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薩爾緊抱著封平瀾,拍動著翅膀迅速的衝回皇宮,至於百嘹他們在奎薩爾身後緊追著。
     妖魔君主因為與封平瀾簽訂契約的紋印起了異變,渾身冒著冷汗,讓他手疼得無法動彈,結果被墨里斯背著跑。
     封平瀾的身體開始渾身發熱,但是卻一直冒冷汗,一臉非常痛苦的躺在奎薩爾懷裡不斷喘氣。
     看著不斷冒冷汗又發熱又喘氣的封平瀾,奎薩爾連自己的傷勢都不顧,只期盼能盡快趕回皇宮。
     奎薩爾扶著封平瀾背部的手摸到封平瀾肩胛骨處有兩個凸起的骨骼,奎薩爾頓時才想起中午封平瀾說過他背後很痛。
     那時候奎薩爾看見封平瀾背後只是起紅並沒有凸起,可是現在摸到那兩塊紅斑的地方時卻摸到了凸出的骨骼。
     「唔嗚呃……嗚嗚……」封平瀾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發出不適的呻吟,似乎非常難受。
     「瀾,在撐一會!馬上要到皇宮了!」奎薩爾用力抱緊封平瀾,加快飛翔的速度。
     奎薩爾快馬加鞭的衝回皇宮,直到看見皇宮後,才慢慢緩下飛行速度。
     抵達皇宮後,奎薩爾立刻收起了羽翼,抱著封平瀾衝回自己的房間,百嘹他們也想跟著奎薩爾看看封平瀾的情況,但是妖魔君主的狀況也很不樂觀。
     「跟上奎薩爾……」妖魔君主虛脫的躺在墨里斯的背後,說道。
     「但是,君主您……」看見妖魔君主的狀況,冬犽很不放心。
     「我會這樣,大概與瀾瀾有關……」妖魔君主動了動閃著暗紅色的契約之印還在發燙又劇痛的手掌,「如果不搞清楚瀾瀾的狀況,你們照顧我也沒用……」
     「知道了!」
     墨里斯背著妖魔君主,立刻朝奎薩爾的房間奔去。
     「希茉……」妖魔君主叫住希茉。
     「君主,有何事?」
     「妳去準備冰塊……」妖魔君主吩咐希茉,「用水盆裝滿冰塊,拿到奎薩爾的房間來……」
     「是!」希茉馬上在走廊上轉了一個彎,偏離奎薩爾房間的方向,去執行妖魔君主的吩咐。
     奎薩爾回到自己的房間後,立刻把封平瀾輕輕放到床上,一手扶著封平瀾的後頸讓他坐著,不讓背後碰到床鋪上,另一手脫掉封平瀾身上的斗篷扔到一旁,接著解開封平瀾的衣鈕,小心的脫掉封平瀾的襯衫。
     封平瀾的後頸被奎薩爾攙扶著,仍然昏迷不醒的任奎薩爾脫掉衣服。
     奎薩爾脫了封平瀾的衣服後立刻探頭看封平瀾的背後,果不其然看見封平瀾的肩胛骨的左右兩處凸出宛如小山丘般的肉瘤,下午原本被冬犽淡化的紅斑現在變得非常暗紅,看起來隨時都會出血似的。
     奎薩爾小心的幫封平瀾翻身讓他趴在床上,不讓封平瀾的背後觸碰床,封平瀾的臉趴在枕頭上昏迷不醒,氣色依然非常的難看。
     在這時候,百嘹他們都進入了奎薩爾房間,看著趴在床上的封平瀾背後凸起又充血的肉瘤,讓他們臉色非常難看,「他的背後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奎薩爾脫下身上的戰服扔到一邊,捲起袖子進入洗漱間,拿出幾條備用的毛巾沾濕了冷水,然後敷在封平瀾的背後。
     「Q_Q」被奎薩爾遺忘的小影人從戰服上的口袋裡爬了出來,操控影子讓自己爬上床邊擺放小檯燈的櫃子上,一臉擔心的看著非常痛苦的封平瀾,「(˘•ω•˘)」
     墨里斯扶著妖魔君主坐到床前的沙發上,冬犽雙手牽著妖魔君主那發燙的手,捲起冷風替妖魔君主降溫。
     「冬犽,你別管我,去看瀾瀾怎麼樣了。」妖魔君主推了推冬犽,讓冬犽看看封平瀾的狀況。
     「是!」
     「嗚…嗚嗯……」封平瀾睜開迷茫的雙眼,因為一時無法分辨自己現在的所在,害怕的哭了出來,「嗚嗚……薩…薩……」
     「瀾,我在這裡。」奎薩爾坐在床邊安撫封平瀾,「瀾,你還有哪裡不舒服?」
     「唔嗚……痛痛…瀾瀾的背背痛痛……嗚嗚……」似乎真的感到背後一陣劇痛,封平瀾疼得哭了出來,又非常害怕的緊抓著奎薩爾的手不放。
