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在天空上的飛機裡最前的頭等艙,七妖魔各自坐在位子上安靜的休息。
     璁瓏因為暈機被墨里斯打昏,仍是處於昏迷狀態;冬犽則拿起雜誌隨意翻看來打發時間;百嘹因為太無聊,便窩在座位上睡著了;墨里斯則看著電視節目;希茉則叫了幾瓶伏特加不斷酗酒著,但在奎薩爾的提醒下也收斂了許多,喝完酒後有點醉宿的睡著了。
     奎薩爾看著窗外蔚藍的大海,窗戶還時不時與雲朵擦過,第二次坐飛機的奎薩爾仍是很享受這樣的風景。
     正享受看風景的奎薩爾猛地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人壓住,低頭一看就看見一直坐在自己身邊睡覺的封平瀾歪著身體倒在他手臂上熟睡。
     見到封平瀾靠著他睡覺的模樣,就好像回到一百年前坐飛機的時候場景,奎薩爾無奈的無聲嘆氣,伸出手將封平瀾的身體輕輕拉過,讓他躺在自己大腿上睡覺。
     似乎感覺到很熟悉的氣息纏繞著自己四周,封平瀾的腦袋無意識的蹭了蹭一下,伸出手抓住奎薩爾的衣襬繼續睡覺。
     奎薩爾一手扶在封平瀾的肩膀上,時不時輕拍著封平瀾的肩膀,陣陣有規律的拍打讓封平瀾的潛意識感到非常有安全感,更加安心的熟睡。
     飛機飛行了整整兩個小時多,跨越海域,橫飛天空,終於看見日本的領土國地了。
     「瀾。」飛機飛過日本的上空後,奎薩爾伸手推了推封平瀾的身體,喚醒封平瀾,「瀾,醒醒。已經到日本了。」
     「嗚……」封平瀾睡眼惺忪的抬起頭,腦筋似乎轉不過來的伸手揉了揉眼睛,撐起身體坐了起來。
     「瀾,已經到日本了。」奎薩爾伸出手揉了揉封平瀾的頭髮,再次重複。
     「日本……」封平瀾呆萌著一張睡顏,迷迷糊糊的爬上奎薩爾的腿上,趴在窗邊看外頭風景,結果被陽光給閃瞎了眼睛,「好刺眼……」
     等適應了陽光後封平瀾再次睜開,就看見地面上無數的日式風格建築物,還有許多人以及車輛在建築物間活動,讓封平瀾更加清醒了許多。
     「終於到日本了!」封平瀾開心的笑了起來。
     「快做準備吧。」奎薩爾伸手摸了摸封平瀾的頭髮,用手指幫封平瀾梳理睡到亂翹的頭髮。
     「嗯!」封平瀾跳下奎薩爾的大腿,「我先上個洗手間。」
     奎薩爾起身收拾東西,確定封平瀾的平板電腦、手機、信用卡和護照,這些非常重要的東西都在背包裡後才叫百嘹和希茉醒來。至於璁瓏,讓他下機後才叫醒吧。
     封平瀾從洗洗手間裡走了出來後,就坐在奎薩爾的大腿上看著飛機逐漸降落,最終落在日本的飛機場裡。
     「到了!!!」封平瀾舉起手歡呼,終於到達期待已久的日本。
     「走了。」
     眾妖魔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墨里斯也不忘璁瓏的存在,背著他和其他人一起下機。
     走出了通道後,封平瀾跟奎薩爾說想要去兌換日幣,因為來到了日本,台灣的錢自然無法在日本裡使用,所以想要去兌換日幣。
     聽了封平瀾的話後,眾妖魔依照機場裡的指路牌去尋找兌換錢幣的店鋪,在尋找店鋪的一路上,封平瀾看著四周滿滿是日文的招牌或是四周說著日語的語言,封平瀾不禁一個頭兩個大的眩暈起來。
     奎薩爾見到封平瀾的表情後,就伸手輕輕一拍封平瀾的腦袋,封平瀾頓時瞬間聽懂四周的一切語言,日文也完全看得懂,彷彿自己的腦袋像是自動翻譯機似的感到非常驚奇。
     不用多久,眾妖魔很快找到了兌換錢幣的店鋪,冬犽便帶著封平瀾進入店鋪兌換錢幣,換好了之後就趕緊來到大廳,不斷東張西望的想要尋找曇華的身影。
     封平瀾從背包裡搜出手機,然後點擊熒幕裡的聯繫人尋找曇華的名字,找到之後馬上撥電話給曇華,電話響了三聲,終於接通了。
