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阻擋他們去路身穿著斗篷的五妖魔,奎薩爾他們也不放下戒心的與眼前的五妖魔對峙著。
     「不會吧?」百嘹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開口說話,打破彼此的僵局,「你們從奎薩爾手中逃走了整整兩個月,該不會一直都在這裡?我們還以為你們早已經逃到別的幽國了。」
     「你們還真是糾纏不清呢。」站在中間的妖魔開口回話,「還是想要抓我們嗎?」
     「這個嘛~如果你們可以乖乖配合的話,我們很樂意抓你們。」百嘹裝作認真思考表情,接著指著璁瓏說道,「外面的隱秘術法是誰設下的?非常不錯哦!把妖力波動隱藏的很精密,要不是這傢伙不小心跌倒,我們還真是完全沒發現呢。」
     「是誰設下隱秘術法管你什麼事?」另一個妖魔不爽的頂撞百嘹的話,「你們來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們不是來抓你們的。」見到百嘹又要煽動對方,冬犽馬上伸手捂著百嘹的嘴巴,好聲好氣的說道,「我們來這裡是有另一個任務在身,才過來這裡的。」
     「任務?」有個女性妖魔疑惑的說。
     「我們在尋找這花瓣的所在。」冬犽從自己的戰服口袋裡拿出一朵花瓣給眼前的五妖魔看,向五妖魔解釋他們的任務內容,「這花瓣隨著外面的河川漂流到我們幽國所在的皇宮外圍的河川裡,幾乎佔滿了水面上。因為沒見過這樣的花瓣,我們的君主便讓我們前來探查原因。」
     「於是,我們就沿著花瓣從河流漂過來的方向一路趕來,就來到這裡了。」
     五妖魔一看見冬犽手上的花瓣,頓時驚愣了一下,但為了不被冬犽他們發現便強硬冷靜下來,「既然你們要尋找這花瓣的所在,為何會來到這裡?」
     「因為這花瓣是從這山洞裡漂流出來的。」璁瓏跟著解釋說,「外面的河川是連著山洞裡頭,我也下水遊進河水裡的洞穴看了,親眼看見這些花瓣是從山洞裡的水上流出來的。」
     「我們也到這高山另一邊的河川那裡看過了,但是高山另一邊的河川上並沒有花瓣。」希茉細聲的跟著解釋,「我的使魔也繞著這高山四周圍看了看,也沒發現和這花瓣相似的植物。」
     「啾啾!」希茉肩膀上的雀鳥叫了起來,似乎肯定希茉的話。
     「之後,你們剛剛也知道了。」墨里斯雙手抱胸,手指指著一旁的璁瓏,「這傢伙不小心跌倒,就發現這洞窟存在。」
     「……也就是說,你們要尋找這花瓣的所在?」沉默了一會,站在中間的妖魔遲疑的問。
     「是。既然你們都在這洞窟裡那麼久了,有沒有發現裡頭有這花瓣的植物存在?」冬犽禮貌的問道。
     「沒有。」
     「真的沒有?」百嘹不相信的揚起眉頭。
     「沒有。」
     「……很可疑。」璁瓏也不相信的瞇起眼睛。
     「你們……」從一開始沒說話的奎薩爾瞇起紫眸,突然插了一句話,「慌張了。」
     聽見奎薩爾的話,五妖魔腦袋上的斗篷猛地一抖,似乎被奎薩爾說中了他們的情緒。
     「在冬犽拿出花瓣的一刻,你們慌張了。」見到五妖魔的反應,奎薩爾更加肯定的補充一句,「你們在說謊。」
     對於奎薩爾的話,五妖魔都沒有任何反應,但是手上的武器卻更用力的握緊著。
     「果然是假的呢。」注意到五妖魔的動作,百嘹一臉玩世不恭的模樣笑了笑,「而且還居然很肯定的說沒有,連五歲的小孩子都不相信呢。」
     「你們……」有個聲音較粗俗的妖魔想說些什麼,卻被另一個女人打斷了,「神武,你腳邊好像有什麼東西!」
     聽見女妖魔的話,在場所有妖魔都朝那個名叫神武的妖魔腳下看去,就看見有個巴掌大小的黑色糰子在神武腳下鬼鬼祟祟的動來動去,好像在找些什麼。
