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啦啦~」封平瀾手上拿著一把掃把,在櫻花樹下掃著櫻花花瓣,把花瓣掃在一堆。
     看見地上一堆堆的花瓣,封平瀾一手拿著掃把,一手擦掉汗水,滿足的吐氣,「呼~好啦!」
     突然間,封平瀾看見在自己面前的一堆花瓣正微微抖動著,好像有什麼在花瓣裡面。
     「嗚?」封平瀾疑惑的蹲下身子,把掃把放到一旁伸手撥開花瓣,結果看見一隻小小的影人躺在花瓣裡享受櫻花香睡覺,「(。-ω-)zzz」
     「黑黑!」封平瀾驚訝的大喊一聲。
     「(つω`)ノ」小影人睡眼惺忪的對封平瀾揮揮手。
     「不可以在這裡睡睡!」封平瀾像抓小貓般的抓起小影人,小影人不滿的鼓著臉,像是說封平瀾越來越像奎薩爾了,總是這麼把它抓起來,「(。-`ω´-)」
     封平瀾抓起小影人,抬頭看著盛開綻放花瓣的櫻花樹,「花花還是一樣漂漂呢!」
     在之前花園被一群妖魔侵入要擄走封平瀾的時候,為了要保護封平瀾,花園遭到大肆破壞,花園裡的植物全都被墨里斯的火焰給燒毀了,唯有這棵巨大櫻花樹仍然毫發無損。
     這棵櫻花樹在被墨里斯的火焰燒毀之前,被妖魔君主和奎薩爾他們施展多重結界保護著,就算他們受了重傷,也不曾解開過結界,直到把封平瀾救了回來後才解開結界。
     至於那些被燒毀的植物已經被剷除掉了,現在花園裡重新種了新的植物,讓花園完全煥然一新。
     「是漂亮,不是漂漂。」一隻大手拍拍封平瀾的頭,糾正封平瀾的話。
     「勘勘~」轉頭看看來者,封平瀾不自覺的彎起燦爛的笑容。
     「在掃花瓣啊?」妖魔君主看地上堆積了花瓣。
     「是呀!」封平瀾用力點點頭,「犽犽說,這些花花可以拿來洗澡。所以瀾瀾要拿花花,然後和薩~一起洗香香!」
     「奎薩爾常常和你一起洗澡嗎?」妖魔君主好奇的問。
     「沒有。」封平瀾像是鬧脾氣般的鼓著臉,一臉非常不滿的說,「薩~常常只幫瀾瀾洗澡,沒有和瀾瀾一起洗澡。」
     「我想也是呢……」妖魔君主大致猜到奎薩爾的個性,「你手上那隻又幹了什麼?」妖魔君主看見封平瀾手上拎著一直鼓著臉的小影人。
     「(。-`ω´-)」小影人對於妖魔君主的問話無動於衷。
     「黑黑在花花裡睡覺覺,被瀾瀾發現後抓出來了。」封平瀾舉起拎著小影人的手,解釋著。
     「要是沒看見你的話,你被裝進垃圾袋裡被扔掉都不知道呢。」妖魔君主對小影人說。
     「<( ̄3 ̄)>」小影人這時才收起鼓著的臉,卻嘟起了嘴來。
     「我知道你表情很豐富,但是能別一直換表情嗎?」
     小影人操控影子,從地上撿起一朵完整的櫻花花朵,然後插在自己的擬似耳朵的地方,一臉露出非常嬌羞的模樣,「(🌸︶‿︶)」
     「你信不信我現在把你塞進垃圾袋裡?」看見小影人多重表情變化,妖魔君主頭上掛著黑線,威脅著它。
     「ʅ( ̄д ̄)ʃ」小影人攤開雙手聳聳肩,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起表情,但是卻嘟著嘴表示不滿,「(๑•́ ₃ •̀๑)」
     妖魔君主無奈嘆口氣,不想繼續和小影人說相聲,便轉頭看向封平瀾,結果看見封平瀾朝別的方向望去,聽著皇宮某處傳來陣陣的喧鬧聲和某種的金屬撞擊聲的迴響,妖魔君主便理解封平瀾的思想。
     「瀾瀾。」妖魔君主輕喚了一聲,把封平瀾的注意力拉回來,「時間也不早了,要不要去見見奎薩爾?」
     一聽見妖魔君主的話,封平瀾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彷彿都能看見封平瀾身上長了一對豎立的狗耳朵和不停狂晃的狗尾巴。
     但一想起奎薩爾正在忙,封平瀾身上的透明狗耳朵和狗尾巴垂了下來,顯得非常失落。
     「薩在忙,瀾瀾不可以去打擾……」封平瀾低著頭,喃喃說道。
     「不會啦。」妖魔君主好笑的拍拍封平瀾的頭,「奎薩爾不會在意的。」
     「瀾瀾…不可以給薩煩煩……」聽見封平瀾非常失落又難受的聲,妖魔君主愣怔一下,立刻會意封平瀾的意思。
     自從封平瀾的身份曝露之後,皇宮裡的妖魔們都對封平瀾的存在感到非常反感,每一見到封平瀾時他們都會立刻躲得遠遠的,不敢與封平瀾有任何擦身而過。
