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妖魔,我是人類。
     我們彼此命運的分離,是命中註定的,不管怎麼說,人類永遠不可能長命過妖魔,總有一天,人類會先離開世間。
     我們不在同個世界誕生,就連誕生時代也不同,經歷了不同人生。
     唯有相同的是,我們的誕生……都不被任何人重視。
     我曾經聽百嘹說過,羽翼蛇是禁忌種族,註定一生像老鼠一樣到處求生,然而你的父母因為被眾多妖魔與滅魔師給追殺,為了保命而捨棄了你。
     我則因為打從出生後並沒有繼承滅魔師的力量,被重強輕弱的父母給捨棄,孤獨一人生活。
     自從遇見你們之後,我的人生開始起了變化,終於不再孤單我,過著我一直渴望的生活。
☆*☆*☆*☆*☆*☆*☆*☆*☆*☆*☆*☆*☆*☆*☆*☆*☆*☆*☆*☆*☆*☆*☆*☆

     你是我的暫定契妖,我是你的暫宿主子。
     就算我只是能讓你暫時安定在人界的道具,只要能在你身邊看著你,我就心滿意足了。
     初次見到你的時候,見到你那漂亮的炫彩羽翼一刻,我不知不覺的淪陷下去了。
     我從冬犽他們那裡得知了你的一點一滴,發現你和我有點相似,為了不想讓你繼續度過這孤獨的生活,我會給予你應當得到的東西。
     與你同居在一間居宿下,我看見你那冰山般的臉孔開始崩裂的一角,慢慢地露出溫柔的表情,也開始學會關心人。
     你的改變,讓我感到非常開心,我希望你可以永遠保持你這改變。
     即使全世界都與你為敵,即使他們都不認同你的存在,我仍會全力支撐你,守護著你的存在。
☆*☆*☆*☆*☆*☆*☆*☆*☆*☆*☆*☆*☆*☆*☆*☆*☆*☆*☆*☆*☆*☆*☆*☆

     你是逃亡者,我是背叛者。
     我本以為我可以繼續享受著刺激又和諧的生活直到長久,我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心裡卻多麼渴望你們不要那麼快尋回雪勘皇子。
     該來的始終都會來,我們的分離也會在某一天實現,但我萬萬沒想到,我們的分離卻是如此悲劇。
     自從找到雪勘皇子的所在後,你們亢奮的情緒都毫不隱蔽的在我面前透露出來,可見你們是多麼的思念你們的真正主子。
     我心裡的苦澀和妒忌快速充滿我的全身,為了不給你們帶了困擾,我咬緊牙關,握緊拳頭的隱忍負面情緒,不斷在心裡安慰自己說,我……只不過是你們的暫時歸宿的道具而已。
     那個時候,靖嵐哥也剛好回國了,靖嵐哥很罕見的打電話給我約我出來見面。
     見到靖嵐哥主動約我見面,我思念家人的情緒和孤獨的寂寞瞬間爆發出來,委屈的一人在房裡哭泣。
     快速整理好情緒後,我立刻簡單打理自己的著裝,騎上腳踏車前往靖嵐哥所說的地點。
     見到靖嵐哥在等我,我無比興奮的上前向靖嵐哥打招呼,我一開口,無數的思念化為話語,隨著我那被人稱為話嘮的話無法停止的一口氣全說出來。
     靖嵐哥沒打斷我說的話,就這麼任我把話說完,臉上一直掛著毫無笑意的笑顏,一直雙手環胸的盯著我。
     直到我說完後,靖嵐哥還是沒說話,就這麼一直盯著我。
     過了不久,靖嵐哥終於開口說話了……
     『你和那六妖魔一起玩過家家的遊戲,玩得盡興嗎?』
     我愣怔了,因為聽見你說了「六妖魔」這三個字。
     我愣了好久,自從與奎薩爾他們相遇,之後的生活除了接任務之外,偶爾會有三皇子派妖魔過來探測他們所在。
     三皇子派妖魔探測那些事來的太多自然,像是早就知道他們的所在似的,讓我一直以來心裡有種解不開的結,在靖嵐哥說出「六妖魔」這三個字,心結瞬間被解開了。
     雙腳不自覺的自己開始退後,企圖要離遠靖嵐哥身邊,心裡不斷叫囂著叫我趕緊回去通知奎薩爾他們。
     被靖嵐哥意識到我的企圖,靖嵐哥一個閃身來到我眼前,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力氣異常的強大的把我整個人都提起到半空中,讓我雙腳著不了地的懸空著。
     『我萬萬沒想到你居然能找出我藏起十二皇子的所在。』
     『既然你已經玩夠了,那麼……封平瀾。』
     『讓我,給你那珍重的六妖魔們,一個很難忘的訣別禮吧。』
     說完,我瞪大眼睛看著靖嵐哥對我露出殘暴的笑顏,將另一隻手覆上我的額頭。
     在我的意識半模糊之際他放手了,我發現無法操控自己的身體,不管我怎麼做,就是無法移動我的身體。
     靖嵐哥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瓶子,遞了給我。
     『回去找那六妖魔,想辦法把這東西讓那六妖魔喝下。』
     我身體擅自接過靖嵐哥手上的東西,收好後就自動騎上腳踏車,回到洋樓裡開始依照靖嵐哥的話行事。
     見到冬犽他們喝下被我加入不明藥水的飲料而一一倒下,他們臉上露出痛苦又難受的神情讓我心如刀絞的不斷在潛意識裡奮力嘶喊,可是我的嘴巴就是無法口開嘶喊。
     見到他們露出驚愕又憎恨的目光,我知道他們誤會了我。
     尤其是奎薩爾的目光,讓我墜入絕望深淵。
     我……背叛了他們……
☆*☆*☆*☆*☆*☆*☆*☆*☆*☆*☆*☆*☆*☆*☆*☆*☆*☆*☆*☆*☆*☆*☆*☆

