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停站後,眾妖魔便依著封平瀾的話下了站,迅速離開高鐵。
     奎薩爾抱著封平瀾,帶領百嘹他們來到一個非常偏僻的所在,把璁瓏從影子裡拉了出來後趕緊離開原地,以免再次引來滅魔師。
     奎薩爾他們混入人群裡離開高鐵站,遠離高鐵站一段路程後,眾妖魔才鬆下警戒心來。
     「璁瓏,在高鐵裡的時候,是你使用妖力把滅魔師引開的吧?」奎薩爾轉頭看向璁瓏,問道。
     「啊,在影子裡我能知曉你們在高鐵裡發生的事,我也想要想個辦法幫你們引開滅魔師,但無奈我在你的影子裡,沒辦法離開。」璁瓏聳聳肩的說道,「之後你的使魔在影子裡拉住我,開出影道把我帶到一個地方,我就趁機使用妖力把滅魔師引開了。」
     「雖然說很驚險,但還好你成功引開他們了。」冬犽無奈的搖搖頭,「不然在繼續僵持下去,我們恐怕會跟他們硬碰硬。」
     「希茉,妳說的那個我們沒看到什麼新聞或是報紙報道小孩失蹤那個,會不會太過冒險了?」百嘹無法接受希茉那時候的冒險,「如果那群滅魔師真的有發出什么小孩失蹤的消失而我們沒看見的話,我們不就曝露了。」
     「我也只是冒個險,因為我認為滅魔師絕對不可能向人類發出小孩失蹤的消失,更何況他們要找的小孩不是人類。」對於自己所冒的險,希茉還是有點心有餘悸,「找一個不是人類的小孩,人類是不可能找到的。」
     「她這麼說也沒錯。」墨里斯讚同希茉的話。
     「那麼……」眾妖魔都把視線移到奎薩爾身上,直直盯著一直趴在奎薩爾肩膀上的小腦袋。
     封平瀾的眼睛仍是維持著漆黑一色的顏色,一向古靈精怪的眼睛看起來非常無神,很沒精神的趴在奎薩爾身上,雙手拿着跟百嘹要回的手機,兩隻拇指不斷點擊著手機的熒幕,不知在幹什麼。
     「你在幹什麼?」百嘹探頭一看,看見封平瀾在和誰回復信息。
     「和班導報個平安。」封平瀾苦悶的說道,「被班導臭罵了一頓。」
     「那你現在是怎麼回事?」百嘹換個問題問。
     「……」封平瀾收起了手機,蹭了蹭奎薩爾的脖子,把眼睛埋在奎薩爾的肩膀上,似乎不打算回應百嘹的話。
     「瀾,這該不會是你人類的模樣吧?」奎薩爾偏頭看了看封平瀾的腦袋。
     「……嗯。其實,在來到人界的時候,我發現我可以將妖力完全收斂起來。」封平瀾抬起頭,悶悶的回應奎薩爾的話,「但我沒想到一把妖力隱藏了起來,眼睛就會變成黑色了。」
     「你又怎麼知道你眼睛變黑了?」璁瓏奇怪的問。
     「有一種感覺啦。」封平瀾簡單說道。
     「我想,平瀾那個銀灰色的眼睛說不定和羽翼蛇血統有關。」冬犽推測,「所以平瀾把妖力隱藏起來後,更加顯露了體內的人類血統,所以眼睛才會變黑吧。」
     「原來如此。」眾妖魔理解的點點頭。
     「不管怎麼說,總算是逃過一劫了。」墨里斯把手上的平板電腦交給封平瀾,「接下來要走哪?」
     封平瀾接過平板電腦,開啟GPS導航搜索路線。
     「要坐計程車……」說著,封平瀾趴在奎薩爾肩膀上斜著眼盯著璁瓏,眼神顯得非常無言。
     「……」眾妖魔一致把視線移到璁瓏身上。
     「奎……」
     「班導剛剛再次警告我們,少用妖力。」在璁瓏想要拜託奎薩爾的時候,封平瀾適時的打消璁瓏的念頭。
     「……拼了!」璁瓏咬緊牙關,握緊拳頭,一臉壯士斷腕的做好覺悟。
☆*☆*☆*☆*☆*☆*☆*☆*☆*☆*☆*☆*☆*☆*☆*☆*☆*☆*☆*☆*☆*☆*☆*☆
