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勘把奎薩爾他們五個留在花園裡面壁…面樹思過,帶著希茉和封平瀾來到自己的辦公室,讓希茉和封平瀾可以好好的敘敘舊。
     看著希茉非常激動的不斷和封平瀾聊天,大部分都是在說這一百年以來的生活,偶爾也會聊到曾經懷念的生活。
     結果一這麼敘舊,就敘舊到一整天了。
     「平瀾,如果你怕奎薩爾發現你的話,你要不要來我房間睡?」希茉提議的問。
     「不可以。」封平瀾還沒出聲,雪勘馬上反駁希茉的話,「平瀾的嗜血期還沒結束,希茉你沒辦法對平瀾動粗吧?」
     「對哦……」想起封平瀾的嗜血期還沒結束,希茉不禁落寞起來。
     「平瀾,你現在身體怎麼樣?」雪勘轉頭問封平瀾。
     「倒是還沒有異常……」封平瀾有些不確定的說。
     「奎薩爾跟我說過,就算一天沒來嗜血期,但是也不代表明天不會發作。預防萬一,平瀾你還是回到奎薩爾身邊吧。」雪勘無奈的撓撓頭,「雖然那傢伙變成養子控了,但是唯有他敢全力壓制你的嗜血期……」
     「……雪勘皇子,為什麼您要稱奎薩爾養子控啊?」封平瀾感到非常汗顏又無語。
     「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雪勘揮揮手不在乎的說,「自從那傢伙把你從滅魔師手中救了回來,每日每夜都把你帶在身邊不離身,原本的面癱一對上你就露出超瞎眼的溺愛神情,簡直痛瞎了我的雙眼。」說到最後,雪勘一臉痛苦的捂著雙眼,似乎覺得眼睛還在痛。
     「啊哈哈……」想起過往奎薩爾對自己的態度,確實和一百年前簡直判若兩人。
     「好啦!」雪勘伸個大懶腰,接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來到封平瀾面前,「那群傢伙雖然體力很不錯,但是要雙腳跪坐雙手背撐磚塊他們也會吃不消,更別說還跪了一整天。之後的帳,等他們發現你之後才加倍算。走吧!」
     「好。」封平瀾從沙發上跳了下來,打算跟上雪勘回到花園裡,希茉牽起封平瀾的手,也和封平瀾一起去花園。
     三妖魔一路上談天說地,雖然大部分都是封平瀾尋問關於幽界的事物,雪勘和希茉都會耐心的回答封平瀾的問題。
     不用多久,封平瀾、希茉和雪勘很快來到花園,就看見樹下正在反省的五個妖魔,但是……
     「我說,你們三個……」冬犽聲音顫抖的盯著某三個正在偷懶的妖魔,「要是君主過來發現你們偷懶,你們三個就死定了。」
     聽見冬犽的聲,雪勘馬上抓住封平瀾和希茉,把他們拉到不顯眼的角落處躲著,悄悄地看著樹下的五妖魔,結果看見之中有三個妖魔在偷懶。
     「安啦。」墨里斯悠閒地躺在地上,一手枕著後腦,另一手伸出小指挖鼻孔,完全不害怕的說,「君主每次懲罰我們的時候,都是把自己的事情忙完了才來放我們,依照平常的時間,大概要在等一個小時才會過來。」
     「就是說啊。」璁瓏用著睡佛的睡姿躺在地上,附和墨里斯的話。
     「你們兩個那麼認真幹什麼?」身體靠著櫻花樹身的百嘹雙手枕在後腦,十分享受的賞櫻,還時不時看著乖乖受罰的奎薩爾和冬犽,「等到君主過來時,假裝自己腳軟不就行了,你們還真的從早跪到晚嗎?」
     「……那你們三個自己保重。」奎薩爾有些疲倦的發出沙啞又顫抖的聲音,說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你什麼意思?」聽了奎薩爾的話,百嘹詫異的問。
     「我感覺到瀾在我身後附近。」奎薩爾猛地丟了一粒手榴彈。
     「!!!」百嘹、璁瓏和墨里斯錯愕的瞪大眼睛看著奎薩爾身後,結果發現在走廊角落處有三粒腦袋,六粒眼睛,其中兩粒眼睛正發出陰險的冷光盯著他們三個。
     百嘹他們三個一臉蒙克吶喊的模樣,趕緊起身跪在磚塊上,雙手撐起疊羅漢的三塊磚塊,偽裝著自己還在反省中。
     「呵~呵~~呵~~~」雪勘的陰沉冷笑聲在花園裡響起,牽著封平瀾的手步入花園,來到樹下,「原~來~我的行動早已被你們摸透了,所~以~你們前幾百年被我懲罰的時候都是這麼偷~懶~的~~~」
     「君主,我和奎薩爾是無辜的。」冬犽仍是顫抖著聲音,想要和百嘹他們劃清兩界。
     「我知道,我看見了。」雪勘看了看從早到晚一直跪磚塊撐磚塊到身體快到極限而不斷顫抖,甚至還完全沒改變姿勢的奎薩爾和冬犽,「我看見之中有三個在偷閒呢。」
     封平瀾伸手拉了拉雪勘的衣服,抬頭盯著雪勘,幫奎薩爾他們求情,「放過他們吧。」
