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薩爾他們出陣已經過了幾個小時了,妖魔君主便在他們回歸之前,拿起他之前準備好的一堆藥物,朝奎薩爾的房間走去。
     每次出戰的時候,奎薩爾他們一定會受傷回來,所以妖魔君主都會準備一些藥物放在奎薩爾他們的房裡,好讓他們回來後可以自己治療。
     妖魔君主不擔心他無法進入他的六個契妖的房裡,因為他在很早之前就有一把他們房間備用的鑰匙,所以都會拿著鑰匙進入他們的房內。
     來到奎薩爾的房間前,妖魔君主用備用的鑰匙打開房門,走到書桌前把一些藥物放到桌上,不經意的轉頭看了看一旁的櫻桃盆栽,卻發現一直吊在櫻桃盆栽枝枒上的黑曜石墜鏈不見了。
     「欸?那條項鏈呢?」妖魔君主低頭看向書桌下尋找項鏈的蹤影,「怎麼不見了?奎薩爾不知道嗎?」
     妖魔君主翻開奎薩爾的書桌抽屜不斷翻找,打算把項鏈找出來,但是找了好久都沒找到。
     「算了,等奎薩爾回來再告訴他吧。」
     妖魔君主拿起一堆藥物離開房間,但要走出房外之前,倏然停下腳步,回頭聞了聞房內的空氣,皺眉的四處打量房間,「為什麼房裡除了奎薩爾的氣息之外,還有別的氣息?」之後聳聳肩的離開房間,將房內上鎖後便朝離這裡較近的冬犽房間前去。
     到達冬犽的房間前,妖魔君主同樣的用備用鑰匙打開房門,把藥物放到桌上後就打算離開,同時也聞到冬犽的房內有著一股和奎薩爾房內一樣的不明氣息,「冬犽的房間也有這氣息?」妖魔君主不明所以的皺眉,便鎖上房門後朝希茉房間走去。
     因為希茉是女生,就算是妖魔君主不好隨意進入希茉的房內,只好用備用的鑰匙打開房門,把藥物放到門口旁,然後把門鎖上。
     「希茉的房裡倒是沒有那股味道……」妖魔君主鬱悶的騷了騷後腦。
     妖魔君主一邊思考奎薩爾和冬犽房內的氣息,一邊朝百嘹的房間走去,到了百嘹房間附近時,突然間,妖魔君主一聲「啾啾」的急促鳥鳴聲,接著就聽不見那聲音了。
     妖魔君主轉個彎道就來到百嘹的房間附近,就看見一名妖魔侍衛手上拿著一把匕首,打算把匕首插入門縫間。
     「你在幹什麼!」妖魔君主憤怒的大喊。
     妖魔侍衛狠嚇了一跳,立刻把匕首藏了起來,轉頭看向妖魔君主,對著妖魔君主敬禮,「君主。」
     「你剛剛在幹什麼?」妖魔君主走到妖魔侍衛面前,兇狠的質問。
     「下屬沒幹什麼,只是正好路過此處。」妖魔侍衛淡淡回話。
     妖魔君主東張西望打量四周,看見一旁地上倒著一隻身上插著一把匕首,不斷流出血的斑斕彩翼的雀鳥。
     希茉的使魔!為什麼會倒在哪裡?
     妖魔君主瞄了妖魔侍衛一眼,思考一下,冷冷說道,「為什麼有隻妖獸死在那裡?」
     「是!因為那隻妖獸不停地在皇宮裡四處飛行,所以下屬為了把它趕出去,便追到百嘹大人的房間前。」妖魔侍衛解釋,「就在這碰巧,君主您來了。」
     妖魔君主把手上的藥物放到地上,上前把雀鳥捧了起來,把匕首拔了出來後,用手輕輕撫摸它的身軀,感受著雀鳥的氣息。
     還活著……
     「我記得你叫庫爾德吧?」妖魔君主背對著妖魔侍衛,「上次向我通報說,你在奎薩爾的房間窗外聞到一股血味的那個妖魔?」
     「是!」
     「這沒你的事了,退下吧。」妖魔君主把冷眼盯著庫爾德。
     「那隻妖獸,讓下屬處理吧。」
     「不需要,退下。」妖魔君主強硬的下令。
     「是。」庫爾德轉身頓了一下身子,之後離開妖魔君主的視線裡。
     妖魔君主見庫爾德不在了趕緊用能力治療雀鳥,可雀鳥始終還沒醒來,妖魔君主確定雀鳥沒大礙後就停止使用能力,把它收進自己的衣服內,拿出百嘹的房間鑰匙,把地上的藥物提起後就打開門進入,結果讓他看見一個傻眼的事。
     那個小不點……是奎薩爾的使魔吧?為什麼會在百嘹的房間裡?
