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妖魔侍衛用著一把匕首,穿過門縫間,輕輕地往下掏,試圖把門鎖給撬開。
     突然間,一陣冰冷的物體抵在妖魔侍衛的脖子上,讓妖魔侍衛頓時僵住,不敢有任何動作。
     「你在幹什麼?」一聲低沉又冰冷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冰冷至極的聲彷彿有隻冰冷的手狠狠握著他的心臟。
     「奎…奎薩爾大人……」妖魔侍衛緩緩的轉頭,看見奎薩爾手上拿著一把長劍低著他脖子,利起發著紅光的蛇瞳,一臉面無表情卻發出弒殺的戾氣,莫名的被奎薩爾的霸氣給震住了。
     「我在問你,你在幹什麼?」
     「我……」
     「奎薩爾,你還問他幹什麼?」一聲慵懶的聲音從另一邊走廊傳來,「直接把他拖出去殺了不就行了?」
     「我還以為是我看見幻影了,前來一看,還真的是有呢。」另一個輕柔又很擔憂的聲音從奎薩爾的身後傳來。
     奎薩爾看了看身邊不斷冒出來的五妖魔,微微皺眉,「你們怎麼會一起過來?」
     「午休時間到了,碰巧經過。」百嘹聳聳肩,慵懶的背靠著墻,玩著手上在他出現的時候一直拿著一捆帶刺的鞭子,金色眼眸盯著妖魔侍衛的手,「這位膽子大到不怕戰鬼魔王吃掉的妖魔大大,請問你的手在幹嘛呢?」
     妖魔侍衛僵住動作,在要把匕首抽出來時,被脖子上的劍輕輕一動,暗示警告。
     冬犽的手浮現出刺青,刺青像是有生命般的脫離冬犽的皮膚上,像緞帶般的飄揚著。
     墨里斯在出現之前,他的雙手就已經變成獸爪的形態枕在後腦上。
     璁瓏手上拿著一瓶礦泉水,但是裡面的水在沒有被搖晃的情況下,開始旋起一個漩渦,總覺得礦泉水隨時會從塑料瓶裡爆發出來似的。
     希茉手上拿著她的最強武器——音叉戰戟,一臉面無表情的瞪著眼前的妖魔侍衛。
     「我……我在巡邏的時候,看見有一隻小小的妖獸從門下的縫隙鑽進奎薩爾大人的房裡,便想要替奎薩爾大人把那隻妖獸給抓出來。」妖魔侍衛隨口扯出一個謊言。
     「奎薩爾,在你活著693年以來,有這樣不經過你同意,就像小偷一樣打開你房間的妖魔嗎?而且居然還想幫你進入房內把妖獸抓出來。」百嘹好奇的問奎薩爾。
     「那你活了800多年,沒遇過嗎?」奎薩爾反問百嘹。
     「完全沒遇過,更別說是沒得到禁忌種族的你的允許。」百嘹苦笑的搖搖頭,「如果要我這麼做,我還寧願自己老實對你說。」
     「所以?」飄揚著的刺青緩緩纏繞妖魔侍衛的脖子上,冬犽輕柔又不失威脅的說道,「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下屬真的看見一隻妖獸從門下縫鑽進奎薩爾大人的房內。」妖魔侍衛依然重複一句話。
     奎薩爾他們質疑著,當然不相信妖魔侍衛說的話,但是說可以鑽過門縫的妖獸並不是沒有。
     「報上你的名字,還有種族。」奎薩爾質問。
     「庫爾德,蛇妖。」妖魔侍衛立刻報上名字和種族。
     「這次的事,別想要有第二次。」奎薩爾警告一句,便收回長劍,「滾!」
     「是!非常抱歉!」
     冬犽收回刺青讓妖魔侍衛離開,看見妖魔侍衛不見身影後,才卸下戒心,「奎薩爾,這樣讓他走沒問題嗎?」冬犽非常擔心的問。
     「希茉,派妳的使魔跟蹤他,小心別讓他發現。」奎薩爾簡單對希茉說道。
     「好。」希茉輕輕吹口哨喚出使魔,一隻斑斕彩翼的雀鳥憑空出現立刻拍翅飛出去,開始跟蹤。
     奎薩爾迅速的從口袋裡拿出房間鑰匙打開房門,迅速進入房裡尋找那小小的身影,「瀾!」
     「瀾瀾!你在哪裡?!」看見床上空無一人,冬犽非常著急的呼喚封平瀾。
