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平瀾的能力被知曉後,十二個妖魔君主像是狗急跳墻般全力的攻擊奎薩爾,雪勘死死纏住魊歌和㓇鄞,不讓他們把目標轉移到奎薩爾身上。
     百嘹和冬犽努力想要牽制面前的四個妖魔君主,但卻被一個給閃過糾纏,和奎薩爾對上。
     墨里斯倒是死硬的把兩個擅長肉搏戰的妖魔君主給纏住,可璁瓏和希茉卻只能拖住自己對付的妖魔君主之中一個,另外兩個已和奎薩爾纏上。
     包括一開始奎薩爾對付的兩個妖魔君主,奎薩爾手持雙劍奮力抵達全力攻擊他的五個妖魔君主。
     奎薩爾心裡有股非常不好的預感,那感覺讓他感到很驚慌又恐懼,是一種非常似曾相識的恐懼感,但他因為忙於應付眼前的敵人一時想不起是哪時的恐懼感。
     眼前的五個妖魔君主完全不給奎薩爾有多餘的休息時間,死命的不斷連擊攻勢,轉眼間讓奎薩爾身上出現許多傷痕。
     突然間,從戰場的某處射來一團大火球,擊中在守護著櫻花樹的結界上,火球撞上結界一刻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打斷了所有妖魔的戰鬥。
     就在所有妖魔們停下戰鬥後盯著櫻花樹,在停下戰鬥的一刻,有個妖魔忽然拍起了掌聲,吸引了全部妖魔的注意力,「各位,暫停一下。」
     聽見聲音,妖魔們朝聲音來源看去,就看見有個一身毫發無傷,臉上有道血痕的妖魔站在屋頂上。
     「墨楽?」魊歌認出出聲的是他的契妖。
     「君主,屬下想對您說,可以撤退了。」墨楽把手掌放在胸口,敬仰的對著魊歌微微鞠躬。
     「你說什麼?本皇的目的還沒達成……」
     「屬下已幫君主達成目的了。」墨楽打斷魊歌的話說道。
     「什麼!」聽見墨楽很肯定的語氣,魊歌吃驚一下。
     「從屬下一潛入這皇宮裡,就到處去尋找虛魔之子的下落,可是不管怎麼找就是找不到。直到虛魔之子使用了能力,屬下才知道虛魔之子被隱藏的所在。」墨楽盯著奎薩爾,對奎薩爾露出嘲諷的笑容,「戰鬼,你把虛魔之子藏在你的影子裡,是你犯下最愚蠢的錯誤。」
     聽見墨楽的話,奎薩爾的心臟頓時被凍結成冰,心裡的預感瞬間擴散他的全身上下,讓他臉色倏地變得非常死白無色。
     「奎薩爾!」同樣聽見墨楽的話的雪勘臉色也變得死白,大聲呼喊奎薩爾,「瀾瀾怎麼樣了!?」
     被雪勘這麼一喊,奎薩爾馬上回神,扔下手上的雙劍潛入影子裡尋找封平瀾。
     奎薩爾一潛入影子就過了五分鐘,直到奎薩爾從影子現身時,手掌上躺著已經失去意識又傷痕累累的小影人和一條黑曜石墜鏈,就是沒見到封平瀾的身影。
     「奎薩爾,瀾瀾呢?!」沒見到熟悉的孩子身影,冬犽著急的問。
     奎薩爾呼吸有些凌亂,沒有回答冬犽的問話,冰冷的紫色蛇瞳閃著紅光瞪著墨楽,壓抑著心中幾乎快暴走的情感,「瀾,在哪?」
     墨楽笑了一下,接著彎下身子把手伸入腳邊浮現出來的影子內,從影子裡抓起一個身上披在大披風的小孩出來,像是拎小貓般的拎著小孩的後背上的披風當場示眾,「你說的瀾,是指這可愛到天真無邪的虛魔之子嗎?」
