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界的夜空又再飄下雪花了,開始把大地的雪堆積得更加厚。
     在一座染成雪白且非常黑暗的森林裡聚集了無數的妖魔,那群妖魔手上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甚至還有些妖魔已經半妖化或完全妖魔化了。
     有個一身穿著華麗又不失皇族氣質的妖魔站在森林外頭的斷崖上,寒風微微拂過,把那妖魔肩上披著的披風吹起,使得披風在空中飄出陣陣漣漪。
     那妖魔看著天空逐漸飄下的粒粒雪花一點一點的把斷崖下的密林樹海上的樹葉給遮蔽起來,接著抬頭姚望在密林樹海的對面遠處,那個建立在城鎮中央的華麗壯觀的大皇宮。
     突然間,有個身影從上空落下,單膝下跪在那妖魔身後,低著頭又尊敬的對那妖魔說道,「君主,屬下去了前方村鎮探查了一下,發現城鎮裡的妖魔居民全都不見了。」
     「皇宮裡呢?」那妖魔語氣極度冷漠的問。
     「皇宮裡倒是有妖魔存在,但是屬下很肯定他們不是城鎮的居民。」
     那妖魔沉默的看著遠方的皇宮,心底有個猜測,「看來,雪勘君主似乎會料到會有一場大戰。為了避免會波及無辜者,所以撤離了城鎮裡的居民吧。」
     「該何行動?」
     「無妨,吾等的目的是要殺了虛魔之子,僅是如此而已。」那妖魔絲毫沒有任何感情的緩緩說道,「若有妖魔為了要保護虛魔之子,殺無赦便是。」
     「話是這麼說,但是到現在始終都沒能知曉虛魔之子的能力是什麼。」另一個聲音猛地插入,「在毫不知曉虛魔之子的能力是什麼的情形下展開攻擊,對吾等來說可是魯莽之舉。您說對吧?魊歌君主。」
     「確實沒錯。」名為魊歌的妖魔緩緩轉身,比血還要艷紅的眼瞳冷漠的看著穿著與他同樣華麗又不失皇族氣質但不同款式的服裝的妖魔,「但在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也是。」
     接著,有幾個同樣穿著高貴華麗服裝又有皇族氣質的妖魔從森林裡走出來,來到名為魊歌的妖魔面前。
     「親自來到這裡的妖魔君主,來了幾位?」
     「目前為止來到這裡的都是全部,晸峎君主正前往這裡趕來。」
     「加上晸峎君主,已經有九位妖魔君主聚集到此了嗎?」
     「剩下的三位不打算來,倒是派了他們屬下軍支自己過來。」
     「他們派來的軍支早已到了,就是沒看見他們三個。」
     「哪三個?」
     「驀韋君主、槃晏君主、洛津君主。」
     「……你。」魊歌轉頭看向一旁的一直單膝下跪的妖魔下屬,妖魔立刻回應,「是!君主,有何吩咐?」
     「轉告給那三個沒妖魔君主親自領軍的妖魔軍團長,叫他們轉達一句話給他們的君主。」魊歌渾身散發殺氣,毫無感情且比雪還要冰冷的語氣狠狠的說道,「若是他們的君主還沒在約定時間出現的話,本皇就會連帶他們派來的軍支一一去了他們的國家,把他們給先滅了再去殺虛魔之子。」
     「是!」妖魔立刻站起身進入森林裡,尋找某三個沒有君主親自領軍的妖魔軍團長傳話。
     「魊歌君主還是老樣子,做事特別狠呢。」
     「哼!要是是本皇的話,不用傳話給他們警告,本皇很想就現在帶著軍支去把他們國家給滅了!」
     「想把我們推入火坑,自己就舒服的在皇宮裡坐在皇位上等待我們被戰死的消息,然後用他手中剩餘的軍支攻佔我們的國家,他們做的白日夢還真美呢。」
     魊歌保持沉默的看著遠方的皇宮,在抬頭看看夜空不斷飄下的雪,心裡默默祈願著一件事。
     希望這次的戰鬥不會有太大的犧牲。
☆*☆*☆*☆*☆*☆*☆*☆*☆*☆*☆*☆*☆*☆*☆*☆*☆*☆*☆*☆*☆*☆*☆*☆
     在皇宮的訓練場有一群妖魔聚集在訓練場裡,但是有個一大一小的妖魔站在訓練場的中央,面對面的對峙著。
     「不行!」一聲低沉又成熟穩重的聲音很難得的大聲吼道。
     「瀾瀾想要嘛!」一聲軟奶稚嫩的嗓音像是鬧脾氣的大聲喊道。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為什麼?!為什麼瀾瀾不可以要!」
