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廳裡,在全幽界裡傳說中最強六妖魔現在渾身是傷的一字排位,連頭都不敢抬的全單膝跪在妖魔君主的面前。
     妖魔君主坐在皇座上,手上抱著一名熟睡的虛魔之子,另一手輕輕拍打虛魔之子的背部好讓虛魔之子可以睡得更安心,可妖魔君主的臉色難看得可以。
     「你們沒有什麼話要說嗎?」妖魔君主冷淡的對他跪下的六個契妖問。
     六妖魔依然保持沉默,無法給予妖魔君主適當的理由。
     奎薩爾悄悄地抬起頭,陰沉的眼神兇狠的朝自己那個正日本式跪坐在皇座扶手上的使魔兇狠瞪去。
     「(.;゜;:–:;゜;.)」察覺到奎薩爾的殺氣,小影人汗如雨下,知曉大難臨頭了:冤枉啊!
     「你不用瞪你的使魔,奎薩爾。」妖魔君主已經注意到奎薩爾那兇狠的眼神,淡淡說道,「是我叫它不要匯報給你知道。在戰場上分心可是戰鬥者一個死點,你身為戰鬥者應該最清楚的。」
     奎薩爾只好低下頭,現在他只感到心裡非常混亂又不安,腦袋又一片空白,不知該說什麼。
     說真的,當奎薩爾看見封平瀾被妖魔君主抱在手上時,他幾乎差點嚇昏了過去,要不是冬犽在後扶著他,他說不定真的會因為全身癱軟倒在地上。
     「既然你們沒有話說,那我來問你們吧。你們都給我老老實實交代。」妖魔君主用著聽不出情感的聲來質問,「這孩子,真的是封平瀾的轉世嗎?」
     「……是。」奎薩爾聲音隱約顫抖的回答。
     「怎麼證明他是封平瀾的轉世?」
     「他的鎖骨上,有著與屬下手腕上一樣的紋印。」奎薩爾壓抑著顫抖的聲,回答著,「是羽蛇神庫庫爾坎的紋印。」
     妖魔君主拉開披在封平瀾身上的披風,掀開封平瀾的衣領,果不其然看見封平瀾的鎖骨上印著和奎薩爾手腕上一模一樣的紋印。
     「為什麼沒告訴我,你已經找到了封平瀾了?」
     「因為他是……虛魔之子……」
     「這和他是虛魔之子有什麼關係?」妖魔君主不明的歪頭。
     「關係可大了!」聽見妖魔君主的話,奎薩爾他們六個神經反射同時大喊,之後才發現自己居然頂撞妖魔君主,惶恐的道歉,「非常抱歉!」
     「啊……沒關係,是我神經大條……」妖魔君主已經知曉原因了,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也是,要是給其他妖魔聽見這裡有個虛魔之子,第一個念頭不是殺了他才奇怪……」
     難道您沒有那個念頭嗎?!
     眾六妖魔同時在心裡驚愕。
     大廳裡陷入一片寂靜,就連一支針掉落地上也能聽見。
     「君主,可否告訴屬下……」奎薩爾謹慎發問,「您是如何發現他的存在?」
     「你們該不會忘了,每次你們出戰的時候,我都會準備一些治療物放到你們房間的嗎?你們還給了我備用的鑰匙呢。」
     聽見妖魔君主的回答,六妖魔感覺到被雷劈了一樣,猛然想起他們確實有給妖魔君主一把備用的房間鑰匙,因為他們的疏忽大意忘了妖魔君主有備用的鑰匙,讓他們深深感到懊悔。
     「嗚…唔……」封平瀾發出一聲呻吟,有清醒的跡象。
     妖魔君主以及六妖魔同時盯著封平瀾,看著封平瀾在妖魔君主的腿上像隻翻不過身的烏龜般掙扎一下身子坐起來,迷迷糊糊的東張西望,似乎還沒清醒般的尋找某人,「薩?沒回來?好慢……」沒看見熟悉的身影,封平瀾失落的低下頭。
     「瀾瀾,你醒啦?」妖魔君主摸著封平瀾的頭,聲音柔和地說。
     「嗚!」被妖魔君主突然在身邊說話而嚇了一跳的封平瀾,表情呆愣的歪著頭,盯著妖魔君主,「……勘勘?」
     「噗————咳咳咳咳咳!」聽見封平瀾對妖魔君主的稱呼,墨里斯和璁瓏嚇得被自己口水給嗆到,不斷咳嗽。
     奎薩爾、百嘹、冬犽和希茉則徹底呆住了,他們沒想到封平瀾居然會這麼稱呼妖魔君主。
     「是我喲。」妖魔君主好笑的拍拍封平瀾的腦袋,眼角瞄了一下奎薩爾,「吶~瀾瀾,你可以告訴我。對你來說,奎薩爾是怎樣的妖魔?」
