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君主抓著情緒非常不穩定的百嘹拉回幽界,在妖魔君主努力安撫下,百嘹總算冷靜下來了,帶著封平瀾送給他的鬱金香和封平瀾的骨灰回到房裡。
     回到幽界的六妖魔一直魂不守舍的在幽界活動,妖魔君主看見他們六個身上都帶著一直不離身的封平瀾骨灰瓶。
     妖魔君主發現奎薩爾似乎正在打算做什麼事情,決定在奎薩爾開始行動之前先做好準備,之後派一個妖魔去通知他們六個。
     回到幽界的隔天,奎薩爾從皇宮裡走了出來,獨自一人離開了皇宮。
     「奎薩爾,你要去哪裡?」
     「君主!?」
     妖魔君主不知什麼時候靠著皇宮的墻壁,幽幽的看著奎薩爾離開皇宮。
     「君主,為何您在此?」奎薩爾驚訝的看著妖魔君主。
     「來堵你的。」妖魔君主站直身子,直視奎薩爾,「你要去哪裡?自從回來後,就覺得你好像準備去死那樣的感覺。」
     似乎被妖魔君主猜中心思,奎薩爾保持沉默。
     「果然。」妖魔君主深深歎口氣,「你要去滅魔師據點找封靖嵐。」
     「屬下想要親自去找他,有些事必須要他親口回答。」
     「就算你是禁忌種族,實力在怎麼強大,面對那一大群的滅魔師,你認為你有勝算嗎?」妖魔君主緊皺著眉,「蟻多必可咬死象,別忘了,他們除了會在飲料裡下藥封印妖魔的妖力,還有很多手段可以封住我們妖魔的能力。」
     「即使如此,屬下還是要去……」
     「即使中了【弒魔毒】,你也不怕死嗎?」妖魔君主微怒的瞪著奎薩爾,「你忘了封平瀾是怎麼死的嗎?」
     「沒忘!他的死我永遠都不會忘!」奎薩爾扯到關於封平瀾的事,奎薩爾無意識把稱呼自己的「屬下」換成「我」了。
     妖魔君主看著奎薩爾的反應,忍不住輕輕歎氣,有一種很複雜的神情看著奎薩爾。
     「你們都變了。」妖魔君主輕聲說道,「你們六個都變得不同過往,你的變化更是巨大。」
     「君主!請您聽屬下解釋!」奎薩爾驚慌的想要解釋。
     「奎薩爾,我沒生氣,也沒嫉妒……不,說不定有點嫉妒。」妖魔君主打住奎薩爾的話,「我有點嫉妒封平瀾。」
     聽了妖魔君主的話,奎薩爾頓時愣愕,他萬萬沒想到妖魔君主居然會嫉妒封平瀾。
     「初次見到你,你就像個生活在極度冰冷深寒又為了保護自己隨時會立刻撕裂對自己感到威脅的巨蟒。」妖魔君主走到奎薩爾面前,舉手一隻手撫上奎薩爾的臉,拇指蹭了蹭奎薩爾的臉頰,「初次碰到你,你的體溫都是冰冷的,沒有絲毫一滴溫暖,要不是看見你能走動,我還以為你根本是一具尸體,那時候的你真的很冰冷。」
     「我想要讓你感到溫暖,所以我才會把你留在我身邊,我想要把你心中的冰給融化。」
     「但是沒辦法……因為我是皇族,必須要在所有妖魔面前偽裝,不讓妖魔知曉我的真實性格,免得讓許多妖魔以為我只是被養在豪華牢籠裡的金絲雀。」
     「這百年以來,我一直企圖融化你的冰,可是始終沒辦法。」
     「可是,你們和封平瀾相處時間非常短,封平瀾居然在那麼短的時間把你的冰給融了。」妖魔君主苦笑的搖了搖頭,縮回了撫摸奎薩爾臉頰的手,「現在奎薩爾你的體溫感到很溫暖。」
     「君主,恕我直言……」奎薩爾有些無奈又無言的插句話,「那傢伙根本是直接把我心中的冰給打破的……」
     「噗!糟糕,我突然能想象到。」聽了奎薩爾的話,妖魔君主突然幻想到Q版的封平瀾手上拿個大鐵錘,把被冰凍著某個妖魔的心臟外層的冰用力砸碎,拯救了被冰凍住的某個妖魔心臟,幻想到這,妖魔君主忍不住噴笑出來。
