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奎薩爾房間裡躲在衣櫥內的封平瀾很乖巧的聽著奎薩爾的話一直安靜不出聲,但是封平瀾的異色瞳仍是維持蛇瞳模樣,微微發亮的雙眼正注視著奎薩爾他們以及敵人的一舉一動。
     封平瀾看見奎薩爾他們各自帶著一群妖魔四處分開,好像打算去迎戰,但封平瀾看見皇宮某處已經被一群妖魔侵入的所在設下埋伏,便立刻用精神能力探知前往埋伏所在的妖魔是誰。
     封平瀾的視線一轉,立刻看見自己熟悉的人影,是雪勘。
     雪勘正帶著自己的妖魔軍,前往自己還殊不知已被埋伏的所在前去。
     「勘勘!」封平瀾輕輕地驚呼一聲。
     「(´・. ・`)?」聽見封平瀾的驚呼聲,小影人疑惑的看著封平瀾。
     「不行!那裡很危險!」封平瀾不理會小影人的疑惑,閉上眼睛用精神力把自己發現的事通知雪勘。
☆*☆*☆*☆*☆*☆*☆*☆*☆*☆*☆*☆*☆*☆*☆*☆*☆*☆*☆*☆*☆*☆*☆*☆
     雪勘帶領著自己的軍屬前去迎擊,就快到目的地之際,雪勘的腦裡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是他要去迎擊的所處已被埋伏了。
     身後的妖魔們因為同樣看見畫面而陷入混亂,猛地停下腳步四處東張西望。
     「這是什麼?!」
     「跟那時候一樣!」
     「君主!這是……」
     「是瀾瀾嗎?」先前聽過奎薩爾說了封平瀾能力的名稱,雪勘已不驚訝,抬頭盯著上頭微微一笑,「謝謝你,瀾瀾。」
     「君主……」
     「聽著,剛剛我們腦裡所見到的畫面,是奎薩爾一直帶在身邊的那個孩子的能力。」雪勘轉身對身後的妖魔軍說道,「那孩子告訴我們前方有危險,既然知道了就別犯了這可笑的錯誤!」
     「是那個虛魔之子的……」妖魔們愣怔地對自己同伴互相對望。
     「回神!」雪勘大聲吼道,「現在敵人要偷襲,你們打算傻傻中招嗎?!」
     「不!」妖魔們立刻回神大聲回應。
     「現在你們分組集體對付隱藏者,敵方的妖魔君主由本皇來對付!」
     「是!」
     雪勘帶著妖魔軍前往目的地,一路上妖魔們已經開始分組組隊一起對付隱藏者。
     來到目的地,雪勘看著一片冷清清的景象,不禁覺得那些隱藏著的侵入者感到可笑。
     「上!」
     聽見雪勘的命令,妖魔們立刻分散四周,分出幾組朝敵方妖魔隱藏的所在衝去。
     雪勘也毫不猶豫的揮出手上的長劍朝一旁的草叢揮去,但卻被另一把隱藏在草叢裡的劍給阻擋了。
     「敢膽氣橫秋的攻來,卻像個膽小如鼠般的躲起來搞偷襲。」看著神情不可置信的魊歌,雪勘陰狠的說道,「萬萬沒想到全幽界聞名的慘無人道的魊歌君主,居然也會用這種鬼鬼祟祟的偷襲手法呢。」
     「為什麼……」魊歌一手緊握著長劍的握柄,另一手抵著劍身的刀背,用力的抵住雪勘不斷壓過來的力道,「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們隱藏著?」
