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了目的地,封平瀾在人山人海的人群裡不斷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什麼似的。
     「喂——————」
     聽見熟悉的呼喊聲,封平瀾茫然的不斷東張西望,尋找那熟悉的人影。
     「平瀾,在那裡。」冬犽指了一旁方向,讓封平瀾知道。
     封平瀾看見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中,有道熟悉的人影身手敏捷的迅速避開人群,直朝他們奔來。
     「伊凡!!!」見到來者,封平瀾毫不客氣的奔上前,來到伊凡面前後立刻跳了起來,像隻無尾熊般的狗熊抱著伊凡,「好久不見,伊凡~」
     「哇靠!我還以為你會比較大一些!」伊凡把封平瀾從自己的身上拔了下來,雙手手掌抓著封平瀾的腋下,讓封平瀾整個人掛在自己手掌上,雙眼不停打量著他,「沒想到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嬌小耶!」
     「哪有人一見面就罵髒話的啊!是你變了吧!」封平瀾瞪著眼前一見面就罵髒話,甚至長相還變了不少的伊凡,「你這模樣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用術法變的呀。」伊凡把封平瀾放了下來,蹲下身子與封平瀾平視,接著壞心眼的伸手捏了捏封平瀾的臉,不斷玩弄他,「伊格爾不斷的成長,然後變老,我也不可能總是維持一百年前的小鬼模樣啊!」
     眼前的伊凡雖然和一百年前那副模樣,但是看起來非常成熟許多,身高也長高了不少,一向亂翹的短髮也稍微留長了些。
     「吶里位舌莫嘿嗚涅落?」(譯:那你為什麼沒有變老?)因為臉被伊凡捏著的關係封平瀾口胡不清的說。
     「我有啊!但是要見你嘛~所以不能以老阿伯那樣見你啊~」伊凡不斷捏著封平瀾的臉頰,揶揄著封平瀾,「果然真正的小鬼的臉最好捏的。」
     「蛤噠偶呢力很也嗚斯七鞋熱,呼呀砸膩熱……」(譯:好歹我的靈魂也有十七歲了,不要再捏了……)
     「切!知道了。」伊凡情不願的鬆手,抬頭看著奎薩爾他們六個,卻看見墨里斯背後背著已經昏迷的璁瓏,「那傢伙怎麼了?」
     「因為璁瓏會暈交通工具,所以上高鐵的時候,墨里斯直接打昏他了。」封平瀾揉了揉被捏紅的臉頰,「你也知道的,他要是吐了話,高鐵裡的人類包括我們都要吃他的嘔吐物。」
     「嘔!」聽了封平瀾的話,伊凡不禁覺得很作嘔的有些反胃一下,一手捂著嘴巴,一手馬上打住封平瀾接下來想說的話,「我明白了,別說了。聽你這麼一說,一百年前坐飛機去日本和坐船的時候,見他每次一嘔好像都可以拿去填海了,到現在總覺得還會聞到那惡心腐臭的味道。」
     見到伊凡臉色變得很難看,封平瀾只好聳聳肩的閉上嘴巴不多了。
     「好了,走吧!」伊凡站起身子,低頭看著矮了自己許多的封平瀾,伸手牽起封平瀾的手,將他拉走,「帶你去見伊格爾。」
     「去見伊格爾之前,能不能帶我去個地方?」
     「你要去哪?」伊凡停下腳步,疑惑的低頭看著封平瀾。
     「花店。我要買花送伊格爾。」
     「可以啊!我載你。」伊凡繼續拉著封平瀾的手,帶領六妖魔前去停車場。
     「你載?」聽見伊凡的話,百嘹訝異的看著伊凡,「你自己駕車來嗎?」
     「啊,駕休閒車過來。」伊凡聳聳肩的說道,「坐計程車也可以,但是會很麻煩吧?因為要坐兩輛計程車,所以還倒不如我自己駕車來。」
     「你駕車技術安不安全啊?」墨里斯不信任伊凡的駕駛技術。
     「比起你們,絕對好上一百倍。」伊凡對墨里斯翻個白眼。
     一路上的閒聊,眾妖魔在伊凡的帶領下來到停車場,停在一輛黑色休閒車前。
