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咿!嘿咿!嘿咿!」封平瀾站在櫻花樹下,手上握著黑色長劍,奮力上下揮舞鍛煉著。
     不用多久,封平瀾覺得手臂開始陣陣酸麻,便放下長劍休息一會。
     「呼~手酸酸的。」封平瀾甩了甩手腕,不滿的嘟起嘴。
     「瀾瀾,怎麼了?」坐在涼亭上的妖魔君主看見封平瀾甩著手,一把抓起坐在涼亭桌上的小影人上前質問。
     「=3=」一把像是拎著小貓般的小影人無奈嘟嘴,妖魔君主看見後也只好把它放到肩膀上。
     「瀾瀾的手酸酸。」封平瀾有些委屈的癟著嘴。
     「很酸嗎?」妖魔君主握著封平瀾的手腕,在封平瀾的手腕和手臂上輕輕按摩著,「現在還會酸嗎?」
     「不會了!」封平瀾用力搖搖頭,「勘勘,為什麼大家那麼厲害呢?」
     「因為大家都在練習呀。」妖魔君主繼續給封平瀾按摩著,回答封平瀾的話。
     「可是瀾瀾也有在學習,但是為什麼瀾瀾一直學不好……」封平瀾有些失落的低著頭。
     「我說瀾瀾啊……」聽著封平瀾失落的聲,妖魔君主無奈笑了笑,「奎薩爾才昨天開始教你劍術,以你現在的年齡開始練劍已經算很快了。」
     「瀾瀾想要快快變厲害!然後保護薩和大家!」封平瀾不悅的鼓著臉,能感受到封平瀾有點煩躁不安。
     「瀾瀾。」妖魔君主淡定的伸手輕輕拍上封平瀾的臉頰,把封平瀾鼓著的臉壓扁了,「你昨天答應奎薩爾什麼了?」
     「嗚……」臉被壓扁的封平瀾癟著嘴,因為臉頰被妖魔君主給繼續擠壓著,封平瀾已滑稽的表情挪動嘴巴說話,「練劍不可以太過著急……」
     「嗯嗯。」妖魔君主滿意的點點頭,低頭看著封平瀾,「所以別太著急了。」
     「但是,瀾瀾現在只是練習揮劍劍,手就酸酸了……」
     「是誰昨天一拿到劍,就興奮過度不斷亂揮,還差點把奎薩爾的腦袋斬開兩邊?」妖魔君主問。
     「(¬_¬)☞」小影人無奈的指著封平瀾。
     「呃……」封平瀾心虛的呻吟一聲。
     「是誰昨天差點把墨里斯重要的小弟弟給劈開兩半?」
     「(¬_¬)☞」小影人又再指著封平瀾。
     「……」封平瀾的眼神開始四處飄移,就是不肯對視妖魔君主。
     「昨天亂亂揮劍揮得那麼好,現在揮劍卻說手很酸。」妖魔君主放開擠壓封平瀾臉頰的手,改成揉捏他,「昨天那個鬧出事的瀾瀾在哪裡呢?」
     「(¬_¬)☞」小影人一手指著封平瀾,另一手拿著小小的招牌,招牌上寫著『昨天的鬧事者就在眼前』,回應妖魔君主的話。
     「……花花好漂漂~」封平瀾一副像是說天氣很好的表情,假裝沒聽見妖魔君主的話。
     「小頑童,看招!」看見封平瀾做賊心虛的模樣,妖魔君主覺得好笑的在封平瀾腰部撓癢當做懲罰。
     「^(#`∀´)_Ψ」小影人一臉邪惡的看著封平瀾被撓癢。
     「哈哈哈!對不起對不起!哈哈哈哈哈!瀾瀾錯了!勘勘!嘻嘻!對不起啦!瀾瀾錯了!哈哈哈——————」
     封平瀾被妖魔君主撓癢到受不了整個人躺在地方翻滾想要阻止妖魔君主繼續撓他癢,但是妖魔君主卻一一迴避他的防禦,準確的撓他腰部惹他發笑,之後受不了的開始求饒著。
     「呵呵~」聽見封平瀾的求饒聲,妖魔君主便放過他了,「看見了吧?我的撓癢按摩攻擊。」
     「咕嗚!為什麼勘勘和薩~一樣,這麼懲罰瀾瀾的!」封平瀾不滿的鼓著臉,趴在地上翹著臀部向妖魔君主抗議。
     「哼哼哼~這是奎薩爾教我的。」妖魔君主挺胸哼笑出聲,居高臨下看著封平瀾,「昨天你壞蛋的時候,奎薩爾不是在我們面前這麼教訓你嗎?所以我就這麼學了。」
     昨天……
