你當做垃圾一樣從陽台這裡扔出去算好了。」封平瀾跳下床,穿上鞋子打算要出門,「去把大家都叫醒吧!」
     聽了封平瀾的話,奎薩爾便拿起要出門的東西後就和封平瀾一起離開房間,伊凡手忙腳亂的穿上鞋子,腳步踉蹌的跑出去跟封平瀾一起去叫醒其他妖魔。
     依照伊凡昨天記住的房間號碼,三妖魔一起前往最附近的房間,開始催促裡頭還在睡的妖魔起來。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到達房門前,封平瀾伸出手在門上輕輕地敲出輕快的節奏,不等裡頭的人回應,封平瀾趴在門前大聲喊道,「冬犽!百嘹!開門哦~~~」
     伊凡正詫異封平瀾怎麼知道裡頭是哪個妖魔時,房門正好也被打開了,開門的妖魔正是對封平瀾最溫柔的冬犽。
     「平瀾,早安。」冬犽露出溫柔的笑容,向封平瀾道安。
     「早~」封平瀾揚起燦爛的笑容,向冬犽道安,「我們去吃早餐吧!」
     「我和百嘹正好也要去找你們,現在出發吧。」冬犽回頭對著房內說道,「百嘹,你好了沒?要走了。」
     「來了。」百嘹從房內走了出來,見到封平瀾後跟他道安,「早。」
     「噢哈喲~」封平瀾對著百嘹高舉著手,用日語和百嘹道早。
     「想去日本想瘋啦?」百嘹伸手輕輕扯了扯封平瀾亂翹的頭髮。
     「去日本當然要好好學日語,不然要怎麼和日本人溝通呢~」封平瀾挺著胸,理直氣壯的對百嘹說道。
     「我們妖魔只要用個術法,馬上就能和日本人溝通了,不用特地去學他們的語言。」伊凡伸手敲了敲封平瀾的腦袋。
     「欸?還能這樣?」封平瀾愣著一張臉,似乎不可置信的盯著伊凡,接著很興奮的抬頭看著奎薩爾,「好方便!我也可以嗎?」
     「待會教你。」看著封平瀾閃閃發亮的異色瞳,奎薩爾無奈的伸手拍拍封平瀾的腦袋,「先去叫其他人起來,希茉那邊我讓使魔去叫了。要她到大廳等一下。」
     「好!」
     封平瀾來到璁瓏和墨里斯的房間,打算要敲門叫人時,房門已經被打開了。
     「都來了?」墨里斯看著站在門口的一群妖魔,低頭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封平瀾,「你能不能別突然站在我面前,要不是看見奎薩爾在這裡,我都不曉得你也在這就一腳踩過去了!」
     「我是矮冬瓜還真是抱歉了!」封平瀾不開心的鼓著臉,抬眼瞪著墨里斯。
     墨里斯和璁瓏從房間裡走出來後,就一起到大廳和希茉會合。
     不用一分鐘的路程,眾妖魔就看見希茉坐在大廳沙發上看著雜誌等著他們,希茉看見全員到齊後立刻放下手上的雜誌,站起身子來到封平瀾身邊。
     看著酒店裡的時間兩個指針已指到七點十分了,伊凡對著眾妖魔伸出手,「房間鑰匙給我,我幫你們退房。」聽見伊凡的話後,奎薩爾、冬犽、墨里斯和希茉便把鑰匙拿出來交給伊凡。
     伊凡走到櫃檯前把鑰匙交給服務員後,便帶著眾妖魔去停車場,上了車後就去找一家餐廳吃東西。
     「希茉,妳的酒呢?」封平瀾看見希茉手上沒有拿著常常提在手上的塑料袋。
     「昨天在酒店裡喝完了……」希茉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輕聲說道。
     雖然昨天在餐廳裡的時候希茉有喝啤酒,但是酒精非常低的啤酒根本滿足不了希茉的口味,結果在回房的時候把一直拿在手中的酒全喝掉了。
     「哦。」封平瀾撓了撓臉頰,開始為希茉的飲食方面設想,「伊凡,你帶我們去吃的餐廳會有賣酒嗎?」
     「有啊!」伊凡很肯定的說,「那邊附近有賣很多高酒精的酒哦!」
     「喔?在哪裡?」
     「到了之後,你們就知道了。」
     伊凡駕著車子前往目的地,大概一小時左右的路程,逐漸到達目的地所在。
     一路上,伊凡駕駛很平穩,加上路上有些堵車,所以璁瓏也沒覺得很暈,很安全的到達目的地。
     「欸?飛機場?」封平瀾看見窗外的上空有一架巨大的飛機剛從一個巨大的建築物後方飛出經過車子上空,詫異的瞪大眼睛,「你直接帶我們來機場了?」
     「你不是說你昨天在網絡上訂了機票嗎?如今的機場規矩和一百年前不一樣了,有很多你不懂怕你耽擱了時間,所以要早一點帶你們出來買機票。」伊凡白了封平瀾一眼,「這裡面也有賣酒,希茉也可以喝到吧。我先帶你們去吃東西,在那時間我去幫你們買機票。」
     「嗚嗚嗚~伊凡你好好哦~謝謝你~~~」封平瀾感動萬分向伊凡道謝。
     「那你先打開你的平板電腦,開你在網絡上訂購機票的網站。」伊凡交代封平瀾。
     「恩?為什麼要開平板電腦?」封平瀾疑惑的問,但還是從背包裡拿出平板電腦,開啟電源開始找出網站。
     「你在訂好機票的時候不是有出現二維碼嗎?我要拿平板電腦去購買機票的櫃檯上掃描,這樣才能買到機票。」伊凡想了想,「你付錢了嗎?」
     「付了。」封平瀾頭也沒抬的說,「因為我們買的機票是頭等艙的。」
     「頭……頭等艙!!!」伊凡錯愕大喊一聲,「你買頭等艙幹嘛?!!」
     「因為沒有我們坐一塊的座位了,都是分散的。」封平瀾不在意的說道,「如果分散的話,奎薩爾怕百嘹他們會惹出禍,所以直接買頭等艙的票。因為我們都不曉得飛機裡會不會有滅魔師在其中,要是惹出事驚動滅魔師的話,在飛機裡的我們就逃不掉了。」
     「……有道理。」伊凡聽了封平瀾的話覺得很有道理,便不再多說什麼。
     「你就那麼不相信我們嗎?」百嘹斜眼瞪著奎薩爾,否定奎薩爾的決定。
     「想想一百年前,我們去日本時你們所引起的風波。」奎薩爾淡淡的撇了百嘹一眼,瞪回百嘹。
     「那只是芝麻小事。」
     「想想前天我們坐高鐵的時候。」奎薩爾仍是淡淡的說一句。
     百嘹想起當初要去見蘇麗綰的時候,那時候的他們坐著高鐵沒鬧起什麼事,就無緣無故遭到滅魔師纏上。
     雖然那時候的他們把暈交通工具的璁瓏扔進影子裡時使用了妖力才吸引了滅魔師,但是在高鐵裡的他們根本把妖魔氣息完全的隱藏起來了,但還是被滅魔師纏上了。
     如果他們在飛機上分散座位而不小心鬧起一件小事情的話,恐怕會牽連到他們全部妖魔,要是有滅魔師在其中,他們說不定會被滅魔師逮住,然而身為虛魔之子的封平瀾必死無疑。
     知曉奎薩爾話中意思的百嘹,只好看著天空已經遠去的飛機,不在多說。
     伊凡把車停在停車場,然後帶領眾妖魔進入機場裡,帶他們去櫃檯拿機票,雖然現在是一大清早的時間,但是機場裡仍是人山人海,櫃檯前也排了許多人,似乎需要一些時間。
     「平瀾,平板電腦給我。」伊凡跟封平瀾拿平板電腦,看見平板電腦的熒幕上顯示著訂購機票的二維碼後關上電源,「你們先去買吃的東西吧。對面是逛商店的區域,大概有賣你們吃的東西,包括有賣酒的店鋪。雖然在飛機上也有酒可以喝,但是要適可而止。」最後一句話很明顯是對希茉說的。
     一百年前見識過希茉酗酒很兇,伊凡到現在還是覺得心有餘悸的說。
     「呃!盡量……」明白伊凡指的是自己,希茉害羞的低頭說道。
     「那你們先去買吃的,我之後會去找你們的。」伊凡打算列入排隊區,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伊凡馬上回頭質問封平瀾,「話說平瀾,你們有護照嗎?」
     「護……」封平瀾愣了一下,接著臉色一陣鐵青蒼白,似乎想起什麼一件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封平瀾的慘叫聲頓時迴響了整個機場,引起眾多人類的注意力。
     被封平瀾的慘叫聲嚇了一跳的眾妖魔趕緊捂著耳朵,非常驚愕的瞪著還在慘叫的封平瀾,奎薩爾迅速的回過神來,伸手捂著封平瀾的嘴不讓他繼續慘叫。
     「唔嗚嗚咕嗚——————」(譯:我忘了護照——————)
     封平瀾仍是一臉崩潰的吼道,但是嘴巴被奎薩爾捂著完全說不清話來,但是伊凡聽懂封平瀾的話,呆著一張臉瞪著封平瀾,差點連手上的平板電腦都拿不住了。
