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擊殺了三皇子,接到雪勘皇子得勝的消息,在雪勘皇子麾下的六妖魔各自培育的妖魔軍隊以及七皇子和十皇子麾下的妖魔軍隊一同返回皇宮裡。
     在眾群妖魔來到大廳,皇族妖魔的幾位元老級妖魔也出現在雪勘皇子面前一致跪下,眾群妖魔們也一致跪下,就連站在雪勘皇子身邊的六妖魔也一致跪下,敬仰著雪勘皇子。
     「大家都起身吧。」雪勘皇子平淡的說。
     眾群妖魔一致起身,沒有任何喧嘩的站立,抬頭挺胸的看著雪勘皇子。
     「雪勘十二皇子殿下,等皇宮整頓好之後,就為您舉辦登基儀式。」其中一位元老妖魔站在雪勘皇子面前,低著頭敬畏的對雪勘皇子說道,「讓您即將成為妖魔君主。」
     元老妖魔是很尊敬雪勘皇子,可卻畏懼著雪勘皇子身邊的六妖魔,或者準確來說,是畏懼著奎薩爾。
     「知道了。」雪勘皇子緩緩閉上雙眼,睜開眼睛後盯著倒在地上的三皇子,「七皇兄、十皇兄。」
     「在!」七皇子和十皇子一致上前回應。
     「麻煩你們安葬三皇兄。」雪勘皇子轉頭望向眾群妖魔,「還有力氣的妖魔,就幫忙把三皇兄麾下的戰死手下都火葬了。本皇子累了,先回房休息。」
     「奎薩爾你們也辛苦了,去休息吧。」雪勘皇子轉頭對身邊的六妖魔說道。
     「雪勘皇子,屬下們要處理皇宮一些事,稍後才休息。」奎薩爾微微鞠躬對雪勘皇子說。
     「是嗎?那好吧。你們別太過勞累了,本皇子先去休息。」
     「雪勘皇子,屬下送您回房吧。」
     奎薩爾對冬犽使個眼神,見到冬犽點頭理解後和百嘹他們去處理皇宮的事,奎薩爾便送雪勘皇子回房休息。
     一路上,奎薩爾和雪勘皇子保持沉默,完全沒有任何談話,直到奎薩爾將雪勘皇子送到前幾百年前,雪勘還在皇宮裡的時候一直住宿的房間裡。
     雪勘皇子開啟自幼小時住宿的房門,轉身對著奎薩爾,「如果你有事要忙的話就去吧。我一個人沒關係,不必理我。」
     「是!皇子您盡早休息吧。」
     雪勘皇子點了點頭,轉過身進入房裡,之後關門去休息了。
     奎薩爾愣在雪勘皇子的房門前,因為他剛剛看見雪勘皇子的眼神表露出寂寞的神情,那個眼神和封平瀾時不時露出的眼睛是一樣的。
     奎薩爾晃了晃腦袋,把腦裡的幻想晃飛出去,伸出手揮動手指尖,奎薩爾腳下的影子隨著奎薩爾手指揮動,影子竄過雪勘皇子的房門縫隙進入房裡,在房裡設下【感應術法】,若是雪勘皇子出了什麼事,奎薩爾會透過進入房裡的影子察覺異狀。
     奎薩爾回到崗位和冬犽他們處理皇宮的事,讓七皇子和十皇子將三皇子安葬好,再將三皇子的戰死的手下給火葬,之後開始修復皇宮的損壞的部分,在處理一些連鎖雜事,直到隔天夜晚才結束。
     奎薩爾他們六個回到百年前,住宿在皇宮裡服侍皇族妖魔專用侍從住宿的房間裡,太過疲累的他們做了簡單的清洗,幾乎沾枕就睡了。
     奎薩爾透過影子感覺到雪勘皇子從昨天三皇子死了之後就在房裡睡覺,完全沒有醒來過的跡象,之後抵不過疲累的襲擊,一閉眼就昏睡了。
     夜晚,六妖魔他們六個做了同個夢,在夢中和那個人相見……
☆*☆*☆*☆*☆*☆*☆*☆*☆*☆*☆*☆*☆*☆*☆*☆*☆*☆*☆*☆*☆*☆*☆*☆
     封平瀾中毒的第七天夜晚……
     在人界的滿天繁星的夜晚,曦舫學校裡有個男人手上抱著另一個男生從校舍裡走出來,身後還有一群人跟著。
