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濃的黑煙從皇宮某個飄出來,不斷朝空中已經掛起大大圓月,開始閃著繁星的夜空中升去。
     濃濃的煙霧遮蔽了整個花園,完全看不見四周的狀況。
     過來一會後,煙霧逐漸消散了,四周的景色開始變得很清晰,能看見花園裡一片狼藉。
     煙霧完全消散後,並沒有看見預想中滿地屍體的妖魔們,反而看見四周隆起一大堆的不明黑物。
     稍後,那些不明黑物微微抖了抖,像是綻放花瓣的花朵似的伸展出來,露出下方被黑物護著的一群人影。
     「咳咳!」妖魔君主咳出一口血,微微喘氣的睜開眼看著剛剛包住他的黑物,「奎薩爾的…影子……」
     「看來…我們全部都被奎薩爾救了……」倒在妖魔君主身邊的百嘹撐起身子,伸手擦掉嘴角流出來的血。
     原來,那時候在泡泡爆炸一刻,奎薩爾立刻操控影子保護在花園裡被纏住以及受重傷的妖魔們。
     可是泡泡爆炸的時候太過突然,奎薩爾慢了一步及時支援,讓妖魔君主他們被爆炸輕微傷到後才操控影子趕緊保護全部妖魔。
     「奎薩爾!奎薩爾呢?」妖魔君主想起奎薩爾也負傷了,緊張的尋找奎薩爾身影。
     妖魔君主轉頭看向一旁的走廊,看見奎薩爾一手按著腹部,一手扶著墻壁站了起來,腳步踉蹌又不穩的朝皇宮大門走去,看起來隨時都會倒下。
     「奎薩爾!」妖魔君主撿起從奎薩爾那裡借來的長劍,趕緊站起身跑到奎薩爾身邊,一把抓住奎薩爾的手臂阻止奎薩爾繼續行走,「奎薩爾,你別亂動!你的筋骨斷了好幾根了吧?!」
     「瀾…瀾被抓走了……我要去…救他……」奎薩爾粗聲喘氣,強硬的繼續前走。
     「你這個樣子要怎麼去救瀾瀾!至少也把你的傷養好……」
     「不能再拖了!瀾是虛魔之子這件事被那群傢伙知道了!要是不趕快追上他們,瀾就會……噗咳!!!」奎薩爾著急的大吼,太過用力大吼時結果扯到腹部的傷,讓他立刻吐血。
     「你拖著這樣的傷不治去救瀾瀾的話,別說是救瀾瀾了,追到半路你都痛暈了!」來到奎薩爾身邊的冬犽不管奎薩爾還負著傷,用力的推著奎薩爾讓他坐在地上,立刻雙手捂著奎薩爾的腹部,趕緊替奎薩爾治療,「我會盡快治好你的內臟,至於你斷掉的筋骨我就沒辦法了!靠你自己的意志力撐住!」
     「可惡!要從這裡去拿急救箱會來不及的!」看著奎薩爾那被刺穿一個洞而不斷流血的右手臂,妖魔君主著急的蹲在奎薩爾身邊,把手上的劍放到一邊,輕輕扶著奎薩爾的手腕打量傷勢。
     突然間,妖魔君主感覺到衣角被拉扯,低頭一看,看見小影人看起來也很虛弱的抬頭盯著他。
     看見妖魔君主注意他後,小影人身後出現一道黑影,黑影立刻吐出一個急救箱出來。
     「幹得好!」妖魔君主立刻打開急救箱,從箱子裡拿出一些創傷藥,連撕開奎薩爾手臂上的袖子都沒有,直接隨意擠在奎薩爾的手臂上,然後用繃帶包扎起來。
     「君主,拜託包緊些。」奎薩爾請求道。
     「……知道了。」知曉奎薩爾還有繼續戰鬥,妖魔君主只好把繃帶勒緊,緊緊的包扎著奎薩爾的手臂。
     奎薩爾要妖魔君主這麼做,一來可以壓住血管防止血繼續流失,二來可以減少傷口被空氣觸碰的刺痛感。
     百嘹、璁瓏、希茉和墨里斯渾身是傷又很狼狽的來到奎薩爾身邊,對於封平瀾被帶走了,自己卻沒能及時救回封平瀾感到懊悔。
     「平瀾被抓去哪裡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把平瀾救回來?」百嘹靠著走廊邊的柱子喘氣,卻不知怎麼尋找敵人的蹤跡。
     「我知道在哪裡。」奎薩爾任冬犽為他治療,趁機會趕緊喘口氣恢復體力,「瀾的有穿著我給他的墜子……」
     「那他們朝哪個方向逃了?」璁瓏著急的問。
     「南北方……」奎薩爾透過封平瀾脖子上的墜子,感知封平瀾的所在,「那群傢伙還在快速移動著……」
     「該死!我真不該一直放任庫爾德待在皇宮裡的!」妖魔君主對於自己明知道庫爾德是間諜,卻毫無行動反而害了封平瀾被抓走感到懊悔不已。
     「我也沒能保護瀾……」奎薩爾也很痛恨自己沒能保護好封平瀾。
     「再怎麼後悔也沒用!」冬犽大致治療好奎薩爾的內臟,順道治療奎薩爾的手臂,「現在要把握時間,趕緊追上他們!」
     璁瓏、希茉和墨里斯叫了那些受點輕傷的妖魔們過來,交代他們先安置傷患,之後的事等他們回來才處理。
     「(◣д◢)」小影人趁冬犽還在治療奎薩爾的手臂時,爬上奎薩爾的戰服上,然後鑽入奎薩爾胸前的口袋裡,露出還紅著眼的小腦袋出來,趴在口袋外。
     「你也要去救瀾?」奎薩爾低頭看了看鑽進口袋裡的小影人。
     「(`へ´)=3」小影人憤憤的用鼻子噴出一口氣,點了點頭著。
     「好了!」冬犽處理好奎薩爾的傷後,立刻站起身,「可以站起來嗎?」
     「不能也得能!」奎薩爾咬緊牙關,扶著墻壁站了起來,「快追!」說完,奎薩爾背部已經伸出炫彩羽翼,迅速的衝出花園朝天空飛去。
     妖魔君主他們立刻緊跟在奎薩爾身後,開始去拯救封平瀾。
☆*☆*☆*☆*☆*☆*☆*☆*☆*☆*☆*☆*☆*☆*☆*☆*☆*☆*☆*☆*☆*☆*☆*☆
     一群妖魔來到一座漆黑的大森林,他們停下奔跑的腳步,漫步走進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裡。
     他們用自身妖魔的視力進入森林裡,一路上留下踩踏樹葉的聲響。