     「老大,你們沒護照要怎麼出國!!!」回神過來的伊凡,同樣也很崩潰的大吼著。
     「嗚嗚嗚嗚————————」封平瀾淚流成河的哭了出來,「咕嗚嗚唔嗚唔嗚唔嗚嗚……」(譯:我真的忘了要做護照啊……)
     見到封平瀾哭了出來,奎薩爾趕緊從封平瀾背後背著的背包裡拿出早上從老鷹那裡得來的小冊子,遞到封平瀾面前,「是這些嗎?」
     封平瀾轉頭看著奎薩爾手上拿著的七本小冊子,伸手拿起一本來看,看見裡頭印有自己照片的冊子,立刻驚呼起來,「對對對!就是這個!這個就是出國的護照!太好了!!!」
     「你怎麼有這些?」百嘹拿起其中一個護照來看,看見自己拿到冬犽的護照便拿給冬犽,好奇的問。
     「早上殷肅霜派使魔送過來的,說出國會用到。」奎薩爾打開看看護照裡的照片,然後分給其他妖魔拿著。
     「呼……最嚴重的危機總算通過了。」伊凡虛驚一場的鬆了一口氣,立刻警告眾妖魔小心,「別遺失了!不見了會很麻煩!你們去買吃的吧!我先去排隊買機票了。」
     伊凡去櫃檯前排隊後,眾妖魔便到對面的逛街區買東西,買到自己吃的東西後就找了兩張休息長椅坐下吃東西。
     大概過了三十分鐘左右,伊凡拿著平板電腦和機票來他們面前,把機票交給分給他們。
     「和護照收在一起,別遺失了!」伊凡再次慎重警告他們。
     「謝謝你,伊凡。」封平瀾向伊凡道謝,伸手接過機票交給奎薩爾和他的機票收在一起,然後拿起放在身邊的塑料袋遞給伊凡,「我買了你吃的食物,一起吃吧。」
     伊凡接過塑料袋,拿起裡面他專屬的食物吃了起來,時不時和封平瀾他們聊天來打發時間。
     「宗蜮不來了嗎?」封平瀾吃著餅乾問伊凡。
     「嗯。他家族有點事,沒辦法來送機。」
     「是哦?」
     「我昨天打電話給曇華了,讓她過來機場接你們。」伊凡拍拍封平瀾的腦袋,「這樣你就不必盲目到處尋找海棠的家了。」
     「嗚?其實我去過海棠的家,所以知道怎麼去。」封平瀾眨著眼睛,回話道。
     「一般召喚師的家族都是設有避免有妖魔入侵的警報術法,你這個虛魔之子如果不小心踏到的話還不被攻擊嗎?」伊凡一臉無言的斜眼盯著封平瀾,「讓曇華帶你們進去比較安全,更何況據說日本那裡也蠻多滅魔師的,注意一下安全。」
     「哦~」
     稍微聊了一下,時間很快就到了十點鐘,伊凡帶領眾妖魔來到檢驗入口,轉身對他們說道,「我就送你們到這了,因為我不能進去裡頭。」
     「嗯!真的很謝謝你,伊凡。」封平瀾非常感激的向伊凡道謝。
     「朋友一場,謝什麼。」伊凡伸手揉了揉封平瀾的頭髮,「記得,到了日本後打電話給曇華,曇華會接你們的。」
     「嗯!我知道了。」封平瀾了解的點點頭。
     「快走吧!別耽擱了。」伊凡輕輕推了推封平瀾的腦袋,催促他們快進去,「要回來台灣的時候記得打給我,我來接你們。」
     「好!再見了!」封平瀾向伊凡揮手道別,和奎薩爾他們一起進入檢驗入口,準備登上飛機。
     伊凡也對封平瀾揮手道別,直到見不到他們身影後,伊凡便轉身離開機場了。
     眾妖魔拿出護照通過檢驗入口後,拿出機票尋找登機的入口,找到之後便把機票交給檢票員。
     檢票員看見眾妖魔手上拿著的頭等艙機票後吃了一驚,馬上用無線電話聯絡前往日本班機裡頭的空少和空姐出來服侍眾妖魔上機,不用多久,有兩個空姐和一個空少從機艙裡快速走了出來,畢恭畢敬的邀請眾妖魔前往頭等艙。
     登上飛機後,眾妖魔便坐在椅子上稍作休息一下,冬犽交代一下服侍他們的空少和空姐,除非他們點餐之外,要他們不要打擾他們休息。
     過了不久,飛機裡的擴音器猛地響起,警示飛機即將飛往日本,接著是一堆什麼危機時刻要帶氧氣罩的示範,之後飛機開始啟動引擎,開始在跑道上緩緩飛馳行過。
     就在飛機開始移動時而不禁引起飛機整個一顫,璁瓏的老毛病開始犯了,一臉慘白又難看的想要嘔吐了出來。
     在璁瓏快吐出來之時,墨里斯眼明手快的一個手刀劈在璁瓏的後頸上,讓他直接暈過去了。
     飛機快速飛馳跑道逐漸起飛,開始朝天空飛去,封平瀾坐在奎薩爾的大腿上看著窗外,低頭一看就看見伊凡站在車子旁邊抬頭看著他。
     「伊凡!!!」
     封平瀾伸手不斷對伊凡揮手,然而伊凡似乎也看見他似的也舉起手和封平瀾揮手。
     依妖魔的視力而言,伊凡清清楚楚看見封平瀾趴在窗邊和他揮手,也舉起手和封平瀾揮手道別。
     伊凡看著飛機在空中盤旋一圈,接著朝著日本所在飛去,直到飛機遠去後才上車離開了。
TBC


文章標籤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到達了目的地,封平瀾在人山人海的人群裡不斷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什麼似的。
     「喂——————」
     聽見熟悉的呼喊聲,封平瀾茫然的不斷東張西望,尋找那熟悉的人影。
     「平瀾,在那裡。」冬犽指了一旁方向,讓封平瀾知道。
     封平瀾看見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中,有道熟悉的人影身手敏捷的迅速避開人群,直朝他們奔來。
     「伊凡!!!」見到來者,封平瀾毫不客氣的奔上前,來到伊凡面前後立刻跳了起來,像隻無尾熊般的狗熊抱著伊凡,「好久不見,伊凡~」
     「哇靠!我還以為你會比較大一些!」伊凡把封平瀾從自己的身上拔了下來,雙手手掌抓著封平瀾的腋下,讓封平瀾整個人掛在自己手掌上,雙眼不停打量著他,「沒想到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嬌小耶!」
     「哪有人一見面就罵髒話的啊!是你變了吧!」封平瀾瞪著眼前一見面就罵髒話,甚至長相還變了不少的伊凡,「你這模樣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用術法變的呀。」伊凡把封平瀾放了下來,蹲下身子與封平瀾平視,接著壞心眼的伸手捏了捏封平瀾的臉,不斷玩弄他,「伊格爾不斷的成長,然後變老,我也不可能總是維持一百年前的小鬼模樣啊!」
     眼前的伊凡雖然和一百年前那副模樣,但是看起來非常成熟許多,身高也長高了不少,一向亂翹的短髮也稍微留長了些。
     「吶里位舌莫嘿嗚涅落?」(譯:那你為什麼沒有變老?)因為臉被伊凡捏著的關係封平瀾口胡不清的說。
     「我有啊!但是要見你嘛~所以不能以老阿伯那樣見你啊~」伊凡不斷捏著封平瀾的臉頰,揶揄著封平瀾,「果然真正的小鬼的臉最好捏的。」
     「蛤噠偶呢力很也嗚斯七鞋熱,呼呀砸膩熱……」(譯:好歹我的靈魂也有十七歲了,不要再捏了……)
     「切!知道了。」伊凡情不願的鬆手,抬頭看著奎薩爾他們六個,卻看見墨里斯背後背著已經昏迷的璁瓏,「那傢伙怎麼了?」
     「因為璁瓏會暈交通工具,所以上高鐵的時候,墨里斯直接打昏他了。」封平瀾揉了揉被捏紅的臉頰,「你也知道的,他要是吐了話,高鐵裡的人類包括我們都要吃他的嘔吐物。」
     「嘔!」聽了封平瀾的話,伊凡不禁覺得很作嘔的有些反胃一下,一手捂著嘴巴,一手馬上打住封平瀾接下來想說的話,「我明白了,別說了。聽你這麼一說,一百年前坐飛機去日本和坐船的時候,見他每次一嘔好像都可以拿去填海了,到現在總覺得還會聞到那惡心腐臭的味道。」
     見到伊凡臉色變得很難看,封平瀾只好聳聳肩的閉上嘴巴不多了。
     「好了,走吧!」伊凡站起身子,低頭看著矮了自己許多的封平瀾,伸手牽起封平瀾的手,將他拉走,「帶你去見伊格爾。」
     「去見伊格爾之前,能不能帶我去個地方?」
     「你要去哪?」伊凡停下腳步,疑惑的低頭看著封平瀾。
     「花店。我要買花送伊格爾。」