     『喂?是平瀾少爺嗎?』許久沒聽見的溫柔嗓子從手機裡輕柔的響起,彷彿有陣輕柔的微風拂過一般。
     「曇華!好久不見!」封平瀾非常激動的回話。
     『呵呵~』曇華輕聲的笑了笑,『平瀾少爺,請您先告訴我您在哪?』
     「我們在大廳。」
     『好的,請您們在那裡等我一會,我馬上過去找您們。』
     「好!」
     說完後,封平瀾便掛了電話等待曇華過來找他們,才掛掉電話不用幾分鐘,曇華很快出現在他們面前了。
     「曇華!!!」見到熟悉的身影,封平瀾馬上飛奔到曇華面前。
     「平瀾少爺。」曇華跪下身子與封平瀾平視,「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了,曇華。」封平瀾打量著曇華,非常開心的說道,「曇華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
     曇華也一百年前幾乎沒什麼變化,就只是樣貌變得更加淑麗又清秀。
     「呵呵~謝謝您的稱讚。」看見封平瀾非常活潑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曇華不禁莞爾一笑,伸手把封平瀾攬入懷裡抱著,「歡迎您回來,平瀾少爺。」
     封平瀾愣了一下,接著揚起燦爛的笑容伸手回抱著曇華,「我回來了。」
     「曇華,好久不見。」宛如見到許久未見的閨蜜,希茉上前和曇華打招呼。
     曇華鬆開了封平瀾,站起身也會希茉打招呼,「好久不見,妳過得還好嗎?」
     「嗯!還好。」
     稍微簡單的打個招呼後,曇華對眾妖魔說,「請跟我走吧。我已經備車過來迎接你們了。」
     曇華帶領眾妖魔離開機場,來到機場大門前就看見有兩輛黑色非常豪華的看似黑社會般的車子停在眼前,兩輛車一旁還站著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看似保鏢的男人,那兩個男人看見曇華後,居然對曇華彎腰鞠躬。
     「這些妖魔,都是曾老爺的友人。」曇華簡單的介紹,「現在帶他們回魏家。」
     「是。」那兩個男子一齊打開車子,微微彎腰伸出手邀請眾妖魔入座。
     「那個,曇華。」封平瀾輕輕拉了拉曇華的裙擺,抬頭對曇華說,「我能不能先去一個地方買東西?」
     「恩?平瀾少爺要買什麼嗎?」
     「我想要去花店。」封平瀾說出他想去的地點,「既然是去探訪一定要買花呀。」
     曇華低頭思考一下,便點點答應了封平瀾,「好的,那就現在去花店吧。」
     「謝謝妳!」封平瀾開心向曇華道謝,之後迅速的爬上車就坐。
     眾妖魔見封平瀾爬上車後,便默默地分成兩組坐上車,奎薩爾和封平瀾還有冬犽與曇華坐一輛車,其他妖魔則坐另外一輛。
     等眾妖魔都上車後,像是保鏢的兩個男子便把門關上。
     「先去花店。」曇華要上車前,交代一下要幫她關上車門的男子,沒等他回復便上了車。
     男子關上車門後上了車坐在駕駛位,啟動車子引擎離開了機場。
     「這兩人也是妖魔?」看著眼前駕車的男子,冬犽問了問坐在副座的曇華。
     「嗯。」曇華輕聲回應,「是魏家的妖魔保鏢。」說完後,曇華轉頭看向封平瀾,什麼話都沒說的一直靜靜看著他。
     「怎麼了嗎?」發現曇華一直注意他,封平瀾疑惑的問。
     「不,有點不太相信殷肅霜和伊凡對我說的話。」曇華把頭轉回前頭,「雖然平瀾少爺您的氣息被掩飾了,但還是有點無法接受吧。」
     「誒嘿嘿~」封平瀾乾笑一下,「大家一見到我都是這麼說的,想想前天去見班導的時候,還把班導給嚇昏了。」
     「呵呵~這個殷肅霜有和我提過。」曇華不禁莞爾一笑。
     在車子裡的一路上,封平瀾時不時和曇華聊天,在聊天的途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達了花店。
