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請您三思!!!」
     在妖魔君主的辦公室裡引起一陣爭議喧鬧,似乎在抗議著些什麼。
     妖魔君主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背靠著椅背翻著手上拿著的文件,無視眼前的一堆引發示威抗議的元老級妖魔以及一些妖魔侍衛們,之中還包括他的兩位皇兄。
     在皇宮裡的一個間諜以及一群侵入者的突如其來的襲擊之下,封平瀾的身份已經被曝露了,奎薩爾他們把封平瀾救了回來的隔天後,皇宮裡完全一片混亂。
     不僅是因為許多妖魔在戰鬥中負傷,絕大部分是因為妖魔君主和六妖魔隱藏了虛魔之子的存在,甚至居然還讓那個虛魔之子常常在皇宮裡到處走而引發恐慌。
     皇宮裡存在虛魔之子的消息瞬間散發全皇宮,過不久其他幽國也很快會知曉封平瀾的存在,到時可能會引發大戰爭吧。
     然而眼前這群妖魔,就是非常抗拒封平瀾存在而不斷向妖魔君主抗議的一小部分的妖魔。
     「君主!您有沒有聽到臣民的話!」
     「本皇有聽,但沒進耳。」妖魔君主連看也沒看他們的繼續翻閱文件。
     「君主!!!」
     「閉嘴!」妖魔君主忍無可忍的大拍桌子站起身,把手上的文件砸在眼前的皇族元老級妖魔的臉上,一臉憤怒的吼道,「本皇要做的事還要經過你們的同意嗎!」
     「君主,您可要想清楚!虛魔之子的存在可不是能與禁忌種族相比的!」
     「你當本皇是三歲無知的小鬼嗎!」妖魔君主仍然火大的抄起桌上的筆筒,朝剛剛發言的妖魔臉上砸去。
     「那君主您為何還要包庇那虛魔之子?!」
     「那孩子現在是本皇的契妖之一,有問題嗎!」
     「這問題可大了!」
     「那本皇就讓那孩子直接滅了你們,直到沒問題為止!」妖魔君主不耐煩的憤怒咆哮。
     「……」見到妖魔君主發怒了,妖魔們立刻噤聲不敢出聲。
     「虛魔之子有多可怕,本皇當然知道。」妖魔君主粗聲喘氣的重重坐回椅子上,「但是那孩子一直都很安分根本沒幹出什麼事,為什麼就非得因為他是虛魔之子要絕對要立刻宰殺他!」
     「虛魔之子的存在就像個定時炸彈一樣!就算他今日沒做出什麼事,那也不代表之後不會做出什麼事!」
     妖魔君主利起眼眸瞪著眼前的元老妖魔,「你憑什麼可以肯定他以後會做出什麼事?」
     「全幽界都是這麼流傳著虛魔之子的傳說!」
     「你這個已有上千歲的元老級妖魔活到現在有親眼見過虛魔之子嗎?」妖魔君主反問。
     「臣民……沒見過……」
     「然後呢?就只是因為一個虛魔之子傳說,就把你們給嚇破膽了?」妖魔君主攤開雙手,質問他們。
     「但是,在前幾百年前確實是真的出現了虛魔之子,甚至還毀滅了其他幽國各個派出的妖魔軍隊足足滅了八成!」
     「據本皇所知,那個虛魔之子原本把自己的血脈隱藏得很隱蔽,在那個毫無皇族掌管的土地裡過著簡單的生活。」妖魔君主伸出食指揉了揉開始發疼的太陽穴,「要不是那群白癡的傢伙動手在先,那虛魔之子絕對不會為了活命才大開殺戒!」
     「您又是如何知曉虛魔之子為了保命才大開殺戒?」
     「好!本皇問你們。」妖魔君主直起身子,雙手手肘撐住桌面,一手敲了敲桌子,「如果你們是虛魔之子,在面對一大群妖魔要殺了你們的狀況下,你們會怎麼做?」