     你是皇族妖魔的契妖,我是普通人類的少年。
     若是為了守護你……
     奎薩爾,就算你已經離我而去,就算你不在正視著我,就算要我背負惡名,我也心甘情願。
     為了救出差點被滅魔師殺死的你們,我不顧一切的偽裝成滅魔師,潛入滅魔師據點破壞結界,把你們釋放出來。
     奎薩爾,見到你很珍愛把雪勘皇子緊緊抱在懷中不放開,然而為了救你而受傷的我卻躺在冰冷的地上。
     雖然很難過,但是我真的對於你們終於找回自己的主人而感到非常高興。
     我打從心底真心的祈禱著你們再也不要分開了,這麼的看著你們帶著雪勘皇子從我視線裡離去。
     你們的願望實現了,我也替你們感到非常高興。
     但是為什麼?我的眼淚……無法停止呢……
☆*☆*☆*☆*☆*☆*☆*☆*☆*☆*☆*☆*☆*☆*☆*☆*☆*☆*☆*☆*☆*☆*☆*☆

     你是戰鬥者,我是無能者。
     已經到達分離的命運,同時也到達了我的死期。
     被毒素侵蝕全身的我,無法自由活動,無法開口說話,無法看見一切,像個殘疾……不,是變成殘疾廢物般的躺在床上。
     這六天以來,我一直都在與體內的毒素搏鬥,我不想就這麼死!我想要活下去!
     就算活不久,至少……讓我活到奎薩爾他們打敗三皇子,讓我知道他們平安無事就好!
     祈禱,我不斷祈禱著你們絕對要平安無事,我除了祈禱,什麼也幹不了。
     慶幸的,我終於從靖嵐哥那裡得知你們打敗了三皇子獲得了勝利,知曉你們平安無事。
     終於能撐到知曉你們平安的消息了,我徹徹底底的放心了。
     吶,奎薩爾。
     你一定要好好的保護雪勘皇子哦……
     你們大家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

     你是皇族侍從,我是無能殘疾。
     靖嵐哥抱著我離開了保健室,看不見的我,隱隱約約聞到一絲熟悉的花香味,靖嵐哥告訴我,我們現在在一棵我喜歡待著的櫻花樹下。
     感受著櫻花香的我,心裡像是解脫般的笑了起來,是真的打從心底的笑了起來。
     因為,我真的撐不住了……
     我……沒辦法繼續與體內的毒搏鬥了……
     好累……好痛苦……
     終於可以解放了……
☆*☆*☆*☆*☆*☆*☆*☆*☆*☆*☆*☆*☆*☆*☆*☆*☆*☆*☆*☆*☆*☆*☆*☆

     你是存活者,我是即死者。
     這個時刻終於來臨了,宛如宣告終結的警告般,我的身體開始顯得無力。
     無數的回憶不斷在我腦裡瞬間閃過,但是我卻很清楚那些回憶是在什麼時候擁有的回憶。
     在我快要支撐不住眼皮的沉重,開始意識模糊了,眼皮緩緩閉上。
     一次…想再一次……見你們……
     眼皮完全閉上了,彷彿意識已經陷入黑暗之中。
     為了守護你們,就算要我背負惡名,我也心甘情願。
     只要你們都還活著,一切都無所謂。
☆*☆*☆*☆*☆*☆*☆*☆*☆*☆*☆*☆*☆*☆*☆*☆*☆*☆*☆*☆*☆*☆*☆*☆

     你是妖魔,我是人類。
     吶,奎薩爾,大家……
     如果還有來世的話,我們在一起玩吧。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沙發,被虐的好舒服
  • 恭喜首杀~=w=

    yongrainbow 於 2017/02/23 23:27 回覆

  • 亦牧
  • 怎麼想到了雙子的歌……惡之系列
  • 这文就是你所想的那首歌写出来的=w=

    yongrainbow 於 2017/03/17 20: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