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勘皇子回歸的第一天夜晚……
     在一間擴大的房間裡,有六個人影對著雙人大床前低著頭,單腳跪在地上,坐在床上的人一臉懷舊的模樣盯著眼前六人。
     「別跪了,抬起頭站起來。」床上的人對著對他下跪的六人說道,「讓我看看你們的臉。」
     「是!」
     六人立刻站了起來,抬起頭,六人臉上雖然很平靜,但是掩飾不住臉上的激動。
     「呵呵~好懷念,自從我被滅魔師帶走那一刻,過了多久了?」
     「已過了十二年餘了,皇子。」奎薩爾回答。
     「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六妖魔一時愣住,之後低頭不語,似乎不想回想那時的回憶。
     「怎麼了?」雪勘皇子的眼睛不斷朝突然沉默的六妖魔來回掃描,「有難言之隱?」
     似乎被雪勘皇子猜中,六妖魔始終保持沉默。
     「算了,現在能告訴我近期的狀況嗎?」雪勘皇子輕聲歎氣,「你們總不能讓我處於一無所知的狀態吧?」
     「在那之前,雪勘皇子。」身為近衛軍的團長的奎薩爾率先開口,「聽言之後,請您保持平靜,不要震怒。」
     「……究竟是什麼事會讓一向很穩重又冷靜又抗拒外人又身為近衛軍軍團長的你說出這句話?」雪勘皇子有些呆愣的瞪著奎薩爾,「很嚴重?」
     「不算是……」聽了雪勘皇子的話,奎薩爾感到有些無奈。
     「快報告。」雪勘皇子立刻叫奎薩爾解釋。
     奎薩爾無奈歸無奈,立刻簡單說明近期發生的狀況,包括他們六個和封平瀾暫定訂約活在人界尋找雪勘皇子,和協議會召喚師暫時聯盟壓制三皇子的事,以及怎麼找到雪勘皇子,還說了因為被滅魔師設下的詭計妖力大量被封印,除了封平瀾背叛他們的事沒說出。
     「原來如此,你們之所以能找到我,是因為那個人類的推斷才找到我嗎?」雪勘皇子低頭思想一陣,「那個與你們訂約的那位名叫封平瀾的人類呢?」
     「……」六妖魔再次保持沉默。
     「……喂,該不會我又問錯什麼了嗎?」看見自己最忠實的六妖魔異常詭異的沉默,雪勘皇子不禁感到汗顏。
     「……因為找到了雪勘皇子了,那名人類與屬下們解除契約,離開了。」奎薩爾撒了一些謊。
     「是嗎?那就算了。还原本打算向他道謝,与你们签订了契约让你们繼續留在人界。」雪勘皇子斂下眼眉,突然想起一件事,「奎薩爾,關於三皇兄的事……」
     「根據與召喚師最後合作的新情報,三皇子已經被召喚師全面壓制住了,隨時可以擊潰三皇子。」奎薩爾立刻解說,「雪勘皇子,屬下們的妖力因為滅魔師的詭計大量被封印,無法發揮全力。再加上皇子您大病初愈,屬下決定再過兩日晚夜再回去幽界恢復妖力,至於要擊潰三皇子之事,稍後再打算。」
     「那就這麼說定吧。說真的,我還真是被你們嚇到了。沒想到你們居然和召喚師合作,一起擊潰三皇兄。」雪勘皇子倒回床上休息,一臉犯困的喃喃自語,「雖然不曉得究竟怎麼回事,你們也有難言之處,我也不為難你們,到時想說就說吧。夜色已晚,你們都退下休息吧。」
     「屬下會留下守著皇子,請皇子您安心休眠。」奎薩爾忠心耿耿的說道。
     聽了奎薩爾的話,雪勘皇子立刻睜開快閉上的眼睛,彈起身子坐起來問,「除了奎薩爾,你們之中誰還有體力?」
     「……?」六妖魔聽見自己主子的話感到疑惑,之後冬犽回話,「屬下在這一日已恢復不少妖力了……」
     「好!冬犽,你留下來看守我。」雪勘皇子指著冬犽命令道,之後指著奎薩爾,「奎薩爾,你給我去休息。」
     「屬下……」
     「不准違令!給本皇子滾出去休息!」雪勘皇子知曉奎薩爾的固執,強硬的打斷奎薩爾的話,之後窩回被子裡。
     「我沒記錯的話,這裡好像是奎薩爾的房間耶……」璁瓏單手遮嘴,身體靠近旁邊的墨里斯低聲說道,墨里斯同感點頭。
     「奎薩爾,你去我房間休息吧。我留下來照顧雪勘皇子,你已經有一夜沒好好休息了吧?」
