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批妖魔軍四面八方湧入城鎮,靜靜無聲地直朝城鎮中央的大皇宮衝去,然而卻看見皇宮大門的門橋被收起,阻絕了敵人唯一可以侵入的入口。
     「恩?」見到門橋被收起,魊歌疑惑的停在被阻隔在河川形成的巨大溝渠岸邊看著已關閉的皇宮大門。
     「君主,他們收起了門橋!」一名妖魔侍衛見到趕緊匯報。
     「被發現了?」魊歌皺眉的看著對面關閉的大門。
     魊歌很肯定,在一路上突襲的妖魔全都是各個幽國精英中的精英,他們在突襲的時候全都隱藏了氣息,前來的一路上地面都被雪給覆蓋了,因為地上有雪墊補的關係也沒發生任何太過響亮的腳步聲響,但卻還是被識破了。
     「看來,裡頭的妖魔也不是泛泛之輩。」魊歌猜測。
     「該何行動?」
     「渡河。」魊歌淡然下令。
     「是!」
     接到命令,許多水系妖魔跳下邊緣結冰的冰冷的河水,開始渡過溝渠。
     一旁另一國的妖魔君主也看見魊歌的打算,也對自己手下妖魔渡河進攻,同時其他幽國的妖魔君主也讓自己的妖魔們軍渡河,近有一萬多個的水系妖魔四面八方的快速在水中游泳渡河靠近皇宮。
     就在他們游到河川中央時,水面忽地起了陣陣水波,逐漸變成強烈的海浪,打亂了那群在水中的妖魔們前進。
     「怎…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起浪了?!」
     「現在還在下雪又沒有風,怎麼可能會起浪啊!又不是在大海!」
     在水裡的妖魔發出陣陣的慘叫和吼罵聲,但他們也在克服陣陣襲來的浪波緩緩前進。
     「璁瓏,下一步。」妖魔君主……雪勘對璁瓏說道。
     「好。」璁瓏了解的點點頭,對自己身後的妖魔們喊道,「下一步!」
     「是!」
     就在敵方妖魔已經習慣了海浪後,突然間,海浪猛地改變了方向,以漩渦狀開始流動,很快的,在皇宮四周的水面上出現許多有大有小的漩渦,兇猛的把想要渡河的妖魔給捲入河底,似乎想這麼把他們給溺死。
     「漩渦啊!」
     「是那邊的妖魔幹的嗎?!」
     「可惡!游不過!」
     「君主——————」
     見到派出渡河的妖魔們都被捲入漩渦無法抽身,魊歌知曉自己被計算了不悅咬牙,不理會水中的妖魔們狀況,對身邊的妖魔們喊道,「空襲!」
     「是!」
     接到新的命令,許多背後長出翅膀的妖魔們都飛翔在空中,打算從空中突襲。
     當然,其他幽國的妖魔君主也派出妖魔從空中突襲,下雪的夜空瞬間佈滿了近有一萬多個妖魔的身影,但他們沒想到會再次踢到鐵板了。
     如果說在水中隨時會遇到水難,那麼在空中就會遇到空難,而且還是雙重空難。
     「冬犽,你們也準備了。」雪勘對冬犽說道。
     「是。」
     「奎薩爾,下個就輪到你……你一個可以嗎?預防萬一,還是要讓其他雷系的妖魔來幫你?」雪勘有些擔心的問奎薩爾。
     「……也好。」奎薩爾思考一下,同意雪勘的提議便從他的軍屬裡挑出一些有著雷系能力的妖魔來助陣。
     就在妖魔們飛過下方的巨大溝渠前往皇宮時,突然間,空中捲起陣陣強風,掀起強烈的風流,打亂了飛翔在空中的妖魔們飛翔軌道。
     「又怎麼了?!」
     「好強的風流!沒辦法維持飛行的平衡了!」
     很快的,強烈的風流在皇宮上頭形成一個保護罩,把空中的妖魔捲入狂風裡,讓他們無法從風中掙脫。
     接著,漆黑的夜空倏地落下數幾道強大的藍色暴雷,直直劈落在空中的狂風內,狂風捲襲著雷電把被困在風裡的妖魔們電得焦灼燒烤,陣陣慘叫聲從空中的風暴裡響起,下頭的妖魔們束手無策的眼睜睜看著水中與空中的妖魔們遇難。
     「冬犽、璁瓏、百嘹。」雪勘輕聲呼喚,示意著。
