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瀾瀾!」
     看見封平瀾清醒過來,冬犽激動得喜極而泣,伸手摸了摸封平瀾的臉。
     「冬犽?」見到冬犽反應過大,雪勘疑惑的來到冬犽身邊,就看見封平瀾一臉虛弱的眨著眼盯著他看,「瀾瀾!」
     封平瀾想要出聲,但是嘴巴卻不斷打顫著,不知是害怕還是冷,就一直打顫著嘴唇沒說話連身體也微微顫抖著。
     「瀾瀾,沒事吧?有哪裡痛嗎?」雪勘蹲下身子,伸手檢查封平瀾的身體。
     聽了雪勘的話,封平瀾眼眶慢慢聚集了淚珠,但卻沒流出來,也沒說什麼話,接著把臉埋在冬犽的懷裡。
     「瀾瀾……」
     冬犽扯了扯封平瀾身上的披風,把封平瀾的身體包了起來,因為剛剛把封平瀾的羽絨服給撕裂了,所以只能用披風裹著,以免封平瀾著涼。
     封平瀾身上的傷已被冬犽全力的治療下治好了大半,但還是讓封平瀾覺得很痛,因為冬犽在戰鬥的時候已耗盡不少妖力,只能將封平瀾的傷口治好不再流血。
     感覺到胸口一陣痛的封平瀾不禁皺了眉頭,忽然嘗到嘴裡的整個口腔和喉嚨有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也感覺到腹部裡有一股溫熱感,能知曉嘴裡的血是誰的。
     「薩…薩……」封平瀾抓著冬犽的戰服,東張西望尋找奎薩爾,找不到奎薩爾就抬頭盯著冬犽,「薩呢?為什麼瀾瀾的嘴裡有薩的血味?」
     「奎薩爾和百嘹他們都在幫瀾瀾教訓欺負你的壞人。」雪勘摸了摸封平瀾的頭,安撫他,「剛剛奎薩爾給你喝血了,所以你嘴裡才會有奎薩爾的血。」
     雪勘的話才剛說完,接著結界外頭響起一聲「轟啪」的巨響,封平瀾受到驚嚇的震了一下身體,轉頭想要看看發生什麼事了。
     冬犽小心的抱起封平瀾,轉過身讓封平瀾看清楚,結果發生了連他都意料之外的事。
     百嘹他們的雙眼都變成赤紅色,就連身體也半妖魔化了,百嘹身後長出了一對透明的昆蟲類的翅膀,璁瓏的頭上長出了龍角,希茉背後則長出了鳥翼,墨里斯臉上的輪廓都化出黑豹的皮毛。
     他們四個四處追著正在逃亡的妖魔們,一個也不放過的追殺著,冬犽抱著封平瀾才轉身一看,就看見許多妖魔都被百嘹他們四個打飛來打飛去的,不然就是被撞墻去或是被埋在土裡了。
     封平瀾東張西望尋找奎薩爾的身影,很快的就在角落找到奎薩爾,看見奎薩爾與之前傷了他的妖魔正在對戰著,封平瀾想要叫奎薩爾,但卻看見奎薩爾的一半臉頰浮現出純黑色的蛇鱗,蛇的獠牙也露出唇外,赤紅之瞳露出悲憤的神情正狂殺著眼前打算逃走的妖魔。
     「薩……」第一次看見奎薩爾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封平瀾愣住了,慌張的抓著冬犽問道,「犽犽犽犽!薩怎麼了?為什麼薩看起來很難過?」
     「瀾瀾,你知道奎薩爾現在對戰的妖魔是誰嗎?」冬犽反問封平瀾。
     封平瀾轉頭看著正在和奎薩爾對戰的妖魔,「知道,那個壞人弄疼了瀾瀾。還把黑黑給……」封平瀾摸了摸自己的受傷的胸口,想起小影人戰敗的時候,心裡非常難過眼淚也順勢流了出來。
     「那個壞人把受傷的瀾瀾帶到我們的眼前,奎薩爾看見瀾瀾受傷了感到非常傷心又難過,所以奎薩爾和百嘹、璁瓏、希茉和墨里斯一起幫瀾瀾教訓欺負你的壞人。」冬犽摸了摸封平瀾的頭,安撫著。