     「你猜啊~」雪勘當然不會直接告訴敵人原因任敵人猜測,接著倏地跳開,與魊歌保持距離。
     四周的妖魔已經開始戰鬥起來,唯有兩個妖魔君主互相對峙著。
     「收了一個禁忌種族作為契妖那就算了,現在收了一個虛魔之子,你不覺得這麼做很荒唐嗎?」魊歌質問雪勘。
     「所以,就因為這個原因,就讓你和其他十一個幽國聯盟,一致前來擊垮我的國家嗎?」雪勘覺得很可笑的搖搖頭。
     「虛魔之子的力量有多可怕,你不知道嗎?」
     「知道,因為我見識過了。」雪勘不以為然的笑了起來,「不過我家那隻小頑童除了力量和傳聞中虛魔之子的力量是很強大之外,其他虛魔之子那些血腥殘暴的傳聞完全不一致呢。他看起來和一般的小孩無常……」
     「不管怎麼說,虛魔之子就是虛魔之子。是絕對不可存活的存在,你不但打破了這幽界的規矩,居然還包庇了虛魔之子!難道你就不怕虛魔之子毀了幽界和人界嗎?!」魊歌非常憤怒的舉起長劍指著雪勘。
     「你少給我說什麼幽界的規矩!虛魔之子的真實面目你們有親眼見證過嗎?沒親眼見到虛魔之子,就光只是相信傳聞和從自己妖魔手下口中說出虛魔之子的存在,就二話不說聚體襲來!」雪勘也不畏懼魊歌的憤怒,語氣非常諷刺又憤怒的吼道,「我不怕虛魔之子毀了幽界和人界?笑話!像你這種君主難道會那麼好心去關心人界?你哄誰啊?!」
     聽見雪勘的諷刺話,魊歌的雙眼立刻利了起來,眼角所處倏地浮現一堆不明的鱗片,開始佈滿他的臉頰。
     雪勘的雙眼也變化成某種不明種類猛獸的眼瞳,身體散發出滿滿的殺氣,妖力也一併四處散溢旋起微風,戰服的依衣領與衣襬和頭髮都受到妖力的波動開始微微飄揚。
☆*☆*☆*☆*☆*☆*☆*☆*☆*☆*☆*☆*☆*☆*☆*☆*☆*☆*☆*☆*☆*☆*☆*☆
     把危機告訴了雪勘的封平瀾,看見雪勘突然抬起了頭對他的視角微笑,嘴裡輕輕蠕動著像是說了什麼,但封平瀾不知為什麼很肯定,雪勘正對他道謝。
     封平瀾看著雪勘對著身後的妖魔軍大吼幾句,然後繼續前往被埋伏的所在。
     看著雪勘仍是繼續前進,封平瀾感到非常疑惑,明明告訴了雪勘前面很危險,卻不知為什麼雪勘依然繼續前進。
     封平瀾看著雪勘到達目的地,然後雪勘好像大吼一聲,身後的妖魔軍猛地分散朝隱藏者所在襲去,先一步先發制人把隱藏者全都揪出來。
     看見雪勘的行動,封平瀾頓時明白自己該做什麼,確定雪勘沒什麼問題後便馬上把自己的視線轉移到其他地方,偵查其他妖魔的行動。
     敵方妖魔開始翻墻進入皇宮內,在皇宮裡奔跑開始突襲,直到雙方碰面開始掀起戰鬥,看著自己熟悉的戰服衣飾封平瀾才能知曉哪個是自己人,同時也看見奎薩爾、冬犽、百嘹和希茉已經帶著自己的軍屬開始與敵人交戰,卻沒看見墨里斯和璁瓏的身影。
     封平瀾見到敵方妖魔有幾次想搞偷襲,便用能力通知了那些差點被偷襲的妖魔知道,好讓他們趕緊避開。
     確定沒大礙了之後,封平瀾把感知能力擴散整個皇宮,發現皇宮裡的某處地下室還有一群妖魔的氣息,便把視線朝地下室窺探去。