     「噢!車子不錯哦!」看著眼前炫黑色的休閒車,百嘹不禁稱讚。
     「廢話,這是從伊格爾家族裡借來的。」伊凡坐上駕駛位,催促其他妖魔,「快上車。」
     確定眾妖魔上了車後,伊凡便啟動引擎,開始駕駛車子離開高鐵站,朝封平瀾的目的地前去。
     奎薩爾和希茉還有百嘹坐在最後頭座位,中間坐著墨里斯和還在昏迷的璁瓏,冬犽和封平瀾則坐在前頭的副座位上,因為封平瀾想要和伊凡聊天,所以和冬犽坐在一塊。
     「你知道哪裡附近有花店嗎?」封平瀾背靠著冬犽懷裡,問伊凡。
     「廢話!」伊凡白了封平瀾一眼,「好歹我在這裡也有一百多年了好嗎?」
     前往目的地的所在的一路上,伊凡不斷質問封平瀾在幽界的生活如何,封平瀾也很有耐心的回復伊凡的話。
     「我聽歌蜜老師說,某個聞風喪膽的戰鬼似乎變成讓人大跌眼鏡的奶爸了?」伊凡一邊駕著車子,一邊透過望後鏡看著坐在最後頭座位靠窗邊看風景的妖魔。
     「沒有啦~奎薩爾他當了我的監護人,嚴格來說算是養父吧。也多虧了奎薩爾,我才能在幽界裡活著呀~」封平瀾一這麼解釋,殊不知這麼做簡直是給他那位名義上聞風喪膽的養父抽了一巴掌,「對了!伊凡,我告訴你哦!今天早上在酒店的時候,奎薩爾他……嗚!」
     封平瀾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冬犽伸出雙手捂著嘴巴,一臉苦笑的說道,「平瀾,你就饒過奎薩爾吧!別提那件事了,好嗎?」
     「什麼什麼?!早上有什麼好玩的事嗎?」似乎聽見某種不見得人的消息,個性喜愛作弄人又八卦的伊凡催促封平瀾說下去,「平瀾快說!早上在酒店裡怎麼了?!」
     「也沒什麼,只是早上我幫平瀾洗澡而已。」冬犽一臉微笑的對伊凡說,稍微扯了一些謊言,「你也知道,平瀾現在是個小孩子的模樣根本沒辦法自己洗澡,所以我常常幫他洗澡以免會發生意外。」
     「剛剛我聽見平瀾說戰鬼什麼的……」
     「你聽錯了。」冬犽仍是一臉微笑的說著。
     「你剛剛說什麼饒過戰鬼……」
     「我沒說過那句話。」冬犽依然還是微笑著臉說道。
     「你明明說過……」
     「我沒說過那句話。」冬犽還是微笑著臉說。
     「你明明就有說……」
     「我沒說過那句話。」冬犽仍是微笑著臉,強調同一句話。
     見到冬犽那過於溫柔又藏不住冷意的笑顏,伊凡猛地閉上嘴專心開車,被冬犽捂著嘴巴又被抱著的封平瀾也不敢多說,扮個乖孩子就好。
     「早上確實很精彩呀~」同樣坐在最後頭座位的百嘹假裝不經意的說道,金色眼眸悄悄地朝奎薩爾看去,「沒想到咱們的第一軍團長大人居然會做出……呃啊啊啊!!!」百嘹的話還沒說完,接著發出一聲慘叫聲了。
     一隻修長的手臂迅雷不及掩耳的繞過坐在中間的希茉後頭,骨節分明的五指毫不憐惜的一把抓住百嘹的金色頭髮用力一扯,然而兇手卻一臉彷彿現在拉扯著百嘹頭髮的人不是他似的,老神在在的望著車窗外的風景。
     經過一場鬧劇,伊凡駕著車子來到一間花店前,讓封平瀾去選花。
     「那我帶著平瀾去買花吧。」冬犽抱著封平瀾下了車,對車裡的妖魔們說道,「你們就不用下來了,我們很快的。」說完,冬犽就帶著封平瀾進入花店裡買花了。
     不用五分鐘,封平瀾手上抱著一束非常可愛又不會很大的花束,和冬犽一起回到車上。
     「喔?勿忘草和滿天星?」伊凡看著封平瀾手上抱著的異常可愛的藍白色花束,似乎感到有些訝異,「平瀾你選的嗎?」
     「是呀!」封平瀾點點頭。
     「選那麼女孩子氣的花束給伊格爾,你有沒有搞錯啊?」伊凡一臉囧臉的模樣盯著封平瀾。
     「會嗎?我覺得這樣的花很適合溫柔體貼的伊格爾。」封平瀾拿起手上的小花束打量著,「勿忘草和滿天星兩個加起來的話,代表永恆的友誼意思哦!會很女孩子氣嗎?」封平瀾拿著花束給後座的妖魔們看。
