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封平瀾突然長出了翅膀一事,讓眾妖魔們都陷入驚慌混亂,直到封平瀾的翅膀完全張開後,他們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雖然吐出一口氣來鬆懈緊張感,但是他們並沒有完全鬆懈,因為封平瀾現在非常虛弱。
     在封平瀾長出翅膀的過程中一直大量出血,不但把妖魔君主、奎薩爾、百嘹、冬犽和墨里斯他們全身噴得一身血,奎薩爾的床墊和墻壁同樣也滿滿飛濺著封平瀾的血,簡直是發生了驚悚的命案似的。
     一開始壓著封平瀾雙腳的璁瓏和希茉倒是沒被封平瀾的血給慘重噴灑,但也是濺到了一些,沒比奎薩爾他們慘。
     奎薩爾操控影子把地上和墻壁上的血給收集起來,用影子把血包了起來,待會會用到。
     冬犽趕緊用自身能力全力治療封平瀾背後裂開的傷口,阻止封平瀾的血繼續流失。
     曾經在人界的影校當過校醫的奎薩爾也協助冬犽治療,奎薩爾非常熟練的利用自身能力,操控影子將包著封平瀾血液的影子倏地伸出四根非常纖細的針頭,朝著封平瀾背後裂開的傷口處輕輕又緩慢的刺入,以不會阻礙冬犽治療的狀況下把封平瀾流失的血重新輸入體內。
     奎薩爾不得不慶幸,那時候在影校當校醫的無聊期間,看了放置在他所工作的保健室裡書櫃上的學醫書籍,無所事事的他翻閱學醫書的時候偶然看見輸血科的醫術,便看了那本學醫書來打發時間,沒想到現在卻派上用場,雖然和人類的輸血方式不太一樣,但是奎薩爾也逼得無奈不得用自身能力以最接近的醫術方式把封平瀾噴灑出來的血重新輸血。
     奎薩爾他們都知道,虛魔之子是人類與妖魔的共同存在,同時也是不屬於雙方的存在,完全無法依靠其他種族的血來捐助的,若是一個弄不好,說不定會引起身體的排斥,會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
     更何況,就算虛魔之子真的能靠其他種族的血來輸血,以封平瀾現在的狀況根本沒時間去尋找合適的血型,奎薩爾只好把封平瀾噴灑出來的血收集起來,然後重新把血輸入封平瀾的體內。
     奎薩爾他們身上以及被床墊吸收的血已經無法使用了,封平瀾缺少的血只能讓他以進食方法來補充,慢慢恢復。
     在冬犽全力的治療下,封平瀾的血終於止住了,發生一連串的事讓冬犽身心疲憊,停下治療後坐在床邊休息喘口氣。
     奎薩爾把血全都輸入封平瀾體內後,便鬆口氣的坐在床邊看著封平瀾。
     「渾身都是血。」墨里斯低頭看著自己被飛濺到滿身是血的戰服,加上虛魔之子的獨特氣味,恐怕一時很難消退。
     「璁瓏,你去大家的房間拿一套便服過來給他們在這裡梳洗,我的衣服也拜託你拿一下。希茉,妳再去拿一些冰塊過來。」妖魔君主拿出一串串的鑰匙扔給璁瓏,脫下自己身上沾滿血的戰服扔到一旁,對璁瓏和希茉說道,「記得在你們身上下隔味的結界,以免滿身血味驚嚇了外面的妖魔。」
     「是。」璁瓏接下鑰匙後,要轉身離開房間的時候轉頭對著希茉問,「妳的衣服……」
     「我自己回房間洗澡!」希茉紅著臉把璁瓏推出房間。
     「冬犽,你要跟奎薩爾借浴室嗎?」妖魔君主看著原本白髮瞬間變成紅髮的冬犽,便對冬犽提議道,「你的頭髮恐怕很難清洗……」
     「確實。」冬犽打量自己身體,苦笑的搖搖頭,「等璁瓏拿我的衣服過來,我可能還沒出來呢。」
     「因為你有重度潔癖……」百嘹也低頭打量自己的身體,「你快去洗吧。」
     「嗯。」冬犽站起身往洗漱間走去,「奎薩爾,借你的浴室一用。」
     「嗯。」奎薩爾看著封平瀾背後那對剛長出的羽翼,又看了看封平瀾蒼白又疲憊的臉孔。