     「薩?薩~很好!瀾瀾最喜歡薩~」封平瀾開心的舉起雙手,不斷用力伸出雙手想要比喻奎薩爾的好,「薩~救了瀾瀾!瀾瀾喜歡喜歡水(最)喜歡薩~~~」
     「可是,奎薩爾總是把你留在房間,你不悶嗎?」
     「薩~要工作!很忙!薩~工作回來很累,瀾瀾不可以任性。」封平瀾替奎薩爾說話,「薩~怕瀾瀾在外面會被壞人抓走,所以讓瀾瀾乖乖留在房間裡……」封平瀾猛然打住,僵住了身子。
     「怎麼了?」低頭盯著封平瀾,妖魔君主奇怪的問。
     「瀾瀾……瀾瀾沒聽薩的話……」封平瀾突然咽哽起來,「薩叫瀾瀾乖乖留在百百的房解(間)裡,要瀾瀾乖乖等薩回來……但是…瀾瀾離開百百的房解(間)……嗚嗚……薩要生級(氣)了……嗚嗚嗚……」封平瀾蒼白的臉頰上逐漸染上一絲紅暈,開始哭了起來。
     「等!瀾瀾,別哭!」妖魔君主手忙腳亂的安慰封平瀾,「奎薩爾不會罵你的!乖乖別哭!」
     「嗚嗚……瀾瀾是壞孩子……瀾瀾沒聽薩的話……嗚哇啊啊啊——————」封平瀾失控的哭了出來,雙手不斷揉著綁著繃帶的眼睛。
     「等!瀾瀾!」妖魔君主完全慌亂了。
     六妖魔跪在地上同時汗顏的盯著妖魔君主安慰封平瀾,讓他們感到非常不適應的景色在他們眼前上演。
     「喂,奎薩爾。」冬犽伸手戳了戳奎薩爾背後,順利把奎薩爾的視線拉了過來,「你不快去安慰瀾瀾嗎?」
     奎薩爾轉頭看回妖魔君主,看著妖魔君主手忙腳亂的安撫封平瀾,可封平瀾就是哭個不停,妖魔君主實在無可奈何,奎薩爾只好起身上了階梯,來到妖魔君主面前。
     「君主,請把他交給我。」奎薩爾站在妖魔君主面前,伸出雙手。
     「給給給!」妖魔君主立刻把封平瀾交給奎薩爾。
     奎薩爾安靜的抱起封平瀾,沒開口說什麼的淡然把封平瀾抱到與他視線對望。
     「嗚嗚嗚……」封平瀾依然揉著眼睛不斷哭泣,一直揉到繃帶都鬆脫了,都還沒停下哭泣,眼淚不斷從還未痊愈的雙眼中流出,一直隱藏在繃帶後面的眼眶因為在哭泣中慢慢染上粉色紅暈。
     奎薩爾也沒阻止封平瀾哭泣,任他這麼哭下去。
     一會後,封平瀾猛然打住哭泣微微的抽動一下鼻子,似乎聞到熟悉的氣息,神經反射的抬起頭,勉強的微微睜開一半他那對隱藏在繃帶後面的異色瞳,「薩?」
     「是我。」奎薩爾伸手把鬆開在封平瀾脖子上的繃帶拿掉。
     「回來了?」
     「嗯。冬犽他們也回來了。」
     「歡迎回來~~~」封平瀾瞬間恢復活力的歡迎奎薩爾他們回歸。
     「我們回來了。」
     妖魔君主呆了一下,看著奎薩爾瞬間阻止封平瀾哭泣,讓他有些吃味,之後坐在皇座上看著莫名溫馨的場景。
     「不是叫你別哭嗎?眼睛都還沒痊愈。」奎薩爾有些責怪封平瀾。
     「嗚……對不起……瀾瀾沒聽話……嗚嗚……」因為自己沒有和奎薩爾遵守約定,封平瀾非常傷心的又再哭了出來。
     好不容易讓他停下哭泣,奎薩爾你幹嘛又惹他哭啊!?
     妖魔君主錯愕的瞪著奎薩爾。
     「又哭?」奎薩爾淡淡的盯著又再落淚的封平瀾。
     「嗚!咕嗚……」封平瀾雙手捂著嘴,堵住哭出來的咽哽聲。
     奎薩爾把封平瀾輕放在皇座下的階梯上讓他坐著,跪在他面前伸手輕輕擦掉眼淚,轉頭對著自己的使魔伸手,「藥膏、棉花和繃帶。」
     「(๑•̀ㅁ•́๑ゞ)」小影人立刻從影子裡抱出一個罐裝的藥物、一包棉花和一捆繃帶,小影人把藥物扔給奎薩爾,再把棉花和繃帶扔過去。
     奎薩爾接住三個東西後,看著封平瀾像個得了重度近視一樣半睜著雙眼盯著他,「閉上眼,要擦藥了。」奎薩爾打開瓶蓋,伸出中指和無名指把藥膏給挖了起來,塗在四方形的棉花上。
     「嗚……可以不要嗎?」封平瀾低著頭,心虛的問。
     「眼睛會好不了的。」奎薩爾在兩塊棉花上塗好藥膏,打算貼在封平瀾的雙眼上。
     「瀾瀾不怕痛痛……但是藥藥冷冷的……瀾瀾不舒服……」