     「( ° 口 °)」小影人看見妖魔君主後,就徹底嚇呆了,完全無法反應。
     妖魔君主走上前,看見小影人身後有一團黑色不明物體正在蠕動著,詫異的瞪大眼睛盯著那一團黑物。
     「嗚……」那一團黑物發出一聲呻吟,然後有個小腦袋從黑物裡冒了出來,就聽見一聲軟奶稚氣的音調響了起來,「薩?不去工作?要遲到了……」
     妖魔君主看著小孩坐起身子,抬起頭用被繃帶包著的雙眼與他對視,同時妖魔君主也看見小孩的雙手與雙腳露出滿滿傷痕的痕跡。
     妖魔君主眨眨眼,看著不知為何會在百嘹房裡的小孩,一臉呆愣的看著小孩,就連手上的東西也跌落在地上也不知道。
     小孩大張著嘴巴,看起來也愣住著了,完全忘了反應。
     妖魔君主彎下身子靠近小孩,就聞到小孩身上發出一股百嘹和冬犽的氣息,也有一絲希茉、璁瓏、和墨里斯的氣息,但是奎薩爾的氣息最濃郁的。
     同時,妖魔君主也聞到被自己六個契妖的氣息給濃濃隱藏的另一個較淡的氣息,妖魔君主一聞到那個氣息,驚得身體不自覺倒退好幾步。
     這孩子!是虛魔之子!?
     為什麼百嘹的房間裡還有虛魔之子?而且身上還有他們六個的氣息!!?
     難道……這就是奎薩爾他們性格大變的原因嗎?可是,他們的性格……看起來比較開朗,沒有那種遇到虛魔之子的恐懼啊!?
     妖魔君主的腦裡充滿無數的為什麼,就是不明白奎薩爾他們為什麼要收藏虛魔之子。
     「嗚…啊……」一聲顫抖的咽哽聲響起,打斷妖魔君主的思想。
     妖魔君主抬頭看著小孩,卻看見小孩一臉恐懼的模樣抓著身上看似是披風的布料不斷往後退,一直退到床頭上縮成一團,幾乎快哭了出來的盯著妖魔君主。
     小影人頓時回神立刻跑到小孩身邊,手忙腳亂又驚慌失措的不斷安撫他,深怕小孩受驚過度,「。・゚゚・=͟͟͞͞=͟͟͞͞(っ °Д °;)っ・゚゚・。」
     「你是奎薩爾的使魔吧?」妖魔君主對著小影人問。
     「((유∀유|||))」小影人頓時僵住了身子,非常驚慌的轉頭盯著妖魔君主,非常僵硬的朝妖魔君主揮揮手,「ヾ((유∀유|||))ゝ」
     「那孩子是怎麼一回事?」
     「ヾ(。 ̄□ ̄)ツ」小影人眼神四處飄移,就是不敢告訴妖魔君主,打算偷偷的聯絡自己的主子。
     「你敢通知奎薩爾的話,你就死定了!」知曉小影人的打算,妖魔君主快先一步狠心威脅小影人。
     「(╥﹏╥)」小影人瞬間眼淚狂流成河川,非常左右為難的哭泣。
     突然間,一雙小手倏然抓起小影人,把小影人護在懷中,一聲稚氣的聲音顫抖響起,「不要…不要……欺互(負)…黑黑……」
     妖魔君主驚愕的看著小孩,因為小孩居然會保護奎薩爾的使魔而替它開口說話,同時也知曉小孩沒有惡意,妖魔君主不禁放軟聲調,與小孩對話,「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嗚……薩…薩說過……不可以跟…不樂是(認識)的人……說話……」小孩斷斷續續的說。
     「薩?你是指奎薩爾嗎?」聽見熟悉的單字,妖魔君主猜測。
     「嗚……」小孩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妖魔君主走到床前,蹲下身子把手放到床上,上半身趴在床邊,結果手指摸到一個堅硬的東西,「恩?這是璁瓏的模型車。」
     「嗚……」小孩發出輕聲呻吟聲,宛如像隻非常怕生的小狗一樣。
     「我認識奎薩爾哦。」見到小孩非常驚覺又害怕的模樣,妖魔君主繼續輕聲說道,「也認識百嘹、冬犽、璁瓏、希茉,還有墨里斯。你也認識他們,對嗎?」
