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把那虛魔之子給抓出來?』有一隻外形非常奇特,雙眼發出紅光的貓頭鷹站在一棵大樹的樹枝上,嘴裡發出不屬於動物該說男性的聲。
     「可能會很麻煩。」庫爾德咬著拇指,煩躁的說,「那個妖魔君主已經把虛魔之子收為契妖了。如果我對那虛魔之子出手,妖魔君主會立刻發現。」
     『一開始你說他們隱瞞妖魔君主收藏了虛魔之子,現在你又說妖魔君主把虛魔之子收為契妖!』突然間,貓頭鷹忽然轉換了另一個男子的聲音,憤怒的吼駡聲,『你到底怎麼搞的!怎麼把事情越搞越複雜!』
     「我哪知道那妖魔君主也是瘋子一個!我還以為他知道虛魔之子的存在,絕對必殺無誤!哪知道那傢伙居然把虛魔之子收為契妖了!他和他那六妖魔更是把虛魔之子當做是寶貝一樣呵護!」庫爾德也惱火的回罵,「我也想過趁虛魔之子單獨的時機把他給抓出來,問題是那群妖魔根本沒有給虛魔之子單獨一人的空間!一直以來都是有妖魔輪流守候!根本沒機會!」
     『那就強行抓走啊!就算是一個妖魔待在虛魔之子身邊守候,趁他身邊沒有其他同伴在附近,把那妖魔打倒,然後把虛魔之子帶走,不就行了嗎?』
     「你想的還真美!你以為身為妖魔君主近衛軍的軍團長很好對付嗎?那六個都是統率著這幽國妖魔軍的軍團長!你還以為那六個軍團長的腦袋是豆腐做的嗎?一拳打爆他們的腦袋就把虛魔之子抓走?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幽國早就滅亡好幾千年了。」
     『你知道什麼是豆腐嗎?』男子奇怪的問。
     「不就你在人界愛吃的食物?那個東西臭得要命,你都還敢吃。」
     『咳咳!』說話的男子咳嗽一下,繼續說,『你別告訴我,身為禁忌種族的你,都沒有自信打敗在六妖魔之中唯一一個女妖魔。』
     「有一半的把握,我還聽說那女妖魔在一百年前不知發了什麼瘋,向羽翼蛇挑戰,還打了起來。」庫爾德煩躁的騷亂頭髮,「聽說那女妖魔把羽翼蛇打到虛脫,敢向羽翼蛇挑戰的妖魔實力也不弱。」
     『聽說?』
     「就是聽說啊。我潛入這幽國有三十多年了,就在那段時間聽了一個妖魔侍衛說過,他是親眼看見那女妖魔軍團長在一百年前不知受了什麼刺激,渾身散發殺氣,不止對羽翼蛇挑戰,還把其他四個妖魔和妖魔君主一起打。」
     『連自己的主子也一起打?!』貓頭鷹發出很明顯不同妖魔的聲音,重疊一塊的聲音顯得很驚愕,就算沒看見在遠方的同伴模樣,庫爾德都能知道他們都在冒冷汗。
     『事到如今這事已經不能再拖了!』聲音又轉換了另一個男子的聲音,『要是這個幽國的妖魔君主利用虛魔之子的力量來對我們宣戰,我們必死無疑!』
     『話說庫爾德,你知不知道那虛魔之子的能力是什麼?』另一個女子的聲音問著。
     「我哪知道?我都沒看過虛魔之子使用能力。」
     『哪知道哪知道哪知道……你到底有什麼情報是知道的啊!』
     「我只知道我身為臥底的身份被那六妖魔和妖魔君主知道了。」庫爾德很冷靜的說,「雖然他們已經知道了,但是完全沒有對我做出任何舉動,像不知情一樣自己做自己的事。自從第一次被女妖魔的使魔監視後,之後連派個使魔來監視我都沒有。」
     『需要我們幫你把虛魔之子抓出來嗎?』
     「你們有計劃?」
     『我有,但是需要你當個誘餌。』
     「為什麼要我當誘餌?」
     『當做是你任務失敗的懲罰。』
     「嘖!要怎麼做?」
     『要你吸引一下那六妖魔和妖魔君主的注意,只要一瞬間把他們的注意力從虛魔之子身上移開的話就行了。我們會趁機抓走虛魔之子,那時你自己想辦法撤退。』
