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勘在自己的辦公室裡處理幽國的事情,才處理到一部分,突然察覺到地面閃過一道黑影,黑影傳出奎薩爾的妖力波動,讓雪勘愣了一下,「奎薩爾?」
    突然間,房門忽然「碰」的一聲巨響粗暴的被人給踹開,讓雪勘狠狠嚇了一大跳,看著來人是他剛剛說出的名字的妖魔後,雪勘錯愕的瞪大眼睛看著他,完全不敢相信剛剛踹門的人會是他。
​​​​​​​     來人不顧雪勘錯愕的模樣,雙手「碰」的一聲砸在桌上,甚至還能看見桌面裂出了幾條裂縫出來,用著完全不曾對雪勘用過的極度冰冷的語氣質問雪勘,「瀾在哪裡?」
​​​​​​​     「什……瀾瀾?」雪勘腦筋一時轉不過來,結巴的回話,「瀾…瀾瀾他……他不是…在花園嗎?」
​​​​​​​     「不在。」
​​​​​​​     「什麼!」聽見奎薩爾的話,雪勘嚇得跳了起來,「瀾瀾說他想待在花園一會,所以我把他留在那裡了啊!」
​​​​​​​     「您把瀾獨自一人留在花園裡?!!」奎薩爾瞪大紫色蛇瞳,被怒火給衝爆腦血管的奎薩爾初次對雪勘怒吼,「我不是說過絕對不可以給瀾一個人的嗎!!!!!」
​​​​​​​     「那…那時候……希茉…碰巧來到花園……」被奎薩爾的怒吼給嚇到的雪勘一時腿軟,身體跌回椅子上,「我讓…希…希茉陪著他……」
​​​​​​​     聽了雪勘的話,奎薩爾馬上影遁離開辦公室,瞬間消失在雪勘面前。
​​​​​​​     「瀾瀾不見了?」雪勘愣愣的回想奎薩爾的問話,這時才發覺出了大事,「平瀾不見了!?天啊!!!」
​​​​​​​     雪勘馬上扔下手上的工作奔了出去打算去找希茉,一邊奔跑,一邊注意四周有沒有發現封平瀾,可一路上卻沒發現封平瀾的身影。
​​​​​​​     ​​​​​就在前往花園的路上,雪勘就看見奎薩爾在走廊上抓著希茉的手腕,開始逼問希茉封平瀾的所在。
​​​​​​​     「瀾瀾不是在花園嗎?」被奎薩爾抓疼手腕的希茉,一臉吃痛的回答奎薩爾的話題。
​​​​​​​     「他不在。」
​​​​​​​     「什麼?」聽見奎薩爾的回話,希茉頓時愣著,「我的使魔在瀾瀾的身邊,我叫我的使魔把瀾瀾帶過來。」
​​​​​​​     奎薩爾沒回話,只是把另一隻手伸進自己的戰服口袋裡,把昏迷不醒的雀鳥拿了出來。
​​​​​​​     「我的使魔!為什麼?」見到奎薩爾把雀鳥拿了出來,希茉感到非常愕然,誤以為奎薩爾幹了什麼,「你……!」
​​​​​​​     「當我趕到花園的時候,我的使魔和你的使魔已經倒在雪地裡失去了意識,不管我怎麼叫它們,它們還是沒有清醒過來。」奎薩爾解釋道,「我僅見它們昏迷不醒的倒在雪地裡,可就是到處沒見到瀾。妳是最後和瀾在一起的,難道妳都不知道嗎?」
​​​​​​​     「喂,怎麼了?」百嘹的聲音從走廊的另一邊走來,卻看見奎薩爾抓著希茉的手腕的情景,「從大老遠都能聽見奎薩爾的聲音。」除了百嘹之外,冬犽、璁瓏和墨里斯也在百嘹身後一起走了過來。
​​​​​​​     「發生什麼事了?」冬犽一臉疑惑的來回盯著奎薩爾和希茉。
​​​​​​​     「我真的不知道!」希茉沒理會百嘹他們的問話,張口解釋奎薩爾的話,「我和瀾瀾在花園裡稍微聊了一下,然後瀾瀾說他想待在花園一會讓我去忙我的事,所以我才把使魔留在瀾瀾那裡去忙了!」
​​​​​​​     「我不是說過絕對不可以讓瀾一個人的嗎?!!」聽了希茉的回答,奎薩爾的紫眸瞬間染上紅色,憤怒的朝希茉怒吼,「為什麼你們一個兩個就是沒把瀾看好!!!」
​​​​​​​     被奎薩爾暴怒的怒吼給驚嚇到的百嘹他們雙腳不禁倒退兩步,一臉錯愕又詫異的瞪大眼睛和冬犽他們互相對望。