     「咳咳!總而言之,奎薩爾。」妖魔君主佯裝咳了聲,收起剛才的失態,「我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去見封靖嵐。」
     「君主……」奎薩爾皺眉。
     妖魔君主舉起手伸到奎薩爾嘴前打斷他的話,接續說,「我們和你一起去。」
     奎薩爾愣住,發現妖魔君主說的話的另一個意思,「你們?」
     妖魔君主笑了笑,轉過身看著皇宮大門,奎薩爾往妖魔君主的視線望去,頓時呆愣了。
     幾乎是所有妖魔軍團都聚集在皇宮大門,他們都很整齊的排列齊對,還包括七皇子和十皇子所屬的軍團也在其中,除了百嘹他們五個和七皇子與十皇子,全部妖魔都以真實面目妖魔化。
     「君主,這是……」奎薩爾還處於愣愕狀態。
     「怎麼?昨天你沒受到我的通知嗎?」妖魔君主揚了揚眉。
     「通知?」
     「我就知道……」妖魔君主很不客氣的對他翻白眼,「昨天我有派個妖魔去通知你和冬犽他們,說今日會去人界攻打滅魔師據點吧。」
     奎薩爾努力回想昨日,隱約記得確實有妖魔向他報告些什麼事,但是不記得內容。
     「君主,請您三思。滅魔師不好對付,您派出全軍攻打滅魔師據點會犧牲很多妖魔,這樣會引起眾多妖魔的譴責。」
     「放心,後面那群傢伙都是自願的,我有和他們說不想加入可以留在皇宮裡。」
     「君主,屬下只是去找封靖嵐……」
     「我可是去找那群囚禁我十二年的滅魔師算賬。」妖魔君主挺胸回話,「你只是協助我攻打滅魔師據點,你只為我而戰。我不知道你去找封靖嵐,也不知道你要去找封靖嵐幹什麼,所以不會管你想做什麼。」
     奎薩爾對於妖魔君主說的最後一句話感到疑惑,見妖魔君主對他眨了眨右眼,便會意到妖魔君主的話中含義。
     奎薩爾無奈的彎起笑容,在妖魔君主面前單膝跪下,抬頭仰望著妖魔君主。
     「屬下永遠為您而戰,也僅為您而死。」奎薩爾像是宣誓誓言般,眼神堅定的注視妖魔君主。
     妖魔君主揚起燦爛的笑容,轉身走到百嘹、冬犽、璁瓏、墨里斯和希茉他們五個面前,妖魔君主仔細的看著他帶回來的屬下,心裡感到非常欣慰。
     討厭自以為是的世家妖魔的妖魔君主,為當初選擇身為棄民的他們不曾後悔,該說非常萬幸選擇了他們。
     在妖魔君主的注視下,百嘹、冬犽、璁瓏、墨里斯和希茉,他們五個的外表起了變化,從人形模樣變成不同的猛獸。
     百嘹變成一隻巨大無比的金色巨蜂,璁瓏變成一隻像是東方神龍般的藍龍,墨里斯變成一隻比獅子還大上三倍的黑豹,希茉變成一隻像是朱雀般的紅鳥。
     唯有冬犽維持著人形……不,該說勉強是人形模樣,冬犽的白色頭髮上出現一對小獸耳,臀部也掛著一條雪白的尾巴,他的全身上下都浮現出像是刺青般的紋印,之後紋印像是有了生命似的脫離冬犽的皮膚,像是緞帶一樣在冬犽身上飄來飄去。
     看著五妖魔的變化後,妖魔君主轉身看著離自己有好幾十步距離依然跪下的奎薩爾,奎薩爾發現妖魔君主盯著他看,便輕輕的勾起不易發覺的微笑。
     奎薩爾維持著跪下姿勢,奎薩爾腳下的影子突然隆起把他全身包覆起來,不用三秒,包覆著他的影子忽然爆了。
     奎薩爾原本跪下的所在突然刮起了黑色龍捲風,黑色龍卷風的外面還流竄著藍色雷電,藍色雷電閃過黑色龍捲風的外圍照亮龍捲風的裡面,隱隱約約看見有個巨大生物在龍捲風裡翻卷著身軀飛翔著。
     強大的龍捲風刮捲幽界的風流,聚集在黑色龍捲風中央,已經完全妖魔化的眾群妖魔努力站穩腳步,以免被強大風流給刮走。
     他們全都感覺到龍捲風裡傳出前所未有的強大妖力,因為妖力太過龐大,讓眾群妖魔開始恐懼不安,膽怯退縮。
