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瀾,到了嗎?」
     「恩……」封平瀾手上拿著平板電腦,不斷轉頭四處張望,「是這裡沒錯。」
     封平瀾拿出平板電腦帶領眾妖魔前往目的地,眾妖魔們在路邊攔下了兩輛計程車,坐上計程車後請司機跟著平板電腦上的GPS導航前進,因此來到目的地。
     至於弱點是交通工具的璁瓏,他和有著嚴重潔癖症的冬犽以及聞風喪膽的奎薩爾坐在同一輛計程車,和奎薩爾坐在一塊以及坐在前頭有冬犽的他沒膽嘔吐在他們身上,只好在到達目的地之前死忍著嘔吐。
     恩?封平瀾?封平瀾很舒服的坐在奎薩爾的腿上,背靠著奎薩爾懷裡的看著平板電腦呢。
     直到下了車,璁瓏才在一旁嘔得昏天暗地的,渾身虛脫的被墨里斯扛在肩膀上走。
     「打電話給柳浥晨的契妖吧。」
     「葉珥德啊?」
     「奎薩爾,幫我拿一下。」封平瀾將手上的平板電腦交給奎薩爾拿著,便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平板手機,點擊手機裡的聯繫人電話,尋找著電話號碼,「葉老師……葉老師……葉老師……有了!我撥過去囖?」
     「嗯。」
     見到眾妖魔都點頭後,封平瀾馬上給葉珥德撥電話去,不用多久電話馬上接通了。
     『喂?是哪位?』
     「呃……那個…葉老師,好久不見。」聽見熟悉的聲音,封平瀾有些不知所措的回話,「我是封平瀾。」
     『……』手機另一邊猛地噤了聲,大致過了十幾秒後才再次開口說話,『你們待在原地別亂跑。』說完,葉珥德就掛斷電話了。
     「啊?」封平瀾愣怔的瞪大眼睛,一臉不明所以的瞪著已經被掛掉的手機。
     「怎麼了?」奎薩爾低頭看著封平瀾一臉錯愕的模樣。
     「葉老師叫我們待在原地別亂跑,之後就掛斷了。」封平瀾眨著異色瞳,傻愣愣的盯著奎薩爾。
     「搞什麼啊?」墨里斯皺著眉頭,完全不明白葉珥德的意思。
     「那個愛用文言文和人對話,真是完全沒有現代風格的怪妖魔……」被墨里斯扛在肩膀的的璁瓏雖然一臉不適,但還是忍不住吐槽。
     「我是個怪妖魔還真是抱歉啊。」
     突然插來的一句話,眾妖魔立刻隨著聲音來源望去,就看見和一百年前完全沒變的面孔站在不遠處盯著他們。
     「葉老師!」封平瀾朝葉珥德揮揮手打招呼。
     葉珥德沒有靠近封平瀾,仍是保持著一段距離盯著封平瀾。
     「數小時前,我已經從殷肅霜那裡得知一切。」葉珥德有些警戒的盯著封平瀾,「封平瀾,你真的是虛魔之子?」
     「誒嘿嘿~」封平瀾笑得非常心虛,一隻手悄悄地抓著奎薩爾的褲管,「不好意思葉老師,我真的是虛魔之子……」
     「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百嘹好奇的問。
     「封平瀾手上的手機開啟了追蹤導航,是殷肅霜開的。」葉珥德盯著封平瀾一會,接著無聲的嘆了一口氣,之後說了一句就轉身就走,「你是來見小柳的吧?跟我來。」
     「哦!」
     聽了葉珥德的話,封平瀾把手機收回口袋後,牽著奎薩爾的手趕緊跟上葉珥德身後。
     眾妖魔跟著葉珥德的身後來到一間豪華的宅邸,在葉珥德的帶領下,眾妖魔都進入宅邸,繼續跟隨葉珥德身後前進。
     「這裡就是班長的家嗎?」封平瀾好奇的東張西望,看看宅邸四周,「好大哦!」
     葉珥德沒有回答封平瀾的話,只是靜靜地帶領封平瀾他們經過宅邸的庭院,前往柳浥晨所在。
     一進入宅邸裡,璁瓏便從墨里斯的肩膀上下來,身體似乎還很不適,臉色依然很難看的跟著後頭。
     「德。」一聲輕柔又陌生的聲音忽地響起,阻止了葉珥德的腳步。