     奎薩爾用挖起藥膏的手放在封平瀾的額頭上,用拇指輕輕拉起封平瀾的眼皮看著封平瀾的眼瞳,眼瞳已經沒有當初被滅魔師給刺穿的那個窟洞的傷了,只是眼瞳光澤還是很暗沉,看得出視線還沒穩定。
     大廳裡的光燈是黃昏暗沉的顏色,雖然大廳裡的光燈不是很亮,但是就這點亮度依然沒辦法讓封平瀾能完全打開眼睛。
     「冬犽,還要給他擦藥嗎?」奎薩爾知曉藥膏確實很冰冷,便轉頭問冬犽。
     「瀾瀾,你的眼睛快好了,再忍忍好嗎?」冬犽輕柔的對封平瀾說道。
     「可是冷冷的……」封平瀾委屈的說。
     「就三天,再忍多三天就不用擦藥了,那時候我拿冰淇淋給你吃,好嗎?」
     聽見冬犽的話,封平瀾抬頭盯著奎薩爾,似乎在尋求奎薩爾的同意。
     奎薩爾微微嘆氣,「就三天,三天後就不用擦藥,冬犽就拿冰淇淋給你。」
     「嗯嗯!謝謝薩~,謝謝犽犽!」
     封平瀾不在抗拒後,奎薩爾就把棉花貼在封平瀾的眼睛上。
     「嗚咦……」封平瀾發出細小呻吟,因為藥膏很冰冷,讓他僵直了四肢。
     奎薩爾趕緊用繃帶捆在封平瀾的雙眼上,把棉花緊貼敷上眼皮上,確定棉花不會掉出來,就把藥、棉花和舊的繃帶扔回給小影人。
     小影人伸手要接住藥膏和棉花,再用影子接住舊繃帶,但是最後卻只接到棉花,小影人呆愣的盯著打算接住藥膏的另一隻手,卻看見一隻可以抓起它的大手掌擋在它上頭把藥膏接住了,看著突然阻擋他接藥膏的小影人因為沒有回神被舊繃帶給砸中腦袋,當場被砸到靈魂出竅,「 0(:3 )~ ('、3_ヽ)_
     妖魔君主把藥膏接住後打開看看,伸手碰了碰藥膏,感覺到一絲冰冷,「這是什麼藥啊?那麼冷。」
     「回君主,那是冷霜膏。」冬犽回答,「是我族的祖傳藥物。」
     「為什麼要給瀾瀾敷上這個藥?」妖魔君主聞了聞藥味,聞到一絲清純的藥草味。
     「瀾瀾的眼睛被刺瞎了,眼球裡的系統神經線嚴重損傷,又血流不止,而且還發炎了。」冬犽接著解釋,「所以我用冷霜膏給瀾瀾敷上,冷霜膏可以快速止血,也可以治療傷口發炎,加上瀾瀾的虛魔之子的體質可以很快痊愈。」
     「說到眼睛,我有個問題。」妖魔君主蓋上藥膏的蓋子,把藥膏放到靈魂在自己四處飄的小影人屍體(?!)旁。
     「君主請說。」
     「瀾瀾的眼睛是瞎了吧?」妖魔君主盯著被奎薩爾抱在手上的封平瀾,「為什麼他好像能看見似的?明明被繃帶包著眼睛,卻還能看見希茉的使魔受傷了。」妖魔君主想起剛剛從衣服裡拿出雀鳥出來時封平瀾居然對著雀鳥說「好可憐」,可見封平瀾確實看得見,加上在百嘹房間和封平瀾對話的時候,多次發現封平瀾正確無誤的把被繃帶包住的雙眼對著他看。
     「這是他的能力,君主。」奎薩爾回答妖魔君主的疑問。
     「能力?他的能力是什麼?」
     「精神係的能力。」奎薩爾毫無隱瞞的說,「他能看見,是因為他一直使用【感視】的能力來代替眼睛,看見一切。」
     「居然是精神係的能力!這很稀有罕見啊!」妖魔君主感到非常驚愕。
     「是,他除了能使用感視之外,還能使用一種叫【視域分享】的能力。」
     「我聽說,好像是可以向身邊人分享自己眼睛所看見事物的能力。」
     「沒錯,但是他有點不太一樣。」奎薩爾無奈的盯著封平瀾,「他可以把精神係能力混合用在一起。」
     妖魔君主顯得非常驚愕的盯著封平瀾,對於封平瀾的實力可說非常的強大。
     「薩~」封平瀾軟軟的呼叫奎薩爾。
     「怎麼了?」
     「你手沙了?」封平瀾早已聞到奎薩爾身上的一股血味。
     「手沙?」妖魔君主不明白封平瀾的話。
     「是受傷……」奎薩爾拍了拍封平瀾的腦袋,猛然僵住身體,似乎想起什麼事。
     妖魔君主從皇座上站了起來,把封平瀾從奎薩爾的手中抱了過來,「給我去治療。你們也一樣!」之後指著正在下跪的冬犽他們。
     妖魔君主下令,奎薩爾他們也不好違抗,只好任冬犽替他們治療傷口。