     冬犽上前檢查封平瀾的背後,初次見到這種狀況的他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輕手撫上封平瀾背後的肉瘤,摸到肉瘤時覺得一陣滾燙,便捲起冷風聚集在手掌上替封平瀾降溫。
     「嗚……」感到背部一陣冰涼,封平瀾一直緊皺著的眉頭也舒緩了許多。
     這時,房門被人打開了。
     希茉一手打開了房門,一手用腰攔著裝滿冰塊的水盆,關上房門後進入房內,把冰塊放到沙發前的廳桌上,「君主,冰塊拿來了!」
     「謝謝!」妖魔君主馬上把自己發燙的手埋入冰塊裡,降下手上的溫度,「百嘹、璁瓏,你們拿毛巾過來包一些冰塊敷在瀾瀾的背後!」
     「好!」百嘹和璁瓏拿起一旁奎薩爾多拿出來的毛巾,來到妖魔君主身邊把一些冰塊包在毛巾裡然後綁了起來,來到封平瀾身邊輕輕地敷著。
     看見百嘹和璁瓏拿冰塊過來後,冬犽也收回自己的手,比起自己捲起冷風來替封平瀾降溫,冬犽認為用冰塊來給封平瀾降溫是最好的。
     感覺到背後被冰冷的東西敷著,封平瀾的眉頭完全舒緩了,看起來不怎麼很痛的樣子。
     「瀾,還會痛嗎?」奎薩爾用手梳理封平瀾那一頭被冷汗浸濕的頭髮,非常擔心的問。
     「一點點……」雖然不怎麼痛,但是封平瀾仍然喘著氣,冷汗還是不斷在流。
     「瀾瀾,你覺得背後感覺怎麼樣?」冬犽問瀾瀾狀況,希望可以得知一些狀況才能進一步治療。
     「……瀾瀾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瀾瀾的背背裡爬出來一樣……」
     「有東西要從背後爬出來?」
     奎薩爾他們互相對望,雖然明白封平瀾表達的含義,但是冬犽卻無從下手。
     「希茉,你去裝盆水過來,給瀾擦臉。」奎薩爾對希茉說道。
     「好。」希茉便立刻進入洗漱間裡,準備盛水。
     「啊…啊……薩!嗚呃!薩!啊啊啊啊啊——————」
     突然間,封平瀾猛地抓緊奎薩爾的手,開始慘叫起來,身體也不斷掙扎著。
     「∑(°口°๑)❢❢」聽見封平瀾慘叫起來,小影人被驚嚇到跌坐在櫃子上。
     「瀾!怎麼了!?」
     「痛!背背!咕嗚!痛痛!」封平瀾死死抓緊奎薩爾的手,眼淚不斷狂流出來。
     「背後?」
     奎薩爾轉頭看封平瀾背後被冰塊敷著的地方,接著就看見封平瀾的肩胛骨處的兩個肉瘤皮囊突然劇烈起伏把冰塊給抖下去,看起來確實是有什麼東西想要撕裂皮膚從封平瀾的背後衝了出來。
     「(*゚ロ゚)!!」看見封平瀾背後劇烈起伏的皮囊,小影人的眼睛瞪得不能再大。
     「嘶————」妖魔君主猛地吃痛一聲,咬緊牙關的握緊著手腕,臉面因為痛苦而皺成一團。
     「君主!您怎麼了!?」看見妖魔君主的神情也很不對勁,冬犽驚慌的問。
     妖魔君主感覺到手快著火了,就連冰塊也很快被融化,讓他疼得說不出話,渾身冒著冷汗的忍痛著。
     「到底怎麼了!!!」場景非常混亂,墨里斯不斷來回看著封平瀾和妖魔君主,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做。
     「啊啊啊啊啊啊————————」
     背後的劇痛已經無法用冰塊來鎮壓,封平瀾疼得不斷掙扎慘叫,一直在床上滾來滾去。
     「瀾!」奎薩爾都顧不得自己的傷勢立刻上前抓著封平瀾,一手壓著封平瀾的後腦,一手壓著封平瀾的腰部,不讓他繼續掙扎。
     「薩——————————」封平瀾沙啞的哭喊著奎薩爾名字,眼淚像瀑布一樣不斷狂流,雙手死抓著床單導致指尖發白,雙腳則在奮力掙扎著。
     「ヾ(*。°Д°)ノ」小影人驚慌失措的不斷狂晃自己的雙手,顯得非常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麼做。
     「快來壓住瀾!」奎薩爾朝站在床邊一臉錯愕愣怔的冬犽他們。
     冬犽他們還沒及時反應上前抓住封平瀾,就聽見一聲「噗哧」的聲響,然後紅色的液體飛濺到奎薩爾的臉上。
