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平瀾中毒的第四天……
     睜開眼,還未清醒的視線模模糊糊的盯著天花板,直到視線看得很清晰後,才眨眨眼讓自己意識清醒些。
     封平瀾撐起感到越來越虛弱的身體坐起來,在起身的途中因為體力不支差點跌下床,在要跌下一刻被人一把抓住手臂,之後將他扶好讓靠著不知什麼時候被豎直的枕頭上。
     封平瀾想點頭道謝,可在還沒抬頭時,手上被塞入裝好水的水杯,封平瀾神經反射的喝下水,抬頭看見封靖嵐,向封靖嵐點頭表示道謝,之後移開視線繼續喝水…………
     …………封靖嵐!!!!!!!
     封平瀾一瞬間瞪大眼睛轉頭瞪著封靖嵐,結果心臟受到驚嚇,「噗」的一聲,水全餵到封靖嵐的臉上。
     封靖嵐沒想到封平瀾會突然噴出水,站在床邊盯著封平瀾的他來不及迴避,正面迎上封平瀾的噴水攻擊。
     手上的水杯掉落在地上,因為是塑料杯,所以沒破碎掉,只是水四濺滿地。
     封平瀾倒在床邊,頭懸在床沿外咳嗽,因為喉嚨已經啞了,只能在床邊無聲咳嗽。
     「你就是這麼對著哥哥出手嗎?封平瀾。」封靖嵐一邊拿出手帕擦拭臉上的水,一邊拍了拍封平瀾背後讓他緩緩氣。
     封平瀾好不容易緩過氣,瞪大眼睛啞口無聲的指著封靖嵐,臉上表情非常錯愕。
     「……我知道你很訝異,能不能冷靜點。」
     封平瀾大幅動作的用力吸氣,又用力呼氣,像是婦女生小孩一樣不斷重複動作。
     封靖嵐在一旁看著封平瀾滑稽的動作,讓他有點忍不住發笑,封靖嵐單手捂著嘴佯裝很冷漠的盯著封平瀾,看著封平瀾的背影,他卻發現他完全不曉得封平瀾的一切。
     等到封平瀾冷靜後,封平瀾戰戰兢兢的轉頭,果不其然看見封靖嵐老神在在的站在他身後,封平瀾立刻又一副蒙克吶喊的表情說「他還在!」,封靖嵐都看見封平瀾的頭髮都豎立起來了。
     封靖嵐硬是壓下快彎起的嘴角,以最快的速度壓下笑意,一臉冷漠的轉頭盯著封平瀾。
     封平瀾還是有些愣愕,舉起手指著封靖嵐,一臉疑惑的模樣。
     「我說來看你的,你信嗎?」
     封平瀾立刻搖了搖頭,封靖嵐瞬間感到一陣失落,不過他能理解封平瀾會搖頭否定。
     「……我真的是來看你了。」封靖嵐輕歎一聲,老老實實說。
     封平瀾再次受到驚嚇,身體不自覺向後退,可他沒發現身後是床沿,結果一個不慎跌出床沿。
     封平瀾緊閉眼睛,預料的疼痛沒有襲來,感覺到雙手手臂被人抓住,睜眼一看,封靖嵐抓住了他。
     「你能不能小心點?」封靖嵐稍微使力,把封平瀾懸在床沿邊的身體拉回床上。
     封平瀾坐好身子,突然想起其他人,抬頭四處張望保健室,看見海棠他們,他們手上拿著武器,做出戰鬥的姿勢站在保健室不同的角落,而殷肅霜、葉珥德、瑟諾和歌蜜四個伸出手,像是要詠唱咒語,可他們的身體卻維持著姿勢僵直不動,像個銅像似的。
     封平瀾驚愕的下床,勉強撐起虛弱的身體走到離他最近的雙手拉出繩線的蘇麗綰身邊,封平瀾盯著蘇麗綰的臉,臉上警備表情卻毫無變化,卻看見蘇麗綰恐懼的眼神視線正盯著他。