     可之後,想要暗殺封平瀾的妖魔果然存在著。
     奎薩爾他們每當把封平瀾帶到花園時,都會任封平瀾自己一人在花園範圍玩耍,而他們就坐在櫻花樹下或是涼亭裡看著封平瀾。
     那些暗殺者以為只要封平瀾遠離奎薩爾他們身邊附近的範圍,就可以一擊必殺了封平瀾生命,可他們萬萬沒想到封平瀾身上還帶著奎薩爾的使魔。
     在攻擊快得逞時,卻被坐在封平瀾肩膀上的小影人用影子擋下了攻擊保護了封平瀾,才因此沒出事。
     也許因為小影人的身體本就是黑色的,加上奎薩爾的披風也是黑,然而封平瀾的那一頭原本蒼老色的頭髮在奎薩爾他們的細心照顧下也變成黑色,坐在封平瀾肩膀上的小影人與封平瀾的髮色和披風給同化,所以那些暗殺者完全沒發現小影人的存在。
     因此,他們想殺了封平瀾不成反而被奎薩爾他們給捉到,然後扔進地牢好好拷問一番,給他們吃點苦頭。
     那之後,奎薩爾他們六個每一日都會召集妖魔軍,包括他們麾下的軍支,親自來個輪流的嚴格訓練。
     現在皇宮不斷迴響著陣陣喧吵和金屬撞擊聲,就是奎薩爾他們六個親自出馬訓練妖魔軍的聲響。
     每日的訓練時間一日比一日久,妖魔們的訓練更是一日比一日嚴厲又痛苦,因為奎薩爾他們完全沒有手下留情,這樣的地獄斯巴達訓練,已經持續好幾個星期了。
     也因此如此,妖魔君主再也沒有一大早被一群妖魔向他抗議封平瀾的存在,所以每次奎薩爾把封平瀾帶到妖魔君主身邊,讓妖魔君主照顧他。
     封平瀾知道因為他的關係,全皇宮都鬧得非常不開心,他有幾次想要自己獨自一人待在房間裡不想出去,但是在奎薩爾他們苦苦說服下才從房間裡出來的,所以封平瀾現在只能聽話,奎薩爾他們說什麼就要乖乖聽,深怕一個不願意會讓那群厭惡他的妖魔們更加反感。
     「瀾瀾。」妖魔君主抓起封平瀾手上拎著的小影人放到自己的肩膀上,蹲下身子與封平瀾平視,「你還記得,在你被壞人抓走的時候,那時候的奎薩爾和你說過什麼嗎?」
     「希望瀾瀾可以過得好好的……」
     「還有呢?」
     「希望瀾瀾可以開心……」
     「那你現在開心嗎?」
     「開心。」封平瀾淡淡說道,「有薩,勘勘、百百、犽犽、茉茉、瓏瓏和里里在瀾瀾身邊,瀾瀾真的很開心。但是……」
     「但是,你和奎薩爾的相處時間越來越少了吧?」妖魔君主早已料到的說,「仔細一算的話,你每日和奎薩爾相處的時間都不到三個小時。」
     「每日早上六點起床梳洗一下要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後就被帶到我這裡一直到晚上,然後晚上八點奎薩爾帶你回房,可十點你就必須要睡覺。」
     「這點時間根本沒有和奎薩爾好好玩,加上奎薩爾一定很疲累吧?所以你都沒有要奎薩爾和你好好玩玩吧?」
     聽著妖魔君主的話,封平瀾一直低頭不出聲,代表默認了。
     「奎薩爾那傢伙也真是的,雖然知道他這麼做是為了你,但他也不替你著想了吧?」妖魔君主撓撓頭,為封平瀾打抱不平,「也不想想你有多寂寞。」
     「薩很忙,瀾瀾不可以任性……」
     「不。那傢伙不是在忙,是在發洩吧?」妖魔君主低聲喃喃自語,「雖然是以修煉為主,但是他那行動根本是虐殺……」
     「嗚?」聽不清妖魔君主說的話,疑惑的歪著頭。
     「咳咳!」妖魔君主佯裝咳嗽一下,然後正經的問封平瀾,「瀾瀾,你想不想現在見到奎薩爾?」
     「嗚……」封平瀾低著頭不斷搓揉衣襬,不敢回答。
     「不可以說謊。」
     「嗚……」封平瀾一臉被拋棄的模樣,幾乎快哭了。
     見到封平瀾的模樣,妖魔君主無奈嘆氣一下,「瀾瀾,奎薩爾是這麼對你說的吧?希望你可以多多向他撒嬌。」
     「……嗯。」封平瀾點點頭。
     「如果瀾瀾想見的奎薩爾,那就現在去見他吧。」妖魔君主摸了摸封平瀾的小腦袋,「我相信,如果瀾瀾因為想念奎薩爾,奎薩爾知道後一定會很開心的。」
     「……真的?」封平瀾懷疑的抬起頭。
     「真的,奎薩爾絕對會很高興。」妖魔君主想到奎薩爾面對封平瀾時會露出非常難得見到的溫柔笑顏,妖魔君主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瀾瀾想念奎薩爾了。」
     封平瀾低頭想了想,然後有些膽怯的抬頭盯著妖魔君主,「瀾瀾…想薩了……」