     「我只放過奎薩爾和冬犽。」雪勘毫不猶豫的說,「另外三個,免談。」
     封平瀾轉頭看向百嘹他們三個,卻看見百嘹他們一起發出求救神情,要封平瀾救他們。
     「是百…百百你們不對在先,所以瀾瀾救不了百百你們……」封平瀾努力裝成【瀾瀾】的模樣,不想被他們發現。
     聽見封平瀾的話,百嘹他們心死的抬頭盯著櫻花樹。
     「奎薩爾、冬犽,你們可以起來了。」雪勘盯著身體不斷陣陣顫抖的奎薩爾和冬犽。
     「呼……」得到雪勘的允許後,奎薩爾和冬犽的雙手瞬間垂落,手背撐著的三塊疊羅漢的磚塊順勢掉落在地,接著四肢發軟的離開磚塊上,雙手癱軟又雙腳麻痺的癱坐在一旁。
     「薩……沒事吧?」封平瀾蹲在奎薩爾面前,擔心的問。
     「沒事。」奎薩爾微微喘氣的搖搖頭,「抱歉,只是暫時沒辦法抱你了。」
     「沒…沒關係!」聽見奎薩爾的話,封平瀾有些不知所措的用力搖搖頭。
     「奎薩爾和冬犽可以回去休息了。」雪勘命令道,「至於偷懶的三位,給我跪到早上去吧。」
     「不————————」百嘹他們馬上發出哀嚎,「君主,饒命啊啊啊————————」
     「奎薩爾和冬犽都乖乖跪一整天了,你們很享受的躺了一整天,總該也要補回來吧?」雪勘斜眼的瞪著百嘹他們。
     「我們眼睏了……」
     「你們都睡一整天了,還會睏?」
     「會!!!」百嘹他們三個用力點頭。
     「那太好了!」雪勘猛地拍起手掌,「希茉,妳的使魔借我用一下。」
     「是。」希茉輕輕吹出口哨,一隻斑斕彩翼的雀鳥憑空出現,站立在希茉伸出來的手臂上。
     「咻~咻~咻~」雪勘吹起口哨,伸出手指接過雀鳥,雀鳥跳上雪勘的手指上後,懟雀鳥說,「幫我監視他們,要是他們敢睡覺還是偷懶或是把磚塊放下的話,立刻通知我。」
     「啾啾~」雀鳥接收到雪勘的命令,便飛到櫻花樹上低頭盯著百嘹他們三個。
     「今晚你們別想睡了。」雪勘拿起剛剛奎薩爾和冬犽頂著的六塊磚塊,把磚塊平分疊在百嘹他們三個手上加重懲罰,指著開始受罰的三妖魔,「這是你們偷懶的代價。」
     「君主!會死妖魔的!!!」
     「花園裡還有一大堆拿來鋪花圃的磚塊,我不介意再加幾塊讓你們頂在頭上。」
     聽見雪勘的話,百嘹他們馬上閉上嘴巴欲哭無淚的無法反駁,註定乖乖受罰。
     「你們兩個可以回房了。」雪勘對著奎薩爾和冬犽說。
     「是……」四肢仍是癱軟的奎薩爾和冬犽無力回應。
     休息了一會,奎薩爾和冬犽開始爬起了身子,踏起沉重又無力的腳步回房。
     見到奎薩爾打算回房休息了,雪勘輕輕拉扯封平瀾的頭髮,示意封平瀾趕緊跟奎薩爾一起回房間。
     知曉雪勘的意思,但是封平瀾卻感到一陣驚慌,似乎不敢和奎薩爾回去。
     「瀾,回房了。」見到封平瀾沒跟上,奎薩爾回頭叫了封平瀾一聲。
     「啊!好!」封平瀾驚慌的回應,接著有些畏畏縮縮的跟在奎薩爾身後一起回房,雪勘和希茉看著封平瀾一臉膽怯的模樣,不禁有點擔心。
     一路上,奎薩爾和封平瀾兩妖魔一直保持沉默,完全沒說到任何話,或者來說,奎薩爾是累得不想說話,然而封平瀾卻還在處於慌亂狀態中。
     「瀾。」奎薩爾猛地停下腳步,忽然叫了封平瀾一聲。
     「是!」封平瀾嚇了一跳的大聲回應。
     「……你怎麼了?」見到封平瀾太過驚慌的模樣,奎薩爾皺起眉頭疑惑的問。
     「沒…沒有!什麼都沒有!」封平瀾用力狂搖頭,表示自己沒什麼。
     奎薩爾瞇起眼睛盯著封平瀾幾秒,似乎想要看透封平瀾想隱瞞的事,封平瀾努力維持平常心的態度,可奎薩爾一直這麼盯著他,讓他開始不安起來。
     「你身體還好嗎?」奎薩爾突然換了另一句話。
     「什麼?」封平瀾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嗜血期。」奎薩爾伸手撫上封平瀾的額頭,神情有些擔憂的問,「今天沒發作嗎?」
     「沒有。」見到奎薩爾有些擔心的神情,封平瀾愣愣的搖搖頭。
     「那就好。」確定封平瀾真的沒什麼事,奎薩爾也放心了,「這代表嗜血期也快結束了,之後你也不會那麼難受了,但預防萬一還是觀察多幾天吧。」
     「嗯。」
     「回房吧。」奎薩爾對封平瀾伸出手,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盯著封平瀾看。