     「唔嗚!咕嗚!」床底下傳出封平瀾的聲音,六妖魔立刻跪下身子,低著頭朝床底下探去。
     很快的,封平瀾從床底下鑽出來,身上拖著披風直直朝奎薩爾身上撲去,「薩!!!」
     奎薩爾一手抱著飛撲過來的封平瀾,另一手握著劍遠離封平瀾,以免傷到他,「沒事吧?」
     「嗚嗚……怕怕!」封平瀾緊抓著奎薩爾的衣服,顫抖的身體不斷往奎薩爾懷裡縮。
     小影人從床底下跑了出來,看見奎薩爾後立刻爬上奎薩爾的腳,坐到奎薩爾的膝蓋上。
     「怎麼回事?」奎薩爾轉頭問坐在自己膝蓋上的使魔。
     「(´இ皿இ`)」小影人委屈的哭崩了臉:我也不知道啊!見到那傢伙想進來,我都覺得很有不好的預感!
     「奎薩爾,你房裡果然沒有什麼妖獸進來。」百嘹搜索奎薩爾的房間尋找剛剛妖魔侍衛所說的妖獸,卻發現房裡沒有什麼妖獸的氣息。
     「難道,那傢伙就是向君主匯報說,在你房間窗外聞到封平瀾血味的妖魔?」冬犽猜疑,「這樣的話,瀾瀾的存在不就被暴露了!?」
     「那傢伙,是屬於你們軍隊的妖魔嗎?」奎薩爾把長劍收入影子裡,伸手抓起坐在自己膝蓋上的使魔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抱起封平瀾轉身問冬犽他們。
     「不,我完全沒印象。」
     「也不是我的軍支隊員。」
     「也不是我的!」
     「我並沒有收到有新妖魔加入的消息。」
     冬犽他們全都搖頭否認,都說不屬於他們所管理的軍隊成員。
     「那麼,那傢伙是屬於守衛隊裡的嗎?」奎薩爾猜疑著。
     奎薩爾他們六妖魔都有屬於自己的軍隊,但是分別不同,他們分別有前鋒,後衛以及輔助這三種軍隊;奎薩爾和墨里斯所屬的軍支是前鋒,也就是打頭陣的軍隊;百嘹和希茉則是所屬後衛,是以支援掩護前鋒的軍隊;最後,冬犽和璁瓏的軍隊是輔助,付出全力支援以及援救前鋒和後衛的軍隊。
     奎薩爾剛剛提到的守衛隊,是以守衛皇宮的軍隊,這軍支是由妖魔君主親自率領。
     「如果那傢伙真的守衛隊的話,君主的處境可說是隨時處於危險狀態!」
     「先靜觀其變,我們還不曉得那傢伙是不是其他幽國的間諜。」奎薩爾冷靜的說道,「依君主的實力,那傢伙沒那麼簡單對君主不利。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我擔心那傢伙的目的不是君主,而是瀾。」奎薩爾低頭看著同樣抬著頭看著他的封平瀾,「那傢伙居然敢企圖進入我房裡,恐怕已經知曉瀾的存在。」
     「該怎麼辦!?」
     「你的門鎖已經壞了,可能被那傢伙用匕首給割開一半的。」墨里斯鎖上奎薩爾的門鎖,看著鎖鐵上有道被割開一半的痕跡,「在繼續給那傢伙割開,立刻會斷。」
     奎薩爾低頭思考一會,希望可以想出好辦法。
     「冬犽,瀾可以藏在你房間嗎?」奎薩爾轉頭對冬犽問道。
     「可以!」冬犽想也不想,立刻答應。
     「我也可以!」希茉也立刻喊道。
     「希茉妳不行!墨里斯也是!」冬犽卻反駁希茉。
     「為什麼?」希茉和墨里斯不悅。
     「如果希茉妳要把瀾瀾藏在妳房間的話,先把妳從人界帶回來並藏在床底下的東西給我收的更加隱秘,最好隱秘到連奎薩爾的影子都找不到地方!不然瀾瀾很容易被妳帶壞!」
     「那!那些……東西是…是…衣服的…裝飾……是裝飾!」希茉瞬間紅著一張臉,頭頂像是火山爆發般的不斷冒出煙,胡亂揮舞雙手,音叉戰戟都從手中跌落地上。
     「衣服的裝飾?看起來不像褲帶又用意不明的皮帶,還有那些和百嘹的武器一樣的帶刺鞭子又怎麼解釋?」
     「那…那些是……」聽了冬犽的話,希茉的臉完全爆紅,最終只能捂臉逃避話題。