     「你們想的還真簡單呢!別小看他們的實力!」
     『你難道你還有更好的方法嗎?』
     「……什麼時候行動?」
     『我們先到你那,再通知你。』
     「知道了。」
☆*☆*☆*☆*☆*☆*☆*☆*☆*☆*☆*☆*☆*☆*☆*☆*☆*☆*☆*☆*☆*☆*☆*☆
     在妖魔君主的辦公室裡,眾妖魔一如往常的不斷忙著公事,但是有些不一樣。
     在這些高大的眾妖魔之中,有個小小的身影不斷在他們之間腳步不穩的走過,走到一個高大的妖魔身邊後,把手上拿著的東西遞給身邊的妖魔,然後又在走到另一個妖魔身邊,再把手上的東西交給身邊的妖魔。
     「瀾瀾。」妖魔君主向封平瀾招招手。
     「什~麼~?」活潑開朗的童音軟奶響起,頭頂著小影人的封平瀾赤裸著雙腳,身上很罕見的沒拖著披風,雙腳「噠噠噠」的小跑到妖魔君主面前。
     「麻煩你把這東西交給奎薩爾。」妖魔君主把一疊文件遞給封平瀾。
     「好~~~」封平瀾接過文件提到頭上,然後又「噠噠噠」的小跑到奎薩爾身邊,仰頭對奎薩爾喊道,「薩~,勘勘要瀾瀾把這個給你!」
     「謝謝。」奎薩爾彎下身子接過文件,伸出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髮,「你走路還是不穩,別跑那麼快。」
     「好~~~」封平瀾瞇起眼睛感受奎薩爾的摸頭。
     小影人早在看見奎薩爾伸出手的時候,從封平瀾的頭頂上滑到肩頭坐著,「(◦˙▽˙◦)~
     在奎薩爾和妖魔君主他們教導封平瀾學會走路後,妖魔君主他們就會給封平瀾一個小小任務,就是拜託他把東西送到指定妖魔手上,封平瀾當然很樂意接下這任務,對於自己能幫到一點小忙的封平瀾非常歡樂的當個小郵差,不斷把東西交給奎薩爾他們,得到奎薩爾他們的道謝後就會很高興一陣子。
     「現在應該沒什麼東西要你送了,工作也快到一段落,你先到沙發上等我一下,待會我們一起到花園那裡賞花。」奎薩爾拍拍封平瀾的腦袋,對他說。
     「耶!!!去花花!瀾瀾要和薩一起走路去看花花!」封平瀾非常開心的跳了跳。
     「好,你先乖乖坐在沙發上等我。」
     「嗯嗯!薩要快快喔!」
     「嗯。」聽見奎薩爾的應話,封平瀾又「噠噠噠」小跑到沙發上。
     「嘿咻!嘿咻!」封平瀾努力的跳上沙發,無奈他實在是太過矮小,根本跳不上去,非常沮喪的低著頭,「嗚……瀾瀾上不去……」
     「ヾ(´・ω・`)」坐在封平瀾肩頭上的小影人一揮手,操控影子聚集在封平瀾的腳下,影子在封平瀾腳底下隆起,把封平瀾給抬了起來。
     「哇~」封平瀾驚呼著,之後慢慢爬上沙發,轉頭對小影人道謝,「黑黑,謝謝!」
     「(^-^)~❁」小影人從封平瀾的肩膀上跳到沙發上,開心的對封平瀾微笑。
     封平瀾好好坐在沙發上後,伸手拉過放在沙發上一旁的披風把自己包起來,踢著雙腳等待著。
     「唔!嗚?」封平瀾挺直背後,突然感覺到背後有點異樣感,疑惑的轉頭看了看自己背後,但是一直看不到。
     「(・_・?)」發現封平瀾的異狀,小影人拉了拉封平瀾身上的披風,疑惑的抬頭盯著封平瀾。
     「沒事。」封平瀾搖了搖頭,看見小影人不在看他後,再看看自己的背後,輕聲喃道,「背背…有點痛痛……」
     封平瀾也不在意,繼續晃著雙腳等待奎薩爾工作結束,等著等著,他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
     「你們到了?」
     『已經到了。』
     「什麼時候開始?」
