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了百年誤會,重新建立了友情與親情的七妖魔,加上新的一位妖魔君主在內,八妖魔如今過著比過往更加開朗又熱鬧的永恆生活。
     今早和冬犽他們化解了誤會,就開始坐在櫻花樹下敘敘舊過往的生活狀況,八妖魔幾乎聊了一整個下午。
     在敘舊的過程中,八妖魔之中的其中一個妖魔靜靜地離席,悄悄地離開花園了。
     那個妖魔悄悄地離席被封平瀾看在眼底,雖然很想跟上去,但是冬犽他們還在跟自己說話中,完全離不開身。
     雪勘也把封平瀾的表情看著眼底,低聲的竊笑一下就再和封平瀾聊了大概半個小時後,就催促冬犽他們去幹事,然後帶著封平瀾去找某個悄悄離去的妖魔。
     「雪勘皇子,我可以自己去找奎薩爾的。」被雪勘牽著手的封平瀾抬頭說道,「您忙的話可以先去忙,我沒關係的。」
     「才不要!」雪勘趕緊拒絕封平瀾的話,「你啊!昨天說想要一個人待在花園,結果嗜血期發作後突然離開皇宮的事,讓我和希茉被奎薩爾罵得很慘耶!要是讓你一個人去找他,奎薩爾還不掐死我才怪!」
     「呃!對不起……」知道是自己有錯在先,封平瀾愧疚的道歉,「但是,就算是這樣奎薩爾也還不至於會動手掐死您吧?奎薩爾那麼重視您……」
     「比起我,奎薩爾現在完全把你當做是他的命,要是你有什麼三長兩短,我看奎薩爾直接毀滅幽界算了……」雪勘毫不客氣的吐槽奎薩爾,「他還會管重不重視我嗎?」
     「呃……」封平瀾汗顏的看著雪勘,「非常抱歉。」
     「到了哦。」雪勘停在一間黑色的房門前,封平瀾不確定的說,「我記得這裡是……圖書館吧?」
     「是啊。」雪勘點點頭。「奎薩爾就在裡面。」
     「謝謝您。」封平瀾向雪勘道謝,「那我自己進去找奎薩爾就好,雪勘皇子您去忙吧!」
     「知道了。」雪勘無聲的打開房門,讓封平瀾進去圖書館裡,見到封平瀾進入圖書館後,就輕輕地把門關上,就自己去忙了。
     圖書館的四周墻壁都擺放著一整排高聳的書櫥,封平瀾特意放輕腳步走在書架旁,很快的就看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一架書櫥前拿著一本書非常認真的閱讀著,似乎不曉得有個小不點正躲在某處窺視著他。
     找到啦~
     封平瀾鬼鬼祟祟的躲在角落,窺視著正在認真閱讀著書籍的奎薩爾,接著像個小偷似的踮起腳尖鬼鬼祟祟的悄悄靠近奎薩爾。
     確定奎薩爾沒發現自己的存在,封平瀾無聲無息的來到奎薩爾身後,豎起食指快速朝奎薩爾的大腿用力戳去。
     有機可趁!!!
     就在封平瀾的食指快戳中奎薩爾的大腿時,奎薩爾連頭和視線都沒從書本上移開,忽地抬起了腳,一瞬間躲開了封平瀾的戳指。
     「啊……」指尖戳空了,封平瀾因為腳步踉蹌一下,身體朝書架上撞去。
     就在封平瀾快撞上書架那一刻,正在看書的奎薩爾伸出一隻手迅速抓起封平瀾的後領,適時阻止了封平瀾差點發生的悲劇。
     「破綻太多了。」奎薩爾的低沉聲音冷冷響起,將手上的封平瀾像是抓小貓似的給拎起來,但是視線仍是沒從書上移開。
     「偷襲失敗……」被拎起的封平瀾垂頭喪氣的低著頭,「奎薩爾是怎麼發現我的?」
     「氣息沒完全隱藏好,躲藏方式也太過潦草,腳步聲聽得很清楚。」奎薩爾說出封平瀾的破綻。
     「欸?!!我明明沒發出任何腳步聲啊!」封平瀾不可置信的說道。
     「腳尖的摩擦聲。」奎薩爾的視線終於從書上移開,斜著眼無奈的盯著手上拎著的封平瀾,「就算比針掉落在地更加細小的聲音,我都能聽見。」
     「……不是說蛇的聽覺很差的嗎?」封平瀾無語的看著奎薩爾,「正常的蛇不都是用舌頭來感應四周的嗎?為什麼奎薩爾的耳朵那麼靈敏啊?」