     「那就走吧!」妖魔君主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衣服,然後牽起封平瀾的手,「我們去見見奎薩爾。」
     「嗯!」封平瀾用力點點頭,看見腳邊有個斷了枝枒且沒有櫻花花瓣在上頭的樹枝,便撿起來後和妖魔君主一起前往奎薩爾的所在。
     「(◦˙▽˙◦)~🌸」小影人看見封平瀾手上拿著樹枝慢悠悠的晃了晃,自己便拿著剛剛插在自己頭邊的櫻花轉了轉玩玩。
     妖魔君主牽著封平瀾慢慢來到訓練場,越靠近訓練場的所在,雜吵的聲音就越明顯,但是妖魔君主完全不在乎的繼續牽著封平瀾前去。
     到了訓練場的入口處,妖魔君主沒把封平瀾牽進去,而是站在出入口探出頭看看訓練場的狀況,封平瀾學著妖魔君主把頭伸出去,就看見訓練場裡有上百個妖魔渾身掛彩的極力集體訓練著。
     一大一小的腦袋一上一下的不斷東張西望著,似乎在這群上百個妖魔中企圖尋找熟悉的身影,自身有著【奎薩爾感應器】雷達的封平瀾很快在一群妖魔裡的最隱秘角落處發現一個身高挺拔又熟悉的粽髮男人,也是自己最喜歡的人。
     「找到薩~了!」封平瀾開心的笑了起來。
     「欸?哪裡哪裡?」妖魔君主東瞧瞧,西看看的尋找奎薩爾,但就是找不到。
     「在那裡~」封平瀾舉起樹枝指著奎薩爾的所在。
     「真的在那裡呢!」跟著封平瀾所指的方向望去,確實看見奎薩爾身影的妖魔君主驚訝一下,低頭看著封平瀾,「你剛剛是不是用精神係能力找奎薩爾?」
     「是呀!」封平瀾露出可愛的燦爛笑容,「薩~說,瀾瀾要多多用用力量,這樣才可以容易找到薩~」
     聽了封平瀾的話,妖魔君主頭上掛著一滴大水滴,汗顏著吐槽,「呃……其實奎薩爾是要你多用能力來保護自己,不是用來找他的。」
     「呼呼~薩~帥帥噠!瀾瀾好喜歡!」封平瀾一臉花癡的模樣,瞪大著亮晶晶的異色瞳,眨也不眨的直直盯著奎薩爾。
     「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妖魔君主無力的看著被四周不斷冒出來的花海給籠罩的封平瀾,「這位花癡的小朋友是哪位呀?萌萌噠的瀾瀾又去哪了?」
     封平瀾的視線直直盯著奎薩爾的身影,看見奎薩爾手上握著一把長劍,獨自一人對抗一群妖魔的聯合攻擊。
     奎薩爾面對一群妖魔的圍攻,迅速的反應防禦攻擊,又非常迅速的快速揮舞長劍突襲,宛如是蝴蝶飛舞般的動作流利又快速擊破大群妖魔聯合攻擊。
     封平瀾瞪大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奎薩爾帥氣、果斷又優雅的戰鬥方式,封平瀾的雙眼像是閃亮的鑽石一樣閃閃發亮,蒼白的臉頰瞬間染上一小團紅暈像個遇到初戀的小女孩似的,嘴巴都變成O形的大張,雙手緊緊握拳,非常崇拜的盯著奎薩爾一切戰鬥的動作,只差臀部沒有像小狗一樣的尾巴在後狂晃。
     盯了奎薩爾一陣子後封平瀾便回神了,看見自己手上拿著的小小樹枝,之後封平瀾頭上亮出一個燈泡。
     「瀾瀾?」
     妖魔君主看見封平瀾雙手握著小小樹枝,身體擺出一種像是某種戰鬥姿勢,然後像是模仿奎薩爾的戰鬥模樣似的,胡亂揮舞手上的小小樹枝。
     「呀!嘿咿!咻咻!嘿呀!」
     封平瀾彷彿把手上的樹枝當做是劍似的奮力揮舞小小樹枝,每一揮著樹枝,封平瀾就會發出可愛的奶奶音呼喊聲。
     正在互相切磋的眾群妖魔們耳朵聆敏聽見訓練場響起一聲不屬於弒殺間的異常超可愛的叫喊聲,原本非常煩吵的聲音瞬間變得十分寂靜。
     眾群妖魔一致轉頭尋找聲音來源,就看見他們自家軍團長一直帶在身邊的小孩在訓練場出入口那裡胡亂揮著小小樹枝,妖魔君主和小影人都一臉懵懵的愣怔盯著封平瀾,「(°–°)」
     奎薩爾一聽見熟悉的奶奶音的叫喊聲,瞬間僵住揮劍動作,瞪大眼睛的愣愕盯著在出入口胡亂揮著小小樹枝的小孩。
     「嘿!咻咻!呀咿!嘿咻!」
     封平瀾似乎完全沒有發現訓練場已經完全靜下來了,甚至沒發現一大群的妖魔們一臉懵逼臉的盯著他,依然很活潑開朗的不斷模仿奎薩爾揮劍動作,奮力揮著樹枝,嘴裡不斷喊出揮劍的特效音,軟奶的叫聲不斷響亮整個訓練場。
     「呵呵~」看見封平瀾可愛的動作,就知道封平瀾在模仿奎薩爾,讓冬犽忍不住笑了,「奎薩爾,瀾瀾來找你了。」
