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臉天真無邪,像是想要有人陪伴玩遊戲的封平瀾。
     明明和往常一樣總是向他們撒嬌的封平瀾,不知為什麼,看見自己面前飄著一個屍體壓縮成的球,卻絲毫不害怕反而還笑得非常天真無邪,奎薩爾他們七個感覺到一股戰慄,一向戰鬥不畏懼的他們見到這樣的封平瀾,他們都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懼。
     「奎薩爾,他真的是……瀾瀾嗎?」妖魔君主不敢相信的問。
     「我……」奎薩爾語塞一會,「他確實是瀾沒錯……」
     「為什麼平瀾會變成這樣?」百嘹也不敢相信的問。
     「……可以說…因為他是虛魔之子嗎?」璁瓏猜疑的說。
     「但是…這和一開始我們見到的瀾瀾……差別實在是太大了……」冬犽非常震驚的看著封平瀾。
     奎薩爾看著封平瀾,雖然不敢相信,但是奎薩爾很肯定眼前的小孩確實是封平瀾沒錯,奎薩爾完全不知道封平瀾為什麼會變成這模樣。
     你到底怎麼了?瀾!
     「嘶!」妖魔君主頓時感覺到與封平瀾簽訂契約的手一陣滾燙,低頭一看,看見手掌上出現了與封平瀾訂約的銀灰色紋印。
     妖魔君主同時感覺到,銀灰色的紋印傳來一股凌亂不堪的氣息,正在逐漸蔓延擴大,不只是妖魔君主,就連奎薩爾也感覺到手腕一陣灼熱刺痛,似乎響應著封平瀾此刻的狀況。
     奎薩爾曾經感受過著手腕上的紋印傳來的情感,是最初把封平瀾從滅魔師手中救回來之後,那時候冬犽他們正教導封平瀾知識,封平瀾突然哭了起來那一次。
     奎薩爾從來沒忘記,那時候的封平瀾無意間使用了能力,讓他看見自己被滅魔師虐待的記憶,是封平瀾的恐懼情感。
     但是現在在他們面前的封平瀾,表面卻和心裡的情感表裡不一,心裡的封平瀾不斷透露著恐懼,外表的封平瀾卻是一臉天真無邪,完全是期望有人可以陪伴他玩遊戲的單純小孩模樣。
     「你這小鬼……」鷷咬牙切齒的瞪著封平瀾,「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他們?」封平瀾呆萌的眨眨眼,歪著頭回想著,「啊!大哥哥你是說,那些剛剛要吃掉瀾瀾的大哥哥和大姐姐他們嗎?」
     「吃掉?」聽見一句詞語,奎薩爾他們七妖魔詫異的異口同聲。
     「那些大哥哥和大姐姐都很壞壞!他們咬疼了瀾瀾,瀾瀾痛痛。」
     封平瀾從披風裡伸出雙手,眾妖魔立刻看見封平瀾身穿的白色長袖襯衫上的白色長袖染紅了血,然後封平瀾把袖子拉起來,眾妖魔都看見封平瀾的雙手手臂上有四個咬痕,還在不停流血著。
     「瀾瀾喊著痛痛,但是那些大哥哥和大姐姐不聽瀾瀾的話,一直咬瀾瀾的手,還喝了瀾瀾的血。」封平瀾憋著嘴,一臉非常委屈的模樣,異色雙眼還逐漸溢出淚光,「瀾瀾痛痛一直哭,但是那些大哥哥和大姐姐不理瀾瀾,一直咬瀾瀾…喝瀾瀾的血……瀾瀾真的很痛痛……」
     「誰問你這個了!我問你對他們做了什麼!!!」鷷忍無可忍朝封平瀾大吼。
     「嗚?大哥哥是問那些咬疼瀾瀾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嗎?」封平瀾抬起頭回想著,「咬瀾瀾的大哥哥和大姐姐有四個,瀾瀾看見一個紅紅又肥肥的哥哥和頭頭上有狗狗耳朵的哥哥,他們的頭頭突然「砰」的一聲,之後倒在地上睡覺了。」
     「什麼……」聽見封平瀾的話,不只是敵方的七妖魔,就連奎薩爾他們七妖魔臉色鐵青,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封平瀾。
     「瀾瀾可以叫醒他們哦!」封平瀾揚起可愛的笑容,然後轉身朝森林裡大喊著,「大哥哥!大姐姐!你們都出來吧!」
     眾妖魔朝森林看去,四周立刻靜得就只聽見風吹過時樹葉發出的窸窣聲響。
     接著,眾妖魔非常清楚的聽見,從封平瀾剛剛走出的森林深處,傳來一陣枯葉被踩踏的聲響,緩緩的朝他們所在前來著。
     之後,眾妖魔看見有六個身影逐漸走出森林來到眾妖魔面前,瞬間讓眾妖魔的臉色變得比雪還要蒼白。
     最先看到的是,一個身材肥胖和臀部有個長長的獸尾,看起來很明顯是男子身材的兩個妖魔,卻沒有了頭顱。
     「緋竺……冀贠……」
     接著,一個沒了頭顱的女妖魔和一個完整的女妖魔一起走了出來,但是她們的身體和肯德一樣被720度的恐怖螺旋扭轉,但是沒有被壓縮成球狀,以一種僵尸行走的姿勢從森林裡走了出來。