     看見奎薩爾難得的微笑,封平瀾一時看呆了,接著遲疑的伸出手,把手放到奎薩爾伸出來的手掌上,奎薩爾的巨大手掌把封平瀾的小手被包攏起來,牽著封平瀾的手一起回房去。
     感受著奎薩爾手掌傳來的溫暖,封平瀾不禁感到雙眼一股暖熱,趁奎薩爾還沒發現之前趕緊把快掉出來的眼淚擦掉。
     回到房間,奎薩爾有些疲累的躺在床上,封平瀾爬上床坐在奎薩爾的身邊,盯著癱死的奎薩爾。
     「╭(°A°`)╮?」見到奎薩爾一回來就癱死在床,一直待在房間的小影人訝異的盯著看起來非常疲累的奎薩爾,完全不曉得奎薩爾到底發生什麼事。
     「薩,要去洗澡嗎?」
     「嗯。」奎薩爾爬起身子,走到衣櫥前翻出封平瀾的衣服,「先給你洗澡先吧。」
     「我…瀾瀾可以自己洗!」封平瀾跳下床跑到奎薩爾身邊,舉起雙手想要拿過奎薩爾手上的衣服。
     「你一個小孩子自己洗澡會很危險的。」奎薩爾將衣服拿高,不讓封平瀾奪走。
     「不會!瀾瀾已經長大了,會自己洗!」封平瀾鼓著臉不斷跳了跳身子,舉高的雙手努力想要從奎薩爾手上搶走衣服,「薩已經很累了,就讓瀾瀾自己洗澡。薩先休息一下,等瀾瀾洗好了才到薩去洗澡!」
     「……」奎薩爾思考了一下,見到封平瀾眼神堅定的模樣,只好妥協了,「那好吧。但是不可以玩水和玩肥皂,也不能洗太久,知道嗎?」
     「瀾瀾知道了!」
     看見封平瀾用力點點頭答應要求,奎薩爾只好把手上的衣服交給封平瀾。
     「薩就先休息一下吧。」封平瀾接過衣服後,跑回床邊一把將小影人給抓了起來,「小黑會盯著瀾瀾的。」說完,便馬上奔進洗漱間裡開始洗澡。
     「╭(°A°`)╮」小影人一時反應不過來,就這麼被封平瀾抓進洗漱間裡了。
     有自己使魔盯著封平瀾,奎薩爾也放心了許多,便拿出自己的衣服躺回床上休息一會。
     封平瀾用肥皂把自己的身體洗乾淨,然而小影人站在浴缸上的水龍頭旁扭開水龍頭放水,好讓封平瀾洗好身體就可以馬上進入浴缸裡泡熱水。
     不用多久,浴缸裡的水放到足夠剛好泡到封平瀾的肩膀深度後就被小影人關上水,封平瀾也能舒服的趴在浴缸邊和坐在水龍頭旁邊盯著自己洗澡的小影人聊天。
     「小黑,希茉已經發現我了。」
     「(*゚ロ゚)!!」小影人訝異的瞪大眼睛。
     「是我故意讓希茉知道的。」見到小影人非常驚訝的模樣,封平瀾解釋著,「因為希茉一直相信著我……」
     「(゚⊿゚)ノ」小影人眨著白色豆子眼,舉起手指著外頭。
     「我還不敢給奎薩爾知道……」封平瀾把自己的嘴巴泡入水中,苦悶的吐著泡泡。
     「ヾ(´∀`。ヾ)」小影人安撫封平瀾的不安,讓封平瀾慢慢來。
     「嗚……」封平瀾煩惱的苦著一張臉,「自從恢復記憶了,我都很難裝成【瀾瀾】的模樣,奎薩爾會發現【瀾瀾】很不對勁嗎?」
     「╮( •́ω•̀ )╭」小影人攤開雙手,表示自己不曉得。
     「嗚嗚~我到底該怎麼辦?」封平瀾苦惱的用雙手撈起水,往自己臉上潑去。
     「(´・ω・`)ノ」小影人指著外頭,接著露出嬌羞的表情包,似乎在尋問封平瀾,「(ㅅ´ 3`)♡」
     「奎薩爾?我當然喜歡他啊。」封平瀾盯著小影人比手畫腳,似乎和小影人相處久了,封平瀾自然明白小影人的意思,「但一想起曾經的事……」
     「(✧ω✧)」小影人猛地亮起來雙眼,一臉不好懷意的盯著封平瀾。
     「怎…怎麼了?」見到小影人的不好懷意,封平瀾忽然覺得有種這樣的小影人好腹黑。
     「ヾ(`▽´)ノ」小影人一臉邪惡的一手指著封平瀾,另一手指著外頭的奎薩爾,接著一臉嬌羞的用木棍般的雙手緊緊抱著自己的身體扭了扭,還能看見小影人頭上冒出一堆小小的黑色愛心,最後躺下身子擺出睡覺的姿勢,「(*≧з)♡(ε≦*),(|3[____]」
     「咿呀啊啊——————」似乎看懂小影人的意思,封平瀾的腦袋好像火山爆發似的炸出一團團紅煙,紅著一張臉的尖叫起來,「你偷看希茉的小說看太多了嗎?!!」
     「(๑•̀ㅂ•́)و✧」小影人舉手錘了錘自己的胸膛,擺出我支持你的模樣。
     「你以為在看R18的戲劇嗎?!」對於小影人莫名其妙的支持,封平瀾差點昏倒在浴缸裡。
     「(ㅍ_ㅍ)ノ」小影人一臉無奈的盯著封平瀾,指著外頭尋問封平瀾。
     「我當然喜歡奎薩爾!但是我說的喜歡,是朋友之間的喜歡啦!你想到哪了!」封平瀾大聲的回應小影人的話,然後有些尷尬的說,「說什麼和奎薩爾親親膩膩抱抱的一起睡覺,這……好像也不錯的樣子~嘿嘿嘿~~~」最後,封平瀾的思想徹底歪樓了,一臉彷彿看見美食般淫笑的模樣幻想著。