     封平瀾又走到伊格爾身邊打量他,伊格爾的模樣和蘇麗綰一樣,之後再看了看宗蜮、伊凡、曇華、柳浥晨、終絃、殷肅霜、瑟諾、葉珥德、歌蜜以及站在最靠近門前的海棠,他們每個人表情完全沒有變化,眼睛直直盯著封平瀾看。
     封平瀾站在門口盯著僵住的他們,封平瀾錯愕的來回盯著他們,之後揚起他從來沒有表現出來過的憤怒猙獰的表情,狠瞪封靖嵐。
     「喔?一眼就看出是我幹的嗎?放心,我只是對他們用了【束縛術法】,讓他們無法動彈。」封靖嵐勾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吃味的盯著封平瀾,「因為我要進來,他們不肯給我進入,所以只好將他們全都束縛了。」
     封平瀾立刻扯下他脖子上的黑曜結晶,化出一把影刃,直直指著封靖嵐。
     「你能打贏我嗎?現在的你,我一隻手就可以打敗你了。」看見封平瀾拔刀對著他,封靖嵐彎起冷笑。
     封平瀾非常憤怒的瞪著封靖嵐,一瞬間,封平瀾眼睛一片白光,看不見眼前的視線,身體搖搖晃晃的軟下身子倒下了。
     看見突如其來倒下的封平瀾,封靖嵐瞬間愣住了,眼睜睜看著封平瀾視線對焦不穩的努力撐起上身,可他像是無法操控自己的四肢一樣,撐起來上身又跌回地面,嘴裡流出黑色的液體。
     封靖嵐立刻衝上去抱起封平瀾放到病床上,伸手想要拿掉封平瀾的影刃,可封平瀾抓的死緊不肯放開,接著他又吐出黑色液體。
     見封平瀾又吐出黑色液體,封靖嵐拿起櫃檯上的衛生紙,捲出一大團紙巾捂住封平瀾的嘴,扶起封平瀾上身讓他吐出來。
     可封平瀾一直不斷吐出黑色液體,加上他神智不清,封靖嵐完全束手無策,看了看房裡的人,看見之中最成熟可靠的殷肅霜,封靖嵐用手臂抱住封平瀾的上身,手一揮解除殷肅霜身上的術法。
     殷肅霜感覺身上的術法被解除了,立刻將敵意拋到一邊,來到封平瀾身邊抓起他,扶他到盥洗檯吐。
     封靖嵐拍打封平瀾的背,想讓他吐舒服些,可封平瀾越吐越狠,完全沒有緩衝的意思。
     「解開那個淺金色頭髮的那個傢伙身上的術法。」殷肅霜指著瑟諾對著封靖嵐說。
     封靖嵐沒懷疑殷肅霜的話,一揮手立刻解除瑟諾身上的術法。
     身體可以自由活動的瑟諾也將敵意拋到一旁趕到封平瀾身邊,一手附上封平瀾的脖子上,一手附上額頭上,雙手發出淡白色光芒。
     過了不久,封平瀾逐漸停止嘔吐,將嘴裡的口水吐出來後,身體又軟癱倒下。
     封靖嵐一把抱起封平瀾,將他放在床上,才剛放開封平瀾,太陽穴被一把劍抵住了。
     封靖嵐斜眼盯著拿著劍的瑟諾,又看了看殷肅霜,毫不畏懼的轉身面對他們。
     「離遠封平瀾,然後解開其他人身上的術法。」瑟諾手持劍威脅著封靖嵐。
     「就憑你們兩個?」封靖嵐勾起冷笑,嘲諷的盯著他們兩個,接著另一把黑色長劍抵著封靖嵐的脖子上,封靖嵐冷眼瞪著床上虛弱的人,「封平瀾,你幹什麼。」
     封平瀾一邊虛弱喘氣,一邊舉起影刃抵著封靖嵐,雙眼表達警告的意思,非常犀利的瞪著封靖嵐。
     「要我解除他們身上術法可以,有條件。」封靖嵐歎口氣,對著封平瀾說,「要是他們找我麻煩,我也不會對他們客氣。」
     「你來的目的是什麼?」殷肅霜問。
     「我說過,我是來看他的。」封靖嵐一把將封平瀾的影刃拍掉,坐在床沿邊翹腳,之後對著封平瀾說,「這把劍有著那羽翼蛇的氣息,是他給你的嗎?把你的劍收回去,免得我看得礙眼扔了。」