     奎薩爾看著還在揮著小小樹枝到忘我的封平瀾,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劍融入影子裡,對在場的妖魔們宣告,「暫時休息。」之後朝封平瀾走去。
     聽見奎薩爾宣告休息時間,全部妖魔們像是解脫般的累倒躺地休息,然後抬著腦袋看六位軍團長朝那虛魔之子走去。
     現在全皇宮上下的妖魔都知道,妖魔君主和自家的軍團長們都把那個虛魔之子視做寶,就算皇宮全部妖魔都一致抗議著,都不曾見過妖魔君主和軍團長們有處決虛魔之子的念頭,甚至還常常像個親情般的親密膩在一起,只差沒閃瞎了親眼見證的妖魔眼。
     有一些極力厭惡虛魔之子存在的妖魔雖然有進行過暗殺計劃,當然計劃沒成功反而被六位軍團長給逮住進行了拷刑,雖然沒被殺死,但是也被拷打到斷了好幾根骨,軟禁一陣後才被釋放。
     那時候奎薩爾也曾經警告過他們,若是有妖魔想要刺殺封平瀾不成反被他們逮住的話,後果自負。
     眾群妖魔看見那些想要暗殺封平瀾的妖魔被軍團長們逮住後所承受的酷刑,輕的斷幾根骨和皮綻肉裂,重的不但有前者之苦,還有承受外加斷手斷腳與內臟爆裂。
     就算是妖魔,對於斷手斷腳和內臟爆裂的痛也會覺得痛到頭皮發麻,更別說已經有幾個妖魔承受過這樣的酷刑,見到的妖魔便不敢做出任何違反命令的事,只能默默的承受多重的恐懼壓力。
     奎薩爾為了不讓那些總是一大早向妖魔君主抗議的妖魔們有著空閒時間去找妖魔君主,所以奎薩爾和百嘹他們每日都召集妖魔們輪流來個實力訓練,從早到晚操死他們沒力去找妖魔君主。
     恩?你們說那些沒輪到去訓練的妖魔們會去找妖魔君主抗議該怎麼辦?
     那些傢伙當然被一直待在封平瀾身邊的小影人用影子吞掉,通知了奎薩爾一聲再把那群傢伙扔到訓練場去,讓奎薩爾給他們來個地獄遊行的訓練。
     事情持續了好幾個星期,在幾次快被奎薩爾他們六個折磨到死的一刻,妖魔君主偶爾會帶封平瀾來訓練場見見奎薩爾他們。
     每當奎薩爾他們一看見封平瀾來了之後,奎薩爾才會宣佈休息,放過快從早磨練到傍晚差點到地獄遊行一圈的妖魔們。
     最初看見他們那位恐怖的戰鬼軍團長對著封平瀾露出異常溫柔的神情,讓在場休息途中的妖魔們的眼睛差點瞪出眼眶外,因為他們活了上百年根本沒看過奎薩爾會露出那麼溫柔的表情,別說溫柔了,就連一絲微笑都沒看過!
     在那之後每次訓練時刻,每當眾群妖魔們在快被奎薩爾他們磨練到死的時候,非常期待封平瀾可以快快來找他們那六位恐怖的軍團長,好方便讓他們早點休息。
     但是不知為什麼,封平瀾愈來愈少到訓練場找奎薩爾他們,一直沒等到封平瀾出現而無法休息的他們,有好幾次差點靈魂脫離了身體。
     之後,眾群妖魔每刻在訓練時刻,一直期盼著那位除了妖魔君主之外也能鎮壓六妖魔怒氣的虛魔之子的到來。
     經過漫長的幾個星期嚴酷斯巴達,眾群妖魔們看著封平瀾和妖魔君主與六妖魔的互動非常親膩,加上封平瀾自從來到皇宮是都不曾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反而還聽話又乖巧的很誇張。
     封平瀾與傳說中的虛魔之子的傳聞非常不符合,讓許多妖魔們懷疑著,難道虛魔之子真的不是傳說中那麼可怕?
     如今,看著封平瀾非常活潑的模仿奎薩爾戰鬥模樣,覺得封平瀾和傳聞中的血腥殘暴的虛魔之子一字不合,讓許多妖魔覺得有種封平瀾不是虛魔之子的錯覺。
     看著封平瀾一直沒做出讓人感到恐懼的事,加上封平瀾可以鎮壓六妖魔的脾氣,許多妖魔們對封平瀾的恐懼與不滿的感覺降低一些,甚至還懷抱著一絲感恩的心情在心中感謝著封平瀾及時拯救他們。
     「你在幹什麼?」奎薩爾走到封平瀾身後,伸手輕輕拉扯封平瀾頭頂上的不斷搖晃的小小呆毛。
     「恩?薩~」聽見熟悉的聲,封平瀾轉頭立刻看見奎薩爾,非常開心的飛撲向奎薩爾,像隻無尾熊般的緊緊抱住奎薩爾的大腿。
     「你怎麼來了?」奎薩爾摸著封平瀾的頭髮,讓封平瀾開心的瞇起眼睛。
     「瀾瀾想薩~了!所以勘勘帶瀾瀾來找薩~」封平瀾像是貓般舒服的蹭著奎薩爾的手,接著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睜大眼睛,忐忑不安的抬頭看著奎薩爾,「瀾瀾給薩麻煩了?」
     「沒有。」奎薩爾蹲下身子,把封平瀾抱入懷裡,臉上不自覺露出寵溺的淡淡微笑,「我很開心哦。你居然會說想我了。」