     「(*σ´´ิ∀´ิ`)σ」小影人也不拯救封平瀾的思想,相反的非常讚同封平瀾的意思,直接讓封平瀾的思想崩塌了。
     「叩叩叩!」突然間,洗漱間的門被敲響,把封平瀾從已經崩塌的思想裡拉了出來,「瀾,你怎麼了?剛剛為什麼喊那麼大聲?」外頭傳來奎薩爾的聲音。
     「呃!」被奎薩爾的聲給拉回飛遠的神魂,想起自己一臉淫笑的幻想,封平瀾紅著一張臉用力狂晃著腦袋,把自己腦裡的剛剛幻想的事情全都揮散掉,趕緊回應奎薩爾,「沒什麼!我現在就出來了!」
     封平瀾從浴缸裡爬了出來,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擦身體,突然想起一件事,「啊!要給奎薩爾放熱水!」
     「(。•̀ᴗ-)✧」小影人對封平瀾眨了一隻眼,一臉交給我的意思,便扭開身邊的水龍頭開關把封平瀾泡澡的水流走,接著扭開熱水的水龍頭,讓浴缸開始聚集熱水起來。
     「我們出去吧。」封平瀾穿好了衣服,卻看見浴缸還沒滿,轉頭看向小影人說,「奎薩爾進來的話水剛好會滿了,那時候奎薩爾也會關掉水龍頭的。」
     「(◦˙▽˙◦)」小影人點點頭,便跳上封平瀾伸出來的小手上,準備和封平瀾一起離開洗漱間。
     封平瀾打開了洗漱間的房門,就看見奎薩爾坐在床上,手上拿著一本書來閱讀打發時間。
     封平瀾還來不及開口說話,奎薩爾就抬頭看著封平瀾,馬上站起身子來到封平瀾面前,蹲下身子和封平瀾平視,「居然真的會自己洗澡了,瀾你真的長大了呢。」
     「嗚!」聽了奎薩爾的話,封平瀾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不好意思的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趾頭。
     「(థ౪థ)」小影人一臉猥瑣的盯著封平瀾。
     「瀾,怎麼了?」見到封平瀾紅著一張臉,奎薩爾不禁嚇了一跳,「臉怎麼那麼紅?」
     「我…我泡澡有點泡太久了!」封平瀾驚慌的隨口回應,馬上轉移話題,「我…我幫奎薩爾你準備了熱水洗澡,現在差不多快滿了!奎薩爾你快去洗澡吧!」
     聽見封平瀾的話,奎薩爾猛地瞪大紫眸,一臉詫異的看著封平瀾。
     「奎薩爾?」見到奎薩爾一臉詫異的盯著自己,封平瀾推了推奎薩爾,把他拉回神。
     「啊…啊……謝謝你。」奎薩爾回神後,便拿起封平瀾掛在脖子上的毛巾,幫封平瀾擦頭髮,「把頭髮擦乾,別著涼了。」
     「嗯!你快去洗澡吧!」
     「好。」奎薩爾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回到床邊拿起自己的衣服,便進入洗漱間開始洗澡。
     「呼……」見到奎薩爾進入洗漱間裡了,封平瀾頓時松下緊張感,來到床邊爬上床,整個人身體大字張開的躺在床上,「見到奎薩爾…還是很緊張……」
     「(థ౪థ)」小影人仍是一臉猥瑣的盯著封平瀾。
     「別這麼盯著我!」見到小影人揶揄著他,封平瀾有點惱怒的鼓著臉伸手戳了戳小影人。
     「(´σ´´ิ∀´ิ`)σ」小影人伸出雙手指著封平瀾,繼續揶揄著他。
     「咕嗚!哼!」看到小影人嘲笑的意思,封平瀾賭氣的背對著小影人,拿起毛巾把頭髮擦乾。
     「(>y<)~*」看見封平瀾賭氣了,小影人樂得捂嘴偷笑。
     封平瀾不再理會小影人,轉頭就看見床上放著一本書,是奎薩爾剛剛在看的書,便拿起書本翻閱看看。
     書本裡雖然全都是妖魔文字,但奎薩爾也有多多少少教了封平瀾一些妖魔文字,所以封平瀾大致也能看得懂。
     「總覺得好深奧哦。」封平瀾有些感慨的嘆口氣,繼續閱讀。
     「(´・ω・`)」小影人見到封平瀾在看書,便跑到封平瀾身邊爬上封平瀾的衣服,然後一屁股的坐在封平瀾的肩膀上一起閱讀。
     不用多久,奎薩爾也洗好澡走出了洗漱間,就看見封平瀾拿起他剛剛打發時間的書本來看,外加一隻坐在他肩膀上一起看書的使魔。
     見到封平瀾看到很入神,奎薩爾不動聲色的來到封平瀾身後,然後悄悄地把頭移到封平瀾的另一邊的肩膀上,看封平瀾閱讀的書頁。
     「看得懂嗎?」奎薩爾冷不防的突然開口,低沉又穩重的嗓子以極度相近的距離,馬上傳入封平瀾的耳朵裡。
     「哇呀啊!!!」耳朵受到致命的侵蝕,封平瀾嚇得把手上的書本給摔飛到天花板去了。
     「!!!∑(°Д°ノ)ノ」小影人也被奎薩爾嚇了一跳,及時抓緊封平瀾的衣服才免與摔下去。