     一群人一起走到花園裡,看見花園的花草樹木中,唯有一棵樹盛開著美麗的白與粉色的花朵,有些花朵的花瓣脫離了樹枝飄落地面。
     在保健室的時候,伊凡突然詢問封平瀾要不要去花園透透氣,封平瀾猶豫了一會,之後點頭回應伊凡的話。
     趁在這春季季節的時刻,封靖嵐早已經想帶封平瀾出保健室透透氣很久了,封靖嵐拉過被子披在封平瀾身上,連被子一起把封平瀾抱起來,在伊凡的帶領之下來到花園,封靖嵐打量花園的景色。
     「那棵櫻花樹,平瀾很喜歡和我們一起在樹下聊天玩鬧或是睡覺。」伊凡指著花園中唯一的櫻花樹,「櫻花樹下是平瀾最喜歡的地方。」
     封靖嵐看了看那棵在月光照耀之下,花朵隱隱約約發出淡淡光芒的櫻花樹,夜晚綻放的櫻花不輸給早晨綻放的櫻花,有種虛幻的美。
     封靖嵐小心的先讓自己靠著樹身坐下,再讓封平瀾安穩的躺下自己的懷中,讓他感受春季的暖風。
     封平瀾睜著無光的眼眸,鼻子聞到柔和的櫻花香味,又感覺到暖風微微拂來,很開心的微微勾起笑容。
     一瞬間,很多回憶在封平瀾的腦裡不斷閃過,誤闖洋樓與六妖魔不可思議的相遇,看見世界真實的視線景色,遇到危險的戰鬥,認識新朋友和各種不同的妖魔,和新朋友一起冒險戰鬥,不斷闖禍而引發的鬧劇,每個經過就像走馬燈一樣。
     「我們現在在你喜歡的櫻花樹下,也不能總是讓你悶在保健室不出來透氣,更何況現在是櫻花盛開的好時機,好好享受春季的季節吧。」封靖嵐扯了扯被子,將封平瀾包起來,抱著封平瀾讓他稍微暖和一些。
     殷肅霜、歌蜜、瑟諾和葉珥德站在另一棵樹下監視他們,伊凡、海棠、蘇麗綰和柳浥晨不斷和封平瀾說話,伊格爾和曇華也偶爾會說幾句話,宗蜮偶爾也會插幾句話,但是大部分都是糾正伊凡的話,他們不斷說話,讓封平瀾聽聽他們最近遇到的一些趣事。
     終絃站在另一棵樹下,冷冷的盯著他們,之後環在胸前的手摸到有個東西,低頭一看就看見是封平瀾叫曇華遞給他而被塞入的紙條。
     終絃猶豫了一會,之後還是打開紙條,看著紙條上的字。
     『麗綰真的很珍視你,對她好一點哦~』終絃看了真想撕掉紙條。
     『雖然不曉得在你眼中麗綰的存在是怎麼樣的,但是不要做出讓你後悔的事』終絃揚了揚眉。
     『雖然我不曉得妖魔到底能活多久,可是人類絕對不可能活過兩百歲,要是發生意外隨時都是有生命危險的時刻,保護好麗綰喲~』這句話深深的揪著終絃的心。
     『雖然很沒誠意,謝謝你的一直以來的照顧啦~(ฅ>ω<*ฅ)』最後還畫了可愛的顏文字。
     終絃轉頭看著蘇麗綰,看著蘇麗綰彎起溫柔的笑容和封平瀾說話,可沒看漏蘇麗綰已經通紅的眼睛。
     一直以來,蘇麗綰一直窩在被子裡想起封平瀾時就會無聲哭泣。
     不管是在哪裡,只要自己獨身一人,就算在上課時間,蘇麗綰也在為封平瀾哭泣。
     終絃看著蘇麗綰掛著溫柔的笑顏,可眼睛卻透露著難過的目光,一直努力安撫封平瀾的不安。
     終絃幻想著,如果換做是蘇麗綰性命逼近死亡的話……結果腦裡立刻蹦出蘇麗綰一動也不動,毫無氣息的倒在地上。
     瞬間,終絃心臟感到很明顯的恐懼,惡寒的恐懼襲上心頭,終絃用力搖頭,揮散腦中幻想,一直看著蘇麗綰,心中不斷溢出複雜的感情。
     終絃轉頭看著封平瀾,初次見到封平瀾時覺得他很煩和愚蠢,可見到封平瀾為了拯救皇族的妖魔而賠上了性命時感到驚訝。