     『庫爾德,你曾經不是有說過。在花園裡有一棵那六妖魔從人界帶回來幽界種植的巨大花樹?那六妖魔和妖魔君主非常重視的那棵樹。』
     「你是說那個名叫櫻花樹的樹?有啊!就種在花園正中央。」
     『那棵樹長什麼樣的?』
     「粉紅色。那棵樹都是滿滿的粉紅色。」
     『……你不是說那棵樹很漂亮嗎?粉紅色的樹感覺好惡心。』
     「你們成功潛入皇宮裡的話,親眼見到就會明白了。」
     『好吧。我們先潛入裡面再說。』
     「你們還沒說什麼時候動手。」
     『等他們來到花園裡再動手。如果那棵樹對那六妖魔和妖魔君主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話,我們可以利用那棵樹。況且,有花草樹木的地方,更是可以發揮綠植的能力。至於那虛魔之子……肯德,用你的能力把他抓出來。』
     『知道了。』
     『庫爾德,你先去看看那群六妖魔去了花園的時間,如果他們到的話,立刻通知我們。』
     「好。」
     結束了對話,有一大群妖魔隱藏自身氣息,身手敏捷的迴避在皇宮裡外巡邏的妖魔侍衛,開始潛入。
☆*☆*☆*☆*☆*☆*☆*☆*☆*☆*☆*☆*☆*☆*☆*☆*☆*☆*☆*☆*☆*☆*☆*☆
     「瀾,醒醒。」聽見有人在喚醒他,又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輕輕搖晃,封平瀾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看見自己最喜歡又依賴的俊俏臉龐,「薩?」
     「要去花園了。」奎薩爾伸手梳理封平瀾的瀏海,小心的把封平瀾的身體扶起來。
     「呼啊~~~」封平瀾慵懶的打個哈欠,伸出手揉了揉眼睛。
     「別揉眼睛。」奎薩爾拉開封平瀾的手,阻止封平瀾揉眼睛,「走了,去花園。」
     「好~」封平瀾用雙手搓了搓自己蒼白肥嫩的臉頰,讓自己清醒一些,然後撒嬌的對奎薩爾伸出雙手,「薩~抱抱~」
     「還撒嬌?剛剛不是說要和我一起走路去花園的嗎?」奎薩爾捏了捏封平瀾的鼻子,這動作讓封平瀾完全清醒了。
     「走路!瀾瀾要和薩一起走路!」封平瀾不記仇剛剛奎薩爾捏他鼻子,反而更歡樂了踢了踢腳。
     「走吧。」奎薩爾把封平瀾從沙發上抱起,再把他放到地上讓他自己站著。
     「黑黑。」封平瀾自己站穩後,轉頭看著沙發上的小影人。
     「(ฅ>ω<*ฅ)=3=3=3」小影人一個飛撲直直撲到封平瀾的肩頭上,然後竄入封平瀾肩頭上的披風裡趴著,露出黑黑的小腦袋,懶懶散散的搭個順風車,「( ̄▽ ̄)/」
     封平瀾懶懶的伸個懶腰,之後突然間瞪大異色瞳,眉頭微微一皺,就連身子也僵住了。
     「瀾,怎麼了?」發現封平瀾的異狀,奎薩爾低頭尋問。
     「嗚……」封平瀾將一隻手伸到背後摸了摸自己的背,但是一直摸不到,「瀾瀾的背背有點痛痛……」
     「什麼?我看看。」奎薩爾拉開封平瀾襯衫的後領,低頭看了看封平瀾的背後,看見封平瀾的兩邊肩膀與肩胛骨附近都有兩塊紅斑,「瀾,你的背後怎麼起紅了?」
     「瀾瀾不知道……」封平瀾不安的轉頭想要看看自己的背後,「瀾瀾在早上醒來後,就覺得背背有點痛痛……」
     「怎麼了?奎薩爾。」一直在辦公室外等待奎薩爾帶封平瀾出來的妖魔君主和冬犽他們,聽見奎薩爾的話而進入房內,就看見奎薩爾扯著封平瀾的後領看著封平瀾的背後,「瀾瀾怎麼了嗎?」
     「瀾的背後不知為什麼起紅了。」奎薩爾單膝跪在封平瀾面前,伸手把封平瀾身上的披風脫掉,再把襯衫紐扣解開,脫掉封平瀾的衣服。
