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會議室裡,會議室長桌前幾乎坐滿了人,四周瀰漫著死寂又悲傷的氣氛。
     為了尋找事情真相,從幽界來到人界的妖魔們,聽見殷肅霜等人所說的事情真相後,只差沒崩潰了。
     希茉聽到封平瀾的身體被毒素侵蝕就幾乎崩潰了,冬犽一聽見封平瀾腎臟腐爛的時候就崩潰的趴在桌上哭了。
     百嘹、璁瓏和墨里斯則是瞪大眼睛,眼淚像沒關緊的水龍頭一樣,直直劃過臉頰。
     妖魔君主則是很心疼又很愧疚的默默無聲流出淚,想回報的恩情卻無法報恩。
     奎薩爾……卻從頭到尾面無表情,對於殷肅霜他們說出封平瀾的一切卻無動於衷,沒有任何神色改變,靜靜聽殷肅霜他們說完話。
     「你們胡說。」冬犽難以接受的否認。
     「信不信都由你們。」海棠冷漠回話,「我們也不指望你們會相信。」
     「夠荒唐的。」百嘹淚流滿面的勾起嘲諷的笑容,看起來非常狠厲的憤怒,像是說這是天大的笑話,「封平瀾到最後死了還是和封靖嵐有聯繫,這還不表示他和滅魔師有關嗎?」
     「是啊~兩兄弟的親情真讓我好感動啊~」伊凡也勾起嘲諷的笑容,可目光卻非常兇狠的瞪著百嘹,「平瀾在最後死的一刻,身為滅魔師的哥哥一直陪伴在他身邊。至於曾經和平瀾訂約的六妖魔其中五個,尤其全都是雄性的,辜負和利用了平瀾的好意和人生來完成自己的野望。平瀾還甚至成為那五個其中一個的食物,毫無利用價值就扔掉,放任平瀾被毒死的那五個雄性妖魔,卻與自己的主子過著童話故事般的幸福美滿的生活。那個滅魔師比那群忘恩負義的妖魔好的太多了~希茉除外。」
     「媽的!你說什麼!給我重複一次!」墨里斯火大的拍桌,朝伊凡吼去。
     「難道我有說錯嗎?」伊凡毫不畏懼的狠瞪墨里斯,「一群自私自利的皇族妖魔的走狗!」
     「百嘹!墨里斯!住手!」
     妖魔君主來不及阻止,被激怒的百嘹和墨里斯立刻發動攻擊,帶刺的鞭子和赤色火焰猛然朝伊凡襲去。
     伊凡快速彎下身子,起身後老神在在的倚著椅子,只是他雙手突然捧著兩個盆栽,企圖讓百嘹和墨里斯的攻擊擊中。
     「糟!」
     百嘹和墨里斯看見眼熟的盆栽,心臟像是被一把刀插到一樣劇痛,想要趕緊收回攻擊卻已經來不及了。
     眼看盆栽就快被毀掉了,突然間,伊凡眼前的會議桌上隆起了黑影,像鞭子一樣的黑影把百嘹的鞭子打歪,之後變成海浪一樣將墨里斯的火焰給吞噬掉,之後消失在桌上。
     百嘹和墨里斯粗聲喘氣,他們的一隻手死死抓住自己的心臟,平復心臟的劇痛,一臉茫然若失又慶幸的模樣盯著伊凡雙手捧著的盆栽。
     「嘖!真可惜。」伊凡把金色鬱金香和雜草般的貓草放在桌上,一臉可惜的瞪著奎薩爾,「差點就可以讓他們親手毀掉這些盆栽,影子能力真討厭。」
     「謝了,奎薩爾。」百嘹非常感謝奎薩爾及時阻止攻擊。
     「謝了。」墨里斯也感激的道謝。
     見伊凡拿出來盆栽,柳浥晨、蘇麗綰、海棠、曇華也從桌底下拿出盆栽,放到桌上。
     曇華將山茶的盆栽遞給希茉,希茉激動的接過山茶,珍惜的抱在懷裡,眼淚全滴在花瓣上了,之後看見山茶的葉子上掛著和她髮色一樣桃紅色的瓶子。
     「那個瓶子,是平瀾少爺留給妳最後的話……」曇華輕聲對希茉說。
     希茉瞪大眼睛,將山茶輕輕放在桌上,小心的撥開掛在葉子上的繩子,拿起瓶子後就看見綁在繩子上的小小卡片寫著她的名字,然後拔掉木塞拿出裡面的紙條,打開紙條看,結果希茉的眼淚又潰堤出來。
     『喜歡可愛又害羞的希茉~謝謝妳一直相信我(。’▽’。)♡還有對不起,到最後因為我的關係傷害了你(os:我不是叫妳別來找我嗎?妳別哭太久啊!我會心疼的(╥╯^╰╥)』
     「嗚嗚……平瀾……嗚哇啊啊啊————————」看完封平瀾的紙條,希茉趴在桌上嚎啕大哭。