     在妖魔君主身邊四處飄蕩的靈魂歸回小影人的身體裡,把身旁的藥膏收入影子後就從皇座扶手上滑了下來,再一格一格的跳下階梯,小跑的跑到奎薩爾身邊,然後從影子拿出一盒急救箱,送到他們面前。
     妖魔君主汗顏的看著小影人把急救箱拿出來,對於小影人真的把影子能力當百寶袋用感到無言。
     「君主……」奎薩爾淡然的叫妖魔君主。
     「什麼事?」妖魔君主抱著封平瀾,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療傷。
     「關於瀾的事……」奎薩爾很罕見的忐忑不安問。
     「他可是你們的救命恩人吧?」妖魔君主微微嘆氣,「雖然他轉世為虛魔之子,但也不能恩將仇報,你們要好好保護他。」
     「那麼瀾瀾可以繼續留在這裡了!?」希茉開心的問。
     「當然啊!」妖魔君主走下皇座來到希茉身旁,伸手把還在休息的雀鳥給戳醒,然後伸出手指讓雀鳥站著,遞到希茉面前。
     「我的使魔!為什麼君主會……」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使魔,希茉驚訝的把雀鳥放到手掌間,另一手輕輕撫摸雀鳥。
     「受傷了。」被妖魔君主抱在手上的封平瀾蹬了蹬腳表示想要下去,妖魔君主便把封平瀾輕輕放到地上坐著,看著封平瀾身上拖著奎薩爾那大披風,用嬰兒爬式的爬在奎薩爾腳邊坐著,「要不是我那時正好要去百嘹房間,不然那個叫做庫爾德的傢伙就要闖進百嘹房間裡了。」
     「果然又是他。」奎薩爾低頭看了看毫不客氣的像隻無尾熊般抱著他大腿上的封平瀾,「瀾,乖乖坐好,別抱我的腳。」
     「好~~~」封平瀾用小孩特有的軟奶音拉長音調,鬆開手後抬著頭一直盯著奎薩爾不放。
     「怎麼?難道他之前又做了什麼嗎?」妖魔君主蹲在封平瀾面前,看著封平瀾那粉嫩蒼白的臉頰,讓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
     「咕嗚!」封平瀾把臉頰鼓了起來,想要抵抗妖魔君主的戳指,可卻無法抵抗妖魔君主,反而還讓妖魔君主戳得更歡。
     「之前……」奎薩爾他們一五一十的告訴妖魔君主一切實情,也包括封平瀾遭到滅魔師虐待的事,全都說毫無隱瞞的出來。
     「難怪你們從三個星期前,就沒去花園那裡,原來是有了新歡……」妖魔君主聽了之後,立刻理解一切狀況,很冷靜的說著,「嘛~我早已猜到那個庫爾德是敵國派來的間諜,只是我想看看他到底想幹什麼。」
     「什麼!君主,您早就知道那傢伙是間諜,為什麼您沒與我們說聲?」
     「需要我提醒你們,那時候你們因為封平瀾的死一直處於失魂狀態嗎?」妖魔君主一邊停不下手的揉著封平瀾的臉,一邊狠狠的瞪著奎薩爾他們。
     「呃……」
     「那傢伙不但想進入百嘹房間,居然還想進奎薩爾你的房間,加上那傢伙還向我匯報說在奎薩爾你房間窗外聞到血味,恐怕那傢伙早已經知道瀾瀾的存在。」妖魔君主鬆開不斷揉著封平瀾臉頰的手,站了起來對著奎薩爾他們說道,「為了能隨時確保瀾瀾的安全,我看奎薩爾你從明天開始把瀾瀾帶在身邊。不管你們是在幫我處理國事,還是要出任務,絕對不可以讓瀾瀾一個人落單。」
     「不管是處理國事還是出任務,奎薩爾都要帶著平瀾在身邊……」百嘹輕聲喃道,腦裡幻想著奎薩爾一邊背著封平瀾照顧他,一邊處理國事的景象,忍不住噴笑起來,「噗嗤!奎薩爾奶爸!」
     奎薩爾頭上瞬間爆出許多赤紅色的青筋,頭也不回的快狠準一個用力揮手,手背直直暴擊站在後方的百嘹額頭上,響亮「啪!」的一聲迴響整個大廳,可知力道超大。
     「咕呃……」百嘹捂著冒著煙的額頭蹲在一旁,渾身抖個不停,可曉得非常的痛。
     活該,誰叫你嘴賤。
     其他妖魔汗顏看著蹲在一旁受痛的百嘹,心裡同時吐糟他。
     奎薩爾諷刺的冷哼一聲,甩了甩開始發麻的手掌,彎下身把一直盯著他看的封平瀾抱了起來。
     「哇咿~~~」被奎薩爾主動抱起,封平瀾開心的歡呼起來,然後指著百嘹斥责著,「百百壞壞!」