     「會。」眾妖魔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啊啦,璁瓏你醒啦?」封平瀾看見原本躺著的璁瓏已經坐起身子了。
     「嗯……」璁瓏有力無氣的回答。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花的花語意思啊?」伊凡把話題拉了回來。
     「一百年前我種櫻花樹的時候,上網調查偶然看見的。」封平瀾伸手整理糾纏在一塊的花朵,「明明很適合伊格爾的說……那我去換另一束花吧。」
     「不用了,就這樣吧!」伊凡打住封平瀾的念頭,便啟動車子前往下一個所在,「反正伊格爾很喜歡像這樣的小花朵,送給他剛剛好。」
     「哦~」
     路程也不算很遠,大概三十分鐘左右後就目的地,伊凡把車子駕入一間建築物裡的停車場,便下車了。
     「到了,下車吧。」伊凡解開安全帶,便下了車。
     眾妖魔陸續下了車,伊凡見到眾妖魔下了車後,便按下手上的自動鎖遙控器,把車門給鎖上了。
     「走吧!」伊凡帶領眾妖魔進入建築物裡,穿過大門進入裡頭,輕聲地警告其他人,「這裡是個墳場,別大聲說話。」
     「墳場?不是火葬場?」封平瀾看著四周的建築物擺設,看著慢慢的骨灰櫃,封平瀾疑惑的問。
     「你昨天去看過麗綰了吧?差不多像麗綰的那樣。」伊凡低頭看著封平瀾,回答封平瀾的話,「不過伊格爾是土葬,不是火葬。」
     「哦!」封平瀾了解的點點頭,便安靜的跟著伊凡。
     伊凡帶著眾妖魔走出建築物,來到一個寬大無比的大空地,但是大空地上立著無數的墓碑,墓碑上都有雕刻一些字。
     眾妖魔跟在伊凡身後,看著經過的無數不同模樣的墓碑,有些墓碑建立得很豪華,有些墓碑卻很簡樸,伊凡帶著眾妖魔彎了幾個彎道,最後停在一個很豪華的墓碑前,「伊格爾,我帶平瀾來見你咯!」
     封平瀾上前看了看眼前的墳墓,墳墓上有雕刻著伊格爾的名字,伊格爾的名字旁邊還刻個一個女性的名字,估計是伊格爾的妻子名字。
     封平瀾靜靜地走到墳前,將手上的花束放在墳前,雙手合十的閉上眼睛,輕聲的對著墓碑說道,「伊格爾,我來看你咯!」
     眾妖魔站在封平瀾身後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墓碑,完全沒說什麼話就這麼靜靜看著。
     伊凡靜悄悄地退下,一個人來到建築物裡拿出手機,在手機裡搜索了一下,接著把手機放在耳邊,似乎在和誰聯絡似的。
     「喂?」電話似乎連上了,伊凡劈口說道,「好久不見啦!你現在有沒有空?」
     「你應該有收到班導的消息吧?平瀾回來了,他現在就在我這見伊格爾。」
     「蛤?當然是叫你過來見見他啊!都一百多年沒見了,你不想見他嗎?」
     「啊,跟班導說的一樣,他真的是虛魔之子。」
     「再次見到他的時候,雖然有些神經反射想要逃走的煩躁不安,但一想到他是我們所認識的那個平瀾,就沒什麼好怕了。」
     「哎喲!他現在完全是小不點的模樣,很可愛的~身高完全不到我們的腰部,非常好欺負。雖然和一百年前一樣,說話總是瘋瘋癲癲的。」
     「就算你不來見他,他也會去找你的。他說了,他見了伊格爾之後,下一個就去找你了,明天早上他就要去日本找海棠。」
     「你就出來見見他吧。我們一起去間餐廳邊吃東西邊敘敘舊,這樣不是很好嗎?」
     「好吧。既然你那麼不想見平瀾,那等一下我陪平瀾去找你。你要知道,你沒有契妖,平瀾很難找到你的,所以我會陪平瀾去找你的。直、接、殺、去、你、家。」
     「呵呵呵~幾點來?」
     「好吧!等你聯繫。你到了之後再打電話給我吧!」
     「平瀾知道你還活著,一定很吃驚的。就這樣,拜~」說完,伊凡就掛斷電話了。
     伊凡收起了手機,便無聲無息的走回封平瀾身邊,靜靜地待在伊格爾的墳前,看著伊格爾的名字。