     「你還小,要來幹什麼?」
     「百百說過,這根本不是小不小的問題啦!」
     「百嘹說的鬼話你也信了!還有我不是叫你不要隨便聽信百嘹的話嗎?」
     「管我什麼事啊!」被提到名的妖魔不甘回罵。
     「瀾瀾不管!瀾瀾就是想要!」小妖魔鬧脾氣的用力跺跺腳。
     「不行!」年長的妖魔堅決的拒絕。
     「(|||っ °Д °;)っ」
     有事想要尋找自己的六個契妖商討的妖魔君主一來到訓練場,就看見眼前向來關係極度親密到像磁鐵一樣緊緊相吸永遠分不開的一大一小的妖魔,居然很難得吵架了。
     其他妖魔外加一隻使魔站在一旁當個和事佬外,想要化解兩邊的糾紛,也因為這關係四周也開始聚集了許多妖魔侍衛,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家第一軍團長居然會跟他一直以來小心呵護不讓陌生妖魔隨意靠近的虛魔之子吵起架來。
     「誰來跟我解釋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妖魔君主愣怔的問。
     「薩你不是說過,瀾瀾要什麼你都會給瀾瀾的嗎?!!」封平瀾仍不甘心的大聲喊道。
     「你要別的東西我是可以給你,問題是你要的東西簡直是討肉痛的東西,你要我怎麼給你!」奎薩爾也不退讓的說。
     「瀾瀾不怕痛痛!瀾瀾會忍耐!犽犽也會幫瀾瀾治好的!」
     「冬犽的能力可是會把傷直接治好到連個疤都沒有,那不就白痛了!」
     「瀾瀾不管!瀾瀾就是想要嘛!」封平瀾非常惱怒的用力跺著雙腳。
     「不行!」奎薩爾用沒得商量的語氣,同時又很心煩的舉起手撓著頭髮。
     「薩————」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你聽不懂嗎!」奎薩爾忍無可忍的朝封平瀾大喊,接著發覺自己一時失控管不住情緒頓時驚愣著,一臉擔憂的看著封平瀾。
     被奎薩爾的怒吼給嚇到的封平瀾猛地噤了聲,瞪大的異色瞳已溢滿了淚,眼眶無法容下大量的眼淚立刻劃過臉頰溢了出來,像斷了線的珍珠般一大滴一大滴的從下巴滴落。
     「嗚哇啊啊啊————————」第一次被奎薩爾怒吼的封平瀾非常傷心大哭起來,轉過身邁起雙腳經過妖魔君主身邊跑走。
     「瀾瀾!」妖魔君主想要抓住封平瀾,但是卻被封平瀾閃開跑走了。
     「瀾!你給我站住!」看見封平瀾跑走了,奎薩爾趕緊叫住他,但是封平瀾卻裝作沒聽見和頭也不回的大哭跑走。
     「奎薩爾你別去,讓我去吧!」冬犽抓住想要去追封平瀾的奎薩爾,接著趕緊追上封平瀾。
     奎薩爾心煩氣躁的撓著頭髮,明明是下雪天,可現在他的心裡卻一股灼熱的悶氣無法發洩。
     「誰可以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妖魔君主再次強調被無視的話。
     奎薩爾惱怒的兇狠瞪百嘹一眼,低頭看他腳邊正好也抬頭看他的小影人,小影人一臉鬱悶的模樣,不知該怎麼辦,「(。ŏ_ŏ)」
     「你知道瀾會去哪吧?去找瀾。」奎薩爾對小影人說道。
     「……(。ŏ.ŏ)゛」小影人想了一下,之後點點頭朝封平瀾跑走的方向跑去。
     奎薩爾沉默的看著還在等著解釋的妖魔君主,但他實在沒心情多說,說了一句話就離開的訓練場,「我還有事,先走了。」
     妖魔君主看著奎薩爾朝封平瀾跑走的反方向離開了訓練場,接著把視線移到最有可能是還奎薩爾和封平瀾吵架的幕後黑手身上。
     「我也有事,就先走……」
     「百嘹,你給本皇站住。」妖魔君主輕聲說道,叫住想要溜走的百嘹,「能讓奎薩爾和瀾瀾吵架的你,可說是個奇才呀。」
     「君主,屬下我在此慎重的澄清。」百嘹一臉正經的看著妖魔君主,「這次我真的沒做錯,是奎薩爾的疑心病太重了!」
     「給我掐頭去尾說重點!你到底做了什麼讓奎薩爾和瀾瀾吵架了!」