     眾妖魔隨著聲音來源望去,卻看見一個大約有二十五歲左右的女人站在庭院裡正轉頭望向他們,那女人身邊還有兩個看起來和現在的封平瀾差不多同歲的一男一女的小孩子。
     「欸?班……唔?」
     封平瀾看見那女人的長相後不禁脫口而出,奎薩爾反應迅速的伸手捂著封平瀾的嘴,阻止封平瀾差點脫口說出的話。
     「小晨。」葉珥德向那個與柳浥晨長得非常神似的女人點頭。
     「這些人是?」女人好奇的看向封平瀾他們七個。
     「……小柳的熟人。」
     「奶奶認識的人?」女人低頭思考一下,接著神情複雜的抬頭望向封平瀾他們,禮貌性的向奎薩爾他們微微鞠躬,之後轉頭看向葉珥德,「我明白了。」
     葉珥德向女人點頭表示告辭,便帶著封平瀾他們繼續前進。
     封平瀾轉頭看向仍是站在庭院裡的女人,剛好那女人也正在看著封平瀾,兩人的視線碰巧對上。
     見到封平瀾正回頭看著那女人,奎薩爾伸手把封平瀾的腦袋轉了回來,不讓封平瀾繼續朝那女人看。
     「媽媽,那些大哥哥和大姐姐是誰呀?」小男孩好奇的問女人。
     「是你們曾奶奶的朋友哦。」女人輕聲的回答小男孩的話。
     「欸?曾奶奶的朋友?」小女孩不可置信的喊道,「他們為什麼不像曾奶奶那樣老老的?」
     「那些大哥哥與大姐姐和德一樣,是妖魔。」
     「妖魔!」小男孩和小女孩一同驚訝的喊道。
     「哇啊~~~」小女孩的聲音不禁高聲驚嘆著,「媽媽,那些妖魔哥哥和妖魔姐姐他們長得真好看!」
     「是啊。」女人符合小女孩的話,「媽媽曾經也聽曾奶奶說過關於他們的事,媽媽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們。」
     「媽媽,我看見之中還有一個小朋友,他也是曾奶奶的朋友嗎?」小男孩疑惑的問。
     「好像是的樣子。」
     聽著身後的對話,封平瀾抬頭看著奎薩爾,不知為什麼心裡有一堆問話想要問奎薩爾,但是他卻完全說不出任何話。
     奎薩爾似乎沒發現封平瀾正在看他,仍是牽著封平瀾的手跟著葉珥德身後走。
     那個女人說的奶奶……是指班長嗎?
     也就是說,她是班長的……孫女?
     那兩個小孩就是班長的曾孫?
     我是在十七歲死的,與那之後的一百年到至今,班長他們也有一百二十多歲了……
     那班長……早已經……
     路走到一半,奎薩爾感覺到手上牽著的小手主人猛地停下腳步,奎薩爾馬上低頭看著封平瀾。
     「瀾?」奎薩爾才一低頭,就看見封平瀾的異色瞳不斷流出眼淚,瞬間沾濕的封平瀾的臉頰,「瀾!你……」
     「怎麼了?」
     聽見奎薩爾的聲音,走在前頭的妖魔們也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封平瀾,見到封平瀾流眼淚後一致不禁愣住了。
     「平…平瀾,你怎麼哭了?」冬犽來封平瀾面前蹲下身子,非常驚慌的擦掉封平瀾的眼淚,「身體還是很不舒服嗎?還是身體有哪裡痛?」
     「平瀾?」希茉也來到封平瀾身邊蹲下,伸手不斷撫摸封平瀾的腦袋,安撫封平瀾,「平瀾,你怎麼了?」
     「葉老師……」封平瀾哽咽著聲音,問著最前頭的妖魔,「班長…班長她……已經不在了嗎?」
     聽了封平瀾的話,奎薩爾他們同時愣住了,一臉空白的看著封平瀾。
     對於封平瀾的問話,葉珥德毫無反應的直直盯著封平瀾,完全沒有回應封平瀾的話。
     「剛剛那個站在庭院裡和班長長得非常相似的女人,她是班長的孫女,對吧?」封平瀾繼續質問葉珥德,「那兩個小孩,就是班長的曾孫,對吧?」
     聽著封平瀾的問話,葉珥德始終還是沒有任何回應,一臉面無表情的盯著封平瀾。