     「嗚……」封平瀾轉頭看著奎薩爾,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墨楽一邊保護魊歌,一邊施出火的能力和奎薩爾的雷能力來對著,不然就是和奎薩爾刀劍相並的廝殺,但是,現在的奎薩爾已處於暴怒狀態,不斷襲來的攻擊宛如風暴般的狂暴,讓墨楽只能單方面防禦著奎薩爾的攻擊。
     奎薩爾簡直是越戰越兇狠,揮出的劍次次宛如千斤重般的都很沉重,沒有手下留情的打算,反而有越來越狠的趨勢,就快撐不住的一刻,墨楽的雙腳融入了影子裡,還不忘抓著魊歌的手臂連他一起拉進影子內影遁逃跑,成功進入了影子裡後,墨楽馬上避開奎薩爾趕緊逃離這裡,不再與奎薩爾對戰。
     奎薩爾見到墨楽影遁企圖逃跑,自己也融入影子裡影遁追上去,不給墨楽有逃跑的機會。
     在結界裡的妖魔們看見兩道影子像是抓鬼般的一個逃一個追的,很快看見奎薩爾馬上追上了墨楽。
     接著,有隻手臂從影子裡伸了出來,那隻手的手腕上有種被獠牙啃咬多次的血洞傷痕,是奎薩爾的手臂。
     奎薩爾把手伸入隔壁還在逃跑的影子裡,手指一觸碰到物體後,便一把抓住然後拖出來。
     「什麼!?」後領被抓住,上身被迫拖出影子內的魊歌驚愕的看著奎薩爾把他拖出來,「墨楽!」
     聽見呼喚的墨楽也從影子裡露出上身,一手抓著魊歌以免被拖出影子,另一手燃起火焰的拳頭朝抓著魊歌後領的手揍去。
     就在一瞬間,一個閃著雷電的拳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影子猛衝出來,直直揍在墨楽有著十字架傷痕的臉頰上。
     墨楽在被揍的一刻才看見奎薩爾不知什麼時候從影子裡露出上身,一臉凶神惡煞的瞪著他。
     奎薩爾使出的拳頭非常的重,直接把墨楽外加墨楽手上一直抓著的魊歌,雙雙一起給打飛出影子外,墨楽和魊歌像是失速的流星般被打到撞墻了。
     「噗咳!」墨楽吐了一口血,踉蹌的站起身。
     奎薩爾見到墨楽再次站了起來立刻俯身衝去,從影子裡拿出剛剛為了追上影遁逃跑的墨楽而留在影子裡的長劍,打算把墨楽碎尸萬段。
     墨楽攙扶著還處於驚愕狀態還沒能回神的魊歌,努力的想要突破奎薩爾那恐怖的追擊逃離這個幽國,但是奎薩爾每一揮出長劍,附在劍上的妖力就會爆發出來,毀了奎薩爾揮出劍的所在方向,就連空氣也會被他附在劍上的妖力給劃開,讓他們逃得很狼狽。
     墨楽抓起魊歌,背後長出一對棕色的巨大羽翼,羽翼邊的羽毛是一排的白色,看起來是老鷹的翅膀,抓起了魊歌後,墨楽馬上拍翅飛起,打算帶著魊歌從空中逃跑。
     奎薩爾赤瞳瞪著逃空路的兩個妖魔,背後瞬間長出炫色龐大的羽翼,羽翼輕輕拍動一下,原本在地上的奎薩爾瞬間出現在空中逃亡的墨楽身旁,早已擺出要揮出劍的姿勢打算把墨楽打落。
     墨楽看見奎薩爾瞬間出現在自己身旁感到驚愕,見到奎薩爾已揮落長劍,墨楽來不及防禦的用身體擋下攻擊,用身體保護魊歌。
     「墨楽!」魊歌見到墨楽大噴血液,終於才從驚愕狀態中回神了。
     「君主…快逃!」
     墨楽抓起魊歌的衣領,在要從空中墜落時,用力把魊歌給扔出皇宮外頭已凍結成冰的大溝渠那裡,接著自己墜落回已經毀壞的花園地面上。
     「墨楽!」
     魊歌沒能抓住墨楽,就被墨楽給扔了出去,從空中跌落在皇宮四周圍墻外的石壁上,魊歌用手抓著圍墻的石壁來緩衝滑落的速度,直到降落在冰上,魊歌已無法回頭的趕緊在冰上逃走,離開幽國。
     奎薩爾看著下方被百嘹他們給追殺的妖魔們慌慌張張的也四處從屋頂上逃出皇宮,不然就是長出羽翼或是使用能力從空中逃走。