     曇華伸手撫摸希茉的頭髮,安慰她。
     「你們也有。」柳浥晨冷漠的對百嘹他們說,「瓶子裡的信,是平瀾給你們最後的話。」
     聽了柳浥晨的話,五妖魔盯著桌上掛著瓶子的盆栽一會,站起身去把自己的盆栽捧過來坐回原位。
     伊凡看見百嘹和墨里斯走了過來,他想要惡作劇的作弄他們,在他還沒動手時被伊格爾抓住,阻止伊凡的動作。
     伊凡不甘心的瞪著伊格爾,伊格爾皺眉的瞪回伊凡,警告他不要太過分。
     伊凡鬧脾氣的雙手抱胸,撇過頭不視伊格爾,眼睜睜看著百嘹和墨里斯把盆栽抱走。
     奎薩爾操控影子,把海棠拿出來的櫻桃盆栽給捲入影子裡,影子移動到奎薩爾眼前,將結滿櫻桃的盆栽浮出來亮現在奎薩爾眼前。
     他們拿下瓶子,拔掉木塞取出裡面的紙條,打開來看。
     「平…瀾……」從銀的瓶子裡拿出紙條,看完後冬犽的眼淚又潰堤了,「不是……不是你的錯……是我們的錯……」
     『喜歡清潔又認真的冬犽~謝謝你一直以來關心我照顧我(´,,•ω•,,)♡還有對不起,到最後因為我的關係傷害了你』
     「那傢伙……」拿著紅色瓶子的墨里斯咬牙切齒的看著紙條,眼淚像是沒關緊的水龍頭一樣狂流,「為什麼還要道歉啊……」
     『喜歡英勇又愛貓的墨里斯~謝謝你一直幫助我這個沒用的人類ヽ(•ω•ゞ)還有對不起,到最後因為我的關係傷害了你』
     「那白癡…誰任性啊……那個括弧是多餘的!!!」拿著藍色瓶子的璁瓏狀態差不多和墨里斯一樣,狂流眼淚又咬牙切齒瞪著紙條,「是你在陪著我才對吧……」
     『喜歡傲嬌(加五級)又任性的璁瓏~謝謝你時不時陪我玩遊戲O(≧▽≦)O還有對不起,到最後因為我的關係傷害了你』
     「明明受傷害的是你……」百嘹一邊玩著金色瓶子,一邊強顏歡笑的看著紙條,「為什麼到最後不恨我們啊……」
     『喜歡帥氣又迷人的百嘹~謝謝你口是心非的關懷(´▽`ʃ♡ƪ)"還有對不起,到最後因為我的關係傷害了你』
     奎薩爾面無表情的從紫色瓶子裡拿出紙條,將紫色瓶子放在桌上看著封平瀾寫的紙條,沒說什麼也沒有什麼表情,就這麼靜靜的看著。
     『最喜歡溫柔又強大的奎薩爾,謝謝你一直隱藏在我的影子裡守護著我,在我遇到危險時現身拯救我,雖然一直以來給你添了許多麻煩,但是真的很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對不起,因為我,讓你受傷了
     在所有的紙條之中,唯有奎薩爾的紙條上沒有可愛的顏文字,只有他平常看見的非常整齊又秀麗的字跡。
     也許封平瀾在身體不適的狀態,死硬撐著不適的身體寫下這紙條,所以這紙條的字跡寫得有些歪歪斜斜的。
     看完這紙條,奎薩爾僅只是瞪大眼睛,沒有什麼表情顯露情緒,他從紙條上聞到一絲淡淡讓他血液沸騰的血味,將紙條湊近鼻子一聞,讓他的心臟狠狠刺痛一陣。
     奎薩爾聞到紙條上混有毒的氣味的血味,同時看見紙條的角落有一塊黑色的硬塊色跡,是封平瀾的血,奎薩爾感覺到自己快發瘋了,心臟也有種快被撕裂的感覺。
     唯有妖魔君主知道,從一開始聽著殷肅霜他們的解釋,妖魔君主透過訂約之印知曉奎薩爾的心從頭到尾一陣劇痛,而且還是那種撕心裂肺的悔恨交加的劇痛,不只是奎薩爾,百嘹他們也一樣。
     突然間,奎薩爾突然站了起來,離開了座位,走到關閉的玻璃窗戶前。
     「奎薩爾?」妖魔君主疑惑的呼喚他。
     「非常抱歉,君主。」奎薩爾背對著妖魔君主道歉,聲音隱約一絲顫抖,「屬下想獨自靜一靜……」說完,立刻影遁離開了會議室。
     會議室一片寂靜,沒人開口說話,只有抽泣聲。
     「如果你們有哪裡想去的地方,現在就去吧。」妖魔君主對著他的五個屬下說,「收拾好心情後在打算……」
     聽見妖魔君主的話,希茉最先起身,之後離開會議室。