     「綠植!安麗爾!」
     原本因為親眼看見肯德的身體被扭轉又被壓縮成球狀的情景而癱軟靠在奎薩爾肩膀上的希茉,又看見封平瀾身後走出四個很明顯已經死亡卻還能活動的妖魔們,希茉一時感到腦袋眩暈,視線模糊,之後身體直接從奎薩爾的肩膀上滑落,昏倒在奎薩爾的大腿上。
     「希茉!」冬犽看見希茉昏了過去,立刻把希茉從奎薩爾的腿上扶了起來,讓希茉躺在他懷裡休息。
     冬犽轉頭看了看身邊同伴們的臉色,結果個個臉色非常鐵青無色,冒著冷汗的盯著封平瀾。
     「還有一個哥哥!不過那個哥哥的身體變得扁扁的,瀾瀾沒辦法叫他過來。」封平瀾嘟著嘴說,「另一個姐姐逃走了,瀾瀾抓不到她。」
     「㷫䧵嗎?」
     「鷷!」
     突然間,有個女妖魔從樹上跌了下來掉落在鷷的附近,雙腳不受控制的不斷打顫,半爬半跑的跌坐在鷷的腳邊,死死抓著鷷的手腕,雙眼不斷溢出淚水,一臉崩潰的模樣。
     「鷷!快逃!他是怪物!我們打不過的!我們快逃啊!!!」那女妖魔幾乎是悽厲嘶喊的崩潰哭喊著。
     「㷫䧵,妳冷靜點!到底發生什麼事!蠹蛾呢?蠹蛾怎麼了?!」鷷抓著㷫䧵的肩膀,努力安撫著她。
     「我們別留在這裡!快逃!快逃啊啊啊————」㷫䧵無法冷靜的哭喊著。
     「啊!剛剛逃走的大姐姐!妳來啦!」封平瀾認出㷫䧵,開心的對㷫䧵揮揮手,「大姐姐,妳也來陪瀾瀾玩球球吧!」
     「不要……不要!你走開!你這個怪物給我走開!」㷫䧵極度害怕著封平瀾,不斷倒退著身體要想遠離封平瀾的視線裡,立刻爬起還在顫抖的雙腳,腳步踉蹌的朝另一邊的森林跑去。
     「大姐姐!不要走啦!陪瀾瀾玩球球啦!」封平瀾看見㷫䧵企圖逃走,不開心的大喊。
     封平瀾的語音剛落,空間裡立刻響起一聲「喀啦」的骨折聲,然後眾妖魔看見㷫䧵的雙腳的膝蓋突然以90度向前彎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㷫䧵瞬間疼得哀嚎起來,倒在地上疼得不斷掙扎的悽厲哭喊著。
     看見自己同伴的雙腳以奇異的角度彎折,鷷立刻揮出鐵鞭,朝封平瀾揮去,「死小鬼!」
     封平瀾只是睜大發著銀灰光的異色瞳,異常冷靜的盯著揮過來的鐵鞭,鐵鞭來到封平瀾面前距離五公分,突然發出一聲「鏘」的金屬聲響,被迫停在封平瀾面前。
     「什麼!」鷷顯得非常驚愕,想要把鐵鞭拉回來時才發現,鐵鞭完全拉不回。
     鐵鞭的棍身上突然出現裂痕,發出「噼哩啪啦」的碎裂聲,之後瞬間破碎成一塊塊的金屬塊,零碎的掉落在地。
     鷷錯愕的盯著手上完全損壞的武器,除了驚愕之外已經完全不知該怎麼反應。
     鷷身邊的同伴立刻使出自身的能力,泡泡、風刃、礫石、冰刃和土泥同時朝封平瀾襲去,名叫鐮刈和安絲亞的妖魔似乎都是風系妖魔,他們一起使用風刃正面突襲封平瀾。
     封平瀾微微瞇起眼瞳,眼前的攻擊像是時間靜止一樣,全都停在封平瀾面前。
     見到攻擊被阻撓,眾妖魔就只能一臉空白的看著封平瀾,然後他們看見原本停止在封平瀾眼前的攻擊像是遭到反彈一樣彈射回去,直直擊中他們身上,然後有著爆炸功能的泡泡順勢把他們全都炸飛出去了。
     「噗咳!咳咳!」那七妖魔一眨眼被炸得皮開肉綻,倒在地上不斷咳出血。
     「為什麼……」封平瀾輕輕喃道,聲音透露一絲難過,「為什麼大家要傷害瀾瀾?」
     「瀾?」聽見封平瀾的話,奎薩爾疑惑的皺起眉頭。
     「瀾瀾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大家一直要傷害瀾瀾?」封平瀾顫抖著聲,異色瞳也順勢流出眼淚,一臉孤單的模樣,「因為……瀾瀾是怪物?」
     鷷他們覺得不對勁,因為同時受到強大的攻擊一時起不了身,手腳並爬的不斷退後,想要遠離封平瀾附近。
     「鷷!你們快逃!」㷫䧵哭著對自己的同伴大喊。
     聽見㷫䧵的話,鷷他們立刻不顧傷勢爬起身子拔腿就跑,冷燁不忘要救㷫䧵,一把將無法行動的㷫䧵攔腰抱起,立刻逃走。
     在他們要逃進森林裡黑暗的時候,他們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強制操控他們的身體,猛然僵直著且維持著逃跑的姿勢的動彈不得。
     「你們要去哪裡?」封平瀾語氣極度冰冷,毫無情感的問。
     要逃跑的七妖魔身體完全無法動彈,就連想要轉頭看看封平瀾表情也沒辦法,但是一聽見封平瀾那極度冰冷的語氣,讓他們不禁冷汗直流。