     妖魔君主像是沒被受到影響似的,眼神露出非常期待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黑色龍卷風。
     黑色龍捲風像是被安裝炸彈一般突然爆炸了,取代而之的是一隻黑色比在場任何妖魔更加巨大的蟒蛇,龐大蛇體像緞帶一樣在空中飛翔。
     黑色巨蟒身上有對極致漂亮的炫彩羽翼,除了蛇鱗都是全黑之外,唯有他的蛇瞳是非常漂亮的紫色。
     巨蟒把頭伸到妖魔君主面前,美麗妖艷的紫眸盯著妖魔君主看。
     妖魔君主看了看幾乎可以一口吞下一隻大象巨大蛇頭,妖魔君主目不轉眼的盯著巨蟒,伸手摸了摸蛇嘴。
     「呵呵~恢復真實面目的你也很好看呢。」妖魔君主似乎對奎薩爾的真實面目感到愛不釋手。
     「多謝君主的稱讚。」巨蟒微微張嘴,伸出粗長的蛇信,蛇嘴發出與奎薩爾一樣的聲音,只是聲調比較粗重。
     「那麼,」妖魔君主沒詢問奎薩爾的同意,就自經跳上奎薩爾的巨大蛇頭上站著,奎薩爾等妖魔君主站穩後,便把蛇頭抬高展翅高飛,妖魔君主居高臨下的凝視下方的眾群妖魔,「你們誰要退縮的話,現在退出還來得及。」
     眾群妖魔你看我我看你的,沒有任何妖魔要退出,但是也沒有妖魔要跟隨的樣子。
     在下方的百嘹、冬犽、璁瓏、墨里斯和希茉,五妖魔立刻飛到妖魔君主面前,表示要跟隨的意思。
     可下方的眾群妖魔見到奎薩爾的真實模樣後感到恐懼,因此還在猶豫不決,不知道到底要跟或是不跟。
     就連七皇子和十皇子見到奎薩爾的真實面目顯然也感到恐懼,看著他們年齡最小的皇弟居然能夠馴服身為禁忌種族的奎薩爾感到敬畏。
     「要跟隨本皇的妖魔,就只有奎薩爾、百嘹、冬犽、璁瓏、墨里斯和希茉,這六個身為本皇的忠臣嗎?其他都不跟上嗎?」妖魔君主看了看他身邊的妖魔,又看了看下方猶豫不決的眾群妖魔,「既然如此,就我們七個去討伐滅魔師據點好了。」
     因為是和眾群妖魔對話,妖魔君主用皇帝的語氣和態度凝視下方的妖魔。
     「你們真該慶幸啊。奎薩爾不是滅魔師的手下,而是本皇的忠臣。」妖魔君主輕言對著下面的妖魔說,「如果奎薩爾是敵人,你們在活多久,也只有被秒殺的份。當然,七皇子和十皇兄亦同。」
     聽了妖魔君主的話,七皇子和十皇子感到一陣惡寒,似乎聽出妖魔君主話語的另一個意思。
     確實,奎薩爾很強大,許多妖魔都非常害怕他,就算是皇族妖魔也一樣。
     在十二個妖魔皇子之中,就只有這年齡最小的皇子敢接近這禁忌的存在。
     奎薩爾一旦在妖魔君主身邊,想要暗殺妖魔君主的刺客必定會全死在奎薩爾的手下,如果奎薩爾查出是哪個妖魔派出來的刺客的話,那個妖魔只能帶著恐懼和絕望,尸骨無存從幽界消失。
     其實七皇子和十皇子曾經對妖魔君主……該說是十二皇子出手過,結果在十二皇子的親自指揮下,以奎薩爾獨自一個妖魔打頭陣站在最前線被反殺了,畏懼奎薩爾的七皇子和十皇子也只能加入十二皇子的麾下。
     現在妖魔君主話語的另一個意思是指,如果只有他們七個去討伐驅魔師有什麼萬一,而奎薩爾被滅魔師操控來反殺待在幽界的妖魔的話,見識過奎薩爾實力的妖魔們不用想都知道,幽界鐵定會被奎薩爾血洗一切。
     雖然說這是不一定會發生的事,但是也不代表不會發生,而且現在要討伐的是皇族妖魔也會畏懼的滅魔師,傷亡一定會有的。
     為了避免奎薩爾萬一真的被滅魔師操控,七皇子和十皇子立刻使用術法讓自己飛起來,來到妖魔君主面前。
     見到兩位皇子都動身了,許多妖魔也趕緊跟上,到妖魔君主面前聚集。
     「這次的戰鬥非常危險,本皇希望你們全部像之前擊殺三皇子軍團的戰鬥一樣互相幫助和互相合作。」妖魔君主對著所有妖魔說,「本皇不想有任何妖魔死亡,但是這次討伐的對手是滅魔師,死傷必定會是有的。」