     「誰都別想逃。」
     奎薩爾的聲很低沉又平靜,宛如審判者般的發言確確實實的傳到正在逃亡的妖魔耳裡,讓那群妖魔覺得彷彿是千裡傳音的言語。
     突然間,奎薩爾的身體閃出一道電流,電流沿著奎薩爾的身體逐漸擴散出去,在空中閃出陣陣的電流的痕跡,很快的蔓延到整個城鎮裡。
     在冰上逃亡的魊歌看見自己四周閃著電流的痕跡,心中有股不好的預感便趕緊加快逃跑的速度,就在魊歌爬上大溝渠的岩壁上岸時,抬頭一看,眼前的景色讓他打斷了想逃亡的念頭,絕望的看著眼前不斷逼來的景色。
     城鎮外頭看是黑霧般的物體不斷聚集,彷彿黑色簾佈般的籠罩整個城鎮,不斷往空中延伸去把夜空上的月亮給遮蔽了。
     魊歌愕然的看著那些包圍城鎮不停逼近的不明黑霧,忽然間,黑霧猛地化成觸手般把魊歌給逮住抓起,然後直接把魊歌給扔回皇宮裡的花園。
     「咕呃!」被扔回花園裡的魊歌發出吃痛的聲,摔到在墨楽附近。
     不只是魊歌,就連其他已從皇宮裡逃出來的妖魔也都被化成觸手的黑霧給逮住後扔回花園裡,然後黑霧包圍著皇宮四周彷彿盯著獵物般輕輕搖晃著變化成觸手。
     「君主……」墨楽渾身是血的癱倒在地,看見魊歌被扔了回來,又看見包圍皇宮四周的不明黑霧,覺得已經到此為止了,「那不是影子吧……」
     「不知道……」魊歌已經失去逃亡的道路,認命的倒在地上不在起身,「但是觸感和沙子很相似,顏色卻是黑色的。」
     「……君主,我用影道讓您逃走……」
     墨楽的話還沒說完,包圍在皇宮四周的黑霧倏地朝墨楽襲去,直直貫穿了墨楽的腹部,讓墨楽再次吐出一口血,吃痛的發出悶哼聲,雙手緊抓著不明的黑霧的物體,想要把它拔出來。
     很明顯的感覺到殺氣,墨楽冒著冷汗的看著停立在空中的奎薩爾,卻看見奎薩爾正在瞪著他,似乎已經發現他的企圖。
     墨楽看著奎薩爾的赤瞳不禁感到戰慄,便馬上移開視線不再直視奎薩爾,手上的觸感讓他驚訝一下,「這是……鐵砂?」
     墨楽抬起手看了一下,看見手掌上都沾著黑色沙子,用拇指和食指摩擦感覺黑色沙子的觸感,轉頭看見皇宮四周的黑霧有部分所在像沙子般細粒粒的滑落,突然驚覺到奎薩爾的雷電能力的作用。
     他能用雷電能力來操控鐵砂?!
     奎薩爾從空中緩緩降落,右手握著長劍且沒收起那大到拖地的羽翼朝魊歌和墨楽走去,來到他們的身邊時,赤色眼瞳冰冷又憤怒以及悲傷的居高臨下瞪著他們,彷彿他們是千古罪人般的恨。
     奎薩爾舉起長劍,打算要直接了結他們的性命。
     魊歌和墨楽齊齊閉上眼睛,等待失敗的結局到來。
     見到他們閉上眼睛,奎薩爾也沒猶豫,直接揮落長劍。
     突然間……
     「薩!不要——————」一聲稚嫩的童音猛地大喊起來,打住了奎薩爾揮下劍的動作。
     一聽見非常熟悉的嗓音,奎薩爾僵住了揮下長劍動作,無意識的瞪大赤色眼瞳,全身僵住了。
     同樣聽見本該被自己親手殺死的孩子的聲音,墨楽訝異的睜開眼睛,結果看見長劍頂端的尖鋒停在自己眼瞳距離1㎝,差點被瞎了眼睛。
     魊歌也訝異的睜開眼睛看著聲音來源,卻看見封平瀾掙脫了冬犽的雙手跑出結界,朝奎薩爾奔來。
     「瀾瀾!不可以!」冬犽想抓回封平瀾,但卻被雪勘抓住阻止了,「冬犽,等等。」
     封平瀾跑到奎薩爾的身邊,一把抱住奎薩爾的大腿,哭著臉阻止奎薩爾,「薩!不要再打了!瀾瀾沒事了,所以薩不要再打!」