     奎薩爾錯愕地愣怔一下,便把臉擦在自己的白色襯衫上,看見襯衫染上一道驚悚的血色,熟悉的味道猛地撲鼻,「血?瀾的血?」
     奎薩爾低頭看著封平瀾的背後,看見封平瀾肩胛骨上的肉瘤裂開了,不斷大量噴血,奎薩爾的襯衫和床單幾乎染上血了。
     「Σ(っ °Д °;)っ~~~👻👻👻」見到封平瀾背後大噴血,小影人被嚇出魂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封平瀾疼得不斷嘶喊著,想要掙扎卻被奎薩爾在後壓住,非常痛苦不堪。
     封平瀾掙扎實在是太過厲害,奎薩爾因為自己身上還負著傷,又害怕太過用力會傷到封平瀾,立刻朝依然沒有動作的冬犽他們吼道,「你們還發什麼愣!!!」
     被奎薩爾吼回神後,冬犽他們立刻上前抓住封平瀾的四肢,不讓封平瀾繼續掙扎。
     希茉和璁瓏緊抓著封平瀾的雙腳;冬犽和墨里斯一手抓著封平瀾的肩膀,另一手抓著封平瀾的手肘;百嘹雙手壓著封平瀾的腰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背後的劇痛不斷刺激著封平瀾全身的神經線,讓他不斷悽厲哭喊著,「薩—————————」
     奎薩爾抱著封平瀾的頭,不斷安撫著封平瀾,「我在這裡!沒事的!瀾!我在這裡!」
     「奎薩爾!瀾瀾的背後有什麼東西長出來了!」
     「什麼!?」
     聽見冬犽的話,奎薩爾轉頭看著封平瀾的背後,果不其然看見封平瀾那裂開的肉瘤裡長出兩根染著封平瀾血液又粗大的根刺。
     「那是什麼?」看著眼前不斷抽動,想要從封平瀾的皮囊下鑽出的根刺,希茉顯得非常錯愕。
     「嗚啊啊啊啊啊啊————————」封平瀾除了悽厲慘叫之外,完全說不出其他的話。
     「瀾!」奎薩爾低頭看著封平瀾的狀況,卻看見封平瀾的外表稍微起了一些異變。
     奎薩爾看見封平瀾大張的嘴裡門牙兩側的虎牙,瞬間變得非常尖銳又細長,接著看見封平瀾因為劇痛而睜大著與普通人類一樣的眼瞳倏然化成針狀,變成某種動物的眼瞳。
     看見封平瀾突然變長的牙齒,以及豎起針狀的異色瞳,奎薩爾不禁愣住了。
     背後太過劇痛導致封平瀾已經疼到喊不出聲,只好下意識的將門牙兩側剛長出來的獠牙狠狠咬住奎薩爾的手臂,把無法發洩的劇痛發洩在奎薩爾的手上。
     「咕呃!」被封平瀾這麼一咬,奎薩爾很肯定封平瀾已經咬到他的尺骨了,但是奎薩爾不打算扳開封平瀾,任封平瀾這麼咬著好讓他發洩。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看著那想要從封平瀾背後鑽出來卻被卡在皮囊下的根刺,又看見封平瀾非常痛苦的模樣,背後又不斷的大量出血,冬犽急得哭了出來。
     「再讓平瀾繼續出血的話,他會死的!」一直壓著封平瀾腰部的百嘹,看著封平瀾不斷噴血也顯得非常驚慌。
     在封平瀾狂噴出血的背部附近壓著封平瀾的奎薩爾、冬犽、百嘹和墨里斯,都被封平瀾的血飛濺到滿身和滿臉,但是他們除了壓制封平瀾四肢之外,根本沒有辦法可以阻止封平瀾止血。
     「。・゚゚・ヾ(>д<;)ノ・゚゚・。」小影人慌得開始噴淚,在小櫃子上不斷來回跑來跑去。
     因為和封平瀾簽訂契約紋印出了狀況而癱坐在沙發上的妖魔君主在劇痛之中發現紋印傳來一股莫名熟悉的力量,轉頭看了看封平瀾背部似乎發現了什麼,便把手從冰塊融化成水裡抽了出來,腳步踉蹌的來到封平瀾身邊。
     「君主?」看見妖魔君主來到身旁,墨里斯詫異的瞪大眼瞳看著妖魔君主。
     「百嘹,你讓開。」妖魔君主聲音有些沙啞的對壓著封平瀾腰部的百嘹說道。
     「什麼?」百嘹愣了愣。
     「讓開,待會你會被打到的。」妖魔君主推開百嘹,讓他站在一旁。
     百嘹愣怔的退到一旁,看著妖魔君主爬上床上,站在床上看著封平瀾。
     妖魔君主看著卡在封平瀾背後不斷抽動的粗大根刺,便伸出雙手抓住那兩根刺,用力往外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妖魔君主這麼一拉,原本沒有力氣哭喊而死死咬著奎薩爾手臂的封平瀾猛地嘶喊得更大聲,幾乎快喊破喉嚨了。