     奎薩爾伸出手穩穩接住被封平瀾摔飛而落下的書本,看著封平瀾驚愣著呆呆的神情,讓奎薩爾覺得好笑,「嚇到了?」
     「嚇死人了……」封平瀾整個人虛脫的翹著屁股倒趴在床上,「差點把膽子嚇到跳出來了……」
     「0(: 3 )~ ('、3_ヽ)_」在封平瀾倒趴在床上一刻,小影人也順勢的倒在床上趴著,也能看見小影人一臉靈魂出竅的模樣癱死著。
     「呵呵~抱歉。」奎薩爾見到封平瀾一臉心驚膽戰的模樣感到好笑,伸手拍拍封平瀾的腦袋向他道歉。
     封平瀾驚訝的微微瞪大著眼睛,看著奎薩爾一臉溫柔的拍著他腦袋,讓他覺得奎薩爾的手真的很溫暖,希望奎薩爾能繼續這麼觸摸他的頭多一會。
     奎薩爾把手縮了回來,提起手上的書本,問道,「還要看嗎?」
     「呃……不了。」封平瀾撇開頭,不好意思的說,「雖然大致看得懂,但看不懂的字還很多……」
     「現在教你,要學嗎?」奎薩爾翻開書本,便坐在床上問著封平瀾。
     「……今日被雪…勘勘處罰一整天,薩你不累嗎?」封平瀾眨著眼睛,打量著奎薩爾。
     「泡了熱水澡,舒服多了。」奎薩爾舉起手按摩著自己的另一隻手腕,「雖然還是有點酸麻,但不礙事。」
     「那我來幫你按摩吧!」封平瀾爬到奎薩爾的身邊,雙手抓起奎薩爾的手臂,用力的按摩著奎薩爾酸麻的手腕。
     奎薩爾感受著封平瀾的按摩,雖然小孩子的力氣本來就不大,但是封平瀾的力道抓得剛剛好,不重不輕的力道搓揉著奎薩爾的手腕,逐漸把奎薩爾手腕上的酸麻感給揉消許多,也讓奎薩爾感到很舒服。
     「呼呼~薩的手指果然很漂亮~」封平瀾突然犯了老毛病,一邊手給奎薩爾按摩著,另一邊手毫不客氣的像個章魚似的襲上奎薩爾五指分明的手掌,覺得很不滿的嘟起嘴抱怨著,「不像我的,香腸手。」
     正當封平瀾把自己的手掌貼在奎薩爾的手掌上的時候,奎薩爾突然把自己的手掌握拳起來,把封平瀾的小小手掌全握在手心裡。
     「但我很喜歡這樣呢。」奎薩爾握著封平瀾的小手,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紫色的眼瞳不知什麼時候化作蛇瞳,正閃著一絲妖艷的微光盯著封平瀾看,「這樣子,就好像你會永遠在我身邊似的,不會再次從我身邊消失了。」
     聽見奎薩爾的話,封平瀾猛地停下按摩的手,瞪大眼睛非常詫異的看著奎薩爾。
     再…次?
     什麼意思?他發現了嗎?
     見到封平瀾完全愣住的模樣,奎薩爾緩緩關上眼皮,再次打開的時候,蛇瞳已變回普通的眼瞳了。
     「很夜了,睡覺吧。」
     奎薩爾一把抱過封平瀾,把他抱到床邊的一側躺著後便給他蓋被,奎薩爾也不忘把霸佔自己床位的小影人給扔進檯燈櫃子上的盒子裡。
     「(ㅍ3ㅍ)」被奎薩爾丟進盒子裡的小影人不開心的嘟起嘴,似乎在責備奎薩爾的偏心。
     看見小影人不開心的嘟起嘴,奎薩爾伸手輕輕彈了小影人額頭一下,接著關掉檯燈準備睡覺。
     「( 。ớ ₃ờ)ھ」小影人揉了揉被彈疼的額頭,只好窩在自己的盒子裡睡覺了。
     封平瀾翻過身子以側身睡的姿勢,眼神呆愣的直直盯著奎薩爾。
     「睡吧。」奎薩爾伸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髮,「晚安。」
     「晚安。」封平瀾感受著奎薩爾撫摸,睡意突如其來的卷襲著封平瀾的意識,讓封平瀾陷入睡眠之中。
     到了凌晨,聽著身邊的孩子傳來沉沉的呼嚕聲,確定封平瀾已熟睡了後奎薩爾緩緩的坐起身子,偏頭看著身旁身體有些陷入柔軟的床墊上的孩子。
     奎薩爾掀開被子下床來到了書桌前,打開書桌的最上頭抽屜,從裡頭拿出一個玻璃瓶,卻看見玻璃瓶裡頭的光粒子已不見了。
     見到玻璃瓶裡面的一堆光粒子不見了,奎薩爾不禁咬緊牙關握緊瓶子,瓶子發出細細的破裂聲,甚至還能看見瓶子表面出現了裂縫,奎薩爾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把瓶子放回抽屜裡。
     奎薩爾輕步來到床邊,盯著一臉熟睡的封平瀾,心裡的愧疚與悔恨再次狂暴卷襲著奎薩爾的身體,讓奎薩爾覺得眼前的封平瀾會再次離開自己似的。
     「既然恢復了記憶,為什麼沒有向我坦然?」奎薩爾像是喃喃自語般,質問仍在熟睡渾然不知的封平瀾,「你還……不信任我嗎?」
     「封平瀾……」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 人氣()