     「……瀾?」奎薩爾低頭看著緊抱自己大腿不放的孩子,因為剛剛被悲憤的情感給遮蔽了雙眼,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薩,不要再打了!瀾瀾沒事了!不要再打了!」封平瀾不停哭著重複同一句話,希望奎薩爾可以打消想殺人的念頭,「瀾瀾不想看見薩還有大家再受傷了!求求你薩!不要再打了!嗚嗚嗚……」
     奎薩爾愣神的盯著封平瀾,握著長劍的手無意識的從墨楽眼前移開,接著長劍從奎薩爾的手上落下,掉落在地上。
     同時,四周的鐵砂瞬間崩潰散落,彷彿變回普通的沙子般散成一堆細沙。
     被悲憤給染紅的赤瞳緩緩消退變回漂亮的紫色,純黑的菱形蛇鱗也逐漸消退,背後巨大的炫彩羽翼也收了起來,奎薩爾彎下腰伸出手把封平瀾從自己的大腿拉開,緩緩的蹲下身子跪在封平瀾面前,摸了摸封平瀾蒼白的臉頰,用大拇指擦掉封平瀾的眼淚。
     「薩,你的手冰冰的……」封平瀾用頭蹭了蹭那雙摸著他的臉的冰冷大手,感覺到那雙手非常冰冷。
     封平瀾伸手把奎薩爾的雙手從自己臉上抓了下來,小小的手掌把大他好幾倍的大手合在一起,封平瀾低頭朝那大手哈氣,小小的手掌在大手的手背上輕輕地上下摩擦,努力給奎薩爾的雙手取暖。
     「薩,等等哦!瀾瀾馬上給薩暖暖的!」封平瀾對奎薩爾露出燦爛的笑容,繼續努力對著大手哈氣給奎薩爾取暖。
     「呵……」見到封平瀾的動作,奎薩爾不禁輕輕笑了起來,把雙手從封平瀾的小手裡抽了出來。
     「薩?」看著奎薩爾把手抽出來,封平瀾疑惑了一下,接著自己被抱入一個懷抱裡,緊緊的被擁抱著。
     奎薩爾把封平瀾抱入懷裡,一隻手繞過封平瀾的雙膝後方,一把將封平瀾整個人抱入懷裡,把臉埋在封平瀾的脖子間,吸著封平瀾的氣息。
     封平瀾感覺到奎薩爾的身體正在顫抖,便伸出手抱住奎薩爾的頭,小小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奎薩爾的頭髮,安撫著,「不要難過了,薩。瀾瀾已經沒事了,不要難過。」
     「瀾,對不起。害你受傷了。」奎薩爾聲音哽咽的向封平瀾道歉,「很害怕吧?傷還痛嗎?」
     「犽犽幫瀾瀾治好了,所以瀾瀾不會痛痛了。」封平瀾用頭蹭了蹭奎薩爾的頭髮,向奎薩爾撒嬌著,「薩也要乖乖給犽犽治好傷哦!這樣痛痛才會飛掉。」
     「嗯。」奎薩爾抬起頭,伸手扯了扯封平瀾身上的披風把封平瀾全身包住,把封平瀾抱了起來,「全都聽你的。」
     「嘻嘻~」封平瀾開心的磨蹭著奎薩爾的脖子,不斷撒嬌著。
     「沒事了?」封平瀾感覺到後腦被人撫摸,封平瀾轉頭一看,就看見百嘹、璁瓏、希茉和墨里斯出現在自己身後,「百百、瓏瓏、茉茉、里里~」
     百嘹他們四個一聽見封平瀾的聲音時候,就停下繼續虐殺四周地方妖魔的動作,殺紅的雙眼也變回原本的顏色,身體也恢復人性模樣,一直在一旁看著封平瀾阻止奎薩爾殺人。
     「瀾瀾,沒事吧?傷口會不會痛?」希茉擔心的問,伸手掀開封平瀾身上的披風,看了看封平瀾胸口和手腕上的傷,卻看見傷口已結了黑痂。
     「瀾瀾不痛了!」封平瀾用力搖了搖頭。
     「別說謊。」奎薩爾低頭看著封平瀾,皺著眉說道。
     封平瀾抬起頭盯著奎薩爾,一臉無辜又賭氣的嘟著嘴,像是哀怨奎薩爾戳穿他的謊言,「一點點,但是真的沒痛痛到瀾瀾會哭!」
     奎薩爾他們沉默不語的看著封平瀾,想起墨楽從影子裡抓出封平瀾的時候,那時的封平瀾臉上滿是淚水,曉得封平瀾一定是哭過,可現在看著封平瀾露出蒼白又虛弱的燦爛笑容,不禁覺得很心疼。