     「君主!!!!!!」見到妖魔君主的行動,六妖魔猛地覺得心臟幾乎被無數的刀給貫穿似的,非常震撼地一同大喊。
     「∑(°口°๑)❢❢」小影人看見妖魔君主打算把那兩根粗刺拔出來立刻嚇得靈魂出竅,昏倒在小櫃子上,「0(: 3 )~ ('、3_ヽ)_」
     「抓緊瀾瀾!」妖魔君主無視他們的喊叫,依然用力把卡在封平瀾背後的根刺拉了出來。
     根刺逐漸被拉出,隨之血液也隨著根刺不斷狂噴,妖魔君主的身上瞬間被血液濺到滿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法掙扎又無法發洩劇痛的封平瀾一直承受背後的劇痛,除了大哭嘶喊之外,他什麼都沒辦法做了。
     根刺被妖魔君主拉了出來後,突然像雨傘一樣「嘭」的一聲倏地張開起來,形成一個微微彎曲的龐大物體。
     六妖魔錯愕地瞪大眼睛看著從封平瀾背後長出來完全阻擋他們視線的東西,發現那兩根沾滿血液的根刺上還黏有大量的羽毛,許多沾著血的羽毛隨著根刺伸展而脫落在四周。
     「果然!」妖魔君主似乎料到似的,臉上勾起一絲微笑。
     「這是……翅膀?」六妖魔愣神的看著從封平瀾身後長出來的翅膀,完全無法反應。
     封平瀾停下嘶喊,突然覺得有種被解放的感覺,之後便馬上昏了過去。
     奎薩爾一手扶著已經昏迷過去的封平瀾的頭,另一手撿起落在自己腳邊沾著血的羽毛,拿起來打量著,卻看見被血染紅的羽毛微微閃著漂亮的炫彩光芒,「這是……羽翼蛇的…羽毛?」
☆*☆*☆*☆*☆*☆*☆*☆*☆*☆*☆*☆*☆*☆*☆*☆*☆*☆*☆*☆*☆*☆*☆*☆
     在充滿血腥味的房間裡,七妖魔一臉疲倦又小心翼翼地照顧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封平瀾。
     封平瀾也感到非常疲倦,深沉昏迷又熟睡的他感覺有誰在自己臉上輕輕觸碰著他,讓他被迫從昏迷中清醒過來。
     「嗚……嗚唔……」封平瀾發出不適的呻吟聲,抖了抖眼皮緩緩睜開眼睛,結果看見一個手上拿著一條手帕的小小黑影站在自己面前,以氣音的輕輕說話,「……黑黑?」
     「Σ(⊙o⊙)」原本在替封平瀾擦汗的小影人看見封平瀾睜開眼睛了,非常開心的笑了起來,「(。>∀<。)」
     封平瀾覺得背後非常沉重又很痛,灼熱的背後還能感覺到一陣冰冷緩下了痛楚,所以也不覺得比最初那麼痛了。
     「我說,奎薩爾。」房裡突然響起妖魔君主的聲,「你們羽蛇族的翅膀,都是像瀾瀾一樣這麼長出來的嗎?」
     「……純種羽蛇族的羽翼是俱生以來就有的,不像瀾這麼樣……」奎薩爾的聲音聽起來沒精打采,但聽得出聲音帶著明顯的愧疚感。
     「為什麼封平瀾會長出翅膀?封平瀾看起來偏向人類,照理來說,不該有翅膀啊。」墨里斯很不明白。
     「你眼殘啊!」璁瓏吐槽墨里斯,拿起一根漂亮的炫彩羽毛伸到墨里斯眼前晃了晃,「你沒看見嗎?炫色的羽毛!封平瀾背上的翅膀顏色很明顯跟奎薩爾一樣的!這樣你還不知道嗎?」
     「瀾瀾……也是羽翼蛇?」希茉依然還是很疑惑的問。
     「全幽界,就只有羽蛇族的羽翼是炫色的。」冬犽微微嘆氣的說,「雖然不敢相信,但是瀾瀾確實是羽蛇族。連蛇的獠牙都長出來了……」
     「你不是說過,除了你之外,其他羽蛇族都死光了嗎?」很明顯是問奎薩爾問題的百嘹奇怪的問。
     「我沒說過都死光了,只說過絕大部分都死了。」奎薩爾冷淡的回話,「不代表沒有倖存者。」
     「那,瀾瀾有可能是你某個族人的孩子吧?」妖魔君主猜疑著。
     「不是有可能,是已經確定是了。」奎薩爾糾正妖魔君主的話。
     「話說,君主……」百嘹有些語塞,「那時候看見你把平瀾背上的羽翼給拉出來的時候,還真嚇到我們了……」
     「啊!那個啊!那時候因為瀾瀾的契約之印突然傳來一股很熟悉的力量氣息,之後我才大概猜到瀾瀾的種族。」妖魔君主解釋著,「因為瀾瀾的契約之印傳來的力量氣息和奎薩爾非常相似,所以我猜想著,瀾瀾可能是長翅膀了。」