     「蠹蛾,你別一直抓著我衣服好嗎?」
     「沒辦法!昆蟲的視力非常不好!我看不見啊!」
     「嘖!扶我肩膀啦!」
     「緋竺,你點個火啊!不然我就算扶著冀贠的肩膀還是很難走啊!」
     「你們這些爬蟲類的妖魔真的很麻煩!」
     「靠!你一歲智商啊!昆蟲類和爬蟲類都不會分!」
     「我沒說你是昆蟲!」
     「我說緋竺,蠹蛾是昆蟲類妖魔,不是爬蟲類。爬蟲類是隻有腳爬的。」
     「肯德是變色龍我就不多說,庫爾德是蛇吧?沒有腳的蛇也算是爬蟲類嗎?」
     「你給我滾回你娘胎去吧!你們這群烤豬一族的笨豬!緋竺緋竺,你娘給你取的名字一點錯都沒有!不但蠢,還肥的像隻豬的肥豬!」
     「脫皮蛇,你在給我說多一次!還有,我是魔豬一族,不是烤豬一族!」
     「肥豬!肥豬!肥豬!我說了三次,怎麼樣!」
     「你……」
     「你們繼續吵,要是把肯德肩膀上的小傢伙吵醒了,就算我們在怎麼厲害,到時我們是怎麼死的可不知道哦。」
     「……」
     「什麼都好!快來點光!我都快絆倒了!」
     「嘖!麻煩!」
     在漆黑的森林裡倏然亮起一絲火光,微微照亮森林四周的景色。
     「這樣舒服多了!」有一頭扎起紫色與粉紅色相間的長髮,左臉側有兩個詭異的看似是某種昆蟲眼睛紋身的男子,快速跑到火焰後面。
     「你這隻飛蛾可別撲火了!」一頭火紅色短髮,身材非常肥胖的男子手上燃起火球,警告著大概名叫蠹蛾的男子。
     「才不會!」蠹蛾邪魅一笑。
     「恩?」走在最前頭的鷷突然停下腳步,轉身望著他們從皇宮回來的方向。
     「鷷,怎麼了?」
     「那群妖魔的命還真頑強呢。」鷷彎起嘲諷的笑容,「肯德,你的蠻力沒能徹底打垮那隻羽翼蛇呢。」
     肯德詫異的瞪大類似昆蟲的眼瞳,對於鷷的話感到疑惑,「我可是用了全力。」
     「那時候,你全力揍羽翼蛇的時候,你有感覺到什麼嗎?或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勁?」鷷也親眼看見肯德確實是使了全力,絲毫沒有放水。
     「……那時候,我已經揍上羽翼蛇腹部的時候那一瞬間,我隱約感覺到我的拳頭突然間好像被某種力量阻止了幾秒,緩衝了衝擊力。我以為是錯覺……」
     「是嗎?」鷷的視線移到被肯德扛在肩膀上昏迷的封平瀾身上,「做好準備,那群六妖魔包括妖魔君主已經追來了。」
     「什麼!他們還沒死嗎?」藍瀠感到不可置信。
     「他們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裡?」綠植奇怪的問。
     鷷低頭思考一下轉頭看向封平瀾,然後走到肯德的背後,看著腦袋垂著的封平瀾。
     封平瀾在奎薩爾他們照顧之下,原本蒼老色的頭髮逐漸開始變成黑色,形成黑灰相間的頭髮。
     鷷看見封平瀾因為被肯德扛在肩膀上,隨著重力垂落的頭髮裡隱藏著一個純黑的吊飾,是封平瀾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黑曜石墜子。
     鷷冷笑一下,伸手把鏈墜扯斷隨手扔到地上,帶著自己的同伴離開了。
     可鷷他並不知道一件事,被封平瀾身穿的衣物給隱蔽在下方的那個鎖骨紋印,正在發出微微暗沉的紅光。
     而且也沒有任何妖魔發現,被封平瀾的眼皮給遮蓋的異色瞳,在沒有妖魔發現下微微睜開了雙眼,那隱藏在眼皮後方的異色瞳露出的眼神並不是以往那種呆呆傻傻又機靈頑皮的眼神,而是一種非常冷酷無情又冰冷至極的眼神。
☆*☆*☆*☆*☆*☆*☆*☆*☆*☆*☆*☆*☆*☆*☆*☆*☆*☆*☆*☆*☆*☆*☆*☆
     奎薩爾透過黑曜石墜鏈感知封平瀾的所在,拍著翅膀迅速朝封平瀾所在飛去。
     緊跟在奎薩爾身後的妖魔君主他們不斷在樹上飛躍著,雖然速度不慢,但還是很勉強跟得上奎薩爾,希茉幾乎跟不上奎薩爾的飛行速度,自己也只好伸出羽翼跟在奎薩爾身後,墨里斯本身就是速度非常敏捷的黑豹,要他追在奎薩爾身後也不算難事。
     至於妖魔君主、冬犽、百嘹和璁瓏他們四個就特別困難,就算百嘹也能飛,但是對於身為昆蟲類妖魔的他來說,速度可說一般。
     他們能這樣勉強緊跟在奎薩爾身後,也是多虧冬犽的風能力,冬犽的風能力包圍著他們身體,讓他們能乘著風流快速飛躍,否則早就看不見奎薩爾的身影了。
     奎薩爾選擇飛行也是有理由的,一來可以隔開地下的障礙物更快到達封平瀾身邊,二來可避免傷口裂開。
     恩?那群傢伙停下了?
     奎薩爾感覺到墜鏈那一邊已經停止了移動。
     「奎薩爾,還有多遠?」妖魔君主問。
     「就在前方!」
     「前方?我記得前方好像是……叫闇之森的森林吧?」冬犽不確定的想著。
     「闇之森?那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璁瓏詫異的問。
     「進了那個森林裡的話,會很容易迷失方向,最後會困在森林裡的。」希茉不安的說。
     「如果那群傢伙進了森林裡……百嘹,你要不要留下?」妖魔君主知曉昆蟲類的妖魔視力非常不好,轉頭問百嘹。
     「不用。」百嘹斬釘戳鐵說著,「叫墨里斯把森林燒掉,逼那群傢伙出來就行了。」
     「你就不怕那群傢伙把封平瀾扔去火烤了嗎?」墨里斯哼哧百嘹的話。
     「那你來點火給我照明路就行了。」