     「現在,聽本皇佈陣。」妖魔君主嚴肅的說,「擅長近身戰的妖魔跟隨墨里斯打頭陣,擅長遠攻戰的跟上百嘹、璁瓏和希茉幫忙掩護打頭陣的妖魔,擅長治療的妖魔跟上冬犽和他一起救治戰鬥受傷的妖魔。」
     「奎薩爾,你自己單獨行動。」妖魔君主對奎薩爾說,之後狠狠威脅眾群妖魔,「本皇先聲說明,本皇非常不喜歡有自己人起內訌,要是給本皇發現的話,倒是不介意把你們給奎薩爾當糧食。」
     但是,妖魔君主用腳板輕輕蹭了蹭奎薩爾的蛇頭,從小就把妖魔君主看到大的奎薩爾知曉,這是妖魔君主隱秘暗示的道歉,因為妖魔君主把他當做威脅的道具。
     奎薩爾不在意妖魔君主的所為,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所以沒什麼在乎。
     妖魔君主還沒成王之前,因為在世家妖魔面前總是用奎薩爾來威脅世家那群妖魔,那時妖魔君主無法在當眾面前向身為棄民的奎薩爾道歉,所以會做出外人看不見的隱秘動作來暗示奎薩爾道歉什麼之類的。
     「都清楚了吧?」妖魔君主視線橫掃過,凝視眼前妖魔們,「那麼,動身吧。前往人界,討伐滅魔師!」
     眾群妖魔幹勁十足的呼喊,讓幽界的天空迴蕩著呼喊的迴響。
     聽見妖魔君主已經下達前往人界的命令,奎薩爾立刻載著妖魔君主飛到人界去,眾群妖魔立刻緊緊跟在奎薩爾身後。
     幽界的天空有成千上萬的妖魔朝通往人界的入口飛去,通過入口到達人界,避免會引起人界的恐慌,妖魔君主立刻命令所有妖魔對自己使用【隱身咒】,之後朝滅魔師據點前去。
☆*☆*☆*☆*☆*☆*☆*☆*☆*☆*☆*☆*☆*☆*☆*☆*☆*☆*☆*☆*☆*☆*☆*☆
     人界,滅魔師據點所在……
     人界的天空是非常好天氣的晴空萬里,是人類與家人和朋友一起出外郊遊的好天氣。
     但是,在滅魔師據點的所在的不遠處,天空突然出現濃濃黑暗的烏雲,以異常迅速的速度朝滅魔師的據點奔去。
     「那是什麼?烏雲嗎?」有位滅魔師在天台上看見遠處明朗的天空出現漆黑的烏雲正朝他們所在前來。
     「拿望遠鏡看看。」另一位滅魔師提議。
     第三位滅魔師拿出望遠鏡看去,他轉動望遠鏡的鏡片把遠處看得更清楚,結果就看見妖魔君主站在一隻羽翼蛇頭上朝他們方向衝去。
     「妖……是妖魔!好一大群的妖魔!其中包括之前被囚禁在這裡十二年的皇族妖魔!!!」
     「什麼!!!」
     「敵襲!皇族妖魔來襲了!!!」
     滅魔師據點被拉響了警報器,讓據點裡的滅魔師準備迎戰。
     『警告!警告!E級緊急警戒!皇族妖魔帶領大群妖魔軍團來襲!重複!E級緊急警戒!皇族妖魔帶領大群妖魔軍團來襲!所有驅魔師們立刻準備作戰!!!』
     滅魔師據點的警報器不斷迴響,不斷重複報告。
     「E級!居然是最危險的警戒!!!」
     「快準備作戰!!!」
     「快展開結界!皇族妖魔也無法破壞的那個結界!」
     「來不及了!張開那結界需要時間!妖魔前來的速度非常快!」
     「照樣張開結界!我們用術法拖延時間!」
     突如其來的敵襲,讓滅魔師混亂一團,手忙腳亂的準備迎擊。
     很快的,滅魔師上方已經被妖魔軍團給遮蔽陽光,滅魔師據點四周陷入黑暗。
     妖魔君主站在奎薩爾頭上居高臨下的俯視站在天台拿著武器的滅魔師們,看著滅魔師據點的建築開始慢慢被像是鏡面一樣的保護罩包覆起來。
     看著還未完成的結界,滅魔師開始吟唱咒語,把各種不同的術法朝天空的妖魔軍團轟去。
     「把結界破壞掉,奎薩爾。」妖魔君主的雙眼發出冰光,冰冷聲下令。