     「沒錯!他活該!」璁瓏非常讚同封平瀾的話,站在封平瀾旁邊指著百嘹附和。
     「火(活)該!」封平瀾學璁瓏說話,但是發音不准。
     「他是白癡!」墨里斯也站在封平瀾旁邊,指著百嘹斥責他。
     「白吃(癡)!」
     百嘹的金色瞳眼頓時變得很陰沉,冷著一張臉回頭瞪著璁瓏和墨里斯,璁瓏和墨里斯理所當然的把奎薩爾當做擋箭牌,然後用雙手拉著自己的臉頰對著百嘹扮鬼臉。
     然而,趴在奎薩爾肩膀上的封平瀾不斷來回看著扮鬼臉璁瓏和墨里斯,之後有樣學樣的伸手用力左右拉扯自己的臉頰,讓自己的臉變形,吐出粉色的小舌頭對著百嘹扮鬼臉。
     「噗——————」被突然扮起鬼臉的封平瀾驚嚇到的百嘹、璁瓏和墨里斯,一致把自己口水給噴了出來。
     忽然間,大廳突然響起兩聲「碰!碰!」的巨響,接著寂靜了下來,此刻的璁瓏和墨里斯,他們兩個頭上頂著一粒粉色大包子,一起昏死在地上。
     奎薩爾一手抱著還在扮鬼臉的封平瀾,另一手緊握著冒著煙的拳頭,陰著臉頭爆青筋居高臨下的瞪著昏死在地上的兩妖魔。
     「瀾瀾,不可以學!」冬犽輕手拉下封平瀾拉扯自己臉頰的雙手,輕輕揉捏封平瀾被自己捏紅的臉頰,心疼的勸導封平瀾,「瀾瀾,凡事百嘹、璁瓏和墨里斯他們三個教你的東西,你全都不要學。那不是好孩子該學的東西。」
     「嗚……對不起……」封平瀾知錯的低下頭。
     「知錯就好。」冬犽拍拍封平瀾的腦袋,「聽好了,不可以學哦!」
     「嗯嗯!瀾瀾不學!」封平瀾受教的點點頭。
     「乖孩子。」冬犽稱讚的摸了摸封平瀾的頭。
     在一旁看著一切的妖魔君主不禁為他那群性格莫名大變的契妖們感到汗顏,沒想到一個小孩居然能把他的契妖們變得那麼……幼稚。
     扮鬼臉的瀾瀾好可愛!
     這是希茉的心聲。
     「但是君主,若是被其他幽國知道我們這裡隱藏了虛魔之子,會被誤為我們打算用虛魔之子來與他們對抗。」璁瓏和墨里斯從地上站了起來,揉著頭頂上的大包子對妖魔君主說道,「不只是其他幽國,說不定我們這裡的妖魔們也未必接受虛魔之子的存在。」
     「只要我們不說,沒有別的妖魔會知道。」妖魔君主指著封平瀾,繼續說,「更何況,虛魔之子獨特的味道已經被我們掩飾了,雖然外表很像人類,但是我們現在也是以人類的模樣,只有我們把瀾瀾帶在身邊,其他妖魔也不會覺得有任何違和感。」
     「味道被【我們】掩飾?」奎薩爾詫異的重複妖魔君主的話,之後把鼻子埋在封平瀾的脖子間,聞著封平瀾身上的氣息,結果聞到一絲熟悉的氣息。
     「嘻嘻~薩~壓壓(癢癢)!」被奎薩爾的頭髮瘙到脖子的封平瀾忍不住癢到笑了。
     「君主,您也把您的氣息附上瀾的身上了?」聽見奎薩爾的話,冬犽他們也很詫異的看著妖魔君主。
     「多一個妖魔協助就會多一份力,那時候逼不得已真的不能把瀾瀾獨自放在百嘹房間裡,太危險了。」妖魔君主看著小影人從影子裡拿出一瓶牛奶,小影人把牛奶放到地上用影子固定著,雙手緊緊抓著瓶蓋,奮力扭開,經過一番努力終於打開了瓶蓋,然後用影子把牛奶送到封平瀾面前。
     「哇咿~謝謝黑黑!」趴在奎薩爾肩膀上的封平瀾接過牛奶,向小影人道謝後小心喝下,看見封平瀾在喝牛奶的奎薩爾小心的換個抱法姿勢,好讓封平瀾可以舒服喝牛奶。
     「但是,那個庫爾德可能已經知曉瀾瀾是虛魔之子,要是被他把瀾瀾的存在給匯報他的幽國的妖魔君主知道的話。」冬犽依然很不放心,突然想起今早他們出任務的時候,「難道,今日我們去迎戰的幽國就是……」
     「不,我想不是。那個庫爾德,我覺得他可能還有其他的企圖。」妖魔君主搖搖頭否決冬犽的話,「我覺得今早給你們的任務有點不對勁。如果那個幽國真的是庫爾德所屬的國家,他們知道瀾瀾的存在,可不止是派出一大支軍出來而已,而是會派出全軍戰力。不管怎麼說,虛魔之子的實力在傳說中是不可輕視的。奎薩爾你以前也親眼目睹了吧?」
     「確實如此。」奎薩爾點頭同意妖魔君主的話,「那時候我所見的虛魔之子,可是把整個村鎮和一大支許多幽國的妖魔軍支都毀了大半……」