     洗漱間傳來一陣水流聲,表示冬犽開始清洗身上的血。
     在冬犽清洗的時間,百嘹和墨里斯也把自己身上的戰服脫掉扔在一邊去,靠在墻壁休息。
     妖魔君主坐在沙發上,後頸因為靠著沙發椅背而抬高,舉起剛剛發疼又滾燙的手掌,封平瀾的契約之印已經消失了,但是卻留下彷彿烙印般的契約之印的紋印影子環繞在妖魔君主的手掌上。
     奎薩爾想要給封平瀾餵食飲血補充體力,打算幫封平瀾翻身讓他側躺。
     百嘹看見奎薩爾輕輕地扶起封平瀾一邊的翼翅往另一邊放下,立刻上前幫忙扶著封平瀾一邊黏有稠糊血液的翼翅,輕輕地往另一邊的翼翅疊上。
     有了百嘹的幫忙,奎薩爾讓百嘹扶著封平瀾的翼翅,自己小心把封平瀾的身體側翻過來,讓封平瀾側身睡。
     「翅膀這樣疊放,平瀾不會感到痛嗎?」擔心封平瀾會感到痛,百嘹擔憂的問。
     「瀾已經沒了意識,在他還沒清醒之前都感覺不到痛處。」
     奎薩爾露出獠牙咬破自己的手腕,另一手扶著封平瀾的下巴把嘴打開微微扳過,手腕上的血順勢流下,滴落在封平瀾的嘴裡,封平瀾無意識的滾動喉結,開始喝下了奎薩爾的血。
     見到封平瀾那不明顯的喉結輕輕滾動一下,奎薩爾便把手腕放到封平瀾的嘴前,然後把封平瀾的嘴嗑上,讓他含著留著血的手腕。
     似乎覺醒了妖魔的體質,嘴舌嘗到血味的封平瀾無意識的含著奎薩爾的手腕,慢慢的吸吮著奎薩爾的血,然後吞嚥下去。
     過了一會後,房門突然被打開,璁瓏一手撐著水盆下方,水盆上面放著一疊衣服,一手把門關上後把手上的水盆放到廳桌上,然後把衣服放到沙發上。
     「君主,東西拿來了。」
     「謝謝。」妖魔君主拿起幾粒冰塊握在隱隱發熱的手掌上,「希茉呢?」
     「在路上她把冰塊給我後,就回房洗澡了。」璁瓏簡單解釋,「我也回房洗個澡一下。」璁瓏把冬犽他們的衣服分配好後便離開房間。
     妖魔君主理解的點點頭,看著璁瓏再次離開奎薩爾的房間,便轉頭對奎薩爾說道,「奎薩爾,再拿一些冰塊敷在瀾瀾背後吧。」
     「等等,我給瀾喝些血。」奎薩爾頭都不回,專注的給封平瀾進食。
     眾妖魔看著昏迷不醒的封平瀾無意識的吸食著奎薩爾的血,覺得有種很詭異的感覺。
     「總覺得平瀾在喝奶似的。」百嘹有恃無恐的吐出一句話。
     奎薩爾頓時額頭冒出青筋,抓起之前用來敷著封平瀾背後毛巾包著還沒完全融化的冰塊,狠狠朝百嘹扔去。
     百嘹立刻躲開,看著冰塊被砸到墻上,「好險!嗚!」
     猛然間,百嘹捂著後腦蹲在床邊,這時他才看見腳邊躺著另一個包著毛巾的冰塊。
     奎薩爾把第二個冰塊砸中百嘹後腦,看也不看他的專注封平瀾的狀況。
     「Σ(–△⊙'’)」原本嚇昏過去的小影人聽見一陣喧鬧而被驚醒,迷迷糊糊的東張西望看看自己的身處,結果看見側躺在床上的封平瀾背後長出了翅膀,非常驚愕的跳到床上走到封平瀾的身後,抬頭看了看封平瀾的翅膀,「(⊙口⊙)」
     「幹什麼?」奎薩爾探頭看了看自己的使魔。
     「\(⊙口⊙)」小影人驚愕的指了指封平瀾的翅膀。
     「瀾長翅膀了。」奎薩爾簡單解釋。
     「\(⊙口⊙)/」小影人舉起雙手,不明白為什麼封平瀾會長出翅膀。
     「瀾有著一半的羽蛇族血統。」
     「∑(°口°๑)❢❢」小影人重重驚嚇一跳,僵硬著身體倒在床上仰頭躺著裝死,「"(º Д º*)」
     奎薩爾拿起一旁的毛巾,準確的避開封平瀾的羽翼朝自己的使魔身上砸去。
     「\(>△<)/!~💀」被毛巾砸中的小影人頭頂飄出一個骷髏頭表示陣亡。