​​​​​​​     「奎薩爾,你冷靜點!」雪勘上前抓住奎薩爾,讓奎薩爾鬆開希茉的手腕後將他推開遠離希茉,「瀾瀾應該還在皇宮的某處,我們一起去找瀾瀾……」
​​​​​​​     「找不到!」雪勘的話還沒說完,理智線被怒火給燒斷的奎薩爾朝雪勘吼道,「我剛剛使用影子去搜索全部皇宮所在,就是沒發現瀾的身影!」
​​​​​​​     初次見到奎薩爾居然朝雪勘怒吼,百嘹他們又嚇了一大跳。
​​​​​​​​​​​​     和奎薩爾相處有上百年的百嘹他們一直都知道,奎薩爾一直對雪勘都是尊敬到極點,對於雪勘任何的命令,奎薩爾都是絕對聽從不曾拒絕,更是願意把自己的性命奉獻給雪勘的絕對忠臣。
​​​​​​​     可至如今,卻見到奎薩爾如此失態的對雪勘發怒,讓百嘹他們完全驚愕到無法恢復。
​​​​​​​     「奎薩爾,你冷靜點!」見到奎薩爾完全失去理智,雪勘努力拉回奎薩爾的理智。
​​​​​​​     「瀾已經不見了,您要我怎麼冷靜!!!」
​​​​​​​     「碰!」
​​​​​​​     奎薩爾的怒吼聲一吼完,一個拳頭直接落在奎薩爾的臉頰上,力道大得讓奎薩爾吐出一口血。
​​​​​​​     「你能不能冷靜點!」雪勘抓起奎薩爾的衣領,憤怒的用力狂晃著奎薩爾試圖讓他從怒火裡清醒過來,「如果你不能冷靜下來,要怎麼找到平瀾啊!!!」
​​​​​​​     似乎被雪勘的話給提醒到,奎薩爾的眼瞳緩緩變回紫色,失控的情緒也緩緩平息下來了。
​​​​​​​     見到奎薩爾的眼瞳變回原來的顏色,便知道奎薩爾已經冷靜下來了,雪勘便馬上問奎薩爾另一個辦法,「項鏈呢?你給平瀾的項鏈不是有下了追蹤術法嗎?」
​​​​​​​     奎薩爾緩緩的舉起右手,雪勘馬上看見奎薩爾的右手手腕上纏著封平瀾一直帶在脖子上的黑曜石項鏈,「項鏈剛好掉在我的使魔身邊,不在瀾的身上……」
​​​​​​​     「全部皇宮四周真的都找過了?」
​​​​​​​     「我用影子去找了,就是找沒有……」
​​​​​​​     「等等!」從震驚中回神過來的冬犽打斷雪勘的問話,詫異的瞪大眼睛看著奎薩爾,「你們是說,瀾瀾失蹤了?」
​​​​​​​     「……嗯。」雪勘緩緩點頭。
​​​​​​​     「什麼!!!」見到雪勘點點頭,百嘹他們頓時也回神了,一臉非常震撼的模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     「沒時間解釋了!」雪勘揮手打斷百嘹他們的質問,「現在馬上派出皇宮裡的全部妖魔去找平瀾!就算要翻遍整個皇宮也要把平瀾找出來!快!!!」
​​​​​​​     「是!!!」
​​​​​​​     六妖魔以及一位妖魔君主馬上向皇宮裡全部妖魔發佈命令,馬上拋下手上的工作去尋找封平瀾的下落。
​​​​​​​     不用多久,皇宮裡的所有妖魔們不斷在皇宮裡四處奔波,一邊奮力四周搜索,一邊大聲呼喊封平瀾的名字,希望這樣能找出封平瀾。
​​​​​​​     過了半個小時,皇宮裡總共有上千多名的妖魔幾乎把皇宮全翻了好幾百遍,可就是一直找不到封平瀾。
​​​​​​​     聽了全部妖魔的報告,雪勘和奎薩爾他們六個臉色極度蒼白,尤其是奎薩爾更是因為封平瀾的失蹤,臉色幾乎死白了。
​​​​​​​     「你們真的全都找了嗎?!」雪勘再次質問四周為了尋找封平瀾而找到氣喘吁吁的妖魔們。
​​​​​​​     「是!君主,下屬們真的全都找過了。」一名妖魔侍衛馬上匯報,「不過是走廊、花園、鍛煉場,甚至是地牢以及皇宮裡的隱秘暗室或是密室全都找遍了,就是到處找不到封平瀾大人!」
​​​​​​​     「天啊……」雪勘無力的彎下身子。
​​​​​​​     「瀾,你到底在哪裡?」奎薩爾快失去理智的蹲下身子,幾乎快崩潰的雙手死死抓住自己的頭髮,壓抑著快失控的情緒。