     「嗚……」小孩把小影人藏在披風裡,偏過頭不直視妖魔君主。
     這時,掛在小孩身上的披風頓時滑了下來,妖魔君主眼尖的看見,小孩的脖子上穿著他剛剛在奎薩爾房間裡,一直尋找的黑曜石墜鏈。
     奎薩爾把那條墜鏈給這孩子穿上了!?那條墜鏈可是他曾經給封平瀾的……
     想到這,妖魔君主驚愕的瞪大眼睛,似乎領悟到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小朋友……」妖魔君主的聲開始顫抖了,「你的名字…是不是叫……封平瀾?」
     「唔!你怎麼知道瀾瀾的名字!」封平瀾頓時驚呼起來。
     妖魔君主愣怔一下,心情不禁激動起來,「原來……原來你就是封平瀾!你已經轉世了啊!」
     「唔呀!」見到妖魔君主的激動反應,封平瀾嚇得把自己裹在披風裡不斷顫抖,不敢直視妖魔君主。
     「Σ( ° △ °|||)︴」小影人也被妖魔君主的激動給嚇了一跳,立刻從封平瀾的手中爬了出來,朝妖魔君主跑去,手忙腳亂的阻止妖魔君主的激動,深怕妖魔君主的激動會嚇到封平瀾,「Σ\(OдO \ ‖) =3=3=3」
     「怎麼了?」妖魔君主看著在自己面前跳來跳去的小影人。
     「(°ー°〃)」,小影人操控影子漂浮在空中不斷變化,用影子來化出妖魔文字與妖魔君主對話,『君主,這孩子的膽子膽小得很!驚嚇不得!也非常的怕生!』
     「啊!對不起!」知曉封平瀾被自己嚇到,妖魔君主立刻道歉,之後質問小影人,「這孩子是怎麼回事?」
     『主…主子從人界帶回來的孩子……(|||¬_¬)』
     「什麼時候帶回來的?」
     『三個星期前,主子去人界那一次……(´-ι_-`)』
     「奎薩爾說他被滅魔師偷襲的那一次?」
     『是……(´-﹏-`;)』
     「那時候,奎薩爾不是被滅魔師偷襲受了傷了嗎?」
     『這個嘛……請君主您自己親自去問主子比較好……(;一_一)』
     「也對,在那之前,你不准通知奎薩爾!他們現在在戰鬥,要是一個分心會害到他們。」
     『是!(´⊙ω⊙`)』
     妖魔君主知道自己嚇壞了封平瀾,想要先安撫封平瀾的情緒,「那個……我可以叫你瀾瀾嗎?」
     「嗚嗚……」封平瀾膽怯的探出頭,「薩…薩說過…不可以…跟……陌真(生)人…說話……」
     「沒關係的啦~」妖魔君主開始卸下封平瀾的戒心,「奎薩爾不會罵你的,如果奎薩爾罵你的話,我就打他。」
     「唔嗚……不可以打薩……」封平瀾心疼的說。
     「啊?不可以打他喔?」妖魔君主半開玩笑的說,開始踏起腳步慢慢靠近封平瀾,「可是,奎薩爾有時很壞耶!」
     「薩…很好……瀾瀾…喜歡薩……」封平瀾抓著披風一角,不斷搓揉著,「薩救了瀾瀾……所以瀾瀾非常喜歡薩……」
     「奎薩爾救了你?」妖魔君主愣怔一下。
     「瀾瀾…還沒見到薩之前……被好多壞人…欺互(負)……很痛…很可怕……是薩救了瀾瀾……然後陪瀾瀾……」
     妖魔君主有些明白封平瀾的話,但是不明白封平瀾所說的壞人是指誰。
     小影人跑到妖魔君主身邊,伸手扯了扯妖魔君主的衣角,吸引妖魔君主的注意力,然後操控影子更變文字告訴妖魔君主,『他是被滅魔師虐待了很久,所以被主子救了回來。(˘•ω•˘)』
     「他的眼睛也是被滅魔師所傷的?」
     『何止是眼睛!這孩子全身上下的傷都是一群滅魔師一手造成的!ε=ε=ε=٩(╬ఠдఠ)و 』小影人火冒三丈的說,氣得頭上都冒出煙氣,『三個星期前,主子把他帶回來的時候,他都已經奄奄一息了!(ꐦ°᷄д°᷅)