     「希茉,要我陪妳嗎?」曇華很不放心的叫住希茉。
     希茉停下腳步,背對著曇華搖了搖頭,用袖子擦掉眼淚,「我想一人靜一靜。」之後走出會議室。
     之後,冬犽、百嘹、墨里斯和璁瓏也接續的離開會議室,去了他們想去的地方。
     「他們就這麼放你一人在這,沒關係嗎?」殷肅霜皺眉問。
     「沒關係,只要在我眼前的你們不是滅魔師的話。」妖魔君主聳了聳肩,看見奎薩爾他們都把裝著紙條的瓶子都留在桌上,之後盯著在桌上的骨灰瓶,「吶,我有個請求,可以成全我嗎?」
☆*☆*☆*☆*☆*☆*☆*☆*☆*☆*☆*☆*☆*☆*☆*☆*☆*☆*☆*☆*☆*☆*☆*☆
     六妖魔分散在學校各處,到他們曾經和封平瀾常常待的地方。
     他們坐著回憶過往和封平瀾的互動,每回憶一段記憶心情就會緩和些,可是一想起封平瀾已經不在了,他們的心又劇痛起來,讓他們快喘不過氣。
     之後想起在會議室,殷肅霜他們解釋一切誤會的真相。
     在會議室的時候……
     『在封平瀾推測到妖魔君主被滅魔師抓在哪裡之前,封平瀾完全也不知道封靖嵐是滅魔師。』殷肅霜面無表情看著奎薩爾他們,『在封平瀾被封靖嵐叫出來,見到封靖嵐的時候,封靖嵐老老實實和封平瀾說他是滅魔師,同時也是封印你們六個和抓住妖魔君主的那個滅魔師。』
     『封平瀾那時候很錯愕,那時候他想逃走去找你們,要你們趕快逃,可是卻被封靖嵐抓住了。』歌蜜接著說,『於是,封靖嵐就利用封平瀾,操控了封平瀾的意識回到了洋樓,在你們的飲料裡下藥封印你們的妖力。』
     『雖然說是被封靖嵐操控了意識,但也只是一半的意識。但是封平瀾在被封靖嵐操控陷害你們的時候,封平瀾另一半的意識還很清醒,從頭到尾看見被操控的他傷害了你們。』柳浥晨冷冷的接著說,『他也企圖想要掙脫操控,可都是徒勞,就這麼悲傷的看著你們帶著憎恨離開洋樓。』
     聽到這,奎薩爾瞬間想到在被下藥的時候,在樓梯上盯著他看的封平瀾,面無表情的面孔有一絲掙扎的模樣,眼角還流出眼淚了。
     聽到柳浥晨的話,奎薩爾似乎能知道,被操控的封平瀾一定是在潛意識裡不斷對他們大喊叫他們快逃,或者……殺了他。
     奎薩爾死死咬緊牙關,非常痛恨自己的愚蠢,如果那時候不被憎恨蒙蔽視線,仔細感覺封平瀾的身體狀況後發現被操控的痕跡的話,說不定不會發生這種事。
     想到這裡,奎薩爾非常懊悔的更加用力咬緊牙關,力道大得差點把自己的牙關給咬裂了。
     奎薩爾有很多疑問,卻不知該怎麼問,但是心中的其中一個疑問被百嘹問出來了。
     『那麼解除契約是怎麼回事?如果要解除契約,必須需要契約者和契妖共同的意識才能解除契約。』百嘹還是很不明白的問,『如果強制解除契約,契約者會受到強制解約的反噬,精神會受到傷害,可封平瀾卻忽視我們的意識強制解除了契約,出現在我們面前還精神龍虎。』
     『那不是解除契約。』結果回話的是瑟諾的慵懶回話,『那是破壞契約。』
     『破壞……契約?』冬犽愣住。
     『是滅魔師擅長的能力之一。』殷肅霜解釋,『滅魔師不只是會獵捕在人界的不從者的妖魔而已,也會獵捕皇族妖魔的契妖。你們十二年前,不是也有被滅魔師破壞了契約,和你們的君主強迫分離而被封印了嗎?』
     『不。』妖魔君主突然開口否定,『十二年前,滅魔師要殲滅我們的時候,我為了要保護他們六個,出面與封靖嵐談條件,之後我自己強制解除契約,被滅魔師帶走。當然,我受到了反噬。』
     『……封靖嵐有和我們說過,他只用封平瀾有著滅魔師體質的一絲力量,強行破壞了你們之間的契約。』殷肅霜歎口氣,『因為不是契約者之間的強制解約,而是滅魔師的強行破壞契約,所以封平瀾才沒受到反噬。』
     聽了殷肅霜的話,六妖魔們腦裡還有一堆疑惑,但是不知該怎麼問。