     眾妖魔安靜的看著墓碑,完全沒說過什麼話,就這麼一直盯著墓碑看。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轉眼就過了三個小時多了,封平瀾還是站在伊格爾的墳前一動也不動,似乎忘了時間似的。
     『嗚嗚————』
     伊凡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開始震動,拿出來一看,發現是信息。
     看見發送者的名字後伊凡點擊出信息,看了看信息後便回了信息,就收起了手機了。
     「平瀾,是時候該走了。」伊凡伸個懶腰,提醒封平瀾,「你待會還要去見宗蜮吧?」
     「……嗯。」封平瀾沉默了一會才回應伊凡,接著對墓碑閉上眼睛雙手合十,替伊格爾默哀一下。
     過了三分鐘,封平瀾才睜開眼睛,輕聲的對著墓碑說道,「我走了,伊格爾。改天再來看你。」
     「走吧。」封平瀾轉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眾妖魔,打算要離開了。
     聽見封平瀾的話,眾妖魔對著墓碑微微鞠躬一下,接著一起離開了。
     「剩下最後兩個……」一想到還有兩個人,自己還要坐多幾次交通工具的璁瓏不禁感到心很累。
     「啊啊,等等。」伊凡來到車子前,阻止想要上車的眾妖魔,「我在前三個小時前打電話叫了一個人過來找我,你們稍微等一下。」
     「你叫誰過來?」
     「你們也認識的。」伊凡神秘兮兮的笑了笑,不打算先公佈答案。
     「是那個人嗎?」希茉看見有個中年看似大叔的人類走了過來,好奇的指著那中年大叔。
     「喔?那麼快啊。」伊凡看見希茉指著的中年大叔,朝對方揮了揮手。
     中年大叔來到伊凡面前,一臉非常無奈的瞪著伊凡,接著轉頭看向奎薩爾他們,最後才低頭盯著封平瀾。
     「你應該認得出他吧?」伊凡指著封平瀾,問道。
     「瞎子都能認得出,這副蠢樣子還是完全都沒變。」中年大叔一直盯著封平瀾不放,不斷打量封平瀾的全身上下,「這傢伙還真的是虛魔之子呢。總覺得很不真實。」
     「是吧?」伊凡也低頭看著呆著一張臉的封平瀾,「給平瀾當虛魔之子,總覺得和傳說中的虛魔之子完全不符合嘛!」
     「……」封平瀾安靜了許久,眨了眨好多次眼睛,一臉茫然又不可置信的瞪著眼前中年大叔,「宗蜮?」
     「欸?!」聽見封平瀾說出某個名字,除了伊凡之外,眾妖魔驚愕的瞪大眼瞳瞪著眼前的中年大叔。
     「好久不見了。」宗蜮面無表情的盯著封平瀾。
     「活的?」封平瀾伸手戳了戳宗蜮的大腿,「活生生的宗蜮?」
     「對,我還沒死。」宗蜮抬起腳踢了踢戳著自己大腿的小手。
     「怎麼變瘦了?」看著宗蜮的身材,封平瀾不開心的嘟著嘴,「一百年前那胖胖的模樣比較好抱的說。」
     「你管我。」宗蜮看了看站在封平瀾身後一臉懵逼的六妖魔,「幹什麼你們?」
     「你是……人類吧?」冬犽疑惑的問宗蜮。
     「你說呢?」宗蜮不答反問。
     「你為什麼你沒有變老?」百嘹也不可置信的問。
     「你們不都是也沒變老嗎?」
     「你也是妖魔?」璁瓏非常詫異的指著宗蜮。
     「你說呢?」
     「你到底是人類還是妖魔!?」墨里斯有些混亂的雙手撓著頭髮。
     「你猜啊。」
     「你不可能和平瀾一樣是虛魔之子。」希茉很肯定的說。
     「廢話。」宗蜮給眼前的六妖魔翻了一個白眼。
     看著宗蜮不打算給個答案,像是敷衍般的態度讓眾妖魔很想揍他一頓。
     「好了好了!」伊凡適時阻止開始想要行兇的眾妖魔,催促他們上車,「有話找一家餐廳吃個東西坐下再說,別在這裡打擾死者的安眠。快上車吧。」
     眾妖魔都上了車後,伊凡便啟動引擎,開始駕駛著車子前往另一個目的地。
