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平瀾的學習力和適應力非常的強,經過奎薩爾幾天的教導和示範,封平瀾已經能控制背肌的力道來活動羽翼,只是還不太會靈活的活動翅膀。
     雖然封平瀾可以自由伸出或是隱藏羽翼,但是他還不會飛,奎薩爾打算之後才慢慢教他。
     早晨,奎薩爾和封平瀾一如往常的睡醒,在奎薩爾多次的催促和逗弄,好不容易把還在賴床的封平瀾給逗醒,然後簡單梳洗身體,之後換衣服。
     小影人從衣櫥裡拉了一件奎薩爾的披風出來,然後拿給奎薩爾,奎薩爾拿起小影人從衣櫥裡拉出來的披風,開始把披風改裝疊折成小小斗篷穿在封平瀾身上,然後彎下腰伸出食指和拇指夾起小影人的頭,把它放到封平瀾的肩膀上,之後牽起對方的手一起走出房間。
     封平瀾已經把自己的羽翼收了起來,但還是很不安的緊抓著奎薩爾的手,另一手拉扯用披風改裝過的斗篷帽子,想要把自己的臉遮掩更隱秘。
     一路上,路過的妖魔們看見奎薩爾手上牽著封平瀾,立刻嚇得逃到大老遠,不敢與封平瀾有任何擦身而過。
     「薩……」看見許多妖魔迴避著他,封平瀾更加不安起來。
     「沒事的,瀾。」奎薩爾揉了揉封平瀾的手掌,安撫著,「別理他們,別怕。」
     「ヾ(•ω•`。)」小影人拍拍封平瀾的臉,安撫他。
     「嗯。」
     奎薩爾牽著封平瀾來到妖魔君主的辦公室,舉起手打算敲門時,房內傳出一聲怒吼,「你們都給本皇死出去!!!」
     「呃!」奎薩爾和封平瀾以及小影人同時被怒吼響狠狠的嚇了一跳,兩妖魔和小影人互相對望彼此,「勘勘的聲音……勘勘生氣了?」
     「絕對又是那群傢伙……」奎薩爾早已猜到妖魔君主為什麼會發大火,便敲敲門。
     「給本皇滾!!!」不料,有個東西「砰」的一聲狠狠砸在門扉後方,導致門微微顫抖著。
     「嗚呃!」封平瀾再次被嚇了一跳,嚇得躲在奎薩爾身後抱住他的大腿不敢進去,就連小影人也被嚇到躲進斗篷裡面去了,「Σ( ° △ °|||)︴」
     奎薩爾摸了摸封平瀾的頭安撫他,然後把門打開,奎薩爾沒有把門大開,只是把頭伸進去,說道,「君主,是屬下。」
     「欸?奎薩爾!」妖魔君主愣了一下。
     「君主,請您收斂一下您的怒氣,瀾被您嚇到兩次了。」奎薩爾淡淡的說著。
     「啊!抱歉抱歉!本皇以為又是那些傢伙來了!」妖魔君主驚慌的道歉,趕緊收起自己的怒氣,以免嚇到封平瀾,「進來吧!」
     確定妖魔君主沒了怒氣,奎薩爾才放心的把門大開,牽著封平瀾進去。
     封平瀾看見房內有許多陌生的妖魔,猛地想起他之前被妖魔抓走的時候,臉色倏然變得很蒼白不禁膽怯的退縮,一直緊抱著奎薩爾大腿不敢動。
     之前被一群妖魔抓走並被迫和奎薩爾他們分開的情景似乎讓封平瀾產生了心靈陰影,一見到一群陌生的妖魔聚集一塊,都會讓他心裡感到害怕。
     知曉封平瀾在怕什麼的奎薩爾,微微屈膝彎下身子,輕聲的對封平瀾說,「別怕,有我在,沒事的。」
     封平瀾抬起頭和奎薩爾對視,異色瞳泛起水霧看起來快哭了,身體微微顫抖地無法鼓起勇氣走進有一群陌生妖魔聚集一塊的房間裡,一直緊抱著奎薩爾的大腿不敢踏出腳步。
     「瀾瀾,我們都在這裡哦!」早在房內的冬犽看見封平瀾的不安,輕聲溫柔的對封平瀾喊道。
     「瀾瀾,過來吧。」希茉對封平瀾揮揮手打氣。
     璁瓏和墨里斯站在冬犽身後看著封平瀾,似乎在等他自己走進來,百嘹從口袋裡拿出一支棒棒糖,蹲在地上誘惑封平瀾進來,「給你糖果,過來吧。」