     「這是什麼東西?!」神武嚇了一跳,立刻抬腳朝那黑色糰子踢去,把那東西踹飛出去。
     那個黑色糰子被踹飛後一路滾到奎薩爾面前,直到撞上奎薩爾的軍靴上後才停下滾動,然後整個人癱倒在奎薩爾的鞋尖前,「\(>д<)/」
     眾妖魔仔細一看,被踹飛的黑色糰子居然是奎薩爾的影之使魔——小影人,小影人因為被狠狠踹飛了,白色豆子眼變成漩渦狀的,整個人暈在奎薩爾腳前起不了身,「( ๑ . ๑ )」
     「你在幹什麼?」奎薩爾彎下腰把自己的使魔撿了起來,看到自己的使魔耍蠢的模樣,奎薩爾真的感到非常無奈。
     「( ๑ ﹏ ๑ )/」小影人癱倒在奎薩爾的手掌上,小小的手顫抖抬起,手上還拿著一個東西,仔細一看,是一朵和冬犽手上一樣的花瓣。
     使魔與主人之間有著精神溝通,小影人馬上與奎薩爾精神溝通,簡明扼要的告訴奎薩爾一些事,說這花瓣是從神武的褲管上發現的。
     從小影人那裡得知消息後,奎薩爾抬起冷冽的蛇瞳直直盯著五妖魔,抬起捧著小影人的手,冷聲說道,「我的使魔告訴我,這花瓣是從那傢伙的褲管上發現的。」
     「如果洞窟裡頭沒有類似這花瓣的植物存在。」奎薩爾視線移到神武身上,語氣冰冷的質問他,「請問一下,我的使魔手上拿著的花瓣,為什麼會在你的褲管上?」
     「奎薩爾,危險!」奎薩爾的話語剛落,冬犽瞬間感覺到奎薩爾四周捲起來不尋常的氣流,便馬上出聲提醒奎薩爾,接著在奎薩爾身邊施下風壁,保護奎薩爾。
     奎薩爾比冬犽遲一些發現異樣,等他反應過來時就看見有數道看不見的攻擊再次襲上冬犽的風壁,若不是冬犽反應快,否則奎薩爾身上就會劃出幾道傷痕。
     「該死!對方也有風屬性的傢伙!」見到偷襲失敗,有個妖魔不甘的咒罵一聲。
     奎薩爾把自己還在暈的使魔塞進戰服口袋裡,手一揮,五妖魔腳下的影子突然從地面上衝了出來,化出無數的觸手想要抓住他們。
     五妖魔一發現腳下影子有異常,立刻跳躍起來躲開腳下的影子突襲,見到那些影子還是不死心的想要抓住他們,他們馬上揮出手上的武器,把影子劈開兩半。
     璁瓏從自己戰服裡拿出一瓶水瓶,把扭開瓶蓋後,水瓶裡的水猛地從瓶口裡爆了出來,與水瓶容量明顯不相符的水化成三條水龍兇狠的朝五妖魔所在襲去。
     就在一瞬間,三條水龍還沒能擊中五妖魔時,三條水龍的龍頭突然莫名其妙的被凍結起來,像是結晶似的快速蔓延水龍的身軀,瞬間變成三隻冰龍。
     「什麼!?」看見自己的水龍變成冰龍,璁瓏感到驚愕不已。
     在璁瓏還處於驚愕狀態的時候,三隻冰龍忽然轉了方向,直直朝璁瓏襲去。
     墨里斯閃身來到璁瓏面前,伸出雙手好像想要把三隻冰龍直接扛了下來,就在冰龍快撞上墨里斯的時候,墨里斯的雙手突然燃起熊熊烈火的火焰,瞬間把冰龍給融化掉了。
     百嘹瞄準離自己較近的妖魔,手上拿著數幾支金針,朝那個妖魔身上擲去。
     見的百嘹想要偷襲自己身邊的同伴後,有個手拿著鐵棍的妖魔來到自己同伴身邊,將自己手上的鐵棍迴旋起來,把百嘹的所有金針都打落了。
     把金針打落後,手拿鐵棍的妖魔揮出一隻手,百嘹看見那妖魔斗篷下突然冒出一些黑影朝他襲來後馬上躍起躲開攻擊,定眼一看,卻發現自己剛剛站立的地面上插著一堆非常漂亮宛如火焰燃燒一般的紫紅色羽毛。
     希茉將手上的音叉敲響,接著朝五妖魔聚集的所在使出音爆,想要強行將他們分開。
     突然間,地面倏然衝出一堆巨大的尖銳石柱將他們雙方彼此的空間隔離起來,同時也將希茉的音爆攻擊給擋了下來。
     因為中間有石柱擋著彼此的空間,雙方彼此同時停下攻擊,提高警惕的瞪著對方。