     『我和海棠少爺那時早晨不在,回到洋樓之後就看見平瀾少爺很悲傷的趴在樓梯上悽厲哭喊,嘴裡不斷說著“對不起”。』曇華把話扯回來,接續說下去。
     明明不是他的錯,卻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自責。
     『平瀾向我們解釋一切後,包括他只是讓你們存活在人界的道具,知道你們會趁還能在人界活動的時間趕緊把妖魔君主從滅魔師據點救出來,平瀾就非常著急又擔心的要去幫助你們。』蘇麗綰說出封平瀾非常著急的要去救被滅魔師困住的他們。
     『我們到達滅魔師據點,發現被設下結界。』伊格爾面無表情接話,『妖魔無法破壞,只有人類能破壞。』
     『封平瀾拜託我找出結界的破口點,他要去破壞結界,讓你們逃出來。』宗蜮陰森森的盯著妖魔君主和六妖魔,『因為破口點有很多處,我們只好分散行動去破壞破口點。』
     『之後的,你們都知道了吧。』伊凡冷眼看著他們,『平瀾本來好端端的去救你們,結果卻要死不死的活著回來。』
     聽見伊凡的話,六妖魔懊悔的低下頭,痛恨自己的愚蠢。
     想起那時候百嘹和璁瓏對著負受著傷的封平瀾說的狠話,他們兩個恨不得要把自己的聲帶給拔了出來。
     『因為封平瀾無處可去了,所以我們透過學校理事長的同意,先把他安置在學校的保健室裡。趕緊治療封平瀾的傷勢,結果封平瀾發瘋似的像是變喪尸一樣不斷自殘,甚至掐了自己的脖子想要自殺。』
     聽了殷肅霜的話,妖魔君主與六妖魔瞪大眼睛錯愕的瞪著殷肅霜,完全震撼了。
     『這是怎麼回事?』妖魔君主皺眉的問 。
     『封平瀾為了救他,捨身替他擋下抹上【弒魔毒】的劍而中了毒,因為毒素侵蝕封平瀾的身體,讓封平瀾覺得有成千上萬隻蠕蟲在啃咬著他的身軀和骨頭。』瑟諾指著奎薩爾,進一步解釋,『因為毒素侵蝕的痛苦,啃噬著封平瀾的意識,讓封平瀾的精神崩潰,導致精神錯亂,所以自殘。』
     『精神崩潰和錯亂,是【弒魔毒】的副作。』殷肅霜打開桌上泡著濃厚的中藥藥草味道的茶蓋,喝了一口滋潤喉嚨,『這就是為什麼中了【弒魔毒】的妖魔都活不過三天的原因。』
     希茉聽到封平瀾中了【弒魔毒】,忍不住趴在桌上哭了,曇華在一旁安慰她。
     『結果那一天的一夜,每當毒素的副作用發作,封平瀾像是變喪尸一樣開始自殘的時候,我們都沒睡的趕緊壓制他體內的毒。』海棠疲倦的倚在椅背上,『那一夜,封平瀾整整發作了有四十多次了……』
     海棠他們想起封平瀾突然發作自殘的時候,讓他們不知哭了多少次,因為眼睜睜看著封平瀾很痛苦的模樣卻什麼都辦不到,讓他們不知所措又很難過。
     『第二天,封靖嵐來找平瀾,他讓平瀾吃下可以治愈副作用的藥,可是【弒魔毒】還沒全解。』伊凡深歎一口氣,『雖然那之後平瀾不再精神崩潰或是錯亂了,但是他的身體一日比一日虛弱,從他中毒到他死亡的那一刻,他就只吃過一次粥。之後他吃什麼就會連體內的毒素和血一起吐了出來,把床吐到都是那股臭味。隔日,他就完全癱在床上無法自由活動了。』
     『在平瀾少爺中毒那一刻,我一直都守在平瀾少爺的身邊。平瀾少爺在中毒的第三天,因為毒素開始侵蝕了平瀾少爺的聲帶,已經無法開口說話了。』曇華接續說,『然而,平瀾少爺寫給我們的紙條,就是在他無法說話的時候寫下的。』
     六妖魔腦袋一片空白的盯著手中的紙條,能想象到封平瀾硬撐著虛弱的身體寫下這些信。
     『封靖嵐知道平瀾少爺無法說話後,便來到學校照顧平瀾少爺,順便替平瀾少爺探查你們在幽界戰爭的狀況,甚至叫他的朋友趕緊製作【弒魔毒】的解藥……但是始終不成功。』
     『在平瀾少爺中毒的第五天,平瀾少爺的眼睛被毒侵蝕了,處於半失明狀態。同時當天……平瀾少爺的腎臟腐爛了……』最後一句曇華不忍的說。
     聽見最後一句話,六妖魔和妖魔君主徹底驚愕,身體狠狠震了一頓。
     『腎臟腐爛是怎麼回事?!』墨里斯失控大拍桌子大吼。