     坐了計程車之後……
     「咕嗚!」璁瓏像個溺斃的死魚般,一臉死白的再次被墨里斯扛在肩膀上走。
     被奎薩爾抱在手上的封平瀾拿著平板電腦,跟著平板電腦的路線前往蘇麗綰的家,眾妖魔則跟著封平瀾身後。
     「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要打給蘇麗綰的契妖嗎?」
     「那個悶騷妖魔!」想起曾經和終絃有些過節的墨里斯,心裡不禁燃起一絲怨氣,氣得牙齒不斷在磨牙。
     「待會再打吧。離麗綰傢還有一段路程呢。」封平瀾不急去尋找蘇麗綰的家,看著平板電腦搜索東西,「我現在要先找一間店。」
     「什麼店?」冬犽好奇的問。
     「花店。」封平瀾繼續搜索地圖,尋找附近的花店,「探望人,當然要買花呀。找到附近有間花店了,走吧。」
     封平瀾很舒服的窩在奎薩爾的彎臂裡看著平板電腦,跟著平板電腦的路線引導奎薩爾前往花店所在。
     不用多久的路程,奎薩爾身後跟著一群妖魔,外加手上抱著封平瀾,聽著封平瀾的指引停在一間花店前。
     「平瀾,你打算買什麼花給麗綰?」希茉微微彎下腰,看著插著水桶裡的各種花束。
     「恩……我看看……」封平瀾把平板電腦從自己臉上移開,低頭看著水桶裡的花。
     「欸?平瀾,你的眼睛又變回來了。」冬犽看了看封平瀾一眼,猛地發現封平瀾的黑色眼瞳變回一黑一銀灰的異色瞳。
     「嗚?」封平瀾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感覺一下自己的身體,「也許是我原本的緊張感放鬆了,所以沒有完全隱藏自己的妖力了吧。」
     「也就是說,恢復成半妖魔的模樣了嗎?」奎薩爾也很好奇的看著封平瀾的眼睛。
     「大概吧。」封平瀾拍拍奎薩爾的手讓他下去,奎薩爾放他下來之後就看看各種花束,開始尋找要贈送的花,「就這個吧!木樨花!」
     「請問各位想買什麼花嗎?」剛好有位店員從店裡走了出來。
     冬犽看見封平瀾也轉頭看著他,手指著他看中的花,示意冬犽幫他說話,理解封平瀾意思的冬犽笑笑的說,「請給我這束花。」
     「請問要什麼顏色?」
     「平瀾,你要什麼色?」冬犽來到封平瀾身邊,問封平瀾。
     「恩……」封平瀾看了看不同顏色的花,之後拿起一束粉色的花束,「就粉紅色吧!很適合溫柔的麗綰。」
     「好的。我立刻為你們包上。」店員從封平瀾手上接過花束,然後轉身回到店裡去包裝起來。
     「平瀾,為什麼你不要自己開口買花?」見到店員進入店裡了,冬犽好奇的問。
     「在人類的眼裡,跟一群大人走在一塊的小孩沒有選擇權。」封平瀾鼓著臉,納悶的說道,「跟你們走在一塊的我如果自己開口說話要買花,剛剛那個店員絕對會無視我,轉問你們的意見。除非你像剛剛那樣叫我名字問我,他才會理我。」
     「人類的思想真夠麻煩。」墨里斯一臉嫌麻煩的模樣撓撓頭。
     「在人類的眼中,小孩都是任性的。如果小孩自己獨自一人要買花,只要身上有帶錢,店員才會理你。」封平瀾伸出手伸進冬犽手上一直提著的塑料袋裡,動動手臂不斷搜索著,接著拿出一臉顏色鮮艷的紅蘋果出來,像隻倉鼠般的模樣開始啃蘋果,「以我現在的四歲小孩子的模樣,要說我是十七歲的靈魂也沒人類相信吧。」
     「也是呢。」
     「話說,為什麼你不買百合花啊?」身體稍微緩過來的璁瓏,臉色還是有些差的問封平瀾。