     封平瀾聽後將影刃變回黑曜結晶,緊緊握在手中,深怕被封靖嵐扔掉。
     封靖嵐看著封平瀾的那珍惜重要寶物的神情不禁深歎一口氣,一揮手,解開所有人身上的束縛術法,放開他們。
     「你這個滅魔師!」海棠火大的提起武器朝封靖嵐襲去。
     「別亂來!」殷肅霜一把扯住海棠衣領,阻止海棠亂來的態度。
     「不想死的話,就給我乖乖待在一邊去。」封靖嵐冷眼警告海棠,「我是看在封平瀾的面子上,才沒肆虐你的契妖再把你殺了,否則別以為你還能活著站在這裡。」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將海棠拖給柳浥晨和伊凡抓住,殷肅霜再問一次。
     「我說過我是來看封平瀾的。」
     「讓他中毒的人是你,害他變啞巴的也是你,就一句來看他就能讓我們相信嗎?」瑟諾沒鬆開長劍,指著封靖嵐說。
     「我讓他中毒的?我害他變啞巴?」封靖嵐疑惑的揚起眉,冷笑的盯著封平瀾,「好吧,害他變啞巴的事確實是我的錯。至於中毒的事……封平瀾,你沒和他們說清楚,打算讓我被黑鍋嗎?」
     封平瀾還在虛弱的喘氣,聽了封靖嵐的話只是冷漠回視封靖嵐的雙眼。
     「我先聲說明。當時,我的目標是要殺了十二皇子最強的妖魔手下,也就是那隻羽翼蛇。」封靖嵐無視瑟諾的長劍,手肘抵著翹著腳的膝蓋支撐下巴,解釋著,「我是將抹上劇毒的劍朝那隻羽翼蛇射去的,結果呢~是這傢伙成了那隻羽翼蛇的肉盾,為了救他才讓自己中毒的。」
     似乎初次聽到這件事,所有人愣愕的看著封平瀾。
     「好吧。那時候他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又加上副作用總是發作導致他神志不清,所以他才沒和我們說。」瑟諾幽幽回想四天前的情景。
     「所以呢~」封靖嵐一彈指,瑟諾手上的劍突然莫名其妙被彈開,劍脫離了瑟諾的手中插入墻壁上,「現在我沒心情和你們鬧,我就只是來看封平瀾而已。」
     「現在已經看到了,那就可以滾了!」海棠朝封靖嵐吼道。
     「不要。」封靖嵐回絕,之後伸出手揉了揉封平瀾的頭髮,「我要留下來。」
     「什麼!?」眾人包括封平瀾錯愕,之後海棠依然怒吼道,「憑什麼你說要留下就留下!」
     「憑我是封平瀾的哥哥。」封靖嵐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海棠還沒吼回去,就聽見一聲「啪」的聲響,封靖嵐縮回手,手背上紅了一大片,之後後腦被一個柔軟的東西重擊到,封靖嵐一抓,是一個大枕頭。
     封靖嵐回頭,就看見封平瀾已經抄起玻璃水壺,正打算朝封靖嵐的頭頂砸下去。
     封靖嵐嚇了一大跳,立刻起身抓住封平瀾要行兇的手,止住封平瀾的動作,立刻拿掉封平瀾手上的玻璃水壺。
     封平瀾不斷掙扎要掙脫封靖嵐的雙手,結果封靖嵐沒抓穩封平瀾,封平瀾向後跌出床沿,眼看封平瀾要跌下床了。
     封靖嵐要趕緊抓住封平瀾時,早已被宗蜮和伊格爾兩人一把扶住封平瀾背後,讓封平瀾坐回床上。