     「毀了大半?」百嘹頂著紅成一片的額頭,對於奎薩爾所說的虛魔之子太過輕鬆,「這種事奎薩爾你也能辦到吧?」
     「我是說,那時候的虛魔之子把五十個幽國聯盟各國派出兩千支妖魔軍,總結有十萬軍馬的妖魔軍支滅了近有八成。」奎薩爾的一句話,打斷了百嘹輕言的話。
     「……瀾瀾…應該不會也有那個……實力吧?」希茉不確定的說。
     在場的妖魔們頓時靜下討論聲,一致盯著在奎薩爾懷裡乖乖喝著牛奶的封平瀾。
     封平瀾殊不知身邊的七妖魔正在討論他,一口一口的喝著牛奶,喝完牛奶後的封平瀾很自然的打個飽嗝,然後把牛奶瓶遞給小影人,「黑黑,給!」
     小影人看見封平瀾喝完了,用影子把封平瀾手中的牛奶瓶接了過來,然後收進影子裡。
     妖魔君主盯著封平瀾思考一下,之後上前牽起封平瀾的手,嘴裡念出一段話,「我雪勘,願與封平瀾結契訂約,將超越常世的契約之鍊,繫在我們的靈與魂、血與肉之間。」
     頓時,妖魔君主牽著封平瀾的手掌浮現出銀灰色的紋印,是契約之印。
     「嗚哇啊~~~」封平瀾驚奇的大張著嘴驚呼。
     「君主!」奎薩爾他們看著妖魔君主與封平瀾定下契約,把封平瀾收為契妖感到驚愕萬分。
     「瀾瀾,我說什麼,你要跟我說一句哦。」妖魔君主無視他們的反應,淡定的對封平瀾說。
     「嗚?嗯嗯!」封平瀾疑惑的歪著頭,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為你所用,你為我所用。」
     「瀾瀾為勘勘所用,勘勘為瀾瀾所用!」
     「碰!」聽見封平瀾所說的誓言,除了妖魔君主和奎薩爾,其餘全妖魔都一時昏了過去,倒在地上與地面親密接觸。
     突然間,封平瀾的手掌上的紋印發出刺眼的光芒,直到光芒消失後就在封平瀾手掌上消失了。
     「唔?」封平瀾疑惑的轉動手掌,似乎不明白為什麼契約之印會消失。
     「嗚!」
     「君主!」聽見妖魔君主的呻吟聲,冬犽驚慌的站起來趕緊扶著開始搖晃的妖魔君主。
     「沒事。」妖魔君主搖搖頭,「真不愧是虛魔之子,妖力果然和一般妖魔強上許多。」
     「話說,平瀾說出那樣的契約誓言,還讓人感到無言啊……」百嘹感慨又無言的模樣,「而且居然還真的能締結契約!」
     「在某方面來說,這孩子的智慧非常的高。」妖魔君主也感到非常驚訝。
     「君主,您這樣和虛魔之子訂下契妖,真的好嗎?」奎薩爾覺得不妥。
     「反正我都和某個禁忌之子締結契約了,不差一個虛魔之子。」妖魔君主不覺得什麼不妥的,淡定的盯著奎薩爾和封平瀾。
     隨著妖魔君主的話,其餘五妖魔也淡定的盯著眼前禁忌之子與虛魔之子的組合,璁瓏有些微妙的說,「總覺得…眼前的組合特別……犯規了?」百嘹他們一致點頭表示同意。
     「那個間諜又該怎麼處置?」奎薩爾迅速的轉移話題。
     「呼啊~~~嗚……」封平瀾打了一個大哈欠,又開始犯睏的點點著頭,之後一手抓著奎薩爾的戰服,迅速進入夢鄉。
     「我們暫時按兵不動,我打算要看看那傢伙到底要搞什麼把戲。」妖魔君主彎起一絲微笑,在心底計劃一些事。
     「那我們……」
     「你們照顧好瀾瀾就行了,絕不可以讓他落單!」妖魔君主強硬下令。
     「是!」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留言列表 (42)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一大清早就收到許多大大們的求更信息。。。
    不更不行啊……
    0(:3 )~ ('、3_ヽ)_
  • 貓咪
  • 我第一!
    謝謝大大~~~~~~~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1:59 回覆