     當封平瀾知道自己一直戴著的項鏈可以變成武器時,興奮過度的他拿著影刃不顧四周胡亂揮斬,甚至差點把奎薩爾的腦袋和墨里斯的命根子給劈開兩半。
     奎薩爾和封平瀾做了幾個約定,封平瀾點頭信守承諾後,奎薩爾開始對封平瀾給予差點誤傷旁人的懲罰。
     說到懲罰小孩,很多人都認為會被打屁股或是大聲責罵吧?但是,奎薩爾並不會這麼懲罰封平瀾,而是用更溫馨的方式懲罰封平瀾。
     說好聽些是溫柔,難聽的話叫幼稚。
     和封平瀾做了幾條約定後奎薩爾就坐在封平瀾面前,面無改色的把封平瀾抓進自己的懷裡坐著,然後在自己的同伴和主子以及外加身後有一大群被操累的妖魔們的面前,奎薩爾開始對封平瀾進行懲罰。
     奎薩爾把封平瀾抓進自己的懷中後,魔爪立刻襲上封平瀾的腰部,然後狠狠的撓起癢來,讓封平瀾失聲大笑起來。
     沒錯,就是撓癢,狠狠地撓封平瀾的癢。
     敏感點被攻擊的封平瀾不斷在奎薩爾懷裡掙扎,但奎薩爾不知用了什麼辦法束縛了封平瀾的四肢,讓封平瀾在奎薩爾懷裡無法掙扎,一直被奎薩爾狠狠撓癢。
     『哇咿呀!!!哈哈哈哈哈——————薩!對不起!哈哈哈哈哈——瀾瀾錯了!呵呵!瀾瀾知錯了!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封平瀾一邊大笑飆淚,一邊大喊求饒。
     『錯在哪?』奎薩爾仍然是那副讓人看了就覺得心寒的面無表情,低沉的聲音質問封平瀾,但是雙手做出與表情不對的動作,沒停手繼續狠狠撓著封平瀾的癢。
     『哈哈哈————瀾瀾!哈哈哈哈哈————瀾瀾不該!嘻嘻呵呵呵!不該亂揮尖尖!哇哈哈哈哈——————』封平瀾斷斷續續的說著。
     『還敢這樣嗎?』
     『不敢不敢!哈哈哈哈哈————瀾瀾不敢了!對不起!哇哈哈哈哈——————瀾瀾以後不敢了!呵呵呵哈哈——————』封平瀾狂搖著頭,大聲發誓。
     『還有以後?』奎薩爾揚起一邊眉毛,懷疑的盯著封平瀾,雙手暗示著封平瀾撓得更狠。
     『啊哈哈哈哈哈哈——————沒有以後惹!哈哈哈哈哈——————』
     『哼!再有下次,我就連你的腳底都一起撓癢。』聽了封平瀾的話,奎薩爾才停下手放過封平瀾,還不忘威脅他。
     『哈啊……哈…哈……』因為太過用力大笑眼淚不斷流出來,導致封平瀾蒼白的臉頰染上了一片潮紅,氣喘吁吁又無力的癱軟在奎薩爾懷裡,緩過氣後不滿的鼓著臉對奎薩爾抗議,『薩壞壞!這樣欺負瀾瀾!』
     『是誰不聽話先的?』奎薩爾很淡定的說,彷彿剛剛他沒幹過很幼稚的事般。
     『瀾瀾太過開心了嘛~』封平瀾鼓著臉又嘟著嘴的,心虛的反駁。
     『我可是差點被你親手給絕子絕孫了!還沒和我道歉啊!!!』
     墨里斯憤憤的抓起封平瀾一隻腳夾在腋下,露出封平瀾的腳底,惱怒的伸出手撓著封平瀾的腳底。
     『呵呵哈哈哈—————里里!!!』封平瀾當然立刻掙扎起來,但是卻被奎薩爾給一把抓住,無法掙扎,『薩!!!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跟墨里斯道歉。』奎薩爾雙手環著封平瀾的身體不讓他掙扎,淡淡的對封平瀾說。
     『對不起對不起對噗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封平瀾實在癢得不得了,說話也不準確,一直不斷笑著道歉。
     聽見封平瀾的道歉後,墨里斯稍微撓久了一下當做懲罰,之後也放過他了。
     回憶結束。
     「咕嗚!這樣瀾瀾就不能壞壞了!」知道冬犽他們也知道該怎麼懲罰封平瀾,封平瀾惱怒的鼓著臉,鬧彆扭的不滿著。