     封平瀾低著頭,肩膀不斷顫抖,伊格爾安慰般的扶著封平瀾肩膀。
     封靖嵐將玻璃水壺放回櫃檯上,想要伸手把封平瀾的下巴抬起,結果再次被封平瀾一把將手給拍開,結果手背上又更紅了。
     所有人看著封平瀾雙手抱膝,頭埋入雙膝間,伊格爾感覺到封平瀾的肩膀不停顫抖,之後聽見細弱的抽泣聲。
     「平瀾,你沒事吧?」蘇麗綰來到封平瀾身邊,關切的問。
     封平瀾沒抬起頭,維持頭埋入雙膝間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可抽泣聲還未停下。
     封平瀾抬起頭,臉上掛著淚痕,他下床站在封靖嵐面前,腳步不穩的推著封靖嵐把他推到門的方向,封靖嵐知曉封平瀾的意思,立刻站穩雙腳不讓封平瀾繼續推著他。
     「封平瀾,你身體還很虛弱,快回到床上去。」封靖嵐才說完,封平瀾體力不支立刻倒下,封靖嵐立刻抱起他放到床上。
     「封平瀾都要你滾出去,還不快滾!」海棠朝封靖嵐吼道。
     封靖嵐無視海棠的話,拉過椅子坐在床邊,看著封平瀾虛弱喘氣的閉眼休息,「再撐多一會,封平瀾。」封靖嵐突然開口說道,「我朋友正在找解毒方法,再撐多一會。」
     封平瀾聽後身體狠震一下,緩緩睜開眼睛,剛剛哭泣過的眼睛,一臉虛弱的表情又疑惑的無力盯著封靖嵐。
     其他人也聽見封靖嵐的話,錯愕的瞪大眼睛瞪著他。
     封靖嵐看著封平瀾,臉上表現一絲溫柔憐惜,伸手想要揉了揉封平瀾的頭髮,可封平瀾立刻伸出手阻擋封靖嵐想要揉他頭髮的手,之後轉過身背對著封靖嵐,閉眼休息。

     封平瀾伸手捂住自己的頭,自從小時候懂事的時候,他從未被人揉過頭,在有次做懸賞任務被下了咒變小孩子,唯有那幾次,是他抓住奎薩爾的手要他揉他的頭,解除咒術後,就算那時候是夢也好,那時候是奎薩爾第一次主動,也是唯一一次親手揉了他的頭,他不想給任何人碰了他的頭。

     封靖嵐手僵在空中,只好將手縮回去,「接下來我說的話,你要冷靜聽著,不要衝動。」封靖嵐盯著封平瀾的狀態,確定他不會失控便開口說,「和你一起的六妖魔帶著十二皇子回到幽界後,他們六個開始召集他們的軍隊隊員,要反擊三皇子了。」

     聽見封靖嵐的話,封平瀾立刻睜眼,轉身面對封靖嵐,一臉錯愕又擔憂的催促模樣要封靖嵐繼續說下去。
     「自從十二皇子逃離幽界後,他們所屬的主力軍團受到三皇子的威脅,散落在幽界各處隱居,甚至有些逃不過三皇子的手中被殺了,另一些因為十二皇子逃離後已經加入三皇子的勢力當中。」封靖嵐頓了頓,「就在最近三皇子的勢力受到協議會的召喚師突襲削弱了許多戰力,雖然我不曉得你們是怎麼讓協議會的召喚師去滅了三皇子的勢力,不過效果很顯著。」
     「但是,就在四天前,召喚師開始停止對三皇子的攻勢,讓三皇子有了重振陣營的時間。」封靖嵐推測,「就算現在那六妖魔他們正在召集散落在幽界各處的主力軍團,恐怕還不能擊潰三皇子,因為三皇子已經穩定了軍隊,再加上那六妖魔和十二皇子的妖力還處於被封印狀態中,勝出幾率不大。」
     封平瀾聽後,臉上的擔憂神色又加深幾分,握緊手中的黑曜結晶,祈禱他們平安無事。