     「可以啊!我載你。」伊凡繼續拉著封平瀾的手,帶領六妖魔前去停車場。
     「你載?」聽見伊凡的話,百嘹訝異的看著伊凡,「你自己駕車來嗎?」
     「啊,駕休閒車過來。」伊凡聳聳肩的說道,「坐計程車也可以,但是會很麻煩吧?因為要坐兩輛計程車,所以還倒不如我自己駕車來。」
     「你駕車技術安不安全啊?」墨里斯不信任伊凡的駕駛技術。
     「比起你們,絕對好上一百倍。」伊凡對墨里斯翻個白眼。
     一路上的閒聊,眾妖魔在伊凡的帶領下來到停車場,停在一輛黑色休閒車前。
     「噢!車子不錯哦!」看著眼前炫黑色的休閒車,百嘹不禁稱讚。
     「廢話,這是從伊格爾家族裡借來的。」伊凡坐上駕駛位,催促其他妖魔,「快上車。」
     確定眾妖魔上了車後,伊凡便啟動引擎,開始駕駛車子離開高鐵站,朝封平瀾的目的地前去。
     奎薩爾和希茉還有百嘹坐在最後頭座位,中間坐著墨里斯和還在昏迷的璁瓏,冬犽和封平瀾則坐在前頭的副座位上,因為封平瀾想要和伊凡聊天,所以和冬犽坐在一塊。
     「你知道哪裡附近有花店嗎?」封平瀾背靠著冬犽懷裡,問伊凡。
     「廢話!」伊凡白了封平瀾一眼,「好歹我在這裡也有一百多年了好嗎?」
     前往目的地的所在的一路上,伊凡不斷質問封平瀾在幽界的生活如何,封平瀾也很有耐心的回復伊凡的話。
     「我聽歌蜜老師說,某個聞風喪膽的戰鬼似乎變成讓人大跌眼鏡的奶爸了?」伊凡一邊駕著車子,一邊透過望後鏡看著坐在最後頭座位靠窗邊看風景的妖魔。
     「沒有啦~奎薩爾他當了我的監護人,嚴格來說算是養父吧。也多虧了奎薩爾,我才能在幽界裡活著呀~」封平瀾一這麼解釋,殊不知這麼做簡直是給他那位名義上聞風喪膽的養父抽了一巴掌,「對了!伊凡,我告訴你哦!今天早上在酒店的時候,奎薩爾他……嗚!」
     封平瀾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冬犽伸出雙手捂著嘴巴,一臉苦笑的說道,「平瀾,你就饒過奎薩爾吧!別提那件事了,好嗎?」
     「什麼什麼?!早上有什麼好玩的事嗎?」似乎聽見某種不見得人的消息,個性喜愛作弄人又八卦的伊凡催促封平瀾說下去,「平瀾快說!早上在酒店裡怎麼了?!」
     「也沒什麼,只是早上我幫平瀾洗澡而已。」冬犽一臉微笑的對伊凡說,稍微扯了一些謊言,「你也知道,平瀾現在是個小孩子的模樣根本沒辦法自己洗澡,所以我常常幫他洗澡以免會發生意外。」
     「剛剛我聽見平瀾說戰鬼什麼的……」
     「你聽錯了。」冬犽仍是一臉微笑的說著。
     「你剛剛說什麼饒過戰鬼……」
     「我沒說過那句話。」冬犽依然還是微笑著臉說道。
     「你明明說過……」
     「我沒說過那句話。」冬犽還是微笑著臉說。
     「你明明就有說……」
     「我沒說過那句話。」冬犽仍是微笑著臉,強調同一句話。
     見到冬犽那過於溫柔又藏不住冷意的笑顏,伊凡猛地閉上嘴專心開車,被冬犽捂著嘴巴又被抱著的封平瀾也不敢多說,扮個乖孩子就好。
     「早上確實很精彩呀~」同樣坐在最後頭座位的百嘹假裝不經意的說道,金色眼眸悄悄地朝奎薩爾看去,「沒想到咱們的第一軍團長大人居然會做出……呃啊啊啊!!!」百嘹的話還沒說完,接著發出一聲慘叫聲了。
     一隻修長的手臂迅雷不及掩耳的繞過坐在中間的希茉後頭,骨節分明的五指毫不憐惜的一把抓住百嘹的金色頭髮用力一扯,然而兇手卻一臉彷彿現在拉扯著百嘹頭髮的人不是他似的,老神在在的望著車窗外的風景。
     經過一場鬧劇,伊凡駕著車子來到一間花店前,讓封平瀾去選花。
     「那我帶著平瀾去買花吧。」冬犽抱著封平瀾下了車,對車裡的妖魔們說道,「你們就不用下來了,我們很快的。」說完,冬犽就帶著封平瀾進入花店裡買花了。
     不用五分鐘,封平瀾手上抱著一束非常可愛又不會很大的花束,和冬犽一起回到車上。
     「喔?勿忘草和滿天星?」伊凡看著封平瀾手上抱著的異常可愛的藍白色花束,似乎感到有些訝異,「平瀾你選的嗎?」
     「是呀!」封平瀾點點頭。
     「選那麼女孩子氣的花束給伊格爾,你有沒有搞錯啊?」伊凡一臉囧臉的模樣盯著封平瀾。
     「會嗎?我覺得這樣的花很適合溫柔體貼的伊格爾。」封平瀾拿起手上的小花束打量著,「勿忘草和滿天星兩個加起來的話,代表永恆的友誼意思哦!會很女孩子氣嗎?」封平瀾拿著花束給後座的妖魔們看。
     「會。」眾妖魔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啊啦,璁瓏你醒啦?」封平瀾看見原本躺著的璁瓏已經坐起身子了。
     「嗯……」璁瓏有力無氣的回答。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花的花語意思啊?」伊凡把話題拉了回來。
     「一百年前我種櫻花樹的時候,上網調查偶然看見的。」封平瀾伸手整理糾纏在一塊的花朵,「明明很適合伊格爾的說……那我去換另一束花吧。」
     「不用了,就這樣吧!」伊凡打住封平瀾的念頭,便啟動車子前往下一個所在,「反正伊格爾很喜歡像這樣的小花朵,送給他剛剛好。」
     「哦~」
     路程也不算很遠,大概三十分鐘左右後就目的地,伊凡把車子駕入一間建築物裡的停車場,便下車了。
     「到了,下車吧。」伊凡解開安全帶,便下了車。
     眾妖魔陸續下了車,伊凡見到眾妖魔下了車後,便按下手上的自動鎖遙控器,把車門給鎖上了。
     「走吧!」伊凡帶領眾妖魔進入建築物裡,穿過大門進入裡頭,輕聲地警告其他人,「這裡是個墳場,別大聲說話。」
     「墳場?不是火葬場?」封平瀾看著四周的建築物擺設,看著慢慢的骨灰櫃,封平瀾疑惑的問。
     「你昨天去看過麗綰了吧?差不多像麗綰的那樣。」伊凡低頭看著封平瀾,回答封平瀾的話,「不過伊格爾是土葬,不是火葬。」
     「哦!」封平瀾了解的點點頭,便安靜的跟著伊凡。
     伊凡帶著眾妖魔走出建築物,來到一個寬大無比的大空地,但是大空地上立著無數的墓碑,墓碑上都有雕刻一些字。
     眾妖魔跟在伊凡身後,看著經過的無數不同模樣的墓碑,有些墓碑建立得很豪華,有些墓碑卻很簡樸,伊凡帶著眾妖魔彎了幾個彎道,最後停在一個很豪華的墓碑前,「伊格爾,我帶平瀾來見你咯!」
     封平瀾上前看了看眼前的墳墓,墳墓上有雕刻著伊格爾的名字,伊格爾的名字旁邊還刻個一個女性的名字,估計是伊格爾的妻子名字。
     封平瀾靜靜地走到墳前,將手上的花束放在墳前,雙手合十的閉上眼睛,輕聲的對著墓碑說道,「伊格爾,我來看你咯!」
     眾妖魔站在封平瀾身後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墓碑,完全沒說什麼話就這麼靜靜看著。
     伊凡靜悄悄地退下,一個人來到建築物裡拿出手機,在手機裡搜索了一下,接著把手機放在耳邊,似乎在和誰聯絡似的。
     「喂?」電話似乎連上了,伊凡劈口說道,「好久不見啦!你現在有沒有空?」
     「你應該有收到班導的消息吧?平瀾回來了,他現在就在我這見伊格爾。」
     「蛤?當然是叫你過來見見他啊!都一百多年沒見了,你不想見他嗎?」
     「啊,跟班導說的一樣,他真的是虛魔之子。」
     「再次見到他的時候,雖然有些神經反射想要逃走的煩躁不安,但一想到他是我們所認識的那個平瀾,就沒什麼好怕了。」
     「哎喲!他現在完全是小不點的模樣,很可愛的~身高完全不到我們的腰部,非常好欺負。雖然和一百年前一樣,說話總是瘋瘋癲癲的。」
     「就算你不來見他,他也會去找你的。他說了,他見了伊格爾之後,下一個就去找你了,明天早上他就要去日本找海棠。」
     「你就出來見見他吧。我們一起去間餐廳邊吃東西邊敘敘舊,這樣不是很好嗎?」