     「至於你,墨里斯。把你那些逗弄人界畜生的道具給我藏到奎薩爾都找不到的地方去!」冬犽指著墨里斯說道。
     「那東西也可以給他玩啊!」墨里斯不甘心的指著封平瀾回話。
     聽了墨里斯的話,奎薩爾只是冷著臉,銳利的眼瞳淡淡的掃向墨里斯,墨里斯察覺到奎薩爾的視線,只好立刻閉嘴不敢多說什麼。
     「我也可以,反正我房裡都是模型車,可以給平瀾玩玩解解悶。」璁瓏也不在乎的說。
     「不怕瀾瀾弄壞你的模型車嗎?」冬犽知道璁瓏非常愛惜他的模型車。
     「他很乖吧?好好和他說的話,他會小心玩吧。」璁瓏很放心封平瀾。
     「我也沒問題,就只不過我衣櫥裡的衣服比較亂而已。」百嘹聳聳肩地說道,「更何況,讓平瀾待在我們的房間裡,平瀾身上獨特的妖魔氣味會沾上我們房內的氣味,這樣可以更快掩飾平瀾的氣息吧?」
     「就這麼決定。」奎薩爾點頭同意,「每天一早在我們快要去會見妖魔君主的時候,除了希茉和墨里斯,那時候就把瀾藏在你們房間,直到夜晚我才把他帶回來。」
     「好!」
     四妖魔決定之後要輪流把封平瀾安置在不同房間裡後,討論好輪流的日子,冬犽他們便回房把自己的房間收拾乾淨一些,至於被奎薩爾排除的希茉和墨里斯,兩妖魔顯得無精打采。
     奎薩爾抱著封平瀾坐到床上,用自己獠牙咬破手腕,把溢出血的手腕送到封平瀾面前,封平瀾乖巧的坐在奎薩爾的腿上慢慢舔舐血液,但是他手上一直緊抱著不肯離身的奎薩爾的披風。
     坐在奎薩爾肩膀上的小影人慢慢爬到奎薩爾的背後,抓著奎薩爾的戰服緩緩滑了下去,然後一屁股坐在奎薩爾身邊盯著封平瀾進食。
     「你們怎麼會一起來這裡?」奎薩爾問待在他房裡的墨里斯和希茉。
     「瀾瀾用了【視域分享】,讓我們看見那個妖魔在你房間前有可疑動作,所以很不放心的趕來。」希茉簡單回答,墨里斯則點頭附和。
     奎薩爾點頭理解,便轉頭對著自己的使魔下達命令,「從明天開始,瀾去冬犽他們的房間時候,你也跟瀾一起去。一樣的,要是有可疑妖魔來,立刻通報我。」
     「( ̄ω ̄;)ゞ」小影人無奈接下任務:了解。
     封平瀾停下進食後,就一直窩在奎薩爾懷裡不想動,奎薩爾抱起封平瀾來到書桌前,看著書桌上擺放著已過了一百年,依然成長得非常茂櫻桃盆栽。
     櫻桃盆栽的枝枒上還掛著一條黑曜石的墜鏈,是一百年前奎薩爾送給人類封平瀾拿來防身的武器,奎薩爾將墜鏈從枝枒上拿了起來,把墜鏈戴在封平瀾的脖子上。
     「嗚哇!」封平瀾雙手捧著黑曜石,驚呼著墜鏈的美。
     奎薩爾看見項鏈太過鬆寬,把封平瀾放到書桌上讓他坐著,幫他調整項鏈的長度,「把項鏈戴在身上,不要離身。這樣不管你在哪,我會立刻知道,然後來到你的身邊。」
     「嗯嗯!」封平瀾興奮的點點頭,大大的露出開心的笑容,「謝謝薩!!!」
     奎薩爾不自覺彎起笑容,伸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看著封平瀾非常珍惜的把項鏈捧在雙手上,捨不得離手的握在手裡。
☆*☆*☆*☆*☆*☆*☆*☆*☆*☆*☆*☆*☆*☆*☆*☆*☆*☆*☆*☆*☆*☆*☆*☆
     離開了奎薩爾房間,受到希茉的使魔監視的妖魔侍衛——庫爾德,開始收斂自己的計劃。
     直到經過一個轉角,在希茉的使魔幾秒看不見他的情況下,庫爾德派出他的使魔聯絡在遠方監視妖魔君主派出的偵查部隊的同伴。
     『三個星期後,幫我把六妖魔軍團長給引出皇宮。』
     過了半天,庫爾德的使魔帶著同伴的消息回來了,看準希茉的使魔在幾秒看不見庫爾德的時機立刻鑽回主子身上,向主子匯報同伴的回信。
     『知道了,立刻準備。』
     庫爾德彎起詭異的笑容,任希茉的使魔監視。