     「因為麗綰很適合這木樨花呀。」
     「有什麼意義嗎?」百嘹不明白的問。
     「木樨代表溫柔的意思。」封平瀾簡單的解釋,「所以很適合麗綰。」
     話語剛落,店員抱著一束包裝非常漂亮的花束走了出來,「讓您們久等了,您們要的花已包裝好了。」
     「謝謝你。」冬犽伸手接過花束,付了錢後就離開花店了。
     「接著要去哪?」
     「恩……離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封平瀾一手拿著平板電腦,另一手拿著蘋果啃著吃,帶領眾妖魔繼續前進,「走吧。」
     奎薩爾看著封平瀾雙手和雙眼,就連嘴巴和雙腳都不得空,無奈的上前一把將封平瀾抱了起來,代替封平瀾的雙腳帶他走路。
     「嘿嘿~」知曉自己太不得空了,封平瀾對著奎薩爾乾笑一下,開始給奎薩爾指路,「經過前面街道再左轉吧!」
     奎薩爾沒多說什麼抱著封平瀾,依照封平瀾的話前進。
     一路上,眾妖魔拿出他們早上買的食物開始進食,一邊走路一邊吃著東西,尋找蘇麗綰的家。
     大概走了十多分鐘,眾妖魔來到住宅區附近,像是迷路似的不斷東張西望。
     「應該就在這附近了,打電話給終絃吧。」封平瀾讓奎薩爾把他放下,接著把吃完的蘋果剩下的種子扔進路邊的垃圾桶裡,把平板電腦塞回背包裡,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後開始搜索終絃的名字,找到終絃的名字後立刻打電話過去。
     『哪位?』問候話什麼都沒有,電話裡頭另一邊的人劈頭一句。
     「哈嘍~終絃,是我。封平瀾。」
     『……等著。』
     「又是這樣……」封平瀾無語的盯著已被掛斷的手機。
     「和葉珥德一樣掛掉了?」
     「嗯……」封平瀾無奈的收起手機,乖乖站在原地等待終絃過來,「可能班導也有打電話給他吧。」
     「那個悶騷妖魔。」墨里斯冷哼一聲,似乎非常不看好終絃。
     「墨里斯別這麼說啦。」封平瀾替終絃說話,「不管怎麼說,他也是麗綰最信任的契妖呀。」
     「哼!打從以前他都不在乎他的召喚師,我看他的召喚師就算死了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墨里斯似乎非常不滿終絃,繼續說道,「就算我在怎麼蠢,都能知道那傢伙的召喚師一直吸引他的注意,結果還是不理她。」
     「就算我再怎麼不理會我的召喚師,也好過你們這群害死自己暫定契約主又忘恩負義的傢伙吧。」一聲冷漠的聲音猛地插了進來,很明顯針對墨里斯的話。
     眾妖魔隨著聲音來源望去,就看見外表完全沒變的終絃出現在不遠處,雙手環胸的瞪著他們。
     「嗨~終絃,好久不見。」封平瀾朝終絃揮揮手打招呼。
     終絃淡淡的盯著封平瀾一眼,但他沒有靠近封平瀾,似乎很不想靠近封平瀾似的站得遠遠的。
     「你剛剛說什麼!」聽見終絃的話,墨里斯果斷和終絃對上了。
     終絃無視了墨里斯,眼睛直直的盯著封平瀾,似乎看見了什麼不吉祥的東西似的皺著眉頭。
     「呵呵呵……」封平瀾乾笑一下,然後悄悄地躲在奎薩爾的雙腳後面,不與終絃對視。
     冬犽看了看終絃,又看了看封平瀾,便明白了什麼原因了,「殷肅霜聯繫你了吧?」
     「……嗯。」終絃沉默幾秒,才應了一聲,「看來他是虛魔之子是真的。」