     「就是……」
     百嘹、璁瓏、墨里斯和希茉四妖魔解釋事情真相,一時讓妖魔君主愣住了。
     「打耳洞?」
     「是的。」希茉點點頭,「瀾瀾看見百嘹的耳朵打了許多耳洞,又穿了很多耳環。那時瀾瀾也看見奎薩爾也戴著蛇形的耳環,所以也吵著要打耳洞帶耳環。」
     「當平瀾對奎薩爾說他也要打耳洞,奎薩爾立刻反對。」璁瓏聳聳肩的說。
     「在奎薩爾和封平瀾吵起來的時候,百嘹說了一句“打耳洞不分年齡”,結果那兩個就越吵越大,之後就這樣了。」墨里斯斜眼看著百嘹。
     「……」妖魔君主冷下了臉,陰著臉看著百嘹,臉上寫著【本來就是你的錯】這幾個字。
     「君主,打耳洞本來就不分年齡啊!是奎薩爾的疑心病過重才一直反對,根本不關我的事啊!」見到妖魔君主的斥責的視線,百嘹不甘心的說。
     「事到如今,你還沒發現為什麼奎薩爾一直反對瀾瀾打耳洞嗎!」妖魔君主伸出手指指著百嘹的鼻子,憤憤罵道,「奎薩爾不是不給瀾瀾打耳洞,而是瀾瀾真的太小,不能打!」
     「為什麼?」三個男性妖魔同時異口同聲問。
     聽見除了百嘹之外的另兩個聲音同時插入,妖魔君主無力的朝他們翻白眼,懶得理他們,「希茉,妳先去忙吧。」
     「但是,瀾瀾他……」希茉很擔心封平瀾。
     「有冬犽在,應該沒什麼關係。先去忙吧。」
     「是。」希茉只好離開訓練場,去忙自己的事。
     妖魔君主看了看仍然一臉無知的三個妖魔,便把他們留在訓練場,去找奎薩爾。
     封平瀾一邊奔跑,一邊大哭著朝花園的所在跑去,當冬犽追上封平瀾的時候,就見到封平瀾趴在巨大櫻花樹的樹身上嚎啕大哭。
     「嗚哇啊啊啊啊啊————————」響亮的哭喊聲在花園裡迴響著。
     小影人也追上來了,就看見還在哭泣的封平瀾,不知所措的抬頭看著冬犽,「(ŎдŎ;)」
     冬犽彎下身把手掌放到小影人面前,小影人便站在冬犽的手掌上,見到小影人上來了冬犽便把小影人放到自己肩膀上,然後走到封平瀾身後,「瀾瀾。」
     聽見呼喚聲的封平瀾停下哭喊,但卻不斷抽噎著哭聲緩緩的轉身看著來者,「嗚嗚…唔嗚……犽犽……」
     「瀾瀾,別哭了。」冬犽來到封平瀾面前蹲下身子,用手擦掉封平瀾的眼淚,「臉變紅紅了,再哭的話會不好看的哦。」
     小影人爬過冬犽的手臂來到封平瀾的肩膀上,伸出一隻手撫摸封平瀾的側臉,安慰著他,「٩( ๑ŏ ﹏ ŏ๑ )」
     「薩…嗚嗚……薩兇…瀾瀾……嗚嗚……」封平瀾的眼淚又洶湧流出,又把他因為哭泣而潮紅的蒼白小臉給浸濕了。
     「奎薩爾不是故意的,奎薩爾他也覺得自己做錯了。」冬犽從口袋裡拿出手巾,擦掉封平瀾的眼淚。
     「為什麼……為什麼薩……唔嗚……不給瀾瀾打耳洞……嗚嗚嗚……」
     「因為奎薩爾怕瀾瀾會痛,所以才不給你打耳洞。」冬犽輕聲溫柔的回答封平瀾的話,替封平瀾清理臉面。
     「瀾瀾不怕痛痛……」
     「但是奎薩爾怕。」聽見冬犽的話,封平瀾愣住了,不明白冬犽的意思。
     「瀾瀾,奎薩爾不是不給你打耳洞,是因為瀾瀾還小,所以還不能給你打耳洞。」冬犽摸了摸封平瀾的腦袋,細心的解釋給封平瀾聽。
     「為什麼?」
     「因為奎薩爾害怕瀾瀾會覺得很痛,所以希望瀾瀾可以等到長大的時候才給你打耳洞。」
     「可是百百說過,打耳洞不分大人和小孩……」
     「百嘹這麼說是沒錯,但是對奎薩爾來說,瀾瀾你是特殊的。」
     「特殊?」封平瀾皺著眉頭,不明白冬犽的話。
     「對奎薩爾來說,瀾瀾在奎薩爾心裡是最重要的。要是瀾瀾覺得痛痛的話,奎薩爾的心也會痛痛。」終於清理好封平瀾的臉面後,冬犽仍是蹲在地上與封平瀾視線平視的聊天,慢慢的解釋封平瀾對奎薩爾的誤解,「因為奎薩爾希望看見瀾瀾可以每天開開心心的笑容,而不是傷傷心心的哭泣。雖然瀾瀾說會忍耐,但是奎薩爾就是怕你打了耳洞會很痛,所以不想給你那麼快打耳洞。」
     「可是,薩剛剛那麼大聲罵瀾瀾……」想起奎薩爾朝他怒吼,封平瀾一臉難過的低頭。