     「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們通過!」五妖魔非常堅決的阻擋著洞口。
     「為了完成我們君主的命令,礙事者,死。」奎薩爾他們也不退縮的想要硬闖。
     「你辦得到的話就試試看!」
     話語剛落,隔絕彼此之間的石柱突然自己崩毀碎成無數石塊,那些石塊像是被發射的子彈似的,全都朝奎薩爾他們衝去。
     奎薩爾一揮手,地上的影子突然衝出地面,化成黑色簾佈的將全部石塊吞噬掉,之後再將吞噬在影子裡的石塊全都返還給對方,把敵人的招式奉還回去。
     「什麼!」
     沒想到奎薩爾可以把自己的招式反彈回來,五妖魔驚愕的看著無數的石塊朝他們襲來,完全無法防禦的直接遭到石塊的攻擊,被石塊打飛到洞窟的更深處。
     「咕嗚!」五妖魔渾身上下瞬間出現許多傷勢,因為沒有防禦的關係,渾身的劇痛讓他們一時起不來身。
     見到五妖魔起不來身,奎薩爾手上閃過一道電流,將手上的電流朝那五妖魔丟了出去,將他們電到麻痺。
     「呃啊!!!!!」身體受到強烈的電擊,五妖魔發出慘叫聲,渾身麻痺的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奎薩爾看見五妖魔無法動彈後,預防萬一還是操控影子把五妖魔捆綁了起來,以免他們還有餘力攻擊他們。
     「實力還挺不錯了。」百嘹看著被影子給捆綁著的五妖魔,半是稱讚,半是諷刺的說道,「但與我們相比,還是差了那麼點。」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們長什麼樣!」璁瓏伸手抓起腳下妖魔的斗篷,想要看清對方的長相。
     斗篷一掀開,一頭紫紅色宛如瀑布般的長髮爭先恐後的從斗篷帽裡滑落出來,過長的長髮還將璁瓏的靴子給遮蓋起來了。
     「欸?女人!」璁瓏詫異了一下,沒想到自己一拉,就拉到一個女人的斗篷。
     冬犽他們也將其他妖魔的斗篷給掀開,也看見他們的長相,發現五妖魔裡有三男二女。
     暴露長相的五妖魔不甘心的瞪著奎薩爾他們,就算身體還是感到很麻痺,他們也不死心的用力掙扎著身體,想要掙脫影子的束縛。
     奎薩爾看了他們一眼,沒多說什麼的提著一把長劍,朝洞窟深處走去。
     「站住!戰鬼!」有一頭墨藍色短髮的男妖魔朝奎薩爾吼道,「你不可以進去!!!」
     「我們要探查的事物,我們會自己親眼目睹,用不著你們的告知。」奎薩爾冷冷的說道,無視那妖魔的話,繼續走進洞窟深處。
     「敗者沒資格命令勝者。」百嘹手上拿著一支金針,輕輕蹭磨著墨藍色頭髮的妖魔臉頰,威脅著,「你在繼續亂動,我不敢保證這支針會不會戳瞎你的眼睛哦。」
     「不可以!」一頭紫紅色長髮的女妖魔同樣奮力掙扎著身體,朝奎薩爾他們喊道,「你們不可以進去!」
     「煩死了!你們都給我暫時暈過去吧!」
     璁瓏不耐煩的舉起手刀,想要打昏眼前的女妖魔;百嘹也拿起手上的金針,打算把金針往男妖魔的脖子上刺去。
     就在璁瓏快打昏女妖魔和百嘹的金針快刺進男妖魔的脖子瞬間,在場的所有妖魔們同時感覺到四周的氣氛宛如有千斤重般的瞬間變得十分沉重,從洞窟深處不斷傳來一股非常恐怖的威壓感,像是海浪一樣波濤洶湧狂襲著他們。
     感覺到恐怖的威壓感瞬間,百嘹和璁瓏要行兇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一男一女的妖魔脖子間,同時僵住了身子無法動彈。
     不管是百嘹他們,還是那些五妖魔,就連被幽界封為戰鬼的奎薩爾都因為感覺到這濃郁的恐怖威壓感而不禁僵住身體無法動彈,就連呼吸也感到非常困難,甚至他們還能感覺到自己正不斷冒出大量的冷汗。
     這是……殺氣!