     「沒想到宗蜮還活著,太好了!」原本和冬犽坐在副座的封平瀾跑去坐在奎薩爾大腿上,雙手趴在中央位的椅背上,開心的對著坐在自己面前的宗蜮說道。
     「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好,好不容易有個安寧的一百年時光就這麼沒了。」宗蜮彷彿像個怨靈一樣抱怨著。
     「哎喲~別這麼說嘛~」封平瀾雙手環抱著宗蜮的脖子,一臉委屈的嘟著嘴不斷蹭了蹭宗蜮的頭髮,「我們時隔了一百多年的時光沒見了,別那麼冷淡嘛~」
     「要是你這個動作不會引起你的監護人殺意,我說不定會考慮不對你冷淡。」似乎感覺到背後不斷傳來一股濃郁的殺意與惡寒,宗蜮異常冷靜的對還在蹭著他頭髮的封平瀾說。
     「恩?奎薩爾怎麼了嗎?」聽了宗蜮的話,封平瀾疑惑的回頭看了看奎薩爾,可奎薩爾卻看向窗外沒再看他。
     知曉宗蜮的意思,雖然眾妖魔下意識想朝奎薩爾的位子看去,但為了自己安全著想,只好看前面,看屋頂,看窗外,看底座,就是不看奎薩爾。
     「喂!平瀾,你幹嘛跑到後面去?」正在駕車的伊凡不開心的看著望後鏡,瞪著封平瀾。
     「我要和宗蜮聊天嘛~」
     「坐前面也行啊!也能和我一起說話。」
     「坐前面要一直轉頭,很不舒服嘛~」
     「你這個喜新厭舊的傢伙!」
     「喜新厭舊是這麼用的嗎?」封平瀾詫異的問。
     「你管我!」伊凡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封平瀾專心駕車。
     不用多久,伊凡找到了一間可以敘舊的餐廳,找到停車位後就下了車,眾妖魔也下了車跟隨伊凡進入餐廳裡。
     「要吃什麼,隨便點吧。」伊凡不客氣的說道。
     「你請吃啊?」璁瓏好奇的問。
     「叫平瀾請啊!」伊凡指著封平瀾,「他手上不是有一張好幾億的信用卡嗎?」
     「叫一個小孩子請客,你未免太不要臉了吧?」墨里斯鄙視伊凡的話。
     「Excuse me!他手上的信用卡好像是一百年前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做任務所儲蓄的金錢來的說,讓他請客有錯嗎?」伊凡翻個白眼,反問道,「那好幾億的信用卡裡的金額都足夠給人類傳宗接代好幾代。就算你們的肚子是個無底洞,可你們吃東西一樣都不用多少錢,你們再怎麼能吃也沒辦法把那幾億全都吃進肚子裡。更何況你們之中的其中一個,進食方式像蚊子,需要用到錢嗎?」
     聽見伊凡最後的發言,眾妖魔心裡猛地感到一股惡寒,一致轉頭看向奎薩爾。
     奎薩爾一臉面無表情,低頭看著自己已經舉起來並五指收攏起來的拳頭,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奎薩爾,你在想什麼?」封平瀾好奇的問。
     「我在想要給他多少拳頭才能讓他吐出血。」奎薩爾很認真的回答,「我不介意給他見識一下他口中的蚊子是怎麼進食的。」
     「別,我們還需要伊凡駕車。」封平瀾抓住奎薩爾的褲管,阻止奎薩爾想要行兇,「冷靜點,淡定。」
     奎薩爾淡淡的盯著封平瀾幾秒,只好將拳頭放下,拿起三張椅子疊了起來,然後抱起封平瀾讓他坐在椅子上。
     「無所謂啦。」封平瀾坐穩後就拿起菜單開始選吃的,「反正這個信用卡不是我的,最後我會還給班導的。」
     聽了封平瀾的話,眾妖魔只好坐下來開始點餐。
     「宗蜮,你要吃肉嗎?」看著菜單上寫著雞排魚排的選項,封平瀾遲疑的問。
     「恩?有問題?」宗蜮奇怪的問。
     「是沒什麼問題啦……只是……」封平瀾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菜單。
     「他不能吃肉類的食物,也不能聞到血肉味。」坐在封平瀾身邊的奎薩爾幫封平瀾回答,「他一聞到肉類食物的味道,他就會吐。」