     「平瀾少爺,已經到達花店了,您要買什麼花嗎?」
     「我下車去看看。」說完,封平瀾就爬過奎薩爾的大腿,打開車門跳了出去,「奎薩爾和冬犽就在車裡等好了。」
     「等等!我也和你去。」冬犽還是有點不太放心的跟著封平瀾下車,「奎薩爾和曇華你們在車裡等一會吧。」不等車裡的妖魔回復,冬犽就關上車門和封平瀾一起進入花店裡買花。
     「看見平瀾少爺願意與你們和好,我就放心了。」曇華看著冬犽牽起封平瀾的手進入花店,淡淡的對奎薩爾說道。
     奎薩爾沒有回應曇華的話,只是看著封平瀾非常細心的選著花束。
     「如今平瀾少爺的身份,你會忌憚嗎?」曇華好奇的問奎薩爾。
     奎薩爾沉默了一會,淡淡的說,「別在第三者面前談論他的存在。」
     曇華驚愣了一下,便知曉自己疏忽了,「抱歉,是我疏忽了。」
     「一開始,雖然有點無法接受。」奎薩爾仍是盯著在花店裡已經選好花束的封平瀾,「但為了不再重複同樣的後悔,所以盡我所能的守護著他。」
     抬頭透過望後鏡看奎薩爾,雖然奎薩爾仍是一臉面無表情看著還在花店裡的封平瀾,但是漂亮的紫色眼瞳正微微閃爍著一絲光線,似乎很堅定的模樣。
     「希望你這次不會在傷害他。」見到奎薩爾眼神堅定的神情,曇華鬆了一口氣。
     不用多久,封平瀾和冬犽很快買好了花,一起回到車上去。
     「這次是紅玫瑰?」奎薩爾伸手幫封平瀾拿過幾乎快埋掉他上半身的花束,然後一手拉過封平瀾的手讓他爬上車。
     「嗯!我看來看去,還是覺得海棠比較適合紅玫瑰。」封平瀾坐到奎薩爾身邊,然後將手上的較小的花束送給前頭的曇華,「曇華,送給妳。」
     曇華回頭一看,就看見封平瀾手上拿著只有五朵鳶尾花的花束遞到她面前,開心的收下花束,「謝謝您,平瀾少爺。」
     「嘻嘻~」封平瀾笑了一下,打算伸手接過奎薩爾手上的玫瑰花束。
     「玫瑰有刺,你拿的話會受傷。」見到玫瑰花的莖上有許多刺,奎薩爾便不打算給封平瀾抱著花束。
     「我會小心的啦!」封平瀾馬上鼓起頰囊,顯然很不開心。
     奎薩爾斜眼盯著封平瀾幾秒,接著低頭靠近封平瀾的耳邊,輕聲對封平瀾說道,「你的虛魔之子血氣會吸引到許多妖魔的注意,會引起恐慌。」
     「……哦。」明白奎薩爾的意思,封平瀾便縮回頰囊,老老實實的坐在奎薩爾身邊。
     冬犽上了車後,車子便繼續行駛移動,朝著海棠的家前去。
     路程有點遠,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目的地。
     封平瀾望向車窗外,看著不斷路過的景色,總覺得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總覺得跟以前來的時候不太一樣了。」
     「是有些許吧。」曇華回應封平瀾的話,「因為人界的事物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
     「嗯……」封平瀾靠著奎薩爾的手臂,看著車子緩緩駕駛進入魏家的範圍裡。
     「已經到了。」曇華提醒封平瀾一聲。
     看著緊閉的日式大門緩緩開啟,接著兩輛車子隨著大門開啟而進入裡頭,直到兩輛車子進入後,大門才緩緩關上。
     一百年前來日本做任務的時候,封平瀾是和宗蜮一起鬼鬼祟祟翻墻進入海棠的家,可這次是正大光明的從正門進入,讓封平瀾覺得很不好意思。
     「平瀾少爺,您是不是想起您曾經悄悄潛入這裡的時候呢?」見到封平瀾一臉微妙的模樣,曇華好笑的問道。
     「嗚嗚~曇華妳別提醒我嘛~」封平瀾非常羞愧的把臉埋在奎薩爾的手臂上,逃避曇華的話。
     「呵呵呵~」見到封平瀾害羞的模樣,曇華不禁開心的笑了起來。