     「(๑ʘ̅ д ʘ̅๑)!!!」小影人連忙跳到沙發上,看著封平瀾的背後。
     奎薩爾把封平瀾的襯衫和披風一起放到沙發上,轉過封平瀾的身體,果不其然看見封平瀾的肩膀與肩胛骨附近有兩塊紅斑。
     「怎麼會這樣!」看見封平瀾背後的紅斑,讓所有妖魔感覺驚慌。
     「瀾瀾,會很痛嗎?」希茉擔憂的問。
     「一點點。」
     「我用能力試試消退紅斑。」冬犽伸出雙手撫上封平瀾背後的紅斑,雙手發出淡淡白光開始治愈。
     「嗚呼呼~涼涼的~~~」封平瀾感覺到背後一陣冰涼,不自覺的縮了縮身體。
     「忍忍一下。」
     「奎薩爾,你早上幫平瀾穿衣服的時候沒發現嗎?」百嘹奇怪的問。
     「最近開始,瀾一直吵著要自己穿衣服,我也由他去了。」奎薩爾有些懊悔的扶額,「所以最近我都沒幫他穿衣服,當然沒發現。」
     「奇怪,雖然已經消了一些,但是紅斑還是不能完全退呢。」冬犽疑惑的看著已經不會很紅的紅斑。
     「嗚?瀾瀾不會覺得痛痛了!」封平瀾伸直背後,感覺到背後不覺得痛了。
     「晚上我在幫你看看吧。」冬犽拿起封平瀾的襯衫,幫封平瀾穿上。
     「嗯!謝謝犽犽!」
     冬犽幫封平瀾穿好衣服後,奎薩爾也拿起來沙發上的披風披在封平瀾身上。
     看見披風實在太長了,奎薩爾蹲下身子,把封平瀾身上的披風疊折起來不讓過長的披風在地上被拖髒,拉出過長的披風給封平瀾當做帽子蓋上,很快的一件大披風變成一件雙層的小小斗篷,便用術法把披風固定起來披在封平瀾身上。
     「哇啊~~~」封平瀾驚喜抓了抓披風改裝的帽子,興奮轉了轉身,把身上被奎薩爾稍微改裝的披風隨著轉身動作,在空中劃出雙層優美的漣漪,開心的向妖魔君主他們炫耀,「看看!薩~給瀾瀾做的!」
     「很適合你哦。」看著封平瀾開心的模樣,妖魔君主他們也符合的說道。
     奎薩爾牽起封平瀾的手,帶他離開辦公室,「走吧。」
     「嗯!黑黑!」封平瀾看著小影人跳到他的肩膀上,然後竄進斗篷裡躲著,之後封平瀾雙手緊握著奎薩爾的手,和妖魔君主他們一起離開辦公室,前往花園,「走吧!
     一路上,封平瀾雙手緊牽著奎薩爾的手,腳步不穩的和奎薩爾並排齊走,奎薩爾為了配合封平瀾的腳步,也特意慢下速度,慢慢的和封平瀾齊走。
     看見眼前被奎薩爾親手改裝的披風正被封平瀾穿在身上,隨著封平瀾不穩的腳步一抖一顫的搖晃著,冬犽忍不住說道,「我以前在人界那裡看過一本童話故事,叫做小紅帽吧。」
     「啊!那個我也有看過。」百嘹也知曉。
     「我也看過!」
     「我也有看!」
     「我也看了。」
     「小紅帽?」唯有妖魔君主不曉得。
     「內容是這樣的……」
     冬犽他們慢慢的所述小紅帽故事內容給妖魔君主,妖魔君主聽得還挺津津有味的,開玩笑的說,「哈哈~這樣奎薩爾是那個救了小紅帽的獵人嗎?」
     「君主你這麼說也沒錯啊~」百嘹嘴裡叼著棒棒糖,說道,「奎薩爾從一群惡狼的滅魔師手中救了平瀾,這和小紅帽故事沒差多少。」
     「但是在我們眼前的不是小紅帽,而是小黑帽吧?」璁瓏瞇起眼睛,看著眼前穿著被奎薩爾改裝過的黑色斗篷的封平瀾。
     「嗚?黑黑?瓏瓏找黑黑?」聽見璁瓏的話,封平瀾停下腳步,疑惑的轉頭看向璁瓏,「黑黑在瀾瀾的結巴(肩膀)上!」小影人同時也從披風裡露出頭,眨眨眼的盯著璁瓏,「(´・ω・`)?」
     「是肩膀,不是結巴。」奎薩爾也停下腳步,糾正封平瀾的話。
     「接…半?」封平瀾練習發音。
     「肩、膀。」
     「肩!膀!」
     「嗯。」
     「沒有要找奎薩爾的使魔,快走吧。」璁瓏拍拍封平瀾的頭,催促他繼續走。