     封平瀾看了看百嘹他們,迷茫一陣子後抬起頭看著奎薩爾,接著鬆開奎薩爾的腿,一手緊牽著奎薩爾的手,一手緊抓著奎薩爾戰服的衣角,深深的吸氣,鼓起勇氣做好心理準備。
     奎薩爾看見封平瀾鼓起勇氣後,便緩緩的牽著他的手走進房裡。
     房內的妖魔們看見封平瀾後,全都嚇得趕緊躲到房間角落裡,活像被恐怖的東西逼到角落無路可逃擠成一堆的獵物似的,想要遠離封平瀾的身邊。
     「給。」見到封平瀾來到自己面前,百嘹便把手上的棒棒糖遞給封平瀾。
     「謝謝百百。」封平瀾接下棒棒糖,向百嘹道謝。
     百嘹拍拍封平瀾的頭,站起身子後就站到一旁去了。
     「君主,貴安。」奎薩爾向妖魔君主微微鞠躬道安。
     「貴安,奎薩爾。」妖魔君主也向奎薩爾道安,然後看向封平瀾,「瀾瀾,早安呀~」
     「勘勘,早安!」封平瀾從奎薩爾身後露出腦袋,睜著大大的異色瞳對妖魔君主道安。
     「(ÒωÓױ)」小影人從披風下探出頭,看見妖魔君主沒再生氣便爬出來坐在封平瀾的肩膀上,「( 。ớ ₃ờ)ھ」
     「瀾瀾,來。」妖魔君主對封平瀾招招手,要他過來。
     封平瀾抬頭看著奎薩爾,一臉不安的看著他,奎薩爾便牽著封平瀾來到妖魔君主身邊,鬆開牽著封平瀾的手後站在妖魔君主的身後。
     「嘿咻!」妖魔君主一把抱起封平瀾,讓封平瀾坐在自己的腿上,「瀾瀾,背後還痛嗎?」
     「不痛了!」封平瀾搖搖頭,「犽犽有給瀾瀾擦藥藥,所以不痛了!」
     「哎呀?你已經把翅膀收起來了呀?」妖魔君主看見封平瀾背後的羽翼不見了。
     「薩~教瀾瀾收起來了!」
     「瀾瀾好厲害!奎薩爾教你的東西,你都很快學會了!」妖魔君主開心的摸摸封平瀾的頭,稱讚他。
     「嘻嘻~」被稱讚的封平瀾樂得不斷傻笑,「勘勘,為什麼剛剛你那麼生氣?嚇到瀾瀾了……」
     「對不起!」妖魔君主愧疚的向封平瀾道歉,「都是他們!一直煩著我!讓我不能好好工作!」妖魔君主生氣的指著縮在角落的一群妖魔。
     「嗚?」封平瀾轉頭看向縮在角落的一群妖魔,妖魔們看見封平瀾看著他們的時候,他們臉色立刻變得很蒼白,像是蛇盯著青蛙般的僵硬著身子,不斷微微顫抖著,「……是因為瀾瀾嗎?」封平瀾低頭想了想,小聲的問。
     「不是!」不只是妖魔君主,就連奎薩爾他們六個同時異口同聲大聲說道,反駁封平瀾的猜測。
     「瀾瀾,這不關你的事。」妖魔君主安慰封平瀾,隨口胡謅亂扯藉口,「那些傢伙是個懶惰蟲,不想學習才不斷跑來煩我而已。他們不像瀾瀾一樣,瀾瀾聰明又努力,還會幫我們做小小的工作幫我們的忙。」
     「嘻嘻嘻~」又聽見妖魔君主稱讚話的封平瀾臉上不禁冒出可愛的紅暈,心裡害羞的不斷摸著頭傻笑起來。
     「君主!請您別胡說了!您懷裡抱著的虛魔之子根本不會為您做任何事!!!」其中一個元老級的妖魔不甘的站出來反駁,「這小鬼的存在只會帶來災難!不該讓他活著!必須殺了他!!!」
     「沒錯!他必須死!」
     「這個虛魔之子本不該活著!」
     「殺了那小鬼!!!」
     聽見元老級妖魔的話,那群畏懼著封平瀾的妖魔們立刻起哄,當著封平瀾的面說要殺死他。
     妖魔君主連忙的捂著封平瀾的耳朵,不想讓他聽見這群妖魔說的話,原本壓抑的怒火再次燃燒起來,朝那群妖魔大吼道,「閉……」
     「劈啪!」
     妖魔君主的怒吼喊到一半,猛地被一道雷電聲響給打斷,雷電閃過妖魔君主的身邊,直朝那個最先開口說話的元老級妖魔衝去,雷電劈中那個元老級妖魔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渾身麻痺又焦灼的倒在地上不斷抽搐。