     一到地下室,封平瀾就看見許多從來沒見過的兇狠猛獸被關在鐵牢裡,每隻猛獸面目凶神惡煞的不斷嘶喊。
     「噫——————」封平瀾嚇了一跳的輕輕尖叫一聲,立刻斷了精神力,不想再繼續探查。
     「Σ(゚♢゚ノ)ノ」被封平瀾的尖叫聲給嚇到的小影人跳了一下,然後很擔心的看著封平瀾,「( ๑ŏ ﹏ ŏ๑ )」
     「嘻嘻~沒事。」看見在一片漆黑裡那兩粒白白豆子眼不斷眨了眨,封平瀾傻笑一下表示沒事。
     剛剛探查的時候,封平瀾似乎看見墨里斯和璁瓏的身影,便深呼吸幾下,打算再次探查。
     封平瀾再次使用精神力朝地下室探查,不去看那群恐怖的猛獸模樣,迅速尋找墨里斯和璁瓏的身影。
     不用多久,封平瀾馬上找到了他們,卻看見他們和一群妖魔打開鐵牢門,把猛獸全都放出去了。
     「欸?欸欸欸?」封平瀾驚訝的低調喊了幾聲,不明白為什麼墨里斯和璁瓏把猛獸都放了出來。
     「(。ŏ_ŏ)」看著封平瀾時不時發出不同的反應,小影人非常納悶的看著封平瀾。
     出了鐵牢的猛獸看見妖魔的身影立刻飛撲了過去,但被墨里斯和璁瓏他們全都打出地下室,把它們全都趕出鐵牢裡。
     封平瀾不知墨里斯他們在想什麼,便把墨里斯和璁瓏他們把猛獸放出去的事情通知了奎薩爾他們。
☆*☆*☆*☆*☆*☆*☆*☆*☆*☆*☆*☆*☆*☆*☆*☆*☆*☆*☆*☆*☆*☆*☆*☆
     「嗚哇啊!!!」許多妖魔的慘叫聲想起,同時有幾道妖魔的身影被踹飛到兩名身份高貴的妖魔腳邊。
     「你們到底在幹什麼!快幹掉他們!」一名妖魔君主站在最後頭不耐吼道。
     「但…但是……」一名妖魔手上握著武器,雙腳膽怯的不斷退縮,「可是對方是……」
     一個妖魔雙手持著長劍,宛如黑暗的魅影般從走廊的黑暗中走出來,身後帶著一大批的妖魔軍,與侵入者對峙著。
     雙眼閃著紅光的紫眸,不耐煩的瞪著眼前一堆侵入者,宛如在黑暗中鎖定獵物的巨蟒,冰冷又有莫名沉重的威壓不斷襲上敵方妖魔的精神。
     「對方是聞名喪膽的戰鬼啊!」
     「嘖!真夠倒霉的!一來就碰上戰鬼!」另一個妖魔君主不悅咂舌,「只要注意戰鬼就行了!其他妖魔不用多管直接殺了就行了!上!」
     聽見自己主子的話,妖魔們都重整旗鼓立刻衝上去,絕大部分朝奎薩爾襲去。
     「不用多管?」奎薩爾揚起眉頭,淡然一笑,「你們也不想想,我的軍屬在前幾個星期被我修理得有多慘。如果還會被你們打敗,我真的要重新考慮鍛煉他們了。」
     奎薩爾的話一出,身後馬上衝出數十個妖魔出來,把一部分朝奎薩爾衝去的妖魔給擋下,二話不說的馬上掀起了戰鬥。
     奎薩爾揮起雙劍,擋下敵人揮來的武器,然後趁敵人還沒反應過來,迅雷不及掩耳的揮斬幾道劍擊,敵人身上立刻大出血,最後倒下了。
     就在同時,被牽制的妖魔同時也解決了其他妖魔,雙眼閃著紅光瞪著敵人,冰冷的殺氣不斷壓制著敵人的鬥氣。
     見到奎薩爾和他身邊的妖魔瞬間解決了敵人,敵人開始退縮,似乎不太想和奎薩爾他們硬碰硬的對上。