​​​​​​​     「都怪我……」希茉虛脫的跪在地上,眼淚不斷從眼眶裡流出,非常自責的捂著臉,「我不該讓平瀾獨自一人在花園裡…都怪我……是我的錯……這都是我的錯……」
​​​​​​​     「希茉……」冬犽安撫自責的希茉,可封平瀾的失蹤也讓他無法靜下心來。
​​​​​​​     百嘹、璁瓏和墨里斯因為凌晨被雪勘處罰至黎明,他們的身體本該在懲罰的時候就很疲累了,一聽見封平瀾失蹤的他們卻不顧身體的疲累死命四處尋找封平瀾,讓他們身體無力的癱坐在地,連說都說不出來。
​​​​​​​     突然間……
​​​​​​​     「那…那個……」
​​​​​​​     有一隻手從一群妖魔裡舉起來,發出膽怯的聲來吸引的全部妖魔們的注意力。
​​​​​​​     「什麼事?」雪勘看見那名舉起手,有話想說的妖魔侍衛。
​​​​​​​     「下屬…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名妖魔侍衛不確定的說,轉頭看向蹲在地上的奎薩爾,「奎薩爾軍團長大人,請問您在半小時前……有出過皇宮嗎?」
​​​​​​​     「……沒有。」奎薩爾愣了一下,「為什麼這麼問?」
​​​​​​​     「下屬可否再問一個問題?」那名妖魔侍衛臉色倏然變得很蒼白。
​​​​​​​     「說。」
​​​​​​​     「封平瀾大人他……有沒有羽翼?」
​​​​​​​     聽見妖魔侍衛的問話,奎薩爾抬頭和雪勘以及冬犽他們互相對望幾秒,因為除了他們七個之外,根本沒有其他妖魔知道封平瀾有羽翼,奎薩爾他們也沒向其他妖魔說過。
​​​​​​​     奎薩爾沉默了幾秒,之後才點頭答復,「有,和我一樣的炫彩羽翼。」
​​​​​​​     聽見奎薩爾的答話,四周的妖魔都不禁倒吸一口氣,然而那名妖魔侍衛的臉色卻徹底死白,似乎發覺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     「你是不是知道平瀾在哪裡?!」似乎發現妖魔侍衛不對勁,雪勘趕緊逼問他。
​​​​​​​     「半…半小時前,下屬執行巡邏的時候經過皇宮大門的外圍,看見有個人影用著非常迅速的速度衝出皇宮外。」妖魔侍衛顫抖著的聲音說道,「因為速度實在太快,下屬看不清是誰,就看見那人影背後有對炫色羽翼。」
​​​​​​​     聽了妖魔侍衛的話,奎薩爾猛地衝了上前一把掐住妖魔侍衛的脖子,紫色的眼瞳瞬間染紅血紅色,「為什麼一開始沒說!!!」
​​​​​​​     「下…下屬誤以為那是……奎薩爾軍團長大人您……」脖子被掐住的妖魔一臉痛苦抓著奎薩爾的手腕,卻不敢反抗的趕緊解釋,「因為……下屬只曉得…有那種羽翼的……就只有您了……不曉得那是…封平瀾大人……」
​​​​​​​     「你說有個人影衝出皇宮卻看不清是誰,那你為什麼還能看見那人影的羽翼是炫彩的?」雪勘察覺妖魔侍衛說的話有點不對,來到妖魔侍衛身邊質問他。
​​​​​​​     「羽毛……」妖魔侍衛把手伸進口袋裡,從口袋裡拿出一根小羽毛,「下屬那時候…看見有根羽毛落下……所以撿起來了……」
​​​​​​​     見到妖魔侍衛拿出一根炫色的小羽毛,奎薩爾馬上鬆開妖魔侍衛一把將小羽毛奪走,仔細的檢查小羽毛。
​​​​​​​     脖子被鬆開後的妖魔侍衛非常痛苦的不斷咳嗽,想把被堵在喉管無法順暢的氧氣給咳了出來。
​​​​​​​     「這確實是瀾的羽毛沒錯!」奎薩爾非常肯定的說。
​​​​​​​     「也就是說……」雪勘的臉倏然煞白,「平瀾跑出皇宮了?!」
​​​​​​​     知曉封平瀾離開了皇宮,奎薩爾再次一把抓起妖魔侍衛的衣領,質問著,「瀾朝哪個方向飛出去了!?」
​​​​​​​     「村鎮!」妖魔侍衛馬上回答。