     「我……」奎薩爾似乎想說什麼,之後感覺到一股殺氣,奎薩爾看向床上的主子,發現雪勘皇子一手抓住枕頭,從被子裡露出的頭顱雙眼殺氣騰騰的瞪著奎薩爾,一臉要是奎薩爾違抗命令,就將枕頭砸過去再轟他出去。
     奎薩爾汗顏的看著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主子,只好改口說道,「我知道了……那麼屬下告退。」
     不好說什麼的他,只好讓步,讓冬犽留下照顧雪勘皇子,而自己和其他人離開了據說是自己的房間。
     「好久沒看見雪勘皇子那個小孩子個性的模樣了。」百嘹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
     「是啊。」墨里斯感歎的說著,「自從三皇子追殺雪勘皇子時,雪勘皇子就完全沒有表現那個性格了。」
     雪勘皇子可算是有雙重性格,雪勘皇子在外人面前,是個王者風範又狂傲又冷血的皇族妖魔皇子,就算是對付自己的十一個皇兄,也完全毫無心軟。
     可雪勘皇子在唯獨只有他們六個面前,卻像個小孩子一樣的鬧彆扭個性,不會用王者口氣和他們說話,不會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不會用狂傲的態度說話,在單獨與他們在一塊總是用一般朋友之間談話或鬧彆扭的態度而已。
     「雪勘皇子一旦強硬起來,就算是奎薩爾也拿皇子沒轍。」璁瓏汗顏回想過往與雪勘皇子的生活。
     唯有希茉從一開始沉默著,完全沒說過一句話,只聽著其他人與雪勘皇子的對話,完全沒說過什麼。
     雖然見到雪勘皇子甦醒,希茉感到非常高興,因為雪勘皇子又回到他們身邊了,聽到過了兩天晚夜他們就要回去幽界了,希茉一想到封平瀾的事,希茉感到心中一陣抽痛,她不想留下封平瀾一個人在這裡,她還有很多話想對封平瀾說,可如果說她想留下陪封平瀾的話,便是代表背叛了雪勘皇子和其他人。
     陷入左右為難的希茉,在所有人當中地位最低的她,沒有什麼資格開口說話,只能將心中的難受獨自忍吞。
     希茉安靜的離開奎薩爾的房間,正往自己房間去。
     「希……」璁瓏似乎想叫住希茉,被奎薩爾突然插話打斷。
     「希茉,若讓雪勘皇子知曉那個背叛者一切,就唯你是問。」奎薩爾知曉希茉心中的想法,對著快離開的希茉警告一句。
     希茉瞬間僵住腳步,之後感到很不甘心的緊握拳頭,沒有回應奎薩爾的話,低著頭繼續邁起腳步回房去。
     與其讓其他人警告希茉,還倒不如讓身為近衛軍第一近衛軍軍團長的奎薩爾警告,遠比其他人的警告來得更有說服力。
     百嘹、璁瓏和墨里斯也不說什麼,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奎薩爾等其他人已經回房後,轉身望向隔壁房間,奎薩爾走去隔壁房間,輕手開啟門扉,一瞬間覺得房間變得毫無生氣,異常寬闊,有種死寂的感覺。
     奎薩爾進入房內,看著房內每個角落,每看見房內的個個角落,似乎都能想象出封平瀾在房裡做的事情。
     在書桌上溫習功課和努力練習召喚師的術法,在衣櫥前邊唱著詭異的歌曲邊換衣服,在房間裡較寬大的地方練習劍術,在房間四處整理他的事物……
     奎薩爾坐在床上,突然想起封平瀾那時不時透露寂寞又悲傷的神情,奎薩爾手不自覺的摸了摸床鋪,似乎還能感覺到封平瀾那一絲體溫,心裡在想封平瀾在睡覺時,是否也常在他們看不見的視線下窩在床裡露出那寂寞與悲傷的表情入睡。
     奎薩爾突然驚覺想起,封平瀾已經背叛了他們,他讓他們喝下奇怪的飲料害他們妖力大半被封印,又和他們強制解除契約,差點讓他們沒命。
     奎薩爾一瞬間為剛剛封平瀾會露出寂寞又悲傷的神情的想法感到厭惡,嘲諷自己變得不同往日。
     奎薩爾立刻起身,快步的離開封平瀾的房間,往冬犽的房間走去。
     奎薩爾依然還是止不住腦裡回憶封平瀾背叛他們的表情,那種面無表情又冷漠的臉,眼睜睜看著他們面露痛苦又無助的神色,還有在樓梯上居高臨下的輕視他的痛苦……等一下!