     「雖然會讓你很不舒服,但還是希望你可以帶我們去見蘇麗綰。」在眾妖魔之中最好說話的冬犽幫封平瀾開口,「因為平瀾很想見見她。」
     終絃再次陷入沉默,似乎有話要說卻不知該怎麼開口。
     「來這裡之前,我見過班長了。」見到終絃難言的模樣,封平瀾立刻明白終絃想說的話,便從奎薩爾的雙腳後面探出頭來,「所以,我早已經做好心裡準備了。」
     終絃盯著封平瀾數秒,便轉身就走,「跟我來。」
     聽見終絃的話,眾妖魔連忙跟上終絃的身後,讓終絃帶著他去見蘇麗綰。
     「要去麗綰的家嗎?」封平瀾好奇的問。
     「不是。」終絃頭也不回的說。
     「那要去哪?」
     「……這附近有一座墳場。」
     聽了終絃簡短的回應,眾妖魔立刻噤了聲,不再說話了。
     眾妖魔靜靜地跟在終絃的身後,大概走了二十分鐘後路程,終於來到了一座墳場。
     墳場的範圍非常寬大,一旁的大空地上都立著許多墓碑,然後在墳地的隔壁有座龐大的古老中式的建築物,建築物的後方還有一座高塔。
     終絃沒有多少什麼,只是靜靜地帶領著眾妖魔進入墳地,經過許多墓碑來到建築物裡。
     一踏入建築物裡,眾妖魔都看見建築物裡的設計很奇異,建築物裡面擺放著許多比書櫥還要高的四格櫃子,不管櫃子裡或是四面八方的墻壁上都有一罐有足球大小的玻璃罐,玻璃罐前還附有一張小小的照片,玻璃罐四周還擺放著一些不同的物品,每個櫃子都設有一面玻璃膜隔離著,似乎預防有人隨意觸碰裡頭的東西。
     「這是……」眾妖魔不曉得這座建築物是什麼,一臉茫然不解的不斷東張西望。
     「是骨灰。」一聲稚嫩的聲音輕聲的響起,回答眾妖魔的疑惑,「這裡是擺放著那些已經逝去的人類火化的遺體骨灰場地,這裡也是一間火化場吧。」
     眾妖魔隨著聲音來源望去,就看見封平瀾一臉面無表情卻隱藏不住悲傷的神情,異色的眼瞳看著眼前整齊排放的骨灰玻璃櫃子。
     「那外面的那些墳墓是……」
     「那是埋葬人類屍體的墓地。」
     看著封平瀾的神情,眾妖魔一時無話可說,仰望著眼前無數逝去的脆弱生命最終場地,彷彿能感受到逝者的家屬當初悲痛欲絕的沉重情感,不斷壓迫著他們的心情。
     「快跟上。」終絃已經走到建築物最裡頭的出入口,回頭催促還愣在原地的封平瀾他們。
     見到終絃已經走到最裡頭,眾妖魔趕緊跟上,為了不打擾逝者的安寧,他們不再大聲說話,也不奔跑的加快又放輕腳步跟上終絃身後。
     跟著終絃來到建築物的後方,到達建造在建築物後頭的古代中式的高塔前,進入了塔內。
     一進入塔內,眾妖魔看見每間房裡都同樣整齊排放著無數的骨灰,便理解這裡也是和下面建築物是一樣的。
     終絃來到塔內的電梯前,按下電梯的按鈕,等待電梯降落。
     「等等!」冬犽猛地出聲打住終絃,「要坐電梯嗎?」
     「不然呢?」終絃回問道。
     「不能爬樓梯?」
     「可以是可以。」終絃疑惑的回問,「為什麼不坐電梯?」
     「璁瓏對交通工具沒轍。」百嘹用拇指指著後頭臉色仍是蒼白的璁瓏,「剛剛坐計程車過來就已經這副模樣了。」
     「電梯的話沒問題……」璁瓏聲音非常虛的輕聲說道。
     「少來!」墨里斯毫不客氣的反駁璁瓏的話,「你現在身體還沒緩過來,誰知道一進去你會不會馬上嘔出來!」
     「……我都忘了。」終絃無奈的捂臉,「這傢伙暈交通工具。」
     「怎麼辦?」眾妖魔轉頭看向奎薩爾。