     「好吧。既然你那麼不想見平瀾,那等一下我陪平瀾去找你。你要知道,你沒有契妖,平瀾很難找到你的,所以我會陪平瀾去找你的。直、接、殺、去、你、家。」
     「呵呵呵~幾點來?」
     「好吧!等你聯繫。你到了之後再打電話給我吧!」
     「平瀾知道你還活著,一定很吃驚的。就這樣,拜~」說完,伊凡就掛斷電話了。
     伊凡收起了手機,便無聲無息的走回封平瀾身邊,靜靜地待在伊格爾的墳前,看著伊格爾的名字。
     眾妖魔安靜的看著墓碑,完全沒說過什麼話,就這麼一直盯著墓碑看。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轉眼就過了三個小時多了,封平瀾還是站在伊格爾的墳前一動也不動,似乎忘了時間似的。
     『嗚嗚————』
     伊凡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開始震動,拿出來一看,發現是信息。
     看見發送者的名字後伊凡點擊出信息,看了看信息後便回了信息,就收起了手機了。
     「平瀾,是時候該走了。」伊凡伸個懶腰,提醒封平瀾,「你待會還要去見宗蜮吧?」
     「……嗯。」封平瀾沉默了一會才回應伊凡,接著對墓碑閉上眼睛雙手合十,替伊格爾默哀一下。
     過了三分鐘,封平瀾才睜開眼睛,輕聲的對著墓碑說道,「我走了,伊格爾。改天再來看你。」
     「走吧。」封平瀾轉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眾妖魔,打算要離開了。
     聽見封平瀾的話,眾妖魔對著墓碑微微鞠躬一下,接著一起離開了。
     「剩下最後兩個……」一想到還有兩個人,自己還要坐多幾次交通工具的璁瓏不禁感到心很累。
     「啊啊,等等。」伊凡來到車子前,阻止想要上車的眾妖魔,「我在前三個小時前打電話叫了一個人過來找我,你們稍微等一下。」
     「你叫誰過來?」
     「你們也認識的。」伊凡神秘兮兮的笑了笑,不打算先公佈答案。
     「是那個人嗎?」希茉看見有個中年看似大叔的人類走了過來,好奇的指著那中年大叔。
     「喔?那麼快啊。」伊凡看見希茉指著的中年大叔,朝對方揮了揮手。
     中年大叔來到伊凡面前,一臉非常無奈的瞪著伊凡,接著轉頭看向奎薩爾他們,最後才低頭盯著封平瀾。
     「你應該認得出他吧?」伊凡指著封平瀾,問道。
     「瞎子都能認得出,這副蠢樣子還是完全都沒變。」中年大叔一直盯著封平瀾不放,不斷打量封平瀾的全身上下,「這傢伙還真的是虛魔之子呢。總覺得很不真實。」
     「是吧?」伊凡也低頭看著呆著一張臉的封平瀾,「給平瀾當虛魔之子,總覺得和傳說中的虛魔之子完全不符合嘛!」
     「……」封平瀾安靜了許久,眨了眨好多次眼睛,一臉茫然又不可置信的瞪著眼前中年大叔,「宗蜮?」
     「欸?!」聽見封平瀾說出某個名字,除了伊凡之外,眾妖魔驚愕的瞪大眼瞳瞪著眼前的中年大叔。
     「好久不見了。」宗蜮面無表情的盯著封平瀾。
     「活的?」封平瀾伸手戳了戳宗蜮的大腿,「活生生的宗蜮?」
     「對,我還沒死。」宗蜮抬起腳踢了踢戳著自己大腿的小手。
     「怎麼變瘦了?」看著宗蜮的身材,封平瀾不開心的嘟著嘴,「一百年前那胖胖的模樣比較好抱的說。」
     「你管我。」宗蜮看了看站在封平瀾身後一臉懵逼的六妖魔,「幹什麼你們?」
     「你是……人類吧?」冬犽疑惑的問宗蜮。
     「你說呢?」宗蜮不答反問。
     「你為什麼你沒有變老?」百嘹也不可置信的問。
     「你們不都是也沒變老嗎?」
     「你也是妖魔?」璁瓏非常詫異的指著宗蜮。
     「你說呢?」
     「你到底是人類還是妖魔!?」墨里斯有些混亂的雙手撓著頭髮。
     「你猜啊。」
     「你不可能和平瀾一樣是虛魔之子。」希茉很肯定的說。
     「廢話。」宗蜮給眼前的六妖魔翻了一個白眼。
     看著宗蜮不打算給個答案,像是敷衍般的態度讓眾妖魔很想揍他一頓。
     「好了好了!」伊凡適時阻止開始想要行兇的眾妖魔,催促他們上車,「有話找一家餐廳吃個東西坐下再說,別在這裡打擾死者的安眠。快上車吧。」
     眾妖魔都上了車後,伊凡便啟動引擎,開始駕駛著車子前往另一個目的地。
     「沒想到宗蜮還活著,太好了!」原本和冬犽坐在副座的封平瀾跑去坐在奎薩爾大腿上,雙手趴在中央位的椅背上,開心的對著坐在自己面前的宗蜮說道。
     「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好,好不容易有個安寧的一百年時光就這麼沒了。」宗蜮彷彿像個怨靈一樣抱怨著。
     「哎喲~別這麼說嘛~」封平瀾雙手環抱著宗蜮的脖子,一臉委屈的嘟著嘴不斷蹭了蹭宗蜮的頭髮,「我們時隔了一百多年的時光沒見了,別那麼冷淡嘛~」
     「要是你這個動作不會引起你的監護人殺意,我說不定會考慮不對你冷淡。」似乎感覺到背後不斷傳來一股濃郁的殺意與惡寒,宗蜮異常冷靜的對還在蹭著他頭髮的封平瀾說。
     「恩?奎薩爾怎麼了嗎?」聽了宗蜮的話,封平瀾疑惑的回頭看了看奎薩爾,可奎薩爾卻看向窗外沒再看他。
     知曉宗蜮的意思,雖然眾妖魔下意識想朝奎薩爾的位子看去,但為了自己安全著想,只好看前面,看屋頂,看窗外,看底座,就是不看奎薩爾。
     「喂!平瀾,你幹嘛跑到後面去?」正在駕車的伊凡不開心的看著望後鏡,瞪著封平瀾。
     「我要和宗蜮聊天嘛~」
     「坐前面也行啊!也能和我一起說話。」
     「坐前面要一直轉頭,很不舒服嘛~」
     「你這個喜新厭舊的傢伙!」
     「喜新厭舊是這麼用的嗎?」封平瀾詫異的問。
     「你管我!」伊凡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封平瀾專心駕車。
     不用多久,伊凡找到了一間可以敘舊的餐廳,找到停車位後就下了車,眾妖魔也下了車跟隨伊凡進入餐廳裡。
     「要吃什麼,隨便點吧。」伊凡不客氣的說道。
     「你請吃啊?」璁瓏好奇的問。
     「叫平瀾請啊!」伊凡指著封平瀾,「他手上不是有一張好幾億的信用卡嗎?」
     「叫一個小孩子請客,你未免太不要臉了吧?」墨里斯鄙視伊凡的話。
     「Excuse me!他手上的信用卡好像是一百年前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做任務所儲蓄的金錢來的說,讓他請客有錯嗎?」伊凡翻個白眼,反問道,「那好幾億的信用卡裡的金額都足夠給人類傳宗接代好幾代。就算你們的肚子是個無底洞,可你們吃東西一樣都不用多少錢,你們再怎麼能吃也沒辦法把那幾億全都吃進肚子裡。更何況你們之中的其中一個,進食方式像蚊子,需要用到錢嗎?」
     聽見伊凡最後的發言,眾妖魔心裡猛地感到一股惡寒,一致轉頭看向奎薩爾。
     奎薩爾一臉面無表情,低頭看著自己已經舉起來並五指收攏起來的拳頭,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奎薩爾,你在想什麼?」封平瀾好奇的問。
     「我在想要給他多少拳頭才能讓他吐出血。」奎薩爾很認真的回答,「我不介意給他見識一下他口中的蚊子是怎麼進食的。」
     「別,我們還需要伊凡駕車。」封平瀾抓住奎薩爾的褲管,阻止奎薩爾想要行兇,「冷靜點,淡定。」
     奎薩爾淡淡的盯著封平瀾幾秒,只好將拳頭放下,拿起三張椅子疊了起來,然後抱起封平瀾讓他坐在椅子上。
     「無所謂啦。」封平瀾坐穩後就拿起菜單開始選吃的,「反正這個信用卡不是我的,最後我會還給班導的。」
     聽了封平瀾的話,眾妖魔只好坐下來開始點餐。
     「宗蜮,你要吃肉嗎?」看著菜單上寫著雞排魚排的選項,封平瀾遲疑的問。
     「恩?有問題?」宗蜮奇怪的問。