     「是!」冬犽和璁瓏一致喊道,與身後輔助的妖魔們一起行動。
     百嘹一手拿著帶刺的鞭子,伸出一隻手,百嘹的手掌突然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光芒散發出閃閃發亮的金粉,接著金粉像是不用錢般的大量隨著上頭的風流吹拂,隨著風捲走了。
     空中的狂風和水中的漩渦突然有了異樣,狂風像是漏斗般的往下捲落,水中的漩渦像個龍捲風般的捲起。
     狂風和河水互相接觸,像融合了般互相對應,先前從空中劈落在狂風裡的雷電在接觸到水了之後,瞬間透過水源導電把不管在空中或是水中的妖魔全都電個勁,在眾妖魔眼前形成的風和水以及雷的聯合龍捲風。
     接著的瞬間,也許因為現在是冬天下雪的季節,狂風所捲起的風流是冬季的寒風,河水也因為冬季的關係變得非常冰冷,現在眼前的風與水的龍捲風是寒風與冰水互相接應一塊,很快的龍捲風與皇宮四周的河水全都凍結了冰。
     龍捲風在眾妖魔面前凍結成冰,層層閃亮的金色粉屑失去寒風的吹拂,閃閃發亮的金粉在空中飄散,緩緩飄落在外頭的眾群妖魔身上,在皇宮四周顯出說不出的壯美,當然要無視同時被捲入龍捲風裡又被凍住的一大群妖魔們。
     現在,被派出渡河和空襲的妖魔們,瞬間已損失了兩萬多個戰力。
     「成功了!」
     「終於阻撓那群傢伙進攻了!」
     「君主萬歲!」
     見到計劃成功,妖魔們不禁歡呼起來。
     「別開心太早!現在只是幹掉兩成左右的妖魔,還有十萬多個妖魔還沒被幹掉!」墨里斯朝開始歡呼的妖魔們喊道。
     「更別說,對面還有十二個妖魔君主在呢。」百嘹拿出一支金針,纖細手指快速轉著金針,一臉仍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緩緩說道,「但是,接下來還會在損失多少戰力呢?」
     龍捲風被凍結成冰後,閃閃發亮的金粉失去了狂風吹拂擴散在皇宮四周,隨著雪花一起緩緩飄落。
     敵方的妖魔們疑惑的看著金粉飄落在自己身上,忽然間,有些妖魔開始覺得頭昏目眩,腳步不穩的身體開始搖搖晃晃,最後妖魔一個接一個的昏倒了。
     「又怎麼了!?」看見身邊的同伴一個接一個倒下,妖魔們開始驚慌起來。
     「別吸入這些金粉!」魊歌對著還清醒的妖魔喊道,但也遲了。
     皇宮裡的妖魔們隱藏著身影在屋頂上看著外頭一一倒下與開始混亂的敵方妖魔們,「報告,現在近有兩成的妖魔已昏迷不醒!」
     「哎呀哎呀~看了有不少妖魔對我的金粉有抵抗力。」百嘹手指轉著金針,臉上露出足以迷昏女人的笑容,「雖然說我的金粉足讓他們昏迷一天,但是我們不曉得這次的戰爭會維持多久。要是在我們快筋疲力竭的時候讓那群昏過去的傢伙醒來加入戰爭的話,我們絕對沒勝算。」
     「放心,我可沒打算讓那群傢伙醒來加入戰鬥。」雪勘臉上頓時露出非常燦爛笑容來,但是那笑容卻讓四周的妖魔感到一股戰慄,覺得有一股冰冷的氣息襲上心頭到頭皮發麻了,「奎薩爾,你可以遠操控影子吧?」
     「可以。」
     「你過來。」雪勘對著奎薩爾勾勾手指,示意奎薩爾過來。
     奎薩爾上前走到雪勘面前,雪勘把嘴放到奎薩爾耳邊悄悄說話,奎薩爾聽了雪勘的悄悄話後頓時瞪大紫眸愣住了,接著不禁倒吸一口起,錯愕的看著雪勘。
     「你辦得到嗎?」雪勘質問奎薩爾。
     「辦不到。」奎薩爾想也不想的搖搖頭,「因為這與我的能力不符,沒辦法這麼做。如果要這麼做的話,讓擁有土能力的妖魔才能辦到。」
     「……也對。」雪勘細想了一下覺得奎薩爾說得有理,便馬上召集妖魔過來,「那麼,擁有土能力的妖魔都聚集過來一下!」
     幾道黑影閃身來到雪勘面前跪下,「君主,有何吩咐?」
     「你們的土能力可以遠操控嗎?」
     「能!」妖魔們立刻回應。