     「你們傷害了瀾瀾,咬疼了瀾瀾,然後就把瀾瀾丟掉了?」
     「唔…咕呃…嗚……」鷷他們不禁發出恐懼的呻吟聲,還企圖想要掙脫牽制他們身體的力量。
     「放開我!你這個怪物!」藍瀠承受不住恐懼,對封平瀾大吼。
     封平瀾冷冷的盯著藍瀠,對著藍瀠伸出左手,五指大大的張開。
     「瀾瀾……」封平瀾低聲說道,同時把自己的手指微微收攏。
     這時,藍瀠的身體起了變化,藍瀠的身體突然出現了皺褶的痕跡。
     不是【皺紋】,而是【皺褶】,就像是把紙張揉搓一團再打開後,被搓揉的紙張立刻變得皺巴巴的那種。
     「等!等一下!」藍瀠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對勁,開始恐慌的想要阻止封平瀾。
     「瀾瀾不是……」封平瀾沒聽見藍瀠的話,又把自己的五指再收攏起來,悲傷的眼淚不斷滑落下巴,滴落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藍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逐漸被壓縮,身體四處不斷傳來劇烈的劇痛感以及骨頭的聲響,讓她忍不住慘叫起來。
     「藍瀠!」看見自己的同伴的身體被壓縮著,其他妖魔都陷入恐懼。
     藍瀠的身體不像肯德一樣被壓縮成球狀,而是像被極重的重物給壓著,身體逐漸被壓扁的樣子。
     「瀾瀾不是怪物!」封平瀾憤怒地大喊,把收攏的五指用力握成拳頭。
     在封平瀾把張開的五指握緊拳頭後,空間立刻傳來一聲「喀啦啪唦」的聲響,然後刺鼻又濃郁得血腥味傳到眾妖魔的鼻子裡。
     眾妖魔親眼看見在封平瀾把手指握拳後一瞬間,藍瀠的身體瞬間像是被重物壓扁,扁得像張薄紙的身體突然被撕裂,瞬間化成一灘肉泥,掉落在地上。
     「藍瀠——————」親眼看見藍瀠的死狀,安絲亞崩潰嘶喊。
     「嗚嗚……一樣的……唔嗚…蠹蛾……也是這麼…被殺死的……」㷫䧵崩潰的哭著,斷斷續續說道。
     「妳說什麼!」攔著㷫䧵的腰部的冷燁聽見後,非常錯愕的瞪著㷫䧵。
     「蠹蛾…和藍瀠一樣……咕嗚……也是這麼被殺的……」
     聽見㷫䧵的話,被封平瀾的力量束縛著的妖魔們近乎絕望的無法動彈,無法抵抗封平瀾。
     「你們……都是想要殺了瀾瀾的壞人吧?」封平瀾放下手,瞪著背對著他,維持逃跑的姿勢的妖魔們,封平瀾的語氣倏然換了另一個就連奎薩爾他們都不熟悉的語氣,「但是瀾瀾不想被你們殺死,所以……」
     「嗚……」早已昏過去被冬犽扶著的希茉突然發出一絲呻吟,有要清醒的跡象。
     奎薩爾發現希茉快醒來了,立刻一手迅速用力朝墨里斯燃著火球的手腕打了下去。
     「嗷!」墨里斯吃痛一叫,手掌上的火球順勢被奎薩爾打滅了,「奎薩爾,你幹……咕嗚!」妖魔君主一把捂著墨里斯的嘴巴,讓墨里斯住嘴。
     墨里斯的火焰消失後,四周立刻陷入一片黑暗,就只能看見封平瀾那異色瞳在黑暗裡依然發著銀灰色的微光。
     奎薩爾不理會墨里斯的哀叫,伸出手捂著希茉的耳朵,心裡有一種預感,待會會有非常驚悚的慘叫聲和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襲來。
     「你們都去死吧。」封平瀾那陌生又冰冷的聲在黑暗裡響起。
     「啪咔咕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封平瀾的話語剛落,黑暗裡立刻傳出一陣陣骨頭斷裂的聲響,接著是那群妖魔的慘叫聲,迴響了整座黑暗的森林裡。
     「嗚呃!」對聲音非常敏感的希茉,雖然被奎薩爾捂著耳朵,但還是能聽見那驚悚的慘叫聲,加上有一個濃郁的血腥味撲來,希茉被嚇得整個人掙扎起來。
     「希茉,別看!」冬犽抱緊希茉,一手捂著希茉的雙眼不讓她知道眼前血腥的場面。
     奎薩爾知道就算捂著希茉的耳朵,希茉依然還是聽得見那驚悚的慘叫聲,但奎薩爾的目的是不讓希茉聽見那骨頭陣陣被折斷的聲響。
     希茉光只是看見已經死了卻還能活動的妖魔就已經嚇昏了,若是讓希茉聽見陣陣的骨折聲,說不定之後希茉恐怕會對聲音產生骨折的幻聽,對希茉的影響會非常的大。
     好在那群妖魔的慘叫聲大過骨頭被折斷的聲響,所以希茉就只聽見慘叫聲之外,完全聽不見那些骨折聲。