     「……」聽了妖魔君主的話,妖魔們互相對望彼此,不知該怎麼回答。
     他們是知道答案,但是卻不敢給予答案。
     「那本皇告訴你們吧。」妖魔君主也沒打算聽取他們的回答,「不管是任何妖魔,就算是本皇也罷!如果本皇是虛魔之子,在面對一大群妖魔在威脅自己的性命之下,為了保命本皇也會大開殺戒!沒有任何妖魔是乖乖等死的!除非他不想活了!」
     「這裡是幽界,不是人界!幽界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人界雖然不像幽界那麼血腥,但那處處被滅魔師和召喚師掌控的地盤也不是一個和平的世界!妖魔不是在互相弒殺的世界存活,就是成為召喚師的戰鬥道具兼奴隸!」
     「那孩子一開始確實是在人界出現沒錯。但是那孩子在遇見奎薩爾之前,就已經被滅魔師給囚禁了!」
     「被落在滅魔師手中的虛魔之子,你們能想象到滅魔師會怎麼利用虛魔之子的力量來對付妖魔嗎?你們就不怕那群滅魔師操控了虛魔之子把他放進幽界來毀滅一切嗎?」
     「……」妖魔君主的大長辯論,一一把妖魔們的嘴給堵上了。
     「也許虛魔之子真的是如你們所言是個非常恐懼的存在,與其被滅魔師給操控利用的虛魔之子來毀滅一切,還倒不如本皇收了虛魔之子好好訓練他使用能力來捍衛幽國,這可說是事半功倍。」
     「還有,跟在本皇身邊的那個虛魔之子已經在這裡快有三個多月了!他至今有幹過什麼讓你們感到驚恐的事嗎?」
     「……沒有。」那個虛魔之子確實沒有做過任何事。
     「他有任性嗎?」
     「……沒有……」相反寂靜得很過分。
     「他有吃過妖魔嗎?」
     「……沒……」就只看過他吃餅乾、糖果、冰淇淋和喝牛奶。
     「他有靠近過你們嗎?」
     「…………」他唯有死死黏在那個戰鬼身邊。
     「那孩子除了只接近本皇和本皇的六妖之外,絕對不敢靠近第八個妖魔。你們都不了解他,憑什麼要本皇殺了他?」妖魔君主咄咄逼人的問。
     「君主,您收納來自棄民的六妖魔,包括之中有個禁忌種族當做契妖那也罷了。現在又收了虛魔之子做契妖,而且那虛魔之子還是禁忌種族的羽蛇一族的混血種!您會不會太過荒唐!」七皇子氣急敗壞的喊道。
     「什麼!那個虛魔之子是禁忌種族的羽蛇族!?」七皇子揭穿了封平瀾的血脈,引發了在場抗議的妖魔們的恐慌。
     「哦~原來是你。」妖魔君主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伸出手指對著七皇子點了點,「前幾天放使魔進入奎薩爾房間窺視的主謀。」
     前幾天,奎薩爾為了照顧身體仍然很虛弱的封平瀾,加上他自己也有傷在身,兩人一直待在房裡休息著,完全沒有出房過。
     禁忌之子和虛魔之子這兩個恐怖的組合一直好幾日不出房門已經吸引了眾多妖魔的注意力,七皇子便派出一隻類似某種甲蟲的使魔潛入奎薩爾的房間悄悄地探個究竟。
     那隻甲蟲使魔的體型大概比五十元硬幣還要大些,七皇子怕體型過大的使魔會被奎薩爾發現,所以派出體型較小的使魔侵入。
     當七皇子讓甲蟲使魔侵入奎薩爾的房間裡後指示使魔躲在暗處,然後透過使魔的眼睛看見奎薩爾和封平瀾都躺在床上睡覺休息,結果卻看見趴在奎薩爾胸膛熟睡的封平瀾背後長出的炫彩羽翼,在驚愕之間便立刻知曉封平瀾的種族。
     由於奎薩爾待在自己房間時都會鬆開一些警戒心,加上奎薩爾有傷在身又很疲倦,以及沒人敢侵入他的房間這一點,奎薩爾完全沒察覺到七皇子放了使魔侵入房內。