     車子駕駛到大屋的門口前停下,接著司機便下了車子快速來到曇華所坐車門旁,很敬業的替曇華開門。
     曇華手上拿著小花束優雅的下車,接著奎薩爾手邊的車門被打開,奎薩爾看見那個妖魔司機的手擺出邀請的手勢只好下了車,然後伸出手牽住封平瀾的手,小心扶他下車。
     封平瀾抓住奎薩爾的手輕輕從車上跳了下來,抬頭看了看就僅只有來過一次的魏家。
     眾妖魔都下了車後來到封平瀾身邊,這時封平瀾也看見璁瓏已經清醒了,但是臉色很蒼白,估計是暈車了。
     「曇華,歡迎回來!」
     眾妖魔看見日式風格的豪屋裡奔出三個十歲以下的兩男一女的小孩,那三個小孩圍在曇華身邊歡迎著曇華回來。
     封平瀾仔細一看,看見之中的一個年紀較大的男孩和海棠有幾分相似,便立刻了解這是海棠的曾孫吧。
     「兩位少爺與小姐,曇華回來了。」曇華輕柔的對著三個小孩說。
     「恩?曇華,他們就是曾爺爺的朋友嗎?」另一個小男孩發現了封平瀾他們存在。
     「是的。」
     「這些大哥哥和大姐姐長得真好看!」看清奎薩爾他們個個全部樣貌的小女孩毫不掩飾的稱讚著,最後才發現了封平瀾的存在,「欸?還有個小朋友!」
     聽見小女孩的呼喊,封平瀾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緊抓著奎薩爾的褲管,悄悄地躲在奎薩爾身後。
     「兩位少爺以及小姐,曇華要帶他們去見太老爺,請您們三位去玩玩吧。」
     「我們可以和那個小朋友一起玩嗎?」小女孩指著封平瀾,抬頭問曇華。
     「非常抱歉,那位也是曾老爺的朋友,他一定要去見曾老爺。」
     「欸?!!他也是曾爺爺的朋友!他幾歲了?看起來比我們還小啊!!!」和海棠長得很相似的小男孩錯愕的瞪著封平瀾。
     「妖魔的長相隨著年齡成長也大有不同。」曇華好笑的拍拍小男孩的頭,「他曾經與曾老爺同年,因為曾經死亡過一次,所以今世重生與曾老爺相會。」
     「呃……曇華,我們聽不懂。」三個小朋友懵著一張臉,完全聽不懂曇華的話。
     「啊啊……隨便啦。」小男孩抓了抓臉,似乎不想談那麼深奧的話題,「曇華妳快帶他們去見曾爺爺吧。我們先去玩了。」
     「曾爺爺坐在花園裡賞花哦!」小女孩告訴曇華,「今天曾爺爺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剛剛曾爺爺說了什麼,終於可以見到那傢伙什麼的?」和海棠長得很相似的小男孩抓了抓腦袋,一臉茫然的喃喃自語說些什麼,之後和自己的弟弟妹妹一起去玩了。
     聽見那三個小孩說的話,封平瀾呆愣著一張臉,似乎知曉了什麼不得了的消息。
     曇華低頭看著封平瀾,就看見封平瀾瞪大異色瞳非常錯愕的盯著她看,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卻說不出口。
     「是的。」曇華莫名其妙突然對封平瀾說了一句話,「就像您剛剛聽見的那樣。海棠少爺還活著。」
     聽見曇華承認,眾妖魔錯愕的瞪大眼睛,然而得知海棠還活著的封平瀾眼淚不受控制的掉落下來,一直呆愣著神情似乎沒意識到自己正在掉淚。
     雖然海棠已經一百多歲了,但對於身為妖魔的曇華來說,海棠始終還是個少爺般的存在。
     「還活著?!」墨里斯不可置信的問,「算到來,那傢伙今年至少有一百一十七歲了!人類能活過一百一十歲以上嗎?!」
     「也不是說沒可能。」曇華斂下眼簾,雙手扶著手上的鳶尾花束,眼神露出一絲悲傷,「目前為止,在這人界裡活得最久的人類有一百四十多歲。說真的,海棠少爺能活到今日真的讓我感到很驚訝。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海棠少爺可以活得更久,但是……」