     「嘖!麻煩的昆蟲!」
     「到了!」
     七妖魔停在一座漆黑一片樹林又非常高大的森林裡的外圍,警戒著四周一切。
     森林裡的樹都非常巨大又茂盛,上端的樹葉都長得非常茂密,完全把上頭的月光完全給遮掩了,絲毫不讓一絲月光透入森林裡。
     「瀾似乎被帶到森林裡。」奎薩爾很肯定的說,「他們停止移動了。」
     「那快走吧!」妖魔君主催促著。
     奎薩爾一手捂著還在發疼的腹部,腳步緩慢的帶領身後的妖魔,一起進入森林裡。
     在進入森林裡的時候,墨里斯就伸出手掌燃起火球,照亮森林裡的黑暗。
     森林裡的落葉非常多,每一踩踏到枯葉就會發出響亮的聲響,奎薩爾他們想要放輕腳步都不行。
     「這些枯葉的聲真煩人!要隱藏也不行!」璁瓏惱怒的踢散腳邊的枯葉。
     「話說,在過幾天秋季就結束了,冬天也快來了。」妖魔君主突然想起新的季節即將來臨。
     「啊!回去後要給瀾瀾準備一些溫暖的衣裝呢!」聽見妖魔君主的話,冬犽立刻想到還未給封平瀾準備防寒衣物。
     「那也要把封平瀾救回來才打算!」墨里斯提醒冬犽一句。
     突然間,走在最前頭的奎薩爾停下腳步,沒有繼續前進。
     「奎薩爾,你怎麼停下了?」妖魔君主看著停下腳步的奎薩爾。
     奎薩爾沒有回應妖魔君主的話,只是向前走了幾步,蹲下身子撿起什麼東西,一直低頭盯著手掌上的東西。
     「奎薩爾?怎麼了?」見奎薩爾一直沒回話,妖魔君主來到奎薩爾身邊,看見奎薩爾手上拿著一條黑曜石墜鏈,「這墜鏈!這不是瀾瀾一直穿著的黑曜石墜鏈嗎?!」
     「什麼!」聽見妖魔君主的話,百嘹他們全都聚集到奎薩爾身邊,「為什麼這條項鏈會掉在這裡?」
     「嘖!」奎薩爾不悅的咂舌,握緊手上的項鏈,「被發現了嗎?」
     「瀾瀾…瀾瀾呢?」希茉著急的東張西望,想要尋找封平瀾的身影,「瀾瀾被帶到哪了?」
     斷了能尋找封平瀾所在的線索,奎薩爾感到非常的煩躁。
     突然間,奎薩爾感覺到右手腕有一股灼熱感,舉起受傷的手臂一看,看見那個被羽蛇神烙下的紋印正發著微微暗沉的紅光,像是與什麼東西引起了相連反應。
     奎薩爾忽然感覺到自己煩躁的心裡慢慢溢出另一種寬容暖意的感覺,那種感覺安撫了他的煩躁。
     薩……
     瀾!
     奎薩爾感覺到封平瀾正在呼喚他。
     這時候,奎薩爾手腕上的紋印倏然發出非常顯眼的黑紅色暗光。
     雖然很不刺眼,就算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裡也能發現那黑中帶紅的漂亮暗光,彷彿在黑暗中閃著紅寶石光輝的光芒。
     「奎薩爾,你的手怎麼了?」眼力非常好的墨里斯發現奎薩爾手腕上的光芒。
     「你們都跟我來!」奎薩爾沒有理會墨里斯的問話,示意其他人跟上他的腳步,朝森林深處走去。
     「你知道瀾瀾在哪裡嗎?」冬犽詫異的問。
     「知道!」奎薩爾不曉得聽見封平瀾呼喚是不是錯覺,但是在手腕上的紋印發出顯眼的光芒後,奎薩爾突然間知道封平瀾現在的所在。
     奎薩爾帶領其他妖魔一一避開森林裡的樹林,也不知道彎了幾個彎,現在除了奎薩爾,其他妖魔都已經不知道東南西北了。
     「奎薩爾,你到底懂不懂路?」妖魔君主疑惑的問,「我都被你搞糊了方向……」
     「小心!」
     妖魔君主的抱怨話還沒說完,奎薩爾一把拉過妖魔君主的手,把妖魔君主的身體往前拉過。
     一條鐵鞭倏然從樹上某處襲來,剛好落在妖魔君主上一秒站立的所在,百嘹反應不慢的揮出帶刺的鞭子,纏住了鐵鞭,不讓鐵鞭抽回去,同時,森林四周突然飄出許多泡泡,包圍了奎薩爾他們七妖魔四周。
     「這些泡泡!」看見熟悉的泡泡,璁瓏立刻發現大事不妙。
     冬犽立刻喚起狂風,把飄在四周的泡泡和枯葉都狂吹捲起,捲成龍捲風狀的把泡泡和枯葉都一起吹出森林上空外。
     在泡泡被風吹出森林外的上空後立刻引起大爆炸,爆炸的狂風掀起森林的巨大迴響,與泡泡一起被捲出森林上空的枯葉像雪花飄落般的四處落下。
     希茉聽見樹上傳來一陣樹幹被踩踏飛躍的聲音,立刻拿出音叉朝那漆黑一片的某個巨樹上使用音爆。
     一棵巨樹被音爆炸爛了上半處,巨樹的上端不受支撐的倒下了,但是在音爆炸到樹上之前,有個人影早在提前躲開了攻擊。
     接著,百嘹腳邊的土地突然捲起,把百嘹的雙腳死死纏著。
     「什……!」
     百嘹低頭看著自己雙腳,在這時候,被百嘹用鞭子纏著的鐵鞭趁百嘹分心時刻掙脫了,立刻縮回黑暗的森林某處。
     奎薩爾在百嘹腳邊操控著影子,用影子把百嘹腳邊的土打爛,拯救了百嘹雙腳。
     「明明受傷了,但是反應絲毫不慢呢~」在森林裡迴響著鷷的聲音,但是分不清是從哪個方向傳來,「不過,你們是怎麼找到我們的?我明明把那虛魔之子身上有設下感應術法的項鏈扔了。」
     「奎薩爾。」妖魔君主轉頭看著奎薩爾。
     「瀾不在這裡,瀾還在森林更深處。」奎薩爾知曉妖魔君主想問什麼,立刻回話。
     「那這裡交給我們就行了!奎薩爾你先到瀾瀾的身邊去!」冬犽他們來到奎薩爾身邊,打算掩護奎薩爾離開。
     「這可不行哦~」
     在鷷的話剛落下時刻,森林四周地面突然鑽出土壁,把奎薩爾他們都包圍起來,封住了奎薩爾他們的去路。
     「呵呵~我們來玩躲避球遊戲吧~」鷷依然躲藏在黑暗的樹林裡,非常愉悅的說。