     奎薩爾的冷汗像是下雨般不斷狂流,呼吸困難的微微喘息著,感覺到洞窟深處不斷傳來的威壓感,不知為什麼總覺得非常似曾相識,好像曾經在哪裡感受過似的。
     就在奎薩爾回憶自己曾經在哪感受過這種威壓感時,突然間感覺到從洞窟深處的黑暗裡倏然衝出了什麼些東西,非常迅速的與奎薩爾擦肩而過。
     奎薩爾完全看不清有什麼東西與自己擦肩而過,就只能感覺到自己左右兩側有什麼東西迅速擦過,耳邊兩側同時聽見「咻唰」的破空聲,接著掀起一陣狂風把自己的頭髮吹得更加凌亂。
     之後的下一秒,奎薩爾聽見自己身後傳來兩聲響亮的「唰嗤」聲響,奎薩爾轉身一看,就看見百嘹的胸口和璁瓏的肩膀噴出大量的血液,身體同時也飛出大老遠,整個人都摔出洞口外。
     百嘹和璁瓏他們兩個似乎還沒能發覺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臉呆愣的癱倒在地上,驚愕的瞪大眼睛看著還待在洞穴裡的同伴一臉震撼的回頭看著他們。
     「……欸?」百嘹和璁瓏一回神時,就發現自己整個人已經倒在地上了,想要掙扎起來時卻猛地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和肩膀傳來劇烈的劇痛感,讓他們痛得無法動彈的倒在地上,紅色的血液瞬間染紅了他們的戰服,不斷往外溢出。
     「痛…好痛……」璁瓏一手捂著劇痛不已的肩膀,曾經經歷過無數戰爭又受過多次重傷的他,居然因為肩膀的劇痛讓他痛得流出淚來,「怎麼…回事……好痛……是什麼…時候……」
     「噗咳!嗚咳!!!」百嘹想要說些什麼,可是一開口時,大量的血液不斷爭先恐後的衝出百嘹的喉管,讓百嘹立刻咳出大量的血液,弄髒了他一直玩世不恭的英俊的臉孔。
     「百嘹!璁瓏!!!」看著百嘹和璁瓏渾身是血的倒在血池裡奄奄一息的,希茉嚇得容花失色,直接失聲大喊。
     「冬犽!快救他們!!!」墨里斯朝還在發愣的冬犽喊道,要他趕緊治療。
     可冬犽臉色完全死白跑到百嘹和璁瓏之間,看著倒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同伴,卻發現他們的傷勢非常嚴重都必需緊急治療,而自己的能力有限,完全愣住的不知該救誰先。
     「冬犽!!!」見到冬犽無動於衷,墨里斯再次吼了一聲冬犽,要他趕緊回神。
     冬犽臉色死白的抬頭看著墨里斯,赤色眼瞳不知所措的流出眼淚,他想告訴墨里斯真實狀況,但喉嚨完全發不出聲來,顫抖著身體束手無策的不知該怎麼辦。
     「冬犽,救百嘹!希茉,脫下妳的戰服外套!快點!」奎薩爾閃身來到璁瓏身邊,放開自己手上的長劍,伸手小心的扶起璁瓏的身體,然後操控影子把璁瓏的傷勢給壓住。
     見到奎薩爾正在急救璁瓏,冬犽便馬上用能力全力治療百嘹,可卻發現百嘹胸前的傷勢幾乎差點傷到心臟時讓他快被嚇暈了,硬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咬緊牙關的專心全力治療百嘹的傷勢。
     「呃啊!!!」因為傷口被用力的按壓著,肩膀不斷傳來的劇痛讓璁瓏發出慘叫聲,眼淚更是無法控制的流得更兇,手臂像是斷了一樣完全無法感覺手臂的存在。
     「忍一下!」奎薩爾冒著冷汗給璁瓏做了緊急止血急救,伸手接過希茉驚慌失措脫下來的戰服外套,用外套包住璁瓏的肩膀然後用力勒緊,阻止血液繼續流失。