     見到最熟悉的孩子身影,眾妖魔們的心臟頓時停了幾秒跳動時間,愣神的看著墨楽手上拎著的孩子,正是封平瀾。
     封平瀾的頭是下垂的,因為墨楽站在屋頂上的關係,下面的妖魔們都看見封平瀾的異色瞳處於半關閉的狀態,還沒完全關閉的異色瞳毫無光澤,顯得十分暗沉死寂。
     向來常常愛笑又愛鼓著臉鬧脾氣的臉頰都被淚水沾濕了,同時淚水也沾到嘴角流出的血關係弄髒了整張調皮可愛又精靈古怪的臉蛋,顯得很狼狽。
     但是眾妖魔的視線直直注視著封平瀾的胸口,封平瀾那原本身穿純白色的羽絨服已染上血色紅花的胸口,以及封平瀾那隻還在滴血的手腕。
     封平瀾像個人偶般垂著頭沒有任何反應,一直被墨楽拎著。
     「唉~真可惜了這麼一個可愛的孩子。如果他不是虛魔之子的話,將來必定會成為一個比戰鬼還要更加強大的妖魔呢。」墨楽晃了晃手上的封平瀾,封平瀾仍是沒有任何反應,身子隨著墨楽晃動的手臂輕輕晃動著,「但他是虛魔之子,所以必須死呢。話說,他的血真的很香呢~感覺很好吃……!」墨楽的話還沒說完,猛地感覺到一股戰慄的惡寒襲上心頭讓他打住想說的話。
     「唰啪!」
     一聲破空聲撕裂了空間的空氣,非常響亮的響起。
     墨楽腳邊的影子迅速隆起形成影壁擋下從下方襲來的帶刺鞭子,但卻被鞭子給貫穿突破影壁,墨楽趕緊偏頭閃躲,可還是被鞭子上的刺給劃傷了臉,與之前被封平瀾給傷到的臉頰所留下的血痕與現在被鞭子上的刺給劃傷的血痕交合十字,形成一個十字架的血痕。
     墨楽瞪大墨藍色的眼瞳,愕然的看著下方揮出鞭子的百嘹。
     如今的百嘹臉上已經沒有所謂的玩世不恭或是輕浮的笑容,僅有冷漠又憤怒的神情很罕見出現在百嘹臉上。
     百嘹在沒把鞭子收回來的狀態下用力甩下手臂,鞭子隨著百嘹的操控像蛇般的往墨楽頭上落下。
     墨楽馬上跳開,鞭子與墨楽擦身而過落下,把墨楽站著的所在從屋頂上毀壞致地面,結果墻壁從低到屋頂都顯出一條大裂縫出來。
     「那鞭子是鐵做的嗎?!」墨楽驚愕地看著被百嘹的鞭子毀壞的墻壁。
     突然間,無數的影子頭端化成尖銳的觸手,迅速又兇狠的朝墨楽襲去。
     墨楽來不及操控影子來防禦,只好把手上的封平瀾當做擋箭牌的擋在前頭,想讓影子刺穿封平瀾。
     就在影子快貫穿封平瀾的身體的瞬間,影子猛地轉了彎道,繞過封平瀾直直貫穿墨楽的身體。
     「噗咳!」沒想到影子會在一瞬間全繞過封平瀾往他身上刺來,墨楽馬上咳出大量的血液,瞬間負受重傷。
     一部分沒刺穿墨楽的影子纏住封平瀾的身體,把封平瀾從墨楽的手上奪了過來,將封平瀾交到奎薩爾的手上。
     「瀾…瀾!醒醒!瀾!」奎薩爾抱著封平瀾單膝跪地,讓封平瀾坐在大腿上倚靠著胸前,雙手不斷顫抖的深怕會弄疼封平瀾似的輕輕抱著封平瀾的身體,聲音顫抖的呼喚著封平瀾,「瀾…是我……看著我……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瀾!」
     奎薩爾輕輕拍打封平瀾死白又冰冷的臉頰,可封平瀾的頭像是沒了線操縱的傀儡一樣垂在奎薩爾的手臂外,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瀾瀾!」