     奎薩爾不去理會小影人,感覺到手腕上的吸吮感停止不動了,便把手從封平瀾的嘴上抽了出來,檢查封平瀾的身體狀況無大礙後才放下心來。
     洗漱間的流水聲停止了,門扉被裡頭的人半倚打開,「璁瓏回來了嗎?」
     「回來了。」墨里斯回答道,「他把東西放下後就回房洗澡了。」
     「我的衣服呢?」
     「去拿衣服給冬犽,在沙發上。」奎薩爾頭都不轉的命令被毛巾活埋的小影人。
     「( 。ớ ₃ờ)ھ」小影人無奈的從毛巾裡爬了出來,巴掌大的身影從床上跳了下來,在房間裡「噠噠噠」的奔跑著,來到沙發邊後操控影子爬上沙發,抬頭盯著妖魔君主,「(´・ω・`)」
     「那個。」妖魔君主指了指璁瓏分配出來的衣服,示意小影人。
     「(´^ω^`)~✿」小影人爬進冬犽的衣服下面,然後舉起它那雙宛如小木棍般的雙手把冬犽的衣服高高抬到自己的頭上,像個大力士般抬著冬犽的衣服跳下廳桌,把衣服往洗漱間送去。
     眾妖魔看著很整齊疊折四方形的衣服一抖一顫的被小影人從沙發邊抬著跑到洗漱間前,讓他們不禁覺得好像看到小矮人鬼鬼祟祟的偷東西般的模樣。
     「謝謝。」冬犽伸手接過衣服,關上門開始穿衣。
     奎薩爾伸手輕輕觸摸封平瀾長出羽翼的地方,指尖感受到背部的灼熱感,眉間不禁皺了皺,拿起剛剛砸小影人的毛巾,走到沙發前的廳桌旁,把璁瓏拿進來的冰塊包入毛巾裡。
     「奎薩爾,輪到你去洗漱吧。」妖魔君主對奎薩爾說道,「你的傷也不好繼續拖下去,等你洗好澡後讓冬犽替你治療。」
     「是。」
     奎薩爾把冰塊包進毛巾裡綁了起來,對著自己的使魔勾勾手指示意它過來,自己則走回床邊後輕手的把冰塊放在封平瀾的背後,冰敷著封平瀾灼熱的背部,小影人跑到奎薩爾腳邊抓著奎薩爾的褲管往上爬去,直到爬到床邊才從奎薩爾的大腿上跳上床,抬著頭看著奎薩爾,「(⊙.⊙)」
     「用影子扶著冰塊。」奎薩爾簡單的指示小影人。
     「\(´^ω^`)」小影人坐在封平瀾的身後操控影子扶著冰塊,輕輕壓在封平瀾的背後以免掉落。
     封平瀾現在是側身躺著,奎薩爾想要盡少觸碰封平瀾的身體,以免一小小動作會弄疼他,加上一直趴著睡也不是很舒服,所以奎薩爾讓小影人用影子扶著冰塊。
     「呼……」封平瀾發出輕聲的呼嚕聲,一臉痛苦的蒼白臉孔也順勢鬆開了。
     「奎薩爾,你去洗個澡吧。」穿好衣服的冬犽脖子上掛著毛巾,光著腳走出洗漱間來到床邊,「我會幫你看著瀾瀾的。」
     「嗯。拜託你了。」
     奎薩爾進入洗漱間把沾滿血的手清洗乾淨,然後去衣櫥把便服拿了出來,拆掉手臂上的繃帶才開始洗漱。
     「百嘹,你為什麼捂著頭蹲在地上?」冬犽看見百嘹縮著床邊角落捂著頭,奇怪的問。
     「別管他。」妖魔君主淡淡的說,「他自找的。」
     冬犽愣愣地盯著百嘹一會,然後決定無視他,專心注意封平瀾的狀況。
     在奎薩爾洗漱時,希茉已經在自己房間洗好澡,回到奎薩爾房間探望封平瀾。
     奎薩爾洗漱的也沒花太多時間,簡單的把身上的血洗掉後就擦乾身上的水滴後便穿上衣服,雖然血味還殘留在身上,但是虛魔之子的獨特氣味也沒辦法立刻清掉,再花多少時間把那氣味清掉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穿好衣服後的奎薩爾並沒有立刻走出去,而是從盥洗檯下面的櫥櫃裡拿出一個較大的水盆,裝滿了水後拿了一個類似於清除類的刷子扔進水盆裡,然後捧著水盆走出去。
     奎薩爾一出來,百嘹便拿著自己的衣服進去清洗。
     「你怎麼拿了一個水盆?」冬犽看著奎薩爾把水盆放到床邊的小櫃子上。
     「幫瀾洗翅膀。」
     「先把你的傷治好在洗。」冬犽拉過奎薩爾被鷷用武器刺穿的手臂,開始治療。