     想到這裡,奎薩爾猛然止住腳步,腦袋像是斷了路線一樣打斷腦裡不愉快的回憶,卻想起已經被他遺忘的一件事。
     那時候在樓梯上面無表情卻有著掙扎的臉孔,在居高臨下盯著他看的封平瀾……為什麼流淚了?
☆*☆*☆*☆*☆*☆*☆*☆*☆*☆*☆*☆*☆*☆*☆*☆*☆*☆*☆*☆*☆*☆*☆

     封平瀾中毒的第三天……
     封平瀾背後壓著豎直的枕頭靠在床頭上,全身一副心力交瘁的模樣低頭微微氣氣,臉色比前幾天更加蒼白幾十分。
     封平瀾四周圍滿了人與妖魔,全都皺著眉頭非常擔心的盯著一臉虛弱不已的封平瀾。
     「平瀾少爺,您還好嗎?」曇華極度擔憂的問。
     「呼…哈哈……還好…呼…呼…沒事……呼……」封平瀾眼神茫然若失的一邊喘氣,一邊強顏歡笑的回應,連說話的聲音都沙啞了。
     早晨,封平瀾幽幽清醒過來時想起床,卻發現身體幾乎無法動彈,只能微微抽動四肢,也發現自己不斷喘著氣,簡直是氣喘如牛。
     似乎發現封平瀾清醒了,曇華立刻從她的結界裡現身,上前查看封平瀾的狀況,卻發現封平瀾的異常狀況後立刻喚醒在一旁熟睡的海棠。
     海棠醒來後也發現封平瀾的異常狀況,叫曇華將封平瀾扶坐起來,立刻撥打電話叫所有人過來,所有人趕來後,就發現封平瀾一臉快虛脫的模樣。
     瑟諾上前脫了封平瀾穿著襯衫的衣鈕,才脫了兩粒衣鈕,瑟諾臉色極度難看的皺起眉頭,之後立刻將衣鈕鈕回。
     也許因為封平瀾身體實在太過虛弱,在瑟諾脫了他衣鈕時才沒說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猥褻話,任瑟諾脫了他衣鈕。
     「瑟諾,怎麼樣?」殷肅霜緊皺眉頭問。
     「……毒感染到鎖骨了。」瑟諾煩躁的抓了抓他那淺金色的頭髮。
     「還沒找到解毒方法嗎!?」海棠憤怒大吼,怒吼聲裡很明顯帶著一絲恐懼。
     「……沒有。」
     聽見瑟諾的話,所有人臉色已經無法用「極度」這個詞來形容他們的絕望了,心裡發冷得與北極地區有得相比。
     「你們全都去上課。」殷肅霜趕其他人去上課,之後對封平瀾說,「你這個樣子就不用去上課了。我已經向學校表示你因為有家事,長期無法來上課。」
     封平瀾似乎累得無法開口,只好輕輕點頭表示理解。
     「他都這個樣子了我們哪有什麼心情去上課!」海棠暴走的對殷肅霜大吼。
     「你們留下來難道就能幫他解毒嗎?」
     「難道我們去上課他身的毒上就會自動解毒了嗎!」
     殷肅霜不耐煩的上前抓住海棠的衣領拉到一旁,之後對著柳浥晨、蘇麗綰、伊凡、伊格爾和宗蜮勾了勾指頭,叫他們過來。
     五人外加被殷肅霜抓住衣領的海棠被帶到角落,低聲和他們說話。
     「我知道你們很擔心他,但是為了他著想照我話去做。」
     「但是班導,平瀾這個樣子我們也不能不管。」蘇麗綰非常擔心的說道,「要是我們沒人在他身邊,他一個人怎麼辦?」
     「我當然不可能讓他一個人留在這裡。」殷肅霜理解蘇麗綰的話,「你們想想,如果你們全部一起缺課引起影校學生的注意,讓那些對封平瀾持有六隻S級以上級別的妖魔而感到妒忌對他保持有敵意的學生,還有你們為敵的學生和別的影校的學生,例如曾經來我們學校的姐妹校的傑拉德。要是他們知道封平瀾的狀況,他們找個藉口來找封平瀾的麻煩,你們能想象到後果嗎?」
     聽見殷肅霜的話,五人外加一隻偽雙胞胎的妖魔愣住,他們曾經有和影校的三大社團之中的兩個社團作對找渣,和封平瀾在一起的他們知道因為封平瀾持有六隻超越S級的妖魔而引起眾多妒忌超值的宿敵。(海棠原本算是其中一個……)
     要是真的讓他們知道封平瀾的事,他們一定會找封平瀾,原因大概是要奪取封平瀾的六妖魔或者因為他們的關係來找封平瀾的麻煩。
     更別說來自姐妹校的傑拉德,那個變態一直以欺虐封平瀾痛苦為樂,要是讓他知道封平瀾的狀況,封平瀾可以立刻死!