     雖然他們都已經習慣了那些血腥的場面,但是見到那種把妖魔直接壓縮成球狀的場面,他們活得那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說不怕是假的。
     不用一會,慘叫聲在黑暗中靜了下來,就連那骨折聲也停止了,但是空氣渾濁著濃濃的血腥味,奎薩爾他們已經完全知曉發生了什麼事。
     奎薩爾鬆開捂著希茉耳朵的手,在黑暗裡緩緩轉頭特意不去看那七妖魔原本所在的方向尋找著那發著銀灰色微光的雙眼,看著那雙還在流淚的眼,透露一絲寂寞又孤獨,非常悲傷的緩緩閉上眼睛。
     墨里斯伸出手打算點燃火球,結果被妖魔君主一把抓住手腕,阻止了墨里斯,「不要點火。」
     墨里斯疑惑的轉頭盯著妖魔君主,但是妖魔君主完全沒有理會墨里斯,輕聲呼喚奎薩爾,「奎薩爾,瀾瀾的妖力有開始暴走的跡象,趕快想辦法阻止瀾瀾!」
     「嗯。」
     雖然四周很黑,但是除了百嘹之外,奎薩爾他們都可以看見封平瀾身後的四具妖魔的屍體倒下了,飄在空中的【球】也跌落在地上,滾到黑暗的森林裡,封平瀾獨自一人在黑暗裡蹲著身子,把自己的臉埋在膝蓋上,身上的斗篷都遮掩著封平瀾纖小的身體,顯得非常孤單。
     奎薩爾撐起身子,捂著還在發疼的腹部,緩緩的踏起腳步,走到封平瀾面前,單膝蹲下身子,看著封平瀾。
     「嗚嗚…唔嗚……嗚嗯……」斷斷續續的哭泣聲從封平瀾身上響起,同時也能感覺到封平瀾體內不斷洩出的不穩定妖力。
     奎薩爾感覺到封平瀾身體開始洩出的可怕妖力,無聲嘆氣的伸出一隻手,輕輕放到封平瀾的頭上,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
     就在這瞬間,封平瀾那凌亂不順的妖力波動倏然消失,平復了封平瀾差點失控的妖力。
     封平瀾感覺到頭上被一個非常溫暖又溫柔的東西撫摸著,便緩緩的抬起頭,眨著淚眼汪汪的異色瞳,一臉難過的看著奎薩爾。
     「瀾,你還記得我是誰嗎?」奎薩爾輕聲問道。
     「……薩?」封平瀾似乎一時認不出奎薩爾,遲疑的說。
     「瀾,你怎麼了?」
     「嗚嗚……好可怕……」封平瀾用雙手擦掉不斷流出眼眶的眼淚,可他的手臂卻被那群妖魔咬傷了,血流到手掌上,在擦眼淚的時候蒼白的臉蛋被染上血跡,「那些壞人…嗚嗚……要吃掉瀾瀾……和那些打瀾瀾的壞人…唔嗚……一樣……」
     聽了封平瀾的話,奎薩爾心疼的抱過封平瀾那嬌小的身體,一手輕輕拍打封平瀾的背後,另一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不斷安撫著,「對不起,瀾。」
     「薩說過…嗚唔……瀾瀾害怕的時候就要叫薩……可是瀾瀾叫了…薩沒有來……」封平瀾把自己埋在奎薩爾的懷裡,非常害怕又傷心的哭訴。
     「對不起。」奎薩爾抱緊封平瀾,心裡感到愧疚,「嗚嘶————」突然間,奎薩爾吃痛一聲。
     「薩?」聽見奎薩爾的吃痛聲,封平瀾愣了一下,抬起頭看見奎薩爾臉色非常蒼白又痛苦的模樣,心裡不禁感到驚慌,「薩,你怎麼了?哪裡痛痛嗎?」
     「沒事,小傷。」奎薩爾無視自己的腹部傷勢,安撫著封平瀾。
     封平瀾猛地想起在他被鷷抓住的時候,奎薩爾被肯德狠揍一拳,看見奎薩爾蒼白的臉色,封平瀾心裡非常愧疚,「對不起,瀾瀾太任性了……」
     「什麼?」奎薩爾愣住了。
     「薩已經受傷了……瀾瀾卻還叫薩……嗚嗚……」封平瀾越說越小聲,眼淚又流了出來,「瀾瀾是壞小孩……嗚嗚嗚……」
     「瀾,聽我說。」
     「嗚?」
     「你沒有做錯,你做的很好。」奎薩爾從口袋裡拿出黑曜石墜鏈,重新為封平瀾戴上,「因為你叫了我的名字,所以我才知道你在哪裡。」
     「如果你沒有叫我的名字,我就不知道你在哪裡。」奎薩爾伸手把封平瀾眼前過長的瀏海往後梳去,看著封平瀾那就算在黑暗裡也能看見淚眼汪汪的異色瞳,「如果不知道你在哪,我真的會抓狂。」
     「可是……」封平瀾不斷抽泣著,斷斷續續說道,「薩受傷了…一定很痛痛……但是瀾瀾…要薩來……救瀾瀾……」
     「瀾,比起你一直乖乖呆在我們身邊,我們更希望你可以對我們撒嬌多一些,也可以對我們任性一點。而不是要你一直看著我們不斷工作,什麼都不說的自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