     奎薩爾他們聽見在四周圍的樹林上有被許多妖魔踩踏樹幹的聲響,不斷在他們四周繞著跳。
     「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眾妖魔抬著頭不斷東張西望想要尋找敵人的身影,可是四周實在太過黑,僅能看見幾道模糊不清的身影不斷在樹幹上跳來跳去。
     唯有身為視力不佳昆蟲類妖魔的百嘹完全看不見隱藏在黑暗處的敵人,但是百嘹依然不放棄的一直瞇著眼,想要看清敵人動向。
     突然間,有一堆泡泡像是被發射的子彈一樣,非常迅速的只朝百嘹的身後襲來。
     「百嘹!」冬犽看見後,立刻飛撲向百嘹,把百嘹撲倒在地,躲開了那堆泡泡的攻擊。
     泡泡打空了後直直擊中百嘹剛剛站著的地面,「轟」的一聲巨響,百嘹剛剛站著的地方被炸出一個大洞了。
     「百嘹,沒事吧?」冬犽從百嘹身上起來,扶起被他撲倒的百嘹。
     「沒事,抱歉。我的視力在黑暗裡……」百嘹任冬犽扶他起身,很罕見的一臉不甘心的神情。
     「你別離我太遠,否則我沒辦法帶你躲開攻擊!」冬犽抓住百嘹的手臂往自己身邊拉,躲開了再次從百嘹背部襲來的礫石堆,又再次救了百嘹一命。
     在百嘹遭到攻擊後,四周開始不斷的衝出一堆礫石、風刃、泡泡,還有宛如鑽石晶瑩剔透的巨大冰鑽以及一條鐵鞭。
     多重攻擊不斷四處衝出,所在不一,接二連三的攻擊不斷朝奎薩爾他們襲去。
     妖魔君主他們立刻避開四面八方不斷襲來的攻擊,無奈在看不見敵人的情況下實在無法回手。
     「靠!他們居然這麼耍我們!」璁瓏惱怒的大罵,但是他卻沒辦法反擊。
     奎薩爾一手捂著逐漸發疼的腹部,雖然冬犽大致做了緊急治療,但是斷掉的脛骨被沒有治好,讓他要一一躲開攻擊可說只能一時,但是被擊中也是時間問題。
     「墨里斯,放火燒森林!」妖魔君主忍無可忍的對墨里斯喊道。
     墨里斯似乎也忍無可忍了,雙手燃起巨大的火球,朝樹上扔去。
     就在墨里斯把火球扔出去後,一堆泡泡又從某處衝了出來,泡泡擊中火球後引起大爆炸,把墨里斯的火球撲滅了。
     「焚燒森林可是會破壞大自然的~要愛護森林哦~」藍瀠一半提醒著,另一邊嘲諷著他們。
     「媽的!」墨里斯火大的大罵,在要大規模釋放火焰的時候,卻被另一方衝來的礫石打斷,逼不得已立刻躲開攻擊。
     「鐮刈、冷燁、安絲亞、克拉爾,你們可以別待在原地嗎?會被他們發現的。」鷷突然對他隱藏在黑暗裡的同伴們說道。
     「知道啦!」
     在鷷對他的同伴們提醒道,不斷襲來的攻擊越來越迅速,甚至越來越多,讓妖魔君主他們躲得非常困難。
     有一條鐵鞭從某處的樹林裡衝了出來,朝著背對著敵人的奎薩爾襲去,重重的「嗙」一聲,直直命中奎薩爾的背後。
     「唔呃!」因重傷在身的奎薩爾警戒心不斷被削弱,重重的被鐵鞭直直擊中,嘴裡噴出一口血後倒在地上。
     「奎薩爾!」看見奎薩爾倒下了,妖魔君主驚慌的想趕到奎薩爾身邊去,但是一直被四周的攻擊阻撓,無法立刻到奎薩爾身邊。
     「羽翼蛇~出局了!」
     像是宣佈奎薩爾失敗似的,四周同時衝出許多攻擊,全都朝奎薩爾襲去。
     「奎薩爾——————」妖魔君主他們驚慌的朝奎薩爾奔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許多攻擊朝奎薩爾襲去的瞬間,森林的某處突然響起非常驚悚的嘶喊慘叫聲,迴響了整個黑暗的森林,甚至還驚飛了棲息在森林裡的飛禽妖獸群。
     「(。・`ω´・)」在妖魔君主他們趕來奎薩爾身邊的時候,趴在奎薩爾胸前的口袋裡的小影人立刻操控影子將奎薩爾包圍起來,替奎薩爾擋下攻擊。
     同時,四周的攻擊也停止了。
     「剛剛的慘叫聲是……」
     「喂!鷷!剛剛那個慘叫聲,不是綠植和蠹蛾的慘叫聲嗎?!」
     「他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應該不可……」
     『鷷————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安麗爾!?」
     「鷷!我們快回去看看怎麼回事!他們慘叫成這樣可能真的出事了!」
     「但,這群傢伙……」
     由於四周停下了攻擊,妖魔君主他們立刻趕到奎薩爾身邊,把奎薩爾扶了起來,「奎薩爾,沒事吧?」
     「我沒事……」奎薩爾虛弱的說道,「話說,剛剛那個慘叫聲是……」
     「好像是他們的同伴的慘叫聲,似乎遇到什麼事了。」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知道。」
     『鷷啊啊啊啊啊————————』森林深處又傳出驚悚的慘叫聲。
     「我們走……」
     鷷的話語剛落,突然間有個一團長毛的圓物從空中跌落,掉到奎薩爾他們附近地面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那圓物上的有一團綠色的像是頭髮的毛線,那綠色毛線裹住圓物,完全看不見那東西的真面目。
     「那是什麼?」璁瓏好奇的走上前,彎下腰撿起那一團綠色毛線的物體。
     比任何種族對血更加敏感的奎薩爾隱約聞到那東西傳來一股血味,恐慌的對璁瓏大喊,「璁瓏,別碰!」