  • 訪客
  • 感谢大大的恩惠
  • 重复了哟~~~=w=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0 回覆

  • 訪客
  • 感谢大大的恩惠
  • 訪客
  • 感谢大大的恩惠
  • 訪客
  • 感谢大大的恩惠
  • 訪客
  • 感谢大大的恩惠
  • 貓咪
  • 樓上的
    你是同個人喔?
  • 同一个人,可能是因为他用手机信息吧
    用手机留言的都会发生这样的事~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2 回覆

  • 訪客
  • 大大,太感謝你了,昨天我還在倒數,還有幾天才可以看到第13章納,沒想到今天就看到了~撒花~
  • 不用倒数了。。。
    前前后后有三天左右被30多个大大们恳求催更。。。
    真的不更不行。。。=w=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3 回覆

  • 時
  • 感謝大大~~
  • 不客气~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3 回覆

  • 訪客
  • 大大謝謝你,趕緊休息去吧,我一定會等你出新的
  • 嗯嗯(⊙w⊙)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6 回覆

  • 訪客
  • 大大你太棒了
  • O(∩_∩)O謝謝~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7 回覆

  • 雷格
  • 喔~更文了~
    感謝的大大的更文!!
    情請大大好好休息!!
    奎薩爾老奶爸照顧瀾瀾的畫面,哈哈~
    真的很有趣~
  • 我一想到瀾瀾嘴巴吸著奶嘴被奎薩爾背著的畫面,覺得滑稽又好笑~X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8 回覆

  • Ng Yan Qi
  • 謝皇恩賜~是說,皇上休息夠了嗎?不要累倒了喔~
    沒人主持的話可是會一片大亂的。
    到時,臣可是會把您扔回房裡,好·好·靜·養的~(笑得超級纏爛,背後一團黑氣現形)
  • 嗚呃~~!!!(惡寒)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09 回覆

  • 訪客
  • 谢主龙恩,期待下个星期6
  • 好~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0 回覆

  • 祤羊uyon
  • 辛苦您了!!!
    謝謝您! 這章看起來好幸福好開心喔^^
  • 廢話的一篇=w=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0 回覆

  • 647
  • 喔~~大大我愛你愛你愛你
    瀾瀾好可愛來啾一個
  • (╭(╯^╰)╮)小影人把瀾瀾護在身後,捲起影子擋住飛吻。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2 回覆