     看見有妖魔被攻擊了,起哄的妖魔瞬間閉上了嘴,瞪大眼睛驚愕的看著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妖魔,接著抬頭看著妖魔君主身後的妖魔。
     奎薩爾手上閃著電流,面露毫無表情的神情站了出來,紫色眼瞳閃著一絲紅光,身上發出明顯的冷冽殺氣,瞪著眼前的一群妖魔。
     「違抗君主者,死。」奎薩爾冰冷又低沉的聲音陰陰響起,「現在,全部都給我到訓練場去。」
     聽見奎薩爾的話,那群妖魔的臉色瞬間煞白,身體無法動彈的不斷發抖。
     「我們也幫忙吧~」百嘹一臉玩世不恭的模樣,拿出一支金針把玩著,露出邪魅的笑容看著那群妖魔,「正好我們閒得慌呢~」
     墨里斯開始按壓著手指關節,手指指骨不斷發出「喀啦喀啦」的骨折響,璁瓏也在一旁拉著手筋開始熱身,似乎也打算參入一份,讓那群妖魔感到沉重的壓力。
     「就交給你們了。」妖魔君主懷裡抱著封平瀾抓起封平瀾的雙手輕輕揮了揮,「瀾瀾就交給本皇看顧好了。」
     「嘻嘻嘻~」封平瀾對於被妖魔君主抓著雙手揮了揮感到很有趣,忍不住發出笑聲。
     奎薩爾走到封平瀾面前,伸出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乖乖待在君主身邊,不要亂跑,要聽話,知道嗎?」
     「好~噠!」封平瀾活潑的回答,然後把手上百嘹送給他的棒棒糖遞給奎薩爾晃了晃,眨著水汪汪的異色瞳,一臉撒嬌的對奎薩爾說,「嘻嘻~瀾瀾要吃糖糖~」
     「冬犽、希茉,你們留下來幫君主。」奎薩爾一臉無奈的伸手捏了捏封平瀾的鼻子,接過棒棒糖撕掉包裝紙,把棒棒糖塞進封平瀾的嘴裡,然後轉頭看著封平瀾肩膀上那隻小影人,「你也是。」
     「知道了。」明白奎薩爾的意思,冬犽和希茉也沒反對。
     「 (*>︶<)ゞ 」小影人對奎薩爾敬禮,表示明白。
     「待會見。」奎薩爾輕聲對封平瀾說道。
     「拜拜~」封平瀾嘴裡含著棒棒糖,鼓著的臉活像一隻倉鼠似的,對奎薩爾揮手道別。
     奎薩爾露出一絲微笑,然後舉起手晃動手指頭一下,那群妖魔的腳下突然隆起影子,影子瞬間把那群妖魔全都吞噬入影,接著奎薩爾身影也被影子給吞噬掉,消失了。
     「不見了~」封平瀾看著奎薩爾連同那群妖魔一起影遁離去,驚奇的看著奎薩爾消失的所在。
     「奎薩爾去訓練場了。」百嘹說道,「話說,為什麼也不順便帶我們一起去啊?搭個順風影也不行嗎?」
     「๛ก(ー̀ωー́ก)」小影人對著百嘹、璁瓏和墨里斯舉起雙手,擺出像是巫師作法似的動作,不斷晃了晃雙手。
     百嘹、璁瓏和墨里斯腳下立刻隆起影子,影子瞬間把他們三個吞噬掉,然後消失了。
     在消失在影子裡之前,百嘹對小影人舉起手比出一個讚,表示感謝。
     「煩人的傢伙不在了,耳朵也清靜了很多~」妖魔君主心情倏然開朗的說道,輕輕地揉揉封平瀾粉嫩的臉頰,「瀾瀾,幫我做小小工作吧~」
     「幫忙!幫忙!瀾瀾要幫忙!」封平瀾開心的不斷晃晃手腳,迫不及待想要幫忙。
     「來!」妖魔君主把封平瀾放到地上,拿起桌上角落一大疊的文件,牽起封平瀾的手來到沙發前的廳桌上。
     「瀾瀾,你看。」妖魔君主把文件放到桌上,指著文件最下角落處寫著一些數目字,「這裡有個數字,你能不能幫我從一二三開始照著排?」
     其實這些亂了順序的文件,是妖魔君主因為當初被那群妖魔煩到火的時候忍不住把手上的文件砸出去時散落滿地而搞混的,妖魔君主要做的事有一大堆實在沒時間重新排列,所以讓封平瀾幫忙。