留言列表 (57)

發表留言
  • 訪客
  • 開心
  • 恭喜頭香~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6:15 回覆

  • 1412
  • 天呀!
    會越來越虐嗎?



    (本人有點期待----)
  • 不曉得~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1 回覆

  • 訪客
  • 大大,请问会发展成养成文吗?萨澜配对(。>﹏<。)♡
  • 應該不會吧~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1 回覆

  • 玥玥
  • 平瀾和黑黑在浴室實在是...,不過因為慌張而露出馬腳,被奎薩爾發現了,不過平瀾應該不是不信任奎薩爾,只是還沒整理好心情吧!
  • 嗯嗯!((點頭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1 回覆

  • 訪客
  • 希望可以出到封平瀾長大
  • 大大想累死我嗎?= =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2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奎薩爾終於知道了!!!!(在不知道也難)恢復記憶後封平瀾的用詞真的太成熟不適
    合[瀾瀾]的年紀也難怪會被發現┐(´д`)┌ 呵呵~小影人
    腐腐的( ͡° ͜ʖ ͡°)~
    --------------------------------------------------------
    大大辛苦了(*´д`)~♥
  • www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2 回覆

  • 訪客
  • 終於看到了43了。感動😊😊
  • 最近沒靈感了,怎麼辦?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3 回覆

  • 雨芝
  • 作者大大最棒啦,考完試看,成績什麼的都不用管啦
  • 大大,這樣你媽會殺了我的……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4 回覆

  • 冰舞
  • 小瀾不是不信任你啦奎薩爾,而是你給他的陰影太重,他經不起第二次打擊,所以,你就把他寵的無法無天當他的強力後台來贖罪吧!
  • 這個就看瀾瀾要不要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6 回覆

  • 娜娜
  • 感覺下一章會很有趣!一個裝小孩,一個看着他裝又不揭穿^^
    薩:為什麽瀾不對我坦白QAQ
    瀾:因為你笨!!!
  • (奎薩爾初次被人罵笨而受大打擊,癱死在地)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02 19:37 回覆

  • 訪客
  • 不是,是澜澜害怕蕯你会讨厌他啦 你这个养子控!
  • 就是呀!!!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1:56 回覆