     「那就到此為止了。」雪勘從結界裡走了出來,其他妖魔們都跟隨在雪勘身後,「瀾瀾已經沒事了,不要再讓瀾瀾看見那麼血腥的景象。」
     奎薩爾低頭看著懷中抱著的封平瀾,也就此打住繼續暴走的情緒,「是。」
     雪勘來到魊歌的身旁,低頭看著已經毫無戰意,又渾身是傷而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魊歌,「還想打嗎?」
     「……不了。」魊歌緩緩說道,「是我們輸了,敗得很徹底。」
     「這也是你們自己找來的,我們也只是自衛而戰。」雪勘淡淡的說,轉頭對著自己一方的妖魔軍,「把他們全都關進地牢去,然後給他們療傷。」
     「君主,他們整整有十幾萬個妖魔,地牢不夠關啊。」一名妖魔吶吶說道。
     「這裡有五個訓練場,那就分別把那些受重傷的妖魔都帶到訓練場去用結界關住他們,十二名妖魔君主一定要關在一間地牢裡。」雪勘旨意著。
     「是!」妖魔軍開始行動,把四周癱死一堆的妖魔們全都抬走。
     「外面被冰凍住的和被埋在土裡的妖魔還活著,他們幾乎沒受什麼傷,就把他們關進地牢裡吧。」雪勘指著外頭一開始被暗算的妖魔們,指示著一部分的妖魔去把外頭的妖魔關進地牢裡。
     「是!」
     妖魔們把被埋在礫石堆裡昏迷不醒的幾位妖魔君主給挖了出來,然後把其他被百嘹他們虐殺到昏迷不醒的妖魔君主也抬走,接著魊歌也被抬走了。
     「那孩子……」
     「什麼?」聽見魊歌的聲,雪勘疑惑的看著他,舉起手阻止兩個妖魔要抬走他的舉動。
     「為什麼……你們會那麼重視虛魔之子?」魊歌不明所以的問。
     雪勘走到魊歌身旁,淡淡地說,「那孩子,是在一百年前還是個人類時,曾經為了拯救被滅魔師陷害的我和我的六名契妖而死的大恩人。」
     「什……」魊歌驚愕的瞪大眼睛。
     「為了找到他,不惜與羽蛇神做交易,直到半年前才從滅魔師手中找到了他,並把他救了出來,一直到現在。」
     「……那㓇鄞君主的十三個契妖被殺究竟是……」
     「我不清楚那群傢伙是誰的手下,但是我清清楚楚的記得包括一名蝰蛇一族的禁忌種族在內總共有十四個妖魔直接闖入這裡狠狠地陰了我們一把,在我們眼前把那孩子抓走。」雪勘解釋道,「為了帶回那孩子,我們追到了離這不遠處的闇之森的森林裡,結果又被他們耍了一把。」
     「在他們耍著我們的時候,他們另一半的同伴似乎在啃食著那孩子的血肉,那孩子因為在被啃食血肉的劇痛和恐懼之下,無意間覺醒了虛魔之子的妖魔體質。」
     「為了保命而自我保護,才無意識的殺了他們。難道這點,那孩子做錯了?」
     「但是,就這麼隨意殺了㓇鄞君主的契妖,這已經……」
     「難道那孩子不反抗,就這麼被那群傢伙隨意啃食血肉到失血而死嗎?」雪勘憤怒的打斷魊歌的話,「㓇鄞君主的契妖可以隨意對我的契妖動手,這就是正確的?我的契妖為了保命而殺了他們,這就是錯誤的?」
     「在幽界裡本來就是一個肉弱強食的世界,強者為活,弱者為亡。這不就一直以來全幽界的妖魔都知曉的真理嗎?」
     「既然㓇鄞君主的契妖先找上門來動手,死了就來找我們算賬嗎?」
     「這個虛魔之子,是羽蛇神庫庫爾坎幫我們所尋獲的孩子,是我們一百年前的大恩人。」
     「我在這裡清清楚楚的告訴你們。」雪勘勃然大怒的吼道,「如果這孩子要是被你們殺死了,我們也要全幽界來陪葬!」