     「只要你不要做得太過火都隨你怎麼鬧,奎薩爾也不會這麼懲罰你。」妖魔君主哭笑不得的蹲下身子,伸手戳了戳封平瀾的臉。
     「對不起嘛~~~」封平瀾嘟嘴的道歉,「因為瀾瀾太開心了~~~」
     妖魔君主無奈的嘆氣,「訓練還是慢慢來吧。想要變強的話,就是要慢慢累積經驗才有成果。」
     「那瀾瀾現在要做什麼?」封平瀾苦惱的皺眉。
     「你要先從簡單的做起。」妖魔君主伸出一隻手輕輕指著封平瀾的心臟,「瀾瀾的體內有股非常強大的力量,瀾瀾要懂得控制好它,然後幫助身邊的人。」
     「瀾瀾體內有強大的力量?瀾瀾有什麼力量?」
     「昨天你不是才用那精神力來尋找奎薩爾嗎?那就是你的力量啊。」妖魔君主細心的說導著。
     「欸?那個是瀾瀾的力量嗎?薩和勘勘不會嗎?」封平瀾感到驚愕。
     「我不會喔~就連奎薩爾和大家也不會哦!」妖魔君主摸摸封平瀾的頭,對於封平瀾還不了解自己的能力感到無奈,「因為這個力量,是和瀾瀾的誕生一起出現的。所以這是屬於瀾瀾你自己的力量,就僅是唯獨屬於你,不屬於其他人的力量。」
     「唔……」封平瀾任妖魔君主撫摸他的頭,低頭思考著妖魔君主的話,「瀾瀾要怎麼使用那力量?」
     「那你想把力量用在哪裡呢?」妖魔君主反問封平瀾。
     「瀾瀾想把力量用在保護大家!」封平瀾毫不猶豫又堅決的說出來,「瀾瀾想要能有保護薩、勘勘、百百、犽犽、里里、瓏瓏、茉茉,還有能保護在這裡的力量!」
     妖魔君主訝異了一下,看著封平瀾堅定的眼神,妖魔君主欣慰的笑了出來。
     「是瀾瀾的話,一定能辦得到的哦!」
     「嗯!」封平瀾用力點點頭,「大家雖然好像很討厭又害怕瀾瀾,那瀾瀾就不要靠近他們,一直和薩還有勘勘你們在一起就好了!」
     「大家會了解瀾瀾的用心的。」妖魔君主想起在皇宮裡面非常畏懼封平瀾的妖魔們,心裡不禁感到一陣煩躁,「那群傢伙能看開點就好了……」
     「什麼?」
     「沒事。」妖魔君主搖搖頭,「總之,瀾瀾你的能力就只能靠你自己來摸索,我們都幫不到你哦。」
     「好~」封平瀾一直抬著頭看著不斷飄落的櫻花花瓣,似乎還在想如何能變強。
     看見封平瀾還在思想著,妖魔君主提議道,「不然,我們去問問墨里斯吧?」
     「嗚?找里里?」
     「對呀!說不定墨里斯會知道如何變強哦。」
     「那就去找里里吧!」封平瀾讚同的舉起手,拿起影刃,然後喊了一句「收!」,影刃變回項鏈後就戴在脖子上。
     「走吧!我想想啊……在這個時間,墨里斯他應該在訓練場吧。」妖魔君主牽著封平瀾一起離開花園,前往訓練場尋找墨里斯。
     一路上,妖魔君主和封平瀾聊了一些關於自身能力的事,妖魔君主稍微向封平瀾解釋一些能力用處的方式,好讓可以給封平瀾當做參考。
     雖然封平瀾聽得糊里糊塗,但是也大致能明白妖魔君主的含義,心裡也開始仔細思想著自己能力能用在哪裡。
     「到了。」
     到了訓練場,妖魔君主便停下腳步,拉回了封平瀾飛遠的神,看了看訓練場,果不其然看見墨里斯就在訓練場的墻邊附近。
     墨里斯好像是在等待輪到今日訓練的妖魔們來訓練場,似乎等煩了便自己在訓練場裡做伏地挺身熱身一下。
     「里里!」看見墨里斯後,封平瀾立刻朝墨里斯跑去。
     「欸?封平瀾,你怎麼會在這裡?」聽見封平瀾的聲音,墨里斯抬頭就看見封平瀾朝他跑來。
     「是勘勘帶瀾瀾來的。」跑到墨里斯身邊的封平瀾蹲下身子,指著站在出入口的妖魔君主。
     「君主。」墨里斯朝封平瀾所指的方向望去,然後舉起一隻手和妖魔君主打招呼。
     妖魔君主揮揮手當做回應,似乎沒有想要上前的打算。