☆*☆*☆*☆*☆*☆*☆*☆*☆*☆*☆*☆*☆*☆*☆*☆*☆*☆*☆*☆*☆*☆*☆*☆

     經過名叫庫爾德的蛇妖妖魔侍衛詭異的舉動,奎薩爾便把封平瀾隨機帶到冬犽他們的房間安置,以便混淆那妖魔侍衛的注意力。
     直到至今已經過了三個星期,自從那妖魔侍衛膽大包天的企圖開鎖進入奎薩爾房裡那一次,在希茉的使魔監視下就沒有其他可疑的舉動,但是他們依然沒人放鬆警戒,但是對於封平瀾一直被隱藏著而感到很鬱悶,深怕封平瀾會按耐不住心中的悶而不適。
     好在封平瀾似乎不怎麼想外出,這三個星期以來都一直在睡覺,要不然就和小影人玩耍一會,然後又繼續睡覺。
     那時候,在奎薩爾收到自己使魔的求救而突然離開妖魔君主的房間時候,妖魔君主有問過奎薩爾突然離開的原因。
     然而奎薩爾以察覺到不明妖魔侵入了在花園裡非常重要的櫻花樹範圍的氣息便立刻前去處理,所以沒及時匯報妖魔君主,妖魔君主知曉奎薩爾非常重視那棵櫻花樹,所以沒有懷疑奎薩爾的話。
     但是,過了三個星期,妖魔君主真的是超級的鬱悶,他最近實在是越來越不了解自己的那六個契妖了。
     在這一百年以來,自從封平瀾逝去後,他那六個忠誠的契妖們總是身上飄著鬼火,不是乖乖幫他處理事情,就是待在花園一整天,要不然就是偶爾去人界尋找轉世的封平瀾,可就在三個星期前,自從奎薩爾獨自一人前去人界遭到滅魔師的襲擊,他們就變了。
     奎薩爾他們六個個性從失去封平瀾的絕望,慢慢恢復正常個性,只是……
     稍微變得很莫名的……開朗?沒錯,就是開朗。
     他的六個契妖最近說話特別的多,就連奎薩爾也會破天荒的和他同伴說了很多話。
     妖魔君主又多次偷聽他們說話,但總是聽不清楚,每次要聽更清楚些時,他的契妖們很有默契的打住聊天不在說話,快速的為他做事。
     但是,他們一旦忙完事情後就消失不見蹤影,妖魔君主一度以為他們一定會在花園裡的那棵櫻花樹下,便去了那裡很多次找他們,可是一到達那裡,別說是他的契妖,就連一個妖魔的身影都沒有!
     而且都過了三個個星期了,他的契妖們再也沒有說過要去人界尋找封平瀾的轉世,明明之前常常都會出外尋找封平瀾的說,可他們沒去人界已經有三個星期了!
     妖魔君主不是沒問過他那六個契妖,而是他的契妖們個個把他的問話很巧妙的轉過,完全迴避他的話!
     妖魔君主仰首無語問蒼天,很想吶喊,他的六個契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身為一國之君的他,能怎麼樣?只能繼續著手處理國事,分發任務給他們幹就是了。
     妖魔君主無力的看著手上的文件,都是他派出偵查的妖魔軍前去刺探其他幽國開始計劃一些詭計,打算開始擊潰他們的幽國報告文件。
     妖魔君主想了想,之後還是打算把他那六妖魔一同派去偵查狀況。
     於是,妖魔君主便把任務放到一邊,等待他的六妖魔自己前來向他報到。
     話說,他們最近變得越來越遲來報到呢……
☆*☆*☆*☆*☆*☆*☆*☆*☆*☆*☆*☆*☆*☆*☆*☆*☆*☆*☆*☆*☆*☆*☆*☆
     在奎薩爾房裡……
     據說是身為妖魔君主最忠誠的六妖魔,全都聚集在奎薩爾的房間裡,外加一個傷痕累累的小小妖魔。
     冬犽坐在床上,面前坐著封平瀾,冬犽迅速的拆掉封平瀾身上的繃帶,替封平瀾換繃帶。
     封平瀾乖乖的坐著,不吵不鬧的任冬犽把各種藥物擦在自己身上,雖然會感到一絲刺痛,但是封平瀾還是忍下了。
     「瀾瀾,會痛的話要說喲。」冬犽在封平瀾手上的一塊淤青傷口抹上藥物輕輕的搓揉,卻感覺到手上握著的小手時不時震顫一下,心疼的說道。