     冬犽用能力治愈奎薩爾手上的傷,然後從床底下拉出急救箱翻找藥給奎薩爾敷上,再用繃帶綁起來,接著開始治療奎薩爾腹部上斷裂的幾根筋骨。
     因為太過擔心封平瀾的奎薩爾幾乎遺忘了自己身上還帶著傷,奎薩爾看了看因為觸碰到水開始裂開的傷口,加上腹部不斷傳來一陣陣的刺痛,只好任冬犽幫他治療。
     冬犽為了治療奎薩爾斷掉的筋骨花了一些時間,治療到一段落後就結束治療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體質恢復了。」
「知道了,謝謝。」奎薩爾拉過書桌前的椅子放到床邊,然後扶起剛剛翻過去的封平瀾翼翅,打算把翼翅翻回去,想讓封平瀾趴著躺。
     冬犽也知曉奎薩爾的打算,上前幫奎薩爾扶著封平瀾的翼翅翻過去,希茉看見後非常緊張的上前幫忙,深怕一小點用力就會弄疼了封平瀾。
     一直坐在封平瀾背後用影子扶著冰塊的小影人看見冬犽和希茉的動作,便上前扛起冰塊遠離封平瀾附近,好讓冬犽和希茉可以小心翼翼的翻過封平瀾的翼翅,奎薩爾則輕輕地抱起封平瀾的身體,翻過他的身體讓他趴著睡。
     封平瀾深度睡眠,完全不曉得自己被人翻身兩次,就連背後的痛也沒能察覺到,依然的沉睡著。
     奎薩爾坐在椅子上,一手輕輕拉過封平瀾的翼翅,另一手拿起水盆裡的刷子,開始梳洗著封平瀾那雙沾滿血的羽翼。
     「(>OωO<)」小影人操控影子把手上扛著的冰塊輕輕放在封平瀾的背上,然後自己來到床頭另一側擺放小檯燈的櫃子邊,再次操控影子把櫃子上的抽屜拉了出來。
     「(ฅ>ω<*ฅ)=3」小影人一個跳躍跳進被打開的抽屜裡,不斷在裡面翻找東西。
     小影人在抽屜裡頭摸索一陣子,之後抓起一條可蓋住他全身的手巾爬出抽屜,順手操控影子把抽屜關上,然後拖著手巾跑到封平瀾的臉頰邊,抓起手巾輕輕地把封平瀾不斷冒出來的冷汗擦掉,「(◦˙▽˙◦)~
     在奎薩爾開始幫封平瀾清洗羽翼的時候,璁瓏也從自己的房間洗好澡回來了,百嘹剛好也從洗漱間走了出來,妖魔君主立刻拿起自己的衣服進去洗漱,墨里斯最後才洗。
     看著已經清醒乾淨的同伴們身上還帶著傷,冬犽拿起急救箱開始幫他們進行治療。
     希茉也想幫封平瀾清洗羽翼,但是怕她笨手笨腳會弄疼封平瀾只好作罷,自己便讓冬犽幫她治療傷勢。
     治療結束後,本該沒什麼事的他們全都待在奎薩爾的房間裡守著,因為封平瀾的狀況還不是很好,讓他們感到很不安心。
     妖魔君主和希茉坐在單人沙發上,百嘹和冬犽坐在一張長沙發上,璁瓏和墨里斯則坐在另一張長沙發上,彼此沉默不語的坐著。
     才過了幾分鐘,早已很疲倦的百嘹他們不自覺的靠著身旁同伴的肩膀睡著了,小影人替封平瀾擦乾冷汗後就趴在枕頭上睡著了,唯有奎薩爾還清醒著替封平瀾清洗羽翼。
     直到凌晨半夜兩點鐘左右……
     「嗚…唔嗚……」封平瀾突然呻吟起來。
     「瀾?」聽見封平瀾的呻吟聲,奎薩爾立刻放下手上的刷子,站起身看看封平瀾的臉,「瀾?」
     「咕嗚……嗚……」封平瀾沒有清醒,但是眼眉卻緊緊皺著,依然不斷呻吟著。
     「怎麼了?」聽見封平瀾的呻吟聲和奎薩爾的呼喚聲,已經熟睡的六妖魔瞬間驚醒,立刻起身聚集在床邊。
     「Σ(–△⊙'’)!」同樣聽見聲音的小影人也被驚醒,揉揉眼睛的爬起來,「( ‘-ωก̀ )」
     看著封平瀾不斷發生呻吟聲,身體時不時抽搐一動,臉孔都皺成一團。
     「(´・. ・`;)」小影人上前看了看封平瀾,看著封平瀾緊皺著眉頭表示很難受,立刻了解封平瀾的異狀,「( ๑ŏ ﹏ ŏ๑ )」小影人看著奎薩爾,指著封平瀾長出羽翼的背後,表示封平瀾背後開始發疼。