     「欸?!」聽見奎薩爾的話,伊凡和宗蜮吃驚一下,「那也不能吃嗎?吃了也會吐?」
     「吃了他會休克。」奎薩爾一邊翻著菜單,一邊漫不經心的說。
     「那麼嚴重?!」伊凡和宗蜮不可置信的瞪著用菜單遮住自己一半臉的封平瀾,「虛魔之子不是很嗜血的嗎?你真的是虛魔之子嗎?」
     「誒嘿嘿~」封平瀾乾笑一下,便低頭看著菜單開始選吃的,「有些原因啦……」
     看見封平瀾神情不對,伊凡和宗蜮也不再追究,宗蜮只好轉移話題,「那我吃意大利麵好了。」
     「這間餐廳還真是什麼食物都有賣。」百嘹翻了翻菜單,看著菜單裡各種各樣的食物。
     「這間餐廳是專門給那些來閒聊的客人,為了能滿足不同客人的口味,所以什麼都有賣。」
     先不說這餐廳有各種吃的食物,甚至在場妖魔們所吃的食物居然全都有,讓許久沒來人界的六妖魔感到驚訝。
     但餐廳裡還是有些不足,就是希茉的食物是酒,但這餐廳裡只賣酒精非常低的啤酒,沒得選擇的希茉只好叫了幾瓶啤酒。
     封平瀾也選了不少除了肉類以外的食物,一想起剛剛奎薩爾完全沒點餐,所以封平瀾悄悄地選了兩份櫻桃蛋糕,所有人點好餐後便一邊聊天,一邊等待食物送來。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食物很快就送上了,所有人就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的開始敘舊,由於他們說的話不能給外人聽見,便在四周設下一層掩飾言語的術法,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進食的過程中,正在吃著櫻桃蛋糕的封平瀾時不時用叉子把櫻桃蛋糕送到奎薩爾嘴前,眨著那雙水靈靈又古靈精怪看似很無辜的異色瞳,用一句吃不下的答案要奎薩爾幫他吃掉。
     奎薩爾白了封平瀾一眼,雖然知道封平瀾這麼做是要給他吃櫻桃蛋糕,但是卻不戳破封平瀾的謊言只好把嘴前的櫻桃蛋糕給吃掉。
     話題一聊,很快就到了晚上時間,伊凡知曉封平瀾他們明日一早就要去日本了,所以催促他們去酒店休息。
     「好啦!時間不早了,你們明天還要去日本,快去找一間酒店休息吧。」伊凡對封平瀾伸出手,「信用卡拿來。」
     「你還真的要我請客啊~」封平瀾裝作很委屈的嘟著嘴,為了附和自己的委屈臉上露出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把信用卡放在伊凡手上。
     「這是你一百年前胡來的代價。」伊凡接過信用卡,然後對著封平瀾扮鬼臉,便到櫃檯去付錢。
     「咕嗚~」聽了伊凡的話,封平瀾只好鼓著臉裝作聽不見,和眾妖魔一起離開餐廳。
     付好錢後,伊凡就去啟動車子,所有人上了車後就緩緩駕著車子出發,「去酒店吧。」
     「等等!我找找看這附近有沒有酒店……」再次和奎薩爾坐一塊的封平瀾從背包裡拿出平板電腦,想要打開地圖尋找酒店。
     「不用了,我已經幫你們預定好了。」伊凡揮了揮手阻止了封平瀾,「在你們坐高鐵來這裡的時候,我已經幫你們找了一間酒店了,只要去那裡登記一下就可以休息了。」
     「哦!」封平瀾驚呼一聲,接著非常感激的向伊凡道謝,「伊凡~謝謝你~你最好的了~麼麼噠~(づ ̄ ³ ̄)づ~
     「不客氣~反正又不是我出錢~」伊凡舉起一隻手,眾妖魔看見伊凡的食指和中指間夾著一張信用卡,像是炫耀般的輕輕晃了晃,「有了這張萬能卡,一切都能搞定。」
     「你這隻鐵公雞!我看錯你了!!!(╬゚д゚) 」封平瀾下一秒立刻變了臉,頭上爆出一個赤紅色的╬印記,指著伊凡怒吼。
     「嘿嘿嘿~」眾妖魔彷彿看見伊凡化身為惡魔似的不斷奸笑著。
     在車裡發生的一場鬧劇,眾妖魔不知什麼時候發現車子已經到達酒店了。