     「嗚!」看見奎薩爾露出淡淡微笑,封平瀾的臉馬上紅成一塊,害羞的把臉埋在奎薩爾的脖子間,撒嬌般的蹭了蹭奎薩爾。
     「瀾瀾沒想我嗎?」冬犽不知什麼時候來到封平瀾身邊,好笑的揉揉封平瀾粉嫩的臉頰。
     「犽犽~」封平瀾對著冬犽舉起手打招呼,之後看見另外四個妖魔一起走來,「百百、里里、瓏瓏、茉茉~」
     「乖。」希茉稱讚的摸了摸封平瀾的腦袋。
     「嘻嘻~」封平瀾開心的笑呵呵起來。
     「你剛剛在這裡亂揮樹枝幹嘛?」墨里斯蹲在封平瀾身邊,拿過小孩手上的樹枝,問。
     「薩~剛剛帥帥!瀾瀾想要和薩~一樣!」封平瀾興奮的緊緊抱著奎薩爾的脖子,一臉崇拜的眼睛發出非常閃耀的崇拜光波射向奎薩爾。
     「這模樣,簡直和人類的他一模一樣,超花癡。」看見封平瀾那誇張的表情,璁瓏蹲在封平瀾身邊戳了戳他的臉頰。
     「你想要和奎薩爾哪方面一樣啊?」百嘹看著封平瀾那彷彿快軟癱的臉孔,忍不住伸手揉捏一下。
     「咻咻!」封平瀾揮了揮手,做出揮劍動作。
     「大概是因為看見奎薩爾戰鬥的英姿,所以很崇拜的想要模仿奎薩爾吧。」冬犽簡單翻譯。
     「嗯嗯!」封平瀾用力點頭附和。
     奎薩爾想說些什麼,一抬頭就看見站在訓練場的出入口處雙手環胸靠著墻壁看著他們的妖魔君主,「君主。」
     「總算有妖魔發現我的存在了嗎?」妖魔君主哀怨又無奈的說,肩膀上的小影人朝奎薩爾揮揮手,「ヾ( ̄▽ ̄)ノ 」
     「……呵呵呵。」聽見妖魔君主的抱怨話,除了奎薩爾,其他妖魔們同時發出乾笑聲。
     看見自己的契妖一致的反應,妖魔君主無奈的嘆氣,「奎薩爾,你也好歹教瀾瀾要怎麼使用能力吧?」
     「這事必須讓瀾自己摸索,我幫不上。」奎薩爾輕輕拉開封平瀾環在脖子上的手,站直身子對妖魔君主說。
     「……也是。」
     「怎麼了嗎?」
     「這小冬瓜就會使用能力來找你,根本不會用來保護自己……」說到這裡,妖魔君主的聲音逐漸變小,手指抵在下巴,低著頭想著事情。
     同時,奎薩爾他們六個和妖魔君主想起同樣一件事,那就是封平瀾用能力殺了十四個妖魔的事,一想起這件事,七妖魔與一隻使魔忽然覺得很冷,身體不禁從腳到頭打了個冷顫,抖了一下。
     「我還是覺得瀾瀾用能力來找奎薩爾更好……」妖魔君主糾正之前的話。
     「嗯嗯。」其他妖魔同感的點點頭。
     「薩~教瀾瀾打打!」封平瀾抓著奎薩爾的手晃來晃去,要求奎薩爾。
     「你要學戰鬥?」奎薩爾有點驚訝的問。
     「嗯!」封平瀾用力點點頭,「和薩~一樣!尖尖打打!可以?」封平瀾歪頭問。
     「尖尖?」璁瓏不明白的問。
     「瀾瀾應該是想說,想要和奎薩爾一樣用劍戰鬥。」希茉猜測。
     「嗯嗯!」聽了希茉的話,封平瀾點點頭,抬起頭看著奎薩爾,「可以?」
     「也不是不可以,你能嗎?」奎薩爾偏頭想了想。
     「瀾瀾會學!」封平瀾舉起雙手回答。
     奎薩爾想了一會,只好點頭同意,「……好吧。早點學習,之後長大會變得更強。」
     「好!瀾瀾會努力!」封平瀾奮力的握緊雙手,彷彿全身燃起鬥志的火焰,像是發誓般的大喊,「瀾瀾要變得和薩一樣厲害!然後和薩在一起!瀾瀾變厲害後要保護薩!還有要保護大家!嗚喔噢哦喔噢——————」最後,封平瀾胡亂吼叫一陣子,像是可以讓人感受到他的覺悟有多高。
     聽見封平瀾的話,奎薩爾猛地僵住表情,突然想起差點遺忘的一段記憶。
     『我不想超越奎薩爾,我要和奎薩爾站在同一條水平線上,站在奎薩爾身邊。』
     『這樣才能一直看見你呀。』
     人類的封平瀾曾經這麼對他說的,是教他劍術的那時候吧。
     「薩~」軟奶又活潑的聲把奎薩爾的魂給拉回來,奎薩爾低頭就看見封平瀾整個人巴在他的大腿上,活像一隻真實的無尾熊,「快教瀾瀾!」
     「你這樣抱我,我動不了。」奎薩爾想挪動腳步,但是完全動不了,「也沒辦法教你。」
     「嘿!」封平瀾鬆開奎薩爾的大腿,像個軍人似的站直身體,抬頭看著奎薩爾。
     奎薩爾無奈笑了一下,蹲下身體與封平瀾平視,伸出手把封平瀾脖子上的黑曜結晶項鏈給脫了下來,「瀾,你聽好了。」
     「嗚?」封平瀾奇怪的看著奎薩爾把項鏈脫下來,拿到他的眼前,「這條項鏈,其實就是一把武器。」
     「欸?!⊙A⊙!」封平瀾瞪大異色瞳,錯愕的盯著奎薩爾,又看了看奎薩爾手上的項鏈。