     「怎麼了嗎?」見到曇華憂心如焚的模樣,冬犽有點擔心的問。
     「海棠少爺…幾乎快忘了我是誰了……」曇華難過的閉上眼睛,顯得非常無助。
     見到自己的主子隨著年齡越大,卻忘了自己的契妖存在,這對於身為忠誠的妖魔來說,是非常難受的一件事。
     「什……」聽見曇華的話,眾妖魔非常訝異。
     「老人癡呆症嗎?」封平瀾大致知曉怎麼回事。
     曇華沒回答,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承認封平瀾的話,氣氛沉默的數秒,眾妖魔完全不知該說些什麼。
     「那……剛剛那些小鬼說那傢伙在等著……」璁瓏很疑惑的問曇華,手指指著封平瀾的腦袋。
     「海棠少爺確實是在等待平瀾少爺,但是……」曇華遲疑的頓了頓,最後還是老實說了出來,「海棠少爺早已經忘了他在等待誰了,就只是知道他在等著一個人。隨著年紀越大,海棠少爺的身體也越來越虛弱,身體也出現許多毛病症狀,忘記的事物也更加多。如今,海棠少爺必須依靠服下藥物來維持身體狀況,以及坐著輪椅行動……」
     聽了曇華的話,封平瀾的眼淚流得更兇,對於讓海棠等了那麼久而感到愧疚又說不出的感動。
     見到封平瀾不斷流淚,希茉馬上拿出手帕幫封平瀾擦掉眼淚,可擦了後眼淚又不斷流了出來,讓希茉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封平瀾接過希茉的手帕自己擦掉眼淚,很快的收拾自己的心情,抬頭對曇華說道,「曇華,帶我去見海棠。」
     「好的。」曇華點頭,馬上為封平瀾帶路,「請跟我走。」
     在曇華的帶領下,眾妖魔進入了非常豪華的日式豪宅屋裡。
     屋子裡的擺飾宛如復古風的日式風格般,不管是擺飾或是屋裡的任何氣氛,都顯得非常有著非比尋常的氣派,讓人誤以為時間倒流到古代時代一般。
     每一經過日式風格的走廊上,眾妖魔都能察覺到這屋子裡除了妖魔之外,還有一些不屬於妖魔與人類的存在氣息。
     奎薩爾他們先不說,就連半妖魔的封平瀾也察覺到那不對勁的氣息,讓眾妖魔不禁要提防四周與自己擦身而過的外人。
     「請各位別太警戒,你們察覺到的那些氣息,是魏家的式神與式鬼的氣息。」似乎察覺到奎薩爾他們非常警戒的模樣,曇華馬上理解他們忌憚些什麼,「在日本裡的召喚師一族裡,必定會有些式神與式鬼類的使役在。若你們提著警戒心,會被那些式神與式鬼誤以為是入侵者。」
     「像動漫與小說裡的情節嗎?」封平瀾好奇的問。
     「是的。」曇華回頭回應封平瀾的疑問,「因為魏家在古時代,也是陰陽師的一族。」
     「你知道?」聽見封平瀾的問話,墨里斯很好奇的問封平瀾,「那個式神式鬼是啥?」
     「嗚……這個嘛……」封平瀾撓了撓後腦,想找個說法解釋,「這有點複雜。但據我所知,所謂的式神就是與神獸訂下了契約,附和神獸訂約的條件後就可以收服神獸作為守護者的意思。」
     「哦!」墨里斯猛地恍然大悟,「那式鬼呢?」
     「和式神方面差不多一樣啊。」封平瀾眨著眼睛盯著墨里斯,「只是把神獸換成魔獸之類的。」
     「平瀾少爺說的一點都沒錯。」曇華笑了笑,同意封平瀾的話,「嚴格來說,我也是一種式鬼的存在。當然,你們也是。」
     聽了曇華的話,眾妖魔感覺有點微妙的互相對望彼此,便跟著曇華的身後繼續前進。
     彎了許多的走廊彎道,眾妖魔終於來到建立在屋子最裡頭的花園,一看見花園的風景,頓時讓眾妖魔們感到非常驚愕。
     花園裡的空間幾乎和在幽界的皇宮裡花園幾乎一樣寬大,地面宛如像是鋪上地毯似的草地,一塊塊的大理石地磚在草地裡形成一道人行道,可方便讓人在花園裡通行。
     花園裡還建有一座宛如是小河川的池塘,池塘裡殖養許多不同顏色的鯉魚以及一些大魚小魚,還有幾隻大烏龜和幾隻可愛的小烏龜悠悠游過水面上。
