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平瀾中毒的第五天……
     一大清早,一大群人圍在封平瀾身邊,個個臉色很難看的盯著封平瀾,封平瀾坐在床上靠著枕頭垂著頭,完全看不見他的模樣。
     他們沒想到一大清早起身,見到封平瀾的模樣嚇了一大跳,他們發現封平瀾的動作,讓他們個個臉色露出已經無法形容的難看了。
     「平瀾,你沒事吧?」蘇麗綰坐在床沿,擔憂的問。
     封平瀾緩緩抬起頭,靠著耳朵的聽力朝著聲音的方向轉頭望去,詭異的黑色毒素染上封平瀾的臉頰上了,眼神渙散的眼眸盯著蘇麗綰,封平瀾緩緩勾起笑容,對著蘇麗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可封平瀾卻不知道,蘇麗綰是坐在床沿與他面對面,可封平瀾把頭完全轉向肩膀處,對著柳浥晨搖頭。
     「麗綰在你面前,你旁邊是我。」柳浥晨毫不客氣的戳穿封平瀾的動作,「你不要總是對我們搖頭代表沒事!你就不能依賴我們一些嗎?!」
     封平瀾身子一僵,眼睛所看見的視線非常模糊,雖然說不是完全看不見,但是卻看不清楚自己朋友的樣貌,就像是得了重度近視,看見的風景像是脫色的模糊色彩,就連看著人臉像個無面鬼一樣看不清樣貌。
     封平瀾為了逃避其他人的目光,只好低下頭不面對他們。
     一大早,封靖嵐從昨晚就坐在椅子上睡眠,一向淺眠的他聽見輕聲的碰擊,睜眼一看就看見封平瀾開始掙扎著自己身體要起來。
     封靖嵐立刻站起身走到封平瀾身邊,才伸出手抓住封平瀾的手臂時,封平瀾像是受到驚嚇般的掙脫封靖嵐的手。
     封靖嵐皺眉看著封平瀾,發現封平瀾的臉上已經紋上黑色毒素紋痕了。
     其他人似乎被封平瀾的掙扎動作引起床的搖晃聲吵醒,一起來就看見封平瀾一臉恐懼的縮在床頭提防四周。
     封靖嵐發現封平瀾的眼睛已經沒有目光的光澤和視線對焦的感覺,封靖嵐伸出手在封平瀾眼前揮了揮,封平瀾似乎看見有東西在他眼前晃,完全把眼睛瞇起一條幾乎就連小螞蟻都很困難竄入的縫隙企圖看清,這樣的動作擺明了完全看不清封靖嵐的手就在他眼前揮來揮去,誤以為是什麼不明物體在他眼前晃來晃去,所以才一臉恐懼的縮在床頭。
     封靖嵐抓住封平瀾的臉,封平瀾恐懼的不斷揮動已經無力的雙手要掙脫。
     「封平瀾,是我。」受不了封平瀾胡亂掙扎,封靖嵐出聲提醒。
     封平瀾聽見熟悉的聲音,便停下掙扎,呆愣的眼神恐慌不安的盯著封靖嵐的方向,因為掙扎的關係導致他不斷喘氣。
     封靖嵐捧起封平瀾的臉,仔細盯著封平瀾的眼睛,果不其然發現封平瀾的視線沒有焦距。
     接到曇華的使役傳達的消息而趕來的殷肅霜帶著瑟諾一起來到,瑟諾檢查封平瀾的眼睛,結果瑟諾表示是視力受損,開始失明了。
     雖然封靖嵐昨天說過,封平瀾大概兩天後會失明,沒想到過了一天就已經處於半失明狀態。
     為了不想讓其他人過度關心,所以封平瀾才低著頭一直躲避其他人的視線,可他不知道他這動作在其他人眼裡是心靈受創。
     其實封平瀾真的是心靈受創,身體開始無法自由活動了,喉嚨啞了,現在又加上快失明了,現在快成為廢人的他幾乎不知道有什麼可活下的理由,現在封平瀾覺得可唯一慶幸的事,他知道他時間不多了。
     可是,封平瀾非常擔心幽界的狀況,讓他不想就這麼離去。
     「你們去上課吧。」
     殷肅霜對其他人說,其他人似乎不想去上課要留下,殷肅霜無視他們的抵抗,把他們全轟出保健室。