     妖魔君主驚愕的盯著封平瀾,看著封平瀾不斷畏縮自己的身體,打算和他保持距離。
     難怪這孩子和傳聞中的虛魔之子不一樣,被滅魔師虐待到這地步卻還不發威,反而變得擔小又怕生……
     妖魔君主突然想起庫爾德,看見他莫名的站在百嘹的房間前把匕首拿出來,希茉的使魔又受重傷,似乎要幹什麼事。
     難道,那傢伙知道這孩子的存在,所以才……
     妖魔君主覺得庫爾德已經知曉封平瀾的存在,所以打算對封平瀾不利,若把封平瀾繼續放在百嘹的房間裡非常的不安全,妖魔君主打算要把封平瀾帶在身邊,「那個……瀾瀾,奎薩爾他們現在出外……工作,你一個人待在百嘹的房間會很危險。你要不要和我待在一起?這樣奎薩爾他們會比較放心。」
     「不…不要……」封平瀾畏縮的退後。
     「瀾瀾,你一個人在這裡真的很危險。」妖魔君主繼續勸說封平瀾,「跟我在一起比較安全,過來好嗎?」妖魔君主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影人,示意它幫我忙勸說封平瀾。
     小影人想了想,確實覺得封平瀾跟在妖魔君主身邊比較安全,立刻跑到封平瀾身邊安撫他,拍拍他的腳趾,「(๑•̀ㅁ•́ฅ)」
     「薩…會生氣……」封平瀾對小影人說。
     小影人用力搖了搖頭,拉著披風一角朝妖魔君主方向指去,「<( ̄︶ ̄)/」
     「嗚……」封平瀾遲疑不決的盯著妖魔君主,「你是誰?」
     「我叫雪勘,是奎薩爾和百嘹他們的朋友哦!」
     「寫…看?」
     「是雪勘,下雪的雪,勘查的勘。」
     『君主,這孩子不識您的名字……(;一_一)』小影人忍不住插嘴。
     「可他似乎知曉奎薩爾他們的名字啊?」
     『這孩子是知道主子他們名字,但是沒辦法正確說出來,所以他叫主子為薩,其他大人叫百百、犽犽、瓏瓏、茉茉和里里。順道一提,他叫我黑黑……(ㅍ_ㅍ)』
     「噗唧!除了奎薩爾,其他人都是異常可愛爆表的稱呼!」妖魔君主捂住嘴巴,忍住噴笑。
     『君主,您也決定一個稱呼讓他叫您,這樣比較方便。(*¯︶¯*)』
     「也好……」妖魔君主點了點頭,「瀾瀾你喜歡怎麼叫我都可以哦!」
     「嗚……你的名字叫……寫堪?」
     「我叫雪勘。」妖魔君主耐心的重複。
     「唔……勘勘?」封平瀾歪頭,疑惑的看著妖魔君主。
     「好吧!你就叫我勘勘好了。」妖魔君主不知什麼時候來到封平瀾身邊,彎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
     「唔呀!」被妖魔君主觸碰的封平瀾嚇得把頭縮進披風裡,躲著妖魔君主的觸碰。
     妖魔君主無視封平瀾的恐懼,隔著披風繼續摸著封平瀾的頭,慢慢卸下封平瀾的警戒。
     過了不久,封平瀾慢慢的從披風裡探出頭,確定妖魔君主沒傷害他後就不怎麼害怕了。
     「瀾瀾,跟我一起吧!」妖魔君主繼續勸說封平瀾,「奎薩爾也不放心瀾瀾一個人,所以和我待在一起的話,奎薩爾會比較放心哦。」
     「嗚……」封平瀾非常茫然的低頭思考。
     封平瀾知道奎薩爾非常不放心他一人在房裡,但是奎薩爾有交代他不可以開門給不認識的人進來。
     如果是奎薩爾他們的話,他們有鑰匙直接進來房間,不會敲門的。
     但是妖魔君主卻有備用的鑰匙進來房間,又是封平瀾不認識的人,封平瀾不曉得到底要不要聽妖魔君主的話。