     本以為可以鬼鬼祟祟收回使魔的七皇子,卻沒想到反而被對方的漆黑小不點使魔給抓包了。
     沒錯,就是那隻小影人。
     一直守在自己主人和被主人命令要絕對看守小孩身邊的小影人猛地察覺到些什麼,靜悄悄地從一旁的櫃子上跳了下去,像隻小偷般的踮起腳尖鬼鬼祟祟的朝著書桌下跑去。
     七皇子在要命令使魔撤回的時候,卻被小影人一臉「(/。>∀<。)/」一個飛撲,然後抓住那隻甲蟲的使魔。
     小影人抓到那隻甲蟲使魔後,趕緊操控影子把甲蟲使魔五花大綁,可是那甲蟲使魔的身軀是半圓的根本綁不住它,只好用影子直接把甲蟲使魔包成一粒黑球。
     小影人把黑球扛了起來,然後爬到床上去把自己主人給叫醒,見到奎薩爾清醒後便把黑球丟到奎薩爾的手掌上。
     被叫醒的奎薩爾意識模糊的呆愣看著手掌上的黑球,發呆數秒後一個雷電把黑球給電焦,然後一個甩手把手上的黑球往書桌方向拋去,黑球在空中劃出一個漂亮的弧線,準確的投進書桌旁的垃圾桶裡。
     「君主來的時候,告訴他……」奎薩爾發出低沉的聲音,然後抱著封平瀾繼續睡覺。
     小影人看著垃圾桶裡已經死亡的使魔,原本打算要玩玩一下那個甲蟲使魔一會的,結果被奎薩爾殺死了,小影人感覺寂寞的哭泣,「(╥_╥)」
     之後,妖魔君主拿起備用的鑰匙進入奎薩爾的房間,那時奎薩爾和封平瀾還沒清醒,小影人便把有使魔侵入房間的事告訴妖魔君主。
     妖魔君主知道後,想要找出某個吃了豹子膽放使魔潛入戰鬼房間的妖魔,但是他卻不想打草驚蛇。
     然而,虛魔之子的事也不是任何妖魔可以在一兩天可以接受的存在,每天清早便有現在的情景了,沒想到窺視的主謀不打自招了。
     「這不重要!重要的事,有著禁忌種族的羽翼蛇血脈的虛魔之子更不可讓他繼續存在!」七皇子強硬的把話題轉移。
     「你們也知道本皇的忠誠六妖魔全都是棄民嗎?沒本事讓一個強大的禁忌種族為你們這群出生在皇族和世家之中的妖魔死心塌地又掏心掏肺的忠誠至永恆,這是你們無能!還能怪本皇開外掛嗎!」
     「皇族和世家本不該與棄民該有任何關聯!」七皇子忍不住氣的反駁。
     「這就是你們一直以來敗於本皇的原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實力強大的妖魔不一定出現在皇族或世家之中!你還以為皇族和世家都是絕對強者嗎!」妖魔君主怒指著七皇族,堵住了對方的話。
     「總而言之,虛魔之子的事絕對不可能就這麼輕易就解決!更別說是有著羽翼蛇血脈的虛魔之子!」十皇族也不服輸的說。
     「那你要本皇怎麼做?」
     「處決……」
     「劈啪!轟!」
     「……」
     在十皇族說出解決方案時,一道藍色雷電劃過十皇子的臉頰邊,直直擊中引發示威抗議的妖魔們身後的墻壁發出巨響,墻壁遭受攻擊立刻被炸出一個大洞,透出了墻壁的另一邊。
     妖魔們錯愕的看著十皇子臉頰流出血痕,僵硬的回頭看看墻壁,再轉頭看看妖魔君主。
     妖魔君主不知什麼時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舉著手掌包著繃帶還閃著電流的手臂,眼瞳閃著血紅的光芒。
     「如果你是妖魔君主的話,那孩子可以隨你處置。」妖魔君主發出低沉的聲調,渾身散發殺氣的警告著,「現在那孩子是本皇的契妖,你們任何妖魔都無權決定他的生死。誰敢對他出手,就是違抗本皇的存在!」