     「我們又不是正常的蛇,你認為幽界妖魔和人界畜生的生存方式是一樣的嗎?」奎薩爾把封平瀾放在自己的背後,然後自己繼續翻閱手上的書本。
     「嗚……不一樣。」封平瀾爬上奎薩爾的背後,雙手環著奎薩爾的脖子,雙腳環著奎薩爾的腰,像隻無尾熊一樣掛在奎薩爾的背上,「人界的蛇會冬眠,可我和奎薩爾都沒有冬眠,不過在冬天的時候我特別顯得很眼睏。」說完,封平瀾就開始不禁的打起哈欠來。
     「那是因為你還是個小孩子,而且還在冬天裡發作了嗜血期,這樣疲勞度會雙倍吧。」奎薩爾回答封平瀾的話,「照人界的說法,小孩子要多睡才會長高,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封平瀾懶洋洋的下巴趴在奎薩爾的肩膀上,眨著眼睛看著奎薩爾手上滿滿都是妖魔文字的書,「東方海域的某處大海裡…有座海底地下城……」封平瀾斷斷續續的讀出奎薩爾手上的書裡內容,「那座地下城叫做海底鬼…鬼眾?海底鬼眾地下城?」
     「是鬼塚。」奎薩爾糾正封平瀾的讀音,「海底鬼塚地下城。」
     「那是什麼地方?」封平瀾轉頭看著奎薩爾的側臉,好奇的問。
     「……」奎薩爾沉默的轉頭盯著封平瀾幾秒,才緩緩的開口說道,「這是幽界從古代一直傳承下來的傳說,是真是假誰都不知道。」
     「什麼樣的傳說?」
     「和虛魔之子有關的傳說。」
     奎薩爾拿著剛剛閱讀著的書本,背著封平瀾來到書架前的書桌旁,拉過一張椅子轉身讓封平瀾站在椅子上,直到封平瀾的雙手和雙腳鬆開他之後,自己才拉過隔壁的椅子坐下來,開始給封平瀾速說幽界的傳說。
     封平瀾坐在奎薩爾身邊,轉頭直直盯著奎薩爾,等待奎薩爾說有關幽界的傳說。
     「在古時代,幽界的妖魔並不像現在一樣總是和人界的召喚師與滅魔師為敵。據說在那古老的時代,召喚師和滅魔師都還不存在的時候,是幽界的妖魔和人界的人類是和平共處的時代。」
     「欸?」封平瀾詫異的瞪大眼睛,「妖魔和人類一起生活嗎?」
     「很奇怪?」奎薩爾揚眉反問封平瀾。
     「沒,只是覺得很驚訝。」封平瀾愣愣的眨著眼,「奎薩爾看起來很不驚訝。」
     「我從小聽到大,麻痺了。」奎薩爾聳聳肩,看起來完全不在乎,「人界也不都是有許多傳聞著妖怪和人類一同生活的傳說嗎?你不知道?」
     「與其說是傳說,我看絕大部分的人類都直接把那傳說當做是虛幻的小說情節鬼扯。就算相信世上有鬼,也根本不相信世上會有妖魔鬼怪吧?」封平瀾歪了歪腦袋,猜疑著那些很現實的人類思想,「你繼續說。」
     奎薩爾點點頭,繼續說道,「在那個時代,有不少妖魔與人類有著互相愛戀彼此的情感,還有一些已經組織了家庭,甚至還有些擁有了自己的孩子。」
     「有孩子?」封平瀾似乎意識到了一些事,「也就是說……」
     「對,就是虛魔之子。」奎薩爾拿起自己剛剛閱讀的書本,翻閱在最前頁,然後放在封平瀾的大腿上,「虛魔之子的傳說,也是從這個時候傳承下來的。」
     由於因為封平瀾還是個孩子,身高自然還不到可以在書桌上看書的高度,所以奎薩爾才會把書放在封平瀾的大腿上。
     封平瀾拿起書本,看著奎薩爾翻閱出來的書頁,卻看見書上除了有妖魔文字以外,還有一些插圖,封平瀾看見插圖上畫了一對很明顯是男性的妖魔與女性的人類,他們手上抱著一個看似人似妖的小孩,估計就是虛魔之子了。
     「與人類相愛的妖魔,都會把身為另一半的人類帶來幽界生活。據說這些妖魔和人類在幽界的某處建立了一個妖魔與人類共存的國家,並在那裡過著幸福的生活。」
     「欸?人類不是無法到達幽界的嗎?更別說還是生活在幽界。」封平瀾感到非常詫異的問。
     「是這樣沒錯。」奎薩爾眼神飄上天花板,似乎在想些什麼事,「詳細情形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要讓人類生活在幽界的辦法也不是說沒有。」