     知曉小影人的意思後,奎薩爾伸出手輕輕觸碰封平瀾背後被冰塊敷著的地方,指尖感覺到一陣灼熱,讓他不禁皺起眉,「瀾的背後似乎又發熱了。」
     「我回房拿我族特製的藥膏。」冬犽轉身想要離開房間。
     「不用。」奎薩爾阻止冬犽,對小影人伸出手,「你那個藥膏有一罐還在我這。」
     「(´・ω・`)」小影人從影子裡拿出當初冬犽給封平瀾敷眼睛的藥膏出來,放到奎薩爾的手掌上。
     奎薩爾把藥膏交給冬犽,冬犽接下藥膏後馬上給封平瀾敷上。
     「呼……」封平瀾鬆開了緊皺的眉頭,樣子看起來不怎麼難受了。
     奎薩爾一下又一下的撫摸封平瀾的頭髮,直到封平瀾的身體不在抽動和呻吟,似乎感覺到熟悉的氣息,封平瀾不再繼續抽動身體和呻吟了,甚至還不自覺的蹭了蹭奎薩爾的手掌。
     看見封平瀾無意識的撒嬌,奎薩爾不自覺的勾起一絲微笑,再摸了一會封平瀾後就拿起刷子繼續清理封平瀾的羽翼,小影人則拿起放到一旁的手巾,為封平瀾擦掉又再冒出來的冷汗。
     百嘹他們圍在床邊看著封平瀾的狀況,妖魔君主突然卻問奎薩爾一句,「我說,奎薩爾。你們羽蛇族的翅膀,都是像瀾瀾一樣這麼長出來的嗎?」
     聽見妖魔君主的話,奎薩爾的心不禁一沉。
     一想起羽翼從封平瀾背部刺破皮囊長出,封平瀾又痛苦嘶喊的模樣,總覺得光只是看著封平瀾的反應都覺得很痛。
     要不是妖魔君主把卡住的羽翼拉了出來,封平瀾可能會大量失血而亡,想到這奎薩爾感到很愧疚。
     「……純種羽蛇族的羽翼是俱生以來就有的,不像瀾這麼樣……」
     墨里斯卻不明白偏向人類的封平瀾為什麼還能長翅膀然後妖魔君主大致推測解述著封平瀾的體質改變的想法。
     奎薩爾大致聽了妖魔君主的推測,雖然他們說封平瀾像是兩棲動物一樣的生態很不對勁,但是奎薩爾覺得妖魔君主的推測是對的。
     就在擔心封平瀾能否接受已經覺醒妖魔體質的自己時候,眾妖魔聽見床上的孩子又發出呻吟聲了,轉頭一看,就看見小影人封平瀾的頭邊跳來跳去朝他們揮手。
     「怎麼了?」
     看見自己的使魔指著封平瀾,便放下手上的刷子,探身看看封平瀾,結果看見已經睜開眼的封平瀾,「瀾!你醒了?」
     封平瀾聲音沙啞又無力的呼喚奎薩爾一聲,聽見封平瀾沙啞的聲,百嘹立刻倒杯水給封平瀾喝,封平瀾想撐起身體喝水,可是他身體太多虛弱,一臉不安又害怕的哭了出來。
     奎薩爾拿了一根吸管放入百嘹手上的杯子裡給封平瀾吸著水管喝水,直到喝了四五杯水才停下,當他微微轉頭發現自己身後長出羽翼,封平瀾又感到不安的哭了出來。
     眾妖魔趕緊安撫封平瀾的不安,希茉更是拿了一根封平瀾脫落的羽毛給他看。
     封平瀾看見他的那根閃著炫彩色的小小羽毛,臉上露出非常驚奇的模樣,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彷彿恢復到當初對著四周很陌生環境感到很好奇的小頑童似的。
     奎薩爾拍拍封平瀾的腦袋,然後把手伸到背後摘下自己微微露出來的羽翼羽毛,把自己的羽毛給了封平瀾。
     看見奎薩爾羽毛的封平瀾瞪大他那已經變成蛇瞳的異色瞳,又把嘴巴長的老大,異色蛇瞳彷彿能發出閃光似的不斷盯著奎薩爾的大羽毛,表情可說非常滑稽又好笑。
     封平瀾不斷驚歎著奎薩爾的羽毛非常漂亮,語氣聽起來有一絲羨慕,奎薩爾只好安慰封平瀾,用手梳理封平瀾潮濕又翹亂的頭髮,「因為你還小,所以翅膀成長還不豐滿。等你以後長大了,自然會和我一樣。」
     「瀾瀾……和薩一樣嗎?」封平瀾依然瞪大著異色蛇瞳,好像覺得很不可思議似的。