  • 綾
  • 感恩大大的更新!!
    這章的瀾瀾依然很可愛,看到小孩子那粉嫩嫩的臉頰,真的好想戳、好想捏
  • 看見大大頭像里那小小冰炎殿下,我也想戳戳~=w=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3 回覆

  • 喵兒
  • 大大,愛你呦!@₩@
  • =ω=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4 回覆

  • 訪客
  • 好好看哦~加油!
  • O(∩_∩)O謝謝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4 回覆

  • 貓咪
  • 大大
    奎薩爾淡淡的盯著又再哭泣的[奎薩爾] ⊙ω⊙?!因該是封平瀾才對吧?!
  • 看到了~~~
    立刻改~~~
    小小通知~~~~~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5 回覆

  • 訪客
  • 大大您是我的神😘😘😘
  • 大大們都是我的小小天使和惡魔們~~~=w=

    yongrainbow 於 2017/05/06 22:15 回覆

  • Jia YU
  • 大大 棒棒噠~
    哈哈 終於要開啟奶爸模式了
    很期待啊~
    加油啊 大大~
  • 好滴~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1 回覆

  • MAKAWA
  • 大大我愛你!!謝謝您的更新<3
    要好好注意自己的健康喔,不要累倒了!
  • 盡量~~~=w=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1 回覆

  • 緋月
  • 感谢大大~~~
  • 不客氣·~·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2 回覆

  • 雨芝
  • 謝主隆恩啊, 在我難過的時候更新了, 作者愛你
  • 為什麼會難過啊?@@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2 回覆

  • Pudding Hsu
  • 感謝大大
    大大最好了
    (其實我真以為大大不會更了,需要休息
  • 你們不給我休息啊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2 回覆

  • 貓咪
  • 瀾瀾會被認為是奎薩爾的兒子嗎?
    瀾瀾因該也有羽翼蛇的能力吧~
  • 也許吧~=w=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3 回覆

  • 阿呆
  • 有更新阿
    辛苦大大了加油
  • 升天~0(:3 )~ ('、3_ヽ)_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3 回覆

  • 訪客
  • 谢谢大大!!
  • 不客氣~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3 回覆

  • 訪客
  • 大大加油!我看得超開心!!
  • 開心就好~O(∩_∩)O~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3 回覆

  • 影櫻
  • 謝謝大大,注意健康喔,要多休息啊!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4 回覆

  • 訪客
  • 請問可以加臉書有?
  • 可以呀~
    我的fb名叫【Yong Rainbow】
    頭像是一隻啃著大麻薯的萌萌雷丘~~~~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6 回覆

  • 嗯嗯
  • 就算快要考試了,也要放下書來看瀾瀾,才有力氣去讀書,所以大大以後別再說要「休更」了,我會傷心💔,ㄐ…加油😁
  • 考得不好別怪我哦=A=
    意思說,我以後別指望可以停更了嗎?=A=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6 回覆

  • 訪客
  • 終於等到了,這章好甜啊。話說平瀾和雪勘契約的時候那句對白好可愛啊~~~

    繼續努力哦~
  • 這章在上個星期就已經更了OAO
    大大不知道嗎?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5/13 12:37 回覆

  • 訪客
  • 这个星期也会更吧?
  • 第十四章已经更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5/16 21:01 回覆

  • 訪客
  • 我没想到现在每个星期六我都会过来看有没有更,好像一旦没更,我就不停地一直来看大大更了没有😂😂好像太上瘾了呢
  • 这不是上瘾了……OAO
    这是着魔了!!!!O口O

    yongrainbow 於 2017/05/16 21:02 回覆

  • 范好吃!?
  • 為什麼大大每次留言都晚上11.12才回復??
    還好沒真的休更
    星期六快到了,滿足我的慾望吧👍🏻👍🏼👍🏽👍🏾👍🏿
  • 是有时吧?@@
    因为我平常不怎么得空

    yongrainbow 於 2017/05/16 21:03 回覆

  • 訪客
  • 是我的问题吗? 10天了还没更?
  • 最新章是第十四章,前三天更了。。。

    yongrainbow 於 2017/05/16 21:03 回覆

  • 訪客
  • 大大应该很累吧~
  • 非常的累=A=

    yongrainbow 於 2017/05/16 21:03 回覆

  • 祭而._.
  • 瀾瀾為勘勘所用,勘勘為瀾瀾所用

    好可愛wwwwww
  • 萌~❤

    yongrainbow 於 2017/05/21 17: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