     『因為毒素已經全污染了封平瀾的內臟,所以腎臟和內臟開始腐爛。』瑟諾平淡解釋。
     『【弒魔毒】是非常劇毒的毒,如果腎臟腐爛的話,也不可能到第五天才腐爛。』妖魔君主依然震驚的問。
     『這也要多虧了你們六妖魔了。』殷肅霜喝了一口茶,『封靖嵐說,封平瀾的腎臟之所以會拖到第五天腐爛,因為你們六個和封平瀾訂下的契約,把一部分殘餘的力量融入了封平瀾的體內,將毒素壓制了。之後可能因為你們和妖魔君主重訂契約,留在封平瀾體內的力量開始消盡,所以封平瀾的內臟才開始腐爛。』
     冬犽也忍不住的雙手捂臉哭泣,逐漸越哭越慘,趴在桌上崩潰的哭喊著。
     除了奎薩爾,五妖魔與妖魔君主已經淚流滿面了,完全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種狀況。
     『第六天……平瀾少爺則已經全失明了。』曇華繼續說,『即使如此,平瀾少爺依然非常膽心在幽界戰鬥的你們,封靖嵐知曉平瀾少爺一直擔心你們所以不斷匯報幽界戰鬥的情況,好讓平瀾少爺安心。』
     『平瀾雖然很害怕死亡,每次在我們沒注意他的時候偷偷的無聲哭泣,面對我們總是強顏歡笑……』蘇麗綰說話哽咽著,『但是他也很努力的抵抗毒素侵蝕,直到幽界戰鬥結束,知道你們平安無事後努力的活過一夜……也安心的離開了……』
     妖魔君主與百嘹他們像是被抽走的靈魂似的一片空白,完全無法表達現在的感想,任眼淚浸濕臉面。
     知曉封平瀾很努力又勇敢的與連神明都害怕的【弒魔毒】抗斗著,他們對封平瀾的意識感到尊敬,可聽見封平瀾知道他們平安無事後離去,讓他們想要喘不過氣。
     除了希茉,五妖魔想起在夢中與封平瀾的對話,讓他們恨不得把那時候的他們宰了。
     『有個問題,在我們把君主救出後,封靖嵐應該知道我們回到了洋樓。』奎薩爾第一次出聲說話,『為什麼他不趁我們衰弱的時候攻擊我們?』
     『是封平瀾的願望。』殷肅霜推了推眼睛,『封靖嵐看在封平瀾的面子上,才沒對你們出手。』
     『為什麼封靖嵐會聽封平瀾的話?』
     『誰知道,去問封靖嵐……』
     『封平瀾和封靖嵐到底是什麼關係?』奎薩爾繼續問。
     『兄弟關係,但是關係似乎非常不好。』
     奎薩爾視線冷漠的盯著海棠,要海棠說清楚。
     『封靖嵐來找封平瀾的時候,依照他們的對話,封平瀾好像在他很小的時候,就被封靖嵐和他父母拋棄在台灣,出國了。』海棠沒注意到奎薩爾的視線,淡淡述說著那時候封平瀾和封靖嵐的對話,『在封平瀾被扔在台灣之後一刻,他的父母似乎從來沒有關注封平瀾的生活,連一通電話都沒有。那傢伙……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
     奎薩爾想到封平瀾時不時寂寞的眼神,每次學校放長假的時候,封平瀾都是一臉羨慕的看著學生被自己父母接回家。
     『雖然平瀾雖然每次說話都很自戀又猥褻,但那些都是他掩飾真實自己的偽裝。』柳浥晨輕聲歎氣,『真正的他,是很孤單又寂寞的人。』
     為什麼不向他們索求?為什麼不向他們任性?為什麼不向他們表現更真實的自己?
     奎薩爾瞪大眼睛,在心裡不斷質問著封平瀾,腦袋一片混亂,心中的感覺像是一團打死結的線團,完全解不開。
     『平瀾因為知道自己得不到他想要的,所以不敢向任何人需求。』蘇麗綰像是聽見奎薩爾的心聲似的,輕聲述說出封平瀾一直隱蔽的想法,『因為越想得到的東西,心裡就會越是渴望著。到最後得不到,受傷的也是自己,所以還寧願一開始不要的好……』
     聽了蘇麗綰的話,點醒了奎薩爾從封平瀾身上一直感覺到的異樣感,想起封平瀾時不時透露的寂寞又羨慕的臉孔。
     因為他們只是暫定契約而已,等他們找到妖魔君主後必定會離開他,到最後他將會是孤獨一人。