     「如果要讓十二皇子和那六妖魔獲勝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要看三皇子要不要用那東西而已。」看見封平瀾的表情,封靖嵐再補充一句。
     「你說的【那東西】是指什麼?」殷肅霜注意到重點。
     「能讓十二皇子和那六妖魔反敗為勝的東西。」封靖嵐勾起冷笑解釋。
     「那東西是你給了三皇子?」歌蜜猜測。
     「是啊。但是他卻不知道那東西的真實作用。」
     「那三皇子為什麼還會收下那東西?」曇華也不明白的問。
     「因為我騙了他,說那東西是可以殺了十二皇子和那六妖魔的東西。」封靖嵐聳了聳肩。
     「靠!哪個才是你的真話啊!」海棠火大大罵。
     「我可是答應了封平瀾,不會對十二皇子和六妖魔出手了。」
     「誰知道你會不會借刀殺人!」海棠不信。
     「隨你怎麼說,我答應了封平瀾的事絕不會違約。」封靖嵐無視海棠的暴走,凝視著封平瀾,「他們昨夜一回到幽界就立刻召集軍團,大概明天開始就會引起幽界大戰了。如果有新情報,我會告訴你的。」
     「用不著你來多管閒事!」海棠火氣更大的喊道,「我們也可以探查幽界的事,不需要你幫忙!」
     「哼,半吊子的召喚師滾邊去吧。」封靖嵐嘲諷海棠的話,「群體召喚師加上在場等級不弱的幾隻契妖,都沒有一個能破除我的束縛術法,讓你們去探查幽界的事,說不定一個失誤反害了十二皇子他們呢。」
     「你說什……嗷!」海棠的話還沒說完就痛嚎一聲,因為柳晨一拳砸在海棠頭上,罵道,「吵死了!一直喊的喉嚨不痛嗎!閉嘴行不行!」
     「不服?那我問你,」封靖嵐見海棠不服,轉頭面對他問,「如果讓三皇子發現你派出使役探查他們的狀況卻被發現了,反讓三皇子誤以為是十二皇子派來的使役。在十二皇子他們還在召集勢力的途中,你認為三皇子會有什麼動作?」
     在場所有人沉默,思考封靖嵐的話,可殷肅霜立刻回答,「會立刻搜索十二皇子他們的下落,先發制人,一舉殲滅。」
     「Bingo。」封靖嵐彈了一下指尖,「如果發生這樣的事,別說我借刀殺人,你們根本就是幫三皇子給個提醒,說十二皇子開始召集軍團了,派出使役要監察他的一舉一動,之後要突襲他。」
     「那你又怎麼能得到幽界的情報?」瑟諾沒在意剛剛的劍莫名其妙被彈開,一副慵懶的模樣問。
     「因為我是連皇族妖魔都畏懼的滅魔師。」封靖嵐勾起狂傲的笑容,視線極度深寒的回答瑟諾的問題。
     聽見封靖嵐的話所有人都沉默了,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封靖嵐確實擁有能讓皇族妖魔都感到恐懼的實力,否則曾經身為皇族妖魔手下的曇華,還有據說是曦舫學校理事長的契妖的殷肅霜,都沒有辦法破除封靖嵐的束縛術法,可見封靖嵐實力非常強大。
     「你們放心,我已經說過了。」封靖嵐看見每人的非常警戒,聳聳肩靠著椅背盯著他們,「我是來看封平瀾的,我也不會在他面前做出傷害你們的事,只要你們不要惹到我,否則……」封靖嵐用拇指劃過自己脖子,含義非常明顯。
     「你要待多久?」殷肅霜瞇眼問。
     「待到幽界大戰結束為止吧。」封靖嵐伸出手指算了算,「如果我估計沒猜錯,在幽界大戰快結束時,三皇子大概會來找我算賬吧。不過我想那時候,他大概被那隻羽翼蛇給處置了。」