     「本皇給你們最後的警告,你們想動手殺了虛魔之子的話最好不要給本皇和本皇的【七妖魔】發現,否則你們想殺他不成反而你們死!這是你們自己的愚蠢做造成的,怨不了誰!」
     妖魔們聽見妖魔君主故意把七妖魔的音調加重,理所當然的包括封平瀾在內,順便警示他們就算要殺了虛魔之子,別忘了虛魔之子身邊還有六妖魔存在。
     也就是說,如果他們想暗地殺了封平瀾的話,若是殺不成反而奎薩爾他們反殺回去,妖魔君主也不會懲罰奎薩爾他們。
     房內一片靜默,有些妖魔還想要繼續說些什麼,但是妖魔君主已經完全沒了耐心,在繼續說的話恐怕會被妖魔君主嚴懲。
     「哇!怎麼回事?」
     一聲驚呼聲打破了寂靜的環境,房內的妖魔們一致朝聲源所在望去。
     結果看見剛剛被妖魔君主用電擊打穿一個大洞的墻壁外面,除了奎薩爾和封平瀾之外,其他五妖魔非常驚訝的透過洞口看了看房間裡面。
     「君主,發生什麼事了?」璁瓏詫異的問。
     「你說還能發生什麼事……」妖魔君主無力的坐回椅子上,背靠著椅子躺著。
     「這個洞是……」冬犽指了指墻壁上的洞。
     「本皇幹的。」妖魔君主無奈的回答,「要找本皇就進來。」
     「哦。」
     百嘹、冬犽、璁瓏、希茉和墨里斯馬上走到門前,雖然妖魔君主已經知道他們要找他,但是突然激起幼稚心的百嘹還故作矜持的敲敲門。
     「進來。」妖魔君主很配合百嘹的幼稚心,命令他們進房,看見百嘹一臉正經八百的模樣,妖魔君主毫不客氣的翻他白眼。
     「什麼事?」
     「屬下們是來向妖魔君主匯報的。」
     「說吧。」
     妖魔君主以及百嘹他們無視站在一旁的妖魔們,做自己該做的本分。
     大概三十多分鐘,才結束了匯報過程。
     「瀾瀾他現在怎麼樣了?」妖魔君主好奇的問。
     「欸?君主,您沒去看他嗎?」冬犽撿起剛剛妖魔君主拿來砸元老級的妖魔時而散落滿地的文件和筆筒,詫異的反問。
     「早上去看了一會,但那時候他們還沒醒來。」
     「哦。」冬犽了解的點點頭,把文件和筆筒放回桌上,「瀾瀾雖然還很虛弱但是沒大礙了,現在他已經可以坐起身子了。」
     「瀾瀾可以起身了?」妖魔君主微微驚訝。
     「是啊。總是讓他趴著對身體也不太好,所以奎薩爾扶著他讓他坐起身。」
     「是嗎?那待會再去看看他吧。」妖魔君主安心的點點頭。
     「君主,請您三思!」聽見妖魔君主的話,一旁的妖魔們又不安分的吵了起來。
     「……奎薩爾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崗位?」妖魔君主問冬犽。
     「他說明天。」
     「那瀾瀾呢?」
     「奎薩爾說會帶上他。」聽見冬犽的話,一旁的妖魔們不禁倒吸一口氣。
     妖魔君主安靜的思考一下,接著抬頭盯著百嘹他們,「你們現在有沒有空?」
     「恩……屬下有一些小事要做,接著就沒事了。」冬犽想了一下。
     「我倒是沒什麼事。」百嘹接著說,然後璁瓏和墨里斯也在一旁點點頭附和。
     「剛剛我還沒去探望瀾瀾,想去看看他一下……」希茉小聲說道。
     「好!百嘹、璁瓏、墨里斯,你們三個把這群傢伙拖出去操練操練一下。」妖魔君主指著站在一旁的妖魔們,「最好把他們操到死,本皇不想見到他們。」