     「君主這麼做是正確的。」冬犽慶幸地說道,「因為翅膀太過龐大而卡在瀾瀾的背後無法長出來,在翅膀無意識的不斷抽動的期間裡把瀾瀾的背後傷口給撐裂了,才讓瀾瀾大量失血。」
     「我們還以為他偏向人類,沒想到居然還長了翅膀,過程還那麼驚悚,嚇了我們一大跳。」璁瓏重重嘆口氣。
     「這是我的推測。」妖魔君主說出他的推測,「瀾瀾之所以會偏向人類,可能是因為他一直在人界的關係吧。」
     「在人界?」
     「嗯。」妖魔君主點點頭,「人界雖然偶爾會有妖魔生存著,但人界好歹也是人類的所在,所以瀾瀾的體質會以人類的姿態生存。我們才會以為瀾瀾的血脈偏向人類。」
     「君主您的意思,封平瀾之前沒來過幽界?」墨里斯似乎理解妖魔君主的話。
     「一直被滅魔師禁閉虐待的瀾瀾,你認為他能來幽界嗎?」妖魔君主對墨里斯翻白眼。
     「確實。」
     「幽界本來是妖魔的世界,同時也是充滿妖魔氣息的異世界。被奎薩爾帶回來的瀾瀾可能無意間吸收了幽界裡的妖魔氣息,體質產生了變化,才開始覺醒了妖魔血脈。」
     「怎麼覺得好像那種為了方便在水中與陸地生存的兩棲動物的生活變化模式……」
     「雖然這說法很不對勁,但是確實是這個意思沒錯……」
     「把瀾瀾說成那種兩棲動物未免太過分了吧!」冬犽替封平瀾打抱不平。
     「這只是比喻啦!比喻!」妖魔君主趕緊辯解。
     「瀾瀾他……能接受現在的自己嗎?」希茉遲疑的問。
     「這個……」眾妖魔頓時語塞,不知該怎麼回答。
     封平瀾意識模糊的聽著七妖魔的對話,眨眨還很迷茫的眼睛,倏地感覺到背後被抹上冰冷的藥物,緩下了背後的劇痛和灼熱。
     「嗚唔……咕嗚……」因為藥物觸碰到傷口,讓封平瀾有些吃痛的呻吟,同時也因為冰冷的觸感讓他灼熱的背部被降溫了。
     眾妖魔聽見封平瀾的呻吟聲,一致轉頭看向封平瀾,結果看見小影人在封平瀾的頭邊跳了跳揮揮手,吸引全部妖魔的注意力,「ヾ(。>∀<。)ノ」
     「怎麼了?」奎薩爾問自己的使魔。
     「ヾ(*Ő౪Ő*)」小影人指著封平瀾,示意奎薩爾看封平瀾。
     坐在椅子上的奎薩爾把手上的東西放下,偏過上身探頭看封平瀾,結果看見封平瀾臉色蒼白的眨著迷茫的雙眼,然後呆滯的看著他,「瀾!你醒了?」
     發現封平瀾清醒了,眾妖魔立刻圍在封平瀾身邊,非常關心著他。
     「怎麼樣?還好嗎?」璁瓏看著封平瀾無力的眨眨眼。
     「咕…呼……薩……」封平瀾艱難的開口說話,結果發出來的聲非常沙啞。
     封平瀾感覺到喉嚨十分灼熱又刺痛,總覺得有許多細針刺著他的聲帶,讓他沒辦法正常說話。
     「先喝點水。」百嘹倒了一杯水走到床邊,蹲下身子趴在床上問封平瀾,「能起身嗎?」
     封平瀾努力撐起身體,但是他完全使不出力,撐起一些的身體又倒回床上,意識到自己身體非常虛弱,封平瀾害怕的流出淚來。
     「等!你別哭啊!」看見封平瀾流淚,百嘹立刻跳離床邊,免得讓其他妖魔以為他欺負了封平瀾。
     「不行啊!他根本動不了。」見到封平瀾的狀況,墨里斯便知曉封平瀾現在身體非常的差。
     奎薩爾從椅子上起身走到擺放水壺的櫃桌前,拿起在水壺旁邊的吸管插進百嘹手上的杯子裡,拿過百嘹手上的杯子把吸管送到封平瀾的嘴前。
     封平瀾趴躺在床上含著吸管,慢慢吸著水喝下去。
     「(´・ω・`)」小影人拿起手帕小心的把封平瀾的眼淚擦掉,然後繼續擦掉封平瀾又再冒出來的冷汗。
     奎薩爾看見封平瀾把水喝完了,封平瀾似乎還不足夠似的不斷吸著吸管喝著已經空的水杯,「還要水嗎?」
     「嗯……」封平瀾虛弱的點點頭。
     奎薩爾馬上倒滿了水,讓封平瀾慢慢喝下去。
     封平瀾大概喝了四五杯水才停下,接著感覺到背後一陣冰冷又刺痛,忐忑不安的想要轉頭看看身後,可封平瀾的身體實在太過虛弱沒辦法轉過頭,只能透過眼角看見壓在自己背後的翅膀。
     「嗚……」封平瀾見到背後的翅膀,害怕的哭了出來。