     「里里,你在做什麼呀?」封平瀾看著墨里斯雙手撐在地上,雙腳腳尖也抵在地上,身體筆直的挺直,一臉好奇的看墨里斯的動作。
     「我在做伏地挺身,熱身熱身一下。」墨里斯一邊做起伏地挺身,一邊回答封平瀾的話。
     「哇哦!好厲害哦!」封平瀾驚奇的看著墨里斯。
     「哼哼!我還可以邊背著你邊做呢!」墨里斯得意的鼻子噴出氣。
     「真的嗎?該不會瀾瀾一坐在里里背後,里里就被瀾瀾壓扁扁了?」封平瀾一臉懷疑的盯著墨里斯。
     「你這個小不點能壓扁我?像你這種軟綿綿的小冬瓜,就算你活了一千歲也壓不死我的!」
     「里里壞壞!瀾瀾不相信瀾瀾軟綿綿的!」封平瀾鼓起臉不甘示弱的大喊,然後來到墨里斯身後一屁股坐在墨里斯背後,「哼!看瀾瀾壓扁你!」
     「坐穩了,別跌下去了。」墨里斯確定封平瀾坐穩了,背後撐著封平瀾一上一下的開始伏地挺身。
     「哇!里里好厲害!真的可以一邊背著瀾瀾,一邊熱身。」看見墨里斯毫無困難的背著他熱身,封平瀾對墨里斯感到尊敬了,「里里好厲害!」
     「所以說,像你這小不點壓不死我的。」墨里斯理所當然的說。
     「嘿嘿嘿~好好玩哦~~~」感覺身體一上一下的移動著,封平瀾不禁激起玩心。
     五分鐘後……
     突然間,有一隻腳忽地用力踩在墨里斯的後腦上,然後墨里斯背後響起了一聲惱怒的怒吼聲。
     「不對!!!瀾瀾來這裡找里里不是來玩的!!!!!」封平瀾身體超平衡的站在墨里斯背上,雙手握拳舉高,非常激動的怒吼。
     剛剛踩在墨里斯後腦上的腳,正是封平瀾的腳。
     「封、平、瀾,奎薩爾沒教你,不可以把腳踩在人家的頭上嗎?」封平瀾的腳下傳出一聲咬牙切齒的話。
     「嗚……」封平瀾歪頭想了一下,「薩~沒教瀾瀾哦。」
     「這也難怪奎薩爾沒教他。」妖魔君主頭上掛著一滴大水滴,汗顏的吐槽,「因為奎薩爾也沒想到,瀾瀾會把腳踩在別人腦袋上的一天。」坐在妖魔君主肩膀上的小影人讚同的點點頭。
     聽力很好的墨里斯聽見妖魔君主的話,忍著怒氣不和封平瀾鬥氣,「把腳踩在別人的頭上是很不好的行為,快把你的腳從我的頭上移開。」
     「好~」封平瀾收回腳,然後從墨里斯背上跳下來。
     被封平瀾這麼一鬧,墨里斯都沒心情繼續熱身,坐起身子瞪著封平瀾,「你找我幹嘛?」
     「瀾瀾想要問里里,要怎麼樣才能變強?」
     「變強?」墨里斯愣了愣,「怎麼突然間問這個了?奎薩爾不是開始教你劍術了嗎?」
     「瀾瀾每次練劍劍的時候,手都會酸酸麻麻的。」瀾瀾解釋著,「然後勘勘說瀾瀾還小,要拿劍劍會很辛苦,所以要瀾瀾從簡單學起。」
     墨里斯轉頭看看站在出入口的妖魔君主,妖魔君主卻回了一個聳聳肩給他,墨里斯便把視線收回來,「那幹嘛來找我?去找奎薩爾啊。」
     「瀾瀾想問問看里里有什麼辦法嘛!」封平瀾不耐煩的鼓起臉,活像臉頰裡塞了兩個包子,「里里常常是怎麼練習的?」
     「我嘛……」墨里斯一隻手抵著下巴,做出思考的動作抬頭想了想,「就是要先增強體力,鍛煉自己的身體,然後自己發揮戰鬥力。」
     「增強體力?」
     「對啊。」墨里斯點點頭,對封平瀾說道,「如果你要揮劍的話,鍛煉體力也是必須的。」
     「那瀾瀾也要和里里一樣,手放在地上身體一上一下嗎?」封平瀾歪著頭問。
     「那叫伏地挺身。」墨里斯伸手點了點封平瀾的額頭,「那個有點難度,像你這小不點是做不來的。」
     「瀾瀾不信!」封平瀾不甘心的被墨里斯批評,立刻趴下身子,學著墨里斯開始伏地挺身。
     十秒後,封平瀾已經累得癱倒在地了。
     「我就說吧。」墨里斯一臉料到的模樣,看著累倒的封平瀾,「別說你做不來,你連姿勢都做錯了。」