     「你們是㓇鄞君主和竆恩君主吧?」奎薩爾看著站在最後頭的兩個妖魔君主,「親自領軍遠道而來攻佔吾等幽國,還真是辛苦您們了。」
     「你是雪勘君主最強的妖魔吧?正好,本皇要問你一件事。」㓇鄞利起眼瞳,質問奎薩爾,「你身為雪勘君主最強的契妖,你應該知道吧!先前許久之前,你們這裡有個叫做庫爾德的妖魔在這裡吧?」
     「庫爾德?啊,那個偽裝成普通妖魔的禁忌種族啊。」奎薩爾冷淡的想了一下,「我記得那傢伙真實身份是蝰蛇一族的禁忌種族蛇妖。確實是有,然後呢?」
     「他在哪裡?」㓇鄞沉穩的質問奎薩爾。
     「死了。」奎薩爾想也沒想的直接回答,還補充一句,「那傢伙似乎也有其他十多個同夥,我也順便送他們和那個蝰蛇一起走了。」
     「你說什麼!」㓇鄞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不可能!你不可能能殺了他們!」
     奎薩爾沒回答㓇鄞的話,只是臉上露出冰冷又殘酷的冷笑,讓㓇鄞覺得事實證明是奎薩爾殺的。
     「他們的遺體……在哪?」㓇鄞顫抖著聲音,問奎薩爾。
     「離這裡南北方遠處的森林裡,闇之森。」奎薩爾也沒賣關子的說,「我勸你最好別去找他們的遺體,他們死狀可是十分慘狀。」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因為他們徹底引爆了我心中的禁忌地雷。」奎薩爾想起當初封平瀾的狀況,身體不自覺的漏出殺氣出來,「所以怒火攻心的我把他們碎屍萬端,要不就扭折了屍體做成球來玩了。」
     「什…麼……」
     感覺到禁忌種族的殺氣,又聽了奎薩爾陰暗又驚悚的話,雙方妖魔身體不自覺的震顫了一下,額間開始冒出冷汗浸濕臉龐。
     㓇鄞看著奎薩爾的表情,確定奎薩爾沒說謊,心中想要替自己最忠誠的心腹報仇,開始對自己四周的妖魔下令,「給本皇上!」
     因為妖魔君主以已下令,敵方妖魔已經無法選擇,只好全體衝上前開始展開攻擊。
     奎薩爾最先衝上前,接著一群妖魔也跟上奎薩爾的身後開始衝出,與敵方妖魔開始交戰。
     交戰的一瞬間,便發現敵人的人馬較多,而且實力也不是一般,讓奎薩爾他們要對付兩倍多的敵人可說很吃力,還時不時會差點遭到偷襲。
     突然間,奎薩爾他們的腦裡突然閃過畫面,看見自己視角看不見的方向有妖魔要偷襲,頭也不回的神經反射馬上防禦,然後迅速反擊。
     「瀾?」腦裡閃過差點遭到偷襲的畫面,奎薩爾立刻驚覺是封平瀾的所為。
     奎薩爾也注意到自己帶領的妖魔軍屬也有幾個差點遭到偷襲,他們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但是雙手像是不受控制般的神經反射抵擋敵人的偷襲,然後反殺回去。
     見到自己的軍屬臉上露出吃驚的模樣,奎薩爾不自覺的彎起嘴角,臉上露出溫柔又安心的表情,雙手繼續揮舞著雙劍繼續奮戰。