     「我們非常希望,在你害怕的時候可以找我來陪你,無聊的時候可以找冬犽教你讀書,要玩的話可以找璁瓏玩遊戲,睡不著可以叫希茉唱歌給你聽,想要聊天的話君主可以陪你聊,常常和百嘹一起惡作劇作弄別人,讓墨里斯背你到處走走看風景。我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親口對我們撒嬌,向我們請求你想要的東西。」奎薩爾輕聲的對封平瀾說,伸手擦掉封平瀾流得更兇的眼淚,連同封平瀾的臉頰上被眼淚給沾到淚水的血跡一起擦掉,「你一直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就算你不會表達你心裡所想的話,但是你卻理解我們所說的話中一切的意思。」
     「就像我一開始對你說的,你已經自由了。」奎薩爾把封平瀾抱入懷裡,「你沒必要一直強迫自己要乖乖聽我們的話,身體不舒服就要說,想要我們陪你也可以找我們,不要什麼事都往心裡憋著。如果你常常向我們撒嬌的話,我們會很開心。萬一你出了什麼事,我們會很傷心。」
     「瀾瀾…嗚唔……殺人了……」
     「你為了保護你自己而殺了傷害你的人,這點你並沒有做錯。」奎薩爾輕輕撫摸著封平瀾受傷的雙手,心裡感到非常難受,「不然的話,被殺的會是你,到時我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沒關係嗎?」封平瀾膽怯的抬起頭,看著奎薩爾,「瀾瀾殺人了,薩不會討厭瀾瀾?」
     「不會。」奎薩爾搖搖頭,「比起你才殺了十四個人,我們可是殺了無數人了。」
     「瀾瀾。」冬犽來到奎薩爾身邊,雙手輕輕撫摸著封平瀾受傷的手臂,手掌發出淡淡的微光開始替封平瀾療傷。
     「犽犽……」
     「瀾瀾,還會痛嗎?」冬犽治療封平瀾的手臂上的傷,看見手臂上那深刻到幾乎要把封平瀾的手臂上的肉給撕咬下來還在流著血的咬痕,心裡疼得不得了。
     「不……」封平瀾想說安慰冬犽的話,一想到奎薩爾剛剛對他說的話,下意識的抬頭盯著奎薩爾。
     奎薩爾也低頭看著封平瀾,微微皺著的眉頭已經表示他知曉封平瀾要說違心的話。
     封平瀾心虛的低著頭,想著奎薩爾對他說的話,膽怯的對冬犽說,「痛痛……」
     「沒事的,我立刻幫你治療,不痛了。」冬犽溫柔的伸出手撫摸封平瀾的臉頰,專心的治療封平瀾的傷。
     在冬犽治療封平瀾的過程中,一隻大手拍拍封平瀾的腦袋,封平瀾疑惑的抬起頭,看見妖魔君主牽著百嘹,身後還跟著希茉、璁瓏和墨里斯來到他的身邊,「勘勘。」
     「瀾瀾,我們來帶你回家囖~」妖魔君主蹲下身子,輕輕捏了捏封平瀾蒼白又粉嫩的臉頰。
     「回家?」封平瀾睜著大大的眼睛,疑惑的歪著頭。
     「對呀!」看見封平瀾已經恢復他們以往認識的個性,妖魔君主笑著的揉了揉封平瀾的腦袋,「今天發生的事太多了,回家過後好好睡覺,然後明天一起玩。」
     「嗯……」封平瀾一臉沒精神的模樣,躺在奎薩爾的懷裡閉上眼睛,靠著奎薩爾的肩膀休息一會。
     過了一會後,治療結束了。
     「好了!」確定封平瀾的傷痊愈後,冬犽便停下治療,「瀾瀾,我們回家吧!」
     「好……」封平瀾有氣無力的回話,彷彿快睡覺了。
     「瀾?」奎薩爾發現封平瀾有點不對勁,抱著封平瀾的身體輕輕晃動他,「瀾?」
     「恩……」封平瀾發出細小的低聲,但是沒有任何動作,一直癱在奎薩爾的懷裡一動也不動,像是昏了過去。
     「冬犽!」發現封平瀾的異狀,奎薩爾立刻呼喊冬犽。
     「墨里斯,快點火!」冬犽伸手抬起封平瀾的頭,想要替封平瀾檢查身體,才碰到封平瀾的臉頰時立刻縮回手,「瀾瀾的臉為什麼那麼燙?!」
     「嘶唔!」妖魔君主突然吃痛一聲。
     「君主,你怎麼了?!」百嘹看見妖魔君主一手抓著自己的手腕,一臉吃痛的模樣跪倒在地上縮著身體,立刻上前扶起妖魔君主。
     「瀾瀾的…契約之印……好燙!」妖魔君主吃痛說著,舉起和封平瀾訂下契約的手。
     屬於封平瀾銀灰色的契約之印環繞在妖魔君主的手掌上,此刻的契約之印像是著火般的變成暗紅色的顏色。
     「怎麼會這樣?!」
     「瀾!醒醒!瀾!瀾!」奎薩爾趕緊喚醒封平瀾。
     「嗚…恩……」
     「瀾!醒來!」
     「薩……」封平瀾終於發出聲了。
     「瀾,你怎麼了?!」
     「薩……瀾瀾的…背背……痛……」說完,封平瀾又昏了過去。
     「瀾!」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5) 人氣()