     所有人下了車後就一起進入酒店裡,伊凡走到櫃檯前幫封平瀾他們登記房間,不用多久就回到封平瀾身邊。
     「我訂了四間房間,你們自己分配吧。」伊凡將手上的房間鑰匙卡遞給冬犽,再把信用卡還給封平瀾,「三間雙人房,一間單人房,希茉住單人房就行了吧?」
     「原來這裡還有單人房間啊?」封平瀾接過信用卡,小心的收起來。
     「那你們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八點我帶你們去吃東西,九點就送你們去機場。」
     「嗯!伊凡,謝謝你!」封平瀾非常感激的向伊凡道謝。
     「那麼晚安了,明天見。」伊凡幫封平瀾決定行程,之後就和宗蜮一起離開酒店,「我送你到高鐵站吧。」
     「嗯。」
     眾妖魔跟著昨天在酒店裡分配一樣,拿著房間鑰匙回房休息,唯有不同的就是希茉去睡單人房了。
     簡單梳洗一下後,眾妖魔就待在酒店裡消遣時間,之後就隨著深夜來臨後才睡覺,封平瀾躺在大床的一邊,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發呆。
     「睡不著嗎?」睡在一旁的奎薩爾猛地出聲,嚇了封平瀾一跳。
     「呃!嗯……」封平瀾轉頭看向奎薩爾,頓了一下才回應,「因為明天就要去見海棠了。」
     「那為什麼你會不開心?」奎薩爾側身睡,與封平瀾面對面,「不對,與其說是不開心……倒不如說是在害怕什麼。」
     「你怎麼知道?」彷彿被說中心裡話似的,封平瀾非常訝異。
     奎薩爾沒說話,只是伸出右手露出手腕,封平瀾看見奎薩爾手腕上的紋印閃著一絲暗紅色的暗光,似乎和什麼東西產生了反應。
     「啊……」封平瀾拉起自己的衣領,低頭看看自己的鎖骨,看見自己鎖骨上和奎薩爾一樣的紋印也閃著一絲暗光。
     「你在害怕什麼?」奎薩爾拉回話題。
     「今天看見宗蜮還活著,我真的很開心。」封平瀾緩緩說道,「可是想到明天要去見海棠,會不會也是一面墓碑……」
     聽了封平瀾的話,奎薩爾沉默了許久,不知該怎麼回應封平瀾。
     「真的如百嘹所說,人類的壽命很短暫,妖魔的壽命非常長壽,活了上百年的你們也見過無數的死亡了。」封平瀾頓了一下,「這一世成為半妖魔的我,也要面對無數的死亡吧?」
     奎薩爾伸出手臂,一把將封平瀾攬入懷裡,下巴低著封平瀾的腦袋,緩緩說道,「會討厭嗎?變成妖魔。」
     「……我不知道。」封平瀾把臉埋在奎薩爾的懷裡,悶悶的說道,「我不知道我這世獲得的永恆壽命,在未來有什麼用處。只知道我的存在會招來不幸吧?因為我是虛魔之子……」
     「你不相信我們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封平瀾深怕奎薩爾會誤會,趕緊解釋,「我……」
     不讓封平瀾把話說完,奎薩爾的手臂繞過封平瀾的後頸,手掌捂著封平瀾的嘴,不讓他繼續說,「那就足夠了。」
     「以你現在妖魔的年齡,就只不過是四歲而已。你之所以會那麼成熟,那是因為你擁有曾經是人類的記憶,導致你的成長太過迅速,與你現在的年齡不相符。」
     「現在的你,只要好好像個普通的小孩一樣活著就行了,未來的事可以慢慢想,你還有用不完的一世可以思考。不用著急,你可以一邊活著一邊想。」
     「嗯……」封平瀾不再多說什麼,點頭回應奎薩爾。
     「睡吧。」奎薩爾拍拍封平瀾的腦袋,抱著封平瀾陷入夢境。
     封平瀾閉上眼睛,就在意識越來越模糊快要陷入沉眠時,耳邊隱約傳來奎薩爾一聲低沉的聲音,「就算你想不到未來你會有什麼作用,但別忘了你身邊還有我們在。」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倒數完結3!!!!!!!!(~ ̄▽ ̄)~
  • 平瀾
  • 頭香😃😃
  • 薛妤芸
  • 會有番外篇嗎?