     「瀾瀾剛剛因為很傷心所以沒看見吧?在奎薩爾大聲罵你的時候,奎薩爾的表情也很難過哦。因為奎薩爾他一時情緒失控罵了瀾瀾,心裡感到後悔又愧疚。」
     「嗚?」封平瀾不可置信的抬頭看著冬犽。
     看見封平瀾驚訝的模樣,冬犽好笑的摸摸封平瀾的頭,接著移動身子背靠著櫻花樹坐下,拉著封平瀾的小手讓他坐在旁邊,伸出一隻手攔抱著封平瀾,「奎薩爾的表情雖然看起來很可怕,但是對瀾瀾可是很溫柔的喲。我們大家都知道哦!」
     「可是,薩總是逗瀾瀾生氣……」封平瀾縮在冬犽的手臂間裡,想起過往自己總是被奎薩爾逗怒的時,奎薩爾臉上都會露出假裝沒發現他已經生氣的笑容繼續逗他生氣,想到這封平瀾就已經鼓著臉生氣了。
     「呵呵~」聽見封平瀾的抱怨話,冬犽哭笑不得的搖搖頭,用手掌輕輕拍打封平瀾的大腿,安撫著他,「也許因為瀾瀾生氣的模樣太可愛了,所以奎薩爾才會常常逗瀾瀾生氣。」
     「瀾瀾生氣才不可愛!」封平瀾不悅的仍是鼓著臉,舉起雙手對冬犽抗議,「瀾瀾生氣是很可怕的!」
     「沒人生氣會鼓著臉或是嘟著嘴的,瀾瀾總是生氣的時候會鼓臉嘟嘴的,看起來非常可愛,所以大家才會喜歡逗瀾瀾生氣,看瀾瀾可愛的模樣。」冬犽好笑的戳戳封平瀾鼓著的臉頰。
     「瀾瀾生氣,大家也會開心嗎?」封平瀾疑惑的歪歪頭,對於自己心中的問題感到很疑惑。
     「因為瀾瀾呀~在生氣之後會露出笑容,大家看見瀾瀾生氣可愛的模樣,之後就能看見瀾瀾的燦爛笑容,大家都很喜歡瀾瀾笑起來的模樣哦。」冬犽用手指梳理著封平瀾凌亂又順滑的頭髮,「當然,奎薩爾也是。」
     「為什麼大家會喜歡瀾瀾的笑容呢?」封平瀾好奇的問。
     「因為會用笑容來看我們的,就只有瀾瀾你而已哦!」對於封平瀾的許多疑問,冬犽全都一一耐心回答,「因為我們和其他人不一樣,其他人見到我們都會想要離遠我們,但是就只有瀾瀾願意靠近我們,對我們笑,和我們一起玩耍聊天,所以我們大家最喜歡的瀾瀾了。」
     「(ฅ>ω<*ฅ)」小影人像是同意冬犽的話似的,抱著封平瀾的臉頰不斷磨蹭著。
     聽著冬犽說的話,封平瀾眨眨眼的看著他,接著抬起頭看著不斷飄落的櫻花,似乎在想著事情。
     「瀾瀾,你還記得你被奎薩爾帶來這裡的時候嗎?」
     聽見冬犽的問話,封平瀾頓時僵住了身子轉頭看著冬犽,「不太記得了。」
     「我記得哦。那時候,奎薩爾帶著渾身是傷和血的瀾瀾來到這裡的時候,奎薩爾是什麼模樣的。」
     「那時候瀾瀾你身上都是傷,還有些傷口還在流血,我看到那時候瀾瀾的模樣都快哭了。」冬犽憐惜的摸了摸封平瀾的頭,「因為你差點就死了……」
     「瀾瀾只知道…那時候好痛好痛……」
     「就是那時候,看見瀾瀾快死了模樣的奎薩爾也覺得痛哦。」冬犽抓起封平瀾的手,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心臟上,「他是心痛。」
     「心痛?」封平瀾摸著自己的心臟,感到疑惑的歪歪頭。
     「奎薩爾很疼愛瀾瀾,瀾瀾受傷了奎薩爾會難過,瀾瀾流血了奎薩爾會心痛。」冬犽慢慢解釋,「那時候,奎薩爾他也快哭了。」
     封平瀾抬頭看著冬犽,希望冬犽繼續說下去,「那天晚上,我幫瀾瀾治療傷口,奎薩爾在一旁幫忙我一起治療你的傷,奎薩爾一臉快哭的模樣動作非常小心的替你治療。」
     「有好幾次你的傷口因為惡化導致發燒了好幾天都沒退,奎薩爾每天晚上都會守著你,深怕你的病一直沒辦法好,總是睡不著的守著你。」
     「奎薩爾喜歡看見瀾瀾生氣的模樣,也最喜歡看見每天開心的瀾瀾。但是奎薩爾最不喜歡看見瀾瀾傷心難過,更不喜歡看見瀾瀾哭哦。瀾瀾生病很難受的話,奎薩爾也會覺得很難受。」
     聽了冬犽的話,封平瀾感覺到心裡不斷溢出一股暖暖的感覺,彷彿那感覺襲上了他的雙眼,讓他的眼眶集滿了淚水。
     「瀾瀾開心的話,奎薩爾也很開心。瀾瀾傷心的話,奎薩爾也很難過。」
     「現在瀾瀾哭了,奎薩爾現在一定也很難過,說不定奎薩爾已經變得很沒精神了。」
     「……會嗎?」
     「會哦。」冬犽揉著封平瀾的頭髮,輕聲對封平瀾說道,「瀾瀾,去和奎薩爾道歉,好嗎?」