     奎薩爾一邊把不斷襲來的妖魔給打到,然後透過封平瀾的視域分享擋下偷襲,在一次次的反殺回去。
     「我們明明是朝他們看不見的視角偷襲的,為什麼他們還是識破了?!」一名敵方妖魔不可置信的喊道。
     「鬼知道!」
     聽見敵方妖魔因為偷襲不成在對峙中喊的話,個個妖魔的視線都不經意的移到自己的軍團長身上。
     「把你們的心中疑惑都給我憋著,相信你們腦裡看見的畫面。」似乎感覺到多重視線移到自己身上,奎薩爾不多做解釋,「若你們不相信,最終戰死的始終是你們。」
     「奎薩爾大人,這是否與您身邊那一位的……有關係?」奎薩爾所屬的一名妖魔戰戰兢兢的問。
     「有。」奎薩爾毫不猶豫又無隱瞞的斬釘戳鐵說道。
     眾妖魔們立刻倒吸一口氣,非常驚恐的瞪大眼睛,似乎同時知曉那位的能力是什麼了。
     「若不是他,你們現在還能活著嗎?」很明顯聽見倒吸一口氣的聲,奎薩爾冷漠的瞪著自己身邊的妖魔。
     「是……」妖魔們強迫自己淡定,重整心態繼續戰鬥。
     「他們在說什麼?」
     「管他們說什麼!」㓇鄞被復仇之心給燃燒了,惱怒的指著奎薩爾吼道,「給本皇把戰鬼殺了!」
     一群妖魔立刻朝奎薩爾衝去,打算先殺了奎薩爾先。
     在敵人靠近奎薩爾的時候,奎薩爾身後的一群妖魔馬上衝到奎薩爾面前替奎薩爾擋下敵人,阻止了敵人的以多制少的計劃。
     「這群傢伙交給你們,那兩個妖魔君主讓給我解決。」奎薩爾對自己的軍屬說道,便繞到一旁,朝兩個妖魔君主走去。
     「是!」奎薩爾的妖魔軍屬替自己擋下不斷撲來的攻擊,掩護著他靠近那兩個妖魔君主。
     奎薩爾握著雙劍一一躲開撲來的妖魔,朝兩個妖魔君主俯身衝去。
     名叫竆恩地妖魔君主外表忽然起了變化,人形的頭顱猛地長出蓬鬆的毛團,眼瞳化出某種兇狠的獸眼,臉上浮現出虎紋,雙手也化成獸爪,然後握緊拳頭,只朝奎薩爾猛力揍去。
     奎薩爾用劍身擋住拳頭,過重的拳擊把奎薩爾的雙劍發出陣陣打顫,震得奎薩爾手掌有些發麻。
     「嘖!獅虎獸嗎?」看見竆恩半妖化的外形,奎薩爾立刻知曉竆恩真實種族,「應該讓墨里斯對付的。」
     「區區一個棄民,也想打敗本皇嗎?」竆恩哼哧著。
     「為了對付六個來自棄民的妖魔,還要與十二個幽國聯盟來對付的,不正是你們嗎?」奎薩爾覺得可笑的說。
     就在要與竆恩決一死戰之刻,奎薩爾腦裡突然出現一個畫面,是一群猛獸從地下室的鐵牢裡不斷衝了出來,無厘頭的在皇宮裡四處亂鑽和到處破壞。
     「來了嗎?」奎薩爾轉頭看著自己領軍前來的走廊,感覺到地面傳來陣陣的震動從身後的走廊傳來,知曉那群猛獸正前來這裡。
     奎薩爾與竆恩拉開距離,然後操控影子把自己和自己的軍屬給籠罩起來,融入影子內消失在地上。
     「你想逃嗎?羽翼蛇!」見到奎薩爾和一群妖魔消失了,竆恩叫囂喊道。
     「君主,好像有什麼東西朝著裡來了!」一名妖魔朝竆恩匯報。
     看著深處的走廊,卻看見有一群面目兇煞的猛獸兇猛的朝他們奔來,絲毫沒有想要停下的打算。