     「排一二三?好!瀾瀾明白了!」
     封平瀾嘴裡含著棒棒糖開始動手排列文件,但是文件近有百張紙,封平瀾一個小孩難免會有點混亂,小影人跳到桌上幫忙封平瀾尋找文件號碼,好讓封平瀾免得看到眼花繚亂。
     妖魔君主看著封平瀾開始排列,確定沒問題才回到桌前繼續忙,開始忙著公事後,冬犽和希茉在一旁輔助妖魔君主,三妖魔偶爾時不時注意一下封平瀾的狀況。
     房內就只有寫字和紙張磨蹭的聲音,完全沒有任何雜音,讓人的心裡也清靜不少。
     花了許久的時間,封平瀾終於把混亂的文件排好了順序,一直緊繃的注意力倏然鬆開,「完成了!黑黑,謝謝你幫瀾瀾。」封平瀾不忘向小影人道謝。
     「(◦˙▽˙◦)~*」小影人坐在桌子上開心地搖了搖身體。
     封平瀾視線左右看看確定自己身邊沒漏掉任何重要的文件,便把文件拿了起來走到妖魔君主的身邊。
     「勘勘,瀾瀾好了!」封平瀾抬頭看著正在認真處理事情的妖魔君主,把手上的文件抬得高高的。
     「好了?我看看。」妖魔君主接過文件看看,確實看見文件順序無誤,開心地摸摸封平瀾的頭稱讚他,「瀾瀾好厲害!謝謝瀾瀾!這下我也輕鬆了很多。」
     「嘻嘻~」封平瀾又開心的傻笑起來,「勘勘還要繼續工作嗎?」
     「嗯。還有一些呢……瀾瀾要不要到沙發上睡一會?」妖魔君主看見時間已到了下午兩點多,封平瀾平常都會在這個時間睡下午覺。
     「嗚……勘勘這麼說,瀾瀾有點想睡睡了。」封平瀾揉揉眼睛,一臉開始犯困的模樣。
     「那就去睡吧。糖果都吃完了吧?把棒棒糖的小棒子扔掉。」妖魔君主抱起封平瀾,看見封平瀾嘴裡還含著棒棒糖的小棒子,把小棒子抽了出來扔進垃圾桶裡,抱著封平瀾走到沙發上。
     封平瀾被妖魔君主放到沙發上後就立刻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卻覺得好像忘了什麼似的,一直覺得很不安心的不停翻身,就是睡不著。
     「瀾瀾,你的小枕頭。」冬犽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個小小枕頭,放到封平瀾身上。
     「啊!瀾瀾忘了!謝謝犽犽!」封平瀾抱著小枕頭,用力聞著小枕頭上的氣息,安心的入睡。
     這小枕頭是冬犽親手做的,自從知道封平瀾常常在睡覺的時候都會做噩夢,意識深沉熟睡的封平瀾在做噩夢的時候身體會時不時抽搐感到很不安,所以冬犽向奎薩爾拿了一件舊衣服來做小枕頭。
     冬犽把奎薩爾的舊衣服做成一個小布袋,然後在裡面塞滿棉花之後給封平瀾抱著睡覺,雖然封平瀾有了奎薩爾的披風,但是過大且沒有固定形狀的披風實在不好抱在手上,所以那披風給封平瀾當被子蓋在身上。
     手上抱著自己最喜歡的氣息的封平瀾把身體踡縮一團犯困的打哈欠,緩緩的閉上眼睛開始睡覺。
     妖魔君主坐在沙發邊,輕手拍打封平瀾的背後,好讓封平瀾可以感受到安心的拍打睡覺。
     「勘勘,去工作。」封平瀾聲音模糊不清的說,雙眼快閉上的對妖魔君主說道,「瀾瀾可以一個人睡睡……」
     「嗯。我會去的,快睡吧。」妖魔君主輕輕拍打著封平瀾,輕聲對他說。
     小影人從桌上站了起來,操控影子化出一個影子的小橋連接在沙發上,小影人走過小橋來到封平瀾身邊。
     看見封平瀾踡縮的腳踝露在披風外,小影人便拉著披風把封平瀾的腳踝蓋上,以免封平瀾覺得腳很冷,之後坐在封平瀾的頭邊摸摸封平瀾的頭,讓他睡覺。
     冬犽在房內喚出暖風包圍著封平瀾,為封平瀾取暖。