     「為了不讓影校學生質疑你們無緣無故一群人沒來上課的事,每上我的一小時節課,我會找些理由讓你們離開我的節課,你們以兩人一組來這裡照顧封平瀾一小時,我會製造假證據證明你們確實是依照我的委託離開課室。」殷肅霜鬆開一直抓住海棠衣領的手,跟他們提議,「但是在其他的節課,你們不准擅意自己找理由離開課室來這裡照顧封平瀾,這樣更會引起影校學生的注意。」
     「那在我們完全不在平瀾身邊怎麼辦?」伊凡不同意問,「不是每節課都是班導你的課啊。」
     「我會抽空時間來看著他,不然就請海棠和蘇麗綰你們的契妖在你們不在的時間來守著他。」
     「……既然班導都這麼說了,為了他著想也只能這麼做。」柳浥晨只能服從了,「那麼我們來分配吧。我和麗綰一組,伊凡和伊格爾,海棠和宗蜮,這樣輪流就行了。」
     「為什麼我要和他一組?」海棠不滿指著宗蜮。
     「那你來選,你要和誰一組?」柳浥晨很大方讓海棠選擇。
     「……算了,就這樣。」似乎不想浪費時間,海棠只好妥協了,「我去和曇華說聲。」
     「我去和終絃說說。」蘇麗綰立刻走到自己的契妖身邊,和他說些話。
     海棠簡單的和曇華說了聲,曇華完全沒有不滿,又毫無猶豫的立刻答應海棠守在封平瀾的身邊,做封平瀾的暫定契妖。
     蘇麗綰也和終絃簡單的解釋,終絃似乎不願意,在蘇麗綰奮力的不停歇懇求他,只好勉強答應。
     封平瀾知道海棠和蘇麗綰的意思,可喉嚨發出細聲的呻吟聲,想要阻止他們把他們的契妖留下。
     「如果你要我們去上課的話,這是我們做出最大的讓步!」知道封平瀾想說什麼,海棠立刻打斷封平瀾想出聲。
     「平瀾少爺,請讓我留下來看顧您吧。」曇華坐在封平瀾的床沿邊,雙手扶著封平瀾的肩膀。
     「哈哈~呼…呼……謝謝你們,海棠、麗綰,還有大家。」見了他們的堅持,封平瀾只好道謝,但是還是氣喘吁吁。
     「有什麼事的話,就和我們說聲,不要死撐。」殷肅霜說完,立刻趕其他人去上課。
     「班導…呼…有件事…呼…呼……想請你幫忙。」
     「什麼事?」
     「我想知道…呼…奎薩爾他們的狀況……」
     「你還……唔!」海棠似乎想責罵封平瀾,被柳浥晨和伊凡一起捂著嘴巴。
     「拜託……」封平瀾懇求著。
     「……在歌蜜去傳話的時候,我已經派出使役過去監察。」殷肅霜緩緩開口,「在三天前的夜晚,皇族妖魔的十二皇子已甦醒了。」
     「雪勘…皇子……呼…呼…沒事吧?」
     「十二皇子雖然還負傷在身,但是已經並無大礙了。他們六個也恢復不少妖力,也沒事。」殷肅霜看了看封平瀾一眼,「那時候他們已經決定過兩天晚上就要回去幽界了,也就是……今晚就回去幽界。」
     聽見殷肅霜的話,封平瀾的眼神變得很震撼,之後露出很寂寞又悲傷以及恐懼的表情,看起來害怕被六妖魔扔在人界不理。
     「知道了…謝謝班導……」封平瀾勉強壓下表情,疲憊的閉上眼睛。
     「好好休息。」說完,殷肅霜立刻轟所有人去上課,留下曇華和終絃這兩個契妖。
     一整天下午,封平瀾每次昏睡不到半小時就清醒,清醒後毫無睡意的他只好拿起宗蜮給他的噴霧器來照顧病桌上的六個盆栽和海棠的玫瑰,時不時和曇華聊天。
     終絃一直都站在角落閉著眼睛,不知是睡著了還是什麼,曇華在封平瀾的拜托下,拖了一張椅子給他坐下,之後自己坐在封平瀾身邊一邊照顧封平瀾,一邊照顧封平瀾贈送給她的鳶尾花。
     封平瀾將已經結滿果實的櫻桃輕輕摘下收入盒子裡,之後請曇華在他的行李裡拿出一些紙條和一支筆,在紙條上寫東西。
     直到,有道電話鈴聲響起……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