     「是蠻獸!還有一群妖獸!」
     「迴避!快迴避!」㓇鄞立刻下達命令,讓妖魔們避開妖獸的攻擊。
     妖獸群見到妖魔全都立刻飛撲過去啃咬撕裂,不分敵我的胡亂咬殺妖魔。
☆*☆*☆*☆*☆*☆*☆*☆*☆*☆*☆*☆*☆*☆*☆*☆*☆*☆*☆*☆*☆*☆*☆*☆
     櫻花樹的大花園裡,已經聚集了許多妖魔在,之中包括冬犽他們五個以及雪勘。
     看著外頭胡亂衝的妖獸群,希茉早已用戰戟設下音之結界在櫻花樹四周,讓那群妖獸無法靠近。
     接著,一道黑影從地面隆起,影子退下後,一群妖魔從影子裡出現。
     「奎薩爾。」一看見奎薩爾,雪勘立刻問道,「怎麼樣?」
     「遇到㓇鄞君主和竆恩君主。」奎薩爾立刻匯報,「但也成功牽制他們了。」
     「沒想到瀾瀾居然會幫了我們,要不是瀾瀾用精神力通知我們有埋伏還是偷襲,我們的戰力絕對會削弱許多,死傷也很大。」想到封平瀾的暗中協助,冬犽非常感激封平瀾,「瀾瀾真了不起!」
     「好在瀾瀾通知了我們墨里斯和璁瓏把妖獸放了出來的時機,我們才不會手忙腳亂的迴避。」雪勘慶幸著,聽著皇宮四處不斷響起的慘叫聲,「希望可以盡量削少他們的戰力。」
     「君主。」奎薩爾輕聲呼喚雪勘,「我遇到之前抓走瀾的那群傢伙的妖魔君主。」
     聽到奎薩爾的話,冬犽他們立刻利起了眼,身體不自覺的釋放出一絲殺氣,「誰?」
     「㓇鄞君主。」
     「是他啊。」雪勘了解的點點頭,「如果他還能來到這裡,瀾瀾的仇本皇絕對要雙倍的奉還給他。」
     百嘹很反常的保持安靜,金色眼眸看著某個方向,像是思考著什麼。
     「你怎麼變得那麼安靜了?百嘹。」發覺百嘹的個性反常,璁瓏奇怪的問。
     「喂,奎薩爾。」百嘹頭也沒回的叫奎薩爾。
     「怎麼?」
     「平瀾這麼一直使用精神力,他沒問題嗎?」百嘹終於回頭看著奎薩爾,但是卻皺起眉頭的問,「雖然知道平瀾可以把感視和視域分享一同聯合使用,但是聽你們全都說在戰鬥中收到平瀾的精神通知……這麼一直使用精神力,真的沒問題嗎?」
     「……」對於百嘹的話,與封平瀾感情非常親密的妖魔們同時噤了聲,這時才驚覺想起這件事。
☆*☆*☆*☆*☆*☆*☆*☆*☆*☆*☆*☆*☆*☆*☆*☆*☆*☆*☆*☆*☆*☆*☆*☆
     躲在衣櫥裡的封平瀾,因為持續使用能力而導致疲累,現在已經昏迷不醒的靠著衣櫥昏厥了。
     「∑\(°口°๑\)❢❢」見到封平瀾暈了過去,小影人驚慌的爬到封平瀾的臉龐邊,輕輕地拍打封平瀾的臉,努力喚醒封平瀾的意識。
     但是封平瀾始終還是沒醒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訪客
  • 頭香~~刷著刷著就給我等到了,作者大大加油!!愛你喲(•ө•)♡((變態
  • 恭喜头香~~~=w=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2 回覆