     為了救妖魔而賠上性命的人類,他活了那麼久可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遇到。
     想到這,終絃也不禁為封平瀾的勇氣感到尊敬,同時也很感慨。
     人類真是個脆弱的生物……
     封平瀾頭靠著封靖嵐的胸前,無法看見的眼睛很努力的朝著海棠他們望去,時不時緩緩眨眨眼表示自己有在聽。
     過了不久,封平瀾感到極度疲累,身體的不適越來越明顯,封平瀾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吸取他的生命,讓他越來越辛苦又難受。
     「想睡就睡吧!」封靖嵐一手把封平瀾的腦袋按在自己胸膛前,一手輕輕拍打封平瀾背部,輕聲的對封平瀾說,「我會在你身邊的,你的朋友們也會在你身邊陪著你。」
     聽見封靖嵐的話,海棠等人立刻安靜的盯著封平瀾,看見封平瀾一臉犯困的模樣。
     封平瀾微微勾起微笑,靠著封靖嵐的胸膛,緩緩閉上眼睛睡眠,在閉眼的瞬間,封平瀾的眼角流出一滴淚,劃過臉頰滴落在被子上。
     好想…見他們……就算是在夢中也好……
     封平瀾在心中祈願著,逐漸的進入夢鄉……
☆*☆*☆*☆*☆*☆*☆*☆*☆*☆*☆*☆*☆*☆*☆*☆*☆*☆*☆*☆*☆*☆*☆*☆
     睜開眼,眼前亮顯一片美麗蒼翠的綠色大草原,美麗的大草原上就只有一棵非常巨大的樹。
     也許現在是春季關係,巨樹和綠色都花紅柳綠,空中飄著的浮雲隨著春風吹過的方向飄動,美麗蒼翠的綠色草原隨著春風吹過,像海浪般的漣漪晃動,景色簡直是世外桃源。
     六個人有些呆愣的站在巨樹下,驚訝的被簡樸的美景吸引了。
     另一個男生,站在草原上離他們一段距離,遠視著六人,直到那六人之中唯一一個桃紅髮的女生發現穿著一身白的他。
     「平瀾?」
     聽見希茉的話,五人立刻朝封平瀾望去,果然看見封平瀾站在不遠處盯著他們。
     封平瀾對著他們微笑,邁起步伐走到他們面前。
     「嗨~好久不見了~」封平瀾對著他們六個招手。
     「平瀾,你還好嗎?」希茉跑到封平瀾眼前抓住封平瀾的手,發現封平瀾的手非常冰冷,「平瀾,你的手怎麼那麼冰!?」
     「哈哈~我沒事啦希茉~你看看我,我不是很健康嗎?看~」封平瀾掙脫希茉的手,在希茉眼前做了很白癡的各種詭異的健美動作和超人姿勢。
     六妖魔看見封平瀾白癡的各種不同詭異的姿勢,頭上忍不住汗顏,鄙視封平瀾的白癡。
     「這是在做夢嗎?」冬犽抬頭看空中的雲朵。
     「也許是哦~我要睡覺的時候在心裡祈禱說,我想見你們,結果真的見到你們了!」封平瀾不可思議的驚呼說著。
     「然後呢?」百嘹勾起嘲諷冷笑,回問,「你這個背叛者見了我們要幹嘛?讓我們在夢中殺了你嗎?」
     「哈哈……我想和你們說聲,對不起!」封平瀾對著他們九十度彎腰鞠躬,「對不起,我傷害了你們。對不起,總是給你們添了麻煩。對不起,我……」
     「閉嘴!就算你說了一百個對不起彌補不了任何事!」璁瓏朝封平瀾大吼,打斷封平瀾的道歉。
     「收回你的道歉!說到底,我們到頭來都是被你玩弄的玩具!」墨里斯也朝封平瀾怒吼。
     「平瀾,我真的對你感到很失望。」冬犽雖然沒有發怒,但是聲調非常冷漠。
     「想和我們道歉?可以。你去死,我們就原諒你。」百嘹勾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冷漠的說。