     「嗚……薩…會原諒瀾瀾嗎?」封平瀾忐忑不安的雙手抓住衣襬搓揉著。
     「會的,奎薩爾喜歡聽話又勇敢道歉的孩子,瀾瀾和奎薩爾道歉的話,奎薩爾一定會原諒你的。」冬犽繼續鼓勵封平瀾,「我也陪你一起去吧?」
     封平瀾安靜的思考一下,接著抬起頭用力點點頭,「……嗯!」
     冬犽扶起封平瀾站起來,自己也站起身後就牽著封平瀾的手一起離開花園,去尋找奎薩爾。
☆*☆*☆*☆*☆*☆*☆*☆*☆*☆*☆*☆*☆*☆*☆*☆*☆*☆*☆*☆*☆*☆*☆*☆
     妖魔君主一回到他的辦公室,就看見奎薩爾在裡面整理資料,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模樣雖然看起來沒有絲毫影響,但是身體散發出來的黑色怨氣已經出賣他現在的心情了。
     看見奎薩爾四周散發的黑色氣息,妖魔君主不禁汗顏的有點不想理會他,但是他又很擔心奎薩爾,只好硬著頭皮進入房內坐在沙發上。
     妖魔君主坐在沙發上,一直看著奎薩爾保持沉默的整理資料好幾十分鐘,看著奎薩爾像個木頭人般整理資料的動作,妖魔君主無奈的嘆氣,「奎薩爾,過來。」
     奎薩爾面無表情的轉頭看著妖魔君主,雖說是面無表情,但是四周的黑氣把他的臉顯得更陰沉。
     「過來坐。」妖魔君主指著他對面隔著桌子的沙發。
     奎薩爾遲疑了幾秒,便放下手上的資料遵從妖魔君主的命令,來到沙發上坐下與妖魔君主面對面。
     「你和瀾瀾……」妖魔君主說了四個字便沒繼續說下去,因為眼前的妖魔聽見那四個字就有點反應了。
     奎薩爾聽到封平瀾的名字,立刻撇開頭盯著地面,就連肩膀也垮了下來,身上的黑氣變得更加沉重,彷彿他被拋棄的感覺似的。
     「我知道了!我不說!我什麼都不說!」見到奎薩爾的反應,妖魔君主立刻撤銷他剛剛想對奎薩爾說的話,「但是你們總該不能這樣吧?你們可是睡在一間房裡啊。」
     「瀾有可能會去冬犽那裡睡……」宛如怨鬼般的聲音緩緩飄來。
     「……你不理了?」
     「我都把瀾弄哭了,要我怎麼理……」
     「奎薩爾,我明白你怕瀾瀾打耳洞會很痛,但那是你單方面的認為。其實打耳洞真的沒什麼,就只是好像被叮咬了一下。」
     「……」對於妖魔君主的話,奎薩爾沉默不語。
     「你在顧忌什麼?或者是你在害怕什麼?」妖魔君主看著奎薩爾,在他和封平瀾吵起來的時候,那時候奎薩爾的臉上除了露出微怒的表情之外,還有非常明顯的擔憂和害怕。
     「……」奎薩爾仍是沉默不語,似乎沒打算回答。
     妖魔君主也不催促奎薩爾,慢慢等待他說出實情。
     「眼睛……」奎薩爾喃喃的說。
     「什麼?」妖魔君主聽不清楚奎薩爾說的話。
     「不知為什麼,一想起打耳洞,就讓我想起瀾最初被我帶回來時,瀾已經失明的眼睛。」
     「瀾瀾眼睛失明的時候?這和打耳洞有什麼關係?話說,我還不知道瀾瀾當初眼睛是怎麼失明的。」
     「那時候,瀾的眼睛會傷那麼重算是我害的。」
     「欸?」初次聽見奎薩爾說出這件事,妖魔君主訝異的瞪大眼睛。
     奎薩爾緩緩說出封平瀾最初與封平瀾相見的所在,接著親眼看見封平瀾被滅魔師虐待的事,然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弄傷了封平瀾的雙眼,之後說看見當初封平瀾無意識使用了精神係的能力無意間看到了封平瀾被滅魔師的記憶。
     「我說,奎薩爾。」妖魔君主聽完奎薩爾的話,心裡有個猜疑,「你之所以不想給瀾瀾打耳洞,是因為想起了滅魔師強迫瀾瀾戴上帶刺的面具的情景吧?」
     「我知道我是疑心太過重,但就是無法控制……」奎薩爾無心又無力的說道,「當初我把面具從封平瀾的臉上拿下來時,瀾的慘叫聲簡直是魔音穿腦般不斷迴響在我腦裡到現在還忘不了。還有那面具,一看見或是一想到面具裡的根刺,我覺得心臟都凍結成冰了……」
     「瀾瀾被滅魔師虐待的記憶,就只有你一個看見了?」
     「是。」