​​​​​​​     得知封平瀾大致的所在後,奎薩爾的背後瞬間長出炫色巨翼,羽翼用力一拍,奎薩爾的身影像被發射的子彈似的衝飛出去,瞬間消失在所有妖魔視線裡。
​​​​​​​     「給本皇看清楚!」雪勘拿起一根從奎薩爾身上落下的炫色大羽毛,將大羽毛拿到妖魔侍衛眼前,「奎薩爾的羽毛有手掌那麼大,這根連食指都不到長度的小羽毛怎麼可能會是奎薩爾的啊!白癡啊!」最後還不忘給妖魔侍衛一個巴後腦服侍。
​​​​​​​     「全都馬上出宮把平瀾找回來!!!」
​​​​​​​     「是!!!」
​​​​​​​     接到雪勘的命令,全皇宮的妖魔都騎上妖獸的戰馬衝出皇宮,開始分散四周去尋找封平瀾的下落。
​​​​​​​     居住在皇宮前方不遠處的村鎮裡的妖魔老百姓們突然覺得皇宮裡非常吵鬧,似乎發生了什麼事似的,接著有個妖魔老百姓看見有一道黑影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皇宮裡衝了出來,猛地像炮彈般「碰」的一聲非常粗暴的降落在地面上掀起一陣雪崩塵煙土沙,讓四周的妖魔老百姓嚇到跌坐在地上。
​​​​​​​     ​​​​當塵煙消散後,妖魔老百姓們就看見聞風喪膽的戰鬼一臉慌張的模樣不斷東張西望,讓他們不嚇得知所措。
​​​​​​​     「你們在半個小時前有沒有看見一個三歲左右背後有對炫色羽翼的異色瞳妖魔經過這裡?!」奎薩爾揚聲問著四周的嚇到呆愣的妖魔老百姓。
​​​​​​​     「沒…沒有……」
​​​​​​​     「沒看見……」
​​​​​​​     「我也沒見到……」
​​​​​​​     四周的妖魔老百姓個個搖頭晃腦,都說沒見到,讓奎薩爾覺得非常煩躁。
​​​​​​​     「我見到了哦!」一聲稚嫩的童音猛地響起,回答了奎薩爾的話。
​​​​​​​     奎薩爾轉頭看向發言的妖魔,是個頭上有對狼族獸耳,外表年齡看起來和封平瀾差不多的小女孩妖魔,「他去哪了?」
​​​​​​​     「他朝村鎮外頭飛出去了。」小女孩妖魔指著村鎮遠處方向,「那個小男孩好像很痛苦似的,在空中搖搖晃晃的很努力飛出去呢!」
​​​​​​​     聽了小女孩妖魔的話,奎薩爾的臉更加蒼白又擔憂的馬上拍翅離去,在經過小女孩妖魔身邊的時候,奎薩爾伸手摸了摸小女孩妖魔的頭,輕聲說道,「謝謝。」
​​​​​​​     在小女孩妖魔愣了幾秒回頭看的時候,奎薩爾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     奎薩爾保持身體平衡在低空飛行,伸出手指輕輕觸碰被雪花覆蓋的地面,接著一抹黑影像是海浪般不斷擴散,黑影像漆黑的簾佈般閃過雪白的土地,向外處擴大。
​​​​​​​     見到影子擴散出去後,奎薩爾背部用力拍翅,羽翼帶著奎薩爾的身體飛向高處,用能力在地面搜索封平瀾的氣息,而自己從高空尋找封平瀾的身影。
​​​​​​​     奎薩爾遠飛直徑有三十公里了,可就是還沒見到封平瀾的身影,影子也沒有感覺到封平瀾的氣息,讓奎薩爾感覺非常著急。
​​​​​​​     「到底在哪裡?他應該沒辦法跑很遠才對……」奎薩爾不斷四處張望,不想錯過一絲見到封平瀾身影的渺茫幾率,「在哪裡?你到底在哪裡?封平瀾!」
☆*☆*☆*☆*☆*☆*☆*☆*☆*☆*☆*☆*☆*☆*☆*☆*☆*☆*☆*☆*☆*☆*☆*☆
​​​​​​​     「哈…哈…哈……」
​​​​​​​     封平瀾捂著流出血的手腕而冒著冷汗不停的粗喘著氣,漂亮的異色瞳受到發作的嗜血期影響而時不時閃過一片紅光,不習慣用羽翼飛行的他搖搖晃晃的在空中飛行,看起來隨時都會墜落的危險。
​​​​​​​     持續飛行整整半小時的封平瀾,絲毫沒有停息的想要遠離有妖魔的所在,想到達一個沒有任何生命體的所在。