     「君主!請您別轉移話題!」妖魔們立刻抗議,「虛魔之子的事絕不可這麼簡單處置!」
     「本皇決定的事還需要經過你們同意嗎?」妖魔君主不耐煩抄起剛剛冬犽撿起來的筆筒,再次朝那發言的妖魔臉上砸去,「每天給本皇上演同個戲劇,你們煩不煩!」
     「可……」
     「明天,本皇會讓奎薩爾親自上陣,讓奎薩爾好好的,全力的,不留情的操練這群傢伙。」妖魔君主打斷那群妖魔的發言,轉頭對百嘹他們說了一句比虛魔之子還要更驚悚的話,「你們三個先讓他們好好做個熱身運動。」
     「……」現場瞬間陷入一陣寂靜,彷彿就連一支針掉落地上都能聽得見。
     封平瀾雖然是個虛魔之子,但始終還是個小孩一個。
     然而被全幽界封為戰鬼的奎薩爾親自操練他們,不用說等到虛魔之子毀滅世界的時候,戰鬼絕對有辦法讓他們在一瞬間永遠見不到明日的黎光。
     「是!君主。」百嘹、璁瓏和墨里斯一致回應。
     「君主!」
     「現在你們,全都給本皇滾出去鍛煉!」妖魔君主指著門口,朝那群妖魔吼道。
     「君主,虛魔之子不該讓他繼續存活,更別說有著羽翼蛇血統的虛魔之子!」
     聽見那個元老級的妖魔說的話,冬犽他們錯愕的瞪大眼睛,非常驚訝他們會知道封平瀾的血統。
     「本皇還是現在親自去找奎薩爾,讓奎薩爾帶著瀾瀾來把這群傢伙當做練習使用能力的道具好了。」說完,妖魔君主立刻從椅子上站起身,朝門口走去。
     「君主————」
     「別讓本皇說第二次。」被一群妖魔們叫來叫去的妖魔君主倏地的停下腳步,忍無可忍的朝那群妖魔怒吼,「滾!!!」
     「君主,我們先去鍛煉場做準備了。」百嘹他們見到妖魔君主生氣了,說了一聲便離開房間了。
     妖魔們看著已經發怒的妖魔君主,又看了看離開房間的百嘹他們,只好一一離開房間。
     「七皇兄,你把使魔放進奎薩爾房間的事,本皇會告訴奎薩爾。」在七皇子經過面前時,妖魔君主警告他一聲,「你好自為之。」
     七皇子的背影打顫一下,便離開房間了。
     見到那群妖魔離開後,妖魔君主無力的返回桌前坐下,趴在桌上休息一會。
     「君主,為什麼他們會知道瀾瀾是羽翼蛇?」由於封平瀾的妖魔血統已被揭發,冬犽非常擔憂的問。
     「前幾日,是七皇兄趁奎薩爾疲累休息的時候,偷偷放了使魔進入奎薩爾和房間裡,結果看見了瀾瀾背後的羽翼。」妖魔君主維持趴著睡的姿勢,悶聲從雙手手臂下幽幽傳來。
     「那……那該怎麼辦?」希茉驚慌失措的問。
     「要壓下消息是不可能的,那群傢伙每天從早到現在一直抗議著,絕對會把瀾瀾是羽翼蛇的事四處傳播。」妖魔君主抬起後,非常頭痛的揉著太陽穴,「我想,過不久其他幽國絕對會攻來。」
     「要現在做防禦措施嗎?」
     「問題是,無法接受瀾瀾存在的妖魔多得是,也不知道皇宮裡是否還有間諜在。」妖魔君主無精打采的垂著頭,「冬犽、希茉,你們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大家接受瀾瀾的存在?」
     「這……」冬犽和希茉互相對望一下,對於妖魔君主的問話,完全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是一國之君,我不能一直這麼為了保護瀾瀾而利用權利和地位來鎮壓畏懼瀾瀾的妖魔們,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妖魔君主知曉冬犽和希茉無法給答案,輕輕說著,「因為能接納瀾瀾存在的妖魔,就只有我們七個而已。」