     「那也難怪你會有這麼反常的反應了。」妖魔君主終於理解奎薩爾的感情,「雖說我沒親眼看見瀾瀾被滅魔師虐待的狀況,但是同樣被滅魔師囚禁十二年的我也受了不少苦。」
     「……非常抱歉。」想起一百多年前沒能保護自己的主子,甚至眼睜睜看著自己重要的主子被滅魔師給帶走,奎薩爾顯得認為自己真的很無能。
     「那不是你的錯,奎薩爾。」知曉奎薩爾為什麼道歉,妖魔君主搖搖頭要奎薩爾不要在自責,「瀾瀾那裡有冬犽在,我想不會有事的。冬犽一定會好好勸說瀾瀾,讓瀾瀾打斷想打耳洞的念頭。」
     「……」奎薩爾低著頭看著地上,雖然身上的黑氣已經收斂了,但是臉上卻露出毫無精神的模樣,看起來非常疲倦。
     「叩叩」門扉突然被敲響了。
     「進來。」妖魔君主輕聲說道。
     得到妖魔君主的允許,外頭的妖魔便打開了門進來,「君主。」
     「冬犽?」見到來者妖魔君主有些吃驚,「為什麼你會來這裡?你不是去找瀾瀾了嗎?」
     「我就是帶他來的。」冬犽進入房內,轉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後。
     封平瀾從冬犽身後探出頭來忐忑不安的看著奎薩爾,一看見奎薩爾毫無精神的模樣讓封平瀾嚇了一跳,「薩……」
     奎薩爾只是淡淡的看著封平瀾,既沒叫他,也沒說話,只是沒精神的看著封平瀾。
     見到奎薩爾木沒精神的模樣,封平瀾驚慌的從冬犽身後跑了出來趴在奎薩爾的大腿上,眼淚豆大粒的不斷滾了出來滴落在奎薩爾的大腿上,「薩,對不起。瀾瀾錯了,瀾瀾不打耳洞了。瀾瀾會乖乖聽話,以後薩說什麼瀾瀾都會聽。薩要恢復精神,瀾瀾不喜歡沒精神的薩!」
     奎薩爾訝異的看著封平瀾,轉頭看了看冬犽,見到對方給了自己一個聳聳肩,便轉頭看著已經哭出來的封平瀾,便伸手摸了摸封平瀾的腦袋。
     「薩,對不起。瀾瀾錯了!薩不要難過!」見到奎薩爾沒說話,封平瀾慌張的抓著奎薩爾的羽絨服,不斷對奎薩爾道歉。
     「呵。」聽著封平瀾不斷道歉,奎薩爾不禁笑了笑,彎下腰把封平瀾抱入懷中,「別哭了。」
     「不哭!瀾瀾不哭了!」封平瀾趕緊把眼淚擦在奎薩爾的衣服上,雙手環著奎薩爾的脖子,緊緊抱著奎薩爾,「瀾瀾不哭了!奎薩爾也不要難過了!」
     「好。」奎薩爾把封平瀾抱起,讓他坐在大腿上,「等你長大了一點在打耳洞,我會給你和我一樣的蛇形耳環穿。」
     「真的?!」封平瀾頓時亮起了眼,非常期待的瞪大眼睛看著奎薩爾。
     「真的。」
     「好!瀾瀾會等到長大的時候!然後戴和薩~一樣的耳環!」封平瀾馬上破涕為笑,開心的舉手歡呼。
     「真是的。」看見封平瀾開心的模樣,三妖魔無奈的搖搖頭。
     化解了奎薩爾和封平瀾之間的糾紛,很快就到了夜晚,已到封平瀾該睡覺的時間,現在封平瀾坐在床上昏昏欲睡的點點著頭打瞌睡。
     「(*>︶<*)」看著封平瀾點著頭打瞌睡的模樣,小影人好笑的笑了起來。
     從洗漱間裡走出來的奎薩爾看見封平瀾不斷打瞌睡,無奈的拍拍封平瀾的頭,「瀾,睏了話就先睡。」
     封平瀾睡眼朦朧的睜開眼,接著又閉上了,身體搖搖晃晃的隨時會倒下,「瀾瀾要等薩一起睡……」
     「好好,現在睡吧。」奎薩爾抱起封平瀾,把他放到床邊的一側,自己則躺在另一側。
     小影人爬上檯燈的櫃子上,拉下檯燈內裡的拉鏈關掉燈,然後跳進小盒子裡準備睡覺,「(¦3[▓▓] 」
     封平瀾感覺到奎薩爾躺在一旁了,便滾動著身子到奎薩爾的懷裡縮著,安心入睡,「薩、黑黑,晚安……」
     「晚安。」奎薩爾拉過被子給封平瀾蓋上以免著涼,便抱著封平瀾一起入睡。
☆*☆*☆*☆*☆*☆*☆*☆*☆*☆*☆*☆*☆*☆*☆*☆*☆*☆*☆*☆*☆*☆*☆*☆
     「準備好了嗎?」
     『好了。』
     『都包圍了。』
     「那麼,就這麼上吧。」
     簡短的對話,一大批妖魔軍支圍著大皇宮四周開始突襲。
☆*☆*☆*☆*☆*☆*☆*☆*☆*☆*☆*☆*☆*☆*☆*☆*☆*☆*☆*☆*☆*☆*☆*☆
     封平瀾吸著熟悉帶有櫻花香的氣息沉沉入睡,忽然間……