     「還是說……」封平瀾把視線轉到奎薩爾身上,「奎薩爾,你也早就知道了嗎?你早就知道班長、麗綰、海棠、伊戈爾,還有宗蜮,他們早已經過世了,對吧?」
     奎薩爾瞪大著漂亮的紫瞳,聽見封平瀾的話後,奎薩爾有些狼狽的撇開視線,不和封平瀾繼續對視。
     「還是說……」見到奎薩爾不與他對視,封平瀾轉頭看著包圍著自己的妖魔們,「冬犽你們也全都知道了?你們也知道班長他們早已經死了嗎?!」
     「平…平瀾……我們……」冬犽不知該怎麼解釋,不知所措的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同伴。
     奎薩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緩緩地吐氣,奎薩爾迅速收拾了自己狼狽的心情來到封平瀾面前蹲下,封平瀾瞪著還在流淚的異色瞳,看著單膝蹲在自己面前的奎薩爾。
     「瀾,你冷靜的聽我說。」奎薩爾伸手擦掉封平瀾的眼淚,緩緩說道,「也許你說的沒錯,我們確實知道那些召喚師說不定已經不在世了。」
     聽見奎薩爾的承認話,封平瀾的異色瞳猛地化成針狀,變成蛇瞳的瞪著奎薩爾。
     「但是,就算我們知道了,那也只是今日才猜想到,而不是遇見你的時候就知道的。」奎薩爾澄清著自己說的話意思,「我想,冬犽他們也是在今早聽見我們向君主請求前來人界的時候,可能就已經猜想到那些召喚師說不定早已經……」說到最後,奎薩爾始終還是說不出那兩個字。
     看著奎薩爾的表情,封平瀾知道奎薩爾並沒有在說謊,但是心中的悲憤無法發洩,讓封平瀾感到非常難受。
     「平瀾,你聽我說。」冬犽蹲在奎薩爾身邊,和封平瀾平視著,「我們是妖魔,是個壽命非常長久至永恆的妖魔。這句話我應該在一百年前曾經跟你說過了吧?」
     封平瀾僵硬的點著頭,表示自己還記得當初冬犽對他說的話。
     「我們大家都是已經活了超過五百多年的妖魔,身為妖魔的我們早已知曉人類的壽命是有多脆弱又短暫。」冬犽拿出手巾給封平瀾擦眼淚,繼續說道,「更別說,平瀾你一百年前的死亡,對我們來說只是一剎那。」
     一想起封平瀾因為他們的誤會而死,冬犽心中的創傷又開始刺痛起來,那時候冬犽才知道,人類不一定會等到壽命的終點而死,也會因為外人的陷害或是出了一些意外,或者是得到無法治愈的傷勢而死。
     明白這一點的冬犽,對於曾經身為人類為他們而死的封平瀾到最後始終視而不見,在心中留下一道非常深刻的創傷,就算封平瀾如今已轉世,心裡的那道傷痕還是無法治愈起來。
     「但是,這幾百年來一直待在君主身邊的我們,在一百年前完全不知人類的生命到底有多脆弱。」冬犽努力表達自己心中的意思,希望封平瀾會明白,「直到遇見你,我們才了解人類不一定要等到壽命的終結而死。人類會因為一場誤會而害死人,或是身上有處無法治愈的重傷而失血致死,又或者中了無法沒有任何解藥的劇毒而死。我們是遇到你之後,才知曉人類的壽命到底有多脆弱的……」
     聽了冬犽的話,封平瀾不禁愣了一下,眨著濕透的異色瞳,愣愣的盯著冬犽。
     「平瀾,雖然我在這個時候說這個是很不對時機,但為了讓你看開,我還是要說。」百嘹來到冬犽身後,一向玩世不恭的臉孔居然很罕見的非常認真,金色的眼眸直直的盯著封平瀾看,「我是在你們包括君主在內,是年齡最大的妖魔,這點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封平瀾聲音聽起來有點虛的回應百嘹。
     「今年我已經有八百多歲了,我在成為君主的契妖之前不斷在幽界四處流浪,包括也去過人界見過人類的死亡。身為妖魔的我們只要還活著,不管什麼時候就一定會看見無數的死亡。」百嘹繼續說道,「現在的你雖然是個半妖魔,但也是一個和奎薩爾一樣是非常長命的羽翼蛇。你已經不完全是個人類,你的壽命不會像人類一樣,就只有短短一百年而已。之後更長的未來,你會看見更多人類的死亡。」