     「哦。」封平瀾了解的點點頭,「繼續。」
     奎薩爾側身坐在椅子上面向封平瀾,一隻手扶著封平瀾坐的椅背上,另一隻手開始翻閱封平瀾腿上的書本,繼續給封平瀾說解後續。
     「接著幽界的某個妖魔君主,忽然發現虛魔之子有著遠比一般純血妖魔異常強大的妖力,便有了邪心,那個妖魔君主想要獲得虛魔之子的力量。」
     「為了想要得到虛魔之子的力量,妖魔君主不知花了多少年改建了自己的幽國,把自己掌控的幽國改建成一座巨大無比的皇城。」
     「皇城建立好後,妖魔君主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終於讓虛魔之子們聽從他的命令。就在虛魔之子聽從妖魔君主的命令之後,皇城突然脫離了地面飄在空中,形成了天空城。」
     「天空城在幽界的天空緩緩的四處飄蕩,也在天空城飄起那一刻,幽界的戰爭不斷接二連三的引發,結果在短短幾天內,幽界彷彿世界末日般降臨,死傷無數,處處都能看見妖魔的屍體。」
     奎薩爾一邊說著傳說故事,一邊翻著封平瀾腿上的書本,封平瀾看著奎薩爾翻閱的書頁上也有一副插畫,是一副許多妖魔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四處一片狼藉的插畫。
     「全幽界很快被毀滅成一塌糊塗,甚至有些妖魔為了生存而逃到人界去避難。妖魔君主見到不少妖魔逃去人界,而且幽界已處於毀滅狀態,妖魔君主便打算前往人界,開始毀滅人界。」
     「就在某一天,幽界的天空突然掉落五個不明發光物體,像流星般的劃過天空,掉落地面。」
     封平瀾根據奎薩爾說述的過程翻過書頁,就看見書頁上有一副五道宛如流星般的光痕,劃過幽界漆黑一片的夜空,墜落地面的插圖。
     「那五個不明發光物體墜落地面後,偶然被五個待在天空城裡的虛魔之子看見,他們便結伴一起悄悄地朝那不明物體墜落的所在前去。」
     「五個虛魔之子到達了目的地,就看見不明物體墜落的所在發出淡淡的光芒,他們五個把五個不明物體撿了起來後,卻發現是一顆非常漂亮的寶石。」
     「虛魔之子一人拿著一顆寶石,當做護身符似的一直帶在身上,便回到天空城裡去。」
     「之後,就在妖魔君主打算讓天空城前往人界的那一天,天空城的內部似乎出現了內亂,導致天空城開始崩毀四裂。原本一座非常巨大無比的天空城忽然四分五裂,形成了有一座皇宮大小的天空城,分裂的皇城像是失去了引導般各自飄散幽界的天空某處。」
     隨著奎薩爾所說的故事,正在翻書的封平瀾碰巧翻到一頁插圖的頁數,正如奎薩爾所說的一般,插圖上畫著一座巨大無比的天空城四分五裂的插畫。
     「幾天後,分裂的天空城忽然從空中墜落地面。在那附近的妖魔親眼看見天空城墜落地面後便好奇的上前看個究竟,結果他們看見天空城上有一堆不明生物在皇城裡活動。」
     「不明生物?」封平瀾疑惑的抬起頭,好奇的問道,「是妖獸嗎?」
     「據說不是。」奎薩爾搖搖頭,「聽說是一群像是喪屍類的不明生物。」
     「僵屍嗎?!」聽見某種名詞,封平瀾不禁蒼白了一張臉。
     「也有妖魔這麼說,但還不確定是真是假。」奎薩爾歪著頭回想著,「但除了僵屍之外,據說還有別的妖魔說是會活動的骷髏,或是一些腐爛的屍鬼什麼的……」
     「……」聽了奎薩爾的話,封平瀾的臉完全一片蒼白,頭上掛滿了無數黑線,一臉慘白的盯著奎薩爾,「然後呢?」
     「然後,有一群妖魔開始團結起來,企圖攻佔墜落地面的天空城,最終的結果是為了攻佔天空城而侵入皇城裡的妖魔,卻沒有一個活著出來。」
     「因為見到許多妖魔進入皇城裡沒有一個活著出來,而且皇城裡還時不時會發出毛骨悚然的鬼叫聲。之後那些天空城便被幽界封為禁忌所在,不再有任何妖魔敢踏入那裡。」