  • 愛玉
  • ( > c < )啊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來了!什麼段考的不重要啦~( 考卷丟一邊 (͡° ͜ʖ ͡°)
    不在乎成績,不在乎排名,只在乎有沒有更文!👍
    老媽叫我不要看手機,但我叛逆😂!!不看大大的文活不了!被罵不在乎的啦~⁉ ⁉❕❔
  • 總覺得我是毀了許多年輕人前途的罪魁禍首=A=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1:56 回覆

  • 訪客
  • 大大有想过在出续季吗?(严肃脸
  • 沒有(眼神死)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1:57 回覆

  • 風翩翩
  • 這個時候就要在平瀾裝傻的時候順利把他吃掉嘛~薩奎爾加油!
  • 奎薩爾名字倒反了= =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1:58 回覆

  • 訪客
  • 啊~又要開始虐了>///<((好期待呀~
    大大加油~沒靈感只是一時的,明天就會好起來的^Δ^
  • 今日停更~=w=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08 回覆

  • 無靈
  • 啊,薩發現了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08 回覆

  • Jia YU
  • 一次看八章真的很過癮,前陣子報告太多了
    今天一次看完,大大真的太厲害了,後面劇情超級期待的,
    大大~加油喔
  • 謝謝大大的支持~~~~~~~~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08 回覆

  • 千謎
  • Frighting!!!
  • 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08 回覆

  • 小喵
  • 好像有點虐
  • 會有一點點~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09 回覆

  • 小喵
  • 什麼是很『夜』了,大大你是否打錯字?@( ̄- ̄)@
  • 大概是大部分的大大是台灣人的關係,我是馬來西亞華人
    兩個國家的華語不一樣
    在我們馬來西亞的【很夜了】意思是“很晚了”
    =w=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10 回覆

  • 訪客
  • 噗哈哈哈 薩被罵笨 罵得很好哦 大大加油要好好照顧自己哦
  • 好噠~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14 回覆

  • Pudding Hsu
  • ~~~~~~
    又虐又甜(////∀////)/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16 回覆

  • 貓咪
  • 馬尼!奎薩爾發現了!!!!!
  • 是呀~~~~~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16 回覆

  • yongrainbow
  • 各位大大們~~~
    今天一整天我有節目,所以無法更文~~~
    便停更一日!!!
    請等待下個星期~~~~~~~~~~
    O(∩_∩)O謝謝
  • 小喵
  • 我的糧食阿~~~~~~~(淚奔)ψ(`∇´)ψ
  • 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17 回覆

  • 玥玥
  • 大大,我哭哭呀இAஇ(淚流滿面)
  • ~\(≧▽≦)/~啦啦啦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17 回覆

  • wwww
  • 怎麼會這樣
  • 人家有節目,要休息~=w=

    yongrainbow 於 2017/12/09 12:17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嗯好~(๑•̀ω•́)ノ
  • 糖糖大大最乖的~~~~~~(づ ̄3 ̄)づ╭❤~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27 回覆

  • 娜娜
  • 期待一星期……我哭去~>_<~ 大大明天雙更好嗎?
  • 不可能==+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28 回覆

  • 貓咪
  • 大大啊!!!!!~~~~~~~~~
  • 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28 回覆

  • 冰舞
  • 哦,我正好要忙我家的......
  • 心好累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28 回覆

  • 訪客
  • 我期待一星期的精神粮食啊啊啊啊啊~~
  • (ㅍ_ㅍ)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29 回覆

  • 訪客
  • 求大大两天内更有可能吗??再等一星期,好漫长~(哭)。・゚・(ノД`)・゚・。
  • 难道我就没有的休息的权利吗?。・゚・(ノД`)・゚・。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0 回覆

  • 訪客
  • 等一星期的文啊
    那大大下星期雙更嗎?
  • 不会= =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1 回覆

  • 訪客
  • 我一直等一直等.....好不容易週六了.........
    卻停更....( TДT)
    桑心藍過(。ŏ_ŏ)
  • 我没停更过,就不能停更一次吗?TAT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1 回覆

  • 小雪
  • 我好不容易辛苦的熬過一個星期啊~
  • 我的假期……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2 回覆

  • 訪客
  • 一个星期.......(吐血......)
  • 我更新半年了……
    半年了……
    半年了……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没停更过……
    0(: 3 )~ ('、3_ヽ)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3 回覆

  • 冰舞
  • 大家放過紅夜啦,今天是他的大日子嘛~讓他放鬆一下啦~
  • 可大家给我的礼物却是十倍量的菜刀……0(: 3 )~ ('、3_ヽ)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4 回覆

  • 愛玉
  • ( 噗!!我噴!😫
    啊...血流滿地...吐血了...😱
    盡然...盡然...盡然...!!!!😯
    不 ! 能 ! 更 ! 文 !( ゚皿゚)!!
    不要啊!!!!!!!!!!!!◢▆▅▄▃╰(〒皿〒)╯▃▄▅▇◣
    ( 吐血+倒地💥
    ( 嗶 嗶 嗶 嗶~~~📉
    宣告陣亡👻👻
  • 0(: 3 )~ ('、3_ヽ)_
    (本作者因为长期更文没休息爆肝而进入医院抢救ing……)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4 回覆