     雪勘和冬犽他們都來到奎薩爾身邊,非常擔心又驚慌的看著封平瀾,不斷呼喚封平瀾,可不管他們怎麼呼喚,封平瀾仍是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冬犽伸手檢查封平瀾脖子上的脈搏,可不管他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封平瀾那跳動的脈搏,冬犽不死心的撕開封平瀾的衣服,把耳朵靠在封平瀾的心臟前俯身聽著,期望可以聽見封平瀾一絲心跳聲。
     「冬犽,瀾瀾怎麼樣了!?」希茉著急的抓著冬犽的手,眼眶溢出淚珠的追問著。
     冬犽甩開希茉的手,一手抓起封平瀾還在流血的手腕,一手放在封平瀾的胸口前,使用能力治愈封平瀾的傷。
     奎薩爾一手攬抱著封平瀾的身體,舉起手另一隻手伸到嘴前,露出尖銳的獠牙在自己手腕上用力咬了一下,吸著自己的血。
     奎薩爾把自己的血含在嘴裡,然後把封平瀾的下巴抬起,接著用人工呼吸救治的方式直接親上封平瀾的嘴,把嘴裡的血灌入封平瀾的喉管裡讓他喝下。
     「奎薩爾……」
     雪勘訝異奎薩爾的作為,看著封平瀾的嘴角流出過多的血,非常希望這麼做的話能讓封平瀾清醒。
     奎薩爾接二連三用嘴把自己的血強硬灌入封平瀾的喉管裡,冬犽也全力的治療封平瀾身上的傷,但是封平瀾始終都沒有一點反應。
     見到封平瀾一直沒反應,冬犽的眼淚已經潰涕滿淚了,但還是死死咬牙不斷使用能力治愈封平瀾。
     奎薩爾仍然不斷把血餵給封平瀾喝,有種不把封平瀾給嗆醒決不罷休的氣勢,但他的手腕已經被咬出很多血洞,不停的失血着。
     隨著時間流逝,百嘹、希茉、璁瓏和墨里斯都不自覺流出眼淚,看著毫無反應的封平瀾,讓他們不禁想起一百年前最後一次見到封平瀾的時候,封平瀾中了劇毒躺在地上看著他們帶著雪勘離開他的時候,再次重逢卻看見封平瀾已化成骨灰的時候。
     「夠了!奎薩爾!夠了!不要再咬了!」見到奎薩爾的手腕已經有無數的血洞,雪勘馬上扔下手上的長劍從奎薩爾身後飛撲過去,一手抓著奎薩爾的已經失血過多的手臂,一手捂著奎薩爾的嘴巴阻止他的繼續動作,顫抖著聲對奎薩爾說,「夠了……夠了奎薩爾,瀾瀾已經……」
     百嘹從冬犽的身後抱住冬犽,但他沒阻止冬犽繼續治療,就一直把臉埋在冬犽的脖子間,顫抖著身體緊緊抱著冬犽。
     奎薩爾呆滯的看著封平瀾,身體感覺到封平瀾早已冰冷的體溫,看著封平瀾還沒完全閉上的異色瞳。
     看見沒有熟悉的靈活又精明的眼神,就只看見彷彿絕望般死寂的眼神,又看了看封平瀾胸前的傷勢,熟悉的景色再次在奎薩爾眼前重演一次。
     奎薩爾完全聽不見其他的聲音,他覺得自己現在所見到的景色完全沒有一點色彩,反而全都是一片黑灰白色。
     看著躺在自己懷中的封平瀾,讓他不禁想起人類的封平瀾死前,同樣都是被利器給貫穿胸口,不想回憶也不想遺忘的噩夢,再次重新上演了。
     明明發誓過……這一次要好好守護他的……
     不管他是不是虛魔之子……明明說好要守護他的……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還是失去他了……