     現在也只留下曇華和終絃看著封平瀾,曇華坐在封平瀾身邊,臉色非常擔憂的看著封平瀾。
     「平瀾少爺,您還好嗎?」
     聽見曇華的話,封平瀾強顏歡笑的勾起笑容,他連搖頭的勇氣都沒了,一臉要哭不哭的微笑著。
     似乎真的無法按耐心中的恐懼與悲傷,封平瀾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不斷劃過已經被毒素紋上紋痕的臉頰。
     封平瀾卷縮著身子,雙手捂著眼睛,身體忐忑不安的顫抖,無法哭出聲的聲音就這麼無聲哭泣,就只有鼻子發出的抽泣聲。
     「平瀾少爺……」曇華見封平瀾哭了感到驚慌,想了想還是讓封平瀾哭出來比較舒服些。
     封平瀾感覺到有一隻強壯有力的手臂輕輕摟住他的脖子,將他腦袋靠在一個凹處,剛剛摟住他脖子的手臂正輕拍著封平瀾的背部。
     雖然現在視線很模糊,完全看不清一切,但是封平瀾知道,是封靖嵐借出肩膀給封平瀾靠著,讓他哭泣。
     封平瀾曾經討厭過封靖嵐,因為封靖嵐拋棄了他,利用了他來傷害身邊的重要的人,傷害了奎薩爾他們,破壞了他們之間的羈絆。
     現在封平瀾真的需要一個安心的依靠,以前總是依靠在奎薩爾他們,可他們已經離開他了。
     現在封平瀾只能依靠的,就只有封靖嵐,就算封靖嵐曾經利用了他,可是封平瀾真的只能依靠封靖嵐了。
     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得到親人的依靠。
     封平瀾緊緊抓著封靖嵐的衣角,頭埋在封靖嵐的肩膀,無聲哭泣抽泣著。
     封靖嵐坐在床邊另一邊,讓封平瀾靠在他肩膀哭泣,安撫的拍打封平瀾的背部。
     不用一會,封平瀾已經睡昏過去了,他身體本來就虛弱到無法動彈了,更別說讓他大哭一場。
     封靖嵐輕輕摟住封平瀾的身子,扶著他的脖子讓他躺在床上安睡,安靜盯著封平瀾一陣子,拿出手機,對著曇華說一句後便走出保健室,「看好他。」
     封靖嵐離開保健室,經過校舍上了天台,在手機裡的通訊錄尋找聯繫人名字,之後撥打過去。
     『靖嵐?』手機裡的人出聲。
     「謙行,有做出解藥了嗎?」
     『先生,材料我才昨天收到啊……』清原謙行汗顏。
     「應該說材料我是在前天大半夜運送給你的。」封靖嵐糾正,「一天時間,也有個頭緒了吧?」
     『要不是看你是我的朋友份上,我真的會被你逼瘋……』清原謙行有些抓狂無奈的說,『還沒有,很難做出來。』
     「……快點。」封靖嵐有些哀求的說。
     『我也想快,可是真的沒辦法。』清原謙行苦惱的回答,『你弟怎麼樣了?』
     「快瞎了……」
     『毒染到眼睛去了?』
     「還沒,但是差不多了。」封靖嵐吐氣,「臉已經染上了。」
     『靖嵐,我真的不想騙你。我真的沒有保握,我真的不曉得能不能做出解藥。』清原謙行疲憊的說道,之後快崩潰的喊道,『我光是看到【弒魔毒】的材料我都快哭了,你們滅魔師是怎麼得到四凶之中的【窮奇】和【混沌】的血啊!如果要做解藥,好歹也要【鳳凰】的血啊!只要有【鳳凰】的一滴血就可以解除【弒魔毒】了!不但能救你弟,還能讓你弟長生不老,永恆不死了!況且你弟能活到第五天已經是神跡了!換做是普普通通的人類,不用三天就回天乏術了!』
     「據說那是初代元帥級的滅魔師得到的……」
     『多久了事?』
     「據說是在五百年前……」