     「嗚嗚嗚……」封平瀾欲哭無淚的哭訴,「瀾瀾該怎麼辦……」
     「有一個辦法,你一定做得到。」墨里斯很肯定的說。
     「什麼辦法?」封平瀾眼睛亮起一絲希望。
     「跑步。」
     「跑步?」
     「對。」墨里斯點點頭,「這個辦法就連比你還要小的小孩都可以辦得到,很簡單吧?」
     「跑步也可以增強體力?」封平瀾好奇的歪著頭。
     「可以。」
     「那要怎麼知道體力增強了?」
     「慢慢鍛煉。」墨里斯簡單說著,「如果你好好的鍛煉身體後,就算你在這裡跑十圈也不會累哦。」
     「欸!!!」封平瀾非常驚訝的瞪大眼瞳,看著可以容納上百人寬闊的訓練場,「騙人!這裡那麼大,哪有人跑了十圈不會累啊!?」
     墨里斯坐在封平瀾面前,保持沉默的盯著封平瀾,然後伸出手指指著自己。
     「里里?!」封平瀾非常錯愕的指著墨里斯,不敢置信的狂搖頭,「瀾瀾不信!」
     墨里斯聳聳肩的站起身,慵懶的伸個懶腰,然後在封平瀾面前微微屈低膝蓋,做出宛如猛獸準備起跑的姿勢。
     然後,封平瀾感覺到一陣強風從自己面前吹過,回神過來時墨里斯不在面前了,轉頭一看就看見一道黑影正繞著訓練場外圍快速奔跑。
     在封平瀾錯愕的途中,墨里斯奔跑的速度在與封平瀾擦身而過幾次時,都會讓封平瀾感覺到陣陣強風不斷往自己身上襲來,都把他原本亂翹的頭髮吹得更加凌亂。
     墨里斯跑完十圈後,氣息絲毫不喘的站在封平瀾面前,看著封平瀾的反應。
     「……"(º Д º*)」封平瀾頂著一頭被強風吹亂的鳥窩,一臉呆逼的模樣瞪大他那漂亮的異色瞳抬頭看著墨里斯,顯得非常驚愕,回過神時一臉崇拜的盯著墨里斯,「里里好厲害!」
     「這點事,奎薩爾他們也能辦到。」
     「那瀾瀾也能嗎?」封平瀾期待的問。
     「能啊。」墨里斯伸手把封平瀾的頭髮揉得更亂,「只要你努力鍛煉,你也可以像我們一樣。」
     「哇啊~~~」封平瀾不在乎頭髮凌亂,像是被打了一陣亢奮劑似的開始興奮起來,開心的大喊著,「瀾瀾要努力!瀾瀾要好好鍛煉體力!然後變得有力氣!!!」
     喊完,封平瀾便立刻繞著訓練場外圍用力奔跑起來,打算開始鍛煉身體奔跑著。
     「你給我等一下!」看見封平瀾火力全開奔跑,墨里斯馬上追上封平瀾的腳步,雙手抓起封平瀾的腋下,把封平瀾一把抓了起來,「一開始不要全力的開跑!」
     「欸?」封平瀾疑惑的抬頭看著墨里斯。
     墨里斯把封平瀾放下,低頭對他說,「如果你一開始用力跑的話,休息時會非常疲累,那時候全身會很酸痛的。」
     「欸!!!」封平瀾驚呼起來,「那該怎麼辦?」
     「要慢慢跑,像這樣慢慢跑。」墨里斯邁起腳步,雙腳一小步的慢跑著,「雖然一開始會很踹,等你習慣著這樣的速度不會喘後,之後才慢慢加快速度。」
     「噢噢噢!」了解墨里斯的意思後,封平瀾便模仿墨里斯的動作,開始慢跑起來。
     看著墨里斯教導封平瀾的模樣,在一旁觀看的妖魔君主不禁揚起微笑,對於感到很認真的封平瀾,居然能讓毫無耐心的墨里斯教他增強體力。
     「瀾瀾還真是不可思議的孩子呢。」妖魔君主突然說道,「居然能讓毫無耐心的墨里斯教他增強體力。若是平常的墨里斯,可能早就不耐煩的大罵了。」
     「(´・ω・`)?」坐在妖魔君主肩膀上的小影人疑惑的看著他。
     「瀾瀾那麼認真,也難怪一百年前你們都被封平瀾給吸引了。」妖魔君主轉頭看向空無一人的走廊,「對吧?奎薩爾。」
     在平坦的地面上突然有道影子隆起,接著有個颀长的身影從影子裡現身,走到妖魔君主身邊盯著在訓練場裡開始訓練的封平瀾。