     見到封平瀾已經開始睡著了,希茉輕輕地哼唱著沒有歌詞僅有旋律的安眠曲,好讓封平瀾可以深沉入睡。
     一聽見希茉哼唱出的安眠曲,感受著妖魔君主的安撫拍打,封平瀾過不久就發出睡眠的呼嚕聲,就連潛意識也完全的沉睡了。
     妖魔君主見到封平瀾完全熟睡,拉了拉封平瀾身上的斗篷隱秘蓋住身體,之後才回到桌前繼續處理事情。
     不知過了多久,在封平瀾意識懵懵糊糊不清的時候,感覺到有一隻溫暖又可靠的大手正在撫摸著他的頭,一下又一下的摸著。
     封平瀾知道那隻手是誰的手,他想起來撲向那隻手的主人身上,但是他實在很眼睏,身體完全不想動。
     耳朵隱約聽到了一些聲音正在交談,聲音壓得很低,但是封平瀾還是聽到一些。
     「那群傢伙怎麼樣了?」
     「直接被我們打趴了。」
     「沒把他們直接打昏?」
     「有。但是被璁瓏用水給潑醒,然後再繼續虐,再昏倒又再弄醒他們繼續虐。」
     「要不然被你的金針給戳醒吧?或是被墨里斯給烤醒。」
     「別說我,奎薩爾可是直接把他們電醒。不過現在中場休息,待會繼續。」
     「幹得好。」
     「他剛剛睡嗎?」
     「睡了一小時半了。我真搞不懂,瀾瀾根本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就因為他是虛魔之子就非得殺了他嗎?」
     「君主,正確來說,平瀾完全不像虛魔之子。」
     「也是。要不是前幾天親眼看見瀾瀾那模樣,我還真的忘了瀾瀾是虛魔之子。」
     聽到這段話,封平瀾不知為什麼聽到這句話有點傷心,不自覺的微微抖著眼皮有著要清醒的跡象了。
     突然間,一個強悍有力的手臂把封平瀾整個人打橫抱起,而封平瀾的腦袋靠在正抱起他的人的胸膛前。
     「君主,我把瀾帶到花園去了。」
     「欸?你待會不是還要去修煉場嗎?」
     「遲點去。等君主您把事情處理完畢後再到花園看顧瀾。」
     封平瀾聽見這句話,就感覺到抱著他的人開始踏起腳步,然後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之後聽見一小段的壓低聲音的話。
     「奎薩爾是不是生氣了?」
     「君主,你剛剛說前幾天看見瀾瀾那模樣這句話,千萬不可以給瀾瀾聽見!瀾瀾會自卑的!」
     「呃!抱歉,冬犽。」
     接著,房門關閉了,隔絕聲音。
     封平瀾感受著抱著他的人的氣息,非常眷戀又安心又不捨的聞著那人身上的櫻花香,原本快要清醒的意識又再懵糊的渙散。
     「君主他們說的話,你不必真的去聽。」低沉穩重的聲音突然響起。
     雖然封平瀾閉上眼睛,除了意識有些模糊之外,他的身體完全動不了,但是封平瀾很肯定那人在和他說話。
     「你不必理會那群陌生的妖魔,你只要知道你身邊還有我們就可以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站在你這邊。」
     聽見那人說的話,封平瀾原本有點傷心的情感瞬間消散,下意識的伸手抓住那人的衣服,緊緊的抓住不想放開。
     「睡吧。」
     在沒有意識之前,封平瀾聽見他輕聲這麼說。
     「薩……」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第一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1 回覆