     「是沒什麼問題啦……只是……」封平瀾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菜單。
     「他不能吃肉類的食物,也不能聞到血肉味。」坐在封平瀾身邊的奎薩爾幫封平瀾回答,「他一聞到肉類食物的味道,他就會吐。」
     「欸?!」聽見奎薩爾的話,伊凡和宗蜮吃驚一下,「那也不能吃嗎?吃了也會吐?」
     「吃了他會休克。」奎薩爾一邊翻著菜單,一邊漫不經心的說。
     「那麼嚴重?!」伊凡和宗蜮不可置信的瞪著用菜單遮住自己一半臉的封平瀾,「虛魔之子不是很嗜血的嗎?你真的是虛魔之子嗎?」
     「誒嘿嘿~」封平瀾乾笑一下,便低頭看著菜單開始選吃的,「有些原因啦……」
     看見封平瀾神情不對,伊凡和宗蜮也不再追究,宗蜮只好轉移話題,「那我吃意大利麵好了。」
     「這間餐廳還真是什麼食物都有賣。」百嘹翻了翻菜單,看著菜單裡各種各樣的食物。
     「這間餐廳是專門給那些來閒聊的客人,為了能滿足不同客人的口味,所以什麼都有賣。」
     先不說這餐廳有各種吃的食物,甚至在場妖魔們所吃的食物居然全都有,讓許久沒來人界的六妖魔感到驚訝。
     但餐廳裡還是有些不足,就是希茉的食物是酒,但這餐廳裡只賣酒精非常低的啤酒,沒得選擇的希茉只好叫了幾瓶啤酒。
     封平瀾也選了不少除了肉類以外的食物,一想起剛剛奎薩爾完全沒點餐,所以封平瀾悄悄地選了兩份櫻桃蛋糕,所有人點好餐後便一邊聊天,一邊等待食物送來。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食物很快就送上了,所有人就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的開始敘舊,由於他們說的話不能給外人聽見,便在四周設下一層掩飾言語的術法,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進食的過程中,正在吃著櫻桃蛋糕的封平瀾時不時用叉子把櫻桃蛋糕送到奎薩爾嘴前,眨著那雙水靈靈又古靈精怪看似很無辜的異色瞳,用一句吃不下的答案要奎薩爾幫他吃掉。
     奎薩爾白了封平瀾一眼,雖然知道封平瀾這麼做是要給他吃櫻桃蛋糕,但是卻不戳破封平瀾的謊言只好把嘴前的櫻桃蛋糕給吃掉。
     話題一聊,很快就到了晚上時間,伊凡知曉封平瀾他們明日一早就要去日本了,所以催促他們去酒店休息。
     「好啦!時間不早了,你們明天還要去日本,快去找一間酒店休息吧。」伊凡對封平瀾伸出手,「信用卡拿來。」
     「你還真的要我請客啊~」封平瀾裝作很委屈的嘟著嘴,為了附和自己的委屈臉上露出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把信用卡放在伊凡手上。
     「這是你一百年前胡來的代價。」伊凡接過信用卡,然後對著封平瀾扮鬼臉,便到櫃檯去付錢。
     「咕嗚~」聽了伊凡的話,封平瀾只好鼓著臉裝作聽不見,和眾妖魔一起離開餐廳。
     付好錢後,伊凡就去啟動車子,所有人上了車後就緩緩駕著車子出發,「去酒店吧。」
     「等等!我找找看這附近有沒有酒店……」再次和奎薩爾坐一塊的封平瀾從背包裡拿出平板電腦,想要打開地圖尋找酒店。
     「不用了,我已經幫你們預定好了。」伊凡揮了揮手阻止了封平瀾,「在你們坐高鐵來這裡的時候,我已經幫你們找了一間酒店了,只要去那裡登記一下就可以休息了。」
     「哦!」封平瀾驚呼一聲,接著非常感激的向伊凡道謝,「伊凡~謝謝你~你最好的了~麼麼噠~(づ ̄ ³ ̄)づ~
     「不客氣~反正又不是我出錢~」伊凡舉起一隻手,眾妖魔看見伊凡的食指和中指間夾著一張信用卡,像是炫耀般的輕輕晃了晃,「有了這張萬能卡,一切都能搞定。」
     「你這隻鐵公雞!我看錯你了!!!(╬゚д゚) 」封平瀾下一秒立刻變了臉,頭上爆出一個赤紅色的╬印記,指著伊凡怒吼。
     「嘿嘿嘿~」眾妖魔彷彿看見伊凡化身為惡魔似的不斷奸笑著。
     在車裡發生的一場鬧劇,眾妖魔不知什麼時候發現車子已經到達酒店了。
     所有人下了車後就一起進入酒店裡,伊凡走到櫃檯前幫封平瀾他們登記房間,不用多久就回到封平瀾身邊。
     「我訂了四間房間,你們自己分配吧。」伊凡將手上的房間鑰匙卡遞給冬犽,再把信用卡還給封平瀾,「三間雙人房,一間單人房,希茉住單人房就行了吧?」
     「原來這裡還有單人房間啊?」封平瀾接過信用卡,小心的收起來。
     「那你們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八點我帶你們去吃東西,九點就送你們去機場。」
     「嗯!伊凡,謝謝你!」封平瀾非常感激的向伊凡道謝。
     「那麼晚安了,明天見。」伊凡幫封平瀾決定行程,之後就和宗蜮一起離開酒店,「我送你到高鐵站吧。」
     「嗯。」
     眾妖魔跟著昨天在酒店裡分配一樣,拿著房間鑰匙回房休息,唯有不同的就是希茉去睡單人房了。
     簡單梳洗一下後,眾妖魔就待在酒店裡消遣時間,之後就隨著深夜來臨後才睡覺,封平瀾躺在大床的一邊,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發呆。
     「睡不著嗎?」睡在一旁的奎薩爾猛地出聲,嚇了封平瀾一跳。
     「呃!嗯……」封平瀾轉頭看向奎薩爾,頓了一下才回應,「因為明天就要去見海棠了。」
     「那為什麼你會不開心?」奎薩爾側身睡,與封平瀾面對面,「不對,與其說是不開心……倒不如說是在害怕什麼。」
     「你怎麼知道?」彷彿被說中心裡話似的,封平瀾非常訝異。
     奎薩爾沒說話,只是伸出右手露出手腕,封平瀾看見奎薩爾手腕上的紋印閃著一絲暗紅色的暗光,似乎和什麼東西產生了反應。
     「啊……」封平瀾拉起自己的衣領,低頭看看自己的鎖骨,看見自己鎖骨上和奎薩爾一樣的紋印也閃著一絲暗光。
     「你在害怕什麼?」奎薩爾拉回話題。
     「今天看見宗蜮還活著,我真的很開心。」封平瀾緩緩說道,「可是想到明天要去見海棠,會不會也是一面墓碑……」
     聽了封平瀾的話,奎薩爾沉默了許久,不知該怎麼回應封平瀾。
     「真的如百嘹所說,人類的壽命很短暫,妖魔的壽命非常長壽,活了上百年的你們也見過無數的死亡了。」封平瀾頓了一下,「這一世成為半妖魔的我,也要面對無數的死亡吧?」
     奎薩爾伸出手臂,一把將封平瀾攬入懷裡,下巴低著封平瀾的腦袋,緩緩說道,「會討厭嗎?變成妖魔。」
     「……我不知道。」封平瀾把臉埋在奎薩爾的懷裡,悶悶的說道,「我不知道我這世獲得的永恆壽命,在未來有什麼用處。只知道我的存在會招來不幸吧?因為我是虛魔之子……」
     「你不相信我們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封平瀾深怕奎薩爾會誤會,趕緊解釋,「我……」
     不讓封平瀾把話說完,奎薩爾的手臂繞過封平瀾的後頸,手掌捂著封平瀾的嘴,不讓他繼續說,「那就足夠了。」
     「以你現在妖魔的年齡,就只不過是四歲而已。你之所以會那麼成熟,那是因為你擁有曾經是人類的記憶,導致你的成長太過迅速,與你現在的年齡不相符。」
     「現在的你,只要好好像個普通的小孩一樣活著就行了,未來的事可以慢慢想,你還有用不完的一世可以思考。不用著急,你可以一邊活著一邊想。」
     「嗯……」封平瀾不再多說什麼,點頭回應奎薩爾。
     「睡吧。」奎薩爾拍拍封平瀾的腦袋,抱著封平瀾陷入夢境。
     封平瀾閉上眼睛,就在意識越來越模糊快要陷入沉眠時,耳邊隱約傳來奎薩爾一聲低沉的聲音,「就算你想不到未來你會有什麼作用,但別忘了你身邊還有我們在。」
TBC