     「看好了。」奎薩爾握緊項鏈,喊了一句,「啟。」
     黑曜結晶倏地伸長,化出一把與黑曜結晶同色的黑劍出來。
     「哇哦!\(✧o✧\)」封平瀾頓時亮了眼,對於項鏈可以變成武器這事感到驚奇。
     「收。」奎薩爾又喊了一句,一把黑色長劍立刻縮短,變回一條項鏈。
     「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封平瀾驚奇又興奮的不斷拍手跺腳手舞足蹈著。
     奎薩爾把項鏈放在封平瀾手上,「試試看,說一聲啟。」
     「氣!(◦>▽<◦)」封平瀾舉起項鏈,大聲喊道。
     「……」冷風吹過。
     「嗚……(இ^இ)」封平瀾失落的盯著奎薩爾。
     「你說錯了。」奎薩爾摸了摸封平瀾的頭,安慰著他,「是“啟”。」
     「起?」
     「啟動的啟,不是起床的起。」
     「哦哦!」封平瀾明白的點點頭,然後再一次握緊項鏈,大聲喊道,「啟!」項鏈倏地拉長,一把影刃被封平瀾握在手中。
     「哇哦!」封平瀾亮著眼,看著自己手中握著影刃。
     「瀾,你要答應我幾件事,你……」奎薩爾蹲在封平瀾面前對他說話,突然間,奎薩爾感覺到額頭閃過一陣冷意,神經反射的身體往後退,下一秒閃過一把影刃的斬擊,「呃!」
     由於奎薩爾的身體是蹲著,在他及時閃過斬擊時身體神經反射後退,一時失去平衡踉蹌又狼狽的跌倒在地。
     看著難得出現醜態的奎薩爾臉上露出非常吃驚的模樣,眾妖魔轉頭看著害奎薩爾失態的罪魁禍首。
     「嘿咻!咻咻!嘿呀!」手上拿著影刃而過度興奮的封平瀾,開始不注意四周胡亂揮舞影刃。
     「瀾!停下!」奎薩爾大喊阻止封平瀾,但是封平瀾徹底處於興奮狀態,根本聽不見奎薩爾的話。
     「瀾瀾!瀾瀾住手!這樣很危險!」
     「平瀾!停下!不要亂揮劍啊!」
     「別過來!封平瀾!住手啊!!!」
     「Σ(っ °Д °;)っ~~~👻👻👻
     看見封平瀾朝他們不斷揮著劍,眾妖魔們趕緊躲開封平瀾胡亂揮舞的斬擊。
     「嘿嘿呀!呀嘿!嘿~咻!」封平瀾仍然不斷亂揮劍,根本沒有要停下的打算。
     突然間……
     「啊……」封平瀾愣神叫了一聲,影刃不小心從手中飛了出去。
     「媽呀!!!」某位妖魔的哀嚎。
     「鏘!」
     影刃被插在墻上……更正,是影刃插在某妖魔胯下的墻上。
     眾妖魔們看著宛如被趕上烤架上的雞般,身體緊黏在墻上不敢動彈的妖魔,再看了看那妖魔胯下差點把命根子劈開兩邊的影刃,眾妖魔頭上掛著一溜排的黑線和汗滴。
     兩㎝……就只差兩㎝,那倒霉的妖魔命根子差點不保了。
     「墨…墨里斯,你沒事……吧?」妖魔君主汗顏又驚慌的問。
     「……你說呢?」墨里斯雖然看似很冷靜,但是不斷流出的冷汗和顫抖的聲已經出賣他的心裡恐懼。
     「尖尖!」封平瀾跑上前伸手握著影刃劍柄,用力的往後拉,「咕嗚!唔嗚!」
     「奎薩爾!你快阻止他啊!!!」看見封平瀾正在他胯下拔劍,墨里斯幾乎快狂奔眼淚出來哀嚎著。
     奎薩爾一彈指,影刃立刻變回項鏈,掉落在地。
     「哈……」眾妖魔虛汗的鬆了一口氣,墨里斯更是嚇得整個人虛脫倒在地上緩緩驚。
     「啊!」看見影刃變回項鏈,封平瀾立刻撿起項鏈,「啟!」
     「……」項鏈沒反應。
     「欸?啟!啟!啟!」封平瀾喊了好幾聲,但項鏈就是沒反應。
     一隻大手把項鏈奪走了,封平瀾抬頭一看,就看見奎薩爾站在他身後,「嗚……薩~」
     「瀾,跟我做個約定。」
     「嗚?什麼約定?」
     「第一、不可以亂揮劍。第二、在我沒有允許下,不可以隨便啟動項鏈。第三……」
     在奎薩爾和封平瀾訂下約定之下,結束了驚魂事件,眾妖魔們都嚇得坐在地上看著奎薩爾和封平瀾約法三章。
     但是七妖魔完全沒發現到,一開始被他們操累的妖魔們躺在地上從頭到尾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之後全都轉過身不看七妖魔與虛魔之子的互動,但是個個妖魔的身體像是電動馬達一樣都不斷陣陣顫抖。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