     曾經承受過名為失去的恐懼不斷襲上奎薩爾他們的身心,同時過往悔恨的情感隨著失去的恐懼不斷溢出擴散在他們全身的神經線上,曾經的崩潰再次降臨在他們身上。
     「痛痛痛……嘶!痛死了!」墨楽撐起被刺穿許多洞口的身體,踉蹌的站了起來,「那羽翼蛇的反應還真快,居然一瞬間躲開虛魔之子只對准我,好在及時避開致命傷。痛死了……」
     確定封平瀾沒了氣息,魊歌便收起了武器,轉身對著其他的妖魔君主說道,「虛魔之子已死了。吾等也沒有繼續在戰鬥的必要,撤退吧。」
     就在奎薩爾因為心靈受創而聽不見任何聲音時,當魊歌說了一句話彷彿千里傳音般的傳入奎薩爾的耳裡,不斷在奎薩爾的腦裡迴響著。
     虛魔之子已死了……沒有繼續在戰鬥的必要……
     虛魔之子已死了……
     已死了……
     死了……
     被悲傷給籠罩的紫眸看著懷中被血給污染的純白色孩子,死亡的禁語不斷在奎薩爾腦裡迴響,接著失魂的紫眸像是被懷中的孩子身上的血給污染般的瞬間被染上血色,層層純黑的菱形蛇鱗從奎薩爾的脖子漫延到臉頰一半,把奎薩爾一半的臉頰給化成蛇鱗模樣。
     奎薩爾緩緩抽出被雪勘抓住的手臂,輕輕地把封平瀾塞進冬犽的懷裡,接著拉下捂著他嘴巴的雪勘的手,腳步踉蹌的站了起來。
     「本皇還沒有要離開的打算!」㓇鄞憤怒大喊,「戰鬼殺了本皇的十三個契妖,本皇要斬下戰鬼的首級,然後要雪勘君主給我一個交代才肯罷休!」
     「㓇鄞君主,你……!」魊歌想要回話時,才一轉身,猛地感到一陣恐懼的顫慄馬上打住想說的話,雙眼露出很明顯恐懼的眼神。
     㓇鄞看見不管是其他妖魔君主還是妖魔們,全都一臉恐懼又見鬼般的模樣瞪著他,讓他完全不知怎麼一回事,「喂,你們怎麼……咕呃!」話還沒說完,㓇鄞猛地吃痛一聲,臉上露出十分痛苦不堪的神情。
     㓇鄞覺得自己的後腦被誰給狠狠掐著,接著感覺到雙腳逐漸遠離地面,雙腳騰空的痛苦掙扎著。
     「呃啊!放手!誰!是誰那麼放肆!?」㓇鄞覺得頭快被捏爆了雙手便往後抓去,卻抓到一隻手,他便知道現在抓他後腦又把他身體提起騰空的是一隻手,當手指摸到那隻手腕上有陣粘稠而潮濕的黏物,便知曉是誰了,「戰鬼!給本皇放手!你這個放肆無禮的棄民!」
     奎薩爾用著受傷的手一把抓住㓇鄞的腦袋,然後提起讓他身體騰空,緩緩的收緊手指力道,有著想要把㓇鄞的腦袋捏爆的氣勢。
     奎薩爾什麼話都沒說,就這麼抓著㓇鄞的頭猛地往地上狠狠砸下去,地面「碰」的一聲巨響掀起土的塵煙,塵煙消去之後就看見㓇鄞的腦袋被埋在土裡,一動也不動的倒在地上。
     眼睜睜看著奎薩爾用蠻力把一名妖魔君主的腦袋給種入土裡,在場不管是敵人還是自己人的妖魔全都瞪大眼睛錯愕的看著奎薩爾,對於奎薩爾的舉動感到驚愕。
     「百嘹,我們到櫻花樹那裡的結界裡去,把冬犽扶過去。璁瓏你們也進到結界裡,奎薩爾差不多快……」雪勘扶起一直抱著封平瀾哭泣的冬犽,對百嘹他們說道,但是卻看見璁瓏他們走向奎薩爾,「等……璁瓏!希茉!墨里斯!」
     無視雪勘的呼喊,璁瓏他們三個都來到奎薩爾身邊站著,雙眼被瀏海遮蔽,完全看不見他們的神情。