     「那麼,你們跟著本皇說的這麼做……」雪勘蹲下身子,勾勾手指示意跪下後方的妖魔圍過來,然後悄悄地和他們說出計劃。
     聽完雪勘的計劃後,妖魔們發出和奎薩爾一樣的倒吸一口氣的聲,表情非常驚愕的瞪大眼睛看著雪勘。
     「君主。」有個妖魔舉起了手,「您的計劃可行,但是那群昏迷的妖魔之中說不定也有土能力的妖魔,醒來後他們也能掙脫囚禁的。」
     囚禁!?
     聽見某個詞語,一旁的妖魔們不禁愣住了,一臉莫名其妙的與身邊的同伴互相對視。
     「這個的話,本皇讓奎薩爾用影子束縛那群傢伙的雙手和雙眼,沒了雙手的指揮和雙眼的視線,他們無法操控土了吧?」雪勘看著奎薩爾。
     奎薩爾點點頭,不知是同意雪勘的話,還是了解他自己該要幹什麼事。
     「屬…屬下等明白了……」妖魔們點點頭表示理解。
     不知是因為聽了雪勘的計劃讓他們感到驚訝的關係,他們個個有的驚愕,有的呆愣,有的訝異,更多是興奮,表情完全不一樣,還能聽見他們喃喃自語說的話。
     「原來土能力還能這麼做……」
     「這麼做真的能成功嗎?」
     「君主的計劃真的是好邪惡!」
     「噓!別被聽見了!」
     「我都對那群妖魔們感到同情了……」
     「總覺得好有趣呢!」
     「呵呵,待會外頭會有不少妖魔變成倒栽蔥了……不對,應該說是種洋蔥~」
     擁有土能力的妖魔們都跳到屋頂上,沒有土能力的奎薩爾也跟著跳上屋頂,看著外頭陷入混亂的妖魔們。
     奎薩爾雙眼化成蛇瞳,看著包圍在四周已倒下的妖魔們,瞇起蛇瞳鎖定目標,舉起一隻手開始行動。
     「奎薩爾想幹什麼?」墨里斯好奇的看著奎薩爾。
     「嘛~你們看著就是了。」雪勘賣關子不說。
     敵方的妖魔因為一部分的同伴昏迷不醒而陷入混亂狀態,然而那些昏迷的妖魔們身邊倏地隆起影子,影子迅速的捆著昏迷的妖魔們的雙手和遮掩著他們雙眼。
     「這是什麼?!」
     「影子?」
     魊歌轉頭看向皇宮,就看見奎薩爾和一些妖魔站在屋頂上朝他們看去。
     「動手。」完成自己的任務後,奎薩爾提醒身邊的妖魔開始行動。
     「是!」
     與奎薩爾一起的妖魔們各自看著不同的方向鎖定目標,然後開始在敵方昏迷的妖魔們身邊操控土地,把那群昏迷的妖魔們捲入地面。
     昏迷的妖魔們倒下的地面突然發生一個像是把炸彈埋在土裡引爆炸出一個洞似的小爆炸,因為爆炸的關係掀起的土塵煙瀰漫四周,看不見那些昏迷的妖魔們狀態怎麼樣了。
     「咳咳!又是怎麼回事啊!?」
     「不知道!」
     許多妖魔因為被土沙的塵煙給嗆著,不斷咳嗽著。
     「這是什麼鬼啊啊啊——————」
     在眾妖魔錯愕之際,有一聲崩潰的吼叫聲吸引了許多妖魔們的注意力,看見已經飛散的塵煙開始顯露四周清晰的景色,當他們看清視線後,接下所看見的景象讓他們愣住了,因為他們看見地面有許多妖魔的人頭。
     並不是那種死人的頭,而是那種像是土裡長出人頭般的場景。
     打個比方,就是在那部火影忍者的動漫裡,最初卡卡西把宇智波佐助的身體給埋在土裡,就僅是露出頭顱在地上結果嚇昏了路過的春野櫻那模樣。
     要是沒人知道這是什麼景象,也可以說是喪屍想要破土而出時,身體卡在土裡卻露出頭顱的場面。
     「君主。」站在屋頂上的奎薩爾低頭看著雪勘。
     「怎麼?」雪勘抬頭看奎薩爾。
     「那群鬼要現在解決掉嗎?」奎薩爾問。
     「鬼?」其他妖魔們不理解奎薩爾的意思。
     「啊!差點忘了!」雪勘拍拍自己的腦袋,「把他們扔出去吧!」
     「是。」奎薩爾操控影子讓影子脫離地面,影子像觸手般的在自己一方的妖魔裡迅速抓起好十幾個妖魔侍衛,然後五花大綁的捆在一起。
     「等!軍團長大人!您幹什麼!?」被奎薩爾抓住的一些妖魔侍衛驚愕的問奎薩爾。