  • 訪客
  • 求番外~滾床單啊啊啊
  • 訪客
  • 嘿嘿... 萨变奶爸,澜是养子, 养成啊....
  • 訪客
  • 嘿嘿... 萨变奶爸,澜是养子, 养成啊....
  • 嵐
  • 會有平瀾長大在幽界和奎薩爾他們的生活嗎?
  • 玥玥
  • 呀~~~怎麼快要完結了>.<有番外嗎?話說想不到宗蜮還活著呢!
  • 小喵
  • 好溫馨的一篇
  • 訪客
  • 宗蜮的身份到底是啥呀?
    嗚嗚嗚~快完結了,非常喜歡大大的同人文
    O(≧▽≦)O 希望多寫些番外(≧ω≦)/
  • Chenxi Qian
  • 好快啊.....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大大加油哦~
    話說如果剛剛平瀾把早上在酒店的事全講出來我相信伊凡一定會笑到失控車子往旁邊撞或者是開成S型吧!
  • 訪客
  • *注文长*
    这么快就要完结了吗?…… 😭 好不舍得。
    从悔恨篇直奔重逢篇看着靖岚实现了2个平澜的遗愿(不碰那六妖魔+死后能够与他们在一起)外加无意中实现多另外2个遗愿(就算是比奎萨尔更禁忌的存在也被六妖魔接受+拥有与奎萨尔一样美的翅膀)而换出去的代价但没人知感到心疼 😢
    感觉上好像要求太多了但有点希望大大还会有新的篇章😘
    支持大大! 😍 <3
  • 訪客
  • 不---( TДT)
    大大別完結啊-----
  • 訪客
  • 不---( TДT)
    大大別完結啊-----
  • 訪客
  • 世界級的好看^ ^
    大大不要完結啊⋯⋯
    奎薩爾超溫柔又超暖的////
    偶爾使壞真的讓人很受不了XD
    很喜歡💕加油!
  • 訪客
  • 辛苦你了 瀾瀾你有他們啊 就跟他們在一起到永遠吧
  • yongrainbow
  • 我好像算错倒数完结了……-_-||
  • Jia YU
  • 大大 加油喔
  • 愛玉
  •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能完結啊😭😭
    求甜求虐求番外求給飯啊啊啊啊啊啊😭😭
    我小小的心靈要被剖出一個大洞了😩
    回憶一開始看悔恨的時候😕
    喔買尬我噴淚了啦!!😭😭
    =====〘心裡創傷小劇場〙=====
    夠了夠了夠了夠了夠了,不能為難彩虹大大(擤鼻,回去再重看一次悔恨吧......😢
    ≈≈≈≈≈≈再看一次後≈≈≈≈≈≈
    呵呵呵......奎薩爾差好多喔,果然還是紅夜的文好看......呵呵呵......
    (我是怪人喔?)
  • 訪客
  • 重逢可以完結,但是請出另一個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的番外故事吧~作者大大加油
  • Zi Li Gan
  • 别完结啊...QAQ
    大大的妖怪公馆好好看哦 还想看更多((<--欲求不满的家伙XDD
  • 雨狐
  • 早上出門上學前看到這篇心裡甜甜的(掩面
    給紅夜狂打call!!
  • 647
  • 突然有點好奇瀾瀾這世的爸媽是誰,妖魔和人類相愛感覺有點神奇,希望他們是愛瀾瀾的,就算他們沒有能力保護他
  • 悄悄話
  • 無靈
  • 太快完結了,難過
  • 夜月
  • 好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