     「你們不訓練了嗎?」妖魔君主盯著在訓練場其他出入口都集滿妖魔,個個妖魔都探出頭看著封平瀾和墨里斯的互動。
     「臨時取消了。」奎薩爾淡淡的說,「在他們要進入訓練場的時候,我阻止了他們。」
     「……該不會待會又有妖魔因為瀾瀾的事來找我控訴了吧?」妖魔君主死目的望天。
     「應該不會了。」奎薩爾指了一旁躲在另一個出入口處,正鬼鬼祟祟探出頭不斷低聲細語的七皇子和十皇子。
     七皇子和十皇子看著正在與墨里斯一起慢跑的封平瀾,他們臉上露出非常疑惑不解的模樣像是懷疑封平瀾的身份,不只是七皇子和十皇子,其他妖魔們臉上都露出一樣的表情,就是懷疑的表情。
     因為封平瀾真的完全沒有和傳說中的虛魔之子有著那種殘暴的血腥模樣,反而完全像個普通人類的小孩。
     「看來平瀾的魅力開始攻陷其他妖魔了。」一聲調戲的聲音從奎薩爾身後響起,「我想過不久他們都能適應平瀾的存在了。」
     「如果這樣能讓他們對瀾瀾改觀,這是好事。」另一聲比較輕柔的聲也在奎薩爾身後響起,「雖然他們完全沒靠近瀾瀾,但是他們看瀾瀾的眼神就連我看了都很不舒服。」
     「你們來啦?璁瓏和希茉也在啊。」妖魔君主看見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奎薩爾身後的百嘹和冬犽,和站在最後方的璁瓏和希茉,突然出現的四妖魔向妖魔君主打招呼,「君主。」
     「因為收到奎薩爾臨時取消訓練的消息,所以奇怪的過來看看是怎麼回事。」百嘹一臉玩世不恭的看著奎薩爾,調戲奎薩爾的舉動,「原來因為兒子霸佔了訓練場,所以取消了今日的訓練啊~」
     奎薩爾沒回應百嘹的話,只是安靜的看著封平瀾。
     「居然沒瞪我?天要下雷雨了嗎?!」見到奎薩爾淡然自若的模樣,百嘹訝異的抬頭望天。
     聽了百嘹的話,奎薩爾淡淡的利起蛇瞳,狠狠的瞪百嘹。
     「你就是那麼喜歡被瞪嗎?」妖魔君主無奈的看著百嘹。
     「啊……被發現了。」璁瓏看著在訓練場裡的封平瀾時,看見封平瀾正望向他們所在,見到封平瀾閃著亮光的雙眼,眾妖魔哭笑不得的搖搖頭,似乎可以料到封平瀾下個動作是什麼了。
     「薩!!!!!」一聲軟奶稚氣的聲音響亮的迴響整個訓練場,接著一個小小身影像個被發射的炮彈般直直衝向奎薩爾的所在。
     奎薩爾淡然的伸出雙手,一把接住在奔跑中猛地跳躍式飛撲的小小身影,非常熟練的把那小小身影抱在懷裡。
     「薩~~~」封平瀾粗喘著氣的緊緊抱住奎薩爾,像隻啃食了貓薄荷犯了毒癮的貓似的不斷蹭著奎薩爾的脖子。
     「墨里斯剛剛不是教你不要跑那麼快嗎?」聽見封平瀾陣陣粗喘的喘息聲,奎薩爾輕輕撫摸著封平瀾背後,舒緩封平瀾的氣喘。
     「嘻嘻~瀾瀾看見薩~很開心嘛~」似乎剛剛運動一下導致封平瀾蒼白的臉頰變得很潮紅,一臉病嬌模樣對著奎薩爾傻笑。
     「……休息一下。」奎薩爾讓封平瀾趴在他肩膀,然後這麼半是抱著,半是扛著的姿勢把封平瀾帶走。
     「欸?薩~要去哪裡?」封平瀾趴在奎薩爾肩膀上,看著奎薩爾身後跟上的妖魔君主和百嘹他們,奇怪的問。
     「去花園。」奎薩爾邊走邊回答,「那裡休息一下會比較舒服。」
     「哦~」
     知道奎薩爾前去的方向,封平瀾便不多問的趴在奎薩爾的肩膀上,總是一臉傻笑的用頭靠著奎薩爾的頭,時不時和奎薩爾撒嬌的蹭蹭頭。
     感覺到頭上的磨蹭,奎薩爾無奈的嘆氣,輕輕拍打封平瀾的屁股當做警告。
     但是封平瀾卻無視奎薩爾的警告,依然傻笑的和奎薩爾磨蹭著,最後奎薩爾也無奈由他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留言列表 (42)