     「嗚嗚!」封平瀾用力搖搖頭,「不痛!瀾瀾不痛!比奇一千!(比起以前!)這痛痛不痛!!!」封平瀾說話依然發音不準確,但是冬犽他們能理解封平瀾想表達的含義。
     見到封平瀾死忍著,天曉得封平瀾究竟在滅魔師那裡被凌虐多久,冬犽現在搓揉的淤青可是好一大塊,光只是用手指戳著就痛爆了,可封平瀾卻努力隱忍著。
     「好了。」冬犽不再繼續搓揉,直接用術法治愈,但是始終還沒完全治好,就留下非常淺淡的淤青。
     「嗚!謝謝犽犽!」封平瀾立刻抽回手,捂著被冬犽搓揉的傷。
     「不客氣。」冬犽憐惜的摸了摸封平瀾的頭,「瀾瀾身上的傷大半痊愈了,嚴重的地方就只有眼睛,雙手和雙腳的骨骼已經開始愈合了。」
     「他的後腦呢?」奎薩爾沒忘滅魔師在他面前用鐵棍打破封平瀾的腦袋,那時候封平瀾可是滿臉都是血,奎薩爾看得都覺得很驚悚。
     「已經痊愈了。」冬犽手癢的不斷揉捏封平瀾那宛如麻薯般粉嫩的臉頰,「我猜瀾瀾那時候可能有稍微避開致命,不然的話他可不是只有昏迷一天就能清醒過來。」
     「薩~」封平瀾偏過頭躲開冬犽的手,軟軟的聲調呼叫奎薩爾,站在一旁的奎薩爾立刻走到封平瀾的面前,就被封平瀾不斷催促著,「工作!你們去工作!“直到”了!」
     「是“遲到”。」奎薩爾糾正封平瀾的話,把手上一直拿著的披風蓋到封平瀾身上,一把抱起他,「百嘹,把瀾藏在你房間。」
     「可以。」
     奎薩爾抱起封平瀾,然後操控影子把在場所有妖魔都籠罩起來,影遁到百嘹的房間裡。
     在瞬間到達百嘹的房間,奎薩爾便把封平瀾放到百嘹的床上,封平瀾抓著身上的披風,在百嘹的床上開心的滾來滾去,「嘻嘻~」
     「別跌下去了。」奎薩爾無奈的對開始興奮的封平瀾說道。
     「嘿咻!」封平瀾坐起身子,舉起小手活潑喊道,「好~」
     「呵呵~」看見封平瀾活潑開朗的模樣,把六妖魔給逗笑了。
     小影人從奎薩爾腳邊的影子裡跳了出來,結果被奎薩爾像是抓小貓一樣拎起,放到封平瀾的腦袋上。
     奎薩爾把封平瀾的劉海梳到耳後,「乖乖等我回來,知道嗎?」
     「嗯嗯!」封平瀾很寶貝的把披風蓋在自己身上,舒服的蹭了蹭披風,抬頭對奎薩爾加油打氣,「工作!加油!」
     「嗯。」
     「給。」璁瓏拿出一台玩具車給封平瀾,「無聊的話玩玩汽車,別弄壞了。」
     「好~」封平瀾伸手接過玩具車,小心的拿著。
     和奎薩爾他們相處了一段時間,封平瀾已經了解奎薩爾他們的生活習慣,所以很快的配合他們的生活,在這三個星期裡的封平瀾性格也越來越活潑開朗,甚至還會調皮,好在封平瀾很懂事不難帶,奎薩爾他們也顯得很輕鬆。
     「拜拜~」封平瀾活潑開朗的對奎薩爾他們揮手道別,趴在封平瀾腦袋上的小影人也揮手和他們道別,「ヾ(^▽^*)」
     「拜拜~待會見。」冬犽他們也揮手對封平瀾道別,便離開百嘹的房間。
     奎薩爾他們和封平瀾揮手道別後,百嘹就關上自己的房門鎖上,最後離開。
     「(⊙v⊙)」小影人從封平瀾的頭上跳了下來,抬頭看著封平瀾,彷彿在問封平瀾:要玩什麼?
     「嗚~黑黑要玩遊戲嗎?」封平瀾低頭看著小影人。
     「(´・ω・`)ノ」小影人歪著頭:就看你要玩什麼?
     「嗚……瀾瀾不想玩……」封平瀾懶懶散散的趴在床上,把璁瓏的玩具車放到一旁,將披風包裹全身,懶洋洋的說道,「瀾瀾想睡睡……」最後披風裡傳出細聲的呼嚕聲。
     「(•́ω•̀ ٥)」小影人腦袋掛著一滴小水滴,看著封平瀾超速睡著顯得很無奈,最後小影人也躺在床上,抓起披風一角蓋在身上,陷入夢鄉,「(¦3[▓▓] 」