  • 訪客
  • 超喜歡的呀!! ٩(๑>∀<๑)۶♡
  • O(∩_∩)O谢谢~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2 回覆

  • QQ
  • 嗚嗚不行了啊 好甜>w<好喜歡////大大加油!下一章繼續甜吧ww
  • 下一章可能会很搞笑~=w=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4 回覆

  • 訪客
  • 奎薩爾&封平瀾好萌~>///<
    期待下集~

    大大,最後一段「你不必理會那群陌生的妖魔,那只要知道你身邊還有我們就可以了。」
    「那」是不是要改成「你」?
  • 哦哦~
    感谢提醒~!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5 回覆

  • 賴郁捷
  • 好喜歡大大的文啊!甜甜甜/////
    每次都被小影人的顏文字萌到。。。
  • 嘻嘻~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5 回覆

  • 雷格
  • 好甜甜喔~
    奎薩爾真的好溫柔啊~
    瀾瀾越來越可愛了!
    一定要好好虐待那些不知死活的妖魔!!
    期待下次更文喔~大大!!!( ´▽` )ノ
  • 好滴~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5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每次都被奎薩爾和瀾瀾萌到~0.0
    期待下次更文喔~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5 回覆

  • Ng Yan Qi
  • 總覺得「意識模糊有些模糊」很怪耶⋯⋯
  • 啊~錯字了~
    謝謝提醒~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6 回覆

  • Ng Yan Qi
  • 喔喔喔喔喔喔!公·主·抱!奎薩爾啊~什麼時候請客啊?呵呵~順便帶瀾瀾來吧~請放心我們絕不動手動腳的。若毀此約,任君處置!
  • 對我來說,是嬰兒抱~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6 回覆

  • 阿呆
  • 每禮拜六看到甜蜜蜜奎*瀾父子文都超開心滴阿(*´∀`)~♥
  • 大大開心就好~=w=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6 回覆