發表留言
  • 訪客
  • 第一个~~~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1 回覆

  • 訪客
  • 頭香~~~
  • 大大你是第二哟~
    残念~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1 回覆

  • Zoe
  • 沒搶到頭香
  • 可惜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1 回覆

  • Zoe
  • (〒︿〒)
  • 下次加油~↖(^ω^)↗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1 回覆

  • 訪客
  • 第三(*゚∀゚)(*゚∀゚)(*゚∀゚)
  • 大大是第四吧~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2 回覆

  • Zoe
  • 大大最喜歡蝠星東來裡的哪個人呢......
    我最喜歡理昂.............(*´∀`)~♥
    因為他最像奎薩爾.............
  • 欸~~~
    人家也喜欢理昂呀~
    尤其是喝醉的理昂~⁄(⁄ ⁄•⁄ω⁄•⁄ ⁄)⁄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2 回覆

  • Ng Yan Qi
  • 肆:呵⋯⋯(微微勾起嘴角輕柔的笑著)看來不用操心了呢。可以和主子報備了。
  • ……(os:鬼。这家伙绝对是鬼……)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2 回覆

  • Zoe
  • 恭喜...........哈哈....我第二..థ౪థ
  • 第二?@@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3 回覆

  • Zoe
  • Ng Yan Qi 你也來了
  • Ng Yan Qi
  • 大大更新我當然要來啊!
  • Ng Yan Qi
  • 奎封,冬百,理福三大配對不可拆!
  • 奎封!冰冷和暖阳!
    冬百!腹黑和戏谑!
    理福!冷漠和天然!
    绝对拆不可!!!!!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5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瀾瀾真的很喜歡奎薩爾呢~~~想像的到那畫面~
    大大期待下禮拜喔~
  • 澜澜超喜欢奎萨尔的~n(*≧▽≦*)n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6 回覆

  • 雨芝
  • 瀾瀾萌萌噠~
    好可愛喔
  • 澜澜喜欢和奎萨尔蹭蹭~~~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6 回覆

  • 暖糖布丁
  • 抱走作者
    没人看到吧😫😫
  • ……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6 回覆

  • Ng Yan Qi
  • 「才昨天」怪怪的⋯⋯
  • 会么?@@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7 回覆

  • Ng Yan Qi
  • 暖糖布丁!不能抱走作者!他是大家的!
  • 意思说,我没有休息的全力咯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8 回覆

  • 訪客
  • 本來今天被吵醒了心情不好,但是看見瀾瀾這麼萌真的治愈了我的心靈啊www



    作者大大繼續加油www期待下一個星期六www
  • 好哒~~~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8 回覆

  • 影櫻
  • 好萌~
  • 嘻嘻~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8 回覆

  • 訪客
  • 好可愛啊啊啊///我要被萌炸了qaq
  • 花不断冒出来呢~~~❀❀❀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49 回覆