     「你說天空城四分五裂從天空上墜落,那分裂了多少個?」封平瀾提出了疑問。
     「五個。」奎薩爾舉起手掌,骨節分明的五指微微大開,「這五個被分裂的天空城各自飄到不同的地方,卻同時的從空中墜落地面。」
     「有說過掉在哪裡嗎?」封平瀾好奇的繼續問道。
     「據說在東方的海域裡、南方的極寒地、西方的高山頂峰,以及北方的荒地沙漠。」奎薩爾說出地點,「這四個地方被列為幽界的絕對禁地。」
     「欸?四個?」封平瀾愣住了,「還有一個呢?」
     「其中一個,去向不明。」奎薩爾聳聳肩,表示自己不曉得,「有妖魔說,最後一個天空城有可能在四分五裂的時候完全崩毀了,但也有些妖魔說可能也是墜落在幽界的某處,但最終還是沒有答案。」
     「原來如此。」封平瀾了解的點點頭,拿起書本大致讀著書上的妖魔文字,「還有後續嗎?」
     「有。剛剛說到四個天空城被列為幽界禁地吧?」奎薩爾見到封平瀾點點頭,便繼續說,「那之後就沒有半個妖魔敢靠近那裡了。」
     「過了幾天,之前攻佔某個天空城的妖魔軍裡的其中一個妖魔卻意外的從天空城裡活著走出來。當其他妖魔發現那倖存活著的妖魔時,就看見那個妖魔已經渾身是傷,奄奄一息了。」
     「那妖魔滿臉恐懼的說著,天空城裡有許多不明生物,還有一個虛魔之子佔據著天空城,毫不留情的把侵入天空城裡的妖魔軍全都殺死了。」
     「那妖魔還說,那個虛魔之子忽然妖魔化,變成某種不知什麼生物的怪物,完全看不出妖魔種族,虛魔之子完全喪失理智的不斷弒殺著侵入的妖魔軍,甚至還吃了許多妖魔。」
     「見到恐怖的場景,那妖魔害怕得躲藏起來親眼看見這一切,看準時機趕緊逃跑,不斷死命的逃出天空城才活著出來,但那妖魔因為負傷過重,過了幾天還是死了。」
     「最後,東南西北四個天空城的所在就被封為禁忌區域。雖然有些妖魔不怕死或是一時很好奇的進入天空城裡,當然最後進入天空城裡的妖魔沒有一個活著出來。」奎薩爾終於說完了傳說內容,稍微喘了一口氣,「這個傳說就這麼一直傳承下去,直到至今。」
     「也就是因為這個傳說,虛魔之子的存在才會被幽界忌憚著啊。隨著時間的流逝,虛魔之子的傳說才會越扯越大啊。」封平瀾閱讀著書本,發現書本裡的傳說內容和奎薩爾說的有些微差,大概是奎薩爾是縮短內容說出重點告訴他的,「欸?奇怪。」封平瀾突然想起一件事,表情愣了一下。
     「怎麼了?」聽見封平瀾發出疑惑的聲音,奎薩爾低頭看著封平瀾。
     「剛剛你不是說,有一座天空城墜落在東方的海域裡嗎?」封平瀾抬頭問奎薩爾,「明明是天空城,為什麼會被叫做【海底鬼塚地下城?】」
     「這點小細節你也能注意到啊。」對於封平瀾的精明,奎薩爾不禁感到一絲驚訝的揚起眉,「天空城是從高空墜落地面的,因為重力加速墜落的關係,天空城上的皇城有一半的建築物被埋在海底的泥土裡。之後隨著時間流逝,天空城的建築物已經被海底的泥土融為一塊形成了一個地底皇殿。」
     「雖然天空城墜入海底,但是有妖魔說裡頭的不明生物仍是存活著,所以才會被稱為地下城。」
     「可是這樣很奇怪啊!如果裡面的妖魔鬼怪還活著的話,為什麼他們不從天空城裡出來呢?」封平瀾完全不理解的歪著頭,「既然妖魔有辦法進入天空城裡,那麼天空城的某處一定有出入口。那為什麼天空城裡的妖魔鬼怪不從那個出口裡出來呢?」
     「經你這麼一說,確實如此呢。書上也沒解釋為什麼……」聽了封平瀾的問話,奎薩爾猛地突然發現傳說裡的異常不對勁的疑問,「也許那只是個傳說,不一定是真的吧?再說,傳說都說進入天空城的妖魔沒有一個活著出來,這代表裡頭的不明生物一定很強大。要是那些東西從天空城跑了出來,幽界不就變成死亡世界了。」奎薩爾屈起手指,輕輕地朝封平瀾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欸?!!」封平瀾非常詫異的抬頭瞪著奎薩爾,「奎薩爾明明很強的說~~~」