     「平瀾……」希茉左右為難的盯著封平瀾,輕輕抓著封平瀾的衣襬。
     「希茉!」璁瓏朝希茉怒吼一聲。
     希茉驚嚇的縮起脖子,身體害怕的紛紛顫抖,眼眶開始聚集淚珠,但是顫抖的手依然緊緊抓住封平瀾的衣襬。
     「希茉,我沒關係的。」封平瀾忍住心中的疼痛,冰冷的手輕輕握著希茉的手,溫柔的對著希茉說,「妳叫曇華傳達的話,和妳派使魔過來的話,我都已經接受到了,謝謝妳一直相信著我。希茉,真的很謝謝妳。」之後撥開希茉緊抓著衣襬的手。
     「平瀾……」希茉想和封平瀾說幾句話,但是礙於身後有五個地位比她還高的妖魔施壓,讓她說不出話。
     封平瀾轉頭望向一直保持沉默的奎薩爾,奎薩爾面無表情的盯著封平瀾。
     封平瀾走到奎薩爾面前,一直對著奎薩爾傻笑。
     「嘿嘿嘿~終於見到你了,奎薩爾。」
     奎薩爾沒說話,一直冷漠的盯著封平瀾。
     「啊!對了!恭喜你們成功打敗三皇子,讓雪勘皇子成為王了!」封平瀾一手騷了騷腦袋,祝賀他們。
     「你們要好好的和雪勘皇子一起喲!不要再分開了哦!」
     「雪勘皇子……」
     「閉嘴人類。你無權直稱我們主子的名字。」奎薩爾冷著臉孔瞪著封平瀾,冰冷的打斷封平瀾的話,「從我的眼前消失。」
     封平瀾僵住臉上的傻笑,心中一直隱忍的一切委屈、絕望、恐懼的疼痛瞬間爆裂出來,摧心剖肝又寂寞以及被拋棄的絕望的感情洶湧的佈滿封平瀾的一切感情,眼淚非常迅速的聚集起來,溢出眼眶,瞬間淚流滿面。
     封平瀾趕緊地下頭,雙手胡亂擦掉眼淚,可是眼淚卻越流越狠,完全停不下來。
     就連叫我的名字…也不願意了嗎……
     封平瀾感到眼前一陣眩暈,看著奎薩爾的身影變得模糊不清,之後逐漸被黑暗遮屏了視線。
     封平瀾瞬間感到體力非常迅速的消盡,之後體力不支的倒在奎薩爾面前,同時也感覺到身體正在逐漸消失。
     「平瀾!」希茉想上前扶起封平瀾,卻被百嘹一把抓住手臂。
     六妖魔以為封平瀾只是被奎薩爾的冷聲冷語受到打擊才倒下的,可一看見封平瀾瞬間變蒼白的臉色,又看見封平瀾的身體發著淡淡的白光,化成光粒子消失著。
     六妖魔驚愕的看著封平瀾化成光粒子,像螢火蟲一樣的消散,太過突如其來情況讓他們完全反應不來。
     時間…到了嗎……
     封平瀾咬緊牙關的撐起身體,看不見的雙眼憑著記憶中奎薩爾的所在,腳步不穩的搖搖晃晃走到奎薩爾面前。
     奎薩爾看見封平瀾化成光粒子還在驚愕中,瞪大眼睛的看著封平瀾一步又一步的接近他。
     封平瀾伸出一隻手,像是盲人摸索一樣想要觸碰到奎薩爾,結果因為腳步一個踉蹌,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封平瀾似乎認出是誰,蒼白的臉孔彎起開心的笑容,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衣服。
     奎薩爾沒躲開的就這麼讓封平瀾跌入他懷中,在和封平瀾肢體觸碰瞬間,驚覺到封平瀾的身體冷得不該是人類該有的低溫,奎薩爾詫異的瞪大眼睛瞪著懷中的封平瀾。
     奎薩爾沒有回抱著封平瀾,任封平瀾抓住他的衣服努力站穩腳步,封平瀾抬起頭,完全沒有擦乾的眼淚的臉上對著奎薩爾,毫無靈魂的眼眸很努力的想要凝視奎薩爾的面孔。
     眼睛看不見了!?怎麼回事?剛剛他還好端端的!