     「哦~~~」封平瀾再次踏起腳步,一直沒鬆開奎薩爾的手繼續前進。
     一路上也和不少妖魔侍衛以及妖魔女侍擦身而過,然而妖魔侍衛和妖魔女侍一如往常向奎薩爾他們請安,之前一看到奎薩爾抱著或是牽著封平瀾出現在皇宮裡走動的時候,已經讓皇宮裡的全部妖魔們石化了無數次,但是經過漫長的幾天,妖魔們都已經開始習慣自己崇拜又敬畏的妖魔君主以及軍團長們輪流帶孩子的情景經過他們面前,他們也能老神在在的向帶著孩子的妖魔君主和軍團長們請安。
     不用多久,他們一起來到了花園,一如往常的來到櫻花樹下。
     「哇咿哇咿~~~」看著不斷落下的花瓣封平瀾又興奮起來,蹲下身子用手把地上的花瓣像是玩沙子般堆積起來。
     「在這裡玩,別亂跑。」奎薩爾對封平瀾說道。
     「好~~~」封平瀾活力充沛的喊道,繼續堆積花瓣。
     除了奎薩爾,妖魔君主他們都坐到涼亭裡,看著封平瀾玩耍。
☆*☆*☆*☆*☆*☆*☆*☆*☆*☆*☆*☆*☆*☆*☆*☆*☆*☆*☆*☆*☆*☆*☆*☆
     「他們已經來到花園了。」躲在走廊角落的庫爾德看見奎薩爾牽著封平瀾,和妖魔君主他們一起進入花園中央。
     『……』
     「喂!你們全死了嗎?」
     『我們已經到了。』
     『不好意思,看見那棵樹看呆了。』
     『哇呼~那棵樹就是從人界帶回來的那棵樹嗎?還以為全都粉紅色會覺得很惡心,沒想到還挺夢幻的嘛~』
     「你們說話有沒有在四周設下隔音結界?那個女妖魔可是音係妖魔,對聲音非常敏感。我們說的話她說不定已經聽見了。」
     『你沒設下隔音結界嗎?』
     「我當然有啊!問題是你們啊。」
     『那你大可以放心。我們把聲音連同氣息一起隱蔽起來了,不然我們怎麼避開外頭的妖魔悄悄潛入呢?』
     「可以開始行動了嗎?」
     『可以了。綠植,肯德,你們準備好了嗎?』
     『隨時都可以。』
     『那麼庫爾德,你可以上了。去吸引那六妖魔和妖魔君主的注意力。』
     「知道了。雖然我不覺得這計劃有多管用……」
☆*☆*☆*☆*☆*☆*☆*☆*☆*☆*☆*☆*☆*☆*☆*☆*☆*☆*☆*☆*☆*☆*☆*☆
     封平瀾坐在地上不斷把花瓣當做是沙子般的堆積起來,就這麼簡單的玩樂讓他玩得不亦樂乎。
     玩著玩著,封平瀾感覺到附近有個陌生的氣息,驚恐的轉頭一看,看見庫爾德已經踏入花園中,正朝他走來。
     看見庫爾德毫無掩飾自己的氣息就踏入花園的不只是封平瀾而已,在封平瀾發覺之前,已經有七道人影瞬間閃身來到封平瀾四周,把封平瀾包圍起來護在中間,警戒庫爾德。
     封平瀾發現眼前的視線被奎薩爾遮擋,立刻爬起身一把抱住奎薩爾的一隻大腿,把自己的身子隱藏在奎薩爾那長款軍裝式戰服的大衣下面,非常害怕的盯著不斷前來的庫爾德,顫抖著聲呼喚著,「薩……」
     「瀾,不要離開我身邊。」奎薩爾的眼瞳已經化成蛇瞳,低沉穩重的聲對封平瀾說。
     「嗯……」
     「貴安,君主。以及各位軍團長大人們。」庫爾德來到眾妖魔面前隔了一段距離,臉上掛著輕浮的笑容請安著。
     「庫爾德,本皇應該有警告皇宮裡的全部妖魔,除了本皇以及本皇的契妖之外,任何妖魔都不許靠近這棵樹吧?」妖魔君主站在奎薩爾身邊,釋放出帝王的冰冷氣質,冷漠的說。
     「君主是說過。但是,屬下來此,是想尋問君主以及各位軍團長大人們一些事。」
     「什麼事?」
     庫爾德冷笑一下,「奎薩爾大人,您腳邊的那個孩子,是虛魔之子吧?」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