     「那也不代表沒有比我更強大的妖魔存在著,還有在那個時代我還沒出生呢。」奎薩爾伸手揉捏著封平瀾的臉頰,因為臉頰被揉捏的關係,封平瀾發音不準的問,「這傳說是多久的事啊?」
     「有五千年了。」奎薩爾沒停下手指的揉捏,繼續搓揉的封平瀾的臉頰,聽見奎薩爾的話·,封平瀾感到很驚愕,「哇!那麼久的事啊!」
     「反正都只是傳說,大半都不是真實的吧?來說正經事。」奎薩爾終於鬆開揉捏著封平瀾臉頰的手指,伸手抓住封平瀾的腦袋轉到書桌前,接著奎薩爾從影子裡拿出一個小小身影出來,輕輕地放到桌上,「這傢伙怎麼了?」
     「啊!小黑!!!」看見一直昏迷不醒的小影人,封平瀾猛地想起一件事,「我忘了這件事!」
     「你對它做了什麼?」
     「昨天,我獨自一人在花園的時候,嗜血期突然發作了……」封平瀾伸出雙手的食指,指尖互相戳在一起,一臉心虛的看著奎薩爾解釋,「因為腦袋太過混亂,加上我不想給你添麻煩,所以……不小心用精神力攻擊它了。」
     奎薩爾一手捂臉,知曉自己的使魔是以主人提供的妖力生存,雖然戰鬥力不弱,但是對於遭到精神力的攻擊可說是致命的弱點。
     「誒嘿嘿~我這就解開小黑身上的精神力,它很快就會醒過來了~」封平瀾陪笑著,便動手開始解除小影人身上的精神力。
     不用多久,小影人果不其然馬上睜開眼睛,呆愣的東張西望著,然後把視線移到自己的主人和早已被認定為小主人的身上,一臉疑惑不解的盯著他們兩個,「(° . °)?」
     「小黑,你沒事了嗎?」
     「(° . °)???」小影人歪著腦袋,似乎想不起發生了什麼事。
     「呃……」封平瀾尷尬的轉頭盯著奎薩爾,「小黑似乎忘了被我攻擊的那件事……」
     「希茉的使魔也還在昏迷……」奎薩爾提醒封平瀾一句。
     「呃……」經過奎薩爾的提醒,封平瀾也想起希茉的使魔也被自己的精神力給攻擊了,馬上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跑出圖書館,「我這就去找希茉!」
     「我跟你一起去。」奎薩爾將小影人抓到自己的肩膀上,站起身後跟隨在封平瀾身後一起離開圖書館,「你之後要好好學習該怎麼掌控能力了,要是誤傷無辜人可就糟了。」
     「那奎薩爾你來教我吧!」
     「辦不到。我的能力不是精神力,教不了你。」
     「欸!!!那我該怎麼做?」
     「靠你自己,依靠你自己的感覺掌控能力。」
     「哦~那我用精神力來窺視奎薩爾洗……咕嗚!!!」封平瀾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奎薩爾一手攔腰提起來整個人掛在奎薩爾的腰上,另一手捂著嘴巴不讓封平瀾把話說完。
     「好心你把能力用在有意義的地方!別當偷窺狂!」
     奎薩爾吐槽封平瀾的念頭,就這麼捂著封平瀾的嘴,抱著封平瀾離開圖書館。
     「(>y<)」坐在奎薩爾肩膀上的小影人見到自己主人很罕見的吐槽封平瀾,小影人捂著嘴悄悄地竊笑著。
     被封平瀾放在書桌上的書本,正好翻在某一頁有著一張插圖的書頁。
     書頁上的插圖是一個外表看起來是個人類,但是背後卻長出非常巨大的骨架龍翼,圖中的人流著淚,一臉悲憤欲絕的對著幽界漆黑的天空大張著嘴,看起來像是對著幽界的天空悽厲嘶喊般的哭喊著似的。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訪客
  • 第一!
    大大加油哦~
    記得要適當地休息~~
  • 恭喜大大第一~
    好哦~