留言列表 (36)

發表留言
  • 月
  • 更新啦www
  • 是呀~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3 回覆

  • 訪客
  • 什麼時候要恢復瀾瀾的記憶??😗
  • 差不多大结局的时候~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3 回覆

  • 玥
  • 可憐的墨里斯wwww
  • 倒霉的妖魔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4 回覆

  • 貓咪
  •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XDDDDDDDD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5 回覆

  • 雷格
  • 喔喔喔~瀾瀾身邊有好多花~
    奎薩爾要好好教瀾瀾劍術啊…
    為墨里斯保佑一下……
    加油大大~你辛苦了~( ´▽` )ノ
  • 呵呵~O(∩_∩)O~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5 回覆

  • 647
  • 是嚇的顫抖還是笑的顫抖呢?😅
  • 大大们认为什么就是什么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5 回覆

  • 貓咪
  • 是笑吧~
  • ww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6 回覆

  • 訪客
  • 那是在偷笑對吧😂
  • XDDD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6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後面的在偷笑?......我也快笑死了.....
    期待下禮拜喔~大大 /(>.<)/........0.0.........\(>.<)\
  • 好滴~

    yongrainbow 於 2017/07/22 15:16 回覆

  • 陳思
  • 希望能寫到封平瀾長大~~
  • 那能写到多长啊……(远目)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0 回覆

  • 訪客
  • 哎呀!真可惜~奎薩爾、平瀾竟然沒有一起洗,本來還想說會一起泡澡的說😂😂
    期待下集~~
  • X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3 回覆

  • Ng Yan Qi
  • (看著瀾瀾耍劍,默默張開冰水系結界,蹲在裡頭看戲)唉⋯⋯可憐⋯⋯(默默搖著頭)
  • 某虹:咔呜呜~(啃饼干)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4 回覆

  • 小喵
  • 瀾好可愛~~~ヾ(*´∀`*)ノ
  • n(*≧▽≦*)n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5 回覆