     冬犽和希茉不知該怎麼回應妖魔君主,妖魔君主安靜的背靠著椅背,轉頭看著外頭灰蒙蒙的天空。
     過了一會後,妖魔君主嘆了一口氣,從椅上站了起來,「冬犽,叫妖魔把墻壁修一下,之後去做你的事吧。希茉,妳要去看瀾瀾吧?我也一起去。」
     「是。」
     冬犽叫了兩個妖魔侍衛把損壞的墻壁修補一下,之後去做自己的事物,妖魔君主和希茉則朝奎薩爾的房間前去。
     妖魔君主和希茉到達奎薩爾房間前,禮貌的敲敲門。
     過不久,門扉就「咔嚓」一聲被打開了,但是卻沒看見奎薩爾的身影。
     「欸?」沒看見預想到身影,妖魔君主愣了一下。
     妖魔君主眼角視線捕捉到有東西在動,偏頭一看,看見只有巴掌大的小影人整個人掛在門把手上,眨著豆粒般的白眼睛,看著妖魔君主和希茉,「(´・ω・`)」
     「怎麼是你來開門?」妖魔君主伸出手讓掛在門把手上的小影人站在自己的手掌上,「奎薩爾呢?」
     「\(¬д¬。)」小影人指著床上,然後撇開視線不看自己主人所在。
     妖魔君主隨著小影人所指的方向望去,結果看見一身便裝的坐在床尾上翹著二郎腿,左手臂放置在大腿上,右手肘抵在翹著腳的膝蓋上,手掌抵著下巴,一臉無奈的奎薩爾,「君主。」
     妖魔君主看見奎薩爾不禁愣了愣,不是因為奎薩爾一臉無奈,而是看見奎薩爾背後長出他一直隱藏且非常龐大的炫彩雙翼,「怎麼了?」
     奎薩爾沒回話,只是無聲嘆氣。
     「瀾瀾呢?」妖魔君主在房裡東張西望,就是沒看見他一直擔憂的小小身影。
     就在這時候,奎薩爾的巨翼微微抖了抖,在許多非常漂亮的幻色羽毛裡傳來一陣陣的「唔唔」聲,接著從遮蔽在奎薩爾臀部旁的羽翼裡突然傳出一聲可愛軟奶「噗呼」的悶聲氣,有著異色瞳的小小人頭從奎薩爾的羽翼裡冒了出來。
     「啊!勘勘!茉茉!」看見熟悉的身影,封平瀾開心的伸出手朝妖魔君主和希茉揮了揮。
     「瀾瀾。」希茉開心的對封平瀾揮揮手。
     「……瀾瀾,你怎麼會在奎薩爾的羽翼裡?」妖魔君主有些無言的問,突然明白為什麼奎薩爾那麼無奈。
     「薩~的翅膀暖暖的!軟軟又蓬蓬的~很舒服~瀾瀾喜歡!」封平瀾用臉蹭了蹭奎薩爾翼角處的羽毛,粉嫩嫩的臉像隻化成一灘水般的倉鼠似的。
     「你不都也有翅膀嗎?」
     「瀾瀾的背背重重,很不舒服……」封平瀾不開心的鼓著臉。
     「奎薩爾,你沒教他收起翅膀?」
     「正在教。」
     「教導的話用嘴巴就好,為什麼伸出翅膀?」
     「就地示範。」
     「瀾瀾還不會嗎?」
     「學習中。」
     「現在呢?」
     「休息中。」
     「……所以,你就當了一隻母……公雞了?」
     「……請您注意措詞,有損您形象。」
     「抱歉,但這裡沒外人。」
     「薩~是蛇蛇,不是雞雞!」封平瀾替奎薩爾打抱不平,「瀾瀾也是蛇蛇!」
     聽見封平瀾有些詭異的反駁話,奎薩爾無言一下,之後伸出食指戳著封平瀾的額頭,輕輕地把封平瀾戳進自己的羽翼下。
     「哎呀~」封平瀾一臉變成「>▽<」的模樣,任奎薩爾把他戳進羽翼裡面窩著。
     「……以後少教瀾瀾表情改變顏文字。」妖魔君主低頭看著坐在自己手掌上的小影人,「他已經夠可愛了。」