     「一樣哦。」看見封平瀾那模樣,奎薩爾好笑的揉了揉封平瀾那蒼白的臉頰,「和我一樣,你會討厭嗎?」
     「唔唔!」封平瀾像撥浪鼓般的不斷狂搖頭,「喜歡!瀾瀾喜歡和薩一樣!」
     「是嗎?」
     聽見封平瀾的回答,讓奎薩爾不禁想起一百年前在他們擊殺三皇子之後,曾經在夢中對還誤會著封平瀾時,封平瀾消失之前的話。
     那時候的人類封平瀾雖然說話斷斷續續,但是奎薩爾記得很清楚,在消失之前是這麼對他說的……
     『如果可以,來世我也想要有個和奎薩爾一樣漂亮的羽翼呢。』
     雖然想起那時候的夢讓奎薩爾感到很難受,但是一看到眼前的封平瀾身後長出的羽翼,讓他感到莫名的開心又無奈。
     你的願望達成了呢……封平瀾。
     奎薩爾回神的時候,就看見封平瀾瞪著蛇瞳呆呆的直直盯著自己看,甚至還看到失神了。
     看到很難得呆神的封平瀾,奎薩爾心裡撩起一絲想要惡作劇的念頭,便把頭靠到封平瀾的頭邊,嘴巴對著封平瀾的耳朵洞口,以就連希茉都聽不見的聲輕輕說道。
     「我也很喜歡哦。有著跟你一樣的羽翼。」
     「但是你的比較可愛吧。」
     短短的三句話,就讓封平瀾的臉莫名漲紅起來,看著他把臉埋在枕頭裡大喊道,「灑怪怪!(薩壞壞!)」
     正確來說,是說我犯規嗎?
     聽著封平瀾的喊叫聲,奎薩爾的腦裡猛地蹦出這一句話。
     妖魔君主對於封平瀾的反應感到好奇,但是奎薩爾不打算回答妖魔君主的話,拿起刷子繼續替封平瀾清洗還沒洗乾淨的羽翼。
     「薩……」封平瀾的悶聲再次響起。
     「恩?」
     「薩的羽毛……可以給瀾瀾嗎?」封平瀾轉著手指拿著的大羽毛,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一臉期待的封平瀾,讓奎薩爾感到一絲似曾相識,同時讓奎薩爾想起那時候的人類封平瀾。
     人類的封平瀾曾經有向他請求想要一根他的羽毛,但是那時候的他拒絕了,本以為不會感到在意的封平瀾在他轉身離去的時候,看見他一臉失望的模樣。
     那時候,奎薩爾真的感到很愧疚,之後一直遲疑著,就只是一根羽毛而已,為什麼自己不給他呢?
     但是一想到殷肅霜交給他的那本封平瀾的記事簿裡夾著他的羽毛,他不知為什麼能想象到,得到他的羽毛的封平瀾到底有多高興。
     想著那時封平瀾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得到他的羽毛的時候那開心到歡呼的模樣,奎薩爾不禁莞爾一笑,「拿去吧。」
     「嘻嘻~謝謝!」封平瀾看起來非常開心,若不是他身體還很虛弱,恐怕會開心到跳起來吧。
     看著封平瀾打個打哈欠,一臉犯困的模樣眨著蛇瞳,總覺得隨時會立刻昏睡過去。
     「你還很累吧?再睡多一會吧。」
     「瀾瀾的背背有點痛痛……」
     「冬犽在幫你擦藥,很快不痛了。」看著冬犽小心翼翼的把手上的藥擦在封平瀾的背上,奎薩爾便安撫封平瀾讓他睡覺。
     「好……」
     封平瀾喃喃回應,果不其然立刻睡著了,但是他手上緊緊握著一大一小的炫色羽毛不肯放開,看起來把這些羽毛當寶物看待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grainbow 的頭像
yongrainbow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喵芽兒
  • 頭香XD
    我等好久了呀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17 回覆

