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
     多重的氣喘聲重疊一塊,六個不同身影顏色的妖魔全身負傷的在一個龐大的建築物里奔跑,之中奔跑在前頭的棕色頭髮的妖魔懷中抱著一個全身染血已經昏迷的人……皇族妖魔。
     「他們在那裡!快抓住他們!別讓他們給逃了!」
     「皇族妖魔的妖魔們好不容易上鉤了!別讓他們給逃了!」
     龐大建築物不斷迴響著敵人的喊聲,聽見已經暴露逃跑所在,六妖魔咬牙忍住身體的疲累以及傷勢,企圖找別的逃跑路線。
     他們奔跑一陣子,在一個像是迷宮一樣的走廊奔跑,企圖甩開死追上來的敵人,奔跑極累的他們在個不顯眼的角落停下喘氣。
     「怎麼辦?再這樣逃下去,絕對會被抓住的……」希茉跪坐在地上喘氣,全身是傷的非常虛弱的說道。
     「絕對要找到路線逃跑!好不容易找到雪勘皇子!不可能就這樣放棄!」墨里斯嘴角帶著一絲血痕,一副要拼出性命殺出一條血路逃出去。
     五名妖魔一致轉頭看向他們之中的團長,在看了看他們團長懷中昏迷的皇族妖魔。
     奎薩爾肩膀帶著非常猙獰的傷,額頭溢出的血液染浸他的大半臉,他疲憊的靠著墻喘息,但是卻不知疲累的死都不肯放下懷中的皇族妖魔,低頭看了看懷中自己一直死命搜索,非常掛念的皇族妖魔。
     「雪勘皇子……」
     眾妖魔寂靜的盯著自己的主子,寂靜的空間僅有喘息聲。
     「奎薩爾,你的影子沒辦法帶著我們逃離這裡嗎?」百嘹打破沉默。
     「沒辦法,之前被封平瀾騙下喝了飲料,封住了我大量妖力,我連雷電都很困難使出來了。」奎薩爾說到封平瀾的名字時,語調帶著非常明顯的憎恨和殺意。
     在一個星期前,他們在封平瀾的極高智慧推測已經確定掌握到雪勘皇子已經落入滅魔師的手中,知道據地所在後正要去拯救雪勘皇子。
     那天,封平瀾無緣無故拿了一杯飲料到他的房間給他喝,和封平瀾合居一塊時間已久了,他相信封平瀾不會陷害於他,當他喝下飲料的時候感覺全身瞬間無力癱軟倒地,甚至感覺體內的妖力大量被封印,無法使出妖力。
     奎薩爾錯愕的瞪大眼睛瞪著封平瀾,發現封平瀾原本的帶著天真愚蠢的明亮眼神變成毫無色彩,宛如傀儡般的冷漠。
     封平瀾冷漠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奎薩爾,他不知是怎麼辦到的,立刻解除了與奎薩爾和其他契妖的契約。
     無法長時間待在人界的妖魔們會因為失去契約者開始消盡妖力,最後死亡,更別說大量妖力被封印,又失去契約者的契約的妖魔。
     「奎薩爾!!!!!」未關閉的房門,樓下傳來墨里斯痛苦的呼喊咆哮。
     奎薩爾聽見墨里斯異常呼喊,咬牙撐起泛泛無力的身體和開始模糊的意識,經過封平瀾的身邊,走出房外,腳步不穩踉蹌的扶墻走下樓,好不容易從三樓走到一樓樓梯上,就看見其他五個妖魔全都倒在地上,希茉和璁瓏已經昏過去了,百嘹、冬犽和墨里斯依然咬牙撐住自己的意識。
     奎薩爾徹底錯愕的看著他們,發現他們身邊都有個杯子倒在一旁,奎薩爾瞬間知曉發生什麼事,感覺到身邊有個人在靠近,轉頭一看樓梯上頭,封平瀾不知什麼時候站在樓上,眼神毫無溫度的正低頭盯著他,他的眼角劃過一滴淚水,隱約看見封平瀾的表情有些在掙扎。
     奎薩爾的紫色眼瞳化成針狀,甚至蛇的獠牙也呈現出來極度憤怒猙獰的怒視封平瀾,奎薩爾壓下快要爆發出來的殺氣,強硬驅使自己身體下樓,走到其他五名妖魔身邊跪下。
     「奎薩爾,你該不會也……」快昏過去的百嘹發現奎薩爾的異狀。
     奎薩爾強迫掙脫體內的封印,用最後的力量操控影子將他們全部六個覆蓋起來,留下封平瀾,帶著妖魔們影遁逃離那棟洋樓。
     在他們逃離洋樓期間,想盡辦法破除體內的封印,恢復一些妖力後趁在還能待在人界活動的時間,趕緊去滅魔師據點拯救雪勘皇子。
     結果就淪入這種狀況……
     「平瀾…為什麼……」希茉難過的咽哽。
     「別提起那個背叛者!」璁瓏憤怒朝希茉吼道。
     「安靜點!會被發現的!」冬犽低聲吼道。
     「沒有別的路線可逃?」
     「影遁…我頂多可以在聚集妖力再使多一次。但是我在聚集影遁時,是絕對沒辦法戰鬥。」