     「欸?」璁瓏早已經拿起那東西,因為聽見奎薩爾的喊聲疑惑的回頭看向奎薩爾,「為什麼……」璁瓏一碰到那東西,突然聞到一股血腥味,立刻轉頭看著自己身上捧著的東西。
     璁瓏一轉頭,就看見一對幾乎快凸出來還流出血的綠色眼珠以及一副扭曲的恐懼神情,非常詭異又惡心的瞪著他。
     「人頭啊啊啊啊啊————————————」璁瓏看清手上拿著的是一個人頭,瞬間臉上發青又恐懼的把人頭扔了出去。
     因為發生太過突然,璁瓏又沒有做好心裡準備,看見一臉死狀扭曲人頭後的他立刻癱軟了雙腳,身體抖抖瑟瑟的不斷倒退,驚悚的爬回同伴身邊。
     妖魔君主一把將璁瓏拉過自己身邊,警戒的盯著那粒人頭。
     「綠植!!!」看見自己同伴的人頭,藍瀠立刻從黑暗的樹上跳了下來,驚恐的捧起自己同伴的頭顱,「綠植!!!!!」
     「怎麼回事!」隱藏在樹上的妖魔們全都現身,來到藍瀠的身邊,看著藍瀠手上捧著的妖魔的頭顱,「綠植……死了嗎?」
     「庫爾德,解開土壁!回去看個究竟!」鷷握著鐵鞭,對庫爾德喊道。
     庫爾德立刻卸下四周的土壁,一卸下土壁,就看見有個妖魔站在土壁外面,一臉恐懼的模樣瞪大眼瞳,似乎站在那裡有一段時間了。
     「肯德?」看見原本和另一組的同伴待在森林裡的肯德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鷷心裡有股非常不好的預感,「肯德,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肯德打顫著嘴唇,卻說不出任何話,對著鷷伸出一隻手,彷彿向他求救般。
     「肯德,你怎麼了?說話啊!」見肯德一直不說話,名叫鐮刈的妖魔著急的逼問。
     突然間……
     「喀啦!」
     一陣像是骨頭碎裂的聲響清清楚楚的傳入在場每個妖魔的耳裡,在場不管是敵是友的妖魔們把自己的眼瞳瞪得不能在大,一臉空白的瞪大眼瞳看著肯德伸出來的手。
     肯德呼吸急促的看著自己伸出來的手臂,一臉恐懼的模樣不斷冒著冷汗。
     因為肯德的手臂,像是被擰轉的毛巾一樣,以720度的螺旋式扭轉。
     「欸?」名叫安絲亞的女妖魔像是發出疑惑的疑句,好像單純的小孩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接著,「喀啦」一聲骨裂聲響再次響起,肯德的左腳也被720度螺旋式扭轉,肯德因為失去平衡,整個人直接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因為手與腳的劇痛瞬間傳到身體每個神經線,肯德疼得直流淚水,依然一臉恐懼的模樣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同伴,顫抖著身體對著他的同伴伸出另一隻手。
     「肯…肯德?」
     在場的妖魔們,看著肯德原本好好一個人形模樣,身體卻莫名其妙的被720度的螺旋扭轉。
     「虛魔……」
     「喀啦!」
     肯德才說出兩個字,他的頭立刻720度被扭轉了,之後沒了生命的跡象。
     眾妖魔們感到一股惡寒,眼睜睜的看著已經失去生命跡象的肯德的身體依舊繼續被扭轉,開始被壓縮,形成一個球狀。
     從來沒見過這樣狀況的希茉,手上的音叉從手中掉落,整個人癱軟跌坐在奎薩爾身前,無法支撐身體的癱軟靠著奎薩爾的肩膀。
     「(°–°)」小影人趴在奎薩爾的口袋上也呆了模樣,原本變紅的眼睛瞬間變回原本的白色,一臉空白的看著肯德被扭曲又壓縮成球狀。
     「怎麼……回事……」名叫冷燁的男妖魔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被壓縮球狀的同伴。
     『嘻嘻~呵呵呵~~~』森林裡突然傳出一聲宛如銀鈴聲響的小孩笑聲,彷彿迴響了森林四周。
     「這笑聲是……」聽見熟悉的笑聲,冬犽非常驚訝的朝森林深處看去。
     「瀾的……笑聲……」奎薩爾認出封平瀾的笑聲。
     在場的妖魔們聽見森林深處傳來一陣枯葉被踩踏的聲音,正朝他們的所在前來,眾妖魔一致把視線轉到森林深處,看著一個小小的身影赤裸著雙腳從森林深處走了出來,來到眾妖魔的視線裡。
     小小的身影身上穿著由披風改裝成的小斗篷,小斗篷隨著小孩的走動在空中飄出優美的漣漪,斗篷帽遮住了小孩的頭,完全看不見小孩的模樣。
     「瀾瀾?」冬犽看著封平瀾從森林裡走了出來,走到被壓縮成球狀的肯德面前才停下。
     突然間,身體變成球狀的肯德忽然飄了起來,停到封平瀾的面前。
     這時候,封平瀾的臉微微從斗篷裡露了出來,在漆黑一片的森林在墨里斯的火焰照亮下,微微看清了封平瀾的臉孔。
     但是,眾妖魔們看見了,封平瀾的異色瞳發出銀灰色的光,臉上露出以往的那種天真無邪的單純笑容。
     可是,眾妖魔感覺到有一股非常恐懼的壓迫感,不斷從封平瀾的身上傳出來,讓他們幾乎喘不過氣來。
     接著,他們聽見封平瀾很活潑說出一句話,「各位大哥哥和大姐姐~~~」
     明明是一句無傷大雅的話,卻彷彿有一種死亡的預告,「可不可以陪瀾瀾玩球球呢?」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grainbow 的頭像
yongrainbow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0) 人氣()