     聽了百嘹的話,封平瀾愕然的瞪大異色瞳,非常驚愕的瞪著百嘹。
     「百嘹!!!」聽見百嘹所說的話,奎薩爾馬上怒吼百嘹,讓百嘹閉上嘴巴。
     「你還打算就這麼保護他嗎?」百嘹不但沒有閉上嘴,反而還頂撞奎薩爾,「難道你要等到他親眼看見柳浥晨的孫女還有曾孫死了,你才安慰他嗎?」
     「就算是這樣,那也不是這個時候才說!」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十年?五十年?一百年?還是要等到他一千歲你才和他說?」
     「你……」奎薩爾想要說些什麼反駁百嘹的話,可袖子猛地被人拉扯住,吸引了注意力,「瀾……」
     奎薩爾回頭一看,就看見封平瀾不斷兇猛的流著淚,但是他的神情卻表現出與悲傷反差的認真神情,似乎很認真的思考著百嘹的話。
     「平瀾。」希茉來到封平瀾身邊蹲下,見到封平瀾抬頭看著她後,輕聲的對他說道,「我和麗綰他們約好了。就算他們不在了,我們也會把你帶到他們的墳前見他們,就算無法與彼此見面,但是至少也要讓他們知道你已經平安轉世了。」
     封平瀾眨著雙眼,似乎還是無法接受事實,但好像不知該怎麼反應。
     站在前頭看著封平瀾反應的葉珥德無聲的嘆了一口氣,邁起腳步來到封平瀾面前,低頭看著封平瀾。
     看著靠近自己的葉珥德,封平瀾呆著一張臉的抬頭看著葉珥德,完全不知該怎麼說話。
     「小柳一直很思念你。」
     聽了葉珥德一句話,封平瀾微微瞪大眼眸,有些詫異的眨著眼睛直直盯著葉珥德。
     「小柳她是在九十三歲終結壽命的。」葉珥德輕聲的對封平瀾說道,「小柳在最後只說了一句話,就是擔心你有沒有平安轉世。」
     「……」封平瀾張張合合著嘴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還是沒發出聲。
     「在小柳閉上眼那一刻,我答應了小柳。」葉珥德沒有等封平瀾開口說話,繼續說著,「如果你過來找小柳的話,我會把你帶到她面前。即使是在墓碑前……」
     封平瀾緩緩地閉上眼睛沉默了許久,一會後,封平瀾再次睜開眼睛,舉起手臂用袖子把眼淚擦掉。
     雖然封平瀾看起來還是很難接受事實,但也冷靜下來不少了,眼神堅定的看著葉珥德。
     「葉老師,麻煩你帶我去見班長。」
     葉珥德點了點頭,繼續帶著封平瀾他們去見柳浥晨。
     葉珥德帶著封平瀾他們走過宅邸的走廊,來到一間空間非常寬闊像是大廳的房間裡。
     「進去裡面,請你們保持安靜,不可喧鬧。」在進去之前,葉珥德慎重的警告在場的妖魔們,「最好連腳步聲都放輕。」
     眾妖魔點頭表示了解,見到眾妖魔答應後,才放輕腳步踏入房內。
     一踏入房內,眾妖魔就看見房內裡頭有幾座祭拜神明的佛像,房內的空間瀰漫著燒香拜佛的香味,簡直就像間佛堂一樣。
     葉珥德回頭看著封平瀾,舉起手指著某做神座,要封平瀾過去。
     封平瀾轉頭看向葉珥德所指的方向,看見那座神座上擺放著一個有足球大小的玻璃瓶,玻璃瓶上頭還掛著一張遺照,封平瀾看見那遺照上的熟悉面孔,眼淚又再次流了出來。
     踏著放輕的腳步,封平瀾來到神座前,更加清楚的看著那遺照。
     「小柳,封平瀾來看妳了。」葉珥德來到封平瀾身邊,輕聲的對著遺照說道,「他已經平安的轉世了。」
     封平瀾彎下身子,跪坐在神座前面,抬走腦袋看著遺照,輕聲輕語的說道,「班長,我來看妳了。」
     見到封平瀾非常難過的模樣,又見到神座上的遺照,希茉也流著眼淚跪坐在封平瀾身後,伸出雙手扶著封平瀾的肩膀,抬頭看著神座上的遺照。