     「你就專心聚集妖力就行了,我們掩護你。」
     「沒辦法,現在這裡的建築物似乎在我們闖入時已經佈下大型結界,結界沒破,影子出不去。」
     「那……」
     「發現了!在那裡!」一名滅魔師大吼。
     「嘖!」眾妖魔砸了聲,立刻拔腿逃跑。
     「奎薩爾,預防萬一,你現在開始聚集妖力,我想辦法去破壞結界。」冬犽對著奎薩爾說,立刻操作風流擴散建築物四周搜索結界的破口。
     這次的滅魔師似乎不容易甩開,一次又一次追的死緊,把他們逼到一個寬大的大廳里。
     到達大廳,看見不管眼前還是後面,甚至是樓上都聚滿了人類,全都是滅魔師,他們全都帶著面具。
     「六位,躲貓貓玩的盡興嗎?」一個滅魔師走上前,摘掉臉上的面具,與封平瀾極度相似的臉孔微笑的說。
     「封平瀾?」
     「喔…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封靖嵐,我的弟弟受到你們的照顧了。」封靖嵐彎起紳士的微笑。
     「平瀾是……滅魔師的人?」希茉不可置信的無法接受。
     「他是我的弟弟,妳說呢?」
     「原來他接近我們是有目的!」墨里斯憤怒大吼。
     「至少封平瀾也給你們利益了不是嗎?讓你們自由在人界活動。是時候讓你們付出讓你們自由在人界活動的代價了吧?」封靖嵐手指一揮,滅魔師立刻洶湧衝上,開始攻擊。
     「奎薩爾,你專心保護好雪勘皇子!別動手!」冬犽制止要使出雷電的奎薩爾。
     五名妖魔將奎薩爾護在中間,奎薩爾半跪著身子開始聚集妖力,將懷中的主子緊緊護在懷裡。
     眾多法術不斷襲來,讓六妖魔們防的措手不及,冬犽、百嘹、璁瓏和希茉只好設下結界,隔絕一切法術,但是支撐不了多久。
     「到此為止了。」
     封靖嵐要使出法術破壞結界,突然間所有人感覺到建築物的空氣正在震蕩便停下施展的法術,之後眾人感覺到包覆建築物的結界像是破碎的鏡子般粉碎了。
     「怎麼回事!結界怎麼消失了!?」封靖嵐憤怒大吼。
     「報告!結界被破壞了!」一名滅魔師報告。
     「不可能!這結界就算是皇族妖魔也不可能破壞得了!」
     「是人類!有人破壞了結界!我們之中有間諜!」
     「奎薩爾!」冬犽大喜呼喚奎薩爾。
     「我的妖力還沒聚集足夠!再撐一些時間!」奎薩爾有些急迫的聚集妖力。
     「給我拿下他們!」封靖嵐下令。
     法術又在轟向六妖魔,並且開始把結界打出裂縫了。
     「噗咳!呃!該死的封平瀾……」百嘹咳出血,包覆在最外層的結界是百嘹設下的,因為結界被打出縫隙,加上之前被封平瀾欺騙喝下飲料而妖力大減,不斷在心中咒罵封平瀾,讓他有些撐不住。
     滅魔師們不斷把法術砸過來,已經完全把結界打碎了。
     「呃!!!」設下結界的百嘹、冬犽、璁瓏和希茉因為結界被破壞導致妖力有些反噬。
     「奎薩爾你們快閉上眼睛!!!」
     突然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六妖魔的耳中,可能因為一時神經反應,六妖魔立刻閉上眼睛。
     在六妖魔閉眼瞬間,從上空掉落三個像是瓶罐的東西在六妖魔四周,瓶罐發出刺眼的光芒,刺瞎了滅魔師的眼睛。
     「是閃光彈!」一名滅魔師大喊,可所有的滅魔師的眼睛被閃光彈閃瞎了眼睛看不見。
     「奎薩爾!大家!過來這裡!」一名穿著滅魔師服裝,帶著面具的人對著六妖魔招手。
     六妖魔聽見熟悉的聲音,可是沒有動作,反而帶著敵意的殺意瞪著那名滅魔師。
     一個身影閃身來到那名滅魔師眼前,用力一揮手狠摑了那名滅魔師一巴掌,滅魔師失去重心倒在地上,面具也隨之跌了出去。
     「是你嗎?破壞了外面結界的人!」封靖嵐似乎認出人了,發怒的瞪著倒在地上的人。
     封靖嵐在聽見閉上眼睛的一刻用面具遮住眼睛,正好避開閃光彈的攻擊。
     「咳!哈哈…好久不見了,靖嵐哥。」面具下的人,正是偽裝成滅魔師,也是六妖魔之前的契約者,封平瀾。
     「膽子真不小呢。居然獨自來到這裡。」封靖嵐瞪著封平瀾。
     「我是來救我的家人的。」