     炫彩羽翼的巨蟒仰天嘶吼,天空倏然落下大量爆雷,把滅魔師轟來的術法連同滅魔師還未完成的結界一併摧毀,滅魔師的據點被捲入爆雷的風暴中,建築物瞬間被毀了不成形。
     躲在建築物裡面的滅魔師很幸運的逃過死劫,但是站在天台的滅魔師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們已經被捲入爆雷的風暴中,尸骨無存。
     其他妖魔親眼見識奎薩爾的實力,頓時心冷了大半,萬分慶幸他們沒與奎薩爾為敵。
     妖魔君主無視身邊的妖魔的騷動,冷眼的俯視下方的破爛不堪的建築物。
     突然間,有個滅魔師從建築物裡走了出來,他伸手拿掉面具,露出真面目,勾起冷笑的仰頭瞭望上空的妖魔軍團,正確來說,是盯著妖魔君主腳下的羽翼蛇。
     見到與已經逝去的人類相似的臉孔,奎薩爾心裡頓時燃起一股火焰。
     「君主。」奎薩爾輕喚妖魔君主一聲。
     「……小心點。」
     「是。」
     妖魔君主轉頭盯著身旁的冬犽,冬犽立刻對著妖魔君主施下風術環繞妖魔君主身體,敬重的牽起妖魔君主的手,讓妖魔君主飛起來。
     感覺到妖魔君主離開頭上後,奎薩爾在空中稍微翻卷蛇軀,之後朝下方露出臉孔的滅魔師俯身衝下。
     那滅魔師毫無畏懼的伸直手臂,冷眼的凝視奎薩爾朝他飛奔馳來。
     奎薩爾張開蛇嘴,一口把那滅魔師的手臂咬住,將他一把拖走,朝滅魔師據點遠處的山裡飛去。
     「那麼,是時候回報十二年囚禁的回禮。」妖魔君主語氣極度冰冷,嗜血的模樣凝視下方的到處逃亡的老鼠。
☆*☆*☆*☆*☆*☆*☆*☆*☆*☆*☆*☆*☆*☆*☆*☆*☆*☆*☆*☆*☆*☆*☆*☆
     到達山裡,奎薩爾把嘴上咬住的手臂鬆開,被奎薩爾咬住手臂的滅魔師立刻穩住身體安全降落地面。
     奎薩爾凌空翻卷蛇軀,奎薩爾身上的蛇鱗和炫彩的羽翼突然全都脫落,黑色鱗片和炫彩羽翼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飄散在空中。
     倏然間,恢復人形形態的奎薩爾背後伸出炫彩羽翼從空中飄散的鱗片和彩色羽翼中衝出,奎薩爾雙手各抓著一把長劍,直朝滅魔師所在俯身衝去,雙劍揮落。
     滅魔師立刻抽出雙劍,正面接下奎薩爾的突襲,因為奎薩爾從天衝得太用力,把滅魔師站立的位置拖了好遠的距離。
     奎薩爾不給對方反應,迅速揮舞雙劍狠狠的攻擊,滅魔師防禦很吃力,拼命的用雙劍防禦。
     奎薩爾看出空隙後,狠狠一腳踹中他的腹部,把他踹到撞倒一棵樹。
     「咳咳!呼…呼……」滅魔師咳出血,武器在撞倒樹的時候掉到附近,可滅魔師沒有撿起的打算。
     一把劍抵住滅魔師的喉間,示意他不准亂動。
     「呵呵……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封平瀾對你那麼執著了……」滅魔師盯著奎薩爾,微微喘氣,「難怪他甘願為你而死……」
     「給我將一切實情托盤出來。」奎薩爾眼神陰冷的瞪著躺在地上的滅魔師,「封靖嵐。」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魷魚
  • 喔喔喔!開戰了!
    好精彩啊!
    作者大大辛苦了!
    超級期待下一篇啊!
    不過還蠻好奇作者大大預計會出到第幾章?

  • 謝謝大大的支持~
    預定會在20章左右~

    yongrainbow 於 2016/07/03 18: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