     奎薩爾看了看一臉蒼白的璁瓏,又低頭看了看封平瀾,沉默一會才做出了決定,「走樓梯,順便給璁瓏換個環境。」
     「走樓梯的話,要爬上十層樓梯。」終絃事先說明,指了指封平瀾,「他有力氣嗎?」
     以妖魔的體力,要爬上十層的樓梯根本不算什麼,但對封平瀾而言可不是如此。
     如今的封平瀾身高就只有奎薩爾腰部以下的高度,換做是最初被奎薩爾從滅魔師手中救回來的封平瀾,恐怕爬樓梯也要手腳並用才能爬上去。
     雖然封平瀾在奎薩爾他們照顧下也長高了不少,但是以封平瀾的身高來說要一腳踏上一層階梯還是有些困難,而且封平瀾的體力也不是很好。
     終絃雖然不了解虛魔之子的真實狀況,但是見到封平瀾的模樣時,不知為什麼有一種封平瀾身體不好的感覺,所以才會這麼回問奎薩爾。
     「我可以抱他。」奎薩爾毫不猶豫的回答,彎下腰打算抱起封平瀾。
     「等等!奎薩爾!」封平瀾阻止奎薩爾的動作,「我想要自己爬樓梯試試看。」
     「可你的身體……」
     「沒關係,我只想要知道我的體力能到什麼程度。」封平瀾舉起雙手,然後晃了晃手臂來熱身運動,「如果我爬不動的話,你再抱我吧。」
     聽了封平瀾的話,奎薩爾懷疑的揚起眉盯著封平瀾幾秒,似乎發現封平瀾說的不是真心話。
     「……好吧。」看著封平瀾一臉堅持的模樣,奎薩爾只好妥協了。
     見到意見統一後,終絃也不多說的帶著他們來到高塔的外頭,繞著塔外的走廊上走,來到一層樓梯的入口。
     眾妖魔一致爬上樓梯上了一層樓,封平瀾也努力的抬起腳踏上樓梯跟上眾妖魔的腳步,至於璁瓏的身體狀況還是很不好,和封平瀾一起墊後爬樓梯。
     迅速爬上一層樓的妖魔們見到封平瀾和璁瓏墊後跟上,等他們爬完一層後才爬上第二層。
     封平瀾換了一口氣,繼續爬上第二層樓,然而璁瓏也許因為親自爬上了樓梯的關係,臉色也好了不少。
     不用多久的時間,眾妖魔一口氣爬上了五層,就連璁瓏也到達層樓了,結果落後的就只有封平瀾。
     「呼……」爬上了第五層後,封平瀾用力呼出一口氣,努力的換氣著。
     「還好嗎?」奎薩爾低頭問著微微喘氣的封平瀾。
     雖然封平瀾已經開始喘氣了,但卻不是那種粗聲喘息的模樣,而是開始疲累的開端。
     「嗯!」封平瀾用力點點頭,表示自己沒事。
     「別勉強。」
     「沒事。也許我有半妖魔的血統關係,所以覺得還好。」封平瀾換氣了一下,「如果換做是人類的我,說不定還在樓下喘氣呢。」
     「要我抱嗎?」奎薩爾朝封平瀾伸出雙手。
     「不要。」封平瀾搖搖頭,再次提起精神朝上一層樓出發,「我要親自爬上去見麗綰!」
     盯著封平瀾爬上樓的背影,奎薩爾才發現到為什麼封平瀾要拒絕抱他的原因,「……原來這就是你的目的啊。」
     在爬樓梯的一路上,其他妖魔也有想要幫封平瀾,可封平瀾卻拒絕眾妖魔的好意,執意要自己親自爬上去,實在抵不過封平瀾的堅持,眾妖魔只好摸摸鼻子由他去。
     在封平瀾一番努力之下,總算爬到第十層樓了,眾妖魔們雖然比他早先一步抵達,但還是站在樓梯口等待封平瀾。
     「呼~好舒服~」本來一臉死白的璁瓏已經恢復原本的神氣,現在靠著塔的圍欄上閉上眼睛,很舒服的吹著清涼的自然風。
     「呼…呼…呼……」封平瀾喘著大氣,不斷吸氣的努力平復胸口的悶氣。
     「平瀾,你還好嗎?」希茉有些擔心的問封平瀾。
     「沒事!」封平瀾伸個懶腰,用力的呼吸著新鮮空氣,好讓自己可以緩過氣,「比起曾經要和墨里斯跑十圈鍛煉場,這只是小事。」