     說完,封平瀾扯下脖子上的黑曜結晶化成一把黑劍,用奎薩爾之前教導的劍術攻擊封靖嵐,將封靖嵐逼退自己身邊,立刻奔向六妖魔們。
     「大家快點!結界已經破壞掉了!趁現在快逃!」
     「你還敢出現在我們面前!」墨里斯憤怒大吼。
     「我……小心!」封平瀾把墨里斯推開,躲開滅魔師射過來的弓箭。
     接著封平瀾看見封靖嵐將一把長劍投擲過來猛然直朝奎薩爾射去,封平瀾來不及出口提醒,立刻衝到奎薩爾身旁,用自己身體當做肉盾,替奎薩爾擋下封靖嵐丟過來的長劍。
     「呃嗚!」封平瀾吃痛一聲,腹部傳來的劇痛讓他彎曲身子倒下。
     飛濺的血液濺到半跪著身子的奎薩爾的臉頰,滾燙的血液與他額頭流出的血融合一塊,他感到一時錯愕,眼睜睜看著封平瀾倒在地上。
     「你們…快逃……」封平瀾嘴角流出血,眼神開始失魂模糊,臉上的表情都皺成一團,嘴巴不斷叫他們快逃。
     恢復視力的滅魔師開始洶湧衝上,似乎打算要鎮壓六妖魔。
     「奎薩爾,還沒好嗎?!」見滅魔師洶湧衝來,冬犽有些驚慌的喊道。
     奎薩爾咬緊牙關,操控四周的影子捲起籠罩著自己和身邊的同伴,連同封平瀾一起籠罩起來使用影遁一並帶走,逃離了滅魔師的根據點。
     逃離了滅魔師的地盤,他們來到了一座森林里,森林里有塊小空地,空地間有道影子隆起,影子退回地面後便消失了,隨之小空地上出現八個身影。
     「噗…咳!嗚……」封平瀾撐起自己的身體,可腹部的劇痛讓他不得倒回地上。
     被封平瀾的聲吸引,眾妖魔們的視線都聚集在封平瀾的身上。
     「哈哈…嗚!看來…大家都…沒事呢……」封平瀾恢復以往的開朗笑容,可他卻氣喘吁吁,不斷冒冷汗,嘴角的血似乎還不斷流出。
     「你別以為你來了我們就會原諒你!背叛者!」璁瓏已經不在相信封平瀾的話了。
     「奎薩爾,你也帶他出來幹什麼?反正把他丟在那裡也死不了。」百嘹勾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只是表情非常冷漠。
     「哈哈…奎薩爾,你懷中抱住的人…呼…呼…就是你一直找的雪勘皇子嗎?能找到他…呼…哈…真的太好了……」
     對於璁瓏和百嘹的話,封平瀾假裝聽不見,看見奎薩爾懷中抱著的人,雖然早已知道,但是還是想和奎薩爾搭句話,但是如他所料,奎薩爾完全沒回他話。
     「哈哈…你們快走吧……不用管我…呼…我一個人…呼…呼…沒關係的……哈哈…海棠在我身上…施下了追蹤術法…呼…呼……他們很快找到我的……你們可以回去那棟洋樓了…你們放心……我…不會回去那裡了……嗚唔!」封平瀾說話斷斷續續的不斷喘氣,說完最後吃痛一聲。
     奎薩爾走上前,單手抱著雪勘皇子,另一手握著貫穿封平瀾腹部的長劍,猛然抽出。
     「呃啊!!!」封平瀾痛得慘叫起來。
     「冬犽,治好他,不必全治好。」
     冬犽非常訝異奎薩爾的舉動,但是看在與封平瀾的過往交際份上,還是替他治療。
     「剩下的傷勢,海棠他們應該可以治好你,你就在這裡等到海棠他們來吧。」冬犽輕聲對封平瀾說,但語調已經沒有過往的溫柔,只剩冷漠。
     「哈哈…謝謝你哦……冬犽……好了,你們快走吧……掰掰了……」封平瀾虛弱的朝他們微笑,還舉起手和他們揮別。
     看了看封平瀾,奎薩爾將手上染上血液的長劍用力丟擲貫穿一顆樹身,之後帶著雪勘皇子離開,其他妖魔們跟上奎薩爾腳步離開了。
     封平瀾倒在地上看著妖魔們的背影消失在森林的深處,一滴眼淚劃過眼角,之後兩滴…三滴…四滴……許多眼淚流出眼眶不斷劃過眼角低落地面。
     「再見了…大家……」封平瀾輕聲道別,眼睛緩緩閉上。
     過了一陣子,一堆花瓣凌空飄來,在封平瀾身邊聚集飛旋,化成一個身高修長的女人。
     「平瀾少爺!您沒事吧?我立刻帶您去海棠少爺那裡!」曇華抱起封平瀾,化成一堆花瓣飛向空中。
     可曇華沒發現,貫穿樹身的長劍在樹身四周擴散詭異的黑紫色色素,樹葉異常快速飄落,變成枯樹了。
     這是六妖魔們與封平瀾……最後一次的見面。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