  • Zoe
  • 第2


  • 可惜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2 回覆

  • 訪客
  • 呀呵~來了!
  • 下一篇也要来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3 回覆

  • 訪客
  • 等好久了!
  • 我觉得好快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3 回覆

  • 訪客
  • 不啊瀾瀾!qwq後續怎麼樣好期待/
  • 大家都好担心澜澜呢~=w=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4 回覆

  • 影櫻
  • 沒第一…唉~
    好看 加油
    要休息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4 回覆

  • Ng Yan Qi
  • (蹲在瀾瀾身邊拍拍他的頭)唉~奎薩爾也太大意了吧~(笑得極其燦爛)算了,反正無聊,守著他好了
  • 瀾:zzz~=。=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4 回覆

  • Ng Yan Qi
  • 歐對了,巧克力沒毒。在文章完結前,我不會動任何殺戒,放心好了。
  • 也就是說,完結了就可以直接【咔嚓】(斷頭)掉我了?=A=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5 回覆

  • 訪客
  • 這時候就需要王子(奎薩爾)的吻來喚醒公主(平瀾)啦!哈哈~~
    好期待下集呀~~~>///<~~~禮拜六趕快來
  • 星期六又到了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6 回覆

  • 647
  • 瀾瀾別死啊!快醒醒啊
  • 烏鴉嘴!(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6 回覆

  • 風翩翩
  • 瀾瀾:「我那麼努力在戰場上刷存在感,結果你們竟然把我忘了!!」躲角落
    XDDD
  • X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6 回覆

  • Ng Yan Qi
  • 樓上,瀾瀾死了就成悲文了。紅夜才不會讓這件事發生呢~對吧?(手持菜刀,臉上說著「你敢寫悲文就準備收到『大禮』」)
  • ……=A=|||||(汗如雨下)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7 回覆

  • 玥玥
  • 希望瀾瀾沒事
  • 沒事沒事~~~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8 回覆

  • 雷格
  • 瀾瀾快醒醒阿~
    應該不會突然變悲文吧...
    大大加油~
  • 不會悲劇的啦~=w=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8 回覆

  • 訪客
  • 澜澜啊啊啊!!😭😭😭
  • (路過~)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8 回覆

  • 小喵
  • 瀾瀾加油,力量不夠我幫你補充( ^ω^)
  • 這件事該讓奎薩爾來~~~=ω=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9 回覆

  • 貓咪
  • 這次是HE~
    大大打地鼠呢?
    其他妖魔君主呢?
  • 敬請期待~~~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9 回覆

  • Ng Yan Qi
  • 其他妖魔君主就喀嚓掉好了⋯⋯
    反正傷瀾瀾者⋯⋯(手指在脖間畫過)諸如此案
  • ………………= =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09 回覆

  • Ng Yan Qi
  • 其他妖魔君主就喀嚓掉好了⋯⋯
    反正傷瀾瀾者⋯⋯(手指在脖間畫過)諸如此案
  • 愛玉
  • 天啊!
    等好久喔.....
    一個禮拜怎麼像是過了一年啊!
    瀾瀾別死啊~
    大大快出篇啊~
    愛你喔~(喂!來亂的喔)
  • 對我來說,一個星期就像過了1天……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0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來晚了阿~~瀾瀾撐住啊!
    ....................................
    坐等下禮拜
  • 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0 回覆

  • 訪客
  • 澜澜!Σ (゚Д゚;)
    啊啊啊紧张死了期待下个星期六!
    啊啊啊澜澜啊撑住!
  • X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0 回覆

  • Pudding Hsu
  • 大大我來了,希望瀾瀾沒事
  • 歡迎大大來~~~~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0 回覆

  • Jia YU
  • 怎麼了 怎麼了 瀾瀾怎麼了
    戰況越來越激烈啦
    辛苦了 大大 加油喔~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1 回覆

  • 娜娜
  • 終於又等到更新,原本不好的心情,看完就好多了\(^O^)/ 瀾瀾最棒了!瀾瀾沒事吧!想看瀾瀾大顯神威ヽ(•̀ω•́ )ゝ
  • 還久呢~~~=ω=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1 回覆

  • 無靈
  • 瀾瀾醒醒,大大更文
  • 虐人啊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1 回覆

  • 昑虔
  • 難道瀾瀾會!!唉 作者大大別帶走瀾瀾QAQ
  • 奎薩爾會殺了我=A=||||||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2 回覆

  • 貓咪
  • 哈瞜~
    大大在家嗎?!
  • 在~
    忙ing~

    yongrainbow 於 2017/09/09 12: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