     百嘹把冬犽扶進櫻花樹下的結界裡,接著也走到奎薩爾身邊站著,冬犽淚流滿面的一直抱著封平瀾,緊抱著的雙手仍是發著光芒治愈著封平瀾的傷口,就是不肯停下治療的時間。
     看著眼前以奎薩爾站在中間而排成一字的他們,所有妖魔們都不敢靠近他們,甚至還退後想要遠離他們。
     雪勘雖然很想為封平瀾報仇,但是奎薩爾他們已經失去理性很難阻止他們,只好待在結界裡陪伴冬犽,朝外頭自己一方的妖魔軍喊道,「全員聽令!都進來結界裡!快點!」
     看見自家的軍團長暴怒的狀態而愣怔的妖魔們在雪勘的催促下馬上回神,接著朝櫻花樹下奔去進入結界內,結界只對於自己一方的妖魔進入,會阻擋敵方妖魔的侵入,所以不怕敵方妖魔進來。
     「㓇鄞君主……」看著頭被埋入土裡失去意識的妖魔君主,其他妖魔君主看得愣住了。
     就在一瞬間,水流所壓縮的水炮和火焰壓縮的火柱以及肉眼看不見的音爆猛地洶湧朝之中六個妖魔君主襲去,把他們轟飛出去撞墻。
     被擊中的六個妖魔君主沒能反應過來就被轟飛到撞墻,力道大得他們不但吐了血,墻壁還經不過撞擊而倒塌了,把六個妖魔君主給埋在礫石裡。
     緊接著,一條帶刺的長鞭猛地朝另一個站在附近的妖魔君主襲去,直直貫穿那個妖魔君主的胸口,在其他妖魔還沒反應過來時把鞭子抽出,再朝另一個妖魔君主的胸口刺去,瞬間解決了兩個妖魔君主。
     「君主!」墨楽不顧身上的傷,閃身來到魊歌面前,拿出彎刀擋下攻擊。
     魊歌因為看見六個妖魔君主被打飛撞墻和兩個妖魔君主被鞭子貫穿胸口時就愣住了,聽到墨楽的呼喚聲時反射性轉頭一看,卻看見墨楽已經擋在自己身前,手上握著彎刀替他擋下劈過來長劍。
     奎薩爾原本紫色的蛇瞳已徹底染紅了,臉頰的一半浮現出純黑色的蛇鱗,蛇的獠牙也隨之露出嘴唇外,手上劈過來的長劍用很恐怖的力量不斷壓過來,有股想要把墨楽和魊歌給一起劈開兩半。
     看見奎薩爾已經暴怒的模樣,墨楽直冒冷汗的吃力撐住不斷壓過來的幾乎快壓垮他的力道,加上他的傷口還不斷失血以及奎薩爾的力氣不斷增強,讓他有些吃不消。
     「一個都別想逃。」奎薩爾發出宛如來自地獄的鬼般的低沉沙啞聲,充滿殺意的赤紅眼瞳銳利的瞪著墨楽,「我要你們全都死在這。」
     被奎薩爾充滿殺意的氣息給震撼到,墨楽不禁刷白了臉,似乎對於自己這麼魯莽殺了封平瀾感到後悔。
     冬犽沒加入戰鬥裡,只是一直維持治療封平瀾,似乎還沒接受封平瀾沒了氣息的事。
     「瀾瀾……」冬犽抱緊封平瀾的身體,眼淚不受控制的不斷溢出眼眶滴落在封平瀾的臉上。
     突然間……
     「犽犽……」一聲稚嫩又奄奄一息的聲,輕到不能在輕的細小聲音從冬犽懷裡傳出。
     聽見熟悉的稱呼,冬犽猛地打住哭泣,愣怔的看著懷中孩子死白的臉,結果看見原本毫無光澤的異色瞳,此刻微微閃著一絲微弱的生氣彩光,非常緩慢的眨著眼,總覺得隨時快昏睡過去似的。
     「瀾…瀾……」
     冬犽頓時發現,封平瀾鎖骨上被羽蛇神烙下的紋印正發著暗沉的紅光,還能感覺到那紋印發出一股奎薩爾的妖力波動。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人氣()