文章標籤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在熟睡的意識裡,奎薩爾翻了個身,一隻手臂跨過大床的另一邊,下意識的想要把印象中的那個小抱枕攬入懷裡,但是手臂卻撲了個空。
     因為摸不到東西,手臂又再伸直不斷摸索床上,可卻一直摸不到任何東西。
     發現自己身邊空無一人,奎薩爾嚇得瞬間睜開了眼睛,驚慌的坐起身子尋找封平瀾的存在。
     「哇!」一聲低音的尖叫聲,倏地從奎薩爾腳邊響起。
     奎薩爾轉頭一看,就看見封平瀾一臉驚愕的模樣的趴在他腳邊,瞪大異色瞳回頭瞪著他。
     見到奎薩爾驚慌的模樣,封平瀾坐起身子爬到奎薩爾面前,盯著一臉茫然又慌著的奎薩爾,「奎薩爾,你怎麼了?做噩夢了嗎?」因為希茉還在睡覺,封平瀾放輕聲音跟奎薩爾說話。
     「沒事。」見到封平瀾還在自己身邊,奎薩爾鬆了一口氣,「剛剛睡覺摸不到你在旁邊,我還以為你跑出去了。」
     「哦!我沒有跑出去啦。」封平瀾抓了抓頭,「因為睡醒了就睡不著,所以就爬起來看看平板電腦。」
     聽見封平瀾的話,奎薩爾轉頭看向自己的腳邊,發現自己腳邊床上躺著平板電腦,熒幕還亮著呢。
     「那為什麼不叫我起床?」奎薩爾掀開被子,盤腿坐在床上的問封平瀾。
     「因為你睡得很熟嘛~捨不得叫你起來。」封平瀾一臉饑渴的模樣盯著奎薩爾,「而且奎薩爾的睡顏很難見的~就多看你幾眼讓你繼續睡了。」
     奎薩爾對封平瀾翻了白眼,無奈的伸出手摸了摸封平瀾的腦袋,接著一把將封平瀾扛在肩膀上站起身子下了床,扛著封平瀾進入浴室裡洗臉,「去洗臉。」
     「我可以自己走啦!」封平瀾慌張的拍打奎薩爾的背後低聲吼著,可被奎薩爾無視了。
     封平瀾被奎薩爾扛進浴室裡洗臉不到五分鐘就被放出來了,洗好臉之後的封平瀾覺得清醒了許多,一走出浴室後,封平瀾就看見希茉已經起床了。
     「希茉,早安。」封平瀾來到希茉面前道早。
     「早。」希茉打個哈欠,回應著封平瀾的話,「平瀾怎麼那麼早醒了?」
     「本來想賴床一下的,但是已經睡不著了,只好起床了。」
     「瀾,快洗澡。」奎薩爾從浴室裡探出頭,對封平瀾說道,「昨晚你直接睡著了沒洗澡,現在快洗吧。」
     「誒!奎薩爾你能先去洗嗎?我還有事要做!」封平瀾快速爬上床,然後趴在平板電腦前開啟熒幕,搜索著東西。
     「你有什麼事要做?」奎薩爾來到封平瀾身邊,看著封平瀾的雙手不得空的不斷點擊著平板電腦的熒幕。
     「我在看要去日本的機票多少錢。」封平瀾眨著異色瞳,仔細的看著網絡上的航空公司的訊息,「是時候該買機票了。」
     「平瀾,你現在就要買嗎?」希茉也來到封平瀾身邊問道。
     「嗯!」封平瀾仍是看著熒幕,回著希茉的話,「因為怕到時沒機票買,所以早點訂比較好。璁瓏的機票也要買嗎?」最後一句話,封平瀾轉頭看向奎薩爾。
     「如果想要安靜的到達日本的話,還是不要買璁瓏的比較好。」
     「可班導叫我們不要使用妖力了……」理解奎薩爾的意思,但封平瀾也沒忘殷肅霜的警告。
     「……買吧。」奎薩爾思考一下,打算效用瑟諾的方法,「大不了直接打暈他。」
     「哦……」封平瀾低頭開始訂購機票,接著露出大事不妙的神情,「哎呀!壞了!」
     「怎麽了?」
     「雖然有空位,但是已經沒有七人座位了,全都是分散的空位。」
     「頭等艙呢?」
     「要買前頭的?」
     「最好是能盡量避開許多人類的視線。」奎薩爾解釋著,「如果分開的話,不曉得他們會惹出什麼禍。說不定在飛機裡也有滅魔師,要是被發現的話在飛機裡可是逃不掉。」
     「好。」聽了奎薩爾的提議,封平瀾立刻調查頭等艙的座位,「頭等艙有空位,那我買咯?」
     見到奎薩爾點頭後,封平瀾便通網購買了七張機票,買好了機票後,封平瀾就直接趴在床上和奎薩爾與希茉說話。
     「好在銀行卡裡有好幾億的金錢,不然我們很難去日本。」封平瀾的身體大字型的躺在床上,雙腳踝還調皮的左右晃動著,「今天去見了伊凡和伊格爾,還有宗蜮之後,明天我們就去日本見海棠吧!」
     「幾點班機?」
     「早上十點。」封平瀾想了一想,「今天先去找伊凡和伊格爾,之後再去找宗蜮,然後我們在那裡附近找一家酒店休息一晚,明天早上早點起床去機場,十點就可以上機了。到了日本見到海棠和曇華後,我們就可以早點回幽界了。」
     「你急著回幽界嗎?」
     「恩?還好吧。」封平瀾抓了抓臉,「因為總不能讓雪勘皇子一個人留守著皇宮那麼久,要是發生什麼事的話該怎麼辦?」
     「君主的實力非常強大,讓君主獨自一人守著皇宮好幾個星期也沒問題。」奎薩爾伸手捏了捏封平瀾的臉,問封平瀾一句不相干的話,「那你現在還有事要做嗎?」
     「欸?」封平瀾愣了一下,眼珠四處轉動張望著,最後才定眼看著奎薩爾,「沒了。」
     「那就去洗澡了。」奎薩爾鬆開封平瀾的臉,一把將封平瀾打橫抱起,雙腳大步的走進浴室裡,封平瀾不滿的大喊起來,「我說過我可以自己走啦!!!」
     見到奎薩爾直接把他扛進浴室裡,封平瀾馬上掙扎起來,當然完全被奎薩爾給無視的直接帶進浴室裡。
     「等等!我可以自己洗澡!奎薩爾你別脫我衣服啦!住手啊!!!」
     「你給我出去啊!別再脫我的衣服了!我喊非禮了哦!真的喊喔!!!」
     「非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清白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的清白早已經沒了。」
     「別提醒我!話說,為什麼你脫我的衣服的手腳那麼順手啊!!!」
     「也不想想這半年多以來是誰一手照顧你的。」
     這時,希茉聽見浴室裡傳出陣陣水聲,而且還是那種類似海浪劇烈撲打作響的水聲。
     「算我求你了奎薩爾!我可以自己洗澡!你出去啊!」
     「就你一個身高還不到我腰部高度的小不點,不怕被淹死嗎?」
     「我之前也有自己洗澡過呀!就算我模樣是個小孩,好歹我也是一個靈魂已有十七歲懂事的青少年了吧!?別亂摸我的身體!!!」
     「十七歲在我眼中,還是一個喝奶著的嬰兒。」
     「……難道奎薩爾十七歲的時候還在喝奶嗎?」封平瀾脫口而出的直問奎薩爾,下秒慘叫聲馬上傳了出來,直接哀爹叫娘的不斷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說錯話了,對不起!雅美蝶啊啊啊啊啊啊啊——————爸!!!!!」
     聽著浴室裡不斷傳出陣陣水聲響和封平瀾崩潰的慘叫聲,希茉趴在床上不斷顫抖,死忍著快爆發出來的笑意。
     經過一場十五分鐘的水戰折騰,封平瀾靈魂出竅又渾身虛脫的被奎薩爾從浴室裡扛了出來,然後被奎薩爾扔在床上放置處理。
     「希茉,輪到妳去洗了。」
     「你不洗嗎?」
     「和他一起順便洗了。」奎薩爾居然一臉淡然無味的模樣指著封平瀾,似乎不覺得自己和一個小孩子一起洗澡有什麼不對。
     「別說啊啊啊啊——————」封平瀾炸毛的一把抓起枕頭,用力的朝奎薩爾的臉上砸去,接著自己把腦袋鑽進另一個枕頭底下,像隻鴕鳥窩著,「我還沒恢復記憶的時候,不見得你有一起和我洗澡過!!!」
     「……你是在暗示我什麼?」奎薩爾眼明手快的接住飛襲過來的枕頭,繼續和封平瀾唱反調。
     「別說了!」封平瀾抓著埋在頭上的枕頭,不斷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崩潰大喊,「一百年前那個冷酷對我沒興趣的奎薩爾跑去哪了?!!我好想念那個奎薩爾啊啊啊啊啊啊啊————————」
     「……」見到封平瀾崩潰的模樣,奎薩爾也只好聳聳肩了。
     希茉哭笑不得的走進浴室裡,開始簡單的梳洗一下。
     「叩叩」