     「嗚!」封平瀾覺得很不適的睜開眼,然後坐起身子。
     「瀾,怎麼了?不是很睏嗎?」感覺到封平瀾醒來,奎薩爾疑惑的起身看著封平瀾。
     「_(°ω°」∠)_」小影人睜開眼,趴在小盒子邊看著封平瀾。
     「嗚……」封平瀾沒理會奎薩爾,轉頭看著窗外還在飄雪的天空。
     「瀾?」奎薩爾把封平瀾抱入懷裡,突然看見封平瀾的異色瞳不知什麼時候化成蛇瞳,還發著微微暗淡的銀灰色的光。
     奎薩爾詫異的看著封平瀾的眼瞳,還沒能做出任何反應時,視線忽然改變了。
     奎薩爾發現自己的視線突然被擴大,像是飛了起來一樣的看見下方自己所居住的大皇宮的外觀,然後看見皇宮外圍的城鎮一切視景,視野還不斷擴大,很快就看見城外的森林裡有東西在群體移動著。
     看見有東西在移動,接著像是回應奎薩爾的疑惑似的視線突然被放大,看清那些正在移動的東西真面目。
     是妖魔軍,一大群無數手持著武器或是妖魔化的妖魔軍正包圍著他們的大皇宮四周,迅速的朝他們皇宮方向前進,開始突襲。
     四周突襲的妖魔前方都有個裝扮與其他妖魔不一樣,更像妖魔君主的裝扮。
     「∑(°口°๑)❢❢」小影人錯愕至極,嚇得立刻跳到奎薩爾的身邊快速爬上奎薩爾的肩膀。
     奎薩爾震驚無比,立刻抱著封平瀾翻下床,拿起封平瀾的羽絨服給他披上,然後自己也披上羽絨服衝出房外,去尋找妖魔君主。
     「奎薩爾!!!」
     冬犽、百嘹、璁瓏、墨里斯、希茉和妖魔君主同時從走廊的四面八方慌張跑來,八個妖魔同時會面。
     「剛剛我好像看見有一大群妖魔軍包圍了這裡衝了過來!」妖魔君主不知所措的說道。
     「那是瀾的精神能力之一,視域分享!」奎薩爾簡單的解釋,「你們果然也看見了嗎!」
     「君主!軍團長大人!」有好幾十個妖魔侍衛慌張跑來,「剛剛屬下們不知為什麼好像看見外頭不遠處有一大群妖魔軍襲來!」
     「接著剛剛收到探查部隊的報告,確實有一大批妖魔軍包圍了這裡正襲來!」
     「現在皇宮裡的妖魔們因為莫名其妙看見外頭的一大群妖魔軍襲來正陷入混亂!」
     「什麼!」沒想到其他妖魔們都透過封平瀾的視域分享的能力看見外頭的敵襲,奎薩爾他們都顯得非常驚訝。
     妖魔君主咬牙讓自己鎮定下來,立刻下達指示,「馬上把皇宮的門橋給收起來!然後通知所有妖魔準備戰鬥!」
     「是!」收到妖魔君主的命令,妖魔侍衛們立刻跑走了,去執行妖魔君主的命令。
     奎薩爾感覺到自己的襯衫被緊緊抓著,低頭一看看見封平瀾一臉不安,淚眼汪汪的盯著奎薩爾。
     「沒事的。」奎薩爾摸摸封平瀾的頭安撫他,接著抬頭對冬犽他們說道,「去做準備。」說完,奎薩爾便抱著封平瀾跑回房。
     「你打算要怎麼保護瀾瀾!」冬犽大聲喊道。
     「那群傢伙的目標絕對是瀾!先把瀾藏起來再說!」
     奎薩爾回到房內把封平瀾放在床上,接著開啟衣櫥拿出自己的戰鬥服穿上,然後抱起封平瀾把他放入衣櫥裡。
     「薩……」
     「瀾,乖乖聽我的話。」奎薩爾摸了摸封平瀾的臉,輕聲說道,「在這裡等我。直到我來接你為止,呆在這裡不要亂跑,也不要出聲。知道嗎?」
     「嗚……嗯!」封平瀾用力點點頭,答應奎薩爾。
     「乖孩子。」奎薩爾稱讚的摸摸封平瀾的頭,對著不知什麼時候也跳進衣櫥裡的小影人說道,「瀾就拜託你了。」
     「(ŏ_ŏゞ)」小影人一臉不安的做出敬禮的姿勢表示理解,待在封平瀾身邊敬守職責。
     奎薩爾把自己疊折好的衣服放在封平瀾身上做掩飾,多看了封平瀾幾眼,奎薩爾才把衣櫥門輕輕關上。
     封平瀾看著被關上的衣櫥門,然後聽著房內被關上且被鎖上的聲音,非常擔心的喃喃自語,「薩…大家……要小心……」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謝奕君
  • 我還要第一
  • 大大连这里也要争第一吗?X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28 回覆