     「那時候的你明明吵著要變強,所以才讓你先鍛煉體力啊!」墨里斯不甘的回嘴,「雖然那時候的你還沒恢復記憶!」
     「誒嘿嘿~」封平瀾朝墨里斯乾笑一下,便東張西望看著塔內裡的景色,「麗綰在哪呢?」
     「這裡。」
     看著終絃進入塔裡,封平瀾馬上跟上終絃身後,深怕會跟丟他。
     終絃彎了一個彎道,經過了許多擺放骨灰的玻璃櫃子,接著停在一架玻璃櫃子前。
     「我依照妳最後的約定,把姓封的傢伙帶來見妳了。」終絃對著眼前的玻璃櫃子裡骨灰瓶說道。
     封平瀾來到終絃的身邊,抬頭看著終絃注視的櫃子,可無奈他太過矮小,完全看不見玻璃櫃子裡的骨灰瓶。
     見到封平瀾踮起腳尖想要見見蘇麗綰,奎薩爾馬上抱起封平瀾,讓他徹底看清玻璃櫃子裡的東西。
     封平瀾看見眼前的玻璃櫃子上貼著蘇麗綰的名字,裡頭擺放著骨灰瓶,骨灰瓶前方還放著一張老婦人的小遺照。
     不僅如此,骨灰瓶一旁還放著多條的紅色線絲,封平瀾認得那是蘇麗綰拿來當武器使用的,還有一張在年輕的時候他們在曦舫學校一起合照的照片。
     看見那張照片時,封平瀾愣了一下,雖然做好心理準備了,但一看見在曦舫學校的時代所拍的照片,封平瀾的眼淚還是不受控制流了出來。
     「麗綰……」封平瀾伸出雙手,摸上隔著空間的玻璃,看著裡頭的骨灰瓶,哽咽著聲說道,「麗綰,我是平瀾。我來看妳了……」
     看著封平瀾哭泣的模樣,終絃便默默地退下,走到外頭趴在欄杆上,看著外面的風景。
     「平瀾,花……」冬犽來到奎薩爾身邊,把手上的花束拿到封平瀾面前。
     封平瀾轉頭看了看冬犽手上的花束,便舉起手臂把眼淚擦掉,伸出手接過冬犽手上的花束,轉頭對蘇麗綰說,「麗綰,我買了一束花送妳,希望妳會喜歡。」
     說完,封平瀾便把花束交給希茉,交代希茉一聲,「外面有張大桌子,那是供桌。放到那桌子上面。」
     「嗯。」希茉接下花束,抱著花束走到封平瀾所說的供桌前,輕輕地把花束放在桌上,接著轉身回到蘇麗綰的骨灰前。
     終絃看著希茉的一舉一動,直到希茉離開供桌前雙眼一直盯著放在供桌上的花束,似乎不知回憶了什麼,悶聲不響的轉頭望著藍白相間的天空。
     封平瀾他們一直站在蘇麗綰的骨灰前,什麼話都不說的靜靜看著蘇麗綰的骨灰,似乎在回憶些過往的記憶。
     回憶著過往的記憶,與蘇麗綰感情不錯的希茉看著眼前的骨灰,也不禁的流出眼淚。
     隨著時間的流逝,白藍相間的天空逐漸染上一層層的橙黃色,表示著白天的時間已消逝,夜晚的時間即將降臨。
     封平瀾他們靜靜地站在蘇麗綰的骨灰前已有三個小時,直到時間已晚了,封平瀾才依依不捨的轉頭看向奎薩爾,示意奎薩爾可以走了。
     奎薩爾見到封平瀾想要離開了,便朝著骨灰瓶微微鞠躬,身後的冬犽他們也和奎薩爾做了一樣的動作,一會後就一起離開了。
     眾妖魔一起走出外頭,就看見終絃似乎一直趴在圍欄上看著天空,似乎維持這樣的姿勢很久了。
     「要走了嗎?」終絃沒有回頭,但很明顯是對他們說的。
     「嗯。」封平瀾回應終絃的話,「已經打擾很久了。」
     「我送你們吧。」說完,終絃便朝樓梯口走去,率先下樓。
     眾妖魔看了看外頭的橙黃色的天空幾秒,之後也跟著終絃身後下樓了。
     但是,眾妖魔沒發現放在供桌上的粉紅色木樨花花束裡,不知什麼時候放了一支非常顯眼又漂亮的紫色薰衣草。