     聽見房門突然被敲響了,奎薩爾便去開門,來者是冬犽和百嘹。
     「早。」百嘹一臉玩世不恭的模樣向奎薩爾道早,「剛剛怎麼回事?平瀾的慘叫聲在隔壁都能聽見。」
     「幫他洗個澡而已。」奎薩爾非常平靜又淡定的說道,「我幫他洗澡,結果他好像把我當做色狼一樣不斷亂叫。」
     奎薩爾的話才剛說完,房內馬上響起封平瀾的哀嚎聲,「我的清白啊啊啊啊啊啊啊————————」
     「平瀾,你怎麼了?」進入房內的冬犽看著把自己的腦袋悶在枕頭下的封平瀾。
     「冬犽……(ㄒAㄒ) 」封平瀾從枕頭裡露出欲哭無淚的悲臉,「我失身了……(T▽T)」
     「平瀾,奎薩爾就只是幫你洗個澡而已。我也幫你洗過呀~用不著那麼誇張吧?」見到封平瀾的模樣,冬犽哭笑不得的搖搖頭。
     「我的身體都被他摸了一遍……(T▽T)」
     「我也摸過呀。」冬犽伸手拍拍封平瀾的腦袋。
     「他連我的……」封平瀾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奎薩爾伸手捂著嘴巴,不讓封平瀾繼續說,澄清著自己的罪名,「那是意外。那是你自己掙扎而引發的意外。」
     「我好像聽見什麼不得了的話題。」百嘹露出詭異的笑顏,金色眼眸不斷來回看著奎薩爾和封平瀾。
     「今天見完另外兩個人類後,明天就出發去日本了。」奎薩爾馬上轉移話題。
     「欸?那麼快?」冬犽詫異了一下,「幾點出發?」
     「我訂了十點的機票,九點多我們就要去機場了。」封平瀾伸手把捂著自己嘴巴的大手拉了下來,回答冬犽的問題,「我訂了七人機票。」
     「你什麼時候訂好機票的?」
     「我用平板電腦通網訂的。」封平瀾指著床上的平板電腦,「這樣我們要去日本的時候,就不用匆匆忙忙的訂機票。我訂了頭等艙的機票哦。」
     「七人?不怕璁瓏嘔出來嗎?」
     「奎薩爾說,直接打昏他。」封平瀾指著奎薩爾說。
     「我聽見了!!!」外頭突然響起璁瓏的怒吼聲,接著璁瓏衝進房內來到封平瀾面前,雙手叉腰的朝封平瀾怒吼著,「是你提議的嗎?!」
     「這與我無關哦。」封平瀾一臉無辜的鼓著臉,「是奎薩爾自己決定的。因為班導不允許我們在使用妖力,以免再吸引滅魔師的注意力。」
     璁瓏轉頭看向奎薩爾,見到奎薩爾只是直直的盯著自己看卻沒說什麼,就曉得這確實是奎薩爾的注意,璁瓏便苦著一張臉沒多少什麼。
     「剛剛你那慘叫聲是怎麼回事?」墨里斯隨後也進入房內,劈頭直問封平瀾。
     「嗚……(QAQ)」被墨里斯這麼一問,封平瀾的眼眶上立刻掛著兩滴淚珠,一臉非常委屈的模樣。
     「平瀾被奎薩爾吃……噗咳!!!」百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身邊一臉淡定到不以為然的奎薩爾一個肘擊直直擊中腹部,痛得立馬捂著腹部閉上嘴巴不多說什麼。
     「你說什麼?」沒聽清楚百嘹說的話,墨里斯疑惑的問。
     「沒什麼,你們都準備好了吧?等希茉出來之後,我們就要退房了。」冬犽看了看已經集合的同伴,然後開始幫封平瀾將平板電腦收進背包裡,「平瀾,手機呢?」
     「啊!在抽屜裡!」封平瀾爬到床邊的櫃子上拉出抽屜,從抽屜裡拿出手機出來。
     「收好哦。」
     「好~」
     封平瀾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希茉就從浴室裡走了出來,全員到齊後收拾好東西便退出房間。
     冬犽拿著鑰匙交還給站在櫃檯前的服務員,之後和奎薩爾他們一起走出酒店。
     「先去買早餐吧!」封平瀾提議著,眾妖魔沒反對的一起到達附近的迷你市場買他們能吃的食物。
     「希茉,妳昨天買的酒還有剩嗎?」封平瀾問希茉。
     「嗯!還剩不少,大概可以耐到明天上飛機。」希茉提起手上裝著酒的袋子,「今天一整天都沒問題。」
     「那明天去機場的時候再去買酒到日本喝吧。」封平瀾打算著明天的行程,「如果有時間的話就買酒上飛機,來不及的話就去日本買吧。」
     「好。」
     「平瀾,你今天也是吃蘋果嗎?」冬犽一手拿著紅蘋果,一手拿著橘子,問著封平瀾,「還是你要吃橘子?」
     「橘子要剝皮,會很麻煩吧?」封平瀾抬頭看了看冬犽手上的橘子,「如果剝皮不好的話,可會把橘子裡的水分給擠壓出來,到時雙手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就蘋果吧!比較方便。」
     「好。奎薩爾,我順便幫你拿櫻桃咯。」冬犽挑選了幾粒顏色鮮艷的紅蘋果出來,然後繞到另一邊拿了兩盒櫻桃,便自己走去買冰淇淋了。
     購物結束後,眾妖魔坐在迷你市場外面的桌子上,一邊聊天,一邊開始進食。
     「終絃說要坐高鐵,那要坐哪裡的高鐵?」
     「我看看。」封平瀾一邊啃著蘋果,一邊拿出平板電腦開始搜索伊凡和伊格爾的家,「路有點遠,要坐計程車過去。」
     「……」聽見封平瀾的話,璁瓏猛地停下喝著牛奶的動作僵住身體,一臉無語問蒼天的模樣眼神已死的盯著天空。
     「坐高鐵要一小時。」
     聽到百嘹故意的提醒,璁瓏身邊突然變得非常黑暗,顯得璁瓏彷彿面臨了世界末日似的。
     「反正明天坐飛機都要打昏他,不如現在就實踐行動。」墨里斯興致勃勃的開始握拳,企圖要打昏璁瓏。
     璁瓏雖然很想開罵,但是一想到因為自己的原因會還其他人遭到滅魔師盯上的危險,只好閉嘴不多說什麼。
     見到璁瓏沒反應,封平瀾繼續啃著蘋果,提醒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打昏璁瓏的墨里斯,「坐計程車的話就不必了,等要坐高鐵的時候才打昏吧。」
     「哦。」
     眾妖魔一邊吃早餐,一邊聊天打發時間,吃完早餐後就出發去伊凡和伊格爾的家。
     眾妖魔在路邊攔截了計程車,把高鐵站的地址告訴司機,讓司機載他們去高鐵站。
     也許因為路上有些塞車關係,所以計程車駕駛的也不是很快,璁瓏也沒怎麼會暈車,平安的度過難得的難關。
     「叮鈴鈴~叮鈴鈴~」
     突然間,封平瀾的口袋裡猛地響起一聲清脆的鈴聲。
     「啊!手機響了!」封平瀾連忙把手機拿出來,看著手機熒幕上顯示的名字,讓封平瀾愣愕了許久。
     「瀾?」見到封平瀾一直遲遲不接手機,奎薩爾疑惑的低頭看著封平瀾,「怎麼了?是誰打來的?」
     「……」封平瀾愣著表情,把手機遞給奎薩爾看。
     奎薩爾低頭一看,看見手機熒幕上顯示這某個熟人的名字,伊凡。
     「不接嗎?」奎薩爾問封平瀾,「你也很想和他說話吧?」
     「但……我…不知該說什麼……」封平瀾不知所措的看著奎薩爾。
     奎薩爾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拿過封平瀾手上的手機按下通話鍵,替封平瀾接聽。
     『喂?是誰拿著手機?』
     「是我。」奎薩爾淡淡的回話。
     『欸!!!為什麼是你拿著手機啊?!班導明明告訴我是平瀾拿著手機的啊!!!』
     手機另一邊猛地大喊了起來,耳朵遭到高分貝的大喊聲給重創到,奎薩爾趕緊把手機遠離耳邊,避免了耳朵繼續遭到摧殘。
     直到手機另一邊安靜下來後,奎薩爾才緩緩的說道,「手機確實是他拿著沒錯,只是讓他接聽之前,我要先問你一個問題。」
     『我和你有什麼好說的?』
     「你從殷肅霜哪裡知道了什麼?」
     『什麼從班導哪裡得知了什麼?別廢話!快叫平瀾接電話!!!』
     奎薩爾看了看認真駕駛著車子的司機一眼,便轉換了另一種語言和伊凡對話,「你知道封平瀾他現在是什麼嗎?」
     和奎薩爾同坐計程車的封平瀾和璁瓏以及冬犽同時猛地瞪大了雙眼,驚愕的看著奎薩爾。
     奎薩爾剛剛說的語言……是妖魔的語言?