     「瀾,怎麼了?」奎薩爾看見封平瀾又哭了,便伸出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輕聲安撫他。
     「瀾瀾……瀾瀾變怪物了嗎?」封平瀾非常害怕的流出淚。
     「不是,你沒有變成怪物。」奎薩爾搖搖頭,「你是長翅膀了。」
     「刺棒(翅膀)?」
     「是翅膀哦!」冬犽糾正封平瀾的話,拿出曾經給封平瀾敷過眼睛傷的藥膏出來,輕輕地大量塗抹在封平瀾長著翅膀的肩胛骨處,稱讚著封平瀾的翅膀,「是個非常漂亮的翅膀呢~」
     「瀾瀾,你看。」希茉拿起一根微微閃著炫亮的小羽毛給封平瀾看,對封平瀾說,「這是你的羽毛哦。」
     「哇……」封平瀾微微瞪大眼瞳,發出輕輕地驚歎聲,伸出手接過希茉手上的漂亮羽毛,「這是……瀾瀾的?」
     「對,你的。」奎薩爾拍拍封平瀾的腦袋,然後把手伸到自己的背後,縮回手的時候,奎薩爾手上出現一根比封平瀾手上還要龐大的炫色大羽毛,「給你。」
     「哇!大大的翼毛(羽毛)!」封平瀾看見奎薩爾遞來的同色大羽毛,封平瀾驚奇的瞪大眼睛。
     「是羽毛,不是翼毛。」奎薩爾不忘糾正封平瀾的話,指著封平瀾手上拿著的羽毛解釋,「這小的羽毛是你的,然後這個大的羽毛是我的。」
     「薩也有刺…翅膀?」封平瀾一臉好奇的模樣盯著奎薩爾。
     「有。和你一樣的翅膀。」
     「哦……薩的翼…羽毛比瀾瀾還要漂漂!」封平瀾糾正自己的詞語,不禁感歎奎薩爾的羽毛非常漂亮。
     封平瀾剛長出的翅膀顏色雖然也是炫色,但是顏色比較暗沉。
     奎薩爾的翅膀極像是出現在夜空中漣漪閃爍的極光般非常亮眼的炫色,完全沒有一絲違和相間的暗沉顏色存在。
     「因為你還小,所以翅膀成長還不豐滿。」奎薩爾用手梳理封平瀾潮濕又翹亂的頭髮,「等你以後長大了,自然會和我一樣。」
     「一樣……」封平瀾喃喃說道,轉過頭眨著已變成蛇瞳的異色瞳,直直盯著奎薩爾,「瀾瀾……和薩一樣嗎?」
     「一樣哦。」奎薩爾摸了摸封平瀾的臉頰,「和我一樣,你會討厭嗎?」
     「唔唔!」封平瀾狂搖頭,否定奎薩爾的話,「喜歡!瀾瀾喜歡和薩一樣!」
     「是嗎?」聽見封平瀾近乎告白的話,奎薩爾露出淡淡的笑容,眼神不失溫柔的看著封平瀾。
     封平瀾看見奎薩爾露出難得的溫柔微笑,不禁看到失神了,瞪著異色蛇瞳直直盯著奎薩爾看。
     看見封平瀾一臉呆呆的模樣直直盯著自己看,奎薩爾心裡撩起一絲惡作劇的念頭,便把頭靠近封平瀾的耳邊,嘴巴對著封平瀾的耳洞,以非常細小的聲音對封平瀾說句悄悄話。
     「咕嗚!」突然間,封平瀾的臉突然漲紅,幾乎誇張到差點頭頂沒冒出煙來,封平瀾把臉埋在枕頭裡,大聲喊道,「灑怪怪!(薩壞壞!)」
     「(´・ω・`)?」看見封平瀾誇張的反應,小影人不明所以的歪歪頭。
     同時見到封平瀾奇特的反應,妖魔君主好奇的問奎薩爾,「你對他說了什麼?」
     奎薩爾只是聳聳肩,不打算回答妖魔君主的話,拿起床邊櫃子上擺放著水盆裡的小刷子,伸手輕輕拉過封平瀾的一邊還沾著血的翅膀,輕輕地繼續梳洗著沾著血的羽毛。
     「薩……」封平瀾抬起頭,看了看奎薩爾。
     「恩?」
     「薩的羽毛……可以給瀾瀾嗎?」封平瀾轉了轉手指拿著的羽毛。
     「拿去吧。」似乎感到似曾相識的感覺,奎薩爾不禁莞爾一笑。
     「嘻嘻~謝謝!」封平瀾開心的道謝,接著嘴巴打個大哈欠,眨眨異色的蛇瞳,一臉犯困的模樣。
     「你還很累吧?再睡多一會吧。」看見封平瀾仍然疲倦的模樣,奎薩爾繼續清理封平瀾的翅膀,示意封平瀾繼續休息。
     「瀾瀾的背背有點痛痛……」
     「冬犽在幫你擦藥,很快不痛了。」
     「好……」
     封平瀾手上緊捏著一大一小的炫色羽毛,睡眼惺忪的閉上眼睛,過不久立刻再次沉睡過去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1) 人氣()