     小影人上前拉了拉封平瀾從披風露出來的衣角,示意封平瀾聽從妖魔君主的話,「ヽ(•ω•。)ノ」
     看著小影人也示意封平瀾相信妖魔君主,封平瀾猶豫了一下,之後挪動身體來到妖魔君主面前。
     「乖孩子。」妖魔君主小心的抱起封平瀾,幫封平瀾把披風披在身上,任過長的披風懸在封平瀾下方,順手拿起璁瓏的模型車遞給封平瀾拿著,伸手夾起小影人放到自己肩膀上。
     抱穩封平瀾後,妖魔君主從地上拿起一些藥物放到百嘹的書桌上,想起封平瀾那一絲虛魔之子獨特的氣息實在太過明顯,妖魔君主便用自己的氣息沾上封平瀾的身體,隱藏那一絲獨特的氣息,確定隱藏後就帶著封平瀾離開百嘹的房間。
     『君主~若主子怪罪於我,小的跪求您!懇求您!哀求您!請您要保住小的小小性命~~~(´இ皿இ`)』小影人趴在妖魔君主的肩膀上,欲哭無淚的用影子向妖魔君主求救。
     「是是~如果奎薩爾開除你的話,你就來當我的使魔吧~」妖魔君主被小影人的話語惹笑了,「像你這麼有個性的使魔,我一直很想要有一個~」
     『到時,小的會投靠與您~(╥ω╥)』小影人感激的抱著妖魔君主的脖子。
     「這句話被奎薩爾聽見的話,奎薩爾真的會直接幹掉你的哦。」
     「薩~不會欺互(負)黑黑!」聽見妖魔君主與小影人對話,封平瀾鼓著臉替奎薩爾打抱不平,「薩~對黑黑很好!」
     「也對!奎薩爾才不是那種沒度量的妖魔。」
     妖魔君主一手抱著封平瀾,一手拿著藥物,帶著封平瀾一一前往璁瓏和墨里斯的房間,把藥物放到書桌上後就帶著封平瀾參觀皇宮四周。
     一路上,路過的妖魔侍衛和妖魔女侍見到妖魔君主手上抱著一個孩子,全都忘了和妖魔君主敬禮道安,非常錯愕的瞪大眼瞳的直直盯著妖魔君主抱著小孩路過。
     妖魔君主也不在意的走過只差沒變成石像的一群妖魔身邊,一邊走路,一邊和封平瀾聊天。
     在帶封平瀾參觀皇宮的過程,封平瀾一直把自己包在披風裡面不肯露出樣貌,被妖魔君主抱著的身體不斷顫抖,似乎非常害怕四周一切。
     妖魔君主驚覺到封平瀾的不安,便把他帶到皇宮的大廳裡,抱著封平瀾上了階梯來到皇座上坐著,讓封平瀾坐在自己腿上和他聊聊天,等待奎薩爾他們歸來。
     過了不久,小影人從妖魔君主的肩膀上跳到皇座扶手上,從影子裡拿出一瓶和它體型差不多大小的玻璃瓶出來,遞給妖魔君主。
     「這是什麼?裡面黑黑的?」妖魔君主接過玻璃瓶。
     『主子的血,是要給這孩子進食的。ヽ(´•ω•`)、』
     「瀾瀾只喝血而已嗎?」妖魔君主扭開玻璃瓶蓋,就立刻聞到奎薩爾的血味不斷從瓶子裡散發出來,接著把瓶子送到封平瀾的嘴前小心餵他喝下,「不能給他吃妖獸的肉嗎?這樣才能給他補充一些營養。」
     『萬不得!不能給這孩子吃肉!Σ(っ °Д °;)っ』小影人驚慌的阻止,『在兩個星期前,主子有拿一些妖獸的肉給他吃,結果他連嘴都沒開,一聞到那妖獸的血肉味,就在主子和各位大人們面前立刻嘔得昏天暗地了!甚至險些差點休克!!!ヽ(*。>Д<)o゜』
     「那麼嚴重?!」妖魔君主非常驚愕。
     『主子猜測,這可能和他被滅魔師虐待有關。(⊙_⊙)』小影人繼續說,『因為主子說過,在救了這孩子那時候,當時就聞到他身上有股非常濃烈的畜生的血味。可能是滅魔師宰殺了一些人界的畜生,強迫的逼這孩子進食,所以這孩子才對肉類的食物有著劇烈的排斥。(。•́︿•̀。)』
     「那瀾瀾就只能喝血來填飽肚子嗎?」
     『不。他只是除了肉類之外,其他的食物都可以進食。(•̀ω•́)』
     「其他食物是指……」