  • 嘻嘻~
  • 等,是值得的啊~
  • 謝謝大大耐心等候~~~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6 回覆

  • 無靈
  • 作者我愛你,寫的超讚
  • 謝謝支持~!!!⁄(⁄ ⁄•⁄ω⁄•⁄ ⁄)⁄

    yongrainbow 於 2017/07/16 21:57 回覆

  • 小喵
  • 星期六原本要看,結果忘了,沒搶到頭香(〒︿〒)
  • 呵呵呵~~~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29 回覆

  • Zoe
  • 真的超好看的啦......我已經把重逢重看了五次了
  • 哇!大大好勤劳!@@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1 回覆

  • Zoe
  • 不過......都不敢重看悔恨......因為真的超虐的...
  • 我快忘了悔恨内容……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1 回覆

  • Ng Yan Qi
  • 我也不敢看悔恨篇,太虐了_(´ཀ`」 ∠)_
  • 我也不敢写虐文了……
    差点被大大们揍死……0(: 3 )~ ('、3_ヽ)_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2 回覆

  • Zoe
  • 深有同感
  • judy wang
  • 大大~感謝,真的超好看的啦!可不可以多更一些?
  • 我写文需要时间啊……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3 回覆

  • 雨芝
  • 我來問個蠢問題,既然有垃圾桶,那幽界有沒有垃圾車><,還有有沒有方法讓大家對平瀾改觀啊,用小孩萌萌的臉?騙一下
  • 啧啧啧~(摇手指)
    幽界当然没有垃圾车,有自身焚烧垃圾的能力不用白不用~~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4 回覆

  • 喵芽兒
  • 使出瀾瀾的獨特絕技:顏文字表情:D
    光想像就覺得好可愛 太閃亮了~>U< (?!

    如果我是那些妖魔 絕對會被萌化 然後對瀾瀾改觀XD
  • 萌萌的澜澜杀伤力太强了!
    几乎可以毁了幽界!!!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5 回覆

  • 蔡佩霓
  • 大大,小影人的顏文字都沒重複過,是不是都是自己想到的?
  • 是呀~OωO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6 回覆

  • Ng Yan Qi
  • (飛撲去抱瀾瀾)啊啊啊啊~太可愛了~
  • 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6 回覆

  • Ng Yan Qi
  • (抱著瀾瀾背景全為黑氣的對著不知好歹的妖魔)你們剛剛⋯⋯說了什麼⋯⋯?「殺了」瀾瀾是嗎⋯⋯?(笑得無比纏爛,但是很像剛從地獄回來的修羅[據路人所言])
  • 你手上抱着一只萌萌的小蛇崽,你没看见你身后有只蛇王在瞪你吗?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7/17 21:37 回覆

  • Ng Yan Qi
  • (緩緩走到奎薩爾面前把手上的瀾瀾交給他後,拉著一群妖魔一秒回了冥界,逃到庫庫爾坎身邊)
  • 奎:哼!(抱着封平澜,鼻子喷气)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19:56 回覆

  • 貓咪
  • 樓上的,奎薩爾只有百分之一神衹血脈沒辦法帶他們到冥界去,除非他們死了
  • 大大,说到重点(竖拇指)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1:00 回覆

  • Ng Yan Qi
  • 是我回冥界!就是知道奎薩爾追不上來我才逃去冥界的!
  • ( ^_^ )/~~拜拜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19:57 回覆

  • 貓咪
  • 樓上大大你沒有羽翼蛇的血統怎麼可能跑的到冥界
    奎薩爾已經在你背後了!
  • 大大说中重点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0 回覆

  • Ng Yan Qi
  • 跟庫庫爾坎拿了信物啊。最近和神界跟冥界的人感情可好了
  • 大大的幻想力好强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0 回覆

  • Miao Hui
  • 重看第n十次。。。悔恨篇看多少次流多少次泪啊!
  • 悔恨呀……
    我差不多忘了内容o(╯□╰)o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