     聽見雪勘的話,不管是敵方還是自己一方的妖魔們全都愣住,一臉錯愕的盯著封平瀾。
     封平瀾不斷在奎薩爾懷裡掙扎,踢了踢雙腳想要從奎薩爾懷裡下來,見到封平瀾不斷掙扎著,奎薩爾便順了封平瀾的意把他放下,就看著封平瀾跑到雪勘腳邊,抓著雪勘的衣襬,抬頭盯著雪勘安撫他,「勘勘!不要生氣!不要生氣了!」
     雪勘低頭看著封平瀾,伸手揉了揉封平瀾的腦袋,壓下心中的憤怒,對封平瀾淡淡的微笑。
     「嘻嘻~」見到雪勘露出微笑,封平瀾開心的笑了起來。
     「把他們關進地牢裡。」雪勘對著抬起魊歌的兩個妖魔說道,然後牽著封平瀾的手,走到奎薩爾他們的身邊去。
     「虛魔之子是什麼種族?」魊歌再次問道。
     「……羽翼蛇。」
     聽見雪勘的回答,魊歌無言以對,只好任妖魔抬走他。
     「你們都沒事吧?」雪勘問了問奎薩爾他們。
     「是。」
     「薩~」封平瀾來到奎薩爾面前,撒嬌的向奎薩爾伸出雙手,「抱抱~」
     「好。」見到封平瀾的撒嬌,奎薩爾彎下腰抱起封平瀾。
     「嘻嘻~」封平瀾抱著奎薩爾的脖子,像隻貓的磨蹭著。
     「你們都去療傷吧。好好休息幾天,補充體力。」
     「是。」
     「話說,奎薩爾。」百嘹好奇的問奎薩爾,「你什麼時候會用雷電操控鐵砂的?」
     「就在找到瀾的之後。」奎薩爾淡然回答,「為了能保護好他,花時間學的。」
     「你不是一直都陪在他的身邊嗎?哪來的時間學啊?」璁瓏愕然的指著封平瀾。
     「最長時間練習在瀾被知曉身份後,給妖魔軍嚴厲訓練的那個時候。」
     「噢!難怪!」墨里斯猛地擊掌一下,突然領悟到一件事,「那時候看見你揮劍的時,我好像時不時看見你四周飄著黑霧,原來是鐵砂啊!」
     「嗯。」奎薩爾承認了點點頭,「那我先帶瀾……瀾?」奎薩爾猛地打住想說的話,偏頭看了看仍然抱著他脖子的封平瀾。
     原本蹭著奎薩爾脖子蹭得很歡的封平瀾不知什麼時候停下磨蹭的動作,一直趴在奎薩爾的肩膀上毫無反應。
     「怎麼了?」見到奎薩爾著急的模樣,冬犽他們也覺得不對勁。
     奎薩爾想要把封平瀾從自己的脖子上拉開,手才撫上封平瀾的後頸,卻發覺封平瀾的後頸一陣滾燙。
     一摸到滾燙的皮膚,奎薩爾愣了一下,趕緊把封平瀾拉開自己的脖子,結果就看見封平瀾臉色潮紅,還微微喘氣已經失去意識的癱倒在奎薩爾的手臂上。
     「瀾!」奎薩爾單手抱住封平瀾的身體,一手撫上封平瀾的額頭,臉色倏地變得很蒼白,「發燒了。」
     冬犽上前掀開封平瀾身上的披風,看了看封平瀾的傷口,臉色也變得很蒼白,「傷口細菌感染了。」
     「還愣怔什麼!快幫瀾瀾退燒啊!」雪勘著急的推著奎薩爾,要奎薩爾趕緊幫瀾瀾退燒。
     聽了雪勘的話,奎薩爾馬上抱著封平瀾回到自己房間,開始為封平瀾退燒。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留言列表 (39)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今天真寧靜呀~~~
    就只有兩個大大催我文~
    唉~如果每天這樣安寧更文不被催的話,那該多好呀~~~~~~~~╮(╯△╰)╭
  • 訪客
  • 太好看了,謝謝你!!(o^^o)
  • 不客氣~=w=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19 回覆