留言列表 (35)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逐漸開虐的節奏來了~=w=
  • 貓咪
  • 恭喜首杀~~~=w=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49 回覆

  • 貓咪
  • 大大別啊~~~~
  • ╮(╯w╰)╭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49 回覆

  • 貓咪
  • 大大,瀾瀾和櫻花樹是不是有連結啊
    要不然怎麼會背痛痛的
  • 没有任何连接~~~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49 回覆

  • 訪客
  • 接下來是開打了吧><我覺得那兩個紅斑應該是翅膀出現的時候嗎~~~?
  • 抢先曝光我设定的犯人!!!
    +1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0 回覆

  • rr
  • 要虐了嗎 qwq瀾要釋放自己的力量了嗎?><
    期待下禮拜////超好看ww
  • 抢先曝光我设定的犯人!!!
    +2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0 回覆

  • Ng Yan Qi
  • 瀾瀾在長翅膀對不對?!啊~好想看到他們吃驚的樣子啊~這下和奎薩爾是名副其實的父子了~
    藏在那裡的各位入侵者啊~接受來自我們的怒火吧~(上萬的刀刃在空中飛舞)
  • 抢先曝光我设定的犯人!!!
    +3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1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要虐了嘛~~期待下禮拜...雖然要補星期一的課下個星期六要去上課....大大加油~超棒的~~!
  • 大大读书也要加油~~~=w=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1 回覆