     奎薩爾錯愕的直視封平瀾眼睛,發現封平瀾失明了。
     「對不起……傷害…了…你們……」封平瀾斷斷續續的在奎薩爾懷中,不斷喘氣的非常艱難說話。
     「我…不會…出…現……在你們……面前了……」
     「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照顧……」
     「我真的…很…開心……很高興…和…你們……相遇……」
     「我不…曾後悔……認識…你們……」
     「謝謝…你們……讓我的人生…畫上…了許多……和奎薩爾…那美麗……的羽翼…一樣的……彩色……」
     「真…的……很謝謝…你們……」
     封平瀾氣喘的奮力站穩腳步,鬆開緊抓著奎薩爾衣服的雙手,搖搖晃晃的站在奎薩爾面前。
     封平瀾每一劇烈晃動身體一下,化成光粒子的身體更是極速消散。
     六妖魔看著封平瀾還沒擦乾的淚痕臉孔,臉上的痛苦、悲傷以及絕望的摧殘表情讓人看了心臟刺刺陣痛。
     「哈哈……如果可以…來世……我也想要…有個…和奎薩爾……一樣…漂亮的…羽翼呢……」
     說完,封平瀾體力不支雙膝跪在奎薩爾面前,封平瀾臉上表現出一絲祥和與溫柔的神情,上身往側邊倒下,可上身還沒倒在草原上,封平瀾已經化成光粒子,在六妖魔驚愕的視線下消失了。
     「平瀾——————————————」
     希茉恐懼的淒厲嘶喊,狂風隨著希茉的嘶喊狂捲襲來,把封平瀾化成的光粒子吹到天空邊際。
☆*☆*☆*☆*☆*☆*☆*☆*☆*☆*☆*☆*☆*☆*☆*☆*☆*☆*☆*☆*☆*☆*☆*☆

     在曦舫學校的花園櫻花樹下……
     一群人坐在櫻花樹下,安靜的抬頭仰望夜櫻飄落,欣賞這美麗的景色。
     封靖嵐也抬頭仰望櫻花,但是微長的劉海遮住封靖嵐的眼睛,看不見封靖嵐的表情。
     安靜一陣子,封靖嵐一手抱著封平瀾,一手拿出手機,熟悉的在手機上點擊著,之後將手機放在耳邊。
     「喂。」聽見封靖嵐的聲,所有人一致轉頭看著封靖嵐,卻看見封靖嵐在打電話,「謙行,不用製作【弒魔毒】的解藥了。」
     「嗯。抱歉,麻煩你了。謝謝你,謙行。」封靖嵐短短說了幾句,之後掛掉手機了。
     「封靖嵐,你說不必製作解藥是什麼意思!」海棠憤怒大吼。
     封靖嵐沒說話,只是緊緊抱著封平瀾的身體,把封平瀾的腦袋抵在他下巴。
     「封靖嵐!!!」海棠憤怒的要上前揍封靖嵐,結果被曇華從身後一把抱住,「曇華?」
     曇華抱住海棠阻止海棠的行動,曇華把頭埋在海棠的肩膀上,緊緊抱住海棠的身體正在紛紛顫抖。
     「曇華,妳怎麼了?妳哭了嗎?」海棠察覺到曇華的顫抖,感覺到肩膀一陣潮濕。
     「伊凡?」伊格爾疑惑的看著緊緊抱著自己手臂的伊凡,還感覺到伊凡的身體也不停顫抖著。
     「你要怎麼做?封靖嵐。」殷肅霜走到封靖嵐眼前,問。
     封靖嵐一抬起頭,所有人就看見封靖嵐面無表情的流著淚,封靖嵐伸出一只手撫上封平瀾安祥笑顏的臉頰,拇指輕輕磨蹭封平瀾的眼皮。
     「一路走好,平瀾。」封靖嵐輕聲對著封平瀾說,輕柔的聲像是一個哥哥寵愛弟弟的聲調。
     聽見封靖嵐的話,海棠、伊格爾、柳浥晨、蘇麗綰同時愣住,錯愕的盯著封平瀾的臉,也許因為封平瀾滿臉已經紋上劇毒的紋痕,才沒能看清楚封平瀾嘴角流出渾濁的黑色液體。
     「平瀾……」蘇麗綰的眼淚洶湧溢出,也許她早已經做好心裡準備了,才沒有失控的大哭出來,只蹲在地上縮著身體細聲哭泣。
     終絃走到蘇麗綰身邊,輕輕抱著蘇麗綰的身體,讓她靠著他哭泣。
     蘇麗綰有些訝異終絃的動作,不管之後終絃會不會責備她,她緊緊抱住終絃,在他懷裡大聲哭喊,釋放心中一直無法解放的難過。