留言列表 (61)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如大大們所願了~=w=
  • 冬雪綿綿
  • 頭相~~(灑花
    方才還在刷十九的留言一回來就出二十
    超幸運的(再度灑花
  • 恭喜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1:39 回覆

  • Ng Yan Qi
  • 耶~第一~
    小瀾好漂亮~和帥氣奎薩爾一對很好喔~~~~~
  • 奎瀾cp最高~⁄(⁄ ⁄•⁄ω⁄•⁄ ⁄)⁄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1:39 回覆

  • Ng Yan Qi
  • 同感!!!!!拆者死!
  • 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2 回覆

  • 訪客
  • 平瀾&奎薩爾好萌啊~~>///<
    好好奇奎薩爾到底跟平瀾說了什麼,該不會也是告白之類的話語吧!>////<
    期待下集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1
    =x=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4 回覆

  • RR
  • 臥槽啊啊啊啊好棒嗷嗷嗷!!好奇奎薩爾和瀾說了什麼www超級期待後續 大大加油!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2
    =x=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4 回覆

  • 雷格
  • 長出翅膀了~~
    過程好刺激啊~~
    奎薩爾對瀾瀾說什麼啊?
    很好奇~
    加油大大!!期待下次更文~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3
    =x=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4 回覆

  • Dawin  Yang
  • 好好看
  • 謝謝~^v^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4 回覆

  • Jia YU
  • 長翅膀真是辛苦 看了好刺激
    期待下一集 大大辛苦了
    加油喔~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5 回覆

  • 貓咪
  • 大大再出一章>w<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不可能!(¬_¬)
    總是我要雙更,小心我兩個星期更一次文(¬_¬)
  • 訪客
  • 加个女角和妖魔君主配对吧(@_@)~~
  • ……難。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5 回覆

  • 貓咪
  • 將[門牙上]剛長出來的獠牙狠狠
    大大 門牙要怎麼長獠牙啊?
  • 我記得是【門牙兩側的虎牙】吧?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6 回覆

  • 貓咪
  • 發現那兩根沾滿血液的根刺上還[黏又]大量的羽毛,
    是[黏有]吧???????
  • 感謝提醒~=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6 回覆

  • 貓咪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大大你累了嗎~字都打歪了
    您要打出來的是 總是要我雙更 吧?



    要不書到馬來西亞時出一篇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是啊……
    太累了Q_Q
    這篇文是有史以來最長一篇耶Q_Q
  • Ng Yan Qi
  • 那,紅夜要安慰嗎?
  • 不要……
    我只想要停更一個星期~~~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7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哇!~~~滿足!大大太棒啦!等好久啦~~!期待下章大大加油!
  • 好喲~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7 回覆

  • 游璃梨
  • 甜到無法自拔///////
  • 心臟被蜂蜜甜滿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8 回覆

  • 影櫻
  • 到底說什麼啦!(期待...)
    大大透露一點啦!
    永遠期待大大的下一篇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4
    =x=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8 回覆

  • 訪客
  • 瀾的記憶什麼時候要還他?
  • 把記憶還給瀾瀾的情節,恐怕要到大結局了吧~
    這次的文可能會突破30多章~~~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9 回覆

  • 訪客
  • 呃…有點像接生......))被揍
    不過後面甜甜的超讚呦!!
  • 一個大大說是生孩子……
    一個大大說是All瀾H……
    我是一個很純真的女人……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40 回覆

  • 不知名謝謝
  • 這篇是為了把劇情交代完所以文才太長的嗎XDD
  • 是呀~
    卡到一半的花,大大你們又要抓狂了吧~=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41 回覆

  • 647
  • 喔~更文了
  • 今天是星期六~
    一定的~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42 回覆

  • 訪客
  • 大大
    「奎薩爾看見封平瀾把水完了」
    是把水喝完吧(・o・)
  • 感謝大大的提醒~~~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47 回覆

  • 訪客
  • 辛苦了 好甜蜜
  • 哪方面的甜蜜?
    生孩子嗎?
    (奎:……【殺氣】)
    (紅:……對不起)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0 回覆

  • Ng Yan Qi
  • 紅夜你別想停更,我會操傢伙打你的
    斯:這個我倒是不會阻止,小姐你就扁吧
    萬歲~!謝謝斯~
    斯:嗯
  • ……= =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0 回覆

  • 訪客
  • 好奇奎萨尔和澜澜的悄悄话=×=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5
    =x=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0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奎薩爾到底和瀾瀾說了什麼啊?好想知道!
    瀾闌真是超~可愛,臉紅了呢!好想要收回家當弟弟(欠揍
    期待大大下次更文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6
    =x=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1 回覆

  • 訪客
  • 好想知道奎薩爾對瀾瀾說了什麼喔~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7
    =x=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1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話說看了前面的留言......我在看文的時候就覺得瀾瀾像在動手術...生孩子似的..
    .......別打我啊~~~~~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 每個大大都是這麼認為的=w=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1 回覆

  • Ng Yan Qi
  • 紅夜,我買到妖館10了,更文!!!!!!
  • 不更!(妒忌)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1 回覆

  • 貓咪
  • 咦!!!!!!
    樓上的大大買到了
    紅夜大大你買到了嗎?!
  • 沒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2 回覆