     「ớ ₃ờ」小影人覺得很鬱悶,一臉無辜的盯著妖魔君主。
     「你明天可以回到崗位了?」妖魔君主抬頭問奎薩爾。
     「是。」奎薩爾點點頭。
     「明天,你親自去操練那群傢伙,把他們操到累死為止。」妖魔君主先給奎薩爾一個任務。
     「他們又煩您了?」
     「很明顯。」妖魔君主無力嘆氣一下,「啊!對了。前幾天你使魔告訴我,有使魔潛入你房間那一事,是七皇兄放的。還有,瀾瀾是羽翼蛇的事也被他們知道了。」
     「什麼!?」奎薩爾錯愕的瞪大眼睛,接著立刻想到原因,「是七皇子說的?」
     妖魔君主點點頭承認,「我沒直接懲罰他,想讓你自己處理,不用客氣盡情做。」
     「……是。」
     「你明天打算真的要把瀾瀾帶在身邊?」希茉不放心的問奎薩爾。
     「不得不帶。」奎薩爾搖搖頭,「絕對不能讓瀾獨自一人。」
     「確實,四面危機啊。」妖魔君主同感的點點頭。
     房裡陷入一片寂靜,三妖魔似乎正在思考更好的解決方法。
     奎薩爾知道,要是封平瀾的身份被曝露的話,封平瀾將會被全幽界的妖魔給追殺,包括身為禁忌種族的奎薩爾也會被牽連到虛魔之子的事裡,妖魔君主也沒辦法一直維護著他們。
     要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奎薩爾只能做出一個決定,雖然會很對不起妖魔君主和他其他同伴。
     「薩!薩!」
     突然間,奎薩爾的羽翼裡傳出封平瀾的驚呼聲,接著封平瀾從奎薩爾的羽翼下爬了出來,背後掛著對可包容著他全身的小小炫彩羽翼坐在奎薩爾身邊。
     「怎麼了?」奎薩爾轉頭看向坐在旁邊的封平瀾。
     「動了!瀾瀾的翅膀動了!」封平瀾開心的舉起雙手歡呼,然後控制背肌的力道,讓翅膀一抖一抖的動了起來。
     「不錯,學會控制背肌的力道了。」奎薩爾稱讚的摸摸封平瀾的頭。
     「嘻嘻嘻~」封平瀾開心極了不斷傻笑。
     「試試看動動一邊的翅膀。」
     「嗚?一邊的翅膀?」封平瀾歪歪頭看著奎薩爾。
     「像這樣。」奎薩爾控制背肌的力道,將自己身後一邊的巨大翅膀放到封平瀾的頭上,另一邊翅膀則靜止不動。
     「哇哦~」看見奎薩爾的示範,封平瀾驚奇一下,然後開始嘗試著。
     封平瀾想要嘗試動著一邊翅膀,可是卻一直讓雙翼動了起來,讓他忍不住慪氣的鼓起臉,然後不服氣的再次嘗試。
     看見封平瀾不服氣的不斷努力嘗試,讓妖魔君主不禁失笑一下。
     妖魔君主轉頭看身邊的希茉,卻看見希茉一臉懷念的模樣,一直盯著封平瀾。
     見到希茉的表情,妖魔君主低聲的在希茉耳邊好奇的問道,「這樣的瀾瀾,和你們曾經認識的封平瀾一樣嗎?」
     「恩?」希茉疑惑的轉頭看看妖魔君主,在看看正在努力的封平瀾,不禁莞爾一笑,「是的。簡直是和我們所認識的那個平瀾一樣。」
     看著奎薩爾細心指導封平瀾,封平瀾非常認真的聽著奎薩爾的指導,然後繼續嘗試著,不管失敗多少次,封平瀾一直努力練習,適應著。
     看到這景象,希茉斂下眼簾,臉上露出一絲落寞。
     真的和那時候的平瀾一樣,不管有多艱難,有多危險,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努力過來的……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