     身為妖魔的曇華和伊凡在封平瀾失去氣息時就已經接受事實了,同時很畏懼著身為人類的契約者也會在有一天離他們而去。
     柳浥晨雖然沒有失控大哭,但是她也承受不住封平瀾突然的離開,蹲在地上無聲哭泣,葉珥德走到柳浥晨身邊蹲下,不停撫摸著她的頭髮安慰她。
     歌蜜和瑟諾一臉平淡的老神在在站在樹下,劉海遮住他們的眼睛,完全看不見他們的表情,兩人像是沒發現什麼事一樣望著月亮。
     「你要帶走封平瀾,還是要將他交給我們處理?」殷肅霜不帶著一絲感情,問著封靖嵐。
     「……我還有件事必須要做,所以我要帶走他。」封靖嵐無神的淡淡回應殷肅霜的話,「【弒魔毒】已經感染封平瀾全身了,不能埋葬他,否則毒素會在尸體腐爛的時候向外污染土地。」
     「要怎麼做?」
     「……要火葬他。」封靖嵐抱起封平瀾站了起來,對著他們說,「我將他火葬後,會把他的骨灰送到你們這,之後你們要將他骨灰灑在哪裡或是擺在哪裡,都隨你們。」
     「你不帶著嗎?」
     「……礙事。」
     封靖嵐沒擦乾臉上的淚跡,抱起封平瀾站起身,打算就這麼離開曦舫學校。
     封平瀾綁著黑曜結晶墜鏈的手從被子後方無力垂落,有個紙條從封平瀾手中掉落出來。
     「封靖嵐,有東西從封平瀾手中掉了出來。」殷肅霜出聲提醒。
     封靖嵐回頭,看見地上有張紙條,轉身蹲下身子,讓封平瀾坐在自己腿上後撿起紙條,看見紙條上寫了短短幾個字,歪歪斜斜的字體讓封靖嵐眼睛一陣暖意湧上。
     『靖嵐哥,謝謝你』
     封靖嵐知道,這六個字是在封平瀾失明的時候寫的,不然不會把他的名字分開寫成「立青山風」,雖然很可笑,但是封靖嵐實在笑不出來,反而一臉要哭不哭的,眼淚也忍不住溢出來,再次抱起封平瀾。
     對不起,沒能為你做些什麼。
     封靖嵐在心裡對封平瀾說,抱著封平瀾離開曦舫學校。
     從一開始悶聲不響的宗蜮看著封靖嵐帶著封平瀾離開,收回視線,把視線移到櫻花樹下。
     因為家族有著和人類與妖魔不同的特異能力的宗蜮,看見櫻花樹下有個身形透明的與自己年齡相仿的男生,一臉悲傷的盯著他們。
     似乎察覺到宗蜮的視線,男生帶著非常悲傷的表情,強顏歡笑的朝宗蜮揮了揮手,之後身影化成一隻透明的銀灰色蝴蝶,朝著月亮飛去,之後消失不見。
     再見了,封平瀾……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啊啊啊啊!!! 好期待下次的更新啊(≧▽≦) 平澜不哭哦(T_T)/~~~
  • 謝謝支持~O(∩_∩)O~

    yongrainbow 於 2016/05/22 10:37 回覆

  • 抹茶
  • .....哭了...
  • 不哭不哭~(摸摸

    yongrainbow 於 2016/05/25 19:09 回覆

  • 羅雷亞
  • 超虐的......差點就哭出來了,不過很好奇平瀾下一世有沒有再次遇見奎薩爾他們
  • 秘密~(摸摸

    yongrainbow 於 2016/05/25 19:09 回覆

  • 蠢純(・∀・)
  • 半夜看虐文虐自己嗚嗚嗚(´;ω;`)(´;ω;`)(´;ω;`)(´;ω;`)(´;ω;`)眼淚停不下來[←淚腺超發達]看到這一章眼淚真的止不住啊啊啊啊,跪求下一章(´;ω;`)
  • 大大,盡量把眼淚省起來!
    怕你的眼睛會哭瞎QAQQQ

    yongrainbow 於 2016/05/30 20:55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