     給璁瓏做好急救後,眾妖魔突然感覺到有股非常銳利又帶有一絲殺氣的視線朝他們瞪著,再次讓眾妖魔的身體不禁僵硬了起來,四處陷入非常寂靜無聲的狀況。
     「喀嗒…喀嗒……」
     在眾妖魔陷入寂靜無聲的狀態下,從洞窟深處傳來一聲聲的鞋跟摩擦聲,好像有誰從洞窟深處走了出來。
     「叮鈴!叮鈴!叮鈴!」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奎薩爾脖子上的鈴鐺逐漸越來越響,可奎薩爾因為被這恐怖的威壓感和殺氣給震撼到,完全沒察覺到脖子上的透明鈴鐺反應有多激烈。
     眾妖魔的視線一致轉向洞窟深處,就看見有個身穿著斗篷的妖魔,手上還牽著一個同樣穿著斗篷的小孩子,緩緩的從黑暗裡走了出來,出現在眾妖魔的眼前。
     一看著剛現身的妖魔,除了百嘹和璁瓏以外,奎薩爾他們的外表逐漸起了一絲變化,彷彿像是見到天敵似的激起他們種族下意識的警惕天性。
     奎薩爾的側臉上浮現出黑色蛇鱗,冬犽的身體浮現出精美的刺青紋印,墨里斯的皮膚變得有些黝黑,而希茉的背後更是把羽翼給伸了出來,他們的眼瞳全都化成針狀,尖銳無比。
     「神…神威……」一見到自己的同伴發怒的模樣,被奎薩爾的影子捆綁著的五妖魔非常恐懼的看著被斗篷遮住臉孔的神威,做好即將被懲罰的覺悟。
     神威低頭看了看被影子捆綁著的五妖魔,舉起沒牽著小孩的手輕輕地打個指響,眾妖魔聽見一聲「啪唦」的聲響,就看見捆綁著五妖魔身上的影子像是沙子似的散掉,接著消失了。
     被解開束縛的五妖魔愣著一張臉,撐起受著傷的身體,不知所措的看著神威。
     神威牽著小孩來到墨藍色頭髮的男妖魔面前,鬆開牽著小孩的手後輕輕拍拍小孩的頭,之後孤身一人的走到五妖魔倒下所在的最前頭,像是要保護五妖魔似的將他們護在後頭。
     「擅闖者,做好死的覺悟了嗎?」
     一聲宛如可以凍結心臟的冰冷至極又不帶一絲情感的嗓子,緩緩的傳進眾妖魔的耳裡。
     聽到這聲音,奎薩爾他們倏然覺得身體變得極度冰冷,好像快把他們凍成冰塊一樣,窒息感讓他們幾乎喘不過氣,只能透過微弱的喘息來呼吸。
     眼前的這個妖魔,實力恐怕在眾妖魔……不,恐怕是遠遠超過奎薩爾之上!!!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grainbow 的頭像
yongrainbow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更文啦~~~
    遲了一天更文呢~我絕對不會說我昨天玩第五人格玩瘋了,所以忘了更文!!!!!╭(╯^╰)╮
    之前有說過有兩個妖魔負受近乎死亡的重傷是誰~現在揭曉!!!
    下集終於重逢惹~~~~~~~~~~~~~~~~~~~~~
  • 星冥
  • 我頭香!!!
  • 訪客
  • 好看好看好看!!!!!!
  • 訪客
  • 沒想到是百嘹和璁瓏,還以為是奎薩爾😅下集重逢後奎薩爾他們會認出對方嗎?😃(期待ing)
  • 貓咪
  • 就在奎薩爾回憶自己「趁機」在哪感受過這種威壓感時,
    改成「曾經」吧
  • 多謝提醒~~~

    yongrainbow 於 2018/09/30 1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