     『……』清原謙行無言,『說真的,你弟的命真的很強,可以活到現在……』
     「什麼意思?」
     『我想要知道中了【弒魔毒】的人能活多久,所以我在四天前抓了一隻流浪狗來實現,在狗的體內注射【弒魔毒】,然後再給它注射消除毒的副作用的藥劑,結果……』
     「結果?」
     『兩天就死了。』
     「兩天!?怎麼可能?」封靖嵐不可置信。
     『根據我家族的醫師解剖調查,因為中了毒關係,導致腎臟器官逐漸腐爛,全身的骨頭劇痛,打個比方,就是覺得骨頭被許多粗針強硬刺穿骨,又覺得有骨折的劇痛。』
     『不僅如此,你弟應該也覺得好像有成千上萬的蟲在他體內強硬到處亂竄啃咬,總覺得隨時會撕裂他皮膚竄出體外的劇痛感,而且……』
     「給我等一下!你說的腎臟器官腐爛是什麼意思!!?」封靖嵐怒吼打斷清原謙行的話,因為聽到很嚴重的六個字立刻腦袋當機,完全聽不見清原謙行之後的話。
     『什麼?你當滅魔師連用了【弒魔毒】的作用是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是有用過,但是我沒參與解剖中了【弒魔毒】的妖魔尸體!」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叫人解剖流浪狗的遺體,結果體內的內臟都腐爛了……嘔噁!回想起來都想吐了!』清原謙行發出快嘔吐的聲音,很不舒服的說。
     「如果這樣,為什麼封平瀾還能……」封靖嵐錯愕的瞪大眼睛。
     『如果是這樣的話,代表你弟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了,也就是說神經麻痺,而且還是那種心靈受創導致的重度神經麻痺。』
     「心靈受創?」
     『如果只是一般的精神麻痺,中了這個毒的人也不可能毫無知覺,直接去自殺解脫更舒服。』清原謙行頓了一會,喝了一杯水繼續說,『你弟中毒也有五天卻還活著,除了那種可能性之外也沒了其他可能性了。更何況,是你害他心靈受創的,靖嵐。』
     「我?封平瀾心靈受創管我什麼事!?」封靖嵐錯愕喊道。
     『你知不知道和你弟在一起的那六妖魔的存在對你弟來說到底有多重要?雖然我不清楚你弟到底有多重視那六妖魔,但是為了拯救妖魔而不顧一切為他擋下攻擊的人類,我長那麼大還真是第一次遇見。』
     「是他的話我敢肯定,就算重來一次他絕對會撲上去救那六妖魔。」封靖嵐想起封平瀾那愚蠢的動作感到一陣惱怒,「所以呢?封平瀾心靈受創幹我什麼事?」
     『是你破壞了他與六妖魔的羈絆。』
     聽見清原謙行的話,封靖嵐身體狠震一下,瞬間理解清原謙行的判斷。
     『我這個外人雖然不知道,但是你弟常常纏著他身邊的六妖魔,尤其是那隻就連你們那些中等階級的滅魔師一聽到都會畏懼吃人的羽翼蛇妖魔,就算那隻會吃人的羽翼蛇對你弟愛理不理的,可你那完全不怕被羽翼蛇當食物的弟弟卻像個章魚一樣不斷黏住他身邊。』清原謙行感慨的回想,『換做是我,我一看到那萬年臭臉,實力又強到可怕的羽翼蛇,我立刻有多遠逃多遠了,才不會一直巴著他不放。』
     「說重點。」
     『重點就是,你弟把那六妖魔看得比自己的命好重要。因為他完全把那六妖魔當家人看待,也把身邊的妖魔當朋友看待了。』
     封靖嵐很想反駁清原謙行的話,但是他立刻想起封平瀾不顧自己安危偽裝成滅魔師潛入驅魔師據點破壞結界,讓那六隻來救皇族妖魔的妖魔趁機逃走,還對他說『我是來救我的家人的』,在封平瀾中毒的第二天他也說過他把那群妖魔當做家人了,由此可見封平瀾真的很重視那六妖魔。