​​​​​​​     在封平瀾經過一座森林的上空時,封平瀾手腕上的血味吸引了棲息在森林裡的妖獸們的注意,甚至還被下頭的妖獸們追蹤著也不曉得,​​​就在封平瀾要避開一棵大樹的時候,樹頂上被雪給覆蓋的樹枝堆裡猛地衝出一隻巨大妖獸出來,朝封平瀾避開樹的飛行軌道襲去。
​​​​​​​     「啊!!!」
​​​​​​​     見到妖獸從樹上衝了出來卻來不及反應的封平瀾,就這麼被妖獸從空中襲擊,身體無法保持平衡的從空中墜落。
​​​​​​​     在墜落的途中,封平瀾嬌小又虛弱的身體不知撞斷了多少樹枝,斷裂的樹枝同時也在封平瀾身上留下許多割痕,讓封平瀾的身體四處流出一絲絲的血。
​​​​​​​     「咕呃!」
​​​​​​​     從空中墜落撞斷許多樹枝,最後重重的摔倒在地,讓封平瀾覺得渾身劇痛腦袋又眩暈,遲遲昏厥許久無法起身。
​​​​​​​     一堆妖獸見到封平瀾墜落下來後,洶湧的衝到封平瀾身邊,把封平瀾給包圍起來。
​​​​​​​     封平瀾抬起眩暈的腦袋,模糊不清的視線看見自己四周包圍著一大群一身白的妖獸,這時才發現自己早已被這群妖獸給盯上了。
​​​​​​​     妖獸們聞到封平瀾身上不斷散發出來的血腥味,讓他們感到非常興奮又饑渴,喉嚨不斷發出低聲嘶吼聲,似乎想要立刻把封平瀾給碎屍萬段然後啃食掉。
​​​​​​​     「別…別過來……」封平瀾雙手捂著自己的腦袋,神情非常痛苦不堪的說道。
​​​​​​​     不知是聽不懂封平瀾的話,還是不打算放過封平瀾這美食,妖獸們發出低沉的嘶吼聲一步步的不斷逼近封平瀾。
​​​​​​​     「別過來……」封平瀾把自己的身體緊緊縮成一團,背後不算很大的羽翼也緊緊包覆著自己身體,警告不斷朝他逼近的妖獸們。
​​​​​​​     一隻妖獸按耐不住自己的飢餓,猛地躍起飛撲向封平瀾,接著四周的妖獸也隨著一起跳躍起來撲過去,開始爭先恐後要撕咬封平瀾。
​​​​​​​     就在瞬間,封平瀾時不時閃著紅光的異色瞳瞬間染上血色,下一秒,飛躍在空中的妖獸們的身體突然間以非常詭異又恐怖的三百六十度曲折,阻撓了它們像襲擊封平瀾的注意。
​​​​​​​     身體各處傳來突如其來的痛處,讓妖獸們瞬間打消想要撕咬封平瀾的念頭,猛獸群的劇痛嘶吼聲悽厲的迴響了整個森林。
​​​​​​​     接著,一股腥臭的血味隨著冬天的寒風拂過,吹到封平瀾從皇宮那裡逃出來的天空方向盡頭。
☆*☆*☆*☆*☆*☆*☆*☆*☆*☆*☆*☆*☆*☆*☆*☆*☆*☆*☆*☆*☆*☆*☆*☆
​​​​​​​     奎薩爾持續在空中飛行了許久,仍不見封平瀾的身影,就連影子也探索不到封平瀾的氣息,讓奎薩爾不禁覺得有些疲倦。
​​​​​​​     奎薩爾停立在一棵大樹的粗幹樹枝上稍作休息,影子仍是繼續搜索封平瀾的氣息,自己在休息期間也不放過四周的景色是否有封平瀾的身影。
​​​​​​​     「瀾……你到底在哪裡?」
​​​​​​​     「拜託…不要逃走……不要丟下我……」
​​​​​​​     「不要再把我丟在沒有你存在的世界裡……」
​​​​​​​     近乎哀求的語氣,奎薩爾顫抖著身體非常害怕的說道,希望封平瀾能出現在他面前。
​​​​​​​     突然間,從遠方拂過一陣寒風吹過奎薩爾的面前,冰冷的寒風還混雜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     「血味?」聞到血腥味的奎薩爾心裡震了一下,遲疑的轉頭望向寒風吹來的方向,「是妖獸的血味……」
​​​​​​​     奎薩爾舉起手想要捏了捏聞到血味的鼻子一下,忽然卻止住了想要捏鼻子的動作,頓時愣住了。
​​​​​​​     「瀾?有瀾的血味!」聞到一股妖獸的血味中,還混雜了封平瀾一絲血腥味,激起了奎薩爾的注意。