  • minminpuredream
  • 意外看到這個文我就點進來了= ̄ω ̄=
    不小心就把目前的20章都看完了〒_〒
    現在只好慢慢等啊!(╥﹏╥)
    其實以前就有看到大大的「悔恨」,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哭的小說●︿●
    大大你真的超厲害≥﹏≤
    我會把這個文推薦給同學的哦哦哦哦哦(๑و•̀ω•́)و
  • 謝謝大大的支持~~~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2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等等!突然想起今天是我老公冬犽(不要打我)的生日!!!
    6/25號啊啊
    冬犽~祝你生日快樂!❤️❤️
    大家有想起來嗎?
    (大大,我可能沒辦法看你的文了,因為要被百嘹打死了.....)
  • 我忘了(⊙﹏⊙)b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2 回覆

  • Ng Yan Qi
  • 嗯,我也嚇了一跳,我還以為還有一個月結果今天就看到了
  • 哼!╭(╯3╰)╮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3 回覆

  • Pudding Hsu
  • 好像很痛(是真的很痛@@
    話說大大,還回記憶為什麼要等這麼久啊@@
  • 你希望重逢大結局嗎?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3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可能怕瀾瀾還沒辦法接受那些記憶吧
  • 確實是沒辦法接受~=w=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3 回覆

  • 訪客
  • 長翅膀的過程真是驚天動地啊
    不知道為何全程有種產子的即時感😂
    更文辛苦了!很精彩!
  • 各位大大趕緊認清事實吧~
    瀾瀾是可愛的小正太,沒辦法生孩子~=w=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4 回覆

  • 1412
  • 大大 加油!!!
    期待下一章
    悄悄話到底是啥 ((抓狂 !!!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8
    =x=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4 回覆

  • 訪客
  • 瀾瀾是啥妖魔啊?
  • 和奎薩爾一樣~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5 回覆

  • Ng Yan Qi
  • 瀾瀾是虛魔之子,人類和羽翼蛇的混血兒啊,不是嗎?
  • 是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5 回覆

  • 柔修
  • 薩該不會說了我喜歡瀾之類的話吧~😍
    辛苦紅夜了
  • 呵呵~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5 回覆

  • 訪客
  • 悄悄話下集會說嗎~好想知道喔~
    小影人好搶戲啊~每次看都好歡樂~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9
    =x=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5 回覆

  • 白翼星辰
  • 奎薩爾獲得新技能—調戲瀾瀾!!
  • 百嘹:那是我的專利哦~(邪魅笑)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6 回覆

  • 香菇喵
  • 大大加油!
    好期待下一章!!!!!!!!!!!!
    我看了這章好幾次
    超好看!!!!!!!!!!!
  • 謝謝大大喜歡~⁄(⁄ ⁄•⁄ω⁄•⁄ ⁄)⁄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6 回覆

  • 阿呆
  • 薩和瀾瀾講的話該不會是告白吧!(〃∀〃)
    瀾瀾長出翅膀真的好痛 不要怕我給你呼呼థ౪థ
  • 呵呵~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6 回覆

  • 祤羊
  • 好棒喔!不過看到拉出翅膀那段覺得好痛TAT
  • 痛爆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7 回覆

  • 貓咪
  • 大大 瀾瀾的翅膀可以收起來嗎??????
  • 可以啊~但是沒那麼快~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7 回覆

  • 訪客
  • 呜呜呜(TдT) 心疼澜澜啊啊啊(´°̥̥̥̥̥̥̥̥ω°̥̥̥̥̥̥̥̥`) 大大我在KLCC书香看见第十集有卖噢噢噢•̀.̫•́✧•̀.̫•́✧
  • 別誘惑我……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8 回覆

  • 范好吃!?
  • 大大買第十集了嗎????
    我很喜歡你的文,可以二手貨賣我嗎???
    哈哈!!
    大大加油
    文~就多更吧~拜託😘😘😘😘😘😘😘😘💋💋💋💋💋
  • 我還沒買到……_(:зゝ∠)_
    賣你什麼?@@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8 回覆

  • 綾
  • 昨天考完試終於可以看了!!
    連續看兩章瀾瀾的成長真的好過癮
    還有很好奇奎薩爾到底跟瀾瀾說了什麼
  • 好奇奎薩爾對瀾瀾的悄悄話 +10
    =x=

    yongrainbow 於 2017/07/01 13:59 回覆

  • 小喵
  • 透露一下,第十集封面是主角和東尉
  • 無靈
  • 這集也超好看,但本人跳過19集,因為不知道密碼,接不太上,有人可告知本人嗎?
  • 無靈
  • 這集也超好看,但本人跳過19集,因為不知道密碼,接不太上,有人可告知本人嗎?
  • 無靈
  • 大大,我也買第十集了,超好看的,一定要看呦~
  • 訪客
  • 19集我打不開...只能用英語打...可是我不知道英語要怎麼打!~誰來救救我!~~
  • 喵芽兒
  • 直接複製 羽翼蛇 貼上就可
  • 無靈
  • Thank you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