     奎薩爾他們都安靜的坐在封平瀾和希茉的身後,什麼話也不說,就這麼只是安靜的看著神座上的遺照,一臉面無表情的模樣不知在想些什麼。
     葉珥德燒了幾支香給封平瀾,封平瀾雙手合十將香夾在手掌間,閉著眼虔誠的祭拜著。
     過了一分鐘後,封平瀾才把香交給葉珥德,讓葉珥德插上。
     封平瀾跪坐在神座前,什麼話也不說的一直靜靜地看著神座上的遺照,奎薩爾他們也安靜的坐在封平瀾身後,看著那張比昔日更加蒼老許多的遺照,心裡不斷溢出一種說不出的複雜的感覺。
     大概過了三個小時左右,封平瀾祭拜的香也快燒完了有一段時間,封平瀾才從遺照上移開,轉頭看向身後一直安靜陪伴著他的六妖魔。
     封平瀾對奎薩爾他們點點頭,用眼神示意他們可以離開了,見到封平瀾想離開,眾妖魔也沒多說什麼都紛紛站起,打算離開房內了。
     「嗚呃!!!」
     「瀾?」聽見封平瀾低聲的呻吟,奎薩爾疑惑的轉頭看向封平瀾。
     「嗚……腳…腳麻了……」封平瀾維持彎著九十度的膝蓋跪著,伸直著雙手維持著身體平衡,感覺到雙腳不斷傳來彷彿被無數的蚊子叮咬的刺痛感,讓封平瀾不適的眼睛聚集淚珠向奎薩爾求救。
     「廢話,你跪坐了有三個小時了……」璁瓏低聲的吐槽封平瀾。
     奎薩爾上前將封平瀾抱了起來,然後再抬頭看了遺照一會,微微的彎下身子對遺照鞠躬。
     「奎薩爾……」見到奎薩爾驚人的舉動,封平瀾不禁愣了一下。
     百嘹他們見到奎薩爾也感到很驚愕,但是一看見曾經為封平瀾付出的人已經不在世了,讓他們想對柳浥晨說聲道謝話也沒辦法,只好也來到奎薩爾身後,像奎薩爾一樣對著遺照微微鞠躬。
     封平瀾驚愕的看著百嘹他們的舉動,轉頭看了看遺照,像是釋懷一般的微笑起來。
     一會後,奎薩爾他們和葉珥德一起離開了房間,葉珥德便帶領他們送出門外。
     「葉老師,謝謝你了。」被奎薩爾抱在手上的封平瀾非常感激的向葉珥德道歉。
     「不會,小柳也一定很開心。」葉珥德輕輕地搖搖頭。
     「那麼,再見了。」
     封平瀾向葉珥德道別,就離開了柳浥晨的家,眾妖魔一致走到街上,打算前往下一個地方。
     「平瀾,下個地方要去哪?」冬犽轉頭看向被奎薩爾抱在手上的封平瀾,卻看見封平瀾的視線看向別的所在。
     「瀾?」奎薩爾輕輕地呼喚封平瀾的名字,但還是沒有喚回封平瀾的注意。
     見到封平瀾連奎薩爾都不理會,眾妖魔便朝封平瀾的視線望去,卻看見前方有間花店。
     「那間花店怎麼了嗎?」看著封平瀾一直盯著那家花店,希茉疑惑的問。
     「奎薩爾。」封平瀾終於說話了,但是視線還是盯著那間花店。
     「恩?」
     「我想買束花。」封平瀾終於看向奎薩爾,「我忘了要買束花探訪班長,我想要買束花回去送給班長。」
     奎薩爾沉默的盯著封平瀾一會,便妥協的抱著封平瀾朝那間花店走去。
     「歡迎光臨,幾位要買什麼花嗎?」花店的店員見到奎薩爾他們站在外頭看花,便馬上出來接客。
     「平瀾,你要買什麼花?」冬犽問封平瀾。
     「嗚……」封平瀾低頭看了看插在水桶裡的各式各樣的花,「就百合花吧!」
     「知道了。」聽到封平瀾的決定,冬犽便對花店員工交涉,「請給我一束百合花。」
     「好的,請稍後。」
     店員從水桶裡拿出好幾十枝百合花,然後拿著百合花進入店裡開始包裝起來。
     不用多久,店員抱著一束包裝非常漂亮的百合花走了出來,來到冬犽面前。
     「久等了,您的百合花已包裝好了。」
     「謝謝。」
     希茉從店員手上接過百合花,冬犽付了錢後,七妖魔又再次一起返回柳浥晨的家。
     冬犽按了大門旁的門鈴,等待葉珥德出來。
     『哪位?』門鈴上的通話器猛地響起,是葉珥德的聲音。