     『我記得他身邊有個朋友持有著曾經服侍皇族妖魔的高級花妖種族的妖魔吧?你去問問那隻花妖妖魔,說不定那隻花妖比你更了解你弟呢。』
     「確實是有個花妖的妖魔…等一下!為什麼你會知道!?」想到一半,封靖嵐驚覺一件事,發現清原謙行非常了解封平瀾身邊的事情。
     『你弟曾經和他朋友一起來過日本,我見過他。』清原謙行老實交代,『順帶一提,他離開的半小時,你就來找我了。』
     「是那個逮捕綠獅子的時候?為什麼你沒和我說過?!」
     『我有跟你提起一些,可是你又沒興趣,加上你沒問。』
     「……回歸正題,就算是我破壞了封平瀾和那六妖魔的羈絆,但是封平瀾的腎臟真的已經腐爛的話,他更不可能活到現在。」封靖嵐頭疼的揉著太陽穴,「別說是人類了,就算是妖魔的腎臟腐爛也不可能能活過三天,更何況我昨天才餵封平瀾吃粥。」
     『我哪知道?去解剖你弟看看啊。』清原謙行平淡的說。
     「我先殺了你滅了你再解剖你之後再將你分肢餵狗!!!」封靖嵐暴怒吼道。
     『我開玩笑的啦!我還以為很幽默的說……怎麼樣都好,你還是檢查一下你弟的腎臟比較好。』清原謙行趕緊安撫封靖嵐,『總之現在我無法給你確定的回答,我只能盡力而為製作解藥。』
     「要耍幽默的話看情形!」封靖嵐怒吼一句。
     『好好好!對不起了!』
     結束了通話,封靖嵐靠著墻壁仰頭望天,一臉非常疲倦又呆滯的模樣望著天空發呆。
     「幽界的戰鬥……十二皇子他們處於不利狀態,這樣下去會全滅的……」封靖嵐喃喃自語,「算了,為了封平瀾,就幫你們一點忙吧!能不能理解我給的提示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封靖嵐在天台上待了兩個小時之久,等他離開天台時,臉色有些蒼白疲倦的走回保健室。
     封靖嵐走在校舍的走廊上,看見在對面校舍的殷肅霜和瑟諾在走廊上非常匆匆忙忙的奔跑,臉色非常慌張的模樣。
     「那兩個是教師吧?在走廊上奔跑成何體統啊。」封靖嵐望著殷肅霜和瑟諾奔跑的方向,「他們跑去的方向是保健室吧?保健室……封平瀾!!!」
     封靖嵐看見殷肅霜和瑟諾兩人的慌張,驚覺到封平瀾出事了,立刻拔腿奔跑向保健室。
     封靖嵐趕緊跑到保健室,一進門就看見一群人圍在封平瀾身邊,然而封平瀾整個人虛脫的坐在椅子上,在盥洗檯前趴著不停嘔吐。
     「封平瀾!!!」
     封靖嵐推開圍在封平瀾身邊的一群人到封平瀾身邊,看見封平瀾要昏不昏的頭虛脫趴在盥洗檯邊上,盥洗檯都是一片詭異的黑色液體。
     瑟諾雙手敷上封平瀾的後頸,發出刺眼的白光,讓封平瀾停止嘔吐。
     「封平瀾?封平瀾?」封靖嵐抬起封平瀾的頭讓他靠在肩膀上,手輕輕拍打封平瀾幾乎死白的臉,可封平瀾一點反應都沒有的靠著,眼睛已經翻白眼了,要不是還有呼吸,封靖嵐以為封平瀾已經死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封靖嵐朝原本在上課的海棠等人怒吼。
     「吼什麼吼!封平瀾從昨晚到現在一直沒吃東西,我們趁在休息時間去買粥給封平瀾,誰知道他才吃一口就吐出這黑色鬼東西出來了!」海棠不甘被封靖嵐吼,火大的回吼。
     封靖嵐轉頭望向病床,看見病床一片狼藉,白色床已被染黑,病床上還有一碗粥。
     「你!過來檢查封平瀾的腎臟一下。」封靖嵐對著瑟諾說,抱起封平瀾將他放在另一張病床上。