  • 雷格
  • 好萌……>w<
    那些妖魔終於要開始對瀾瀾敞開心房了~
    奎薩爾真是稱職的老爸啊!
    墨里斯變瀾瀾的體能老師~
    哈哈!期待下次更文呦~
  • 奎萨尔也无所谓当个爸爸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0 回覆

  • 玥
  • 奎薩爾奶爸開關 on!www
  • 奎:……(摸摸拔刀)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0 回覆

  • 訪客
  • 真的是萌到我不要不要的~每天都期待禮拜六的到來阿~~
  • ……(灵魂出窍)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0 回覆

  • 靈
  • 真的好萌……(流鼻血)瀾瀾快來我這!!!
  • 澜:澜澜鼻要!澜澜要萨~(跑到奎萨尔脚边狗熊抱)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1 回覆

  • Ng Yan Qi
  • (坐著看戲,吃爆米花)那群妖魔⋯⋯幾時才噗咳!(嗆到)咳咳!幾時才接受瀾瀾啊?我家薯片爆米花快吃完了,而且每天看著他們被虐我都悶了。找個人來收拾好了(打電話中)
  • 谁来考虑我的感受……(瘫倒在地)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2 回覆

  • Zoe
  • 咦.....第二天了....大大不回覆嗎(((゚Д゚;)))
  • 没空呀~=3=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2 回覆

  • Jia YU
  • 大大 辛苦了 加油喔~
  • 嗯嗯~谢谢~O(∩_∩)O~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2 回覆

  • Zoe
  • 第三天了.......大大在忙嗎
  • 忙呀~=3=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2 回覆

  • 小喵
  • 如果沒放颱風假的話,我可能是頭香(´・_・`)
  • 马来西亚热得快蒸发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8/01 19:53 回覆

  • 訪客
  • 總覺得在奎薩爾騷瀾瀾癢那瞬間,薩就又壞掉了
  • 呵呵呵~=w=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29 回覆

  • 嘻嘻~
  • 好療癒啊~
  • 是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30 回覆

  • Ng Yan Qi
  • 紅夜乖乖,休息可以可是別想停更,否則後果自負(燦笑)
  • 这么威胁我小心真的停更哦~
    反正你都不知道我家在哪里……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30 回覆

  • 奎粉
  • 瀾瀾好萌啊(融化(≧ω≦)
    不過...為什麼瀾瀾叫薩的時候要拉長音啊(明知故問XD
    阿對了,奎薩爾和瀾瀾什麼時候會一起泡澡吶?(擦鼻血XD
  • 澜澜开心的时候就会叫萨~~~
    一般的澜澜都会叫萨而已
    至于洗澡~不告诉你=x=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32 回覆

  • 默語
  • 瀾瀾✔get新技能 瀾瀾飛撲
    開啟條件:看到奎薩爾
    技能效果:1、讀者被萌到大失血,死傷無數
    2、奎薩爾奶爸模式開啟
    3、超閃的溫馨畫面,而且還沒墨鏡可戴QQ
    攻擊力:+1000000
    看完這章後的感想XDD
    ((妳別鬧了
  • 错!攻击力是+9999999999999999999(至无限)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33 回覆

  • 貓咪
  • ......
  • ~\(≧▽≦)/~啦啦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34 回覆

  • Ng Yan Qi
  • (啃爆米花)喵咪要嗎?
  • 白翼星辰
  • 看見大大的文
    令我被評量壓榨的心復活啦!!!
  • 呵呵呵~=ω=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35 回覆

  • 小喵
  • 突然覺得理福跟奎封很像\( ̄<  ̄)>
  • 欸?是吗?@@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5:35 回覆

  • 舞影幻
  • 冒昧的請問一下,理福是哪對???我想了很久就是想不到
  • 藍旗老師的重製作品的小說,蝠星東來的第一和第二男主角~~~
    男主角叫賀福星,是人類混血蝙蝠精
    第二男主角叫理昂·夏格維斯,是闇血族,也就是吸血鬼

    yongrainbow 於 2017/08/05 19:14 回覆

  • Ng Yan Qi
  • 理昂·夏格維斯x賀福星
  • 訪客
  • 26集啥時出訝?
  • 出了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8/06 16:51 回覆

  • 貓咪
  • 大大是權利吧

    還是說大大要全力生稿了!?
  • 恐怕脑袋会死很多脑细胞……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8/06 16: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