     為了不要彼此受到傷害,為了不讓他們為難,所以封平瀾隱藏自己渴望的事物,好讓他們可以毫無顧忌的跟隨妖魔君主離開,只把傷害留給自己。
     奎薩爾瞬間知道,這才是真正的封平瀾,這就是封平瀾真實的面目!
     奎薩爾感覺到視線一片模糊,眼眶一陣酸楚熱燙,心臟狠狠刺痛著,好像有許多蠕蟲啃咬著他的心臟,讓他喘不過氣。
     『我們就只知道這些了。』殷肅霜看著受到重大打擊的妖魔君主和六妖魔,『剩下的,去問封靖嵐吧。 』
     在柳浥晨他們把封平瀾贈送給他們的盆栽拿出來,他們看見封平瀾留給他們的最後一句話,他們都後悔了……
     後悔沒選擇相信封平瀾,後悔惡言惡語的對封平瀾說話,後悔……也來不及了……
     奎薩爾難受的先逃離會議室,在學校胡亂漫步,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來到了他在這學校一直工作的地方,保健室。
     伸出手開了門,保健室猛襲撲來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但是氣味非常的淡,幾乎快消失的味道。
     奎薩爾步入保健室,僅有黑白灰三色的簡樸空間,奎薩爾從一張床上聞到比較重味的味道,奎薩爾上前坐在床上,摸了摸空蕩蕩的床。
     奎薩爾發呆了幾秒,便躺下身子睡在床上,感覺到那味道更重了,除了他的氣味和血味之外,還有一股腐臭的味道。
     『他吃什麼就會連體內的毒素和血一起吐了出來,把床吐到都是那股臭味。』
     想起伊凡的話,幻想著封平瀾非常痛苦的嘔吐,任何人無法替他分擔痛苦,奎薩爾心臟抽痛的不斷襲上他的一切感覺,他眷戀的仔細聞著床上的封平瀾的殘味。
     封平瀾……
     『封平瀾好像在他很小的時候,就被封靖嵐和他父母拋棄在台灣,出國了。』
     『在封平瀾被扔在台灣之後一刻,他的父母似乎從來沒有關注封平瀾的生活,連一通電話都沒有。那傢伙……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
     為什麼……
     『雖然平瀾雖然每次說話都很自戀又猥褻,但那些都是他掩飾真實自己的偽裝。』
     『真正的他,是很孤單又寂寞的人。』
     究竟為什麼……
     『因為越想得到的東西,心裡就會越是渴望著。到最後得不到,受傷的也是自己,所以還寧願一開始不要的好……』
     為什麼……你就不對你自己任性一些……
     積累起來的悔恨開始洶湧溢出,棕色的劉海後面有道晶瑩剔透的光痕劃過浸濕了枕頭,在枕頭上暈開了一大塊的水痕。
     一樣的……我們都是一樣的……封平瀾……
     我們都是……被親屬拋棄……一路走來的……
     可是我……似乎真的是比你幸福多了……
     封平瀾……我是不是該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如果我說了……你聽得見嗎?
     奎薩爾雙手緊緊環抱著自己身體,捲縮著身子,企圖把自己的身體都粘上封平瀾的殘味。
     五百多年來,被親屬拋棄的他,各種苦難都獨自忍吞度過一切,不管自己在受了多重的傷都不曾哭泣的他,卻第一次流淚哭泣,而且還是為了一個人類哭泣。
     在寂靜的保健室裡,就只有細聲的抽泣聲。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晴
  • 这篇好长啊(≧∇≦)b 但同时也虐的好狠啊(TдT) 看完的我以泪流满面(´°̥̥̥̥̥̥̥̥ω°̥̥̥̥̥̥̥̥`)突然有点同情奎薩爾他们了(。ŏ﹏ŏ)
    大大继续加油哦(≧▽≦) 我会一直支持到到最后的٩(♡ε♡ )۶
  • 就是因為太長,所以寫的時候有些頭疼呢~╮(╯﹏╰)╭