  • 悄悄話
  • 伊夏
  • 作者大大加油!(๑´ㅂ`๑)
  • 嗯嗯!(⊙v⊙)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5 回覆

  • 娜娜
  • 好奇 (⊙o⊙)什麽日子?
  • 我&我外公的生日
    所以一整天都不在家~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5 回覆

  • 訪客
  • 求大大下星期双更好不好?(ㆁωㆁ*)
  • 不好(ㅍ_ㅍ)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6 回覆

  • 訪客
  • 求大大下星期双更好不好?(ㆁωㆁ*)
  • 不好(ㅍ_ㅍ)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6 回覆

  • 訪客
  • 求大大下星期双更好不好?(ㆁωㆁ*)
  • 不好(ㅍ_ㅍ)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6 回覆

  • 訪客
  • 求大大下星期双更好不好?(ㆁωㆁ*)
  • 不好(ㅍ_ㅍ)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6 回覆

  • 訪客
  • 求大大下星期双更好不好?(ㆁωㆁ*)
  • 不好(ㅍ_ㅍ)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7 回覆

  • 訪客
  • 啊啊啊下週模擬考QAQ俺不考了!!!我要罷工重看大大寫的小說去 等你1星期啊大大( • ̀ω•́ ) 加油(ノ*>∀<)ノ♡(希望我能撐到那時候(๏_๏)
  • 大大,你对得起你母亲大人吗?=A=|||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7 回覆

  • 葉子
  • 阿~~期待後面阿! 更新更新
  • 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37 回覆

  • 嘻嘻~
  • 大大加油~我等您!!
  • 可以在偷懒一下吗?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47 回覆

  • 三生三世
  • 來打招呼~
  • hihi~

    yongrainbow 於 2017/12/10 21:52 回覆

  • 訪客
  • 好啦…大大,秀秀歐!說真的,你這半年來真的沒休刊過,是要休息一下啦…不過大家也是愛看你的連載(我也是每個星期六,等你更新,呵呵)啊…大家也是愛說笑了!我們會等你的更新,不要壓力過大哦…放輕鬆~
  • 可我的电话一直不断响起信息铃声……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12/11 18:44 回覆

  • Pudding Hsu
  • 對呀!放紅夜大大這一回啦!
    (我是善良忠實的讀者
    p.s.看到大大說不更文確實嚇到
  • TAT

    yongrainbow 於 2017/12/16 11:31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拍拍大大_(┐「ε:)_ 。・゚・(ノД`)ヽ(゚Д゚ )秀秀
  • /(ㄒoㄒ)/~~

    yongrainbow 於 2017/12/16 11:31 回覆

  • Jia YU
  • 大大 棒棒咑~
    加油喔~
  • (๑‾ ꇴ ‾๑)好哒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17 回覆

  • 訪客
  • 封平瀾、希茉和雪勘很快來到花園,就看見樹下正在反省的五個妖魔,但是……
    「我說,你們三個……」冬犽聲音顫抖的盯著某三個正在偷懶的妖魔,「要是君主過來發現你們偷懶,你們三個就死定了。」
    聽見冬犽的聲,雪勘馬上抓住封平瀾和希茉,把他們拉到不顯眼的角落處躲著,悄悄地看著樹下的五妖魔,結果看見之中有三個妖魔在偷懶。
    「安啦。」墨里斯悠閒地躺在地上,一手枕著後腦,另一手伸出小指挖鼻孔,完全不害怕的說,「君主每次懲罰我們的時候,都是把自己的事情忙完了才來放我們,依照平常的時間,大概要在等一個小時才會過來。」
    「就是說啊。」璁瓏用著睡佛的睡姿躺在地上,附和墨里斯的話。
    「你們兩個那麼認真幹什麼?」身體靠著櫻花樹身的百嘹雙手枕在後腦,十分享受的賞櫻,還時不時看著乖乖受罰的奎薩爾和冬犽,「等到君主過來時,假裝自己腳軟不就行了,你們還真的從早跪到晚嗎?」
    「……那你們三個自己保重。」奎薩爾有些疲倦的發出沙啞又顫抖的聲音,說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你什麼意思?」聽了奎薩爾的話,百嘹詫異的問。
    「我感覺到瀾在我身後附近。」奎薩爾猛地丟了一粒手榴彈。
    「!!!」百嘹、璁瓏和墨里斯錯愕的瞪大眼睛看著奎薩爾身後,結果發現在走廊角落處有三粒腦袋,六粒眼睛,其中兩粒眼睛正發出陰險的冷光盯著他們三個。
    百嘹他們三個一臉蒙克吶喊的模樣,趕緊起身跪在磚塊上,雙手撐起疊羅漢的三塊磚塊,偽裝著自己還在反省中,大大,幽界有手榴彈跟蒙克吶喊?????
  • 比喻啦比喻~~~

    yongrainbow 於 2018/03/03 10:45 回覆

  • 訪客
  • 大大~保重身體呦~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8/03/03 10: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