     眾妖魔靜靜地下樓,雖然封平瀾很想要自己走下去,但被奎薩爾強硬抱在手上,只好無奈的趴在奎薩爾的肩膀上任他抱下樓。
     眾妖魔下了樓梯,一起走出火化場,站在外頭的圍墻大門外。
     「謝謝你,終絃。」封平瀾向終絃道謝。
     「我只是幫她完成最後的願望而已。」終絃不在乎的說,「你們接下來要去哪?」
     「這個嘛……」封平瀾撓撓頭,偏頭想著,「接下來可能去見伊凡和伊戈爾,或是宗蜮吧。看他們的家誰比較近,就去看他們吧。」
     「如果說要去附近的話,那就去那兩個偽雙胞胎的家吧。」終絃提議著,「他們的家就在隔壁,坐高鐵的話過了三個高山,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伊凡和伊戈爾嗎?!」知曉終絃指的是伊凡和伊戈爾,封平瀾不禁懷著期待的心情抬頭看著逐漸暗沉的夜空,「不知道他們還好嗎?」
     「你要現在去見他們嗎?」冬犽問封平瀾。
     「不了。現在已經很晚了,明天再去吧。」封平瀾搖搖頭,「先找一間酒店睡一晚吧。」
     「如果要去住酒店,你們必須坐計程車過去。」終絃再次提議著,「你們走路的話,至少要一個小時左右。坐計程車的話,如果沒有塞車的情況下,二十分鐘左右就會到酒店了。」
     「這附近沒有酒店嗎?」百嘹奇怪的問。
     「沒有。」終絃搖搖頭,「在人界裡,沒有人類會在死者永恆沉眠之地附近建立酒店或是住家,因為這裡的死者會干擾四周的氣場,甚至還會鬧鬼。有的話也是那些販賣祭拜死者的祭品商店,所以不會有酒店或是住家在附近。」
     「我們明白了,謝謝你。」冬犽禮貌的道謝。
     彼此道別了之後,終絃便回去了,封平瀾他們走到附近的街道攔截的計程車,上了計程車後說了一句話,「請載我們去附近的酒店。」
     聽見乘客的要求後,司機馬上駕駛計程車,載封平瀾他們前往附近的酒店去。
     奎薩爾坐在計程車上看著窗外的風景當做消遣時間,突然間,胸口猛地被用力撞了一下,低頭一看,就看見封平瀾歪著腦袋睡著了。
     封平瀾坐在奎薩爾的大腿上,背靠著奎薩爾的胸口不知不覺間睡著了,奎薩爾扶起封平瀾已經東倒西歪的腦袋,讓他好好的窩在自己的懷裡睡覺。
     「班長……麗綰……」聽見封平瀾的夢吟聲,奎薩爾頓時僵住身子,聽著封平瀾的夢話,「對不起……」
     聽見封平瀾的夢話,奎薩爾猛地愣住了,看著封平瀾的睡顏,卻看見封平瀾居然緊閉的雙眼流出淚來,似乎非常難過的模樣。
     奎薩爾伸手擦掉封平瀾流出來的眼淚,另一手不斷撫摸著封平瀾的頭髮,安撫著封平瀾,「該對他們說對不起的,是我們才對。不是你的錯……」
     一旁的璁瓏因為暈車沒聽見奎薩爾的話,然而坐在副座的冬犽很清楚的聽見奎薩爾的話,便保持沉默的什麼都不說。
     也許路上沒堵車的關係,計程車比終絃預測的早五分鐘到達酒店,眾妖魔下了計程車後,便進入酒店裡準備休息。
     冬犽到了櫃檯上和服務員溝通,並拿到三間房間的鑰匙,付了錢後就帶著奎薩爾他們去找房間。
     找到房間後,百嘹突然開口問道,「房間怎麼分配?」
     「兩間房都是有一張雙人床,一間房有一張雙人床和一張單人床。」冬犽解釋著,「如果沒意見的話,奎薩爾和平瀾一間,璁瓏和墨里斯一間,我和百嘹還有希茉一間。如何?」
     「啊……」希茉發出小小的抗議聲,似乎很不滿冬犽的分配。
     「妳不滿意?」冬犽疑惑的問希茉。
     希茉為難的看了看冬犽,又看了看百嘹,不知該怎麼辦。