     封平瀾眨著異色瞳,雖然奎薩爾有教他一些妖魔的語言,但還不算很精通,大致可以聽得懂奎薩爾說的話。
     『……幹嘛突然說妖魔語言了?』
     「我這裡有個外人的人類在,不曉得他和召喚師或是滅魔師有什麼關係。」奎薩爾仍是說著妖魔語,「要是和你說了有關封平瀾的身份給他聽見的話,我們說不定會有麻煩。」
     『……我知道平瀾是虛魔之子。』伊凡也轉換了妖魔語言,和奎薩爾對話著,『那又怎麼樣?』
     奎薩爾有點驚訝的揚起眉頭,「我還以為你會接受不了,但沒想到你會自己自動打電話來找他。」
     奎薩爾低頭看著也在抬頭盯著他看的封平瀾,騰出一隻手摸了摸封平瀾的腦袋。
     『只要他還是我所認識的平瀾,管他是人類還是妖魔或是虛魔之子,他就是我所認識的那個朋友!』伊凡冷哼一聲的說道,『快叫平瀾聽電話!!!』
     奎薩爾盯了手機一會,便把手機放到封平瀾的耳邊,讓封平瀾聽電話。
     「欸?!!」封平瀾驚慌失措的拿著手機,不知所措的瞪著奎薩爾,張口結舌的結巴著,「呃……唔……啊……」
     『平瀾?』
     「伊…伊凡……」
     『臭小子!你就是那麼不想接我電話是嗎?!』
     「不是啦!我…我沒做好心理準備啦!」封平瀾驚慌的回話。
     『我又不是女的,接我電話需要做什麼心理準備啊?有像那個快臨產的孕婦一樣深呼吸嗎?』
     「並沒有。」封平瀾眼神已死的反駁伊凡的話,「我又不能懷孕。」
     「咳咳咳!!!」車裡的某兩個個妖魔和某個人類同時咳嗽起來。
     『喔?那有尿失禁嗎?』
     「雖然我現在是個四歲的小孩子,但我很確定我的括約肌比你的更加有控制力。」
     「噗——————」車裡突然響起噴口水的聲音。
     奎薩爾一手捂著臉,伸手奪過封平瀾手上的手機,用妖魔語言警告伊凡,「我再說一次,這裡有個外人人類,注意你們說話的措辭!」
     『……哦。』似乎能感受到奎薩爾的怒氣,伊凡靜了幾秒才回話。
     奎薩爾把手機還給封平瀾,然後扭了扭封平瀾的鼻子當做警告,示意他說話小心些。
     「對不起……」封平瀾乖乖的向奎薩爾道歉。
     『好了!說重點話了。』收起彼此唱反調的心情,伊凡認真的和封平瀾對話,『你什麼時候來我這?』
     「現在去了。」封平瀾靠著奎薩爾的身體,和伊凡聊天,「我們昨天見了班長和麗綰,然後再附近的酒店了住了一晚。現在正坐著計程車去高鐵站,買了票之後大概一小時三十分鐘左右就會到你那裡。」
     『一小時三十分鐘嗎?好吧!那我去高鐵站接你們吧!』伊凡頓了一下,『你那之後還有什麼打算嗎?』
     「見了你和伊格爾後,我就去見宗蜮。」封平瀾舉起空閒的手,用手指數了數行程,「見了宗蜮之後,我大概會在宗蜮的家鄉附近找了一間酒店住一晚。然後明天九點到機場,十點上飛機去日本見海棠和曇華。」
     『最後呢?最後你要和他們回去幽界?』
     「嗯!我想,我除了能跟著奎薩爾他們之外,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封平瀾抓著奎薩爾的一隻手,玩著奎薩爾那骨節分明又細長的手指,「大家都已經走了,而你們也回到家族裡,加上我現在的身份根本不能和你們一起生活啊。」
     聽見封平瀾的話,伊凡立刻明白封平瀾所說的含義。
     身為召喚師的人類都已經過世了,然而身為契妖的他們各自回到召喚師的家族裡等待新一任的主子,所以很難再次相聚了。
     『也對。就算是身為契妖的我們,也很難再次相見了。』伊凡用力的呼氣,似乎想把心中的悶氣給呼出來,『我從班導那裡聽說了,你們之前在幽界還真是發生不得了的大事呢。』
     「呵呵呵~就是啊。」封平瀾苦笑的搖搖頭,「雖然引火點出於在我……」
     『又不是你的錯。要怪就怪那個羽蛇神吧?居然讓你轉世為虛魔之子!祂是瘋了嗎?!』
     「天曉得。」封平瀾聳聳肩,「不過,我還挺喜歡現在的樣子呢。」
     『……算了算了。反正,你只要好好活著就行了。』伊凡無力的說道,『最近滅魔師一直在找著你和那個戰鬼,你們那裡附近會比較不安全。你們趕快來這裡吧!在我這裡沒有滅魔師過來巡邏,安全得很。』
     「好!我們正在去了。」
     『一小時三十分,我會去高鐵站接你們。』
     「好,不見不散!」
     『平瀾。』在要掛斷手機時,伊凡猛地出聲打住封平瀾,『歡迎回來。』
     聽見伊凡的話,封平瀾驚愕的瞪大眼睛,接著很開心的露出笑容,「嗯!我回來了。」
     掛斷了電話,封平瀾非常開心的盯著手機傻笑著,顯得心情非常好,「嘻嘻~」
     見到封平瀾不斷在傻笑,奎薩爾無奈的伸出手揉了揉封平瀾的腦袋,嘴角却微微上揚著。
     「奎薩爾,我好期待見到伊凡哦!」
     「嗯。」
TBC


文章標籤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

各位大大!!!*٩(๑´∀`๑)ง*
好消息~( ͡° ͜ʖ ͡°)✧
今天我終於實踐出我這一年長續寫文的有史以來第一次的……停、更、文!!! o(*≧▽≦)ツ 
大大們沒看錯!是停、更、文停、更、文!!!ヾ(≧∪≦*)ノ〃
因為今天我臨時有兼職要做(晚上),加上我的文也還沒寫完,所以下個星期才更文~~~~~( ̄y▽ ̄)~*
下個星期可是沒有雙更喲~(  ̄▽ ̄)σ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