留言列表 (80)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這集有點恐怖慎入喲~~~~~~~~
  • 時.
  • 我要搶首
  • 恭喜~=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5 回覆

  • 貓咪
  • 哪尼!!!!!!!!!!!!!!!!!!!!!!!!!!!!!!!
  • =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6 回覆

  • 貓咪
  • 大大會被嚇出心臟病啊
  • 還好~=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6 回覆

  • 貓咪
  • 瀾瀾是有多重人格啊!!!!!!!!!!!!!!!
  • =x=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7 回覆

  • RR
  • 乾啊啊啊啊好看後續等不及了啊啊啊啊//////
  • 我可沒辦法立刻生出文來=x=
    請耐心等到下個星期六~~~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7 回覆

  • 訪客
  • 求大大再出一章啊><~~~~~~~~~
    瀾瀾的表現 害我在腦中浮現 病嬌 這個詞
    好想趕快看到啊~~
  • 請等下個星期六~~~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7 回覆

  • 貓咪
  • 瀾瀾也會[暗示]喔
  • 不會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8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嚇到了~!!期待下篇...也好奇下篇眾妖魔們的表情
  • 嗯嗯~=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28 回覆

  • 訪客
  • 平瀾該不會有雙重人格吧!?
    奎薩爾快讓他清醒過來啊~~
  • 呵呵~=x=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30 回覆

  • 訪客
  • 我愛黑化的瀾瀾❤️
  • 哦哦!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33 回覆

  • Ng Yan Qi
  • 瀾瀾乖乖~要玩球球可以,可是不能傷害薩,百百,里里,犽犽,瓏瓏,堪堪和茉茉他們喔~不然就是壞孩子,不乖了喔~知道嗎?至於其他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因為傷害了薩他們⋯⋯殺了不用緊喔~殺了他們瀾瀾沒做錯,是乖小孩喔~知道嗎?
  • 瀾瀾:恩?你說什麼?OωO?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37 回覆

  • 雷格
  • 瀾瀾黑化啦!!
    奎薩爾快救瀾瀾啊!!
    大大加油~~下一章~~
  • _(:зゝ∠)_(努力生產中)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38 回覆