    yongrainbow 於 2018/01/13 13:54 回覆

  • 訪客
  • 今天好早放文!謝謝你:)
  • 因為今晚要出門,所以昨天死命趕出來的~

    yongrainbow 於 2018/01/13 13:54 回覆

  • 無靈
  • 薩的解說超棒
  • 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8/01/13 13:55 回覆

  • 玥玥
  • 還是大大的文好看,最後的結尾跟之後有什麼關係嗎?還有大大要照顧好自己呦!
  • 沒有關係哦~~~~~~~

    yongrainbow 於 2018/01/13 13:55 回覆

  • 貓咪
  • 大大該不會故事裡的主角也會出現吧!
    O口O
  • 不會不會~(揮揮手)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5 回覆

  • _昑虔
  • 讀到天空城想到天空之城,讀到流星劃過天空想到你的名字…我這是看太多動漫了嗎,,ԾㅂԾ,,
    難道作者大大想寫他們所在地就是那個不知去向天空城一部分嗎XD
    話說今天怎麼這麼少人留言呢?感覺很奇怪啊www

  • 天空城算是根據天空之城的故事啦~
    不過流星部分我倒是沒想到你的名字~XD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7 回覆

  • 小雪
  • 不是要讓瀾回人界看曇華他們嗎?
  • 是呀~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8 回覆

  • Army
  • 平瀾的哥哥和海棠、曇華他們會出現嗎?
  • 會呀~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8 回覆

  • 訪客
  • 難道瀾瀾和薩要去打Boss嗎!!
  • 沒有沒有~(揮揮手)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8 回覆

  • 蜜蜜
  • 我來瞜
    您的文筆還是那麼好呢
    看都看不膩啊
  • 謝謝大大喜歡~⁄(⁄ ⁄•⁄ω⁄•⁄ ⁄)⁄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8 回覆

  • 默藍
  • 大大的文還是好好看呀~~
    話說有要讓封平瀾回人界找曇華他嗎??
  • 有~請耐心等待~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9 回覆

  • 愛奎薩爾
  • 看來離完結篇還久著呢!謝謝大大的文章,支持大大繼續寫妖館的同人文!
  • 差不多要完了~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9 回覆

  • 愛玉
  • 報告!!💂
    大大老師對不起小的來晚了! :-O
    小的已經完成「看玩悔恨加重逢」的作業了!👍👍
    請🌈老師下令!🌈
    嗯?功課是坐等飯碗?🍚🍚
    是的!收到!👌
    小的會好好執行的!👣📝
    打擾老師了!💁
    報告完畢!😄😄
    XDDD😂😂😂
  • 我什麼話都沒說呀= =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19 回覆

  • 訪客
  • 雖然不太喜歡正劇的靖嵐
    但是大大的靖嵐超讚的!!希望他出現!!
  • 下一次出現,說不定是他最後一次出現了~~~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20 回覆

  • 露仁贾
  • 还是一样好看,加油 (•̀ᴗ•́)و ̑̑
  • Thanks♪(・ω・)ノ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29 回覆

  • Jia YU
  • 大大 棒棒咑
    快結尾了還可以寫出這麼吸引人的劇情
    超級期待的 加油喔
  • Thanks♪(・ω・)ノ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29 回覆

  • 嘻嘻~
  • 大大讚讚~~加油哦!!
  • 謝謝\(^o^)/~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30 回覆

  • 小喵
  • 沒有要去找海棠他們嗎
  • 有啊~
    差不多了~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30 回覆

  • 訪客
  • 天才,100年過去了人類早就死了,應該是找蕓華和伊凡
  • 有些人類是長命百歲的耶=A=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30 回覆

  • 貓咪
  • 同上
  • =A=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31 回覆

  • 訪客
  • 快發文,不然送刀子﹐默然阿蕓華是女性妖魔,最近常遇到天才。
  • 你們說的天才是誰呀?=A=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31 回覆

  • 訪客
  • 飯飯啊~
  • _(:з」∠)_

    yongrainbow 於 2018/01/20 13:32 回覆

  • 訪客
  • 就是一堆不知理論的XX,會被送刀子是大大你[妳]喔!
  • 唷一
  • 21.23.25個留言都是我,在長壽的人類都絕對無法活超過100年,除非破金氏紀錄。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