​​​​​​​     ​​​​​​​​​奎薩爾馬上拍翅飛起,朝寒風吹來的方向飛去,也不忘操控影子前去搜索封平瀾的氣息,大致飛了十分鐘左右,奎薩爾來到一座森林的上空,仔細的四處張望尋找封平瀾的身影。
​​​​​​​     就在奎薩爾來到森林裡頭的範圍,突然聞到一股非常腥臭的血味,和他剛剛聞到的妖獸血味是一樣的,奎薩爾跟著從森林某處飄來的血腥味飛去,操控影子先一步到那裡探索,接著,奎薩爾的影子探索到了封平瀾的氣息。
​​​​​​​     「瀾!」
​​​​​​​     感覺到封平瀾氣息的奎薩爾馬上朝那方向迅速飛去,然後減速來到目的地上空開始降落,雙腳安全落地後就連身後的羽翼都沒收起來,馬上抬頭尋找封平瀾的身影,​​​​​​但奎薩爾看見眼前的景象,讓他徹底忘了要尋找封平瀾的念頭,完全愣住遲遲無法回神。
​​​​​​​     屍體,地上滿滿都是妖獸的屍體。
​​​​​​​     妖獸們的身體全都以非常詭異的姿勢倒在地上,奎薩爾定眼一看,卻發現妖獸們的身體都被扭折了,要不就是身軀被碎屍萬段,大多數的妖獸都已死了,一部分的妖獸處於半死不死的狀況一抽一搐陣陣掙扎。
​​​​​​​     「吼——————」​​​​一聲妖獸的悽厲慘叫聲拉回了奎薩爾的神魂,當奎薩爾轉頭看向聲音所在後,就發現一隻妖獸血液四濺倒下的場景。
​​​​​​​     奎薩爾看見妖獸倒地後抽搐幾下,便沒了生命的氣息了,接著有個人影從妖獸身邊走過,來到奎薩爾面前。
​​​​​​​     「……瀾?」奎薩爾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遲疑的呼喚眼前一直尋找的孩子名字。
​​​​​​​     看著離自己有段距離的封平瀾,奎薩爾再次愣住了,他看見封平瀾雙眼赤紅,一臉面無表情又渾身上下包括身後不算豐滿的炫色羽翼都沾滿了血的站在自己面前,和當初被那群十四個妖魔抓走而暴走封平瀾不太一樣。
​​​​​​​     「是奎薩爾啊……」​​​​​​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並沒有過往那軟奶可愛讓人喜愛的稚嫩嗓子,相反的是近乎絕望又冰冷至極的低沉嗓子。
​​​​​​​     聽見封平瀾的聲音,奎薩爾不自覺的退後一步,似乎無法接受他所認識的封平瀾會變成這模樣,「瀾?你怎麼……」
​​​​​​​     「抱歉啊……我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可愛的封平瀾。」封平瀾打斷奎薩爾的話,緩緩說道,「我是一百年前,陷害了你們差點被滅魔師殺死,讓你們憎恨致骨的人類封平瀾啊。」
​​​​​​​     宛如宣判死刑的宣告,奎薩爾臉色蒼白的雙腳不自覺後退好幾步,直到背後靠上樹後身體癱軟的跌坐在樹下,一百年前的悔恨記憶非常清晰的閃過奎薩爾的腦裡,像是走馬燈般的不斷回放著當初不信任封平瀾的回憶。
​​​​​​​     「你所疼愛的那個可愛的封平瀾,已經死了哦。」封平瀾緩緩走到奎薩爾面前,冰冷的赤瞳毫無感情的盯著奎薩爾,冰冷的言語緩緩從嘴裡說出,「因為我的關係,他消失了。」
​​​​​​​     封平瀾的話語剛落,奎薩爾的紫瞳倏地流出一道淚痕,不受控制的劃過輪廓,從下巴滴落。
​​​​​​​     當初的悔恨,宛如心如刀絞的劇痛再次從奎薩爾的心裡爆發出來,面如死灰的流著淚盯著封平瀾。
​​​​​​​     ​​​​​​​「封…平瀾……」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grainbow 的頭像
yongrainbow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5) 人氣()