  • Ng Yan Qi
  • 抱歉君主,是這個勘勘
  • 妖魔君主:本皇的名字,你居然給我念錯= =+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38 回覆

  • Ng Yan Qi
  • 好像教壞小孩了
  • 奎薩爾:……(從影子里抓出武器)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39 回覆

  • 綾
  • 黑化的瀾瀾wwwwww
  • 呵呵~=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39 回覆

  • 阿呆
  • 瀾瀾被刺激到黑化了
    有種恐怖的感覺但是還是一起玩球球吧( ~'ω')~
  • ……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40 回覆

  • 貓咪
  • 說好的翅膀呢?
  • 還要等多兩三集過後~~~

    yongrainbow 於 2017/06/10 21:40 回覆

  • 璃梨ヾ(≧▽≦*)o
  • 坐等禮拜六q
    ㄛ我可能會失眠wwwwwww
  • 那也没办法╮(╯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1:58 回覆

  • Ng Yan Qi
  • 对不起,奎萨尔,我错了(土下座)
    不对!我没教坏啊!对坏人就是杀不是吗!放过他们干嘛!
    对不起,君主,属下给您道歉,您要斩要杀,属下都愿意受罚。
  • 奎萨尔:我们不想让澜弄脏手
    妖魔君主:奎萨尔,痛扁他吧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1:59 回覆

  • 訪客
  • 好棒!!!平澜黑化!!!!大大请教我写作文! ! ! !
  • 写什么作文?@@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1:59 回覆

  • 訪客
  • 好棒!!!平澜黑化!!!!大大请教我写作文! ! ! !
  • 魚缸
  • 雖然好像很恐怖,但我意外的被瀾瀾萌到了吔(,,0ω0,,)
  • 喜欢血腥样澜澜的大大们不少啊!!!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2:00 回覆

  • 訪客
  • 突然好想,下星期六快點來的感覺
  • 下个星期六不要来~下个星期六不要了~~下个星期六不要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2:01 回覆

  • 影櫻
  • 瀾瀾好恐怖,但殺了那些人也值得,不過別一直都這樣
  • 当然不会一直这样=A=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2:01 回覆

  • 嚇死寶寶了
  • 我!我!我來陪瀾瀾玩球!!!!
  • 你确定!!?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2:01 回覆

  • 貓咪
  • 哪那是遠距離操控嗎,大大。w。
  • 算是吧~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2:01 回覆

  • 訪客
  • 大魔王居然是個三歲小孩!一群活了幾百年的大妖魔居然打不過三歲小孩,這樣叫這些活了幾百年的大妖魔情何以堪啊!
  • 我问你,一个纯血的妖魔,跟一个半人半魔的妖魔,哪个实力比较强?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12:03 回覆

  • yongrainbow
  • 不知大大们有没有留意到,澜澜所说的【玩球】,是指玩【什么球】吗?@@
  • 雨芝
  • 瀾瀾是什麼覺醒了><
  • 妖魔體質≡ω≡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22:58 回覆

  • 貓咪
  • 大大,有七個妖魔去殺奎薩爾他們,五個被瀾瀾殺了,還有兩個去哪了?
  • 敬請期待≡ω≡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22:59 回覆

  • 貓咪
  • 回樓上的↑↑↑↑↑↑
    瀾瀾的手因該已經染上鮮血了
    別忘了瀾瀾還沒到幽界時是在滅魔師的手上
  • 呵呵≡ω≡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22:59 回覆

  • Ng Yan Qi
  • 等等!我知道你們想保護瀾瀾!可是!必要時瀾瀾也要反抗的啊!到時還不是染血!不要打臉!最多我任你們使喚!不要打!!!!!
  • 妖魔君主:哦吼~你的臉是你的弱點啊~來人!揍臉!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22:59 回覆

  • 訪客
  • 我想到地獄少女的閻魔愛 😂😂
    "想不想死一次"的日文😂
    瀾瀾要發威了~好期待下禮拜
  • X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23:00 回覆

  • Jia YU
  • 瀾這樣也很可愛啊~
    又帥又可愛 真的很愛
    大大 加油喔
    辛苦啦~ㄡ~
  • 在fb那邊,很多大大們都覺得瀾瀾很恐怖……(ーー゛)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23:01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我蠻喜歡的......這樣的瀾瀾~~.
    ...有病嬌的感覺......
    ---------------------------------------------------
    下禮拜六是我們學校的畢業典禮.......之後我還要去考加
    ......大大加油!!!您的文是我每個禮拜的精神糧食~~!.....
  • 為什麼大大們都覺得瀾瀾病嬌啊?(ーー゛)

    yongrainbow 於 2017/06/11 23:01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啊!...不過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ㄛ~~~......
  • 很沒說服力≡ω≡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10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DDDD......
  • Ng Yan Qi
  • 叫你們不要打臉!沒聽見啊!還打!老娘不發威當我病貓!(上萬刀刃在空中飛舞)
    [某僕人: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小姐冷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執事:萬分抱歉,我們家小姐一旦看不過眼就會發癲,請見諒]
    不要攔我!老娘要打他!!!!!!!
    [某執事:打昏帶走!]
    (被打昏了)
    [某執事:失禮了,我這就帶走她(離開)]
    (被拖著走)
  • 众妖魔:……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10 回覆

  • 白翼星辰
  • 瀾瀾變黑了~
    好期待下一篇~
  • 不会很黑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18 回覆

  • 貓咪
  • 傻眼.............
  • 傻眼+1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17 回覆