  • 雨芝
  • 就說瀾瀾可愛的外表下,沒人不會被萌(騙)到啊,還有希望裡面的妖魔改改觀後,沒有正太控(笑
  • 有奎萨尔护体,哪有妖魔敢有正太病状啊~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5 回覆

  • 嘻嘻~
  • 看到【奎薩爾感應器】我快笑死了~XDDDD
  • 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5 回覆

  • 蔡佩霓
  • 邊看邊笑到打滾XDDDD
    奎薩爾直接暴力調教?(誤)
  • 奎萨尔才不会对澜澜用暴力呢~=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6 回覆

  • 嗯嗯
  • 百嘹說:「如果真的傷到下面,那個小子就以身相許吧!!」
    奎薩爾怒瞪
    瀾瀾說:「不行我已經有主人了」
    眾人看向希茱
  • 澜:澜澜是萨的!!!(狗熊抱)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08 回覆

  • 影櫻
  • 墨里斯好可憐哦,2cm...(呃...,好…),瀾瀾揮樹枝時一定很可愛(\\\>3<\\\)
    揮刀…(想像不出來啊030)
    大大加油,休息注意,不要停更
  • 你把树枝换成黑剑,就可以了~=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0 回覆

  • 阿呆
  • 希望瀾瀾可以趕快和奎薩爾洗泡泡浴﹝鴛鴦浴﹞(≧∀≦)ゞ
  • 澜澜满脸期待又渴望(?)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0 回覆

  • 貓咪
  • 傻眼......
  • X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0 回覆

  • 默語
  • 哈哈哈哈哈墨里斯辛苦了XD
    瀾瀾就算發花痴也一樣萌萌噠♥
    其他妖魔們都笑的不行了XDD
  • XDDDDDDDD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1 回覆

  • 貓咪
  • 樓上的醒醒!!!!!!
  • 有哪位大大笑昏了吗?ww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1 回覆

  • Ng Yan Qi
  • (拿起相機默默拍下一切)
  • 訪客
  • 看玩妖公10我覺得大大你好強哦~(讓我覺的毛毛的)
    和你寫的內容好像哦
    該不會你就是藍旗左衽!!!
    如果真的是可不可以以後書賣便宜一點????
    如果不是大大就加油多更一點
  • 不,蓝旗老师不会把作品发布在网上=w=
    我也觉得毛毛的……=x=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2 回覆

  • 快
  • 大大都不回留言了
    是在忙嗎?
    還是為了我們打算雙更正在努力
    好吧!我等你❤
    雙更!!雙更!!!雙更!!!!雙更!!!!!雙更!!!!!!雙更!!!!!!!
  • 忙呀~
    双更嘛~要看有没有奇迹~=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3 回覆

  • 貓咪
  • 是兩個不一樣的結局!
  • 什么不一样的结局?O.O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3 回覆

  • Zoe
  • 「呼呼~薩~帥帥噠!瀾瀾好喜歡!」封平瀾一臉花癡的模樣.根本就和一開始的封平瀾一樣嗎
  • 嘿嘿嘿~~~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3 回覆

  • Zoe
  • 真的超好笑的啦.害我又忍不住把重逢看了一次
  • 呵呵呵~~~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3 回覆

  • Zoe
  • 不知大大最喜歡哪一個角色呢.......
    有看藍旗老師的蝠星東來嗎.......
  • 我最喜欢奎萨尔~~~
    我有看呀~
    我就是买了蝠星东来小说就一直追着老师的~~~=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7 20:14 回覆

  • 奎粉
  • 大大有點慘忍吶~我指的是墨里斯的..嗯.....咳呃...胯、胯下真的好險吶......(邊回想邊冒冷汗www
    .....那如果換個角色呢?
    像是如果把墨里斯換成奎———(被拖走
  • 呵呵呵~
    不然总是打打杀杀的好无趣~~~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1 回覆

  • Zoe
  • 我也最喜欢奎萨尔~~~
  • ⁄(⁄ ⁄•⁄ω⁄•⁄ ⁄)⁄~♪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1 回覆

  • Zoe
  • 既然大大也喜歡....又幹嘛給奎萨尔出現醜態......
  • 就只是给奎萨尔跌倒而已嘛~~~
    当然是很帅气的跌倒姿势~~~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2 回覆

  • Zoe
  • 奎粉怎麼可以這樣........(╬☉д⊙)
  • 就是啊!
    就算我是指让奎萨尔出点丑,也没必要他来取代墨里斯的位置!!!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3 回覆

  • Ng Yan Qi
  • 樓上乖乖~不要鬧?奎薩爾部出醜,瀾瀾哪裡會緊緊貼著他不放?那群妖魔哪裡會對瀾瀾改觀?對吧?(依舊坐在結界裡頭看戲回話)
  • 嗯嗯!大大说得有理~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3 回覆

  • 影櫻
  • 不管重看幾遍,都笑到快斷氣
  • 这还好吧~=w=

    yongrainbow 於 2017/07/29 1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