  • Ng Yan Qi
  • (半死不活的某人)
  • 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19 回覆

  • 雨罰
  • 哈哈哈哈,其實我都一直默默的等更文,上課滑著手機等著呢
  • 你們上課還能帶手機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0 回覆

  • 貓咪
  • 嗚嗚~
    沒搶到第一 =X=
  • 下次加油吧~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1 回覆

  • 訪客
  • 人家都只是在等更拉www
  • 而我卻忙著趕文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2 回覆

  • 舞影幻
  • 呵呵~(⌒∇⌒)那只是因為大家都要上班上課,沒辦法催大大更文而已( ̄▽ ̄)ノ
  • 原來如此~~~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2 回覆

  • 墨夏瑜_昑虔
  • 唔啊啊啊啊平瀾絕對要平平安安的哦wwww 作者大大別放太多洋蔥呀wwww
    相信下章會繼續甜下去~~
  • 除非劇情需要~=w=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3 回覆

  • 玥玥
  • 我今天下課也都一直期待著大大更文,看到瀾瀾沒事真開心,不過奎薩爾好猛呀!
  • 男神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8 回覆

  • 累言夜
  • 上班上課催不了((((
  • 原來如此~~~~~~w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8 回覆

  • Ng Yan Qi
  • 老大殺了我吧!!!!!我不活了!!累死了!!
  • 你能明白我的痛苦了吧!!!!!!!(抓著肩膀狂晃)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28 回覆

  • 累言夜
  • 樓上怎麼了∑(ι´Дン)ノ
  • 畫畫畫瘋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45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放學回家看到文表示開心~原本以為大大會晚更(笑)


    大大辛苦了哈~
  • 原本打算晚上更的,可突然臨時強迫要去參加某個婚禮,所以賣腦細胞的趕出來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48 回覆

  • 娜娜
  • 刷了幾次,終於等到了!
    薩很厲害,可惜瀾瀾沒用武之地,比較想看瀾瀾自己報仇! 大大多寫點吧,一星期才這一點兒,不夠看!!
  • 才、這、一、點、兒?
    你來寫看看!!!!!!!!(淚奔)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50 回覆