     『例如:墨里斯大人的餅乾,璁瓏大人的牛奶。(๑´∀`๑)』小影人一一指數著,『百嘹大人的糖果和冬犽大人的冰淇淋其實他也可以吃的,但是主子不常給他吃。因為糖吃太多牙會疼,冰淇淋吃太多會鬧肚子疼。至於希茉大人的酒,他還是小孩,當然不可喝酒。(  ̄▽ ̄)σ』
     「呃……」妖魔君主汗顏,「怎麼覺得奎薩爾變得很……父親的感覺……」
     『這個嘛~就請您去問主子吧。(`・ω・´)』
     妖魔君主低頭看著正在慢慢喝下奎薩爾的血液的封平瀾,封平瀾一手拿著璁瓏的模型車,另一手扶著玻璃瓶,看起來十分乖巧的模樣和傳聞中的虛魔之子差別很大。
     「他一點都看不出是虛魔之子的模樣呢。」妖魔君主不自覺非常溺愛封平瀾,伸手摸了摸封平瀾的腦袋。
     「嗚?」聽見妖魔君主的話,封平瀾疑惑的歪了歪頭,一臉不解的模樣。
     「沒事,喝完吧。」
     「嗯嗯!」封平瀾點點頭,非常安靜的繼續喝血。
     封平瀾喝完後,妖魔君主就替封平瀾擦掉沾到嘴邊的血,然後陪著封平瀾等奎薩爾他們歸來,妖魔君主突然想起希茉的使魔存在,從衣服裡小心把昏迷不醒的受傷雀鳥捧了出來。
     「嗚……好可憐……」封平瀾看見受傷的雀鳥,心裡不禁感到悲傷,小心的伸手一下又一下的摸著雀鳥的頭。
     妖魔君主愣怔一下,低頭看著封平瀾一會皺眉一下,之後拍了拍封平瀾的頭,接著繼續用能力治愈雀鳥的傷勢,不用多久,雀鳥就已經清醒了。
     雀鳥清醒後,小影人從影子裡拿出一捆繃帶遞給妖魔君主,讓他替雀鳥包扎傷口。
     妖魔君主無言了一下,便接過繃帶,「你把影子當做是百寶袋了嗎?」
     『是冬犽大人常常會替這孩子療傷,為了方便,主子才要我把治療用品收進影子裡的。需要藥水嗎?( 。ớ ₃ờ)ھ』小影人再從影子里拿出藥水,遞給妖魔君主。
     妖魔君主無言的接過藥水替雀鳥擦傷,之後交代雀鳥不可向希茉匯報一切事情。
     由於妖魔君主是希茉的主子,雀鳥只好聽從妖魔君主的命令,妖魔君主把雀鳥放到自己肩膀上,雀鳥站穩後就把自己的身體縮成一團,身上的羽毛也隨之蓬鬆起來像個一團羽毛樣的球團般,閉上眼睛安靜養傷。
     封平瀾看見雀鳥已經睡著了也感到安心,開始玩著手上的模型車,隨著時間流逝,封平瀾開始犯困了,不知不覺在妖魔君主的懷裡睡著了。
     妖魔君主看見封平瀾已經睡著了,就將披風拉起蓋到封平瀾的脖子上讓他繼續睡。
     大概過了幾小時,妖魔君主感覺到和奎薩爾他們訂下契約的紋印起了反應,透過契約之印感覺到他拿六個契妖們已經回來了。
     「真難得,居然花了十多個小時。」妖魔君主一手抱著封平瀾,另一手的手肘放到皇座扶手上,彎起手指用手指背來支撐太陽穴,翹起二郎腿,臉上露出一副慵懶的模樣,低頭看著已經熟睡的封平瀾,「看來奎薩爾真的很重視你呢~如果我要拆散你們,我想奎薩爾可能會與我解除契約,帶你逃跑吧?」
     之後,大廳大門很放肆的被撞開,接著一聲非常驚恐又罕見的呼喊聲在大廳迴響,「瀾!」
     「嗚哇啊~居然喊了那麼大聲~」看見奎薩爾他們六個渾身是傷的闖進大廳,妖魔君主有些驚訝的冷冷說道,「看來這個虛魔之子對你來說,可真是非常的重要呢~奎薩爾。」
     奎薩爾瞪大他那還沒收起的紫色蛇瞳,臉色蒼白,腦袋空白,完全愣住的盯著妖魔君主,「君…君主……」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grainbow 的頭像
yongrainbow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