     瑟諾走到封平瀾身邊,伸出手敷上封平瀾的額頭,輕吟咒語,空中憑空出現幾粒光球在封平瀾身邊環繞,光球身後還拖著咒文的光帶,瑟諾看著眼前的咒文,過了一會後瑟諾臉色一片蒼白,咒文看得越久,瑟諾的嘴巴長得越大。
     「瑟諾,到底怎麼了?」殷肅霜看著瑟諾難得的表情。
     「……封平瀾的腎臟……」瑟諾非常猶豫的喃著。
     「封平瀾到底怎麼了?」
     「……腎臟開始腐爛了……」瑟諾壯士斷腕的說。
     「碰!嘎咚!」一聲撞擊聲和椅子倒下的聲。
     蘇麗綰一聽見瑟諾的話,立刻腳軟癱倒,她倒下時因為身體不平衡,背後不小心撞到辦公桌,連同椅子也撞倒了。
     終絃上前扶起椅子,再將蘇麗綰扶起讓她坐在椅子上。
     蘇麗綰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似的,臉色空白一片的坐在椅子上,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瞪著倒在床上昏迷的封平瀾。
     「騙人的吧……」伊凡愣愕,完全不相信瑟諾的話,可是瑟諾的表情讓他不能不相信。
     突如其來的話,讓所有人一片空白,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休息時間快結束了,殷肅霜看著要去上課的五個人和一隻偽雙子的妖魔,他們完全沒有心思要去上課,只好讓他們留下來陪伴封平瀾。
     「你們都留下來陪封平瀾,我去幫你們請假。」殷肅霜對著其他人說,「明天就是週六了,今天半天缺課沒關係,不要在這裡鬧事。」說完,立刻離開保健室。
     瑟諾也不知該怎麼反應,收拾封平瀾嘔吐弄髒的床單,跟著殷肅霜一起離開保健室了。
     封靖嵐看見封平瀾的手掌發出淡淡的光,拉起封平瀾的手,封平瀾的手掌環繞著淡得幾乎透明的紋印,若隱若現的發著光芒。
     封靖嵐抓起封平瀾另一只手,也看見封平瀾另一隻手掌、手背和小指也有紋印若隱若現的發著光芒。
     『妖魔的訂約之印嗎?那六妖魔有把殘餘的力量留在封平瀾體內,所以封平瀾中毒那一刻才沒有腎臟腐爛的現象。』封靖嵐推測,幫封平瀾蓋上被子,『直到現在,那群妖魔可能已經和十二皇子重新訂約,所以腎臟才開始腐爛……
     封靖嵐幫封平瀾蓋好被子後,坐在床沿邊垂著頭,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其他人因為封平瀾的腎臟腐爛受到重大的打擊,加上封靖嵐坐在床沿背對著封平瀾,沒人發現封平瀾睜開了毫無光澤的雙眼,緩緩的閉上眼睛,眼角流出一滴淚,滑落在枕頭上。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賴姮伶
  • 請問這是本篇還是同人?
  • 同人!
    本篇绝对不是我这个小小粉丝写的!!
    是要蓝旗老师亲自篇写的!!!

    yongrainbow 於 2017/02/11 12:17 回覆

  • 訪客
  • 这个故事就是妖怪公馆的新房客9吗?
  • 不是,这是我自创的小说,已经有一年多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4/30 20: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