留言列表 (40)

發表留言
  • Ng Yan Qi
  • 哎呀~恭喜啦~呵呵呵~
    不說這個了,瀾瀾快點好起來喔~
  • 嘟~~~=3=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11 回覆

  • 舞影幻
  • Ya~第一
  • 可惜大大是第二~~~~~~~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11 回覆

  • 訪客
  • 嗚嗚太好了瀾瀾沒死qwq彩虹大大我愛你orz
  • 怎么大大们都觉得我一定会让澜澜死的=A=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12 回覆

  • 訪客
  • 沙發啊啊啊!!!
  • 你坐地上吧~
    沙发满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12 回覆

  • Ng Yan Qi
  • 發了個閃光圖,有興趣者自己去看,fb名和頭像一樣沒變,不過請先看好我寫了什麼。
  • 眼镜破碎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0 回覆

  • 647
  • 再一篇再一篇啦~(趟在地上耍賴😢😢😢
  • 我要停更!停更停更停更!!!
    (躺在地上翻滚QAQ)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0 回覆

  • Ng Yan Qi
  • 好了公眾可以看了,不要炸我!
  • Ng Yan Qi
  • 留著炸藥去炸其他人!不要炸我跟紅夜!(沒良心!)
  • 恳求也把我炸了吧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1 回覆

  • 陳霨方
  • wwwww
  • ~~~~~=v=~~~~~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2 回覆

  • 風翩翩
  • 嚇....嚇死寶寶了QQ還以為瀾瀾就這麼掛掉了QQ
    羽蛇神做得好(抱),愛死你的紋印了
  • 澜澜是主角~没那么简单死的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2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wwwwwwwww
  •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ww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3 回覆

  • 柔修
  • 嚇死了,還好瀾瀾沒死
  • 当然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4 回覆

  • Zoe
  • 阿晚了
  • 可惜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6 回覆

  • 小喵
  • 我要把他們碎屍萬段(黑化模式)
  • 交给奎萨尔他们吧~
    你参入的话会被一起干掉的~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7 回覆

  • Ng Yan Qi
  • 紅夜看完『糧食』後眼睛出血了!
  • 血泪直流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8 回覆

  • 玥玥
  • 剛看開頭時心都快碎了,還好在最後瀾瀾有醒過來>.<
  • 澜澜是主角~
    被某蛇神冠上光环的主角~~~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9 回覆

  • 訪客
  • 好緊張喔!剛開始我真的有點難過,到最後好加在,加油~瀾
  • 还要不要再虐一下大大们……
    (没休息又不能停更的哀怨~)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0 回覆

  • 影櫻
  • 看到前面好難過,還好瀾瀾醒了
    奎薩爾 希茉 百嘹 璁瓏 墨里斯 把他們往死裡打,我支持,大家也絕對會支持的,加油
    大大加油
  • 埋了他们吧(拿铲挖土)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1 回覆

  • 愛玉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來了!!!🎆🎆
    好看啊💟!大大我愛你💋💋(被踢 Σ(☉A⊙l|l)
    我還想繼續看餒🙏🙏
    下下禮拜要段考📝,想多看一點的.......😥😥😥