留言列表 (30)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第一~~~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4:18 回覆

  • Ng Yan Qi
  • 錯字:反駁話,不是反駁「花」
  • 感謝提醒~~~=w=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4:18 回覆

  • Ng Yan Qi
  • 奎薩爾,操不死給我,我有的是辦法操死他們!
  • 奎:輪不到你

    yongrainbow 於 2017/07/08 14:18 回覆

  • RR
  • 嗚嗚好心疼瀾瀾啊qwq
  • 这篇没很虐吧?=A=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37 回覆

  • 647
  • 奎薩爾該不會是打算帶瀾瀾去隱居嗎?
  • ……(撇開頭)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37 回覆

  • Ng Yan Qi
  • ⋯⋯
    對了!你們啥時結婚?別搞閃婚和隱婚,倒是會被我們玩到很慘的~(馬上跑人)
  • ……=x=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38 回覆

  • 嚇死寶寶了
  • 哇唔!也讓我來操操他們吧?
    我想好好的玩玩呀~
  • 請!(紳士請)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38 回覆

  • 雷格
  • 好溫馨的一章~
    那些妖魔好討厭!!
    瀾瀾又沒做懷事!
    奎薩爾你一定要操爆他們!!!
    期待下次更文呦~大大~( ̄▽ ̄)
  • 一定會的=w=
    奎薩爾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w=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54 回覆

  • 訪客
  • 奎薩爾&平瀾好萌>///<(在羽翼裡蹭蹭~
    該不會下次就是一起在浴室玩了吧>///<
    期待下集~
  • 這個嘛~=w=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1:54 回覆

  • 阿呆
  • 奎薩爾直接把他們電焦吧(#`Д´)ノ
    竟敢不服!ヽ(`Д´)ノ或是要瀾瀾陪你們玩『球球』呢(́순◞౪◟순‵)థ౪థ
  • 冷顫……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08 回覆

  • 訪客
  • 君主 万歲 君主好帥氣
  • 雪:哼!╭(╯^╰)╮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09 回覆

  • Pudding Hsu
  • 我來了看大大的文了≧◇≦
  • 歡迎歡迎~=w=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09 回覆

  • 芃芃
  • 真的那時候的平瀾一樣
    是不是少了和了呀?
  • 哦哦!感謝通知~^^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09 回覆

  • 影夜千夏
  • 那些反对的妖魔都抓去处决
    澜澜都已经被虐得那么惨了,你们这些一丁点用都没用的妖魔没资格开口!
  • ……我是不是也要被處決了?(真實虐瀾瀾的犯人)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1 回覆

  • 訪客
  • 兩人互動超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
    瀾瀾顏表情繼續學習吧!超可愛天使無誤(*´ω`*)
    話說看第十集時 結尾地方一直讓我有大大的文章帶入感 根本跟背叛那裡一開始一模一樣啊啊啊啊啊啊啊
    害我好興奮 又心癢難耐期待十一集嗚嗚嗚
  • 我也感到很驚訝……=A=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1 回覆

  • 実作
  • 積了多個禮拜再一次看完,身心舒暢(?
    感覺奎薩爾母性激發了不少(作死XD
    讚嘆大大啊,每個禮拜都能固定更新(膜拜#
  • 奎:母性?(拔刀)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1 回覆

  • 訪客
  • 君主,好帥喔!瀾瀾加油,你可以說服其他妖了
  • 瀾:瀾瀾會加油!!!↖(^ω^)↗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2 回覆

  • 默語
  • 瀾瀾跟奎薩爾的互動好可愛(´∀`)♡
  • 澜:>∀<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2 回覆

  • Ng Yan Qi
  • 君主幹得好啊~反正瀾瀾能力還不成熟,讓他們當標靶好了
    至於那位吃了豹子膽的,我去庫庫爾坎那裡「交代交代」一下
  • 奎:不需要,我会亲手解决(杀气四溢)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3 回覆

  • Jia YU
  • 最後有點感傷啊~
    大大辛苦了~ 加油喔
  • 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3 回覆

  • 柔修
  • 君主太帥了~(≧∇≦)
    奎薩爾要好好訓練他們阿!不過如果可以拿幾個來給我,我會幫你好好的把他們操死
  • 奎:我自己动手心里比较舒服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4 回覆

  • 訪客
  • 什麼時候還瀾瀾記憶呢?
  • 差不多大结局的时候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4 回覆

  • 小喵
  • 出二十二我都不知
  • 现在知道了吧?=w=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5 回覆

  • 小喵
  • 羽蛇是什麼?
  • 羽翼蛇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5 回覆

  • Zoe
  • 「……瀾瀾,你怎麼會在奎薩爾的羽翼裡?」妖魔君主有些無言的問,突然明白為什麼奎薩爾那麼無奈。
    哈哈哈哈.....
  • X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5 回覆

  • 訪客
  • 19章密碼是什麼OAO
  • ……我去把密码解除……

    yongrainbow 於 2017/07/15 12:15 回覆

  • Zoe
  • 羽翼蛇
  • 訪客
  • 瀾瀾好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