☆*☆*☆*☆*☆*☆*☆*☆*☆*☆*☆*☆*☆*☆*☆*☆*☆*☆*☆*☆*☆*☆*☆*☆

     妖魔君主一直等待他的六個契妖們來向他報到,在他想著他的契妖們來報到越來越遲的時候,房門被敲響了。
     「進來。」妖魔君主無奈的回應。
     聽見妖魔君主的回應,開門進入的果然是奎薩爾他們六個。
     「君主,貴安。」
     「貴安。」妖魔君主無精打采的背倚著椅背,對他的六個契妖說道,「雖然事情很突然,我有事要你們去做。」
     「何事?」
     「我收到了被我派去鄰國處刺探軍情的偵查隊的妖魔們消息,說今日鄰國那邊已經派出一大支精英部隊的妖魔軍馬前來攻佔這裡。」妖魔君主簡單說道,「所以,我希望你們六個派出你們的軍隊,前去先發制人,滅了正朝這裡前來的精英妖魔軍團。」
     「什……」六妖魔同時驚愕。
     「恩?怎麼了?」見到自己六個契妖驚愕的模樣,讓妖魔君主詫異,「不方便?」
     「呃!不……」六妖魔心虛的說道,但是卻不斷和自己的同伴互相對望。
     我們六個都離開的話,誰來照顧瀾/瀾瀾/平瀾!
     六妖魔同時在心裡吶喊。
     「你們怎麼了?」妖魔君主看見他們神情不對勁,「有什麼問題?」
     妖魔君主感到非常疑惑,換做是往常,奎薩爾他們絕對毫不猶豫的接下這任務。
     可今日……該說是從三個星期前,他們變得非常不對勁。
     「沒,屬下們接下這任務。」奎薩爾立刻回應,「何時出發?」
     「最好是現在。」
     「什……」奎薩爾再次驚愕。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grainbow 的頭像
yongrainbow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哈嘍~!!!
    各位大大們!我回來啦!!!!
    這次從國外帶了手禮回來送給大大們~!!!
    收下吧!!!!!!!
    ~\(≧▽≦)/~啦啦啦
  • 訪客
  • 大大帶來的伴手禮真棒(這樣會讓我想叫大大多出去玩XD
    奎薩爾、平瀾的互動愈來愈親密了,好萌>///<
    期待下集~~
  • 我不想出外了。。。
    走到我脚断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3 回覆