  • 阿呆
  • 喔 有一股濃濃的戰爭味了
    瀾瀾激發你的小宇宙吧ヽ( ^∀^)ノ
  • 要激发澜澜的小宇宙还需要一段时间呢~~~=w=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1 回覆

  • 雷格
  • 阿...要開始虐了阿...
    希望瀾瀾平安~
    期待禮拜六的更文~大大~
  • 好滴~~~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2 回覆

  • 訪客
  • 不~為神馬要虐呢QQ
  • 剧情需要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2 回覆

  • Pudding Hsu
  • 要虐了嗎?(感覺很興奮
  • 渴望虐文的大大还真不少啊@@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2 回覆

  • 訪客
  • 反派有点小可爱。。。。小平澜长翅膀了?
  • 抢先曝光我设定的犯人!!!
    +4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2 回覆

  • 祤羊
  • 喔喔喔喔要開始精采了嗎!!!期待期待!
  • 打斗文真的很难写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3 回覆

  • Jia YU
  • 內心充滿激動啊~
    期待下禮拜~
    加油大大~
    辛苦了喔~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3 回覆

  • 正在偷窺你的變態
  • 一堆人在等開虐( ° ٢ ° )
  • 确实不少人等开虐~=w=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3 回覆

  • 不知名謝謝
  • 瀾瀾的紅斑是翅膀嗎~ww 期待下次
    篇ww
  • 抢先曝光我设定的犯人!!!
    +5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8:54 回覆

  • Ng Yan Qi
  • 親愛的紅夜皇上啊~你寫的太明顯加上臣等太興奮了,曝光設定是一定的~況且,這樣才好玩不是嗎?大家有個互動嘛~(*ˉ︶ˉ*) 別氣了。嗯?(笑得超燦爛)
  • 我是沒在生氣啦……
    只是覺得好沒驚喜感。。。。。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09:59 回覆

  • 貓咪
  • 樓上的厲害0ω0
  • =3=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20:55 回覆

  • Ng Yan Qi
  • 謝謝喵咪的稱讚~
    至於紅楓糖~好甜~,皇上和眾臣間有互動才好嘛~只可惜我和紅夜皇上不認識哦~
  • 这里的大大们也和我不认识呀~~~=x=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20:56 回覆

  • 貓咪
  • 大大,瀾瀾的羽翼蛇血脈要覺醒了嗎°ω°
  • 抢先曝光我设定的犯人!!!
    +6

    yongrainbow 於 2017/05/28 20:56 回覆

  • 如月如夢
  • 終於來了!羽翼蛇!!!!(你在嗨個甚麼勁
  • 你滚!
    我知道你是看了留言才说羽翼蛇的!=3=

    yongrainbow 於 2017/05/31 18:55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期待覺醒~~興奮~看著大大的回復一直笑ㄟ我......((會說這是我留言最多的一次ㄟXDDDDD!!!!!
  • 总是被你们坑啊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5/31 18:55 回覆

  • 訪客
  • 希望虐的部分不要太多QQ
  • 就只是一瞬间(大概)~=w=

    yongrainbow 於 2017/05/31 18:56 回覆

  • Ng Yan Qi
  • 哎呀~至少在这里大家有个交集嘛~管他认识不认识~(小姐,你还好不?黑气现形了)
  • 一旦留言说说话就认识了呗~=w=

    yongrainbow 於 2017/05/31 18:56 回覆

  • 貓咪
  • 呵呵
  • 哼哼~=w=

    yongrainbow 於 2017/05/31 18:57 回覆

  • 醉夢
  • 嗚啊啊~!!怎麼斷在這邊啦~!!是說終於要開始打架了~!!(期待
  • 战斗文最难写………………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5/31 18:57 回覆

  • 訪客
  • 大大可以出書了
  • 如月如夢
  • 嗚嗚嗚嗚~大大你怎麼可以那麼狠?(蹲角落(淚奔

  • 影櫻
  • 好看,終於考完了,成績=悲劇啊!全六年級都在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