     殷肅霜想了想,警告一句「你呆在這裡最好老實點,否則就算拼死命我也會托你一起死。」
     「隨你。」封靖嵐聳了聳肩,轉頭看著非常虛弱又快睡著的封平瀾,「毒素已經染上你的喉嚨了,就算你昨天喉嚨沒被你喊破,今天也會因為毒的關係變啞了。大概在過兩天,你眼睛可能也會失明。」
     聽見封靖嵐的話,封平瀾立刻瞪大快睡著的眼睛,恐懼的瞪著封靖嵐。
     封靖嵐看出封平瀾的恐懼,想要伸手安撫的揉封平瀾的頭髮,可連續兩次被他拍開手,只好拍了拍他手臂,輕聲的對封平瀾說,「先睡會。」
     封平瀾有些呆愣的盯著形象大變的封靖嵐,可他實在是太過疲累,只好抓緊手中的黑曜結晶,閉上眼睛睡著了。
     殷肅霜知曉封靖嵐不會對封平瀾不利,立刻趕海棠他們去上課,海棠想把曇華帶走,可曇華卻執意留下照顧封平瀾。
     知曉曇華的執意,海棠只好由了她,至於終絃也一直坐在門口旁的椅子上,沒有要和蘇麗綰一起走的意思。
     所有人離開保健室後,曇華坐在封平瀾的另一邊,隔著封平瀾與封靖嵐保持一段距離。
     封靖嵐不知從哪裡拿出iPad,手指在熒幕上點擊,似乎在搜索些什麼。
☆*☆*☆*☆*☆*☆*☆*☆*☆*☆*☆*☆*☆*☆*☆*☆*☆*☆*☆*☆*☆*☆*☆*☆

     幽界……
     「失散在幽界各處的軍隊都找回來了嗎?」一個身份高貴的妖魔站在一群妖魔跪下的前頭,問。
     「大部分有五成以上人馬已找回來,根據部下所述,一部分因為逃不過三皇子的手掌,被殺了。」站在一旁的人忠心回應,停頓了一下,繼續說,「加上另四成已加入三皇子的勢力當中。」
     「是嗎?奎薩爾,還需要多久才能湊齊人馬?」
     「最久明日午間。」
     「你們的身體狀況如何?」
     「回到幽界,已恢復大半。」
     「好!人一齊全,明日晚上就突襲!」站在最前頭的妖魔下令,「一來,為那些被三皇兄殺死的同伴報仇!二來,讓那些加入三皇兄勢力中的叛徒一些顏色瞧瞧!三來,該把三皇兄拉下皇座了!」
     「那麼,七皇兄、十皇兄,你們會幫皇弟我吧?」轉身望向身後跪下行禮的人兩名身份非凡的兩妖魔。
     「是!」兩妖魔一致回應。
     他們兩個見到十二皇子時也嚇了一大跳,因為七皇子和十皇子曾經敗在十二皇子手下,因此加入了十二皇子的勢力軍中,直到十二年前被三皇子追殺,他們兩個才從十二皇子勢力中逃脫出來,各自隱居在幽界的角落。
     沒想到昨日,十二皇子帶著他忠實的六名妖魔手下過來親自拜訪,靠他的六名還負傷在身的妖魔手下就給了他們一個苦頭嘗嘗,威脅他們協助他將三皇子拉下皇座,於是他們帶著他們所屬的部下來召集起來了。
     「三皇兄,咱們之間的恩怨,是時候該算賬了。」
     十二皇子盯著以一個大城鎮的領域中央的黑色大皇宮,憎恨的視線似乎可以透過皇宮墻面直視裡頭依然悠閒自在的三皇子。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今夕何夕
  • 大大寫得好棒!!!!!!!!!!!大大還有其他作品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