     「葉老師,是我們。」
     『是你們?等等。』
     葉珥德掛斷了通話器後,大門就打開了,然而開門的人是葉珥德。
     「怎麼了?」
     「我想給班長送一束花,剛剛來的時候沒想到。」
     葉珥德轉頭看著希茉手上抱著的花束,便偏身讓奎薩爾他們進來,跟著剛剛兩次來回的路程,奎薩爾他們再次來到祭拜神的佛堂裡。
     「奎薩爾,放我下來。」封平瀾拍拍奎薩爾的手臂,要求奎薩爾放下他。
     奎薩爾順了封平瀾的意將他放下,雙腳觸地後的封平瀾來到希茉面前,舉起雙手跟希茉要花束,「希茉,給我吧。」
     「嗯。」希茉便將百合花束交給封平瀾。
     「嘿咻!」封平瀾抱著幾乎快蓋住他上身的花束,偏頭對奎薩爾他們說道,「你們在這裡等我就好,我把花送給班長後就馬上出來。葉老師,你幫我一下。」
     封平瀾輕步的進入佛堂內,葉珥德也跟著封平瀾身後一起進入。
     封平瀾抱著花束來到神座前,輕聲的說道,「班長,對不起喔!我忘了買花送妳,所以現在買了一束百合花送給妳。」
     說完後,封平瀾便把花束交給葉珥德,葉珥德知曉後就接下花束,便把花束擺在神座上。
     「雖然班長一直很豪邁,但是我認為這純白的百合花很適合班長,希望班長妳會喜歡。」封平瀾雙手合十的對著遺照說著,「那麼,我就不在多打擾了。下次有空我會再來看看妳,再見。」
     封平瀾和葉珥德輕步的離開佛堂,見到封平瀾他們真的要離開了,葉珥德再次把他們送到大門外。
     「葉老師,真的不好意思,總是這麼打擾你。」封平瀾不好意思的對葉珥德說。
     「無妨。」葉珥德輕輕地搖搖頭表示不在意,「你有空就來看看小柳吧。小柳一定會很開心的。」
     「好!那麼,我們走了。」封平瀾向葉珥德揮手道別,「再見。」
     道別了葉珥德,封平瀾在大門關上一刻,看見那個與柳浥晨相似的女人站在門關前看著他。
     見到封平瀾也碰巧見到她,女人像是想表達些什麼對封平瀾微微鞠躬,在封平瀾還沒會意時,大門已經完全關閉了。
     「好了,去下一家吧。」
     「平瀾,下一家是誰的家比較近?」
     「我找找看。」
     奎薩爾將手上一直拿著的平板電腦交給封平瀾,封平瀾馬上接過電腦開始搜索下個所在。
     「下一家……」封平瀾打開GPS導航,不用一會就決定下個目的地,「去麗綰家!」
     「那就走吧!」
     「啊!要去麗綰家的話,要坐高鐵哦!」封平瀾看了看地圖。
     「什麼!!!」對交通工具很沒辦法的璁瓏馬上白了一張臉。
     「打昏他吧!」墨里斯捲起袖子,企圖要打昏璁瓏。
     「別開玩笑了!我自己飛過去!!!」
     「別害我們被滅魔師抓了!」
     「我絕對坐不了高鐵啊!!!」
     「那你回幽界吧!」
     「那怎麼行啊!!!」
     「那就效用瑟諾的方法打昏你就好了!」
     「給我住手!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啊!我有辦法!」手上還拿著平板電腦搜索的封平瀾,猛地驚呼一聲。
     「什麼辦法?」璁瓏馬上尋問封平瀾想法。
     封平瀾抬頭看向奎薩爾,然後對奎薩爾咧嘴一笑,「奎薩爾,要拜託你了。」
     聽見封平瀾的話,璁瓏臉色更加蒼白的轉頭看向奎薩爾,似乎遇到了什麼比坐高鐵還要更加恐怖的事。
     奎薩爾額間掛著一滴冷汗,他不曉得封平瀾到底想到了什麼辦法,居然要派他上場。
     可封平瀾一臉天真無邪的模樣直直對著奎薩爾咧嘴微笑著,這古靈精怪的小頑童到底想了什麼辦法,在場沒有任何妖魔知道。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