     「當個間諜混入這裡做內鬼,以為我們不知道嗎?」奎薩爾冷漠的對那群妖魔說道。
     「什……」
     在那群間諜的妖魔侍衛還沒露出驚愕的表情時,奎薩爾操控影子像是扔垃圾般把那群內鬼給拋出皇宮外頭滾到敵方妖魔一處,處理完那些內鬼後,奎薩爾和妖魔們一起跳下屋頂。
     「怎麼樣?」
     「照君主您所做了。」
     「很好!」雪勘滿意的點點頭,「讓他們進來這裡也沒關係,皇宮裡的機關多得是,不管怎麼樣都要盡量減少他們的戰力。」
     「奎薩爾,你把瀾瀾藏在哪了?」冬犽非常擔心封平瀾安危。
     「在我房裡,我的使魔也在那保護他。」
     「你房間!?」冬犽驚愕的瞪大眼睛,「這不是更不安全嗎?!」
     「通常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雪勘替奎薩爾開口解釋,「更何況有奎薩爾的使魔陪著瀾瀾,應該沒事的。」
     「我有在瀾的隱藏處下結界,不會被發現的。」
     「……希望如此。」
     「君主,他們集體攻來了!」希茉聽見外頭陣陣踩在冰上的聲音逐漸靠近。
     「璁瓏、墨里斯,你們帶你們的軍屬去地下室把之前抓來的妖獸放出去。」雪勘立刻下達新的指示。
     「是!」璁瓏和墨里斯齊齊回應,便馬上帶著自己的軍屬妖魔去執行雪勘的命令。
     「你們四個各自帶著軍屬去迎擊吧。」雪勘對奎薩爾他們四個說道,「若是見到璁瓏和墨里斯他們放出來的妖獸加入戰局的話立刻迴避那些妖獸,免得有些妖獸不分敵我的攻擊自己人,讓那群侵入者自己動手解決妖獸,你們要記得盡量保存體力。」
     「是!」
     奎薩爾他們包括雪勘在內總有五個軍屬立刻帶著自己的軍屬,各別前往不同方向前去迎擊敵人的侵入。
     敵方妖魔開始翻過皇宮的圍墻進入皇宮內,看著可以更加深入皇宮裡處的走廊,妖魔們開始朝走廊跑去,開始實行他們的目的。
     「等等。」魊歌冷聲阻止身邊的妖魔行動,淡然下令,「有一群妖魔正朝這裡前來,正面對上的話可能會有傷亡。」
     魊歌轉頭打量皇宮四周,思考一下再次開口,「在這裡躲藏起來,用偷襲手斷來打壓他們。」
     「是!」
     聽見魊歌的命令,妖魔們立刻分散四處隱藏自己的身影和氣息,等待那群妖魔過來再偷襲,妖魔們有些躲在草叢裡和跳在樹上或是屋頂上隱藏身影埋伏著,等待皇宮裡頭的妖魔過來迎擊。
     很快的,果真有一組妖魔軍來到已被埋伏的陷阱所在,然而帶頭的是這皇宮的君主,雪勘。
     是雪勘君主啊……
     躲藏在草叢裡魊歌看見雪勘,手上握著武器,準備偷襲。
     突然間……
     「上!」
     雪勘猛地一吼,身後的妖魔軍瞬間有了動作,開始組隊團結的朝屋頂、樹上、草叢裡衝去,二話不說揮出武器或是使用術法把打算偷襲的隱藏者逼出來。
     什麼!?
     魊歌驚愕至極,看著雪勘帶領的妖魔軍朝他的手下隱藏的所在衝去,實在萬萬沒想到居然會識破他們的詭計。
     為什麼……會知道?
     雪勘手上拿著一把長劍,毫不猶豫朝某處的草叢裡揮去。
     魊歌因為太過驚愕還沒能回神,馬上用手上的長劍擋住朝自己劈來的長劍擋下一擊,金屬互相撞擊的刺耳金屬聲持續響起。
     「敢膽氣橫秋的攻來,卻像個膽小如鼠般的躲起來搞偷襲。」雪勘陰狠的瞪著魊歌,「萬萬沒想到全幽界聞名的慘無人道的魊歌君主,居然也會用這種鬼鬼祟祟的偷襲手法呢。」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早上出門到現在一回到家,就看見好多菜刀被寄到郵箱里了……(⊙﹏⊙)b
  • 訪客
  • 第一
  • 恭喜~=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6:30 回覆