留言列表 (65)

發表留言
  • 平瀾
  • 好虐😂😂
    頭香~😊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7/12/16 16:57 回覆

  • 訪客
  • 第一~~(•ө•)
  • 大大慢了~

    yongrainbow 於 2017/12/16 16:57 回覆

  • 玥玥
  • 是因為嗜血期的關係嗎?後面平瀾會不會恢復原狀阿,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呀~
  • 慢慢期待吧~

    yongrainbow 於 2017/12/16 16:58 回覆

  • 娜娜
  • 第三!看來又要虐了,人格分裂?所以……薩要快點向瀾瀾告白,不~坦白啊,告訴你多愛他~
  • XDDDDD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12/16 16:58 回覆

  • 悄悄話
  • 冰舞❄️
  • 差點忘了要看⋯⋯
  • 你可以延迟几篇看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29 回覆

  • 訪客
  • 好期待下星期!!!超好看der (^▽^)
  • 趕快寫到結局,然後解放~~~~~~~~~~~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30 回覆

  • 悄悄話
  • 小喵
  • 好虐ㄛ
  • 還好吧?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36 回覆

  • 訪客
  • 啊啊啊啊小平瀾啊~~~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37 回覆

  • 訪客
  • 萨,你在一旁愣着干什么?!赶紧抱上去啊啊啊!不然人跑了,就有得你哭了!
  • 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38 回覆

  • 平瀾
  • 加油好期待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1 回覆

  • aa1234435
  • 從痞讀趣APP留言

    好好看哦~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1 回覆

  • aa1234435
  • 從痞讀趣APP留言

    期待下集😂😂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1 回覆

  • 訪客
  • 啊~真是太棒啦!好緊張~好刺激呀~
    平瀾的第二人格~(好令人心動^Δ^
    哎呀~奎薩爾~這時候就要趕緊“抱緊”處理呀~(好萌好萌~>///<
    好期待下集~下禮拜六快點到呀~(其實最希望大大能每天都出> <
  • 想給我死啊!!!!!!!!!![○・`Д´・ ○]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1 回覆

  • 貓咪
  • 咦咦咦咦咦!?
    大大不要斷在這啊!
  • 我偏要╮(╯▽╰)╭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2 回覆

  • 訪客
  • 真的 大大都段在這激烈的地方!
  • 刺激的情節都必須留在後頭~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2 回覆

  • 訪客
  • 大大卡在這邊不厚道
  • 大大你們催我更文不給我停更就很厚道嗎?= =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4 回覆