留言列表 (65)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雷者勿入!!!
    恐怕R18有!!!!!!
  • 時.
  • 頭香~
  • 恭喜~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6:34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大大,密碼嚇死我了
  • 有什麼好瞎嚇你的?@@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6:35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現在開始看啦
  • 好的~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6:36 回覆

  • 訪客
  • 哎呀沒搶到
  • 可惜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6/17 16:36 回覆

  • 訪客
  • 翅膀要長出來啦~這樣和奎薩爾會更像父子吧
  • =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3 回覆

  • 訪客
  • 有那么一瞬间害怕答错密码看不到文 TAT
  • 不知道密码可以问~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3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好看!❤️❤️❤️❤️大大,我問一個很白目的問題喔!瀾瀾跟奎薩爾打起來誰會贏?
  •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4 回覆

  • 雨芝
  • 我等了一整天,沒搶到頭香,難過,看到密碼以為是虛魔之子,作者大大我昨天國中畢業喔
  • 唉~很多大大都没看见提示中的种族这两个字~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4 回覆

  • 訪客
  • 我開頭以為密碼是英文,後來才知道是中文😂😂😂,不過這章的瀾瀾已經變成了一個完美的殺人狂魔了(什麼鬼

    看起來下一章就會有翅膀了,期待期待😁
  • 当然是中文啊=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5 回覆

  • 訪客
  • 瀾瀾終於要長翅膀了哦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一開始點進來發現要密碼就猜到會有什麼了owo
  • 血腥画面=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5 回覆

  • 訪客
  • 作者大大,我通过密码啦!!
    😁😁
  • 恭喜恭喜~
    这代表大大有仔细看我的文~
    ^v^~♪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5 回覆

  • 喵芽兒
  • 瀾瀾應該不想跟奎薩爾打起來 所以沒辦法決定勝負😂
  • 这也不一定哟~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6 回覆

  • Ng Yan Qi
  • 小瀾乖乖,不痛了,有奎薩爾在就不痛了喔~乖~
  • 澜澜:QwQ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7 回覆

  • 訪客
  • 國二生看r18會不會太……沒關係啦,反正這又不是第一篇,哈哈~
  • R18不一定代表是那种……
    血腥画面也是有分R18的~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7 回覆

  • 訪客
  • 手機原本還切換不到中文
    幸好後來ok
    還以為看不到文了😱
    話說瀾的翅膀要出來了?
  • 尽请期待~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8 回覆

  • 貓咪
  • 為什麼我的手機就進不去,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大大這一篇文血腥過頭了吧
  • 就是太过血腥,我才设下密码~
    就是怕不能接受的大大们有个心理准备~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8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還好啊不會太恐怖......我反而看得很爽尤其是瀾瀾殺人的時候......
    ....................................
  • 有这念头的不是大大你一个~=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8 回覆

  • 三生三世找到你
  • 希茉會不會對瀾瀾有心理陰影啊???
  • 不会啦~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9 回覆

  • 影櫻
  • 我今天國小畢業
    瀾瀾沒做錯,希茉別怕,瀾瀾不會醬紫對你們的
    密碼沒辦法打中文時,我超害怕不能看大大的文章
    大大,欲速則不達,要休息
  • 嗯嗯~(⊙v⊙)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9 回覆

  • 雷格
  • 瀾瀾要長翅膀了~~
    瀾瀾身體燙是因為長翅膀的關係嗎?
    奎薩爾和瀾的父子關係要更進一步囉~
    大大加油!!期待下次更文!
  • =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39 回覆