  • 訪客
  • 所以貓咪又是怎樣傻眼了阿....
  • 因为大大们的反应太夸张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1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為什麼沒說服力啊...~~!!
  • 说到底,还是要我赶紧更文……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1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黑化瀾不錯~~~我愛❤️❤️❤️❤️超對我胃口,那麼接下來奎薩爾是會獎勵瀾瀾還是會來一場心靈教育呢?呵呵呵
  • 奎萨尔就只需一招,就可以安抚澜澜的心灵~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2 回覆

  • 醉夢
  • 喔喔這個啊啊啊~瀾瀾發威Go~(你滾
  • 澜澜:澜澜懒惰!(鼓脸)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3 回覆

  • 訪客
  • 感覺瀾瀾要變病嬌了😂😂😂
  • 我明明没写澜澜病娇啊……
    为什么大大们都觉得澜澜病娇了?= =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4 回覆

  • 影櫻
  • 我們禮拜六要畢業典禮,我一定抽空看大大的文章,不然老師要我們表演時,真會因丟臉想挖坑跳了啊!
  • 我更文日子确实是在星期六……
    但是更文时间不定……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5 回覆

  • 影櫻
  • 瀾瀾醬紫我是可以接受的
  • 奎萨尔:你说多一次?(亮剑)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6 回覆

  • 貓咪
  • 櫻花樹還好嗎。W。
    樓上的別打了,先把瀾瀾叫醒
  • 澜澜被抓走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6 回覆

  • Ng Yan Qi
  • 放手!!!!!!!!我一定要打死他!!!!!!!
    [某執事:用鎮定劑!再發瘋就關地下室!]
    (立馬乖乖,決定先叫人)
  • 众妖魔:……(在一旁看戏)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7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每次看到這的留言....我都笑得很開心..........XDDDDD......
  • 我却一直在赶文……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27 回覆

  • Ng Yan Qi
  • 紅楓糖笑什麼?
  • Ng Yan Qi
  • 也是。
    [某執事:小姐回家睡覺,不然就『禁足』]
    死惡鬼執事⋯⋯
  • 貓咪
  • 冷靜下來了-_-
  • Ng Yan Qi
  • 之前受刺激,喝酒嗑藥了
    [某執事:你現在才是喝酒嗑藥開玩笑]
  • 奎薩爾身邊飄著一堆影刃,百嘹手上拿著一堆金針,冬犽身邊旋起風流,璁瓏身邊捲起9條水龍,墨里斯手上染著熊熊烈火的火焰,希茉轉著音叉戰戟,雪勘皇子雙手握著雙劍
    瞪著眼前的某位小姐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31 回覆

  • 貓咪
  • 大大你快出一篇文讓他們轉移注意吧。=.=
  • 快了快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32 回覆

  • 小喵
  • 黑化瀾好恐怖哦!⊙﹏⊙
  • 呵呵~=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33 回覆

  • 訪客
  • 大大,不是今天出新的一章嗎?
  • 編輯中……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5:33 回覆

  • 訪客
  • 第十九章的秘密不是虛魔之子嗎?怎麼不對啊?
  • 大大,看好密碼提示……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6:33 回覆

  • 訪客
  • 可能是我的問題,怎麼我好像沒看見瀾瀾是什麼種族的?
  • 訪客
  • 大大什麼時候可以不用密碼😂😂
    我沒辦法中文輸入 不會瀾瀾種族的英文 不知道怎麼辦😂
  • 毫无慎入就不必密码~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2 回覆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請樓上的大大去看悔恨【封靖嵐】的番外篇≡ω≡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密碼:羽翼蛇
    直接複製過去吧……
  • 訪客
  • 感謝樓上大大QUQ
    萬分感恩
  • 訪客
  • 奎薩爾,我接受的意思是覺得瀾瀾 醬紫也不錯,話說可以講下你理解成什麼意思嗎?
  • 奎萨尔:你要拐走澜的意思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3 回覆

  • 影櫻
  • 啊!上面忘了用名字了!
  • Rebecca  Yang
  • 我按了秘密,進不去怎麼辦?
  • 代表你的密码错误~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3 回覆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密碼是羽翼蛇
    直接複製過去
  • 嚇死寶寶了
  • 下一篇出了嗎?作者
  • 柔修
  • 冬犽超級護百嘹的阿~😍😍😍
    薩超級帥的就算受傷也要救瀾
  • 呵呵~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28 回覆

  • 影櫻
  • 求你別曲解我的意思,而且拐走了,瀾瀾也不會開心的(先說好,我真的沒想過要拐瀾瀾,而且誤解了,要求證,不然我很冤 好不好)
    瀾瀾被抓走,我又沒辦法幫你們(我也很想幫上忙),而且先救回瀾瀾其它再說
  • 奎萨尔:已经救回来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28 回覆

  • 訪客
  • 大大,第19章的密碼是什麼阿(;´༎ຶД༎ຶ`)
  • 羽翼蛇啊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20 回覆

  • 訪客
  • 羽翼蛇的英文怎麼拼?
  • 密码是中文的羽翼蛇=A=
    不是英文=A=
    如果不能输入华语,就请复制过去~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20 回覆

  • 悄悄話
  • 1412
  • 虐心~~
    看完24回來看18


    太佩服紅夜大大啦><
  • 谢谢大大的支持~~~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19:56 回覆

  • 露仁贾
  • lmao it's like reading a horror story
  • =A=|||||||||||||

    yongrainbow 於 2018/01/09 21:56 回覆

  • Chenxi Qian
  • 我愛黑化的瀾瀾😎😎
    我怎麼覺得我好變態啊!😂😂
  • 大大,你不是第一个~=w=

    yongrainbow 於 2018/01/27 14: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