  • Ng Yan Qi
  • 奎薩爾,證書,禮服,戒指等等的細節安排好了,就等你們兩位。之後婚禮就可以開始了。
  • 奎:根本不需要那些东西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17 回覆

  • Ng Yan Qi
  • 紅夜別吃醋,乖,你很快拿到妖館的
  • 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17 回覆

  • 雷格
  • 瀾瀾和奎薩爾真的好像父子啊~
    瀾瀾真的很開心拿到奎薩爾的羽毛呢!
    沒想到奎薩爾說的那三句話讓瀾瀾害羞了~
    加油喔!大大~辛苦你了~
    期待下次更文~
  • 一星期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瞬间啊……
    不知不觉过了大半年……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18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哇啊啊~~越來越有父子的感覺了看看上面的留言......你們.......結婚吧!!!
  • 我明明没想过要写那种父子恋的文出来啊……
    大大们的幻想比我想象中还有丰富呢~=w=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21 回覆

  • 綾
  • 奎薩爾好愛妻啊~
    竟然不顧自己的傷一直照顧瀾瀾,超超超有愛的~~

    你們快點登記結婚吧!(等著吃喜酒)
  • =~=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31 回覆

  • Pudding Hsu
  • 下班回來看大大的文,好舒壓啊啊啊!^m^
    奎薩爾崩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變成暖男了≧◇≦
  • 没崩坏吧~=w=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31 回覆

  • 訪客
  • 奎薩爾竟然有腹黑屬性,好可愛呀,
  • 呵呵~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32 回覆