  • 訪客
  • 平瀾終於要長翅膀了>///<
    這樣奎薩爾&平瀾可以一起在空中飛翔^Δ^
    期待下禮拜~
    大大,奎薩爾對平瀾說:比起你乖乖“待”在我們身邊那段的“呆”好像寫錯了
  • 感谢大大提醒~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0 回覆

  • Ng Yan Qi
  • [某執事:不瘋了?]
    怎麼可能,斯你別犯傻了。老娘鞭不到他們的屍體不甘休!
    [斯:死成那樣你怎麼鞭]
    可以鞭靈魂啊!大不了就下冥界一趟找庫庫爾坎
    [斯:你想死啊?我成全你,我殺比較快]
    想叛主啊?誰說下冥界一定要死的?沒見封靖嵐沒死嗎?
    [斯:⋯⋯]
  • 大大的人格分裂了吗?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0 回覆

  • 不知名謝謝
  • 一開始還忘了密碼ww 後來才想起來~
  • 呵呵~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0 回覆

  • Jia YU
  • 很開心通過密碼
    下一集有翅膀
    好期待~
    大大 加油喔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0 回覆

  • 嗯嗯
  • 密碼好難哦~
    下次設:大家都最期待這週什麼內容,提示:長出( )( )
    哈哈答案很簡單吧!!
  • 很难吗?OAO
    大大们都说很简单,虽然他们一开始都说密码以为是虚魔之子= =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1 回覆

  • 訪客
  • 大大为什么要有密码呢?
  • 因为有血腥画面~
    怕大大们无法接受血腥的澜澜,所以设下密码给大大们做好心理准备~~~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2 回覆

  • 強欲
  • 翅膀翅膀翅膀~~~~~要長出來了xD話說密碼...電腦不能在密碼欄打出中文 只好到谷歌打了中文再複製粘上xD
  • 大大聪明~=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2 回覆

  • 訪客
  • 我想知道把人抱起來時要怎麼一手摸他的頭一手拍他的背
  • 我没写“抱起来”,我是写“抱过”
    抱过就是把澜澜抱入怀中的意思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3 回覆

  • 貓咪
  • <然而>有著爆炸功能的泡泡順勢把他們全都炸飛出去了。
    大大是<然後>吧
  • 哦哦~
    感谢大大的提醒~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4 回覆

  • 貓咪
  • 在黑暗裡緩緩轉頭<特意不去看>那七妖魔原本所在的方向尋找著那發著銀灰色微光的雙眼, 大大因該是<去看>而已吧? 0.0
  • 这点没错,是不去看~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4 回覆

  • 貓咪
  • 大大在出一篇~~~~~~~~~~
  • 没办法~╮(╯_╰)╭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4 回覆

  • Ng Yan Qi
  • [斯:說起來,小姐你還未滿十八,不是嗎?]
    那又怎樣?
    [斯:未滿十八看這種⋯⋯]
    老娘十八禁的文都看得不少了,差這篇嗎?有些高*的都照看了,這篇算小意思啦~
    [斯:看來該管一管您了]
    你敢?
    [斯:有何不敢?]
    你敢我就離家!
    [斯:小人大可把您關地下室]
    ⋯⋯欺負我,沒人權!沒天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ヽ(`Д´)ノ ┻━┻
    [斯:(淡定喝茶)]
  • ……(默默在一旁看戏)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5 回覆

  • 訪客
  • 終於要長翅膀了嗎~期待~
  • =w=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5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說起來我也沒滿18啊我現在12......嘛~
    18禁的我也看很多了所以沒差~~~
  • 居然有个小我10多岁的大大……_(:зゝ∠)_
    说来惭愧,12岁的我完全不爱看小说TAT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6 回覆

  • 訪客
  • 這裡發現好多未滿18就看過一堆r18文的朋友欸
    話說,大大看過最新的小說了嗎?
  • 小说还没来到马来西亚!!!(愤怒翻滚+喷泪)

    yongrainbow 於 2017/06/18 11:46 回覆

  • 阿呆
  • 原本以為密碼是虛魔之子結果竟是羽翼蛇
    瀾瀾要長出翅膀拉
  • 你不是第一个~=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5 回覆

  • 范好吃!?
  • 一大早就看到這個一整天都會很High
    瀾瀾好可怕哦~
  • 澜澜明明很萌OωO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5 回覆

  • 白翼星辰
  • 恩,差點打不出密碼
    好險有看到~
    是說我也沒滿18呢......才13而已
  • 唉~
    小我5岁以下的孩子还真多=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6 回覆

  • Ng Yan Qi
  • 欸?紅夜是馬來西亞人哦?真巧~
    是說,我是沒人格分裂啦,就是想像力過於豐富,幾年前就開始這種狀況了,習慣了。
    再說,我都17歲3個月了,差那麼個9個月不礙事,斯你就別煩!
    [斯:(死目)]
  • 哦吼~大大小我5岁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7 回覆

  • Ng Yan Qi
  • 小說預計沒錯的話,7月尾8月頭才會到馬來西亞喔~準確日期是猜不到的,留意那幾個星期就好~書展開始估計也看不到蹤影⋯⋯
    當然,不排除會有估計錯誤事件發生
  • 反正都订到书了……
    加上我生活都很繁忙,常常忘记我有订书……
    等到书到货的时候得到通知,我才惊想到我有订书~=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8 回覆