  • 55國語言翻譯公司
  • 她到夫看孩和後了學全地他小爾說們就明過得人家。

    Health is like money, we never have a true idea of its value until we lose it. 健﹍康§如□金○錢,○失〇去時才♀真﹉正知☉其☉價值﹉。♂* Billings 比林◇斯~

    145國語○言翻□譯公◎司﹂

    華碩﹌翻☆譯社﹉

    提☉供論文﹎翻○譯等◇服務○

    TEL: 02-﹎2369-0931

    LINE-ID: 0989298406

    論♀文﹉翻譯☆|﹌huangmiaohun.tctran.com/

  • 雨芝
  • 第一次留言ㄋㄧ,大大的文章超棒噠,半夜來看終於更新了,好開心喔><
  • 谢谢大大的喜欢!⁄(⁄ ⁄•⁄ω⁄•⁄ ⁄)⁄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4 回覆

  • 祤羊uyon
  • 喔喔喔這伴手禮超棒的!!!!!!
    謝謝大大!!!
  • 不客气~~~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4 回覆

  • Pudding Hsu
  • 大大的伴手禮太棒了o(≧o≦)o
    期待下集(這星期六更文吧!)
  • 星期六会更哦~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5 回覆

  • 訪客
  • 大大, 为什么澜澜一直睡呢?
  • 1,伤还没回复
    2,心灵伤还没恢复
    3,澜澜之前一直待在人界,来到幽界还没能适应
    4,妖魔体质开始改变
    5,一直持续使用能力(因为把感视当做眼睛使用)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8 回覆

  • 訪客
  • 這伴手禮太讚了啊啊啊啊啊啊
    謝謝大大(≧▽≦)♥
    瀾瀾一直睡覺是不是發動能力很累跟傷還沒好的關係QWQ期待後面瀾瀾被擄走(X父子既視感越來越進階了啊啊啊啊啊啊瀾瀾好可愛♥♥♥♥♥
  • 澜澜被掳走的话,澜澜又会受伤的哟。。。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8 回覆

  • 紅楓糖
  • 大大加油呦! 每個禮拜的精神糧食
  • 好滴!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9 回覆

  • 紅楓糖
  • 期待下集
  • 请等待星期六~~~

    yongrainbow 於 2017/04/26 21:29 回覆

  • 訪客
  • 忽然間更新嚇死人啦~
    話說,君主什麼時候知道瀾瀾在啊?
    覺得他不會傷害瀾瀾。
  • 吓死人?OAO
    其他大大们高兴到跳起来了,居然还会吓到人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4/28 18:40 回覆

  • 647
  • 星期六會更文!喔~大大我愛你
  • 我也爱大大们~~~(づ ̄ 3 ̄)づ~❤

    yongrainbow 於 2017/04/28 18:40 回覆

  • 悄悄話
  • 雷格
  • 哈囉~歡迎大大回來~
    希望瀾瀾不要再被抓走了
    期待下一章喔~
  • 除非剧情需要~
    否则澜澜会和奎萨尔度过亲子爱的生活~~~~

    yongrainbow 於 2017/04/28 18:42 回覆

  • 貓咪
  • 瀾瀾會和君主碰面嗎
    那個間諜侍衛祝他死的悽慘,敢傷瀾瀾的死!!!!!!
  • 会哟~
    就快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4/28 18:43 回覆

  • Jia YU
  • 大大可以多多出國 哈哈~
    這樣我們可以有更多的禮物 嘻嘻~
    加油啊!!! 大大 期待明天喔~
  • 我不走了!!!TAT
    脚断了!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4/29 10:46 回覆

  • 阿呆
  • 希望大大能帶更大包的伴手禮
    期待下次更新。
  • 我帶這個伴手禮還不算大麼?=A=

    yongrainbow 於 2017/04/29 11:11 回覆

  • 狂三
  • 很好看呢~
    加油大大!!
    I always support you~

  • 谢谢~^w^

    yongrainbow 於 2017/04/30 10:18 回覆

  • qwe1314509288
  • 真的超愛大大您寫的作品啦>W<
  • 谢谢!>\\\<

    yongrainbow 於 2017/04/30 10:18 回覆

  • 喔 喔
  • ㄚㄚㄚㄚ超喜歡作者大大的文~虐心虐到我哭完一包衛生紙了哈哈
  • 谢谢支持~~~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1: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