  • 訪客
  • 奎薩爾你這樣算是在向平瀾告白哦>////<
    平瀾快點長大,然後......^Δ^(呵呵...
    期待下集~~
  • ……!(希茉的呆毛捕捉雷达!)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33 回覆

  • 雨芝
  • 看到中間還以為作者把上一篇給複製了wwww,好甜啊,奎薩爾啥時學會調戲(小孩)人了><
  • 这是在澜澜昏迷的时候发生的事~~~=w=
    奎萨尔是无师自通的~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37 回覆

  • 嚇死寶寶了
  • 請問一下
    他們什麼時候辦婚禮
    我得快點幫忙開一間房間
    給他們洞房呢哈哈哈A_A
  • 妖魔君主:澜澜才3岁!你们这群禽兽!!!(大声咆哮)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38 回覆

  • Ng Yan Qi
  • 呵呵,日式西式中式都有隨你們選,不過,三式都要鬧洞房和過我們娘家這一關喔~呵呵呵
  • 奎:都不要,在樱花树下就行了
    君:……=-=#(一掌巴奎萨尔脑袋)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39 回覆

  • 訪客
  • 來啦~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7/02 15:40 回覆

  • yongrainbow
  • 澜:萨~澜澜和茉茉一样吗?QAQ
    奎:你和希茉哪里一样?0-0
    澜:和茉茉一样是女孩子!QAQ
    奎:……你和我一样是男的……=.=
    澜:为什么大家要澜澜和萨~结婚!?结婚不是要男孩子和女孩子一起的吗?Q口Q
    奎:你是从哪里学会结婚这两个字!!!OAO
    澜:楼上的大姐姐们说的!QωQ
    奎:……=-=#
    (召唤雷电!!!)
  • Ng Yan Qi
  • (閃)嘖嘖,奎薩爾啊,樓上你也有要辦婚禮的慾望喔~還被君主打了頭,召雷劈我們幹嘛呢~
    瀾瀾啊~男生可以和男生結婚的喔~雖然要去國外,可是可以看美美的風景喔~而且你難道不想和奎薩爾「永遠」在一起嗎?結婚了就可以「永遠」和你最喜歡的奎薩爾在一起咯~
  • 澜澜:澜澜不要当女孩子!(鼓脸)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38 回覆

  • 訪客
  • 平瀾,就算不是女生,也可以結婚的,只是方式不一樣,是用登記 >///<
    奎薩爾快去辦登記手續吧!>///<
  • 奎:……(瞪)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39 回覆

  • 訪客
  • 先去買訂婚戒指~~
  • 奎:……(拔剑)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39 回覆

  • 647
  • 辦婚禮囉~結婚蛋糕就我負責吧!我會烤個三層大蛋糕的
  • 妖魔不吃蛋糕~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39 回覆

  • 55國語言翻譯公司
  • 有生夫力以後個成信在有走學上個,工特他也得十一是過定。

    Power corrupts,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權力◎讓☆人﹎腐﹎化﹉,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 Lord Acton 洛○德♂艾﹉克~頓

    68國語□言翻﹎譯〇公☉司◎

    華§頓翻譯﹂公♀司◇

    提﹌供繁~體翻§簡體﹋等◎服◎務﹉

    TEL: 02-2369-0937

    LINE客服~ ID: t23690932

    翻譯﹍社〇|☉ppt.cc/qM062



  • 快
  • 新的一集
  • =。=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39 回覆

  • 貓咪
  • 大大不衛生,牆壁上的血也會髒吧…
    而且沒消毒...
    這樣瀾瀾會生病的...
  • 大大,小细节别那么在意啊……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2:40 回覆

  • Ng Yan Qi
  • 瀾瀾啊~告訴姊姊,是誰說你是女孩的?老娘砍了他!
  • 澜澜:(⊙.⊙)(看楼上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19 回覆

  • 貓咪
  • 瀾瀾愛吃>W<
  • 吃什么?@@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19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這是調.戲嗎?(笑
  • 你认为呢~=w=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20 回覆

  • Jia YU
  • 大大棒~ 加油喔
  • 嗯嗯~O(∩_∩)O~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20 回覆

  • 小喵
  • 我用手機找不到
  • 去我的文件夹里找更快哟~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