  • 訪客
  • 啊~感覺還意猶未盡吶!好想再看下去
    期待下集~~
  • 好噠~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2 回覆

  • 玥玥
  • 大大這集的雪勘有一點...,我也希望瀾瀾沒事
  • 雪勘怎麼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2 回覆

  • 訪客
  • 沒出現瀾瀾的戲份
  • 是呀~=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2 回覆

  • RR
  • 好想知道接下來的劇情啊www
  • 有些大大似乎已經猜出劇情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2 回覆

  • 影櫻
  • 沒第一
    大大厲害,加油
  • 懶洋洋~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3 回覆

  • 黎明
  • 種洋蔥真是太讚了b(∩_∩)d
  • =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3 回覆

  • 黎明
  • 種洋蔥真是太讚了b(∩_∩)d
  • 貓咪
  • 呵呵…
  • 呵呵~=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3 回覆

  • 647
  • 應該是瀾瀾讓雪勘知道敵人在哪的吧
  • ……==+
    (拿出膠帶把大大的嘴給封上)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34 回覆

  • 小喵
  • 哼!活該!(抖S人格半開)
  • 哈哈哈~=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6 19:44 回覆

  • Ng Yan Qi
  • 瀾瀾,讚XD
    雪勘和大家要加油喔~(夏風陸小鬼個性開啟)
  • 澜:……=x=(躲在橱柜蹲着)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3 回覆

  • 雷格
  • 雪勘變的好壞壞啊
    怎麼覺得戰爭不可能這麼簡單就結束
    感覺還會發生什麼事
    大大辛苦啦~
  • 我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3 回覆

  • 訪客
  • 瀾瀾雖然沒出來但也有在幫忙呢~~~好期待下集啊啊啊~
  • =x=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4 回覆

  • 訪客
  • 大大,「用偷襲手斷來打壓他們。」的ㄉㄨㄢˋ是不是錯了?@_@
  • 什么?@@
    哪个?@@
    大大,我不是台湾人,不会你们台湾的拼音~=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4 回覆

  • 訪客
  • 我來補進度了
  • 好哒~=v=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5 回覆

  • 嘻嘻~
  • 作者大大辛苦了~內容超讚👍
    大大要加油喔~
  • 谢谢大大喜欢~~~^v^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5 回覆

  • Jia YU
  • 開戰了 好期待後面的發展
    大大 辛苦啦 加油喔~
  • 我现在完全没灵感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6 回覆

  • Zoe
  • 晚了阿........昨天去宜蘭玩了
  • 我就只能在家蹲着写文=3=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6 回覆

  • 貓咪
  • 大大給你一個槌子

    打地鼠用 =w= ~
  • 亮灯泡~!(OoO)!!!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7 回覆

  • Ng Yan Qi
  • 嗯⋯⋯(手拿著大錘子)不如大家一起打地鼠?(躍躍欲試)
  • 呵呵呵~=w=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7 回覆

  • 不要當我是聖戰士
  • 我記得我不是寄菜刀到大大家,而是手動炸彈
    大大寫的不好就引爆
    所以要小心哦~😁
    還好這篇不錯👍👍🏻👍🏽👍🏾👍🏿
  • 你舍得吗?QwQ
    把我炸死了就没文看了哦~QwQ
    舍得吗?舍得吗?舍得吗?QwQ

    yongrainbow 於 2017/08/28 21:28 回覆

  • Ng Yan Qi
  • 我好像送了一盒巧克力,糖之類的甜點還有禮物去你家了,有收到嗎?
  • (拿着一盒巧克力瞪着)里面该不会下毒了吧?(怀疑)

    yongrainbow 於 2017/09/02 13:53 回覆

  • 梁碎
  • 看完大大的文我果斷入了妖館這個坑了!!!太好看了!!我好喜歡這個雪勘!
  • 丧屍又增加了!!!!!(惊恐)

    yongrainbow 於 2017/09/02 13:54 回覆

  • 娜娜
  • 君主果除了賢明,謀略也贊!可惜小封平瀾沒機會出來打醬油…希望下章粗長些!
  • 我…我的脑细胞……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9/02 13: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