    yongrainbow 於 2016/06/11 16:25 回覆

  • 蠢純( ;∀;)
  • 嗚嗚嗚好讚( ;∀;)期待更新
    這篇好長www好棒(?)
    好虐嗚嗚嗚嗚嗚嗚心也跟著痛起來(´;ω;`)
  • 不哭不哭~(摸摸)

    yongrainbow 於 2016/06/18 11:05 回覆

  • 魷魚
  • 作者大大寫的超好的!
    這…好虐喔!!(´;ω;`)
    期待更新!
  • 謝謝支持~~~O(∩_∩)O~

    yongrainbow 於 2016/06/18 11:05 回覆

  • 啵啵
  • QWWWWWWQ阿阿阿阿阿阿
    我被同學抓來看文
    結果我從頭哭到尾阿阿阿阿----
    (是說我還沒看過小說XD)
    寫的很棒QWQ
  • 啥!OAO
    大大你沒看這原版小說,就跑來看我寫的文嗎?!O口O
    你看得懂嗎???OωO

    yongrainbow 於 2016/08/16 18:48 回覆

  • 嗯嗯
  • 作者你會不會邊寫邊哭ㄚ
    我哭到快沒眼淚了
  • 差不多吧=w=

    yongrainbow 於 2017/04/07 22:32 回覆

  • 我愛故我在
  • 大大!我真的覺得你超有才!!!!!!看哭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點明明很高的!!!(好吧我承認我哭點才沒有很高)但真的超級好看!!!!!!!!!!!
  • 謝謝~~~\(>w<\)

    yongrainbow 於 2017/04/08 20:34 回覆

  • 虞璃
  • 哭哭 超棒的喲
  • 谢谢支持~=w=

    yongrainbow 於 2017/06/04 21:59 回覆

  • 啵啵
  • 之前看的時候不會XD
    有補小說進度,基本上就是大大把我引進妖館坑的哈哈哈
    現在正重刷第三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