  • 喵芽兒
  • 哀 看完後連心也跟著緊張起來了><
    大大可以再來一章嗎XD?
  • 来人啊!!!
    这里虐小小无名的作者啊啊啊——————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29 回覆

  • RR
  • 阿阿要開戰了!!好興奮!!
  • 接下来我要怎么写呢……(灵魂从嘴里飘出来)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29 回覆

  • 訪客
  • 看到更新超開心的><
  • 我好伤心~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29 回覆

  • Ng Yan Qi
  • 妍:欠打的白目⋯⋯
    斯,肆:(到兵器庫拿兵器,順便召集全軍)
  • ……(倒在一边装死)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0 回覆

  • 綾
  • 奎薩爾一定要打贏啊!
    瀾瀾等你回來幫他戴上(情侶)耳環
  • XD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0 回覆

  • 小喵
  • 可惡的傢伙,等著被我鞭屍ヽ(`Д´)ノ(抖S人格蠢蠢欲動中)
  • ……(翘臀趴倒)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1 回覆

  • 647
  • 依妖魔連軍的態度不殺死瀾瀾是不會罷休的,但是大大應該不會讓瀾瀾死吧,戰爭會怎麼結束呢?好好奇喔!
  • 呵呵呵呵呵~~~=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1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嗚~不知為什麼想哭~

    大大加油~等下禮拜話說下禮拜要開學了..
  • 要考试了吗?@@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2 回覆

  • 雷格
  • 經過這次的吵架,瀾瀾和奎薩爾的感情一定又加深了很多吧~
    要開戰了嗎
    好緊張啊~
  • 累倒……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3 回覆

  • 1412
  • 期待下一篇
    簡直變成我的精神糧食了
  • 丧屍又增加了!!!Σ( ° △ °|||)︴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3 回覆

  • 訪客
  • 澜澜=最强cctv
  • 不是偷窥狂么?X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9 回覆

  • 玥玥
  • 看著膽戰心驚,希望瀾瀾和奎薩爾她們都沒事
  • 这个嘛……(挠头)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39 回覆

  • ,,FAsHioN〃唐 σ
  • 我是新來的讀者,前面的文看完一直掉眼淚,真的太好看了嗚嗚,來看這個文已經變成日常生活了嗚嗚。希望瀾瀾跟奎薩爾都能沒事,要戰爭了好緊張,作者加油!!
  • 欢迎大大掉坑了~
    (os:虽然我挖的坑不能真的坑着,会被大大们寄菜刀来我家的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41 回覆

  • 雨芝
  • 作者,是要虐嗎?我準備了蟲蟲喔(邪笑
  • 虫虫?@@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41 回覆

  • cin
  • 偶然發現這篇文,大大真的寫得又萌又催淚,好好看,喜歡可愛的瀾和寵溺力max的薩!瀾瀾要把壞人都趕走啊,保謢好你的薩!!!
  • 谢谢大大喜欢~=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0 19:41 回覆

  • 訪客
  • 期待下一篇呀~每個禮拜都一定要看的精神糧食!!!
  • 然而我的腦細胞日日枯萎~= =|||||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6:10 回覆

  • 愛玉
  • 越看越緊張啊!!!!
    超讚的!!!
  • 謝謝~O(∩_∩)O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6:11 回覆

  • Ng Yan Qi
  • 紅夜快醒~!不然菜刀應該快到你家了~
  • 過分!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6:12 回覆

  • 貓咪
  • 大大城堡裡沒有結界是要如何保護瀾瀾啊=x=
  • 拭目以待~=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6:12 回覆

  • 無靈
  • Good!大大快更文
  • 好好~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6:12 回覆

  • Ng Yan Qi
  • 紅夜快更!不然寄菜刀🔪!
  • 居然威脅我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6: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