  • _昑虔
  • 前面太甜了,該是时候放一些酸的,這樣才精彩啊哈哈哈哈(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ノ)
  • 然後再來苦的=w=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45 回覆

  • 訪客
  • 这是所谓的先甜后苦吗?
  • 嗯~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0 回覆

  • 嘻嘻~
  • 好虐~但是好想繼續看下去~~😣😣
  • 被大大們逼到這樣,我真不想寫了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0 回覆

  • Jia YU
  • 虐啊~
    希望這只是暫時的
    大大 辛苦了 加油喔~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1 回覆

  • 647
  • 人的潛力果然是被逼出來的,照理說瀾應該是不會飛的
  • 不解釋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1 回覆

  • 訪客
  • 話說瀾瀾贏該不是死了,只是有了前世的記憶不管是半妖魔瀾瀾還是人類封平瀾都是同一個人吧?
  • 平瀾認為那個愛向奎薩爾撒嬌的封平瀾已經不在了~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1 回覆

  • 愛玉
  • 啊啊啊啊啊啊
    大大你別停啊!(°ロ°)!!
    精彩的說...

    被虐到了...嘻嘻...( # ^ ^ # )

    別停啊大大!我支持你!!d( ^ O ^ )b
  • 我偏要停在這= =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2 回覆

  • 平瀾
  • 斷在這種地方…wwQ_Q
  • (~ ̄▽ ̄)~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4 回覆

  • 白色的貓
  • 終於全部補完了喵(=゚ω゚)ノ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4 回覆

  • 訪客
  • 我被虐到了QQ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4 回覆

  • 平瀾
  • 雙更好不好
    拜託~(>﹏<)
  • 不好= =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4 回覆

  • 葉子
  • 大大><><><怎麼停在這阿!!!!
  • 爆字了呀~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5 回覆

  • 訪客
  • 求下一章~QAQ
  • 鼻要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5 回覆

  • 訪客
  • 求下一章~QAQ
  • 訪客
  • 奎薩爾會不會走過去抱住封平瀾阿………………(*^3^)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5 回覆

  • 千謎
  • 大大是马来西亚哪里人啊?我也是马来西亚人哦😋
  • 檳城哦~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5 回覆

  • 訪客
  • 萨,上啊!跑过去,抱住,压倒,扛回家!!
  • 會被告侵犯幼童的!!!!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6 回覆

  • 埃利希
  • 更文!庚文!
  • 明明通知說了要停更= =+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6 回覆

  • 訪客
  • 坐等~~~『更新』><><><
  • 我看不見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6 回覆

  • 平瀾
  • 更文(⊙ω⊙);快
  • 懶洋洋~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7 回覆

  • 訪客
  • youth m UFC yam FYI curry
  • 大大,你在說什麼?=A=?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8 回覆

  • 訪客
  • 求更新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6:59 回覆

  • 訪客
  • 求更新
  • 小喵
  • 大大辛苦ㄌ,求更文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7/12/24 17:00 回覆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通告~
    因為親戚結婚,所以停更一日了*٩(๑´∀`๑。)ง*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好噠~(ㅅ´ 3`)♡
  • 訪客
  • 大大明天会更吗?
  • 平瀾
  • 更文%>_<%
  • 訪客
  • 今天會更文嗎QAQ 求給糧啊!!
  • 訪客
  • 今天會更文嗎QAQ 求給糧啊!!
  • 狂點更新鍵
  • 作者大大給你吃棒棒糖快更唄
  • 伊祈
  • 什麼時候更文?TAT
  • 訪客
  • 大大 更文啊啊啊 😭😭
  • 訪客
  • 求更啊啊啊
  • 訪客
  • 求更求更><~~
  • 訪客
  • 大大沒有看到大家正賣力的寄菜刀嗎😣😣
  • 訪客
  • 我相信大大,今天會更文,只不過什麼時候……這就不知道了!我會耐心等下去
  • 訪客
  • 大大我不會記菜刀的快更快更吧,小的我等到快死了QAQ
  • 千謎
  • 我下个星期有去槟城,有缘自然会相见~😆
  • 訪客
  • 辛苦了 偶爾停更沒關係啦~好好休息比較重要哦( ´▽` )ノ
  • 無靈
  • 瀾瀾會傷害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