留言列表 (30)

發表留言
  • 訪客
  • 先來報到一下
  • HIHI~

    yongrainbow 於 2018/02/10 23:38 回覆

  • 冰舞❄️
  • 該不會是叫璁瓏走奎薩爾的影道吧
  • ……= =
    (伸手摀住冰舞的嘴巴)

    yongrainbow 於 2018/02/10 23:39 回覆

  • 訪客
  • 耶~ 第二,等了一整天了!雖然早就知道班長他們應該不在了,但看到的時候還是有點難過ˊˋ
  • ( ̄▽ ̄)"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00 回覆

  • 菲麗絲
  • 直接來一劑麻醉針吧~璁瓏♡
  • 那樣還倒不如揍他一拳給他暈了=w=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03 回覆

  • 訪客
  • 噢噢天哪 看到我的眼淚差點噴出來了😭
    大大寫的很好阿~~
  • 謝謝大大喜歡~(❤ ω ❤)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09 回覆

  • 小小
  • 好喜歡阿~~~
  • 謝謝~( ̄▽ ̄)"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0 回覆

  • 訪客
  • 除了第二人生,這是第二部讓我看到流淚的同人文。
  • 大大也有看第二人生!!!Σ(っ °Д °;)っ
    同好啊啊啊!!!!!!!!!♪(^∇^*)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0 回覆