  • 風翩翩
  • 開心XD這次終於刷到更新了XDDD,啊~瀾瀾還是那麼的心軟(無奈)
    算了,軟萌軟萌的瀾瀾才可愛嗎XDDDD 大大辛苦你啦~
  • 腦袋死機……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50 回覆

  • 愛玉
  • 嗚哇啊啊啊啊 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
    來了來了來了來了來了(*≧∇≦*)
    不管看幾次都好棒棒!
    今天晚來了......(低頭+嘆氣
    大大加油!
    我要段考了啊,瞬間得到滿滿的正能量
    再次謝謝大大加我的fb~~
    我的fb是[ Nancy lai ]
  • 好~~~~~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51 回覆

  • 愛玉
  • 封面是一個比✌的女生👧和花🌺的自拍📷~
    再次感謝大大啦!😘😘
    真的很好看呢!😆😆😆
    想問大大大概會出到第幾集?📝
    (先做好心裡準備)😱😨😵😰😭😫🙇
    當然我很願意等到100集喔!💞💞💞💞
    不要停啦大大~~求你( 下跪🙏🙏🙏🙏🙏🙏🙏🙏🙏🙏🙏🙏🙏🙏🙏🙏🙏
  • 差不多要完結劇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9/30 23:52 回覆

  • 訪客
  • 有新cp的感觉呢~
    (墨楽and魊歌)
  • 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2 回覆

  • Ng Yan Qi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胡言亂語)殺了我吧殺了我吧殺了我吧!姊姊我不活了!
  • Ng Yan Qi
  • 啪!(被人一擊打昏送醫院治療去了)
  • (啃著爆米花)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2 回覆

  • 訪客
  • 樓上還好吧?
  • 墨夏瑜_昑虔
  • 樓上上別別別那麼想不開啊……OAOO
    保重啊…壓力太大建議休息去看看大自然或找周公下棋?
  • Ng Yan Qi
  • 不好,完全不好,一槍斃了我吧!「啪」(再度被打昏拖走)
  • 白雪櫻
  • 寄了交友邀請給大大還有Ng Yan Qi拜託加我啦~ (シ_ _)シ我叫「白雪櫻」喔
  • Ng Yan Qi
  • 呵呵呵———(精神病發作)
  • Zoe
  • 晚來了
  • 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2 回覆

  • 愛玉
  • Ng Yan Qi 大大
    我是愛玉~一位無名小卒
    大大我也想加你fb
    我的fb封面是一位比耶的女生和花的自拍~
    邀請已經發去了!大大愛你~~
  • 愛玉
  • fb名字是[ Nancy lai ]
    Ng Yan Qi 大大請加~麻煩啦!
    我不是怪人啦!我只是妖怪迷
    和紅夜迷而已啦!看了一下你發的文,心動了啊(瘋了
    大大加我啊!
  • 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3 回覆

  • Ng Yan Qi
  • 科科科科科科—————(神經病越發嚴重)
  • 無靈
  • 瀾瀾發燒了,大大快讓他退燒呀!
  • 退著啦~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3 回覆

  • 小喵
  • 科科科科科(再不更就放炸彈)
  • 有種你就炸,那我就不必更文了~~~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3 回覆

  • 訪客
  • 這個星期出國,沒辦法第一時間看到,一有網路就跑來看了,解我的相思之苦,嘻嘻
  • 真爽啊~出國呢~~~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4 回覆

  • Jia YU
  • 好感人 有沒有~
    大大辛苦了 加油喔!!
  • 沒力了~(枯萎)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4 回覆

  • 娜娜
  • 大大中秋節快樂!*\( ˆoˆ )/*.°
  • 中秋節快樂~~~(遲來的祝福)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4 回覆

  • 訪客
  • 中秋節快樂~瀾瀾他們有烤肉🍖吃月餅嗎?有的話請寫個番外篇📃吧!(求求你了大大🙏🙏🙏,不的話……🔫威脅ing…
  • 你直接槍斃我算了=w=
    我就是沒寫~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0:55 回覆

  • Ng Yan Qi
  • 等一下!我几时写过文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 他是指你的畫=w=

    yongrainbow 於 2017/10/07 11: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