  • 貓咪
  • 诶?原來是這樣喔
    我已經看到了=W=
  • 嗯嗯~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8 回覆

  • 貓咪
  • 大大之後的文不要下密碼好不qvq
  • 除非是非常血腥画面,其他一律不设密码~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9 回覆

  • 貓咪
  • 櫻花樹有受損嗎?
  • 没有=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9 回覆

  • Ng Yan Qi
  • 應該沒吧⋯⋯櫻花樹受損了我去鞭屍,鞭靈魂(*v*)
  • 鞭平澜的灵魂吗!?OAO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49 回覆

  • Ng Yan Qi
  • 喵咪不要欺負人好不好,現在心很癢你知道嗎⋯⋯
  • 全部大大心都很痒=o=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0 回覆

  • 訪客
  • 密码是恐怖R18啊
  • =x=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0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是嗎~~我還挺喜歡看小說的~~......說不定有很多小大大您10歲多的人在看您的文
    喔~~~~朋友都和我一樣喜歡看小說說起來我會看小說一開始也是因為他們......~~~
  • 10岁小孩都会看小说……
    唉~想起来我还真愧疚……
    我第一次看小说是在14岁……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1 回覆

  • 醉夢
  • 是不是要長翅膀了??!(期待(。・ω・。)
  • =x=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1 回覆

  • 孤生
  • 好喜歡血腥的瀾瀾ㄛ~><
  • 最喜欢澜澜呆萌~OωO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1 回覆

  • 柔修
  • 希望瀾沒發生什麼事才好
  • 澜澜会发生一些事哦……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2 回覆

  • 懶得開賬號的作者
  • 給大大們一個下集預告~
    瀾瀾身處危險而大量出血!!!!!
  • 柔修
  • 作者大人打算虐瀾和薩嗎?😲
  • 不打算=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2 回覆

  • 嚇死寶寶了
  • 作者大大我被你的密碼嚇到了Σ(っ゚Д゚;)っ
    還好我打對密碼了˙˙
    我以為是虛魔之子˙˙

    我超愛這種血腥的小說
    作者大大!加油
    期待下一篇(๑・ω-)~♥”
  • 全部大大们打密码一定先打虚魔之子的~X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3 回覆

  • 訪客
  • 我過來看了,這集還蠻恐怖的,都是血腥畫面,不過不去腦補就可以了。
    話說大大,今年20,我小你幾歲而已欸
  • 终于看见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大大!!!(感动ing)
    但是还是小我2岁……_(:зゝ∠)_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3 回覆

  • Pudding Hsu
  • 啊啊,忘了登入😂
  • 小喵
  • 嘿嘿,我一看到就知道是羽翼蛇了!可惜不能用中文打。如果搶到頭香的話要改名叫小鈴兒。(我也12歲)
  • 大大们不要再跟我秀自己有多年轻了!!!!!!!(泪奔——)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10:54 回覆

  • 貓咪
  • 大大是鞭打那些抓走瀾瀾的壞蛋
  • 哦哦~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29 回覆

  • Ng Yan Qi
  • 喵咪聰明
    是的,我不會打平瀾,反而是鞭那群壞人
  • 了解=w=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0 回覆

  • 影櫻
  • 我是幼稚園看過短文(類似小說),真正迷小說是高年級,中年級慢慢有在看,意外大大第一看小說是在14歲,大大現在22歲 對嗎?
    我問過同學(班上同學男女都有的問)R18是18禁的意思,血腥、H都包含,H18是有男女情節那類,現在學生都早熟,那些看過的人真的不稀奇
    我比大大少10歲,比我小的表妹都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網路真的無限制(感嘆中...
    建議大大休息時,就主動腦補一下劇情,打發時間,這樣發文時不會趕,這只是我個人習慣(愛腦補劇情),大大要注意身體健康喔!求別停更
  • 我的脑细胞在身体休息时间已经死了上亿多……

    yongrainbow 於 2017/06/24 22:31 回覆

  • jamiechen92122
  • 欸~還是有畫面外帶聲音啊~但想像中的瀾瀾很帥呢~雖然是小孩子
  • X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8/19 15:59 回覆

  • Chenxi Qian
  • 瀾瀾好狂啊!
    我心中想到一句話:真正的Boss是一位3歲的虛魔之子
    看到後面突然覺得好興奮啊!不過當場看不管是誰絕對會嚇死的....
  • 虚魔之子的潜能呗~(~ ̄▽ ̄)~

    yongrainbow 於 2018/01/27 14:22 回覆

  • Chenxi Qian
  • 瀾瀾好狂啊!
    我心中想到一句話:真正的Boss是一位3歲的虛魔之子
    看到後面突然覺得好興奮啊!不過當場看不管是誰絕對會嚇死的....
  • 不会的~~~=w=

    yongrainbow 於 2018/03/10 19:29 回覆

  • 訪客
  • 大大,你比我大整整11歲欸
  • 别提醒我TAT

    yongrainbow 於 2018/03/10 1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