    加油大大!我一定會支持你的!👍
    託大大的福,我每天都期待這明天💑,一週有過了呢
    下一週又是什麼時候來呢?😊😊😊
    好期待😆😆😆😄😄😄
  • 意思说,我又不能停更了……
    连续整整九个月(快十月了)一直没停更过,大大们却一直虐待小小小小无名的小作者我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3 回覆

  • 星夜
  • 還好,瀾瀾沒事。嚇死我了!(;_;
    (下一秒,敢傷害瀾瀾,把你們碎屍萬段啊啊啊啊!!!)
  • 奎萨尔!拜托你打他们啦!!!(抱着奎萨尔大腿,指着催文的大大们)
    他们一直逼我赶文不给我休息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4 回覆

  • 舞影幻
  • 你好,ng yan qi我的本名叫謝馥亘我也是妖怪公館的超級粉絲,我在fb有發送邀請給你,希望你可以加我為朋友(^ω^)
  • 天雪
  • 下一級哪時候出,把那些想殺瀾瀾的人給殺爆
  • 一样不变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5 回覆

  • 貓咪
  • 咦咦咦咦咦!!!!!!!!
    奎薩爾的妖力傳到瀾瀾的體內了。×。
  • 大大真相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5 回覆

  • 墨夏瑜_昑虔
  • 難道難道wwww要恢復記憶了嗎wwwwwww((腦洞大開XX
  • 还没呢~=w=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5 回覆

  • 不知名謝謝
  • 紅夜大大 可以加你FB好友嗎www
  • 可以呀~~~
    我的fb名叫【Yong Rainbow】,头像是一只啃着白色大麻薯的萌萌雷丘~~~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6 回覆

  • Rebecca  Yang
  • 嚇死了!我還以為瀾瀾真的死了…
  • 如果澜澜死了,就换我死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7 回覆

  • Pudding Hsu
  • 嚇到我了Σ(゚Д゚)
    大大幹嘛放洋蔥( ;∀;)
  • 报复你们大大不给我停更= =+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8 回覆

  • 無靈
  • 謝謝大大沒讓瀾瀾死(感動)
  • 不客气不客气~~~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39 回覆

  • 愛玉
  • 被我發現大大正在回覆留言了~~
    我就是會因為發現一些小事而開心😅😅
    (燦笑
  • 愛玉
  • 被我發現大大正在回覆留言了~~
    我就是會因為發現一些小事而開心😅😅
    (燦笑
  • 什么开心的事呀~~~=w=

    yongrainbow 於 2017/09/24 17:28 回覆

  • 愛玉
  • 喔喔!!
    我也要加大大的fb!!
  • 好哦~~~
    fb名叫【Yong Rainbow】,头像是一只啃着白色大麻薯的萌萌雷丘~~~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17:13 回覆

  • Jia YU
  • 真的越寫越精彩 我都等不下去了
    大大 努力 堅持 拜託不要停更
    辛苦了 辛苦了 辛苦了 加油喔~
  • 真正的作家都沒我這小小無名的(偽)作家那麼辛苦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17:14 回覆

  • 天雪
  • 重點是哪時
  • 哪時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17:15 回覆

  • Ng Yan Qi
  • 下一張畫構想已經出來~會是某人的女裝圖~
  • 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17:15 回覆

  • 天雪
  • 我也想加
  • 加吧~~~~~
    fb名叫【Yong Rainbow】,头像是一只啃着白色大麻薯的萌萌雷丘~~~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17:15 回覆

  • 不知名謝謝
  • Ng Yan Qi 你畫的圖好閃www 我也想加你owo 可以嗎w
  • Ng Yan Qi
  • 樓上大大你誰?
  • Ng Yan Qi
  • 當然可以加我啊~可是不要跟我說聲不然我會嚇死,然後你們糧食就飄啊飄~不·見·了~
  • Ng Yan Qi
  • 麻煩請各位大大發了申請給我在這裡說一聲,不然我會當成按錯處理
  • 貓咪
  • 大大快出啊~~~~~~~~~~~
  • 你是第二個催我文的=w=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17: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