     池塘上還建造了一座小橋,可方便通過池塘到達池塘的對岸,同時在池塘的對岸的大空地裡還種植了一棵巨大的櫻花樹,而且還比在幽界裡的那棵櫻花樹還要巨大的許多。
     看著櫻花樹上逐漸長出無數的花苞球,彷彿再過幾分鐘,花苞球就會立刻綻放出花朵,然後飄下無數的櫻花雨。
     封平瀾瞪大眼瞳看著那巨大的櫻花樹,頓時發覺到冬天快結束了,最適合櫻花綻放的春天季節即將來臨。
     「好大又漂亮的櫻花樹。」封平瀾不禁驚嘆櫻花樹的茁壯與壯美。
     「那棵樹,叫做千年櫻。」曇華向封平瀾介紹,「據說那棵櫻花樹在魏家裡已經有超過一千年歷史了。」
     曇華走下走廊,踏過大理石建造出來的道路,帶領眾妖魔前往花園裡。
     見到曇華進了花園領地,眾妖魔馬上跟上曇華的身後進入花園裡,越過小橋,經過池塘,很明顯朝著那棵千年櫻所在前去。
     在曇華的帶領下,眾妖魔越來越靠近千年櫻,很快的就看見櫻花樹下有個滿頭白髮的老人坐在輪椅上,悠閒的看著櫻花樹。
     看見那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封平瀾不禁的憋著氣,瞪大異色瞳看著那早已不如百年前的背影。
     曇華來到那老人身後,輕聲的對著老人說道,「曾老爺,曇華回來了。」
     「曇華?」蒼老的聲音很虛弱的響起,「……妳去哪了?」
     「曇華去迎接故友來,所以稍微離開了一會。」
     「……故友?……妳的朋友來了嗎?」
     「是的,曾老爺想見見他們嗎?」
     「呵呵……」老人輕笑一下,「好啊……我也想見見曇華的朋友呢……」
     曇華上前扶著推動輪椅的握柄,小心的把輪椅轉了過來,把一直背對著他們的身影與他們面對面相見。
     看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面孔,那蒼老又滿是皺紋的輪廓,與一百年前曾經見過的那年輕的面貌極度相似,一眼馬上認出眼前的老人是誰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grainbow 的頭像
yongrainbow

红夜

yong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yongrainbow
  • 倒數完結——1!!!!!!!!!!!
    罷工的網絡終於甘願幹活了~~~
  • 平瀾
  • 頭香
    更了欸萬歲
  • 訪客
  • 糧食啊~~~(T▽T)(T▽T)
  • 訪客
  • 喔喔~第三
  • 訪客
  • 有點後悔現在看了,因為還要等幾天,才看的到後續阿……
    可以再出第三部嗎?寫他們的生活篇也不錯阿
  • 無靈
  • 海堂要和瀾瀾見面了~
  • 澄澄希
  • 呀~~期待期待!♪( ´▽`)
  • 玥玥
  • 平瀾和海棠終於可以見面了,海棠會不會突然想起平瀾的存在呀?!
  • 訪客
  • 萬歲終於更新了
  • 小喵
  • 可惡的網路,我要宰了它
  • 貓咪
  • 大大 海棠是姓魏吧。W。
  • Pudding Hsu
  • 快完結了好不捨啊大大QAQ
    不過沒想到還有人在OAO
  • 雨狐
  • <慢超多拍#
    要完結了QWQ
    有種莫名的不捨啊(掩面
  • 謝愛心
  • 嗚嗚嗚嗚~~~~不要啊~~~夜 ~~~你怎麼這樣!!!
  • 訪客
  • 好煎熬哦~到底要不要更新,因為以更新就表示完結了,不更新,又好想看後續發展哦…
  • 訪客
  • 嗚哇啊啊啊啊啊————( TДT)
    超感人的啊————
    大大別完結啊————
    (不然考慮一下另一個“重逢”(*´∇`*))