     「希茉跟我們一間,你和百嘹一間吧。」奎薩爾抱著熟睡的封平瀾,轉頭對冬犽說道。
     冬犽轉頭看著希茉,見到希茉思考了一下便點頭答應,只好把鑰匙交給奎薩爾,「好吧。鑰匙給你。」
     奎薩爾接下鑰匙,對著鑰匙上的號碼然後插入房間的鑰匙孔裡打開,奎薩爾和希茉進入房間後跟其他人道聲晚安就關門了。
     百嘹他們和彼此道聲晚安後,就各自進入分配的房間裡休息了。
     奎薩爾輕輕地把封平瀾放在床上雙人大床上,讓希茉先去梳洗一下,自己則躺在床上一旁,看著封平瀾的睡顏。
     希茉梳洗好之後,就輪到奎薩爾去梳洗,自己則幫忙看顧封平瀾。
     奎薩爾簡單梳洗一下身體,接著拿著一條濕毛巾給封平瀾擦手擦腳,之後就關燈準備睡覺。
     「希茉,妳和瀾一起睡吧。」奎薩爾讓希茉睡在雙人床上。
     「不了,平瀾已經熟悉你的氣息,要是我和平瀾睡在一起的話,平瀾會驚醒的。」希茉搖搖頭拒絕奎薩爾,自己窩在單人床上,「你還是和平瀾一起睡吧。」
     見到希茉的堅持,奎薩爾也不好推拒,只好爬上床和封平瀾睡在一塊。
     奎薩爾才躺下不久,一旁熟睡的封平瀾馬上滾著身體滾進奎薩爾的懷裡,尋找自己最熟悉的位子,吸著最熟悉的氣息,然後繼續沉睡。
     見到封平瀾無意識的舉動,奎薩爾無奈的拍拍封平瀾的腦袋,攬著封平瀾的身體逐漸沉睡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平瀾
  • 頭香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8/02/24 23:28 回覆

  • 訪客
  • 第二個~
  • 訪客
  • 大大呀~
    不要完結啦(。ŏ_ŏ)
    大大的文是我看過最好看的文啊~
  • 647
  • 照這個節奏來看一定是要虐到底,畢竟大家都死掉了
  • 玥玥
  • 哇!平瀾的眼睛原來是這樣變色的,不知見到一帆會是怎樣的表情,期待下一張~還有辛苦大大了~
  • 訪客
  • 感覺快完結的感覺Q~Q((不想完結呀~~要一直出下去哦!大大~

    大大,雙子其中一個的名字(伊格爾)是不是打錯一個字了?
  • 我愛作者大大
  • 大大你看完第11集了嗎
    我看完了
    我發現我愛的不是平瀾而是雪勘(sorry小劇透😜)
    妖怪公館要結局了,你這個也要結局了那我以後要看什麼??
  • 唷一
  • 妖館11集看完,我覺得平瀾可能不是人類。
  • 訪客
  • 我的眼淚....掉下...來了(ㄒoㄒ)止不住....平瀾別哭...再哭我就......嗚啊!....
  • 無靈
  • 大大的同人超好看,本少超喜歡
  • 貓咪
  • 大大是伊格爾吧!
  • 訪客
  • 妖館11看完,我在想不知道奎薩爾知道雪勘會說那麼...變態的話會怎樣反應呀?
  • 訪客
  • 求透剧!!!偶还没看第11集~😣😓 平澜到底是不是雪堪????
  • 小喵
  • 好好看
  • 愛玉
  • 大大你是故意放洋蔥的嗎😣
    討厭啦!😭😭
    嗚嗚……嗚嗚…嗚甜甜甜💖💖
  • 唷一
  • 我沒看2'10集,差點接不上劇情,平瀾的身分未揭開!!!!!
  • 訪客
  • 大大馬來西亞今天星期三有放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