  • 訪客
  • 除了第二人生,這是第二部讓我看到流淚的同人文。
  • 玥玥
  • 看的時候都哭了啦!不過璁瓏會被怎樣呢,有點期待~
  • XDDDDDDDD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1 回覆

  • 貓咪
  • >W<
  • ♪(^∇^*)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1 回覆

  • 647
  • 可是走影道也要用妖力吧
  • 知道啊~~~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2 回覆

  • 訪客
  • 哈哈璁瓏啊加油~
  • 保重~( ̄▽ ̄)"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4 回覆

  • 訪客
  • 哈哈璁瓏啊加油~
  • 訪客
  • 哈哈璁瓏啊加油~
  • 訪客
  • 哈哈璁瓏啊加油~
  • 訪客
  • 哎呀😨!要往虐心方向???😓😓
  • 稍微~~~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4 回覆

  • _昑虔
  • 我來猜我來猜,平瀾是要奎薩爾把璁瓏放在影子裡吧…?
    我很好奇一件事~~大大設定平瀾和奎薩爾在幽界的服飾大概是什麼款式的啊?日式和服?///
  • 軍裝式呀~~~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5 回覆

  • 雨狐
  • 雖然已經知道班長過世了,
    可是看到那一段還是小小的哭了//(掩面
    璁瓏wwwwww
    被雷劈一下吧(別XD
  • 那可是直接升天了吧!!!!!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18 回覆

  • 默語
  • 為璁瓏默哀一秒ww
  • wwwwwwwwww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24 回覆

  • 紅楓糖~好甜~!
  • 差...差點哭了...
    為璁瓏默哀23333

    ---------(可愛的分割線)------------------
    摸摸紅夜 揉揉紅夜 順順紅夜 戳戳紅夜
    捏捏紅夜 拍拍紅夜 吧唧紅夜
    (*´∀`)~♥ d(`・∀・)b σ`∀´)σ (´▽`ʃ♡ƪ)
  • 我不是麻薯=3=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24 回覆

  • 嘻嘻~
  • 平瀾~好可愛喔~~~
  • 呆萌的~(●'◡'●)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26 回覆

  • 無靈
  • 還是打暈璁瓏吧!
  • 雖然同意這麽説,但是璁瓏還有個用途,不能暈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27 回覆

  • 小喵
  • 我想起來了,人間一年=幽界十年
  • 別想那麽複雜嘛=3=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30 回覆

  • Matt Tang
  • 又是一發催淚彈啊~!
  • 這個還好吧~~~030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30 回覆

  • 訪客
  • 突然想到,宗域好像不會死阿,他不是把自己和妖魔融為一體了嗎,那應該可以活久一點吧
  • 是嗎?@@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30 回覆

  • 蜜蜜
  • 沒想到班長竟然離開了⋯⋯
    班長人真的太好了呢
    紅葉大人真厲害,寫的很溫馨,可是又讓人想哭( ̥́ ˍ ̀ू )
    情感詮釋得很好呢!!
    謝謝你~\(≧▽≦)/~
    還有,新年快樂~🎉
  • 新年快樂~o(* ̄▽ ̄*)ブ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31 回覆

  • Chen
  • 狗年好運!!!大大!!
  • 汪年快樂~~~( ̄▽ ̄)"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32 回覆

  • 訪客
  • 更文!!!!*@_@* *@_@* X﹏X
  • 更了~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32 回覆

  • 訪客
  • 好文必看!! 大大加油哦😃😃
  • 努力ing~~~=口=

    yongrainbow 於 2018/02/18 00:33 回覆

  • 訪客
  • 诶...叶老师不该说文言文吗??
    另外,即便早已知道事实还是忍俊不禁泪流满面啊!
    红夜大大真厉害~
  • 叶老师的文言文毛病已经改掉了~~~
    (请原谅我懒得写文言文= =)

    yongrainbow 於 2018/02/24 21: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